人间世.pdf

人间世.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人间世(精)》精选二月河经典的散文、随笔七十余篇,内容包括六八年在大同、我的父亲(一)、我的父亲(二)、记母亲入伍、母亲墓道前的沉吟、母校两个班主任老师、致老师的一封信、我和女生、我和我的编辑、老乔的话没人打断、马兴焕素描几则、围棋香火盛、弈事琐记(上)、弈事琐记(下)、花洲情缘、冬至况味、重阳随想等。

作者简介
二月河,本名凌解放。1945年出生于山西昔阳。河南南阳人。著名历史小说作家.河南省作协名誉主席、南阳市作协主席。40岁开始文学创作,起初以“红学”研究知名,后致力于创作“帝王系列”。以描述清代皇帝康熙、雍正、乾隆的三部长篇小说而闻名。

主要作品有《康熙大帝》《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等系列小说。代表作《康熙大帝》包括《九王夺嫡》《雕弓天狼》《恨水东逝》三部,共1 40万字.被称赞为“当代乃至近代以来历史小说创作的最为重大收获”。

目录
第一辑 光阴的故事
六八年在大同
我的父亲(一)
我的父亲(二)
记母亲入伍
母亲墓道前的沉吟
母校两个班主任老师
致老师的一封信
我和女生
我和我的编辑
老乔的话没人打断
马兴焕素描几则
围棋香火盛
弈事琐记(上)
弈事琐记(下)
花洲情缘
冬至况味
重阳随想
过清明,有所思
写给田永清将军
寄语吴欢
新大寨行述
第二辑 书香之美
由《中国历代通俗演义》
所思
《如坐春风——王钢人物
报道集》序
《月照上人禅画丛集》序
大山深处闻箴言
贺《经典南阳》的出版
给田颖的书序
给王刚的序
心灵之灯的咏唱
——给袁启彤同志的
《乔典运回忆》序
为《五十春秋》作序
我与《南阳广播电视报》
——往事琐忆
曾臻书序
《胡雪岩》序
之柔书序
“书香地税”序
从神会说起
第三辑 西游随笔
马来西亚纪行手札
也说豫人
岁尾余话
昔阳石马寺
香严初话
香严寺二记
意外香严寺
随喜丹霞寺
一张门票的效应
孑遗仅存——赊店镖局
初记白河
都江堰的神
好来汉风芒砀山
凭吊陈胜王
神幽青城山
啊!辛夷,南召辛夷
五朵山记
第四辑 文学人生路
我的文学人生路
文人无行
由《雍正王朝》热播所思
盘点我书中的“爱情”
《康熙大帝》一书的定名
雍正的形象建立
故事《围棋杂志》
《爱人》寄语
为《别廷芳传》写
卧龙岗上灵石不言
美学二议
我读雍正的《大义觉迷录》
关于周培公
第五辑 我的太阳山
太阳山的故事(一)
太阳山的故事(二)
太阳山的故事(三)
太阳山的故事(四)
还说太阳山
读史侃秘书
王老五否极泰来——随笔
素描人物志
遇狼二则
笑侃“过年”
端午节话五月
中国的“情人节”——七夕
八月十五拜月记
闲话十月朔
腊八粥
“快乐围棋”闲磕牙
雍正与术士
说偏心眼儿
对盗版的回答
读书要缘分
小说妆扮
金庸被虫咬?
儿子与位子
古今卖友记
“贰臣”文人洪承畴
再谈腐败症与糖尿病
抢注“二月河”
第六辑 《红楼梦》里人
宝蟾因何斥香菱
佛性文笔
贾府小小变色龙
贾芸送礼
深谙世故的薛姨妈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果敢强烈的一“试”
何不休了她
钱怎么用才对
情节的效应
关于我的父亲二月河

文摘
六八年在大同
我出生在山西,当兵又回到山西。不过,当年的昔阳穷山恶水,我都了无印象,我太小了,两岁吧?三岁?母亲便把我带到河南,绕圈子转——这有个词,叫“弋”——就以河南为中心弋。却只有一次弋出河南的,居然又回到了山西!在总后勤部下头一个工程团当了兵,这一身军装一穿就十年多,然后又弋回了南阳,合手起笔写字了。
1968年8月,我们接到命令,部队执行毛主席“五七指示”,让我们连派人去大同“学工”,这个意思许多战士不明白,但我知道,就是“穿着军装做工人”,到大同能有什么事?那里有的是煤,肯定是挖煤就是了。我的估计一点儿没错,不但是挖煤,而且是煤矿的先锋——掘进工。说实在的尽管这工作不如意,然而比起上山下乡,那还是好了去了。
我有两宗毛病,都与大同有关。一是气管炎,是在大同得的。
大同冷,怎么个冷法?你在河南南阳,怎样和你说都无法感受。我们是8月中旬去的,先盖营房,我们自己住的油毡房子,已经生起火来,到国庆节前夕因为要放假,收拾现场,突然下起雪来,飘飘摇摇的雪片在旗峰山的岗峦间旋舞着翱翔,粗一看,它们似乎老在那里盘旋,似乎调皮着不肯落地那样,其实过了一会,山头也白了,山脚也白了。帽子上身上都是雪。洛阳南阳上学时,也过十一,那一天肯定要集会的,学校要求所有学生,一律红领巾白衬衣蓝裤子,没听有人叫过“冷”的。这里下雪,要穿棉衣,戴棉军帽,只是年轻人火力旺,没穿棉鞋,我们指导员弱些,我看他连大头鞋都武装上了。胡家湾的老工人告诉我,冷时节从公用自来水挑水回家水桶晃悠着溅着,到家桶面上就结了冰——你冲火车皮“呸”唾一口唾液,紧接着用手去抠,就能把变成冰片了的唾液取下来。冷到负三十摄氏度、四十摄氏度是常事。
但井下不冷,无论冬夏,都是恒温十六摄氏度。我们都着工作棉衣下井,爆破工头一班已经把煤炸下来,散摊在撑着木柱的掌子面上,我们的任务,是把煤用铁锹铲起装进一米五高的铲车里。然后引“放”到大巷里,再用牵引车拉到四百米上去的地面——工序是这样,我是新兵,除了装车什么事也不用想、不用管,只管装车。我们班十二个人,有个老兵管挂信号灯,拿下十一个,四个推矿车的,还有七个,每天的任务是六十车,六十车就是六十吨,装完就回,大家都知道这回事,偷懒等于整自己,只有一个字,干!
这样的劳作我现在想起,还有点无法思议。我出身干部家庭,上学出来的人,有时去兵里同学家去住,也装模作样帮人割割麦子,刨刨红薯,和这个“活”比起来,那简直可以算作游兴玩儿!我真的累呀!我觉得我铲的煤只有战友们一半多一点,怎的人家就能一气不歇低着头只管干,我扔几铲就不行了呢?我怎的就这般无用呢?而且我出汗多,出汗快,弄几下就擦汗还是把棉衣棉裤都湿透了,“臭汗臭汗”,真的是臭,不穿这样的工作衣,不干这样的活,说给你听你体会不到。煤矿排瓦斯有个风筒,外头用鼓风机向里吹风,排除现场瓦斯,风筒直径有八十厘米吧,通身大汗的我连头带裤子钻进里面取凉,簌簌的疾风把我全身衣缝都吹透了,衣服似乎也干燥了一点,也就不热了——然后回身再挥锹铲煤。到下班上井,井上都是寒的严酷,把湿透了的衣裤冻结起,只有关节是可以活动的,冰盔冰甲回到宿舍。上下温差在四十五度左右。
干活热——吹风——出汗——湿衣——上井严寒。如今时兴的说法,这是几个关键词,关键词相连起来的意思就是气管炎。
再一宗病。抽烟。抽烟也是在大同学的。
井下作业最怕的是两条,一是“冒顶”,就是塌方了。二是瓦斯爆炸,冒顶虽时有发生,但你小心一点,只要不是大塌方,不会有大的恐怖,工作中间也有一次十分钟的休息,半躺在煤堆上,还可以借矿灯看个小册子什么的。闭上眼,在寂静中能听到预留煤柱承受压力发出碎裂的“咯嘣嘣”的声音。但这也不要紧它只是吓唬你,似乎从来也没有煤柱崩塌的事发生过。但矿区有可怕的流传:××年瓦斯爆炸,死了××号人……这类事不可能是假的。因为矿区工人中遇难家属就和我们是邻居。我们几个战友商量:咱们每个月有六块钱的津贴怎么用?
六元钱不是大数目,但是我的全部财产。我们想就这么一点钱,如果遇上冒顶或瓦斯,跟着殉葬实在太没价值,得想一个“与生命同步”的消耗办法。这六元这样分配;一元钱打牙祭,一元钱买牙膏,还有裤头——当兵的不发裤头。还有四元,买烟抽。彼时时兴说法“戴东风牌手表,抽万里牌香烟”。手表就甭想了,抽烟吧,我在大同学会抽烟,首用牌子:万里。
我这样说大同人会不是滋味,怎么在大同没学个好?其实我自己回忆起来,觉得很甜蜜,甚至很惬意那样的怅惘与追索情怀就会来袭扰我,气管炎不是好事,抽烟也不是好习惯,好好歹歹他们都成了我终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从一个无衣食之忧无事业之心的浪荡少年,在大同洗礼了一下,有点涅槃升华了。我的意志与毅力,我的韧性与耐心,我决定燃烧自己的生命与气数一搏死拼,这样的决心也都是在大同形成的。当我在褴褛的工作衣上缠上电瓶,戴着矿灯帽,穿上长筒水鞋趟在混沌的井下煤水汪中时,就这样想,我现在在人生的最低谷——当然很不堪。但是,在这里,我只要努力地走,无论向哪个方向努力,我都是在向上。
三十年后,我又回了大同,这里召开国际红楼梦研讨会,我应邀来参与。审量那山,还是那样的,只是树,都长得很高大了。P3-5

内容简介
《人间世(精)》为当代著名作家二月河的首部人生笔记,《人间世(精)》精选二月河经典的散文、随笔七十余篇,并配有几十幅作者的珍贵照片,围绕亲情、友情、出行、文学创作、为人处世等话题展开,通过二月河深刻的人生感悟,真实地体现了他的人格魅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