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佛教文化简明辞典.pdf

中国佛教文化简明辞典.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佛教文化简明辞典》
编辑推荐:
推荐1:打破辞典编排陈规,按照内容重新分类
本书打破大部分辞典按照笔画或者历史年代编排的方式,依佛教自身的特点将内容划为十一个主题,分别从历史、人物、典籍、建筑、部派组织、礼仪节日等方面介绍佛教文化。每个主题含数十至数百个词条,之前各附导论,更加方便读者分类掌握相关知识。

推荐2:拣选重点与精髓,最简明的佛学辞典
佛学辞典多为大部头工具书,语言晦涩,名相繁杂。本书精心挑选了佛教文化中最重要和最具普遍性的词条,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加以编辑整理,文字平实,内容丰富,便于携带和查找。
推荐3:内容编配极具匠心,集中解释相关性词条
佛教内容纷繁复杂,很难在短时间内对其深入了解。本书针对这个问题,特地在各主题中,将相关性较强的词条集中编排,以方便读者全面、正确、轻松地了解相关概念、人物以及历史事件等,迅速掌握要点。

作者简介
萧振士,即九界,台湾著名佛教学者,1956年生,籍贯台湾南投。台湾文化大学史学系三民主义研究所毕业,长期从事佛教史编辑、佛经编译和佛教文化的普及工作,著作颇丰,广受佛学界和大众读者好评。
  已出版作品有:《心经、金刚经易读》《六祖坛经易读》《楞严经全译易读》《佛陀原传‧阿含经初分》《华严经易读‧入法界品(上、下册)》《大般涅盘经易读‧见性成佛(上、中、下册)》《女人说的佛法书:胜鬘经易读》《人性黄金法则:白话圆觉经与禅语》等。

目录
简目
前言 3
凡例 5
条目分类目录 6
   一 起源背景、世界观 001
   二 佛、菩萨、非人 013
   三 教派、组织 033
   四 人物 067
   五 历史事件 159
   六 教义 167
   七 经籍书文 265
   八 礼仪、节日 307
   九 教制、教职、器物、称谓 321
   十 成语、典故、杂语 353
   十一 道场、寺院、古迹、塔 377
   索引 417
   出版后记 448

文摘
壹 起源背景、世界观
  
  任何一种宗教的兴起,都有其背景条件。宗教产生之主角是人类,而人受到环境的制约,同时也挑战环境。所以人类创造宗教,如同创造经济、政治一样,都是为了解决人的需求。这个需求可能是出于对自然环境的恐惧,也可能是对现实环境的不满,当然还有其他种种因素。所有这些因素的综合,就构成了背景条件。
  佛教产生于古印度。2500年前,古印度就已经是一个文明相当成熟的城邦国家,基本上没有与艰困之自然环境对抗的困扰。他们的困扰来自于对社会与政治环境的不满,以及对人生价值的追求。佛教创始者释迦牟尼,拥有王族身分,受到过印度文化的高度教养而有机会撷取文明因素,所以使佛教教义充满了思辨与逻辑,从而创造出内涵丰富的教义。
  举佛教教义中的主要概念轮回为例,轮回即是古印度对人类生命的完整想象与陈述。人的生命因为轮回说,而有了前世、今生及未来,充满了浪漫情怀及严谨的逻辑观。这种古印度的生命观在时间及空间上,纵横整个佛教,也左右着善恶的道德标准。除轮回以外,印度文明中的世界观也提供给佛教一个完整的场域,包括了空间(器世间)、时间以及在其中生活的众生。
  “起源背景、世界观”共收录89个条目。虽然条目不多,基本上足以阐释与佛教相关的背景信息,包括文化背景(吠陀文化)、经济及社会背景(种姓制度)、社会思潮(沙门)。由于背景只限于佛教产生和发展的条件及内涵因素,并非印度整体,所以我们尽量简洁地陈述其相关部分。涉及到与佛教教义无直接关系的观念,也将其归类于背景。过去的辞书多将之归在教义中,易造成混淆,让人误以为这些概念是佛教所独创,从而失去客观性。
  客观性是陈述背景的首要条件。不但在条目选择上要这样要求,内容也必须如此。例如沙门及沙门思潮,古印度沙门时代可以用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来理解,那正是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其中的不同,只在于春秋战国争的是富国强兵的思想,而沙门争的是宇宙人生的探讨。虽然教内讲“邪命外道”、“六师外道”,但就客观认知角度看,其不过是当时沙门思想各自的价值判断不同。站在佛教思想的立场,当然认为其他不同思想的门派是外道。但条目的撰写,则必须客观而超然地陈述。

吠陀文化
  古印度的主要文化。约公元前1200年以后,游牧民族雅利安人自伊朗高原进入印度,与当地的荼卢毗人逐渐融合的新文化。依其发展可分为三个时期:吠陀经的神话时代;梵书的神权时代;奥义书的哲学时代。
  吠陀时期的宗教信仰属多神教。梵书时期为一神教,最高的神是“梵”。到了奥义书时代,宗教家、思想家开始探求人与梵之间的关系,追寻人生的意义与价值。其原因是梵书末期,婆罗门教的宗教教条独断且祭司贪腐成风,于是有志于改革的宗教家与思想家便带领追随者或遁入山林,或游行四方,过着出世的修行生活,著书立说。新兴的思想派别,著名的有耆那教、佛教及佛教所称的“六师外道”。这些过着遁世修行生活的领导人,统称为沙门(参见沙门条)。

种姓制度
  古印度婆罗门教的社会制度。其基本上将人划分为四个种姓:
  1.婆罗门:执掌宗教事务,担任祭司,负责传达神的旨意。
  2.剎帝力:执掌军政大权,为社会及政治的实际领导人。
  3.吠舍:从事农工商等生产活动,但相对富有者也受到社会及政府的尊重。
  4.首陀罗:从事奴隶性的工作。
  由于严格的社会制度,人们在今生不能改变身分;而轮回观念认为,人们生生世世都保持着同样的种姓身分。只有通过对婆罗门的供养,才有可能改变来生。但首陀罗是一生族,永远不能改变。到了释迦牟尼时代,由于社会经济的改变及思想的蓬勃发展,种姓制度实质上已经松动。

奥义书
  婆罗门教的古老哲学之一。梵文意译,原意为近坐,引申为师生对坐,传秘密教义。音译亦称为吠檀多,亦即“吠陀的终结”,为吠陀经典的最后一部分。吠檀多派哲学的来源和重要经典约在公元前7世纪至前5世纪成书,约200种,现存100多种,其中最古的部分有13种,分属四吠陀。其中心内容是“梵我同一”和“轮回解脱”,是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的哲学基础。

四行期
  古印度婆罗门教认为人生理想的四个生活阶段,此种方式为社会大众所追求。佛教的乞食、出家皆源于此。这四期分别为:
  1.梵行期:居住在导师家中,接受教育及宗教训练。
  2.家居期:在家过世俗生活,娶妻生子,从事合乎身分(种姓)的工作。
  3.林栖期:子女独立后,交付家业,遁入密林从事修行禅定及苦行,追求梵我合一(类似中国所谓天人合一)。
  4.遁世期:晚年抛弃一切,独自游方,过着乞食生活,求完全解脱。

沙门思潮
  释迦牟尼在世时,反传统的思潮统称为沙门思潮,这个时期属于奥义书哲学时代。当时婆罗门教借着拥有解释教义与担任祭司的特权,将社会划分为四种姓的不平等社会(参见种姓制度条)。一些反传统的思想家、修行人遂遁入山林修行,或游行四方,传播自身的主张。这些团体的领导人统称为沙门,后泛指团体的成员。又因为其生活的形态被称为游行者(传教)、苦行者(在旷野或森林修行)、比丘(比丘即乞食者的梵文音译)。佛教和六师外道是当时最著名的几个沙门。沙门后来成为佛教僧人的代名词。

六师外道
  佛陀在世的时代,印度社会各种改革思潮勃兴,犹如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差别只在春秋战国时期的新思潮集中在强国救世;印度的思潮则集中在宇宙人生的探讨。当时佛教将这些佛教之外的重要派别称为六师外道,这六师分别参见以下各条。

阿夷多赤舍钦婆罗
  古印度奥义书时代的沙门代表之一。其主张顺世论,认为人与宇宙都是物质(地、水、火、风)的组合,人死意识消失,没有过去世和未来世,否定轮回、祭祀、苦行等。

尼干子·若提子
  古印度奥义书时代的沙门代表之一。其认为世界由命(灵魂)和非命(灵魂以外的物质、时间、空间、动静等)组成,人生由一定的痛苦和幸福两种成分组成。所以主张修苦行,认为受尽痛苦以后,剩下的都是幸福。此师创立了耆那教。

婆浮陀·伽旃延
  古印度奥义书时代的沙门代表之一。其认为人是地、水、火、风、苦、乐、生命(灵魂)七种元素组成。这七种元素永存,聚合构成人,离散造成死亡。没有轮回、善恶因果。

富兰那·迦叶、无因无缘论
  古印度奥义书时代的沙门代表之一。其认为一切现象的产生和发展都是偶然,对宗教伦理持怀疑态度。否认善恶有报,主张纵欲。佛教称他的学说为“无因无缘论”。

四大、五大、六大、七大
  佛教的宇宙构成观,源自古印度文化。认为地、水、火、风四者为构成色法(相当于物质现象)的基本元素,称为四大,又称四界。大,表示它遍及一切。后来加入了“空”,构成五大;再增加“识”是为六大;《楞严经》则认为基本有七大,在六大之外再增“见”。其主要差别是对存在的定义不同,“空”是强调容物的空间;“识”与“见”强调认知功能。
  地、水、火、风事实上只是物质四种特性的代表,这些特性构成我们所知的一切物质。地,代表坚硬的本质,功用是能支撑、保持;水,代表湿润的本质,功用是摄集;火,代表温热的本质,功用是成熟;风,代表动的本质,特性是生长。

三界包含欲界、色界、无色界
  佛教的空间观。佛教把世俗世界划分为欲界、色界、无色界,认为是有情众生存在的三种空间(境界)。分述如下:
  1.欲界:是具有食欲、淫欲(段食,淫所引贪)的众生所居住的地方(器世间)。这些众生包括五道中的地狱、畜生、饿鬼,六欲天和人。
  2.色界:位于欲界之上,是已经离开食、淫二欲的众生所居的地方。色可作物质解,包括四禅天(四静虑处)的17种天,称为色界十七天。
  3.无色界:位于色界之上,是无形色众生所居之处。包括四无色天。
佛教认为众生该生于三界何界,由善恶果报及禅定修行决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善恶果报只在欲界轮回,修“四静虑”方可生色界;修“四无色定”方可生无色界。但无论生于何处,三界仍属“迷界”,达到涅槃解脱,才是佛教的最高理想。



捌 礼仪、节日
  
  本章范围限于礼仪及节日,共收条目137条。至于礼仪中使用的法器、器物,因与教制关系较深,故列在下一章教制内容。本章礼仪与下一章中的教制分类较难分别,因为两者在分类空间上较为模糊,也有较深的关联性。分类大致以纯制度作为标准,如含有修行的成分,则列入仪式。因此,出家、受戒、皈依、安居等均列在仪式中。
  从仪式的条目中可以看出,其充分受到印度佛教的影响,也显示出中国佛教的独特文化。例如夏安居,印度时期的夏安居,本是配合当地气候。印度的夏季正是雨季,万物生发,为了避免伤及众生,僧尼要结夏安居不出门,在安居中修行。此仪式传到中国以后变成了纯修行内涵,目的在自恣,不是避免伤害众生。忏法则充分显示中国的独特性。中国的鬼神文化加上家族伦理,使佛教超度的元素得到充分的发扬,建立了独特的水陆道场、慈悲水忏等。这些忏法还被民间信仰及道教全盘移植、发扬,用来超度家族先人、安慰现世的子孙。
  另一个主题──节日,则充分表现文化的融合。如腊八粥以佛的成道为元素,加入中国的气候、节庆,形成冬季的年节食尚。盂兰盆会则从佛教的法会,演变为中国民间全民的节日活动。即使全无信仰的中国人,中元节这一天也会追思先祖,为祖先祈福,可谓全民运动!在西藏,由于佛教是全民信仰,其佛教节庆活动本来就属于全民,但也可看出许多苯教鬼神的影子,文化融合的影子处处可见。

归依亦称皈依、三皈依
  与信奉同义。佛教对于信仰佛教的特殊称呼,取其“归投依伏”之意。其内涵为归依佛、法、僧,又称为三皈。所谓“依佛为师,凭法为药,依僧为友”。

出家
  指离开家庭到寺院做僧尼,古印度社会又称为林居者。原为古印度的遁世习俗,佛教引为制度,传入中国以后,又为道教借用。

披剃
  按佛教戒律规定,出家众必须“披上袈裟,剃除发须”。披剃遂成为出家的代称。

落发染衣
  出家的代称。意为剃除发须,穿上僧尼衣服。
剃度
  出家的代称。剃指剃除发须,度指度越生死之河。

度僧
  指举行佛教仪式,使俗家人出家为僧。度指离俗、出离生死。

南无
  梵文音译。意为致敬、归敬、归命。表示一心归顺于佛。

发心
  意为发愿求无上菩提之心。即发起求解脱苦难、生死,引申作为佛教信徒志求某种与信仰相关的愿心。

受戒
  指举行佛教仪式,使人接受佛教戒律。戒有五戒、八戒、十戒、具足戒等,僧俗受戒仪式、内容各有不同。

传戒
  佛教寺院召集自愿出家的教徒,举行授戒仪式,使之成为正式僧尼的仪式。

灌顶
  梵文意译。原为古印度国王即位的仪式中,国师以“四大海之水”灌于国王头顶,表示祝福及统领四海之意。密宗在僧人任阿阇梨(教授师)位时,仿此设坛举行灌顶仪式。

安居亦译夏安居、雨安居
  古印度每年约5至8月期间,为当地每年三个月的雨季,为避免伤害草木、小虫,佛教禁止僧尼外出。这段期间应在寺院内接受供养,坐禅修学,称为安居期。
  在中国,安居期为阴历4月16日至7月15日,称为夏安居,简称夏坐或坐夏。开始的时候,称为结夏;结束时称为安居竟、解夏。南亚、东南亚称为雨安居。

一瓣香亦称一炷香
  原意为焚香礼敬。禅宗长老在开堂说法,烧至第三柱香时,长老会讲:这“一瓣香”敬献给授我道法的某某法师。后来师承某人,也叫瓣香某人。


拾 成语、典故、杂语
  成语与典故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又与杂语、文字等构成文化的重要元素。文字、文句的使用更具体呈现了文化的内涵,两者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佛教文化已经与汉文化交互融合,构成汉文化的一部分。这个现象在文字及语汇的使用中,处处可以见到蛛丝马迹。本章共收条目113条。

半路出家
  比喻中途改入某一行业,或改做一件事,特别是本身并不熟悉或专长的事。佛教的出家,原有一定的程序,必须自幼在寺庙中做沙弥或沙弥尼,待成年后受具足戒,成为正式的僧尼。若成年后才离开家庭,削发即受具足戒,未经沙弥(尼)的阶段,就是所谓半路出家。

大彻大悟
  表示对某件事、道理或某个人彻底了解、明白。“彻悟”原是佛教表示对真理的透彻明白,不执迷于世俗、表象的道理。佛教教义中,一般将佛教所讲的真理归为“真谛”,将世俗所认定的真理归为“俗谛”。真谛最基本的是四谛,即苦、集、灭、道。是佛陀在最终悟道前,坐在菩提树下,经七昼夜悟出的真理。彻悟即捐弃俗谛,服膺真谛。

混世魔王
  形容一个人专门为非作歹,有如魔王般扰乱这个世界。魔王的典故,来自古印度的神话,“魔”为梵音魔罗的略称。佛教撷取了印度神话中有关魔王波旬的故事,将扰乱人心、阻碍修行、夺人性命等恶事,都归罪于魔王波旬及其族类(佛经称为眷属),特别是对人心、观念的误导。
  佛经初译为汉文时,汉字并无“魔”字,当时译为“摩罗”,梁武帝创“魔”字,取其如鬼魅一般之意。依佛经传说,魔王波旬住在他化自在天(夺他人所化),身边有种种的魔众,会变化成各种身形,专门进行以迷惑人心为主的事情。武帝创“魔”字以后,随着佛经的流传,在汉文中借用非常广泛,如群魔乱舞、病魔缠身、妖魔鬼怪、邪魔外道等。

邪魔外道
  泛指偏离正统的思想观念,或行为极不端正的人。“邪魔”请参考上条混世魔王。“外道”指古印度佛陀在世时社会上一群修道的人(称为沙门),即除佛教之外的修道人士。佛教信徒认为除了佛教的教义是正道,其他的都是旁门左道,或不是真理,所以称其他的沙门都是“外道”。邪魔与外道两者合并,引申为邪恶的旁门左道。

顶礼膜拜、五体投地
  “顶礼”是佛教的最高崇敬礼。方式为跪伏在地,以额头触及对方的脚。俗称五体投地,因为顶礼时双膝、两手肘也都着地,合为五体。“膜拜”是口称“南膜”而拜,“南膜”为梵音,意为皈依,后演变为“南无”。佛经中,经常说到“顶礼佛足”、“头面礼足”即为此意。顶礼膜拜用在成语是形容极为崇敬之意,而五体投地往往形容极为佩服。

善男信女
  原意指佛教的在家男女信众,衍生成泛指宗教的虔诚信徒,或心地善良、无邪念的人。基本上,佛教将其信徒分为在家众、出家众。在家众又分为男众、女众,男众称为居士,梵音优婆塞;女众称为居士女,梵音优婆夷。合起来俗称善男信女。出家众又细分为未成年男众(沙弥)、未成年女众(沙弥尼),及成年男众(僧或比丘)、成年女众(尼或比丘尼)。
万劫不复
  形容永远不能恢复。“劫”是梵音劫波的节译,古印度的计时单位,又分为大、中、小劫。1小劫约1680万年,20小劫合1中劫,4中劫合一大劫,约为13亿4400万年。因此,万劫用来形容无限长远的时间。

在劫难逃
  表示命中注定的事,无法避免。多用来比喻负面的事情,如灾难等。“劫”是古印度文化中的时间单位,但佛教认为,每一个劫到来的时候,都以毁灭性的灾难告终(成、住、坏、空)。汉文化中,“劫”又成为灾难的代名词。
劫后余生
  形容历经重大的灾难、厄运,侥幸存活下来。参见上条“在劫难逃”。

十八层地狱
  比喻处在极为痛苦的环境中。“地狱”是佛教六道之一,在佛教教义中,人死后根据自己的业报,有自己的受生处,即所谓六道轮回,一说五道轮回。地狱受生是最为严重的恶报,其中又有八大地狱、十六小地狱等各种说法,愈下层则受苦愈重。其中以无间地狱受苦最重,因受苦“无间”(没有间断)而得名。但佛经中并无十八层地狱之说,可能是讹传,久而久之遂成通说。

牛头马面
  形容各种凶恶、丑恶的人,或各种鬼怪。牛头马面原为佛经描绘中的地狱狱卒,专司驱赶亡魂进入地狱。演变为形容作恶多端的人。

笑面夜叉
  形容脸上经常带着笑容,却居心狠毒的人。夜叉本为古印度神话中的小精灵,意为勇健鬼、能啖鬼。佛经中把他说成是食人恶鬼,经收伏后,又是佛教的护法神之一,名列天龙八部之三。在汉地中,夜叉通常带有负面的涵义,例如称凶恶的女人为母夜叉。
  北宋期间,陈次升在《弹蔡京第三状》中,痛斥蔡京在民间被称为“笑面夜叉”,意为表面上取悦君王,暗里却排除异己、鱼肉百姓。成语“笑面夜叉”就是来自当时民间的流传。

刀山火海;上刀山,下油锅
  “刀山火海”比喻极端危险的环境;“上刀山,下油锅”表示不避艰难。刀山、火海原是佛教地狱之说中十分恐怖的地狱酷刑,借用形容极为艰困或者极为痛苦的环境。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形容做好事就有好结果,做坏事就有不好的下场。这是佛教因果报应教义在汉地最通俗的一句话,原义仅在于解释因果循环的铁律。而且佛教的因果律并不局限在今世,重点在透过轮回的来世果报。这句成语则较常用于现世报,往往带有讥讽、幸灾乐祸、天理昭彰的涵义,较为负面。

如影随形
  形容紧随不离,多用于两人之间有从属性质的紧密关系。《涅槃经》载:“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强调善业有善报、恶业有恶报。佛教的因果论主要表现在前世今生,一般人多因来世距今生太疏远,而感受不到报应,因而用这个比喻加以强调,造下的业一定有果报。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多用在比喻对某件事下过工夫,一定会得到结果,含有励志的意义,有时也作为对怠惰的警惕。原义则是讲佛教因果报应的不变法则。《涅槃经》载:“种瓜得瓜,种李得李”。《佛说分别善恶所起经》又载:“种稻得稻,种豆得豆。”到了《古今小说》里的《月明和尚度柳翠》则合并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综上,形成这条成语。

自作自受
  警惕人们,自己做错事,要自己承担后果;有时含有讥讽或幸灾乐祸的意思。《五灯会元》中,有一篇宋代的参禅公案《谷隐聪禅师法嗣·金山昙颖禅师》载,谷隐寺的住持和尚,法名达观。一次参禅的时候,僧人提问:“120斤铁枷,教阿谁担?”和尚回答:“自作自受。”表面上叫那制作铁枷的人自己承担,谁教他一般只做25斤的东西,偏要做120斤?但内里却有一翻深意。
  佛教罪福之报是轮回己受,在中国的观念中,则会“祸及子孙”、“福荫三代”,报应及于家族,罪福会由子孙承担,这或许是受中国传统家族伦理的影响。

步步莲花
  形容女子走路,体态婀娜多姿。莲花本是佛教中代表清净、不染尘的象征。在佛经里面,描述释迦牟尼出生时,莲花自然托足。或者释迦坐时,也坐在莲花座上。现今佛教塑像中,无论菩萨或佛像,或坐或立,都经常使用莲花作衬托。作为通俗的成语或者语汇,莲花与女性却难脱关系,如“莲步轻移”、“三寸金莲”、“莲花指”。

唯我独尊
  形容尊贵的地位,但多半带有自傲、自大的负面评价。“唯我独尊”原是佛经里塑造释迦牟尼在世间的智慧和功德无人能及的地位,所用的形容词。
  《长阿含经》等多部佛经记载,释迦牟尼诞生时自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在经书的本意,因为释迦牟尼预知自己将成佛,这个“我”是大我—佛,所以这句话就是“天上天下无如佛”的意思。后来成为一句成语,却是讽刺别人自大、目中无人的意思。

佛眼相看、佛眼相待
  形容以善意对待彼此。佛教将佛眼与凡人的肉眼做了区隔,佛眼具有肉眼无法比较的神秘功能。肉眼只能见远见近;佛眼则能看见三世(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事物,这叫天眼通,属智慧面。但另一个特色是佛的慈悲,此处用的形容意义是取其慈悲面,有时又用“佛眼相待”来形容。

神通广大
  形容一个人具有别人难有的能力、办法,有时又形容一个人很会钻营,带有负面的评价、酸葡萄心。“神通”原是佛教描绘释迦牟尼具有神秘莫测的能力,无所不能。一般可分为五通或六通,较普遍的说法是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以上为五通)、漏尽通。类似的成语又有大显神通、各显神通等。

现身说法
  以亲身的经历为例,对人们解说、劝导、印证。依据佛教的说法,佛陀能变化各种身形。因此,佛陀说法往往根据不同的情况,以各种变化身向众生说法,使其能真正理解。这是现身说法的原义,演变成今天,则强调以亲身经历为证。

执迷不悟
  形容一个人不能认识到己身的错误,或不承认错误。在佛教的教义中,把对真理的真正认识称为悟;反之,对真理错误的认识称为迷或惑,无法跳脱迷就是执迷。又把迷比喻为此岸,悟为彼岸。真理的内容则有不同的标准。
  在汉传佛教中,大致以世间万有(一切现象)为假有,即本质是空为标准,人们因为执著于一切现象为实有,想要去拥有而带来一切的痛苦,这便是执迷。一切修行就是要从中获取佛的智慧,才能转迷为悟,登上彼岸。

醍醐灌顶
  比喻受到极大的启发,一时之间觉醒过来,身心畅快。也用来形容清凉畅快的感觉。醍醐是从牛奶中经过数次发酵、提炼过程而出来的菁华,又称为酥油,常用来比喻佛法中最为精妙者。灌顶则来自古印度传统,国王登位及立太子的时候,在头顶上洒下四大海之水,象征富有四海、统驭天下,称为灌顶。密教借用此仪式,接受新教徒或阿阇梨(教授师)嗣位时,都要行灌顶仪式。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表示给别人方便,自己也方便。“方便”一词原是佛教发展至大乘时期,为了普渡众生的理想形成的新观念。
  佛教教义从基础的认识论出发,到复杂的逻辑观念,一路随着流行与扩大,愈来愈艰深。于是另类的简易修持法,逐渐被推行。在汉地,有净土宗的念佛法门;密宗则有即身成佛之说。两者都是世俗化的代表,希望藉此广度众生。事实证明,信徒在广开“方便”之门下增加了,但也逐渐扬弃了原有“智慧解脱”所带来的严谨教义。
  另一个方便的内涵则是,佛为了度化众生,除了演说的佛法不同外,也经常变化各种身形。“与人方便”在成语的涵义中,则仍以佛教慈悲、与人为善的意涵为主,强调不为难他人。

佛要金妆,人要衣妆
  形容人要靠外表装饰,提升形象。佛教在释迦牟尼刚去世后,原来是禁止偶像崇拜的,所以在这阶段仅以佛的足迹代表佛。到了阿育王时代,已有佛陀塑像。随着佛教的发展,佛陀的塑像愈来愈精致。传到汉地以后,沿袭这项工艺,以金碧辉煌为造型的基本要求,目的在求塑像的庄严。后人就以“佛要金妆,人要衣妆”来形容外表的装饰对人们形象庄严的重要性。

拨云见日
  比喻远离黑暗,见到光明;消除疑团,豁然明白。东汉时代问世的佛教教义论书《牟子理惑论》,中有一段话:“吾自闻道已来,如开云见日,炬火入暗室焉。”说明佛教教义中的道理,让他心中豁然解疑。成语“拨云见日”就是由此而来。

不拘小节
  表示做大事不必拘泥于细微末节;也用来形容一个人的行为不拘泥于道德礼仪的外表形式。佛教传入中国以后,因为沙门剃度的规制,与传统文化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相抵触,几经论辩。《牟子理惑论》就提出两个例子,并说明“由是观之,苟有大德,不拘于小”:,后世遂有“不拘小节”的成语。
  书中举一个寓言作第一个例子。从前齐国有一对父子乘船渡江,父亲不慎落水。儿子好不容易将他捞起,但已昏死过去,儿子便头下脚上把父亲倒抓起来,终于水从口中流出,救回一命。按理,将父亲倒抓是极为不孝的,可是救回父亲一命,成就了大孝。
  第二个例子是历史故事。周代的泰伯,是周太王的长子,为了让位于季厉(后为文王),与二弟仲雍避居吴越,并随当地习俗“断发纹身”。按华夏传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的孝道标准,也是极为不孝,这却成就了周朝的历史功业。

一手遮天
  比喻利用权势,玩弄手段,蒙蔽他人,掩盖真相或真理。《牟子理惑论》对于当时非难佛教义理的论点,提出了“侧一掌以翳日光”,加以反驳,到后世演绎成“一手遮天”。
看破红尘
  形容看透了世情,对一切持超然的态度。这句成语含有积极与消极面,但使用的情境往往含有消极意义。“红尘”原是中国传统词汇,尘埃在日光的照射下,会产生各种不同的颜色,用来形容多样的繁华世界。
  在佛教的看法中,这多样的现实世界,是虚假而不是本来真实的世界。真实的世界是空,空是一切现象的本质、真实相貌。这就是佛教般若学“自性空”的理论基础。能够认识到这一层,便是“看破红尘”。就佛门而言,是智慧,是认识佛教真理的一大进程。

凡夫俗子
  形容平庸的人,也用来作为自谦的称谓,是梵汉文化融合的成语。在佛教的理论中,将人划分为凡夫(六道众生)和圣者(独觉、缘觉、菩萨、佛)两大类,一称六凡四圣。已经“断惑证果”的人称为圣者;未能“断惑证果”的人则属凡夫。断惑证果指断灭对一切现象错误的认知,获得了阿罗汉以上的修行果位。“俗子”则源自魏晋时代,名门士族称为“名士”,名门士族以外称为“俗士”。

镜花水月
  可用来形容一切虚幻的景象,含有空灵之美,却不可捉摸。也用来指世上的一切现象都虚幻不实。后者是佛教的原意。晋慧远(净土宗始祖)在形容大译经家鸠摩罗什所说的性空义时,说了一段话:“如镜中像,水中月”。成语就是由这句话逐渐演变的。
  在佛教的认识论里,世间的无常是一切苦的来源。但深究下去,无常所以是苦的最直接原因,就是人们的执著、占有心。性空,用白话说,就是这世界一切现象(法)的本质(性)是空,能够去认知这个道理,才是解脱的根本。

内容简介
中国佛教文化简明辞典是为一般佛学爱好者编写的辞书,也是提供认识及深入佛教义理的知识性读物。全书依据内容,分为起源背景、佛菩萨、教制教职、人物、历史事件、教义、经籍书文、礼仪节日、道场寺院等十一个主题,几乎涵盖了中国佛教文化相关的所有方面,将近3000个词条。
各个主题中的词条编排打破了传统辞书依照笔画顺序的方法,一方面将意义相同、名称不同的名词并列放在同一个词条的标题中,以免读者重复检索;另一方面,还将内容上关联紧密的词条放在一起,使读者能迅速、简便、完整地掌握相关知识,大大提高了阅读性。附录部分则依照笔画做了详细的索引,以方便读者查找。
本书在内容上力求全面而精炼,所以只收录了佛教文化中最常见和最重要的概念。在每个主题之前,特意作了明晰的导读,以便读者能从整体上把握该部分内容。全书涵盖广博,编排科学,语言平实易懂,又不乏学术严谨性,实为了解和深入研究中国佛教文化的必备工具书。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