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商犯罪2:化工女王的逆袭.pdf

高智商犯罪2:化工女王的逆袭.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高智商犯罪2化工女王的逆袭》最初是天涯论坛著名系列小说“谋杀官员”的第二部,本书是“推理之王”紫金陈迄今为止最好看的一部作品,在天涯点击量过千万,豆瓣网友也给出了五星的评价,可以说是近年来国产推理小说口碑最好的作品。 作者用直白、利落的笔触,透视社会夹缝中的罪恶之源,写就最悲怆的宿命。
媒体、名人联袂推荐,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网络鬼才马伯庸,《心理罪》作者雷米,《邪恶催眠师》作者周浩晖强烈荐读。
麦家:最残酷的恨中藏有最汹涌的爱,可以比肩推理宗师东野圭吾的中国版《嫌疑人X的献身》
马伯庸:文笔朴实冷静,谜题不落窠臼也不炫技,布局谋篇层层推进,从容不迫。诚国产推理佳作。

名人推荐
最残酷的恨中藏有最汹涌的爱,可以比肩推理宗师东野圭吾的中国版《嫌疑人X的献身》
——著名作家麦家
文笔朴实冷静,谜题不落窠臼也不炫技,布局谋篇层层推进,从容不迫。诚国产推理佳作。
——著名作家马伯庸

作者简介
紫金陈
一个有态度的推理作家。2012年度天涯文学“十大作者”和“十佳作品”双榜榜首。已出版《高智商犯罪1死神代言人》、《资本对决》、《禁忌之地》等。在尝试多种题材后,于2012年6月开始推出“高智商犯罪”系列本格推理小说4部:《逻辑王子的演绎》、《化工女王的逆袭》、《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死神代言人》。轰动国内推理界。
该系列本格推理作品被读者评为可媲美东野圭吾推理系列的佳作。作品专注于细节推理,全局设计宏大,文风严谨,结局总能出人意料,是创新风格的新派推理小说代表。

目录
第一章 生死复仇
突遭惊天变故,顷刻之间家破人亡,甘佳宁看着一夜白头的婆婆和懵懂无知的四岁幼子,痛哭一场后,却笑了。
他们不知道,曾经的甘佳宁是某大学化学系的高材生,她要让他们知道,昔年“化工女王”的称号从来不是徒有虚名!

第二章 绝望悲悯
天空阴霾蔽日,何家遭到了受害人家属的疯狂报复。在美国生活十多年的化学博士陈进悄悄来到云县,他准备凭借一己之力完成复仇。很快,一起离奇绑架案发生了,精准的复仇,完美无瑕的谋杀,警方意识到,前所未有的对手来了。

第三章 非常疑犯
警方锁定凶手最大的可能是甘佳宁的昔日同学,但侦查中却始终感觉与凶手若即若离。正当警方全力以赴破案时,更诡异的谋杀案再度出现,凶手残忍的灭门案彻底触动了警方的底线。

第四章 影子凶手
警方深知凶手很有可能还会继续作案,现在侦破工作如同与凶手赛跑,谁能更胜一筹?
现在警方已经放弃前面的常规侦破手段,集中警力逐一排查甘佳宁的同学,陈进还剩多少时间隐藏呢?

第五章 终极恐惧
就在警方逐步排查嫌疑人的同时,最不可能被害的谋杀对象再次被害,震动了省公安厅高层亲自出马。
派出所所长连同他的老婆在家被人谋杀,岂不引起社会的震惊?再联想到之前江家、李家的双双灭门惨案,岂不人人自危?

第六章 巅峰暗战
犯罪无处不在,它可能就在你身边,而你却毫无察觉。 有多少爱就有多少恨,当生命中只剩仇恨,没什么不可以。有人无辜,但是没有绝对,他只是替一些东西背负了罪恶,手刃仇人,生命意义已尽,我会笑着去见我的爱。

第七章 另类救赎
我们拿什么去奢望完美的公正?这个世界没有人是该死的,该被杀的,只是因为人性的原罪和生命轨迹的无意交错导致了悲剧的发生而已。我们企求每个生命的健康安全,可是在社会的滤镜下表现的才是现实,不容置疑,所以发生!

序言
自序:孤注一掷,致以最深沉的爱
欢迎阅读本书!
如果你是推理小说的狂热爱好者,你会发现这部小说的逻辑设计是独一无二的。当然,如果你只是个普通读者,你一样会发现这部小说非常好看,因为,在到最后一章前,你不会猜到真相。
许多读者说我的推理小说中,主角通常都是中年男人。为什么我偏好刻画中年男人?大凡中年是一个人一生中,智力、精力、阅历、经验都达到顶峰的一个阶段。此外,中年男人冷静外表下的一腔情愫,很值得解读。
这部小说的开篇即是一个悲壮的开场白,顷刻间家破人亡之后,主人公能否凭借一己之力冲破漫天的阴霾呢?主人公并非想犯罪,只不过在那种处境下,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在无可奈何中,唯有孤注一掷,向心中的那个人致以最深沉的爱。
我们每个人大都曾经深爱过某个人,只有极少数人最后幸运地与那个人结婚,生活在一起,而大多数人,曾经的爱只是变成了回忆。可是如果某一天,你得知那个人出事了,你会怎么做?这部推理小说讲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我很乐意与读者分享这个故事,这绝对是一部与众不同的推理故事。

文摘
生死复仇

1
水泥平台上立着一个大理石的巨型地球仪,地球仪上刻着两个大字——“法律”。
这座庄严雕塑背后,是一栋巍峨的大楼,楼顶悬挂八个镀金大字:金市中级人民法院。
金市下辖的金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徐增从大楼里走出来,今天他要到市里去做一件案件的公诉人,不过此刻他有些心神不宁。
到了法院外,他还没回过神来,几个男人就冲到面前,把他打倒在地。
门口的保安和法警反应过来,急冲过去,按倒行凶者。还在大楼里的同事和法官见此情形,立刻跑下来,扶起徐增。
周围聚拢了看热闹的老百姓。
徐增站起身,眼眶周围出现一道青圈,额头微微肿起,带着血丝。
被法警按住的三个行凶者年龄都在五、六十岁,他们身后两名看上去同样年纪妇女坐倒在地,对着围观群众哭诉:“畜生啊,我儿子被人捅死了,凶手不但没被关啊,还放出来了,没天理啊……”
徐增不经意间抬眼,瞧见了远处雕像上刻着的“法律”,心里泛出一阵愧疚。
他下属的一名科员凑到他耳旁说:“老大,我打电话叫派出所把他们抓了吧,你头上出血了,我送你去医院。”
徐增摇摇头:“跟法警说,把他们放了。”
“放了?”他大惑不解。
“嗯,事情到此为止。”
“可是,他们以后再来找麻烦怎么办?”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自有分寸,你叫他们把人放了,我先走了。”
徐增朝法院的人点下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即上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事情是这样的,金县县城所在地镇长的儿子,是当地有名的混混,因纠纷把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捅死了。
整个案件事实清楚,责任明确,照理凶手至少判十五年以上。但他的老子能量大,找了一堆人托关系求情,又委托了两位全国有名的刑辩大律师辩护,还找到有公安资质的医院给他儿子做了精神鉴定,鉴定结果显示,此人有严重的偏执狂病征,遇到情绪激动时,会做出极端举动,案发时正处于发病状态。
于是,在一些人的关照下,检察院不按故意杀人罪起诉,而按故意伤害罪;医院开出精神鉴定,证明案发时凶手处于发病状态;法院考虑到凶手一家愿意积极赔偿受害人家属,并且根据相关精神病犯罪的法规,做出强制治疗的判决,当然了,凶手一家需要承担大额的民事赔偿。
但受害人一家不接受只拿钱,让凶手逍遥法外的判决,所以今天没有当庭宣判,准备庭后调解再择日宣判。
这才会发生刚才的一幕。
不过徐增知道,接下来会有很多人跑到受害人家里做工作,过不了几天,家属会想通人死不能复生,把凶手关个几十年对他们也没好处,凶手一家还会找他们麻烦,镇长的关系网根本是他们底层老百姓得罪不起的,不如拿一笔大额赔偿了事。
作为一个读了多年法律的检察院科长,徐增心中当然想追求正义。可是实际工作中,往往因各种原因,不能如意。他没办法改变,他只能做个随波逐流的人。
若有选择,他也想做个好人。
不过今天真正让徐增心神不宁的,倒不是这个案子,而是早上跟公安聊天听到的一件事。
有个叫甘佳宁的女人,一家出大事了,他与甘佳宁交情并不算很深,本没啥好管的,只不过他知道,甘佳宁一旦出事,他那位现在在美国的老友,恐怕就要激动了。
他一激动,不知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对于这位老友的性格,他很了解,却也琢磨不透。
2
挂下电话,甘佳宁木然僵硬,几秒钟后,江河决堤,泪如雨下。
旁边玩耍的四岁儿子顿时被这从未见过的场景吓哭,跑过来,抱住妈妈,也跟着大哭:“妈妈,妈妈,你为什么哭呀?”
甘佳宁想伸手摸儿子的脑袋,却发现手重得无法抬起。
婆婆去买菜了,她若回来,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样?
十几天前,派出所所长范长根的大舅子张宏波,也是县里最有权势的房产商,地盘扩张,想把何家的小工厂买下来,何建生不卖,起了纠纷。张宏波带人上门殴打何建生,双方被派出所带走。张宏波是所长老婆的亲哥,去派出所只简单做了个笔录,但何建生一直被拘押着。何家也想办法托人求情,但派出所认定张宏波组织工人和何建生发生冲突,需要调查核实情况再做处理。
今天一早甘佳宁突然接到社区主任的电话,说何建生在派出所突发心脏病死了,镇上考虑家属经济条件,垫资帮他们火化了,骨灰盒下午送到。镇上也愿意对此不幸遭遇,给他们家一定补偿。希望他们稳定情绪后,坐下来具体商量。
顷刻之间家破人亡,突遭的惊天变故让甘佳宁这本性柔弱的女子,一下子瘫倒在地。
明天怎么办?
还有明天吗?
她对一切茫然无知。
不久,婆婆回来知道了消息后,两个女人都哭昏过去。
下午,一辆警车开到门口,后面还跟了辆普通车子。
前头下来了几位辖区民警,后面跟着街道的几个小领导。一群人商量下,最后把骨灰盒交给一名五十来岁的协警,跟他说,还是你送进去,你是他们家的远房表舅,多少算个亲戚,劝劝他们,让他们早点签协议领赔偿金,别弄出什么乱子来。
协警不情愿地答应,捧着骨灰盒,硬着头皮进去。
走进院子,来到房前,协警敲了门,发现门没关,犹豫了一下,轻推进去。
迎接他的,是一双冰冷的眼神。
屋子里只坐着甘佳宁一人,眼睛泛红,但泪痕已经完全风干。
协警小心地把骨灰盒放到桌上,谨慎地问了句:“建生他妈呢?”
“昏了。”
“那……那节哀顺变吧。”
“我会的。”甘佳宁冷声应了句。
协警摸摸额头,脊背发凉,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甘佳宁道:“坐吧,你毕竟是建生的表舅,我给你倒杯茶。”
“这……这不用这么麻烦了。”
他觉得有点奇怪,怎么还给他倒茶,有这种好心态?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把磨得锋利光亮的菜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啊!”协警吓得大惊失色,他显然没想到一个弱女子,转身的功夫会掏出把菜刀对着自己。
此刻其他人都在外面,不晓得屋里的事,她若恼羞成怒,连兔子急了都会咬人,谁能保证这把刀不会抹过来?
他急着求饶:“别……别……不要冲动。”
甘佳宁冷声问:“建生到底怎么死的?”
“死?……心脏病发作。”
“你还要撒谎,你可是建生的表舅!”甘佳宁的刀果断刺进了一些。
“真……真是心脏病。”
“建生从来没有心脏病!”刀刃已经割破皮肤,离血管仅差毫厘。
协警感到脖子处已经在流血了,只要她再用点力,马上动脉就破,神仙也救不了自己。情急之下根本顾不上许多,忙求饶:“我说,我说,是……是被打死的。”
“被谁打死的?”
“派出所的人。”
“到底是谁?”
“是……是副所长江平带头打的。”
“你们所长呢?”
“是……是所长让他打的。”
“你是他表舅,怎么能眼睁睁看他被打死?”
“我,不关我的事,我一个协警,临时工,能说上什么话,我不知道的,我后来才知道的。”
“他们为什么打死建生?”
“是……本来想教训一下的,建生说他手指断了,江平嫌他吵——”
“手指断了!他手指怎么断的?”
“是……是江平掰断的。”
咣!仿佛有人在她脑中敲响了一记大铜锣,震得整个头脑嗡嗡作响,手中的菜刀都不由松了松。一个大活人,被他们硬生生掰断手指,再活活打死!
她无暇多想,任由苦泪往心里流,赶紧重新拿稳菜刀,道:“你继续说下去。”
协警恐慌地答应:“建生手指折了,痛得又叫又骂,江平嫌他吵,继续打,结果……结果就那样了。”
当!菜刀落到了地上,甘佳宁退后两步,颓然坐下。
协警如释重负地逃脱到一旁,小心安慰:“外甥媳妇,你不要这样了,这事可不能让你妈知道,她年纪大了,万一想不开。”
“我知道,我会保密的,也不会让人知道是你告诉我的。”
甘佳宁的反应大大出乎他意料,原本他还担心着,自己把派出所的秘密说出来,虽然也是逼不得已,他本就不是聪明人,刚才的工夫哪留给他构思谎话的时间?但以后声张出去,自己饭碗准砸,说不定得罪上江平,还会惹一身的麻烦。
现在她突然变得这么冷静,协警心中顾虑放下一半,忙趁热打铁:“老表舅有句话还是要劝你,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也别闹了。你不顾虑自己,也要想想建生他妈和你们小孩。你好好劝劝建生妈,早点坐下来谈。人死不能复生,最重要是多要点钱。出了这事,只要你们答应就此算了,镇上肯定愿意多出钱的。这事发生了,谁都不想的。”
甘佳宁愣着半晌没说话,最后,缓缓地用力点头:“谢谢你了,表舅,我心里有数,我会劝婆婆的,你放心吧,我们还有个孩子,大人的事,总不能连累到孩子,我们两个女人还能怎么样?”
协警松了口气,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甘佳宁冷声道:“你告诉外面那帮人,钱赔得不够,我们决不谈,大不了我们日子也不过了。”
协警忙道:“那不会的,钱多少可以慢慢商量,只要你们有这个态度就行。那你看,什么时候坐下来谈呢?”
甘佳宁冷哼一声:“出了这种事,我们总该先把后事料理好吧?总要过个十天半个月的,这期间,你们不要来烦我们家,我也要给婆婆做工作。”
“好吧,你是大学生,容易想明白问题。那这样,我先走了,不打扰了?”
“不送。”
协警忐忑地走出去,大吐了口气。
建生老婆是大学生,果然明事理,懂得权衡轻重,要是遇到个泼妇,工作就难做了。接下来再找几个亲戚朋友轮番去他们家做思想工作,相信很快能把协议签好。
而他根本不知道,此刻的甘佳宁,已经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3
手机铃声一直响着,徐增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名字,犹豫好久,最后还是接起来。
电话一头传来了一个沉稳的中年男子声音:“甘佳宁怎么样了?”
“嗯……你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怎么样,工作还顺心吧?”
男子没回答,只是重复问了句:“甘佳宁怎么样了?”
徐增吐口气,道:“好吧,你怎么知道的?”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上网看到其他同学在谈论。”
“哦……”徐增意味深长地应了声,急思接下去如何应付,只好道,“你怎么不问我,我为什么没告诉你这事?”
“你当然是怕我担心,所以不说。对了,甘佳宁怎么样了?”
“又来一遍,”徐增很无奈,“事情你早晚也会知道,没错,甘佳宁家里是出了点事。”
“她丈夫何建生怎么死的?”
“心脏病发作死的。”
“这么巧,刚好在派出所里心脏病发了?”
“你……你知道他进了派出所?”
“是的。”
徐增抿抿嘴,虽然没有直接面对电话那头的人,他脸上还是浮现出不知所措的表情,他不晓得该用什么措辞,让整件事的描述显得最苍白无力。他在单位是个中级领导,在县里也算个有面子的人,可他拿这位朋友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怎么不说话?是在想着怎么骗我?”男子问。
“不可能,”徐增断然否认,“我会骗你吗?我骗得了你这位智商一百六的大博士?”
“好,那你告诉我,何建生是怎么死的?”
徐增犹豫了下,道:“他得罪了镇上一个大老板,双方闹纠纷,带到派出所,后来关了一个多星期,他心脏病发作,就死了。”
电话那头冷笑:“他才几岁,就有心脏病了?”
徐增一本正经地回答:“这个我不太清楚,我听说五六岁的小孩也有患心脏病的,每个人的天生体质差异,何建生大概天生有身体缺陷,所以心脏病发作也不奇怪。”
“他到底怎么死的?”
徐增叹口气,看来这话根本骗不了这位朋友,犹豫好久,最后只能如实相告:“听说是被打死的。”
“好,我知道了。”
说完,对方就要挂电话,徐增忙叫住。
对方问:“还有什么事?”
徐增结巴道:“你知道了,然后呢?”
“然后……”电话那头似乎想了想,道,“然后就不关你的事了。”
“喂,我好歹跟你说了这么多,你至少要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下个月见吧。”
“你要回国?”徐增隐隐感到一种不安。
“嗯。”
“你美国工作不干了?”
“工作辞了,大可以再换,人没了呢?”
“你……你怎么回国,签证办好了?”
“不需要签证,我还没销户口。”
“哦,对的,我想起来了,你还没签出去。但是……等等,你要做什么,先跟我说?”
电话那头沉默半晌,最后道:“帮我一个忙。”
“你说,我一定帮。”
“找甘佳宁,劝劝她不要太伤心了。如果她有什么要求,希望你能帮她,我知道你在县里挺有本事的,现在只有你可以帮她了。”
“好,我一定照做。但你要答应我,回国后先来找我。”
“好,我答应你。”
电话挂断,徐增不知道对方此刻到底在想什么,他有些忐忑不安,似乎总预感着会出什么事。
但他转念一想,甘佳宁是个柔弱的女人,只需要好好安慰一番,度过这最难受的阶段,就不会出什么大事。
只要甘佳宁不出事,相信老友回国也不会怎么样,他只在乎甘佳宁一个人。
对了!到时他再从中撮合一番,甘佳宁毕竟丈夫已死,她才三十五岁,总不能就此守寡吧。如果老友回国,能用十多年的真情打动甘佳宁,最后两人去美国过活,这岂不是坏事变好事了?
这想法一冒出来,他越想越激动,甚至免不了得意的飘飘然,何建生呀,你死了确实有点冤,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你若死后在天有灵,劝劝你遗孀,让她改嫁我老友。如此我每年过年、清明、七月半,一定到你坟头给你好酒好菜金元宝伺候。
不过,这种好事还需要从长计议,现在首先要做的事,还是去看望一下甘佳宁。



内容简介
何建生得罪了派出所所长的小舅子,被诬陷进了派出所拘留,十天后,妻子甘佳宁收到一个骨灰盒,原来何建生在派出所拘押期间,心脏病突发死亡。
突遭惊天变故,顷刻之间家破人亡,甘佳宁看着一夜白头的婆婆和懵懂无知的四岁幼子,痛哭一场后,却笑了。
他们不知道,昔年有“化工女王”称号的甘佳宁会为夫报仇设计炸药陷阱,与仇人同归于尽。
甘佳宁死后,由于她的行为,何家老少都遭到了受害人家属的打击报复。在美国生活十多年的化学博士陈进悄悄回国,他挚爱着初恋女友甘佳宁,却不能给她幸福。此时的陈进已经身患绝症,他准备凭借一己之力完成复仇,保护甘佳宁的家人。很快,一起离奇绑架案发生了,精准的复仇,完美无瑕的谋杀,警方意识到,前所未有的对手来了。警方深知凶手很有可能还会继续作案,现在侦破工作如同与凶手赛跑,谁能更胜一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