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当然:我与万科.pdf

大道当然:我与万科.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大道当然》是2013全球最具影响力50大商业思想家王石最新亲笔自传。《大道当然》是一位全球商业思想家的人生心路,更是一个世界一流企业成长的真实记录。《大道当然》堪称一部超越企业和企业家故事的商业史传。《大道当然》展现了一个波澜壮阔的经济大时代的缩影。张五常、宁高宁、周其仁、胡舒立、吴晓波、秦朔等专文推荐。

媒体推荐
王石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中,最大的行业房地产的最成功机构的最高总裁。有五个世界之最,皆珠峰层面。给他一个诺贝尔奖吧!
——张五常 经济学家

王石和万科不仅因为是地产行业的领先者而受到赞扬,更因为经历了坚毅的进步过程受到人们的尊敬。同时,也因为这个过程所带给我们的思考而更有价值。
——宁高宁 中粮集团董事长

我认识的王石,看起来好像一块石,其实是一方玉。在他弄潮其中的经济大时代,他被凿成中国新一代企业家队伍中的一尊器。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此次有机会完整阅读了他13年来的文札,我了解到不少新闻事件的台前幕后、来龙去脉,分享了他的企业管理思想,还有他对当今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生态问题的思考。从文中看,这是一位有担当的、奋进的企业家的自白。
——胡舒立 财新传媒总编辑

寻找自我的过程,是一个独立和塑造的过程。在王石这本新著《大道当然》中,他以大量的篇幅描述了他和他的朋友们创办阿拉善组织、参与运营壹基金、投身汶川震后重建、倡导“企业公民”、呼吁改善大气环境等工作,这其中不乏一些争议性的事件,然而,在我看来,此类种种的发生,这也是当代企业家群体先进于洋务运动及民国商人集团的关键所在。
——吴晓波 财经作家

作者简介
《大道当然》作者简介:王石,1951年出生,当过兵、工人、工程技术员、外贸翻译。大学本科学历。1983年闯荡深圳,1984年创建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任总经理;1988年公司改组,更名为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1999年辞去总经理,现任公司董事局主席。1999年,在“《财富》论坛”上呼吁中国房地产企业走产业化、规模化的发展道路。2000年发起“中国城市房地产开发商协作网络”,被推举为首任轮值主席,致力于重建行业秩序和公信力。业余爱好极限运动、探险旅行及摄影。2003年5月22日成功攀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2004年7月28日完成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攀登;2005年,先后抵达北极点和南极点,至此,完成“7+2”计划。著作包括:《让灵魂跟上脚步》、《灵魂的台阶》、《徘徊的灵魂》、《生命高处》、《走在路上》、《第八峰》(摄影集)等书。2013年,入选全球最具影响力50大商业思想家。

目录
推荐序1 担当与奋进/ 胡舒立 // X
推荐序2 “疾病的隐喻”与“身份焦虑”/吴晓波 // XIII
第一部分 2000~2004年

2000 年 变化
进入涡流区 // 004
辞任总经理 // 005
“不怕华润把你炒了?” // 008
老东家,新东家 // 011
恐惧与诱惑 // 014
二林事件 // 018
海盗行动 // 021

2001 年 新路
开年好兆头 // 027
创建中城联盟 // 028
为普通人盖好房子 // 031
雪山伦理 // 033
王石Online // 034
中南巴士风波 // 038
登山的几何学 // 041
转让万佳 // 041

2002 年 精神
乞力马扎罗的雪 // 047
强迫自己改变 // 049
危险地带 // 055
下跌后的反弹力 // 058
山鹰精神永存! // 063

2003 年 珠峰
雪山热身 // 067
6500 米上的冲突 // 069
生命在高处 // 072
盲童爱与信 // 078
假定善意 // 080
直面死亡 // 083
学习帕尔迪 // 086
悲观的企鹅 // 089
2004 年 荒野
青春的欢歌 // 092
有质量增长 // 094
地产骇客 // 096
给自己加码 // 099
武汉垃圾场事件 // 100
SEE民主选举 // 105
煮泉论扶桑 // 109
假如明天世界毁灭 // 111

第二部分 2005~2010年

2005 年 建筑
北极归零 // 116
颠覆,引领,共生 // 119
合盟南都 // 120
像造汽车一样造房子 // 122
一号实验楼 // 125
器物与精神 // 127
利华的人文力量 // 131
住宅社区也敢后现代? // 133
海洋文化的沉思 // 136
探险有极,公益无限 // 139

2006 年 公民
每上一小步,都是新高度 // 144
土地的记忆 // 146
建筑的形与神 // 149
热带雨林之梦 // 153
企业公民元年 // 156
从激情到琐碎 // 159
临危受命SEE会长 // 161
放下与坚持 // 163
“偷渡”查亚峰 // 166

2007 年 暗流
马不停蹄的一年 // 171
斐波那契增长? // 173
住宅产业化第一枪 // 175
热困罗布泊 // 177
民主改选 // 180
发现潜能 // 183
拐点论 // 187

2008 年 风波
城市的性格 // 197
捐款门 // 201
舆论旋涡中的万科 // 207
灾区NGO生态 // 211
防震建筑 // 214
4000 万罚单 // 217
“007 行动” // 221
议事规则 // 224
保护梭梭林 // 227
人是其所非,非其所是 // 230
弹劾,弹劾! // 233
躺着的摩天楼 // 236
容加依哀思 // 239

2009 年 绿洲
跳啊,勇敢地跳! // 243
未来城市马斯达尔 // 246
零碳桃花源 // 249
地球在变暖吗? // 251
脆弱的生物乐园 // 253
滴灌兵团 // 255
科学与民主 // 257
人类的一员 // 260
中国式买房 // 263

2010 年 尊重
致敬埃德蒙爵士 // 267
尊重的可能 // 269
再上珠峰 // 272
垃圾分类 // 275

第三部分 2011~2013年
第一学期 游学
百战归来再读书 // 282
硬闯语言关 // 285
中国碑 // 288
英文演讲 // 289
花花草草的学问 // 293
暑假 见识
活命水与“城市矿山 // 297
最满意的作品是下一个 // 299

第二学期 体验
艰难的适应 // 303
如何在美国管理万科? // 305
老司机遇到新问题 // 307
亲历“占领哈佛” // 309
中国学生的裸奔 // 310
寒假 社会
联盟的力量 // 314
民主的细节 // 317
壹基金再生 // 320

第三学期 聆听
企业微环境 // 326
聆听大师,回望传统 // 328
房地产泡沫有多大? // 330
求知的修道院 // 333
地板门 // 336
第一位环保主义者 // 341
暑假 世界
用经历,定义自己 // 345
邂逅联合利华 // 347
你好,米兰! // 349
威尼斯华人 // 350

第四学期 思索
对话肯尼迪政府学院 // 354
世界自然基金会美国董事 // 358
赛艇与协作精神 // 359
自由与爱国 // 361
枪炮与玫瑰 // 363
日本还是第一吗? // 366
伊甸园与垃圾厂 // 370
初访剑桥 // 372
寒假 愿景
推动工厂化 // 376
回望万科三十年 // 379

第五学期 更新
向谷歌学什么? // 382
金沙江的涓涓细水 // 384
“前方记者王石” // 388
三头铜牛的故事 // 390
信数据,不信小道消息 // 392
万科国际化 // 393
契约精神的意义 // 396
华沙中国角 // 398
尾声:在剑桥 // 401

后记 企业家精神 // 405
附录 王石登山探险活动表 // 408

序言
推荐序1
担当与奋进
胡舒立
王石以他2000年以来的经历成书,嘱我作序。我与王石并不相熟,不过,其人与其治下的万科,确是我多年的关注对象。此次有机会完整阅读了他13年来的文札,我了解到不少新闻事件的台前幕后、来龙去脉,分享了他的企业管理思想,还有他对当今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生态问题的思考。从文中看,这是一位有担当的、奋进的企业家的自白。
王石是中国最大房地产企业的掌门人,首先是位企业家。在本书文章中,我格外喜读最后几篇,这是作者书中所思所想的高度浓缩与总结。文中坦言:“今天,中国企业家就面临一些困惑和迷茫,面临社会的曲解和丑化。……我们不必抱怨,也不要消极对待中国社会的不确定性。企业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冒险精神,在不确定情况下,才更需要企业家。我们赢得了财富,我们积累了经验,这个时候不该逃避。”“企业家向这个社会输出的正能量,是现代的管理制度、组织结构、沟通技巧。……企业家不仅仅为社会提供就业与财富,企业家精神更是社会进步的动力。”这正是作者的自我期许与定位。“不抱怨”尤其难能可贵。后人不会对这一代企业家受到多少羁绊感兴趣,只会对面对种种约束他们做了什么努力、取得了什么突破感兴趣。在“强迫自己改变”一文中,作者说:“在我的阅读体验中,不管是经典的著作,还是日常的纸媒,房地产总是和‘贪婪’、‘暴利’、‘驱逐市民’、‘破坏城市记忆’联系在一起,这与我的自我期许相去甚远。”多年来,他不懈地用个人和企业的行动与这种“刻板印象”相抗争。他向往的是荣德生、张謇那样的气度。无论他最终能达到什么高度,这样的追求本身即有理由赢得鼓励和认可。
也许是不经意,书中通过他人之口,对王石做出了总结和品评。有人将他的人生经历比喻成三座山峰:创立万科、攀登珠峰和哈佛游学。在李连杰邀请他出任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时,提出了几项要件:是一个好的管理者;口碑好,正直;有公众性,有影响力;热心公益,认真做事;擅长时间管理,能够为壹基金拿出时间。勇于接纳壹基金的深圳地方官员则认为王石是一个有良知的企业家,为了社会公益、为了一些正确的事,愿意承担风险和责任。在我看来,更简练的表述是王石自己的认知,董事长需要做三件事:第一,战略;第二,用人;第三,担当。而这个“担当”容量极大。
担当体现在把一家企业做精、做强。书中不乏篇章讲述万科的经营战略,如何进军各大城市,如何通过制度选贤任能,如何提出并身体力行住宅产业化。
担当尤其体现在危机时刻,所谓“疾风知劲草”。万科的成长中,经历了数不清的艰险,书中对中南巴士风波、武汉垃圾场事件和安信木地板事件,还有汶川地震中的“募捐门风波”,都做了生动的描述。王石说:“当负面新闻出现,一些公司是用掩盖的方式解决问题。但可惜的是,他们一旦拥有了掩盖的能力,就失去了其他的能力。这不是万科的做法,万科需要的是解决自身问题的能力。对客户、媒体和自己都坦诚相待,就为企业确立了明确的标准与价值。”作为媒体人,我赞赏这种态度。只有这样,“客户是万科存在的全部理由”,“衡量万科成功与否的最重要的标准,是我们让客户满意的程度”,这些万科企业核心价值观的组成部分才能得到真实、生动的展现。
担当体现在作者热心公共事务。这远远超越了狭义的公益事业,虽然作者为此倾注了大量心血。作者高度重视“阿拉善生态家园基金”(英文简写为“SEE”)的
议事规则,显然,有深意存焉。SEE的企业家对议事规则从开始不适应,到后来接
受和掌握,其间有争执,有妥协,最后才有共识。作者说得好:“治沙能不能有结
果,我觉得已经在其次,更重要的是过程体现了民主的气氛和精神,这可能对社会
进步的意义更大。这个过程不仅是对大自然荒漠的改造,更是对我们自己内心荒漠
的改造。”
由此,我联想到不久前关于企业家社会角色的论争。表现形式或有不同,但是,
在当今中国,哪一位优秀的企业家能做到闷声发财?他们不能不对中国向何处去有
着自己思考。
企业家自有其性格、气质与行为方式。与创新和冒险相联系的是好奇和学习,即作者自况“听从好奇心,一往无前,永远不满足于现状”。作者准确地把“entrepreneurship”理解为“奋进”,这比“企业家精神”之义更为本原。
他深信“学习是一种生活方式”。这一点,体现在他多年的日常工作中,如对日
本建筑业的倾心学习,尤其体现在他的哈佛求学中。他作为“高龄学生”,放下老总
身段,生活自理,谢绝应酬,潜心学习,一般很少能在凌晨3点前睡觉。这显然需
要强烈的求知欲做动力,坚强的意志力为约束。“登珠峰当然难,但没有我想象的难。
哈佛游学也难,比我想象的还要难”,确是甘苦自知。而从作者选的课程,如资本主
义思想史、城市规划与投资管理和新能源经济政策,我们再次领略到作者的视野与
志趣。
中国有心撰述的企业家不多,能文的企业家更少,此书言之有物、文笔晓畅、
简练生动,读此书常有如闻其声、如见其人之感。此书值得企业家同人一读,也为
MBA(工商管理硕士)教师与学生提供了许多难得案例,关心产业发展和中国改革
的人士也会获得不少启发。读者不需要同意作者的所有判断或预测,如对于其2007
年的“拐点论”。书名《大道当然》给人无限遐想,作者之心未必然,读者之心未必
不然,如何分解,读者诸君读后可知。
推荐序2
“疾病的隐喻”与“身份焦虑”——我所认识的王石和他那代人
吴晓波
2004 年的深秋,王石由无锡来杭州,约在龙井山下的浙江宾
馆对坐闲谈。他在无锡游访了梅园,第一次听说荣宗敬、荣德生
兄弟的往事,感慨很深。他突然问我一个问题:“我的父亲是行政
官员,我的母亲是锡伯族妇女,我也没有受过商业训练,那么,
我以及我们这代人的企业家基因是从哪里继承的?”我一时语塞。
那时,王石创办万科已二十年,正着手写一本自传体的作
品。而我刚从哈佛大学游学归来,一边创建了蓝狮子财经出版中
心,一边开始《激荡三十年》的写作。王石的这本作品后来定名
为《道路与梦想:我与万科二十年》——脱胎于威廉•曼彻斯特
的《光荣与梦想》,由蓝狮子和中信出版社于2006年1月联合出
版。而王石对我提出的那个问题,则像影子一样困扰了我更长的
时间。在后来的九年里,我沉浸于三十年、一百年乃至两千年中国公司史的研究,大抵与此有点干系。
我对王石这个人的关注当然更早。在2001年前后,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很多中
国公司开设了自己的网站,开在万科网站中的“王石Online”可能是所有企业家网站
中最火爆的一个——他是最早玩“自媒体”的人之一。在这里,他鼓励部下公然开
炮,对公司、对他本人的牢骚、意见都可以在网上发表,他常常亲自作答,这种抹
杀一切管理层次的大字报式的做法在公司内部曾经造成极大的压力,也颇有人对此
不以为然。他还开始爬山,52 周岁的他以中国最高龄的纪录登上珠穆朗玛峰。在“王
石Online”首页的第一行,王石引用了哈维尔的一句名言:“病人比健康人更懂得什
么是健康,承认人生有许多虚假意义的人,更能寻找人生的信念。”那时,哈维尔在
中国还不太出名,整个商业界也正陶醉于新经济的诞生及即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
亢奋之中,我不明白王石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疾病的忧虑”。我只隐隐感觉到,这
所谓的“疾病”可能是身体的,也可能是心理的,更可能是身体与心理的,我因此
写过一篇《“病人”王石》。
我是这样写的:作为一个商业文化的观察者,我更愿意以一种常人的心态来揣测王石的动机。在某种意义上,王石好像有着一种很深重的“病人情结”。……王石把万科当成了“病人”,它超速长大青春激荡,病疾不断常常莫名发作,因而必须时时警觉,日日维新;王石把房地产业当成了“病人”,它暴利惊人游戏诡异,充斥着令人迷失的金色陷阱,因而必须让欲望遏制,令心智清明;王石把他自己当成了“病人”,在没有约束、众星捧月中又有多少人能找到自我?王石把这个时代也当成了“病人”,物欲横流,价值多元,到底什么是人们真正的渴望?因为有“病”,所
以有所敬畏。
后来知道,我对王石的猜测只说对了一半,另外一半的真相是:那时,他真的
病了。
大概是在2010年,他首次对外透露了事实:“从1994年到1997年间,我的心
肌功能是什么状况呢?按照5分制,2分不及格,3分及格,4分良好,5分优秀,
我三年连续体检的结果是,我的心肌功能0分……我在去西藏登山之前腰椎有个血
管瘤,压迫到我的左腿神经,晚上痛得吃止痛片都睡不着觉。医生的诊断,几乎宣
布我必须坐轮椅了,随时可能瘫痪。”苏珊•桑塔格在著名的《疾病的隐喻》一文中
写道:“人格的作用被局限于患者患病之后的行为。像任何一种极端的处境一样,令
人恐惧的疾病也把人的好品性和坏品性统统都暴露出来了。”当然,睿智的桑塔格能够写下这样的文字,也是在她罹患癌症、经历了多年痛苦的求诊之后。
近几年来,我对王石的兴趣,更多来自他对身份的焦虑。
“身份焦虑”的命题,是由两位亚洲思想家——萨义德和阿玛蒂亚•森所提出
的。事实上,在不同的文明社会中,“身份焦虑”表现为不同的体征。自由资本意义
上的中国企业家群体,在1956年春的“跑步进入社会主义”运动之后,便彻底地消
失了。因此,1978年之后民营经济的卷土重来,是从“归零”的荒原上开始的,及
至1988年,民营经济的用工及营业收入总额已与国有企业相当。可是作为一个独立
的社会阶层,在很长的时间里,他们并未得到认可,甚至民营业主本身对自己的阶
层出现及意志独立都没有任何的知觉。
王石这一批人的“阶层觉醒”,与其说是自觉发生的,倒不如说是被政府的手给
猛烈地推醒的。就当王石与我在浙江宾馆对谈的2004年深秋,中国刚刚经历了一场
宏观调控,主题便是整顿进入钢铁、水泥和电解铝行业的民营资本,“铁本事件”正
成焦点。在后来的几年里,数量日增但在国民经济中的权重越来越低的民营企业家
们开始寻找自己的阶层定义。
对于民营经济的被边缘化,米哈尔•卡莱斯基在1943年就从经济学上进行了解
释。根据他的研究:“如果只有恢复企业家的信心,才能保证高就业率,那么,政府
会非常重视企业家们的意见。然而,当货币和财政政策成为高失业率战斗的武器之
后,企业信心就不那么重要了,政府也不用太照顾企业家的想法了。”米哈尔•卡莱
斯基所描述的两种状况,正先后发生在中国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不过,在社会现象
学的意义上,产生被抛弃感的企业家群体则获得了一次寻找自我的机会。
这一寻找的过程,便是一个独立和塑造的过程。在王石这本新著《大道当然》
中,他以大量的篇幅描述了他和他的朋友们创办阿拉善组织、参与运营壹基金、投
身汶川震后重建、倡导“企业公民”、呼吁改善大气环境等工作,这其中不乏一些争
议性的事件。然而,在我看来,凡此种种的发生,也是当代企业家群体先进于洋务
运动及民国商人集团的关键所在。
王石最为推崇的两位前辈企业家,分别是晚晴状元企业家张謇和民国纺织及面
粉大王荣氏兄弟。一百多年前,张状元脱袍下海,在晚年自叙中心有不甘地写道:“张謇农家而寒士也,自少不喜见富贵人,然兴实业则必与富人为缘,反复推究,乃决定捐弃所持,舍身喂虎。”便是“舍身喂虎”这四个水墨字里,渗透出百般不情愿和对商人身份的自我否定;荣氏兄弟一生从商,以“不与官家搭界”为家训,低帽
过府衙,见官矮半截,而其对公共事务的参与也仅限于修桥铺路而已。荣德生晚年对同乡史家钱穆说:“五十年后,无锡人记得我,也许就是那座长桥而已。”
与张謇相比,王石及他的朋友们,不再以企业家的身份为耻,视之为正当且有荣誉感的职业,并探寻“企业家精神”;与荣氏兄弟相比,王石及他的朋友们保持与政府的对等及“一步之遥”,不再视自我为政府的依附及寄生物,并能够以更积极和现代的方式参与社会重建。这一景象,可谓最近十年,中国社会最重要的公共事件之一。
王石这一代人,少时贫瘠,青春荒芜,及至壮年,才守到雨霁云开。日后他们遇到的每一件事都不可思议,都超出以往的经验值,他们的成功几乎都凭借无畏的勇气和对秩序的破坏,对命运的西西弗斯式的嘲笑构成一代人共同的姿态。然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破坏的终极很可能是对破坏的坚持,若没有新的建设,破坏本身将成为新的破坏的开始。三十多年来的中国,正是极端功利主义的成功,也是新的诅咒与报应的生成。就这一代人而言,荣誉与财富如同两根木棒,架于他们的脊背之上,便就成了“名利的十字架”。它能够带来的快乐并不如旁人所看到的那么多,相反,它沉重而累赘,久而久之,竟是生命的负担。
王石能够从芸芸草莽英雄中抽身而出,能够在万科高速扩张之际提出专业化的原则,能够在盛年之时让出总经理职务,能够摆脱商务事宜去登山攀峰、去投身社会公益,以及后来能够独身游学于美欧名校、思考更为抽象的人文命题,在很大程度上,也许正是得到了疾病的启喻和对自我身份的焦虑。
我至今记得很多年前审阅王石书稿时读到过的那段文字:“1978年4月的深圳,怒放的木棉花已经凋谢了。路轨旁抛扔着死猪,绿头苍蝇嗡嗡起舞;空气中弥漫着牲畜粪便和腐尸的混合臭气。我正在深圳笋岗北站检疫消毒库现场指导给排水工程施工。”
在南方小镇深圳,这位叫王石的27岁文学青年枕着一本已经被翻烂的《大卫•科波菲尔》,睡在建筑工地的竹棚里。然后,他醒来,行走,挣扎,一路远足至今,仍在走向新的不确定。

后记
后记:什么是企业家精神? 2009年,我和一些朋友响应国际环保NGO“野生救援“(WildAid)的号召,发起倡议拒吃鱼翅。我们发起企业家联署,有位企业家朋友说:“这个我不能签,比如我跟部长吃饭,部长要吃鱼翅,我能说我不吃吗?我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这位企业家朋友最后没有签字,但我们都签了。三年过去,没听说哪位签字的企业家因为不吃鱼翅做不成生意的。姚明还给野生救援拍了广告片,“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出现在大街小巷,还有人在网上拿来恶搞。似乎姚明的事业也越做越大,丝毫不受影响。
一个认为自己的饮食偏好(不吃鱼翅,不喝酒)都会惹政府官员生气的企业家,首先就把自己定位矮化了。更何况,这个心理假设的前提是,政府官员心理上都是些长不大、被惯坏的孩子,稍有不如意就会迁怒于人——这显然是一个荒诞的假设,不符合现实情况。
万科从很早的时候就给自己定了一个规则:不行贿。一直以来也有人说:不行贿怎么做房地产生意?结果证明,我们不行贿不仅做成了房地产生意,还做成了全球最大的住宅开发商。
企业家的社会地位,是中国企业家群体高度关注的话题。我举这两个例子是想说,很多时候,企业家的社会地位与我们对自己的心理期许有关。想要获得社会的承认与尊重,首先要相信自己是应该获得社会承认和尊重的。
中国的现代化肇始于19世纪中叶。现代化不仅包括人们日常所关注的器物和制度层面,也包括夹在这两个层面之间的社会。现代意义上的中国商业文明,也开始于这一时期。第一代的中国“企业家”,如胡雪岩、雷履泰等,都是经营大师,但在面对公众时却面目模糊。他们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名“晋商”或者“徽商”,那么社会也就认为他们仅仅是商人。
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荣德生、张謇为代表的新一代企业家则显示出完全不同的气度。他们都不仅仅是企业家,并自认是社会的砥柱:除了投资实业以外,他们造桥铺路,建立公园,兴办教育、参与城市规划、区域经济规划甚至是社会保障规划的制定。他们揣着“实业救国”“教育救国”的主张到处奔走。1922年,北京、上海等地的报纸联合举办民意测验,张謇当选“最受敬仰之人物”。如果张謇和荣德生们还是和他的前辈胡雪岩、雷履泰一样,仅仅以创办一家成功的商号为目标,我无法想象他们能获得社会的承认与尊重。
中文语境中的“企业家精神”,被大大局限了,英文中的entrepreneurship的含义要比中文的“企业家”广泛得多。就好像“奋进号航天飞机”的“enterprise”,如果被翻译成“企业号”,就与美国宇航局的本意有偏差。
一个社会总是有一些传统、规范和模式,而认识到这些模式的问题,重新组织要素,并成功为社会创造价值,这就是企业家精神。
人的天性是保守的。当人们已经熟悉了某种程序或方法,而这种程序和方法被经验证明是有效的,这时要鼓励人们采用新的程序或方法,就会有心理上的抵制。有时候,创新在客观上并不困难,但人们也会觉得难以接受——无论是一次创业冒险,一次管理变革,还是不喝酒、不吃鱼翅、不行贿这些改变社会文化的努力。
企业家精神之所以在现代社会中如此重要,是因为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化,专业知识越来越完备,在任何领域的创新都需要团队合作。在科学研究领域,一个运转良好的实验室,内部需要大规模的合作与沟通,对外则需要面对各利益相关方。发现某个研究方向的价值,说服整个团队往这个方向前进,遇到问题及时调整,同时还要游说政府、企业等资金方提供持续支持,这是entrepreneurship,企业家精神。
社会领域的创新也是如此,一个公益项目想要获得公众的支持与参与,无论是公关、管理、游说,都需要entrepreneurship,企业家精神。
短短30年间,中国民营企业从零开始,今天以40%的社会资源,完成了60%的GDP,承担着80%的就业。企业家是这个社会稳定与发展的砝码。建国头30年,城市化、现代化进程被打断了。而后30年,城市化与现代化进程则被大大浓缩了。上一轮现代化中两代企业家完成的蜕变,现在几乎被压缩在一代人的时间里。问题是,中国企业家做好这个准备了吗?
我一开始提到的那位朋友是真正的企业家,他创办的企业在过去几十年里,从产品到技术到管理,都走在中国企业最前沿。但在拒吃鱼翅这件事上,他没有展现出自己的企业家才华。
企业家们最重要能力是说服。说服人们相信你所画下的美好蓝图,说服人们自愿跟随你前进。企业家除了要相信自己是值得人们尊敬的,更需要以企业家的方式为社会提供价值。七八十年前,我们的前辈提出了“实业救国”的口号,他们更以实际行动说服人们相信这一理念,并获得了社会的尊重。现在,轮到我们思考,该如何实现我们这一代人对社会的责任?
中国的改革就是一个最需要企业家精神的课题。改革不仅需要发现目前存在的问题,还需要在价值多元的社会里,团结起足够多的共识,调和各种相互矛盾的利益关系,以推动变革和创新。邓小平的“摸着石头过河”就是最大的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擅长的是远见、规划、管理、组织、协调、说服、动员、妥协。如果我们不把这些才能贡献给社会,仅仅是拿出一些钱来做“慈善”,那谈不上是真正的企业社会责任。所以,企业家对社会发挥影响力的方式与学者、明星不同,我们擅长的不是发言,也不是仅仅是发言就算了。企业家向这个社会输出的正能量,是现代的管理制度、组织机构、沟通技巧。
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门前有一个阿特拉斯的雕像。这座雕像落成于1937年,当时,企业家精神这个概念在西方也是刚刚提出不久。托起天堂的巨神阿特拉斯,是纽约企业家的自我期许——我们就是承载美国经济与社会的巨人。思想家熊彼得认为,企业家精神的创造性破坏才是创新的来源,而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从那之后,美国社会建构起了一套有关企业家的英雄叙事,正是因为这种英雄叙事和道德勇气,才使得美国企业家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积极投身到各种公益事业中去,并赢得社会尊重。
有这样的自信,有这样的自我期许。企业家才能对社会形成更大的影响力:企业家不仅仅为社会提供就业与财富,企业家精神更是社会进步的动力。这种道德勇气意味着更多的付出与努力,更意味着在许多我们不熟悉的领域发挥企业家精神:去促使那些我们认为有价值的改变发生。

文摘
辞任总经理

辞去了总经理职务那年,我48岁。这个年龄,对一个男人来说,辉煌时刻才刚刚开始。这么多年过去了,仍有人问我当年怎么能够那么潇洒地说放手就放手?
一个人,无论有怎样神通广大的能力和用之不竭的精力,总有一天要离开,这是谁都不能违背的自然规律。万科不能是王石在的时候红红火火,王石不在的时候就走下坡路,如果是这种情况,这家企业是不成熟的。我不希望等到我做不下去了、眼睛看不到了才离开;越早放手,对我和万科都有有利。只有当我不在,公司仍然运转得很好,才更能显示出我的成功。
当然,在辞去总经理最初那段时间,我是不大适应的,各种失落感,难受极了。
辞职当晚,心情平静,回去照样睡得很安稳。因为还是董事长嘛,第二天还得照常上班,可一到办公室就感觉不对劲了,冷冷清清。我看看日历又看看记事本,不是节假日,也没什么特殊安排,就问秘书:“人都跑哪里去了?”秘书回答,“去开总经理办公会了。”我第一反应:怎么没叫我?随即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总经理了。
他们开会这段时间,我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抓耳挠腮,不知该做什么好。特别想冲过去看看,告诉他们:“你们开你们的会,我就坐在旁边听听,什么也不说。”转念一想,新总经理第一次开办公会,如果前任总经理、现任董事长,往那儿一坐,人家还怎么开会呢?只好心里念叨,“不能过去不能过去。”那种感觉,就好像前一天还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第二天就让你拄着个拐棍去公园里散步,拿些老照片追忆似水年华,顺便思考思考人生——看起来很惬意,但对于一个刀剑未老的人来说,就像驰骋的野兽关进了笼子。我那天的样子,现在自己想想还好笑。
第一天就在不适应中过去了,第二天还是很难受,第三天,仍然很难受。第四天,总经理过来汇报办公会内容,“有七个要点……”我饶有兴趣地听着,第一,第二,第三……,说完三点后我说“不用说了,我知道接下来你们讨论的第四、五、六、七都是什么”,然后一一道来。总经理又惊讶又困惑,问我是不是偷听了。
当然没那么玄,毕竟我是刚刚辞去总经理职务,办公会与会人员又都是我培养的部下,他们开会讨论什么,我当然心中有数。接着我又告诉他,第五点思路是错的,第六点也不对,应该怎样怎样。总经理听完,眼睛里满是钦佩:董事长没参加会议,只听我汇报前三点就知道接下来的是什么,还能指出哪里不对!这情形让我心态高昂起来了,不错,成就感找回来了!
第二个星期总经理过来汇报的时候,照样是到了第三点,我就坐不住了,抢过来说四五六七,以及相应存在的问题。到第三次总经理再汇报时,我发现他的眼睛里不再放光,看样子是“反正我们想什么、讨论什么、做什么决定董事长都能猜到,与其来做汇报,还不如直接听从指示”。我一看那状态,就知道有问题了,而且这个问题还出在我身上——一不小心做了“垂帘听政”的事。他很快已经没有最初的那种情绪、那种冲劲了。
我决定不说话,听着他讲完。实际上讲到第三点时,我的“惯性”又来了,特别想打断他,但还是咬着舌头不说话。他似乎也掌握了我的“规律”,汇报到第三点的时候,停下来,等我说话。我还是没说。他于是继续讲第四点、第五点。直到他说完,我忍了半天,说,“我没意见。”
这之后我反思,我的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呢?首先,是不是真的准备交权?扪心自问,没人逼我,我确实是真心要交权;第二,既然是自愿交权,为什么还不放心?——因为觉得他们会犯错误。
我试图说服自己。
从创业至今,我有没有犯过错误?一直在犯。那么为什么不能允许他们犯错误呢?犯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如果我总是还不等他们思考,就直接指出问题所在,久而久之,他们就不会花心思、动脑筋,不会意识到决策后果的严重性,也不可能提高。让他们亲自去经历,才能稳稳当当地进步——这一点也是我要适应的啊。
那以后,我让自己牢牢把握一点:他们犯的错误只要不是根本性、颠覆性的,我就装傻,装作不知道。否则,我退与不退就没有什么区别,新的接班人也不会得到成长。
万科今天的表现证明我当年的决定是正确的。一个董事长,如果还去做总经理的事务,那不就是“越俎代庖、垂帘听政”么?结果只会让事情与我的初衷南辕北辙。可作为一个习惯了强势、又愿意亲力亲为的人,免不了有伸手去指挥一把的冲动,我只好“折腾”自己,跑去登山了,一离开就是一两个月。如果在公司呆着,肯定会没事找事。
2005年,我和几位企业家受牛根生邀请参观蒙牛,在交换企业管理心得时,他把我拉到一边问了两个问题。第一:“你怎么接待政治局常委?”这个问题把我难住了,不要说政治局常委,万科连接待中央委员的经验都没有过。第二个问题:“怎么培养接班人?”
我说我不培养接班人。老牛听了一愣。
我确实不培养接班人,我认为,培养接班人从来是不成功的。我生于50年代,经历过中共建政后的很多重要事件,其中就有“林彪叛逃”事件。如果没有林彪这个四野名将、开国元帅,中国军史会逊色很多。但这样优秀的将才,因为被作为接班人来培养,结局异常惨烈。无论对其个人还是国家,都是一场悲剧。这个例子是否说明:把组织的传承建立在某一个人身上,会有很大风险?
我在辞去总经理职务时曾总结:我给万科留下了什么?——我选定了一个行业,建设了一套制度,培养了一个团队,树立了一个品牌。万科的努力方向是团队、制度建设,而不单单是培养一两个接班人。第一把手当然重要,但如果有制度保障,即便实践证明接班人不胜任,纠错换马还可以行之有效。所以,文化制度建设比培养接班人更稳妥。企业如此,国家也是如此。
还有一回,我接待一个台湾青年企业家代表团来访,他们告诉我,在台湾,企业家要么不交班,要么交得不放心,也许是受王永庆的影响——他93岁高龄还在亲力亲为,精神令人感佩。所以,这些台湾企业家对万科很好奇,他们在和郁亮面对面交流时感受到郁亮的自信——完全自己做主,对任何提问都回答自如。当我说不培养接班人时,他们也楞了:“你的接班人这么成功,怎么还说不培养接班人呢?”
在第二任总经理姚牧民之后,我选择郁亮继任总经理有几个原因。首先,万科正处于高速发展期,不是很成熟,制度仍不够规范。如果空降总经理,比如从规范的大企业找人,他未必能迅速熟悉万科的环境;同时,他的经营理念和高速增长中的企业也不相符。因此,新总经理肯定是从万科年轻人中产生,而且他一定要在万科工作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第二,从万科集团层面看,第一把手懂地产业务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却是对万科企业文化的理解力、创新、学习能力以及人际关系的包容、整合社会资源的能力,都是总经理的重要素养。郁亮呢,他加入万科后做过董秘,负责股权投资,接手财务,战功赫赫,但就是没有直接负责过一个地产项目——那给他配一个懂行的副手不就行了?
2008年,《财富》杂志评选“中国大陆最有影响的企业领袖”排行榜中,第一位是华为的任正非,第二位就是万科的郁亮。
我和郁亮分工:我关心不确定的事情,他来关心确定的事情。但实际上,很多不确定的事情,郁亮和管理层团队也在关心。万科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职业经理人团队经历了各种考验,万科的骨干、中层以上干部都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我对他们衷心地佩服。
也有人向我提出这样的假设:万一万科遭遇经营危机,你会重新出马么?我想,我出马无非是两个结果:一,老将出马果然不错,二,老将仍然不能扭转局面。
在第二种情况下,我为什么要做一个证明我不行的举动呢?倘若是第一种情况,又是和我的宗旨相违背的,它只能证明我这些年的放权、对团队的培养是不成功的。那就算我能撑到78岁、88岁,又有什么意义呢?在生命长河中,一个人工作40年已经很长,但对一个企业,甚至人类成长史而言,40年,只是白驹过隙的一瞬。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选择复出。

内容简介
《大道当然》,这既是王石和万科的目标,也是他们的担当。在一个尚待成熟的行业中,选择规范是要付出代价的。一直以来,王石引领的万科把对经济规律的遵从,对人文精神的弘扬,作为万科建立并巩固市场化的核心竞争优势和实现持续发展的根本。选择尊崇规范,万科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他们还是义不容辞地选择了承担时代的责任。《大道当然》讲述了1999年,王石卸任总经理,万科选择专业化、精细化,开始走向更为广阔的空间。但这也意味着更多的变局。万科能否继续乘风破浪,扬帆沧海?随着公司快速大规模的增长,万科能否完成新阶段的变革,打造竞争优势,保持高速成长的同时,担当起时代的责任?退居幕后的王石,登山、游学,不断挑战自我极限,又如何让灵魂跟上脚步,让管理思想进一步发展并成熟,让个人爱好与公益事业互有融合和助益?……一切事实证明,大道当然,是勇者和能者必然的抉择。《大道当然》这部全新的作品,真实记录了王石以及万科近13年来面临的放下与坚持的选择,披露了风云背后王石和万科的思考、故事、情怀,堪称是个人传记和企业成长的完美融合之作。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