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花.pdf

一日一花.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一日一花》是日本当红花艺大师川濑敏郎的代表作,一本展现日本花道禅宗美学的典范之作,也是中国第一本精致印刷的花道图鉴。“一日一花”图鉴在国内被@设计目录、@知日、@VOICERme等众多设计、文化类品牌喜爱,在其平台上转载,引来无数好评。
川濑敏郎的插花传承了日本传统花道的精髓,但却摆脱束缚,自由创作,发乎,进而使得他的作品充满新意,又有着中国画留白、线描之趣味。他不喜欢用开到繁盛的花束,而选择淡雅素简的一两条花枝进行创作,在朴拙的意境中传递出四季的低语,充满禅意。
在《一日一花》中, 川濑敏郎着力于诠释“最高的技巧即没有技巧”,在不着痕迹中传达“素”之花极致的自然姿态。每一页都附有对花和器皿的介绍,和一句作者的寄语,译者杨玲是在日华人花艺协会会长,其译笔同样优美。最后附录所有植物名索引。知识性和审美兼具。
花道作为一种探索美和平衡思想的情趣盎然的方式,是一种“生活美学”,川濑敏郎的花艺充满东方式的禅意。简单朴素中有一种静美,这种气定神闲的美确能抓住人心,带给人心灵上的震动。翻着本书,扑面而来一股清雅与灵逸。

名人推荐
宁静美图疯传网络,千万读者心动推荐
“山中采撷三两枝,巧手饰,意清幽,独品香茗,禅意盎然。”——读者
“器与草木相得益彰:古朴之外含一缕清雅,拘谨之上留一念生发。”--读者
“川濑敏郎的插花艺术深谙禅宗之理,将禅宗的简素与自然、孤傲与幽玄,脱俗与寂静以及非对称的美学特性表现出来,就像一首凝练的诗!”--读者
“这是一本书,更是一种生活。不是一次阅读,而是365次美的享受。”--读者

作者简介
川濑敏郎
1948年生于京都,自幼师从最古老的“池坊”花道。日本大学艺术学部毕业后,前往巴黎大学留学,回国后不拘泥于流派,回到花道的原点自由创作。
擅长用古老、质朴、布满历史痕迹的器皿当做花器,依据时节到山野里找最当令的花叶,融入花器中,简约中有一份枯寂之美。他的花艺有着浓厚的禅意,常被人当作对四季更迭、时间流逝的一种冥想方式。
著有《一日一花》《四季花传书》《花会记》等。

译者:杨玲
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日语学院,专攻日本文学。1990年代初前往日本,学习欧式花艺。2002年入门传统花道小原流,现为日本花道小原流教授、日本国家花卉装饰一级技能师,在日华人花艺协会会长。

序言
前言
“一日一花”的想法缘来已久, 我曾经构思像写花卉日记那样, 每天插一枝花。后来不知何时却被我忘却。再次想起它的时候, 大概是我创作《四季花传书》之时。
《四季花传书》是我十多年前在《艺术新潮》连载的单篇汇编,主要收录了“投入花”这种形式的插花,我在“投入花”中使用了各式各样的花草,我的足迹遍布山野,在寻寻觅觅中,发现那些被鸟啄虫蛀、风雨侵蚀、濒临枯萎等生死随缘的花草,比美丽绽放的花朵更加引人入胜,感觉心灵之窗被开启。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真正体会到插花的喜悦。
在路边看到的一株不起眼的小草, 通过插花竟然也能呈现出一种崇高的姿态, 这如何不使人欣喜呢?在插“投入花”时,要将心仪的花草迅速地采摘下来,立刻插入水里。这个过程不只是在意花草外在的形,更要挖掘出其内涵的神韵,只有在此可略加些许人为的雕饰。
从年轻时开始,我也插与“投入花”截然不同的样式-“立花(Tatehana)”。在《四季花传书》出版数年后,我开始在同一刊物上连载《立花的神话》。在室町时代,“立花”是作为书院壁龛的装饰花而产生的样式,是插花(Ikebana)的原型。这篇连载试图探究从立花样式追溯“日本之花”的古典内涵。古代日本的“立”之行为不仅限于花,还具有祈神的意思。最初的“立花”应该大致等同于神佛。
实际上,立花,就是在器皿中将花“固定住”的意思。固定花草完全是人的行为,因此各种技巧应运而生。这种由竞争人为技巧相继产生的各种插花形式,最终形成了近代的插花。
我认为,日本从古至今一直是一个未经人工雕琢的自然之邦,崇尚“素”之美的心情大概也源于此吧。在这样花草环绕的生活中所衍生出的“投入花”便是“素”之花,即不添加任何人为因素、展现草木花自然姿态的插花。发掘出“投入花”的美与灵魂的是侘茶的茶人。
所谓“素”,即添一分则嫌多、减一分则嫌少的极致之美。在这一年三百六十六天的“一日一花”过程中, 我着力于诠释“最高的技巧即没有技巧”,在不着痕迹中传达“素”之花极致的自然姿态。
我接触过的草木花虽然有限,却让我再次惊叹于这片土地上孕育的繁花之艳丽和丰盈。同时,我也深深地感到插花的根本便是对大地的祝福。
《一日一花》虽然以一年为限,但是对于我来说, 它并没有结束。我的“一生一花”在继续。

后记
东日本大震灾后一月有余,我看电视新闻时,画面映现出废墟的大地上草木萌生、鲜花绽放的灾区迟到早春景象。然而,最打动我的是人们凝视着鲜花时的灿烂笑容。
震灾后,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无法去触摸鲜花。而我看到那些笑容时,渴望再次插花的心情愈发强烈。当我意识到它时,已经开始了“一日一花”的创作。“死者长已矣, 生者常戚戚。”无论生死,我只期望每天能够为了谁敬奉上这片土地“灵魂之记忆”的草木花。
当我正在思考如何将这些花传递出去时,新潮社的菅野先生提出了“通过网络传递如何?”的建议。虽然开始有些困惑,后来觉得这也许才是最佳方式,于是决定在新潮社的“蜻蜓之书”主页上发表“一日一花”。
我以花为心中的曼陀罗来构思“一日一花”。我的心愿是想供奉所有的鲜花,而仅以我一人微薄之力着实难以胜任。此时,得到了性情相投、熟知花草的川岛南智子女士、花藤社的藤井一男先生及寿子女士的大力协助。其中,川岛和寿子二人,舍己忘我地穿梭在山野之中,采集鲜花。通过她们二人,让我与许多生命相遇。另外,森田美保子女士也毫不吝惜地剪下自己庭院的鲜花提供给我,并告知花名。还有很多人,得知“一日一花”之后,都送来了鲜花,这对我们来说,真是莫大的鼓励。当时,我还得到提供摄影场所的木村宗慎先生、摄影师青木登先生以及自《四季花传书》出版以来,一直参与编辑的菅野康晴先生的格外关照。
在众多人士的鼎力相助之下,历时三百六十六天,让我能够日日与花相对。本书完成时,我心中充满了“赐花”之感。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文摘
版权页:



译者序
我酷爱日本审美意识中的侘寂(Wabi—sabi):枯山水、陶器、建筑、茶道,以及花道。很多年前,当我还是一名日语专业的大学生时,第一次在日语原文杂志上看到了“插花”。当时我被它的素美所震撼,脑海里闪过“如果能学习插花该多好”的念头。后来移居日本,终于实现了年轻时的愿望,入门日本传统花道小原流。
来日近二十年,我跟随各个风格的日本花道家以及花艺设计师学习东西方插花艺术,我跟随他们不仅研习了插花艺术,还学习了许多审美观乃至价值观:即艺术设计上用自然、空灵、朴素的禅宗美学观来表现;生活上用减少、否定、净化来摒弃日常的繁琐,用感观上的简约干净,获得生活最本质的元素。
在我越来越倾心于这一表达粗朴与空寂的无华之美,进行我的人生“断舍离”时,收到了上海浦睿文化邀请,翻译日本著名花道家川濑敏郎老师的新作《一日一花》。我内心交织着激动和不安。川濑老师是我研习花道以来一直崇拜的大师,能有幸翻译他的作品,正是对我十多年学习花道最好的汇报。同时,我也踟躇着是否能表达出老师作品中那些看似简单却深含生命哲学的真正思想。
川濑老师是代表日本“自然野趣流”的著名“花人”。他的“一日一花”开始在新潮社的“蜻蜓之页”主页连载后,我便追随着老师体会了一年四季中的生命轮回。这是一本献给栖息在大地上所有生命的作品,366个作品在野趣中充满了宁静和雅致,在“空”和“寂”中给人一种生命的启示。在翻译过程中,如何从一片枯叶和残枝上去体会生命的无常、顽强、以及执着,成为我每天思考的内容。
在这本《一日一花》中,川濑老师所用的花材,有信手拈来的路边草花,也有踏遍原野采集来的珍稀花草、枝叶、树木和果实。这些植物,绝大多数我都不曾见过,更有许多是日本固有的品种或变种。整个翻译过程中最艰难的便是植物所对应的中文名称,同时也是需要耗费最多时间来勘误的部分。一些日本固有的品种或变种的名称,用了原文的汉字名、或是用“日本+属名”,并保留了日文原名称的标记方式。
在此我深深感谢新浪微博上众多的植物专家和老师所提供的帮助,尤其是中国著名植物分类学家刘冰老师不厌其烦地为一些日本固有植物拟名。这本书在后期校对时,得到了深悉日本传统文化和艺术的友人堀内纪子女士、精通中日两国语言并学习各种风格日本花道的张晨女士的大力协助。我还有幸遇见了一位精通日语的编辑张逸雯小姐,她一丝不苟的精神为本书的准确性提供了更坚实的保障。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最后,我要特别感谢在日华人著名学者和作家李长声老师的引荐,让我邂逅了这本《一日一花》。

内容简介
《一日一花》内容简介:在东日本大地震后,川濑敏郎从2011年6月开始的一年,用古老、质朴、布满历史痕迹的器皿当做花器,依据时节到山野里找最当令的花叶,融入花器中,并持续在网上连载“一日一花”专栏,广受好评后汇编成这一册精美的图鉴。366个作品野趣中充满了宁静和雅致,在“空”和“寂”中给人一种生命的启示。在《一日一花》中,川濑敏郎着力于诠释“最高的技巧即没有技巧”,在不着痕迹中传达“素”之花极致的自然姿态。书中的图鉴也收到国内众多设计师、文化爱好者、以及设计类图片类网站的喜爱。而诸如@设计目录、@知日、@VOICERme等都曾在其平台上转载过,深受网友和读者喜爱。作品最后,附带了425种植物的索引和解说,对所有对美敏感、欣赏花道,和所有植物爱好者来说不可多得的一本书。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