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质学——向物自体还原.pdf

本质学——向物自体还原.pdf
 

书籍描述

作者简介
孙学章,男,1964年出生于山东省阳谷县。天津大学本科毕业,中国人民大学硕士毕业。曾任北京某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和首都经贸大学客座教授,现任北京某学校校长、某公司董事长。2003年主编出版了《中国MBA经典案例》图书及系列光盘,2010年出版了通俗哲学著作《让你活得明白》。作者自大学时代就酷爱哲学,擅长逻辑推理和创新思维,喜欢攻克难题。因果命题的逻辑证明和空间的本质属性问题是世界哲学史和科学史上的两大难题,作者在本书中对两大难题进行了解决,这是一种大胆的尝试。本书是作者历经十余年的研究成果。

目录
目录


导言
一、哲学的危机
二、本质学的历史使命和任务
三、本质学的名称
四、本书的主要内容
五、本质学的研究方向
六、本质学的研究方法和工具

第一章本体论
第一节现象
一、物质——现象之物
二、现象
三、时间、空间现象
第二节意识——纯粹现象
一、意识不是外物的镜像
二、意识的种类分析
三、怀疑论的根源及其消解途径/

第三节物自体
一、物自体存在的证明
二、物自体的特征

第四节三类存在者的关系
一、存在者与存在(动词)、在场的关系
二、现象与存在(动词)、在场的关系
三、物自体通常是一种隐在者
四、依据现象判断物自体存在的例子
五、三类存在者关系综述

第二章认识论
第一节感性经验认识
一、知识的起源
二、概念形成的基础
三、逻辑对象涵盖经验事实
四、对唯理论错误的阐明

第二节理性认识
一、理性是验证知识的法则
二、共相与概念
三、判断/ 0
四、纯粹理性的先验性本质

第三节某些哲学流派的逻辑错误
一、错误地运用归纳逻辑
二、违背因果律
三、违背演绎逻辑

第四节理性逻辑
一、因果律作为逻辑公理的理由
二、因果律与同一律的等值性证明
三、最高公理体系之间的等值性证明
四、关于等值性的本质说明

第五节真理
一、主观与客观符合之矛盾分析
二、事实真理与逻辑真理的划界
三、逻辑真理
四、几何学真理的性质
五、事实真理
六、逻辑真理与事实真理的关系

第三章本质论
第一节本质
一、本质的传统定义
二、对本质定义的新尝试
三、本质的判断依据
四、真假现象的相对性
五、本质学与现象学的区别
六、本质学的还原

第二节质料与形式
一、“内容与形式”不能作为本质学范畴
二、纯粹意识是纯粹形式,物自体是绝对质料
三、对亚里士多德质料与形式的评价
四、缘关系与非缘关系

第三节关系范畴
一、必然联系
二、相互作用关系
三、外在的关系
四、关系范畴综述
五、对纯粹质料的知识
六、质与量
七、数与量

第四节规律
一、规律综述
二、因果规律
三、逻辑规律的本质

第四章本质学应用
第一节本质学在自然科学中的应用
一、空间与时间的本质
二、本质学在物理学中的应用——大统一理论
三、自然科学定律的有效性及适用范围

第二节本质学在辩证法中的应用
一、辩证的否定的本质学解释
二、物质与意识的关系不是辩证的否定关系
三、黑格尔“无中生有”的本质学解释
四、对立统一规律的本质学解释

第三节本质学在人生和信仰中的应用
一、自由意志和命运的本质
二、灵魂的本质
三、上帝的本质

后记

文摘
导言
一、哲学的危机
纵观世界哲学的发展,虽然已形成各种数不清的流派,但是哲学的影响力不是在扩大而是在减小,而科学的影响力在迅速扩大,乃至到了取代哲学的地步。美国著名科学家史蒂芬•霍金在《大设计》中说:“……哲学已死。哲学跟不上科学,特别是物理学现代发展的步伐。在我们探索知识的旅程中,科学家已成为高擎火炬者。”以美英为主导的分析学派甚至明确地提出摒弃哲学的口号。维特根斯坦认为,哲学余下的任务仅仅是语言分析。后现代主义不仅抛弃哲学,甚至抛弃真理、抛弃本质。哲学本身应该是人类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应该为人类的生存活动(包括科学)服务,但是现代哲学(特别是后现代主义)偏离了哲学的宗旨,不仅不能为现代科学提供有效的方法论,而且不能解释科学发展中产生的各种谜团。这种局面不能不让人感到悲哀和沮丧。世界哲学面临的危机使我们反思,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哲学的危机,用什么可以拯救这场危机?
哲学危机的主要表现是本体论危机。自孔德的实证主义开始,西方哲学的主流学派(分析哲学)极力拒斥和反对传统的形而上学,继而摒弃本体论。他们认为世界没有本体,哲学也根本不需要本体论,本体论问题是不可说的、无意义的问题(蒯因称本体为逻辑上的承诺)。诚然,把灵魂、上帝作为本体的形而上学应该摒弃,但是把阐述本体论的一切形而上学都抛弃掉,不仅犯了独断论的错误,而且将会葬送掉整个哲学。这样下去,哲学将下降为一些形而下的学科:逻辑学、语言学、心理学等等,哲学就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究竟世界的本体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它是怎样的?纵观西方哲学的各种流派,主要把以下对象作为本体(按照时间顺序):水(泰勒斯)、无定(阿那克西曼德)、气(阿那克西米尼)、火(赫拉克利特)、数(毕达哥拉斯学派)、存在(巴门尼德)、四根(恩培多克勒)、种子(阿那克萨哥拉)、原子(德谟克里特)、相(柏拉图)、个体物(亚里士多德)、上帝(基督教哲学)、自然神(斯宾诺莎)、单子(莱布尼茨)、物质(拉美特利)、物自体(康德)、绝对精神(黑格尔)、此在(海德格尔)。上面的水、无定、气、火、四根、种子、原子、个体物、物质均是现象之物;数、相、单子、绝对精神、此在是纯粹的意识或精神;存在的含义是存在者,它既包括现象、意识,又包含物自体,因此这里的存在者并非绝对的存在者,而是作为最高共相的存在者;上帝、自然神属于超验的、幻想的现象之物;物自体即物自身是非现象的绝对存在物。哲学史上的本体论有如此之多,究竟何种本体论才是正确的、科学的?回答这个问题,绝不能依据我们的好恶或是常识经验中的简单思维,而应依据深邃、严谨的逻辑思维(即哲学思维)。因此,本体论问题从实质上可以归结为认识论问题,有什么样的认识论,就有什么样的本体论,二者具有因果关系。本体论危机必然是认识论的危机。
机械唯物论即常识哲学(并非是辩证唯物论)认为,物质就是带有广延、质量和运动等物理性质的不依赖于(主体)意识的存在者,物理性质不会依赖于主体而发生变化。在牛顿经典物理学时代,常识哲学的局限性没有凸显出来,但是到了现代物理学时代这种局限性越来越突出,使得科学(特别是物理学)与常识哲学发生了严重的冲突。爱因斯坦的狭义及广义相对论揭示了时间、空间、质量的相对性原理,量子力学揭示了微观粒子运动的非连续性。这些在哲学界被认定的绝对物理性质在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中成了相对的性质。这些物理性质与主体(即观察者)自身的状态(运动状态)紧密相关。可见,常识哲学所表述的物质不是世界的本体,否则,这些物质以及物理性质存在与否就不依赖于观察者,就不与观察者的状态紧密相关。在唯心论哲学中,物质本身是精神或观念,物质的广延、质量、运动等等这些性质显然是取决于主体的,因此,导致一部分人动摇了唯物论的立场——认为现代物理学支持了唯心论的观点。这样就使得哲学理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混乱:西方分析学派既不承认唯物主义的本体论,也不承认唯心主义的本体论,最终导致了哲学界的本体论危机。但是,现代科学的发展并非否定了本体论,而是促使我们反思:传统哲学的本体论错在哪里,究竟什么样的本体论才能解释现代科学中的谜团,什么样的本体论才是(康德所设想的)科学的形而上学?
按照逻辑实证主义的观点,本体论问题是无意义的形而上学问题,因为本体存在与否是不可证明的。在本书的第一章中我们将看到,本体(物自体)存在是可以使用演绎逻辑证明的。在第二章中,我们证明了“物自体存在”这个命题与逻辑公理命题是等值的。因此,本体论命题是一种逻辑命题(可以证明的分析命题),并非无意义的命题。常识哲学或机械唯物论的错误根源是不充分的归纳逻辑,因此现象之物不是本体;唯心论的错误根源是违背因果律,而因果律与逻辑公理等值,因此精神或观念也不是本体。唯有物自体是不生不灭且符合逻辑的本体,因此是真正的本体。总之,本体论的错误是思维逻辑错误,其根源是对形式逻辑的错误运用,并非康德所说的先验理念的先验错误。因此,要想拯救哲学的危机,我们要在正确地运用逻辑的基础上,获得一套科学的(即符合逻辑的)本体论和认识论体系,这就是以物自体为本体、以逻辑公理体系为认识论基础的本质学体系。
物自体的提出是康德对哲学的重要贡献,但是他的物自体是一个完全空虚的概念,他给它定了性:人类对它不可认知。基于物自体不可知的理由,康德对物自体存在是否可能以及如何可能保持了沉默,并没有作进一步的研究。假设康德对物自体的存在作了正确的论证,他就会明白,理性本身并没有先验的错误,《纯粹理性批判》这本书的书名就应该更改。按照康德的观点,对物自体存在的论证只能使用理性,必然要超越经验,而他认为理性超越经验之后就会产生二律背反,因此,他会认为这样的论证是无效的。如果对物自体存在的论证是成立的,那么理性就是可靠的,这样就会导致严重的自相矛盾,就会摧毁他的《纯粹理性批判》的整个体系。因此,康德的物自体是和他的整个批判哲学的体系自相矛盾、格格不入的。应该肯定的是,康德的批判哲学对于哲学的发展是有巨大贡献的,对经典物理学是有一定总结和指导意义的。但是,康德的批判哲学毕竟蕴含着严重的逻辑矛盾,具有历史局限性。由于科学的高速发展,康德有关时间、空间的论断(作为绝对的直观形式)被现代物理学的结论所证伪,但是他的物自体存在观点不仅没有被推翻,反而被验证为成立的。因此,与他的批判哲学格格不入的“丑小鸭”——物自体必将成为哲学大舞台的主角。
对于这个“丑小鸭”,在康德之后的哲学家中很少有人给予关注,唯心论者当然是给予完全的否定,黑格尔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这是哲学界的悲哀。辩证唯物主义提出了物质是不依赖于意识的客观存在的科学观点,这里的物质不能理解成常识哲学所说的狭义的物质,而是不依赖于意识的客观存在的广义物质(包括能量)。这种物质概念不能被理解成具有广延、质量和运动等物理性质的具有现实形式的东西,而应被理解成物自身——物自体。因此,对物自体的研究无疑是对辩证唯物主义的本体论研究。
二、本质学的历史使命和任务
对形而上学是否可能的问题,康德早就给出了答案:有些形而上学命题(指理念幻象,并没有包含因果命题、本体存在命题等等)不能证明成立也不能否证,是无意义的命题。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以及《导论》中阐述了旧形而上学理念——心理学理念(灵魂永驻)、宇宙学理念(宇宙是否有限或物质是否无限可分)、神学理念(上帝存在)的不可能性是源于纯粹理性。既然是源于先验的理性本身,因此建立一种科学的形而上学几乎是不可能的,康德对此缺乏信心。他说:“一句话,对任何综合命题,形而上学从来也没有能够先天地给以有效的证明。因此任何分析都既没有取得什么成就,也没有产生和推进什么东西,而这门科学尽管闹哄了这么多时候,却仍旧停在亚里士多德的时代……只要他做出哪管只是一个属于形而上学的综合命题,并且用教条主义的方法把这个命题先天地证明一下……我才承认他真地把这门科学推进了一步,哪管这个命题本来已经是一般经验所充分证实了的呢。”\[德\]康德:《导论》,164~165页,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康德给理性的应用指出了不可逾越的界限——在经验的范围之内,否则理性就会犯僭越的错误,他的论述好像理由非常充足而且无可辩驳。这位哲学巨人走在这条本应该是无限长的理性大路的中间突然停住脚步,并告诫:理性的道路到此终止,因为这是经验的边界,再往前走就会发生危险。从此以后,几乎所有的哲学家(黑格尔除外)都对这位巨人所说的话坚信不疑。
的确,旧形而上学对于灵魂、宇宙整体性、上帝的理念属于幻象(幻想),是不能用经验验证或者使用演绎逻辑证明的,甚至是违背形式逻辑的,应该予以摒弃。但是,康德不仅没有把物自体存在和因果关系这种形而上学命题作为无意义的命题来批判或否定,而且把自由和物自体作为现象的原因来肯定,把因果命题作为先天综合命题来认可。因此,康德实质上批判的不是广义的形而上学,而是狭义的旧形而上学——先验理念。广义的形而上学命题不仅仅是这三种理念,还有其他一些命题,如:本体存在,因果关系命题,充足理由律,客观规律存在等等。不仅康德对证明后面这些形而上学命题感到束手无策,直到今天为止,在哲学界也没有见到对这些命题中的任何一个做到有效的逻辑证明。应该说,康德给后人证明某些形而上学命题留了一线希望,而逻辑实证主义和语言分析学派则干脆把一切形而上学命题均归为超验的无意义的命题,并断言:这些命题既不能使用经验来验证,也不能使用逻辑来证明。我们不清楚,这些逻辑学家们是经过逻辑论证或经验验证之后才得出这样的断言,还是根本没有找到有效的方法来证明。当然,我们不能过早地断言,我们对这些命题的证明是有效的逻辑证明,但是我们可以断言:这些形而上学命题是可以作为绝对真理(或公理)而存在的,是事实真理成立的条件和前提,因为没有这些真理,一切经验的或科学的真理都是不可能的。许多(不是所有)形而上学命题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必然成立的,因此,被怀疑了如此之久的问题——科学的形而上学是否可能,将在我们的研究和证明中得出肯定的结论。
逻辑实证主义和分析学派认为,形而上学命题既不是经验意义上的综合命题,也不是逻辑意义上的分析命题,因此,他们认为形而上学问题不是命题系统,这种观点是独断的。因为科学的形而上学命题看似一种综合命题,实际上是可以使用逻辑公理证明的命题,因此它们本质上是分析命题(并非康德意义上的分析命题),如:因果关系命题,物自体存在,客观规律存在等等。当然,我们应该尊重逻辑实证主义和分析学派的研究成果,他们把逻辑分析和语言分析作为哲学研究的重要工具,这是正确的。但是我认为,他们过于相信了现代逻辑即符号逻辑能够做到一切命题的论证,即把它们作为一切逻辑的基础——元逻辑;过于贬低了自然语言、自然逻辑的作用,即把它们作为产生逻辑矛盾的根源。我们不要忘记,符号语言是用自然语言定义的,它起源于自然语言,因此符号语言并非元语言;符号逻辑也是用自然逻辑定义的,它起源于自然公理,因此符号逻辑也不是元逻辑。总之,符号语言和符号逻辑的局限性是显而易见的:符号语言不能作为元语言来描述一切,符号逻辑不能作为基础的公理体系来证明一切。符号语言和符号逻辑只是对一部分自然语言和自然逻辑的精确化,并没有扩充或涵盖它们,因而不能完全解释或代替它们。从“当且仅当A,则B”或“A←→B”这种符号逻辑不能表述因果关系的全部意义这一点就可以断定,现代符号逻辑(至少目前是这样)不能代替甚至不能解释自然逻辑。不可否认,对语言的分析也是哲学的重要任务,但哲学不止于此。任何科学都必然使用语言,从这个角度来说,哲学的任务是对所有语言(包括自然语言和人工语言)进行概括,建立共相语言即范畴——这是本质论的研究任务;对自然语言、逻辑进行精确化梳理并排除逻辑错误(这也是逻辑学的任务,分析哲学正在从事),更重要的是在自然公理基础上扩充、发现(由推理来完成)新的公理,建立公理体系(最高公理体系)——这是认识论的研究任务。因此,哲学范畴作为语言的共相,是概念的概念,是元语言、元概念;哲学命题(科学的形而上学命题)作为最高公理体系,是一切逻辑的逻辑,是元逻辑。毕竟一切语言都是表述事物的符号系统,因此真正的元语言、元逻辑的对象是事物本身及其规律。从这个角度讲,哲学研究自始至终应以事物本身及其规律为根本:哲学范畴就是描述事物的范畴,哲学命题就是表述普遍客观规律的命题。因此我们有理由说,哲学是研究存在的存在、原因的原因、规律的规律、语言的语言、逻辑的逻辑的科学。哲学应该而且必然是一切科学之王(科学的科学),为一切科学提供方法论(包括本体论、认识论、本质论),而不是仅仅作语言分析,成为语言学或逻辑学,这不是哲学研究者自尊或自大的问题,而是是否需要这样一门学问的问题。
在我们澄清了哲学的研究方向和任务之后,本质学研究的任务便自然而然地清楚了。本质学首先以建立科学的形而上学为己任,通过证明科学的形而上学命题的成立,维护了哲学(科学的形而上学)的合法地位。显然这些形而上学命题体系作为最高公理体系是普遍的客观规律的本质,或者说这些最高公理体系的本质是普遍的客观规律,但本质学的任务不仅是这些(具体研究方向和任务见下文)。
我当然不是旧形而上学的维护者,但形而上学——哲学作为存在了几千年的人类智慧结晶,不应该被我们这区区几代人作为垃圾给抛弃掉。我不敢想象,如果世界上没有真理存在,没有本体、规律、本质存在,人类知识文明将会是什么样子(不敢妄言是人类文明的倒退)。因此,我个人认为,每一个有良知、有理性、有一点智慧的人,都有义务来加入到这场保卫哲学的战争之中,当然也允许有完全相反的观点(否则会低估了这些人):每一个有良知、有理性、有一点智慧的人,都有义务加入到这场推倒哲学的战争之中。我还可以断言,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拥有真理的一方。
三、本质学的名称
本质学之所以被称为本质学,当然是以研究事物的本质(包含本体和普遍规律)为己任;另外一层意思是:这个名称首先是针对现象学来说的,它是现象学研究的对立面,或者说是现象学没有研究的内容,其次是针对仅仅承认现象知识的经验主义(包括逻辑实证主义和分析哲学)来说的,这些经验主义者摒弃本体和一些普遍规律(形而上学命题)。
现象学是从康德所站立的位置——经验的边界出发,向着相反的方向开辟了一条小路执着地走下去。现象学揭示的是经验形成的机理,将心理学的研究方法应用到哲学之中。虽然现象学的研究硕果累累,但是现象学并没有触及世界的本体,因为世界的本体在理性大路的前方,在康德止步的前方。现象学指出了世界就是被给予的显现,但是在这个显现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本体在支撑着这种显现,本体和显现的关系怎样,现象学没有作答。因此,本质学要走的路正好与现象学的方向相反,沿着理性这条大路从康德止步的位置向前继续走下去。
现象学研究的是纯粹意识以及纯粹意识之间的关系,而本质学则研究物自体(即质料)以及质料之间的关系。现象学把所有事实即实在的现象都还原为纯粹的现象即纯粹的意识。从表面上看,现象学把所谓的“超越”之物即物自体悬置不谈,实际上是用意向性来代替“超越”之物,这种做法同样是把物自体还原成了纯粹的意识。因此纯粹现象学就是纯粹意识学,其实质就是唯心论。本质学的还原恰恰与此相反:我们把意识还原为物自体(质料)的关系即形式,把现象还原为质料和形式的复合物,把思维规律还原为质料关系的秩序并与自然规律等值。
四、本书的主要内容
本质的含义有以下几种:(1)事实(即现象)的本质,这种本质就是:殊相、一般共相的属性;殊相之间、一般共相之间以及一般共相与殊相之间的关系——规律。这是科学所要解决的问题或是科学的任务。因为这些规律不适用于最高共相,它们不是普遍规律,而是特殊规律,对这些规律的表述命题就是相对真理。(2)事实或现象的本体。这个本体就是物自体,它是事物的绝对本质。这是哲学所要解决的问题。(3)事物所遵循的普遍规律。对这种规律的表述命题就是绝对真理即绝对本质。这也是哲学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本质学的主要研究内容应该是物自体和普遍规律这两种对象。要研究物自体存在是否可能以及如何可能,就必然要研究物自体与现象以及意识之间的关系。本质学应该对绝对真理体系(对普遍规律的表述命题体系)是否可能以及如何可能作出科学的阐述和论证,这样,就必然要研究思维规律、自然规律和普遍公理(绝对真理)之间的关系以及普遍规律和特殊规律之间的关系。
本体论
物自体本身没有广延、重量、颜色等等这些属性,因此它是一个极难掌握的范畴。在本书中,我们必须首先研究清楚物体(或物质)、意识、现象这些概念,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才能从这些现象中把物自体剥离或抽象出来。常识经验认为,物质就是物自身,它的性质不依赖于感知行为,而感知内容又是对物自身性质的镜像摹写,这便引发逻辑矛盾:A与B既是无关的,又是有关的。若要化解这一矛盾,就要阐述清楚物质的性质与感知内容之间的关系。物质的性质是用感觉内容定义和表述的,物质性质的内容(作为形式)就是感觉内容。意识中的对象就是现象。而常识经验所认为的物质是具有感觉内容的对象,因此它不是物自身,而是现象之物。意识是(内外)双物自身的交互作用的产物,是物自身显现的标志,但不是(外)单物自身的镜像,它与外物自身仅仅是一种关联关系。
物自体范畴在哲学界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唯心论者、大多数的实证主义者以及分析学派否定其存在,而绝大多数的唯物论者则肯定其存在。因为对物自体存在缺乏一种逻辑的证明,所以关于物自体是否存在的问题,至今仍然争论不休。我们尝试着对物自体的存在作了七种证明,其中四种证明使用了因果律,这是对物自体存在是否可能的证明。因果律与物自体存在有着必然的联系,二者互为充要条件,在第二章我们将证明二者的等值性。
物自体不是最高的共相即存在者,因为存在者概念包含物自体、纯粹意识、现象这三类存在者。三类存在者的关系是:物自体是绝对的存在者,意识是物自体呈现的标志,是物自体产生的形式,现象是意识中的对象——物自体和意识的复合物。
认识论
接下来,我们阐述了本质学的认识论。没有感性认识——感觉、知觉和表象,就不能形成概念,概念的形成基础是感性认识,因此感性认识即纯粹经验是理性认识的基础。表象是对感觉印象的抽象,概念是对表象的抽象,包含表象的内容,表象是概念的基础图型,因此小外延的概念是大外延概念的基础图型,概念是范畴的基础图型。所有的概念都标志、指示对象——共相。普遍逻辑命题或逻辑公理的对象是最高的共相即存在者,因此,普遍逻辑对象涵盖了一切经验和超验对象。一切知识均由命题构成,而命题的要素是概念,概念起源于感性认识即经验,因此知识起源于经验。因为概念的表达对象既可以是经验对象,也可以是超验的对象——物自体,还可以是不存在的对象——无,所以命题的要素——概念自身(或思维内容)不可能是超验的,但是命题的对象可以是超验的。落山后的太阳依然存在——这是对超验对象所作的判断命题。纯粹经验是为对象作判断的依据,但对象不等同于经验,所以,虽然经验是知识(命题)的起源,但经验范围不是知识的边界。按照康德的观点,经验就是知识的边界,超越边界就不能获得任何知识。对于这一论断,我们不能认同。其实,几乎所有门类的科学都是超越经验边界的。只要我们采用理性逻辑并依据经验内容进行推理,就会超越经验的边界。人类的理性边界远远大于经验的边界,除非违背理性产生逻辑矛盾,否则只要在理性的边界之内,我们就可以获得知识。
康德提出的先天综合判断并不是一种科学的做法,先天综合判断是不可能成立的。所有判断的主谓词概念都起源于经验,因此主谓词(包括逻辑判断的主谓词)本身不是先天的,只有演绎逻辑连接关系本身才可以说是先天的。因为综合判断的主谓词之间没有逻辑连接作为桥梁,这样,主谓词之间的连接只能依据经验才可以完成,综合判断的有效性在于经验本身,而不是依据逻辑关系,否则综合判断就是可以证明的分析判断了。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综合判断不可能是先天的。
理性本身不会发生错误。二律背反并非是理性的先天错误。康德把归纳推理方法的错误应用作为理性的必然错误来看待,这种认识是错误的。康德在论证先验理念的四个冲突时所使用的方法工具,并非一种形式逻辑,而是一种经验验证方法。二律背反恰恰应该归咎于经验,而不是理性。
理性逻辑是验证知识正确与错误的法则,而逻辑公理则是验证一切知识的最高法则。因此,我们应该把逻辑公理以及虽然没有逻辑公理的地位却被普遍应用的因果律为什么是绝对的真,以及它们之间具有何种关系,作为重要的研究内容。因为因果律看似一个综合命题(康德的先天综合命题),所以几乎所有的哲学家都认为因果律是不能用演绎逻辑证明的,有些哲学家试图对它进行证明,但都是失败的。正像复杂的数学命题(也被康德称为先天综合命题)可以运用演绎逻辑证明一样,因果律也是可以用演绎逻辑证明的。因果律的证明像几何证明一样,难点是找到一条连接前提和结论的“辅助线”,否则就是不可完成的。我们在这里不仅把这些逻辑公理作为证明的“辅助线”,而且找到了几种同逻辑公理等值的但通常不被人们认作公理的命题作为辅助线。我们使用这些辅助线(不同的方法)并采用演绎逻辑证明了因果律的成立。不仅如此,我们还用演绎逻辑证明了逻辑三大公理、因果律、(广义的)能量守恒定律、物自体存在、客观规律存在、存在者有差异这些最高规律或公理的成立,以及它们之间的等值性。至于这些证明是否绝对成立,则有待读者和哲学界人士的裁定。
除逻辑公理外,表面看因果律、能量守恒定律、客观规律存在等等这些是事实真理即特殊规律,但是仔细分析我们就清楚,这些真理的对象都是最高的共相或是最高共相的本体(物自体不是最高共相,但是它是最高共相的本体),因此它们是普遍规律,与逻辑真理一样属于绝对真理。
事实真理就是对一定条件之下的现象以及现象规律的正确描述。因为现象与形成这些现象的条件是不可分割的,条件变,则现象变,因此这些条件决定了事实真理的适用范围。事实真理不是最高共相的普遍规律而是一般共相或殊相的规律。事实真理是依靠归纳逻辑获得的,归纳所涵盖的范围越大,事实真理的适用范围就越大,而归纳的范围取决于实践的范围,因此三者的范围是呈正相关的。随着实践范围的不断扩大,事实真理可能失去真理性,因此,实践则是检验事实真理适用范围的唯一手段,所以我们说,实践是检验事实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的真理观。
既然事实真理都存在着适用范围,超出适用范围真理就变成谬误,因此事实真理都是可以被证伪的。逻辑实证主义就是把可以被证伪的命题作为判定有意义命题的唯一标准。但是,逻辑实证主义在肯定事实命题有意义的同时,否定了逻辑命题的意义。逻辑实证主义把上帝、灵魂存在作为一种不可证伪的伪命题看待是正确的,但把“物自体存在”作为一种不可证伪或证实的伪命题就是错误的。因为物自体存在这个命题同逻辑命题是等值且本质相同的,这个命题不是事实命题,而是逻辑命题,所以物自体存在不是无意义的伪命题。
本质论
哲学作为指导一切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它所揭示的是世界总体(包括自然、社会和思维)的本质规律已经包含在本质之中。,即普遍的本质。我们对本体的研究以及对认识过程的研究的目的,就是揭示世界的普遍本质。而揭示世界的普遍本质,必然是把共相(或共性)作为研究的对象,因此我们把表示共相(或共性)的范畴作为本质论的研究对象,所得出的结论必然是对范畴关系的阐述。
本质就是事物存在的根据和构成关系。存在的根据无非就是质料(包括纯粹质料和相对质料)和形式,而构成关系无非就是相对质料的关系。因此,本质论必然是以质料与形式这对范畴作为开端的,质料与形式是本质学的基本范畴。
我们认为,过去对质料和形式的定义是违背形式逻辑的,这是阻碍哲学发展的一种重要原因。当然对质料和形式作出一种准确的定义并区分二者的界限是非常困难的。在此我们阐明了物自体就是纯粹质料,意识就是纯粹形式。用质料和形式的关系阐明物自体和意识之间的关系,这是对物自体存在如何可能的阐述。唯有质料可以独立存在且先于形式而存在,形式不能脱离质料而存在,形式是质料的关系,是质料的显身衣。因此,质料是本体,是绝对存在者,形式只是一种相对的存在者。
一切事物的构成关系都可归结为相对质料之间的关系。这样我们从质料与形式这对范畴推演出相对质料和关系这对范畴。相对质料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它包含自身关系、相互作用关系和外在的关系等等。根据这些关系的不同,可以分离出同一关系、因果关系、规律、存在、性质、结构(空间)、状态(变化、运动)、差异与等同等等这些范畴。这些关系范畴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关系,这些范畴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对事物普遍本质的揭示。因此 “本质论”也是“范畴论”。
规律就是事物之间本身固有的、必然的、本质的、稳定的联系。这里的本身固有、必然、本质、稳定的联系就是因果联系。如果事物之间没有因果联系,那么事物之间就不存在规律。如果规律不存在,因果联系就不存在。因此,规律的本质就是因果联系,规律与因果律等值。
因果联系的本质是质料自身的联系,这种联系是必然的、绝对的,而纯粹形式之间的联系是外在的、偶然的联系。休谟恰恰是用经验中的意识(即形式)之间连接的偶然性,来质疑因果联系的必然性的。因果联系的必然性并非是从经验中获得的。在这里,我们又一次采用其他的方法(采用物自体存在和新的公理)证明了因果律成立。
因果转化的过程就是现象变化的过程,也是运动的过程。如果说变化之前的现象与之后的现象之间构成了因果关系,这种因果关系由运动连接着,是不间断的,那么运动的连续性就决定了因果关系的连续性,这种连续性也必然决定了因果关系的必然性。
理性的法则就是思维的规律即逻辑规律。思维规律等值于自然规律,因此,理性的法则并非人对自然界的立法,恰恰相反,是自然界对人的立法。康德至少承认在理性法则和自然规律之间存在必然的联系,即便他颠倒了二者的因果关系,但是胡塞尔则完全切断了这种联系。胡塞尔认为逻辑规律是一种“判断内容”的规律,也即观念之间的一种联系规律,这种规律与事实或者自然之间没有关联。既然胡塞尔承认心理规律属于自然规律,又承认心理规律是依据逻辑规律建立起来的,那么他断然否定逻辑规律与自然规律之间存在某种必然的联系的做法,本身就是违背逻辑的。
本质学应用
本质学不仅仅是为哲学寻找新的途径和方法,而且还要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研究提供方法论。
(一)在自然科学中的应用。
在自然科学的应用中我们阐述了空间和时间的本质。空间和光、热、电一样,是一种可以独立存在的现象。既然光、热、电是一种能量,按照归纳逻辑,我们就会得出空间也是一种能量。空间不是一种先验的纯粹形式,而是质料和形式的复合物。真空不是一种空无,它含有能量这种质料。时间也不是一种内感官的纯粹形式,它也是一种现象。物理参数速度、时间、距离、面积、体积、力等等均可以相互转化,而各种转化遵循能量守恒原则,因此它们统一于能量。所以我们可以以能量为核心建立一种大统一理论。使用本质学的原理,通过演绎逻辑的证明,我们得出如下重要结论:
(1)利用牛顿第一定律我们推导出,时间的本质是距离,二者可以相互转化。根据这一结论,我们可以推测宇宙的年龄为137亿年,这个时间正好与宇宙膨胀的半径137亿光年相吻合。
(2)利用上述结论我们推导出,质量与能量的本质相同,这个结论与爱因斯坦的质能可以转化的结论相符合。
(3)利用万有引力定律公式我们推导出,力与距离的平方的本质相同。
(4)利用上述结论我们推导出,三维空间与能量的本质相同,或者说三维空间就是一种能量。“空间是一种暗能量”,不仅有实验的证据——卡西米尔效应,双光子湮灭,宇宙加速膨胀等,而且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相吻合,或者说可以解释爱因斯坦相对论中一些不易理解的现象。
(二)在辩证法中的应用。
质变或否定是由此物(A)向彼物即非此物(非A)的转化过程。非A与A的形式不同,但质料(相对质料,下同)是相同的,因此辩证的否定仅仅是形式之间的否定,而不是质料之间的否定。因此,辩证的否定并不与矛盾律(A不是非A)冲突。A向非A的转化就是否定,但是这种转化并没有使质料发生改变。
“无中生有”的无,是现象的无,相对的无,不是绝对的无,否则这种逻辑就是不能成立的。当物自体存在而现象不存在时,就是黑格尔所说的纯有或者无的状态,这种纯有作为一种潜在的原因或能量完全有能力使现象产生(即有)。纯有就是物自体,物自体在向人显现之前,人感知不到它的存在,因此它就是相对的无,显现之后,人感知到了它的存在,所以这个无就转化成了现实的有。这就是“无中生有”的深层含义。
A与非A之间具有相同的基质即质料,因此非A与A之间的对立是形式的对立,而不是质料的对立。在A之中含有非A的质料,即非A孕育在A之中,从质料来看A是非A,因此,事物既是A也是非A。A和非A之间的矛盾是形式之间的矛盾,而不是质料之间的矛盾。A和非A在形式上对立,在质料上统一,因此,对立统一规律并没有违背矛盾律。
(三)在人生和信仰中的应用。
意志自由是一种现象,而不是本质。既然物质决定意识,那么意识就是由物质决定的,意识只能依存于物质,没有绝对的自由。不仅如此,按照因果律,任何东西的产生都有原因,意志的产生也是由原因决定的,因此,意志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意志具有相对的自由,这种自由在现实中表现为一种选择、抉择,它的本质是规律的实现。我们只有获得更多的知识,才能掌握更多的自然规律或社会规律,才有资格说具有了更多的自由——规律实现的潜能。因此,意志具有相对自由并非一种宿命论,而是要按照规律行动。
灵魂如果被理解为感觉、知觉和思维,那么它就是纯粹的现象,这种认识就是现象层面的认识。灵魂就是缘形式,而灵性是隐形式。灵性构成灵魂,是灵魂的质料。因此,我们可以说灵性是灵魂的本质。灵魂对于我们来说,仅有暂时的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我们通常理解的灵魂——现象界的灵魂不是永存的,而物自体世界的灵魂——灵性是永存的;前者是私有的,后者是公有的。
如果上帝是有人格特征的现象之物,这种现象之物的产生、消失和变化必然由质料关系的秩序即自然规律来决定,因此上帝的生死存亡就不是自身所能控制的,这样上帝自始至终存在、永远不死就不是必然的。因此,上帝有人格特征与上帝自始至终存在、永远不死是相互矛盾的。如果上帝是纯粹的质料即物自体,那么上帝就无所谓人格、情感、意识,上帝也就不是上帝了。要么把上帝看成物自体,是万物存在的终极原因,或者说是万物的创造者,他自始至终存在着,而且永远不会消失;要么把上帝看成具有人格、情感、意识的现象之物(似外星人),他有很高(并非无穷)的智慧,是人类的主宰者。作为物自体的上帝是必然存在的,而作为现象之物的上帝是可能存在的(不是必然存在)。
五、本质学的研究方向
毫无疑问,本体问题和认识原理是哲学研究的两大主题。本质学同样要围绕这两大主题进行研究,得出本质学的结论——本质论。我们的研究方向不同于西方的分析学派和现象学派。他们的研究方向是共相的(殊相归属其他科学研究的领域)现象、纯粹的现象(意识)结构、关系、规律以及现象知识得以成立的法则即传统形式逻辑。而我们的研究方向是站在辩证唯物主义立场上,以科学实践经验为基础,以理性逻辑为工具,重点研究物自体自身、物自体与现象和意识之间的关系、规律以及一切知识(不仅是现象的知识)得以成立的法则即最高共相规律(不仅仅是传统形式逻辑)。因此,我们要对传统哲学中的各种结论进行深层次的分析和研究,得出一套全新的科学体系。我个人认为,本质学研究的主要方向如下:
第一,本质学的核心问题是揭示现象、意识与本体之间的关系和规律。虽然我们用演绎逻辑证明了物自体存在以及物自体与质料、能量的等值性,阐述了意识、现象和物自体的初步关系(意识是物自体的纯粹关系,现象是意识和物自体的复合物),但是我们的研究还是初步的。至于缘形式和非缘关系之间的关系,相对质料与绝对质料之间的关系,量与质之间的关系,以及为什么量可以作为现象和物自体的连接中介,我们还没有作深入的研究,这是下一步的研究方向。
第二,最高共相规律(不仅仅是形式逻辑)是一切知识得以成立的法则。我们在本书中证明了逻辑三大公理、因果律、(广义的)能量守恒定律、物自体存在、客观规律存在这些最高共相规律的等值性,但这不是最高共相规律的全部。我们还要研究最高共相规律和特殊规律(科学规律)之间的关系,进一步研究事实真理与逻辑真理之间的关系。
第三,本质学研究应该对自然科学研究提出指导性建议,深入到自然科学真理中去,对重点的定理、定律进行哲学分析,为事实真理划定适用范围。自然科学是研究自然现象本质即殊相本质的科学,而揭示这些本质需要依据科学的方法和程序,这种方法就是本质学的还原方法(包括形式向质料的还原方法和“等值”还原方法)。我们通过对部分物理量的本质分析(本质还原),提出了一些可能对科学研究有重要意义的建议,即便我们的研究仅仅是初步的。还有许多物理量以及化学、生物学、天文学等等许多其他学科的定理、定律没有分析,这种分析应该是具有很高价值的,当然也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我们相信,这种研究是本质学今后的一个重要方向。
第四,本质学研究应该对社会科学研究提出指导性建议,用本质学的方法,对人类的本性、道德以及社会现象规律作出深入的研究,建立科学的社会真理观。
第五,本质学应该对人生幸福以及个人信仰问题提出科学的指导方法。人的情感、思维、心理状态等等一切意识都是形式。形式是质料的关系。因此,幸福既取决于质料(相对质料),又取决于质料的关系即形式。绝对质料没有差异性,因此,幸福取决于相对质料和形式。相对质料就是物质基础,而相对质料的关系作为纯粹的形式就是精神生活。物质基础仅能带来有限的幸福,而精神生活则能带来无限的幸福。我们可以在精神生活方面进行重点研究。
第六,范畴以及范畴关系反映了事物的本质,本质论也是范畴论。本质学范畴是从质料与形式(物自体和意识)开始,推演出其他一系列范畴。因此本质学范畴不同于传统哲学范畴。对于本质学范畴的揭示和阐述体现了本质学的研究方向,对范畴关系的揭示体现了本质学的研究深度。范畴关系就是普遍规律,把握范畴关系,对于尖端科学(包括自然和社会科学)理论研究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范畴以及范畴关系是哲学和科学之间的接口,对它的研究是本质学的一项重点内容。
六、本质学的研究方法和工具
(一)双物自体方法。
康德没有准确揭示物自体与现象之间的关系(仅仅说到物自体是产生现象的原因——对感官刺激的原因),原因在于他没有发现人这个主体和外部的物自体一样,也是一类物自体。意识是内物自体与外物自体相互作用的产物。意识的出现过程就是现象的形成过程,纯粹意识就是纯粹现象。如果没有人类的产生,也就没有意识的出现,那么世界就没有所谓的现象。因此,外物自体与意识之间不是全部原因和全部结果的关系,而是关联关系。内物自体与意识之间也不是全部原因和全部结果的关系,而是关联关系。外物自体是一个因,内物自体是另一个因,两个因形成了一个果——现象,而现象的内容或形式就是意识。所以,现象与本体之间是关联关系,而非同一关系。通过这种方法,我们明确了物自体和意识的关系,进而得出物自体是质料,意识是形式,形式是质料的关系的重要结论。这个方法是进入本质学大门的一把钥匙。
(二)语义分析加语词替代方法。
现代逻辑指数理逻辑,也叫符号逻辑。符号逻辑是经过严格定义具有确定含义的人工语言系统。但是,这种人工语言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它不能完全代替自然语言。因为自然语言逻辑中所隐含的许多含义在符号逻辑中被剔除了。特别是哲学中的范畴关系,使用符号逻辑很难表述(也许可以建立一种特殊的符号逻辑,但目前仅是一种设想)。因此,已有的现代逻辑思维并不能取代哲学思维,甚至不能取代人们的日常思维。要想解决哲学中的一些难题,仅仅依靠符号逻辑是不可取的。我们在本书中采用了命题、概念含义分析加语词替代的方法,来证明或阐明了哲学命题或范畴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一种创新的方法。例如,对因果命题、因果概念的含义分析,必须摆脱符号逻辑的局限,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把握这些命题或范畴的本质。当然,我们始终是以逻辑公理作为证明或阐述依据的,因此,这些证明或阐述是符合形式逻辑的。
(三)逻辑工具。
在本书中我们自始至终采用逻辑(包括演绎推理、归纳推理和因果律)这个工具,对主要哲学流派的逻辑错误进行分析,并指出了它们的错误所在。我们对几种最高共相规律成立以及它们的等值性证明均采用演绎逻辑(大多采用反证法)这个工具,可见逻辑工具在本书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如果不能正确使用逻辑工具,那么将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这再一次验证了“理性逻辑是一切知识成立的法则”这个结论。真理不分尊贵和卑贱,即便是圣人说的话,只要违背逻辑,那么也只能是谬误。我们要深刻领会亚里士多德说的话:“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内容简介
本书自始至终以逻辑推理为准则,通过论证建立了以物自体为本体的本体论,以理性逻辑为验证知识法则的认识论,以质料和形式(关系)为基础范畴的本质论,并将这些原理应用在自然科学、哲学、人生和信仰之中,得出全新的结论(如,证明了真空就是科学界苦苦寻觅的暗能量)。本书使用演绎逻辑证明了一些哲学命题——物自体存在、因果关系命题等是成立的,从而认为建立一种科学的形而上学是完全可能的。如果这种证明是成功的,这不仅攻克了世界哲学史上的难题,而且为哲学的发展拓展了新的领域——与现象学对立的本质学。事物的本质无非就是质料和质料的关系,因此本质学研究必须面向事物自身,向物自身(质料)还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