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味书系:吃情岁月.pdf

寻味书系:吃情岁月.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冯传友编著的《吃情岁月》是一本饮食文化读本,收录了美食散文69篇,包括《五分钱的儿童节“美食”》、《看多宝鱼谈比目鱼》、《大葱口蘑实在爽》、《涮锅小火炉,祛寒又大补》、《“东海夫人”春养人》、《玉米面拿糕,你在哪里》、《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祭灶节》等。

媒体推荐
这些散发着灵性的富有烟火气息的文字,真挚、素朴、轻松,令人百读不厌。休闲中得到滋养,愉悦中体味会心,品味中享受余韵。这才是“吃情”的格调,也是“岁月”不被放弃的理由。
——作家袁滨
民以食为天。家常饭居然也吃出个境界,着实不易。质之传友兄,则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大道也。嚼得菜根做百事,坦途也,至情也,至性也。有辞不易而有情更难,翻检《吃情岁月》,可知两难化一,人生归元。诚哉斯人,信乎是书。美食家案头,安可少此清供?养生者有心,亦可手执斯编。寻常百姓读来,必也津津然有味,而心生欢喜。
——学者黄岳年
2006年,2007年,北纬、阴山老饕、苍山子健为《包头日报》《包头晚报》撰写美食评论,一时美食版成为亮点,备受关注!三个撰稿人被誉为撰写美食的三套车、三剑客。而阴山老饕的《吃情岁月》《老饕侃吃》更为食客追捧,珍藏。
——策划人苍山子健

作者简介
冯传友,笔名阴山老饕。爱藏书好读书。曾从事商业工作三十余年,一九九九年至二OO九年兼做电台文学与文化节目主持和编辑十年,在区内外报纸开过书话专栏和美食专栏,现为某银行行报责任编辑。

微博:阴山老饕http://weibo.com/nmgfcy

目录
吃情岁月
五分钱的儿童节“美食”
半根猪尾巴
烧知了
烧乖子
烧蚧巴子
烧地瓜
赶山
扒虾
赶海
捞海带
喝海蜇
钓河蟹
摘乌梅
挖甜根
偷吃青杏
二月二,吃爆豆
海鲜漫谈
春秋品蟹各有时
食蟹奇遇
苘蒿鱼头香宜人
河豚鲜美尤慎食
爽口还充鼎俎鲜
看多宝鱼谈比目鱼
再谈比目鱼
柔肝补肾话海红
银烁烁玉溶溶
鱼翅,该吃吗
葱之爱
大葱海米逗馋虫
大葱笔管真叫鲜
大葱凉拌鹌鹑蛋
大葱口蘑实在爽
难忘野菜
又到春暖采荠时
香椿芽拌豆腐
槐花饺子香
最是马齿惹人爱
闲聊食补
涮锅小火炉,祛寒又大补
朔风凛冽话食补
……
杂陈五味
美食趣话
后记

后记
在朱晓剑先生的敦促下,终于把自己写的一些饮食文化杂稿整理了出来。
我的少儿时代,是在胶东的乡下度过的。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乡下,缺吃少穿,大人们从地里为全家刨食,打下的粮食生产队交完公粮后才能分给社员,家家户户分的口粮都不敢敞开肚皮吃,否则和来年接不上茬儿,要挨饿的;一年两年养下的一口猪,大多数时候也舍不得自己吃,要赶到集上卖几个钱,或者送到公社换几个钱,大人孩子总得穿几件新衣服,家里总得置办点农具,孩子总得交学费、买点书本吧?孩子们除了一日三餐的地瓜、苞米外,就盼着过年能吃几顿馒头,端午能吃几个粽子和鸡蛋,七夕能吃一点巧果,还有什么呢?我到邻村读小学时的午饭,就是两个地瓜和一小块萝卜咸菜,我怎么也想不起曾经带过苞米饼子没有,更不要说馒头了。我至今仍改不掉吃咸菜的毛病,就是那时养成的习惯。
吃不上正宗的美食,加上肚子饿,孩子们总得找点乐趣,找点解馋和饱肚的东西吧?那些蚂蚱、乖子(蝈蝈)、蚧巴子(青蛙),以及河虾海蚌就成了我们的美食。一组“我的吃情岁月”,就是一部我少儿时代的饮食史,虽然还没有写完。其中每一篇都是我所经历的,那篇《五分钱的儿童节“美食”》,写的时候就泪流满面,今天整理又是眼含热泪!
2007年,在日报工作的好友王学文兄承包了日报和晚报的餐饮版,想把一个有偿版面做得文化一点,就约本市著名的策划人苍山子健兄拉上我和京城来的北纬,为其助阵,我在晚报开的专栏就以我的网名为由头,日《老饕侃吃》,在日报每周一篇散稿,则根据情势而定内容;北纬兄开的专栏叫《我的美食长征》,专门扫荡本市城乡的平民饭馆;子健兄没开专栏,不定期发一篇。这一年的“三结合”,我们的组合就得了一个美称——“美食三剑客”。
是年某日,《阴山学刊》主编张伟教授做东请酒,我到得晚了,张教授向众人介绍我说,他好吃,算个美食家。在座的一位俊美的少妇站起来说,冯老师既然是美食家,我向你推荐阴山老饕的文章,他在《包头晚报》有个专栏,我每期剪贴,可以借给你。张教授问,你认识阴山老饕?答日,不认识,但是我看他的文章。张说,今天你就认识了。
这个小插曲,给了我鼓励。
这些文稿几乎没写美食名品,我更关注的是平民饮食、家常饮食,那些菜品读者看了就能做。我写少儿时的一些经历,除了不想让自己遗忘,也是想让今天的少儿朋友知道当年的我们还有过这样的经历。
除《吃情岁月》外,其他文字大多是为本地报纸和企业内刊所写,在内容上既有连贯,又有少许重复,因为角度不同,删节后反而不知所云,就不做改动了。
写饮食文章不是我的主业,更没有结集出版的奢望。如果不是朱晓剑先生的敦促,这些文字恐怕还在我的电脑里睡大觉呢。
再次谢谢朱晓剑先生。谢谢为此书出版付出辛劳的编辑先生。
冯传友2013年7月27日
于包商银行总部南二楼二一O室

文摘
版权页:



这个时候,你看吧,几个小伙伴每人手里有一根小树枝,在火灰里扒拉来扒拉去,也不顾烫手,见到借了儿,手就上去了,把上边的灰吹一吹就丢进了嘴里。这时候根本没有大人们每天喊的什么共产主义,人人有份儿,孩子们自己烧的借了儿是不平均分配的,谁扒拉出来归谁吃,这和大人们给烧的时候绝对不一样。但也有特殊情况,如果身边有太小的伙伴,他一个也没扒拉出来,大点的伙伴就会自觉地给他几个,给的时候嘴里还喊着——学着点,彪样(彪,胶东方言,傻的意思,在这里形容笨)。
刚才说大人有时候也给小孩子粘借了儿,其实大人有时候也给孩子们烧呢。大人们白天劳动根本顾不上,一般都是晚上乘凉的时候。村里晚上乘凉有几个固定的地方,场面上算一个,木匠干爹门口算一个,村东南井边算一个,村西也有,我很少去。哪天晚上如果有哪个不知死的借了儿还在叫,我们就知道这里的借了儿肯定老鼻子(老鼻子,牟平方言,极多的意思)了,大人们的兴趣也来了,就会对我们说,抱一抱麦根来。我们就知道,今晚儿有解馋的了,大伙儿就纷纷尥开蹶子跑去抱麦根。
我们把麦根堆在离树不远的地上,一般要堆两三堆,大人们就打开火镰,吹着火捻,挨个点着麦根,麦根堆着起了红红的火苗。这时候树上的借了儿好像着了魔,自己就飞到火苗里,有时候蚂蚱也会飞进来。这时候不用大人吩咐,我们就赶紧用手里的树枝把火苗打灭,然后就等着大人们给我们分配了——你们几个,这堆;嘿,你们几个,那堆。就这样,夏日夜晚的美餐就开始了。大人们偶尔也会尝尝,也许是在回忆他们小时候的情景吧。
最后再交代几句关于蝉的名称。文中我写的名称是根据家乡的叫法取的谐音字。现代文学一般写作“知了”,一本关于我的家乡方言的《牟平方言词典》写作“遮了儿”,但在我的家乡牟平,没有卷舌音,也就没有“知”和“遮”音,所以,我写作“借了儿”。

内容简介
《寻味书系:吃情岁月》内容丰富,主要收录了再谈比目鱼、柔肝补肾话海红、银烁烁玉溶溶、鱼翅,该吃吗、葱之爱、大葱海米逗馋虫、大葱笔管真叫鲜、大葱凉拌鹌鹑蛋、大葱口蘑实在爽、难忘野菜、又到春暖采荠时等。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