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物当道.pdf

萌物当道.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原名:萌物凶猛,烟罗称最惊喜作品,莫峻先生钦点命名!大神绣锦颠覆传统超萌之作!
十年暗恋伤还没好呢,不知从哪冒出个俊美青年,
一脸傲慢,“感恩吧人类,我允许你喜欢我!”(= =|||为什么放弃治疗?)
一定是他报恩的方式不对,他这么英俊潇洒的天界第二小白龙,以身相许,居、然、被、嫌、弃、了!

作者简介
绣锦,曾用笔名樱花红破,在《今古•言情》、《公主志》、《彩虹堂》等杂志发表短篇小说多篇,出版长篇小说《宛如流云》、《浮生恍若梦》、《月满京华》、《公侯之家》。

目录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天上掉下个敖游

第二章 长那么好看的人怎么就那么2呢

第三章 龙精虎猛的,你懂吗

第四章 怪鸟,怪鸟,旅行去

第五章 天降红雨,他要嫁人

第六章 吃醋没有吃饭大

第七章 你说一句我想你,我就赶过去陪你

第八章 再不爱我,就吃掉你

第九章 恋爱的人就是越来越蠢

第十章 谁会一气之下出走三年啊

第十一章 别以为披了个马甲,就没人认识你了

第十二章 一切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耍流氓都是该打死的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番外五

文摘
楔子
那年,1995年,夏。
已是酷暑,好在下午下了一场雨,将暑气收得七七八八,但温度还是有些高。
七岁的小丫头王培拎着小桶,悄悄地开了后门,才迈出一只脚,就听到王老爷子懒洋洋的声音,“培培——上哪儿调皮去呢?”
王培苦着小脸转过身,腻着嗓子小声道:“爷爷,我就出去转转。”
王老爷子对着她的额头弹了一下,宠溺地笑道,“你这小丫头,就知道玩,早点回来啊。”
她连忙应了,提着桶子飞快地跑出门,沿着后山的小路一直奔向卧龙潭。
每回下过雨,卧龙潭里就会有不少鱼。整个暑假王培最爱的活动就是下水摸鱼了。
刚下过雨的路面有些滑,王培一路摔了好几跤,屁股火辣辣的。后山这一带本来就没有什么人,这会儿又刚下过雨,更显得幽静。王培胆子大,一点也不害怕,一边走还一边哼着儿歌。
自从放了暑假,王爸爸和王妈妈就去了黄山写生,家里头只有爷爷奶奶和小叔叔陪着。可小叔叔忙着学画画,王培懂事地不缠着他,自己跟自己玩儿。而她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后山的卧龙潭了。
卧龙潭在瑶河的尽头,并不大,却有一汪好水,水深处碧绿碧绿的,说不清楚到底有多深,近处的水却浅,水底是干净的泥沙,手巴掌长的小鱼儿噘着屁股游来游去,王培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拎着小桶和网兜去摸鱼。
大人却总是拦着她,因为潭水太深,一个不留神便容易出事,王培虽然会游泳,可到底年纪小,若真跌了进去,小命儿都要不保了。所以,他们总是编出各种各样的故事来吓唬她,王老爷子就老和她说卧龙潭里藏着一只恶龙,哪天不高兴了就要钻出来吃小孩——王培可一点也不信。
她都已经幼儿园毕业了,不是那么容易就被骗的小孩子!
卧龙潭藏在群山之中,只有镇上的乡亲们才偶尔来这里走走,平时连个人影都没有。王培拎着小桶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脚上时不时地滑两下,路上还跌了一跤,摔了一屁股的泥。
揉着屁股一步一步地出了小路,卧龙潭碧绿碧绿的潭水就出现在了面前。她大呼一声,正要往前奔,忽然瞥见潭水中央泛起一波一波的涟漪。那涟漪越来越大,不一会儿竟发出咕咕的声响,潭水上方卷起一阵一阵的风,潭边的树木和草丛全都吹得翻动起来……
难道——爷爷说的全都是真的?潭水里果真有只吃人恶龙,趁着旁人不在的时候专门吃小孩?
她的脑子里还在转,忽然瞥见有个雪白的东西破水而出,缓缓地升了上来。王培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奇怪的动物,它有着雪白的身体和漂亮的鳞片,头上长着幼嫩又可爱的犄角,眨巴眨巴眼,睡眼惺忪的样子。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龙?可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吃小孩的坏家伙。
那条小白龙似乎刚睡醒,样子呆头呆脑的,动作也十分地迟缓,歪着脑袋盯着王培左看看,右看看,一会儿,又慢悠悠地把脑袋探了过来,距离王培的鼻子只有不到十公分。
它肯定是一条傻乎乎的小白龙,王培想,看起来这么迷糊,说不定跟幼儿园里被留级的小胖子一样笨。一想到这里,王培就觉得挺同情它的,甚至还伸出小胖手想摸一摸它的脑袋,小声道:“小白龙——”
她的话音未落,那条小白龙却猛地从水里飞了出来,卷起大片的水花,扑了王培一头一脸。
“小白龙——”
只一眨眼的工夫,小白龙就已经飞到了半空中,天上有金光闪烁,一片片的祥云将它团团包围,它在空中游了几圈,很快地就消失在云层中。
王培抹了把脸,又揉了揉眼睛,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卧龙潭很快又恢复了宁静,连一丝水波都没有,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王培抹了把脸,还是湿答答的,再低头看了眼翻在地上的小水桶,桶壁上也全是水……
“爷爷,爷爷……”她什么也顾不上了,转身就往家里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喊:“爷爷,我看到小白龙了!”
那会儿电视台正在播《西游记》,王培的话没有一个人信,就算是小叔叔田知咏,他也只是一边给她吹头发,一边柔声地应和,“是吗,嗯,太好了。”可是他脸上分明写着戏谑。
之后的很多天,王培总是一个人偷偷地跑到卧龙潭去,坐在水边看着潭水发呆。
那条傻乎乎的小白龙是不是已经飞上了天,它还会不会再回来看她呢?


第1章
2010年,夏。
醒来的时候王培就发现不对劲了。
楼下院子里吵吵闹闹的,不停地有人在说话。
她甚至清楚地听到了隔壁的麻将大神刘婶的声音。
奇怪,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在隔壁的棋牌室吗?难不成来得太晚没抢到座儿?
睁开眼睛,床头的闹钟才指向八的方向。王培绝望地哀号了一声,昨晚她画画熬到凌晨两点,这会儿眼皮还在打架。
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外头的声音还是从门缝里传进来,闹得人心烦。
王培索性起床。披着头发,趿拉着拖鞋,一边打哈欠一边从屋里走出来。还没出大门就被太后堵在门口了,“瞧瞧你这鬼样子,蓬头垢面,邋里邋遢,赶紧给我去洗洗再出来,家里还有客人呢,被人瞧见成什么样子……”
怎么连太后也变得这么奇怪?
王培打着哈欠万分不解。太后平时从来不管她,就算睡到下午两点起床也没说过一句废话。再说了,就刘婶她们,都老邻居了,算得上客人吗?
王培在洗手间刷牙的时候,刘婶的女儿刘二妹进来了。一进门她就站在镜子面前搔首弄姿,东看看,西摸摸。弄完了又折腾头发,用沾了水的梳子把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对着镜子研究好半天,末了还问王培:“你有口红不?”
王培一口吐掉嘴里的泡泡,板着脸道:“没有。”化妆品这种东西,就跟男人一样是不能外借的。刘二妹却总是理解不了这一点。
她又说:“那唇膏也行。”
还没等王培回话呢,她就毫不客气地打开了洗手台下方的抽屉,麻利地寻到了一管唇膏,也不管王培难看到极致的脸色,对着镜子小心翼翼地抹了,又对着镜子左看右看,一会儿抿抿嘴,一会儿撩撩头发,总算满意了,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王培一脸阴郁地目送她离开,等她走到外面客厅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大声地朝她道:“刘二妹,你昨天不是让我帮你找治便秘的偏方吗?我晚上上网的时候查到了——”
“你胡说什么呢?谁便秘了,你才便秘呢!你们全家都便秘!”刘二妹气急败坏地瞪了她一眼,狠狠地跺脚,气呼呼地出了门。
真是奇了怪了,昨儿晚上她还特意打电话说这事儿呢,怎么大早上就变卦了?再说便秘可不是小事儿,要真不通,啥问题都来了……
王培好心好意地还想再跟刘二妹多说几句,她已经像躲瘟神似的快步奔下了楼,只留下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怎么今天大家都这么奇怪?
等王培刷完牙,洗完脸,随手扎了个马尾辫,梦游似的下了楼,进了院子一瞅,顿时就明白了。
香榧树下坐着个年轻男人,穿着黑色丝质的衬衫,胸口开了三颗扣子,露出纤细又性感的锁骨。
他的皮肤很白,隐隐还透着些水汽,朦朦胧胧跟打了柔光灯似的,样子……特别的好看。王培一向自诩见多识广,可这辈子见过的男人加起来也没他一个人好看。
那不是一种能用语言描绘的漂亮,什么勾魂摄魄、什么倾国倾城,王培所有能想得到的形容词似乎都太过于苍白,相比起他来,王培觉得昨晚上熬了半夜画的仕女图根本不堪入目。可是,这么漂亮的长相,看起来却不女气。也许是眼神太过于锋利,抑或是剑眉入鬓,反正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气势,让人不敢逼视。
难怪连太后也扛不住。虽说王爸爸年轻的时候也是唇红齿白、清秀英俊的帅哥一枚,可跟这个男人比起来,那就是炮灰啊。
什么不去打麻将的刘婶儿啊,抹口红的刘二妹啊,抵死不承认自己便秘的事儿啊,通通都有了解释——要换了她也抵死不认。
天气热,有点上火!尤其是对着这么个绝色,王培觉得自己也快扛不住了,赶紧溜进厨房,透着窗户一边往外瞧一边问太后:“你弄这么个绝色美人儿放家里头,不怕王教授回来跟你拼命啊。”
太后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瞎说什么呢?”话没说完脸上却忍不住笑意,嘴角一勾,神神秘秘地道,“你爸得去一个半月呢,没那么快回来。他领着那一大群娇滴滴的女学生,过得不知道多快活。我不过是过过眼瘾怎么了?再说了,你不是还在家里吗?”
王教授暑假领着一批大四学生去西藏写生,得九月份才能回来,本来非要拖着太后一起,太后却不肯。西藏是太后和王教授一见钟情、私定终身的地方,王培本以为她会高兴地收拾行李,陪着王教授一起回顾他们的青春岁月。
“那鬼地方,上回就要了我半条命,再也不去了。”太后一提起西藏就一脸余悸,然后向王培抱怨那里的鬼天气,罢了又不高兴地朝王爸爸道,“再说了,你领着那一群小鬼头,难道让我给你们当保姆?”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王教授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垂头丧气地收拾行李孤身上路,临走前又一再保证:“下次我们再去,就我们俩。”
王教授一走,家里的俩女人就开始无法无天,熬夜上网,白天睡懒觉,现在更好,还引了这么个美人回来。王培觉得,她很有必要现在就给老头子打个电话,以表明自己并非共犯的诚意。
“对了,”王培忽然觉得有些想不通,疑惑地问,“美人儿从哪里来的,怎么就被你给领回来了。”
太后立刻眉开眼笑,得意道:“你看我十天半月也难得起个早,今儿早上突发奇想,想去买几条小河鱼,才下坡就瞧见他了。小伙子挺讲礼貌,问我家里有没有房子出租,想在咱们这儿住一段时间。我就把他给领回来了。你说,我们是不是特别有缘分?”
自从瑶里小镇被开发成旅游景点后,这里的游客日渐增多。刚开始还只是周末热闹热闹,到了现在,随处都能见到来这里度假休闲的游客。像美人儿这样找个房子一住就是十天半月的也不少见。
可王培心里难免有些奇怪,忍不住皱起眉头,敢情这帅哥是自动送上门来的?一时不由得生出些许怀疑,忍不住小声道:“你说他不会是贼吧?”她们家仓库里还放着王老爷子和王教授的不少作品,要真遭了贼,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哎呀,你这小姑娘真是的,”太后立刻板起脸,“小小年纪怎么疑心病这么重?人家小游哪里看起来像贼?你看他那身打扮,那衣服鞋子,还有手上那戒指,玻璃种帝王绿,一个戒面够一栋房子了。人能瞧上咱们家这点儿东西?什么眼神儿!”
王培顿时睁大了眼。她们画画的眼神儿都好使,所以刚才虽然就瞟了两眼,却也注意到了那个男人手上的戒指,当时就觉得水头好,碧汪汪的,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但是——价值一栋房子?
算了,既然是太后说的,保管错不了。她老人家见识广,眼神儿毒,更重要的是,要是王培再多说一句话,太后肯定忍不住要发飙。
“然后,您就真领他过来了?”王培还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那他住哪儿啊?”
二楼是她的香闺和画室,一楼早被王教授给占满了,总不能把他安排到后头老爷子的院子里去吧。
太后的脸上显出思索的神色,一会儿朝王培呵呵地笑,“你隔壁房间不是空着吗?”
她隔壁……可是跟她的房间共用一阳台,这大夏天的,她晚上睡觉还老不关门,太后她老人家怎么就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女儿的安全问题呢?
王培看着面前眉飞色舞的太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彭教授,您到底收了人家多少房租?”
“哎呀你尝尝这冬瓜汤炖的怎么样了。”太后立刻就转过身去了。
王培顿时欲哭无泪。
你看,长得漂亮就是占便宜,连老太太都喜欢。不过太后说的话也没错,那个什么游长成那样,只要勾勾手指头,自有大把的女人哭着喊着要拿钱给他,哪里用得着做贼。
“你说他叫什么游来着?”
“敖游。”
“噗——”王培一口汤全喷在了太后的围裙上,好不容易才忍住笑,擦了擦嘴角,一本正经地板起脸朝她道,“你好,我叫火狐360。”
王家人习惯在香榧树下吃早饭,于是太后和王培俩人各端着个小托盘走出去。院子里还是热热闹闹的,除了先前的刘婶、刘二妹等几个,又陆续多了好几位女士,一个个都跟向日葵似的围在敖游身边,笑眯眯的不知道多亲热。
不过敖大爷看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
说他敖大爷可一点也不夸张,这位美人儿虽然漂亮,脾气却似乎不大好,被大伙儿这么围着,脸上就板起来了,又沉又臭。态度高高在上,看人的时候眼睛都是眯着的,透着一股子轻视和鄙夷。就好像,就好像大家全都该跪在他跟前舔他脚背似的。
大家伙儿却不晓得到底是看不懂他的脸色呢,还是觉得美人儿发火别有一番风情,反正就是不走。敖大爷脸色越加地臭,不过他倒是始终没发作,尤其是对着刘婶这样的老太太,他甚至……还是比较客气的……
“这孩子虽然脾气不大好,不过还是有点教养的。”太后在王培耳边小声道,说话时还使劲笑,好像还挺得意,好像敖大爷是她儿子似的。
“咦——”敖游总算发现了王培,转过头来好奇地盯着王培看,漂亮的眼睛流光溢彩。大伙儿见状,都齐齐地抽了一口气。
王培的心也跟着狂跳起来,他们离得近,从她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清他的脸,漂亮的弧线,勾魂摄魄的眼睛,还有……还有黑色衬衣下若隐若现的雪白皮肤……真要命,她觉得自己鼻血都快出来了。
“是你呀。”敖游忽然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睫毛又长又卷,毛茸茸的像把小刷子。这一瞬间,方才高高在上的傲慢忽然消失不见,现在的他看起来又亲切又可爱,就像邻居家漂亮得不像话的……唔,弟弟。
“你好,我是王培。”王培抹了把脸,手上一热,顿时哇地大叫起来。
满手鼻血……

内容简介
敖游下凡前,老龙王握住他的手仔细叮嘱:“你深受此人大恩,下凡后定要竭尽所能,满足她的一切要求!”
敖游大惊,“万一她要是爱上我了怎么办?”
龙王:“……”
敖游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样的英俊潇洒,无所不能,龙精虎猛……可是,那个王培却还是不喜欢他……
再不爱上他,他就一口吞了她!
(二货,告白这么血腥怎么可能会成功啊!)

内有萌物太凶猛,翻阅需谨慎!
种类:天界第二小白(“小白”×,二货)龙
特征:优雅/俊美/妖孽/傲娇/萌你一脸血
驯养方式:以身相许,给他肉吃!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