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武藏1·地水火风卷.pdf

宫本武藏1·地水火风卷.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是日本“百万读者之国民作家”吉川英治二十余载的经典力作,日本国宝级作品,是一部体现日本民族精神的优秀历史小说,向死而生,百折不屈,一代“剑圣”宫本武藏更成为了日文武士道精神的传承化身。陆续有人将之改编成电影,至今总共拍出了30部以上的电影,创造了日本文坛的一项记录,其中稻垣浩导演的《宫本武藏》更是荣获了第28届奥斯卡金像奖。本书被金庸、古龙等各路名人推崇备至,是现代人追求人生真道、挑战自我、超越困境的必读书!旅日作家萨苏作序,星云大师、柏杨眼中的禅意励志人生。
吉川英治的作品像是一坛坛的陈年好酒,时间愈久,就愈见醇香。在所有著作中,《宫本武藏》几乎花去了吉川近二十年的心血,绝对是您不能不读的小说,因为它使逆境中的人读来有一种归宿感,也使顺境中的人阅后洗却心灵的尘埃。 ——星云法师
《宫本武藏》中“芍药使者”一章,我觉得那是中国所有武侠小说中从来没有写到过的精彩比武场面。我读了中译本之后,也认为此书有巨大的吸引力。 ——金庸
武藏,不但是神剑,而且是剑神。宫本武藏给我们的启示,超越正统经典,更超越超一般所谓的武侠小说。 —— 柏杨

名人推荐
吉川英治的作品像是一坛坛的陈年好酒,时间愈久,就愈见醇香。在所有著作中,《宫本武藏》几乎花去了吉川近二十年的心血,绝对是您不能不读的小说,因为它使逆境中的人读来有一种归宿感,也使顺境中的人阅后洗却心灵的尘埃。 ——星云法师
《宫本武藏》中“芍药使者”一章,我觉得那是中国所有武侠小说中从来没有写到过的精彩比武场面。我读了中译本之后,也认为此书有巨大的吸引力。 ——金庸
武藏,不但是神剑,而且是剑神。宫本武藏给我们的启示,超越正统经典,更超越超一般所谓的武侠小说。 —— 柏杨

作者简介
吉川英治,日本文学泰斗,历史小说大师。在日本有“国民作家”,“百万人的文学家”等称号,吉川英治的作品就像是一坛坛的陈年好酒,时间愈久,愈见醇香。在日本能与吉川比肩的,唯夏目漱石一人。
幼年吉川因家道中落失学,颠沛流离却始终自学不怠,以“生涯一书生”为志向,22岁始正式步入文坛。三十四岁发表《鸣门秘帖》,一举成名,之后笔耕近四十年不辍。“文章自得方为贵”,吉川文学中涵藏了对社会现实面的洞悉、观察、体验收聚。晚年荣获日本文化勋章。去世时,有知名人士称“似乎东京都褪色了”。
自20世纪30年代起,吉川英治先后创作了《宫本武藏》《丰臣秀吉:新书太阁记》《三国》《新平家物语》《私本太平记》等多部巨著,作品均备受推崇,其中《宫本武藏》是吉川近二十年以笔修练的小说之道,加上广阔的人文角度,罗织历史人物的全真面貌,写就武藏“剑禅一如”、至真至性的内心世界,使这位谜样的历史人物永恒的跃然纸上。生前生后,吉川英治全集一再出版,历久不衰。

目录
宫本武藏 地之卷

脆铃
毒蘑
凤去楼空
花御堂
乡士人家
野蔷薇
《孙子》
魔笛
千年杉
树石问答
三日月茶屋
再次脱险
重获新生
花田桥
宫本武藏 水之卷

吉冈一派
温柔背后
昙花一现
他乡遇故知
天涯若比邻
春风来信
天下第一枪 奈良几日
血战般若野
一座城池
芍药使者
以花为媒
太郎
心火
唯有清莺啼
宫本武藏 火之卷

契机
幻术
兄弟反目
美少年
忘忧贝
晒天竿
神泉
风车
奔马
冬蝶
心猿
战表
除夕夜
吹针
微笑
鱼纹
宫本武藏 风之卷

借刀杀人
夜路难行
真假小次郎
囚女
悲母悲心
无法言爱
临阵对峙
下垂松之战
菩提刀
牛奶
蝴蝶与风
道听途说
连理枝
重逢
瀑布

序言
序言

武者灿烂的黄昏

萨苏

他提着刀,从一场世纪的决斗中归来。

决斗之前,他已经知道自己必须赢,因为对手嗜血残忍轻浮,而他宽厚坚忍仁爱。

他只是一个凡人,而对手据说可以剑斩飞燕,战无不胜,而且用的是一口武士中最长的刀——长达三尺三寸的“晒天竿”。

对手也思考过他可能的打法 -- 也许吧,他会施展一些小快灵的功夫,毕竟这家伙的体术(徒手格斗术)相当出色。不过,如果这样打,那么他必败无疑,因为尽管使用三尺三寸的长刀,自己的武学渊源却是来自以灵巧著称的“小太刀”。至于对手会带把更长的刀……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全日本也没有比自己更长的刀了。

他提着刀,从一场世纪的决斗中归来——那是一柄用船桨削成的木刀,长度却足有四尺二寸!

他自制了这把出乎意料的长刀,因为这会让对手最大的长处变成短处;他选择了黄昏决战,因为夕阳会影响对方的目光。他表现得比轻狂的对手更加轻狂,居然迟到至几乎放弃了决斗,而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激得对手心浮气躁。

他让对手疲惫,给对手意外,利用了一切自己可以利用的力量,哪怕来自边边角角。他赢了,在关键时刻的腾空一击如电闪雷鸣,长长的木刀劈碎了对方的头骨。

他的对手是带着胜利心情死去的,吉川英治写道:“他一定认为自己已经将敌手的头砍落海中,所以不断地渗出鲜血的嘴巴仍带着一抹微笑。”

其实,他斩断的,仅仅是对手头上系的红巾。

然而,带着刀归去的他,看着被砍断而落在地上的红巾,心中想的却是:“在我这一生当中,能否再遇上这样的对手?”

这个令人怅惘的“他”,便是本书的主角 – 日本剑神宫本武藏。笔者在这里描述的,是他和生死大敌佐佐木小次郎的最后决战,战前,大多数人都把注押在了佐佐木小次郎的身上。

在日本,宫本武藏是一个近乎神话的传说。宫本武藏,本姓竹村,1584年出生于日本冈山县英田郡大原町的宫本,是日本战国末期至江户时代初期的剑术大家,以致有“真田(幸村)的枪、宫本的刀”的说法。他一生大小将近七十次与对手接战,所到之处摧枯拉朽,取得全胜战绩,是东瀛家喻户晓的终极武士。描述他的作品堪称车载斗量。然而,吉川英治的历史小说《宫本武藏》在其中却如一粒璀璨的明珠,令读者有不忍释手之感。

这是因为吉川的小说中,宫本武藏并非一个天神一样的人物。在武艺的描写上吉川并未吝啬对武藏的赞美,甚至有些读者认为他把武藏的对手塑造得太不堪一击,多少降低了武藏的魅力。吉川对武藏颠覆性的描述是刚开场时出现的武藏宛然一个不良少年,只是通过一次次的磨砺,武藏才慢慢形成了自己的“道”。这种道的核心不是好勇斗狠,而是驾驭武力和自我的能力。

宫本武藏晚年曾经说过“谁能阻止少年武士赴死呢?他们听不到,听不到啊……”在吉川英治的作品中,处处可见一个武术家的武藏,和一个哲学家的武藏,在文字的渐渐深入中,后一个武藏的光芒逐渐压过了前一个武藏。

吉川英治是日本著名的历史作家,从风格上,他更被称作“国民作家”,所以他笔下的《宫本武藏》更带有人文和思辨的色彩,不仅是一个武术家,更是一个哲人和兵法家。他描述宫本武藏,其格拼决斗都是一笔带过,并不拖泥带水,当然也让一些朋友觉得不过瘾。其对大场面的铺垫十分出色,有着三分与古龙的类似。吉川这部书最亮的点,是把武藏从一个半神半人的“妖孽”,还原成了一个与命运反复博弈的小人物。他的修行痛苦而带着日本式的扭曲,尽管成果丰硕却更像自我放逐,看到武藏为了所谓“修行”不得不终生告别心中牵挂的阿通,读者的眼中武藏甚至有几分令人同情。

这应该是一种把“英雄”请下神坛的过程。吉川英治更重视把武藏慢慢领悟生命实质的过程展现给读者。宫本武藏和小次郎的决战,便展示了这种领悟的魅力。

实际上,宫本武藏的时代是武士最辉煌的时代,甚至店铺的二层楼建筑式样都有严格的规定,以避免“卑贱的商人”可以从窗户看到武士的头顶。然而,这也是武士最后的辉煌。枪炮的硝烟已经在关原之战中弥漫,开始为刀剑的时代念倒计时。如果说宫本武藏的辉煌光芒四射,那便是落日黄昏中最艳丽的夕阳。

其实天下无敌也敌不过火枪一击,只有武藏那种为了追求生命意义而苦苦挣扎的努力,与今天的人们是没有什么不同的。吉川英治写下了一个“人”的宫本武藏,也给了我们一个能够读懂的宫本武藏。

文摘
脆铃

天崩地裂,无所皈依。
芸芸众生,不过是秋日里飘零的一片落叶,终归敌不过生死的轮回,索性随它去吧!猎猎秋风滑过脸颊时,武藏渐渐有了知觉,不禁顿生此念。
直挺挺地横在死人堆里的武藏,仿佛已经成为尸体中的一员,想要挪动一下身体,却使不上力气。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在这场血战中,他已多处中弹,实在体力难支。
昨晚,确切地说是从长庆五年九月十四日的夜半时分直到黎明,关原一带下起倾盆大雨。直到今天中午,依然乌云密布、水雾迷城。从伊吹山麓到美浓山脉,时不时的有白亮亮的雨珠从乌云中洒落下来,冲刷着激战后硝烟弥漫的战场。
雨滴不时地打落在死人堆的尸体上,武藏像一条搁浅的鲤鱼,双唇一开一合地吮吸着从鼻梁滑落的雨水。
难道这就是我的临终之水① 吗?武藏混沌的大脑中,不经意间闪过垂死的念头。
敌胜我败已成定局。不曾想到我军太政次官秀秋竟然叛变,串通东军一起倒戈,里应外合横扫我石田三成以及浮田、岛津、小西等阵仗,可以说不出半日就扭转了战局,成王败寇即成定论。与此同时,与这场战争相关的数十万同胞的命运也将因此而改写,他们的子孙历代的命运也被此决定了。
村里老人的面孔像放电影般从武藏的脑海中滑过。他在老家里只有一个姐姐,除此别无牵挂。想到这里,不知为什么,武藏并没有感觉到悲伤。或许,死也不过如此吧。生死轮回,终是浮梦一场。
正在这时,十米开外的死人堆里忽然微微地仰起一张脸,滴溜溜的眼珠谨慎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一看就是个装死的家伙。突然,他眼睛一亮:“小武君!”
武藏的意识突然间清醒了,循着声音张开眼睛看过去,原来是又八。
不久之前,武藏和又八一人扛着一支枪从村子里跑出来,两人都很年轻气盛,抱着功成名就的万丈豪情参加了同一支军队,又在这同一场战役中成为战友。
又八今年也是十七岁,和武藏同龄。
“喂,是小又八吗?”武藏惊喜地叫道,突然感到这世界又真实了起来。
“是我!小武君还活着吗?”
两个人朝对方的方位互相询问。
“那当然!我们怎么能就这么枉死呢!”武藏憋足了气说道。
“屁话,那是必须的。咱俩都得活着出去!”
又八奋力向武藏的方向挪动,爬到近前,他拉着武藏的手冷不防地说:“快点,咱们一起逃命吧!”
与此同时,武藏反握住又八的手,压低声音说:“你找死啊?小声点,现在还不安全,看看情况再说。”
话声未落,两人头枕的大地传来万马奔腾的轰鸣声。黑压压的人马列队横陈,喊杀声喧天,向关原一带奔涌而来。
看见对方的大旗,又八惊叫:“啊,原来是福岛的队伍。”
慌乱之中武藏匆忙扯倒又八,眼睁睁地看着金戈铁马横跨两人的身体,铁骑大军挥舞着刀枪飞奔而去。
又八一直趴着没敢抬头,武藏却眼都不眨一下地瞪着那些精悍动物的肚皮,任凭马腿溅起的泥水落在脸庞上。

九月十七日,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经过前日风雨的洗礼,尘埃落定后的夜晚也似乎清寂了不少。只有一勾清冷的弯月悬在天边,惊魂甫定地注视着人间。
武藏环绕着又八的手,扯着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头缓缓地挪动着,两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活像一个不堪重负的包袱晃晃悠悠地艰难前行,耳边断断续续地传来又八微弱的气息。
“又八,你还走得动吗?再加把劲儿,很快就会好的!”武藏时不时地打气说些鼓励的话,为又八,也为自己。
又八虚弱的脸上早已面无血色,比月光还黯淡。
昨天晚上,他们两个好不容易从死人堆里逃出来,才发现饿过劲儿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途经伊吹山谷的湿地时,两人随便生吃了些甘栗和杂草,武藏的肚子还好,又八却生了痢疾。
不用想,刚刚打了胜仗的德川一部必定会乘胜追击,围剿落败关原一带的浮田、小西余军,这时候要是被困在山里走不出去的话,只怕凶多吉少。
“还不如被抓呢,至少来得痛快!”又八痛苦地抱怨道,似乎已经认命了。一只手拄着枪支当拐杖,另一只手死命抓着武藏的肩头,似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武藏,你也受了伤,我这么拖累你,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说什么呢!”武藏咬紧嘴唇,继续拖着又八往前挪动。“说起来都怪我,”武藏说,“当初要不是看见浮田军队的征兵令上写着太政次官石田三成的名字,我也不会头脑一热非得去参军。那个新免伊贺守是我家的亲戚,在浮田家里当差,我原本还想着凭他引荐,怎么也能混上个近侍当当吧?万一哪天心情一好,手起刀落提了个敌军大将的人头回来,那可不就功成名就能衣锦还乡了?到时候给老家那些瞧不起我的势利鬼看看,给我那死去的老爹看看,他们还不得吓一跳?……可惜了,跟做梦似的。”
“我和你想的一样呢。”又八默默地点头。
武藏接着说:“我当时和你玩儿得好,心想有这么好的机会,咱肥水不能流外人田不是?于是就屁颠屁颠地撺掇你跟我一起去,当时你老娘还把我训了一顿,说你和七宝寺的小通都订婚了,我还来瞎撺掇个啥。我姐也不愿意让我走,说什么庄庄里的孩子就应该安安分分在庄庄里老实待着,说着说着就哭成了个泪人儿。……现在想来,她们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不管是你也好还是我也好,都是家里的独苗儿啊。”
“想到妇孺老人不通大事,当时咱俩就这么私自跑出来了。这下可好,到了新免军的战场上一看,哪有自己想的那么风光。派咱去当小步兵干杂活,与其说端着枪去战斗,还不是扛着镰刀去割草的时候多。不用说敌军大将的首级了,连小兵的脑袋都没砍下来一个。虽说现在咱们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但如果把你像死狗似的扔在这里客死他乡,你让我怎么有脸回去面对你娘和小通?”武藏歉疚地垂下头,说不清是因为劳累还是懊悔。
“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怪小武君,胜败都是命啊。你又没做什么过分的事,错的人是太政次官秀秋,要怪只能怪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一想到那个叛徒,又八就愤愤不平。



内容简介
本书是日本文学恢弘巨作《宫本武藏》系列第一部《宫本武藏1•地水火风卷》。
宫本武藏是日本家喻户晓的一代剑圣,十七世纪的剑道家,四百年前的传奇人物;他,十七岁前杀戮无数,二十一岁立志修行,后与六十六位高手比武皆获全胜,最终参悟了「剑禅合一」的至高境界。这一境界引导他在岩流岛的比武中,面对小次郎的高超剑法和力道,凭着精神之剑取得最后胜利,成为了天下第一高手。
本书以日本战国初期的这段历史为背景,描述了宫本武藏在乱世的历史舞台上,凭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强健,手提孤剑,漂泊天涯,寻求「剑禅合一」之真谛的曲折历程。全书分为地之卷、水之卷、火之卷、风之卷、空之卷、天之卷和元明之卷七个部分,叙述了日本战国背景下武藏波澜壮阔的一生。
宫本武藏,为迷茫中的你我提供修炼己身之道,寻找跨越障碍迈向成熟的凝练人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