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张单程票.pdf

青春是张单程票.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青春是张单程票》是一部由网络超人气作家亚亚所著的青春怀旧小说。
《青春是张单程票》这部青春怀旧小说感动着千万人。人生是场单程旅行,青春对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曾经的那些时光,无论美好,还是遗憾,我们都已回不去。在这部小说中,亚亚以唯美、伤感的笔调,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王岩与原小城的青春故事。这故事在网上甫一连载,便赢得了千万读者的喜爱,被誉为“青春怀旧标志性小说”。
那些回不去的时光,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念想。《青春是张单程票》向我们传达了一种青春的情绪,在我们拥有轻狂年少的时候,对其不觉得珍惜;可一旦过了青春年少、一旦再也回不去,无论谁想起那美好的、宛如梦幻般的的青春年少,都会涌起一股失落之情。那里有我们对父母的叛逆、情窦初开时写下的火热的情书、有我们那自以为天长地久的友情与爱情。那些青春年少,那些回不去的时光,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念想。那些回不去的时光,奠定了我们独一无二的青春与成长。

作者简介
亚亚,女,很宅很安静,小石头般的个性,棱角分明。从十几岁开始写作,已创作数百万字作品,深受读者欢迎。曾旅居北京、长沙、武汉等城市。这些年的光阴,当属命运。那些被精心饲养过的青春,已留下动人的印痕。始终以明媚而感恩的心,赏阅一些风景,感触身边故事;虽岁月匆匆,然不觉沧桑。

目录
第一章 年少时的爱……001
两颗心在靠近,两个人的手拧在了一起,拧得手心里汗淋淋的心也是这样,涨潮一般,扑通扑通的尽是听不清楚的声音。
第二章 相忘于时光……029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怕就怕那些冲不走的小渣滓,会变成心中的尖刺,把你的心戳出万千小孔,发着细细密密点点滴滴的痛。
第三章 曾经的心结……063
她不敢回头张望那过去的时光,虽然很多时候她都想回头去看看。不知道姐姐现在过得怎么样,王岩这些年还好吗……
第四章 缘分有多深……091
猛一看到原小城,张星星紧张得语无伦次,不知该如何表达才好,等到她要伸手指给陈强看时,才发现人流中早已没有了原小城的身影。
第五章 久别又重逢……115
女孩穿着纯白色的连衣裙,短短的马尾刷俏皮可爱。王岩离她还不够近,只能看到她忧伤的侧脸和消瘦的背影。
第六章 想见不敢见……133
自从和原小城见面之后,王岩就没敢再和她联系,原小城也没找过他,他们知道彼此的电话号码,竟都不敢打一个电话。
第七章 幸福的悲伤……157
她落泪了,这每滴泪落下来有多不容易,她是知道的,她已经努力了,她也尽力了,但眼泪还是落了下来,每一滴都是苦涩而疼痛的。
第八章 不忍成路人……179
渐渐地,原小城开始内疚,那一年为什么不讲实话?为什么不告诉王岩自己爱他?哪怕好好地跟他解释一下,而不是那么坚决地拒绝,也许结果就会好一些。
第九章 最美的记忆……209
原小池有说不出的伤感,曾经的这个少年,曾经的时光,是多么美好。王岩把手插在裤兜里,偶尔的一甩头,风掠过他的头发,这个模样,帅得让人心颤。
第十章 曾一起走过……231
原小城的死,让王岩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内心,他呵护着住在自己心里的原小城,感觉他与她之间的距离,从未像现在这么近。

序言
在青春里,没有返程的票(序)

时光是条长长的河,在这条河里,我们游过了年少,游过了青春。
摇曳的青春,年少的情怀,是人生中最难忘的记忆。
懵懂、叛逆、任性、张扬、憧憬、轻狂、纯情……都可以在青春的名义下,焕发出异样的光彩。
曾几何时,看见那个帅气的男生,你的心如小鹿般跳动;
曾几何时,对那个甜美的女生,你转辗反侧,深夜里想念得难以入睡;
曾几何时,在心爱的日记本里,你偷偷地写下自己的小秘密;
曾几时时,你让前排的同学,帮你传递了那封滚烫的情书;
曾几何时,你们两人在寒风中漫步,脸被冻得通红,心中依然充满甜蜜;
……
那些曾经的时光,每每想起,不管美好,还是遗憾,都会让人心中产生一股触动。
那些曾经的人,在多年后见面,目光对视的一瞬间,百感交集。
拥有的时候不觉得珍贵,失去了才感到惋惜,这是人的本性。岁月是残酷的,失去了的东西,便永远不可能再回来,如同你过了十八岁,就不可能再重新回到十八岁一样。生命是场单程旅行,在青春里,没有返程的票。曾经的那些时光,无论美好,还是遗憾,我们都已回不去。
那些回不去的时光,让我们经历了生命最美的体验,奠定了我们独一无二的青春与成长。

亚亚于武汉
2013年12月

文摘
第一章 年少时的爱

原小城的影子,又开始在王岩的脑子里晃荡,旧日的感觉好像在每一根神经和血管里跳跃,搞得他此刻心乱得一塌糊涂,爱情的气息穿鼻而过,在心底荡漾。
这个校园最可爱的地方,就是种植了许多适合攀爬的树,一棵接一棵,像座幽深的小森林。原小城和王岩并不往深处走,他们俩最喜欢做的就是爬到树上,一人靠着一根树干,双双闭着眼睛,借着大片大片的树荫,避开那些滚烫的日光,幸福地做着称心如意的白日梦。
偶尔会有虫子来给他们捣一下乱,要不就是他们互相骚扰,用树叶或一些细小的树枝互捉对方的痒痒,不知道有多少次,王岩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其实应该是他忍无可忍从树上跳下来的,不是他捉痒痒捉不过原小城,而是他担心原小城真的会从树上掉下来。这么低矮的一棵树,王岩是三两下就能攀上去的,可原小城若没有王岩伸手拉她,她是磨破鞋底也爬不上去的。
当然,王岩爬树是为了能和原小城在一起。和原小城一起爬树,他愿意,他快乐,否则这种小儿科的举动,是他不屑一顾的。不过,原小城爬树的样子还真糟糕,即使紧紧地拉住王岩的手,她的身体还是扭曲得不成样子,看得王岩直想笑,有时候他会笑得忍不住松开手,先看着原小城屁股着地,再在事后备献殷勤。
“总有一天,我会练得像你一样身手敏捷的。”每一次,原小城都这样愤愤不平地说。
“你放心,那一天不可能存在。”王岩自信满满。
面对王岩的自信,原小城都会抛给他一个让王岩难以自抑的眼神,这眼神究竟有多迷人,那是说不上来的,这眼神让王岩充满期待与希望,仿佛血在燃烧。在王岩心里,他只希望这个眼神投中他,他有种少年般的迷醉痴狂,也有种懵懵懂懂的忘我情怀。
两颗心在靠近,两个人的手拧在了一起,拧得手心里汗淋淋的;心也是这样,涨潮一般,扑哒扑哒的尽是听不清楚的声音。
平息一下内心的声音,两个人像是居住在树上的精灵一样,愉快地在浓郁的枝叶间交谈,不时有风穿过,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他们的手牵在一起,一直没有松开,他们俩就像一棵树,渴望向着天空,更加繁茂地生长。
“你考进了电影学院,那里美女如云,还会记得我吗?” 问这个问题时,原小城是凝视着王岩的。她的眼睛如涓涓清露,让王岩忍不住捧着她的脸蛋揉了揉……当这些感觉来临时,王岩的泪水润湿了眼角。对于原小城,他放不下的不仅仅是那个人和那个名字甚至那段光阴,还有那句承诺。当时,他用纯净水一样的眼神向她保证,他愿意娶她,守护她,陪伴她。
承诺犹在,光阴无语。
四年,四年转眼即过,王岩已从电影学院毕业,还是曾经的校园,还是曾经的树,站在树下的还是那个名字叫王岩的人,可陪他回来的却是一个叫方玲的女子,这个名字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是多么的陌生,甚至有点不合时宜。
方玲对王岩高中时的校园很好奇,一个人到处转悠着,不时发出兴奋的叫声,一遍遍喊着王岩的名字,在这样的叫喊声中,王岩不得不收回自己已飘得很远的思绪。
在收回已飘得很远的思绪时,原小城的声音还围绕在耳边:“真想不通,你长得又不帅,为什么电影学院看上了你?”
听原小城这么说,王岩看了她一眼,她的样子有点伤感,脸红红的,像要烧起来一样,可爱至极。见王岩沉默不语,原小城有点自怨自艾,她抱怨自己,不但没考上北京的大学,竟连普通的大学也没考上,感觉自己的梦想,就像一个气球,挣脱了她的手,眼睁睁地看着它飞走。
原小城所担心的,在王岩心里一点也不是问题,只要是原小城,还是他心中那个白衣白裙,翘翘的马尾刷总是扫过他的鼻梁,留下淡淡发香的女孩,就已足够。至于大学,那是要有心爱的女孩在才更乐意去上的。
原小城一味地陶醉在自己消极的想象里,此刻她哪有心情了解一个男孩的心事!
王岩捏了捏原小城的脸蛋,捏一下像是不过瘾似的,双手捧着她的脸狠狠地挤压几下,原小城的五官扭曲到一起,像一张揉皱了的少女卡通头像。
此刻,方玲已坐在了树上,招呼王岩过去。
王岩神情恍惚,向着方玲那边走去,他的步伐缓慢。方玲看在眼里,很不满,这爬树的点子是王岩想出来的,真的来了他好像没了心思一样,兴致全无,这让原本好心情的方玲顿然失去了兴趣,一遍又一遍地警告王岩说:“爬不爬?不爬以后真的没机会了啊。”
耳边分明是方玲的声音,脑海里却全是原小城的身影,同时还有原小城伸出的手,那双手在向他张开,仿佛一只被宠坏的小狗,在他眼前张牙舞爪,只是为了让他靠近她。
王岩三步并作两步爬到了树上,方玲尝试着伸手过来,被他拒绝,在有思考的那一瞬间,他觉得他拒绝的不是方玲伸过来的手,而是自己实在伸不出手去。
方玲能感觉到王岩的心不在焉,觉得这和王岩的初恋有关,便忍不住问:“又想到初恋了吗?”
“没有。”
王岩的答案,让方玲的心暂时平安着地。这已不是第一次,她对原小城是知道的,王岩也将大致的经过跟她讲过,只是某些说不出口的秘密,还只能当秘密存在于王岩的心里。
他和原小城,曾经亲密无间,曾经废话连篇,王岩的心底,渐渐地裂开一道疼痛的缝隙,他暗自伤心。
那天晚自习,突然停电,他和原小城用蜡烛滴了一个哭脸,很意外,他们滴的不是笑脸,在他们的心怦怦怦快速跳动,开心得难以言说的时候。王岩清晰地记得,那些泪滴都是他们俩用小拇指尖点上去的。
这小指一点,时光远离。
王岩目光呆滞,无精打采,方玲的声音再次传来。
“小鬼抓住了你的魂?再不还魂我可要翻脸!”方玲是北方人,很直率,有点撒娇有点坏地说,同时她的语气甚是强硬,这也可能正是她的脆弱之处,脆弱得需要用言语的力量来捍卫自己的分量。
冥冥中,方玲内心里也有点害怕,这个曾经属于王岩和原小城的校园,不知会带给他们怎样的冲击。
方玲的确是这样的女人,她需要用极端的方式来成全自己,这种方式不一定是她喜欢的,却是她必须选择的,因为她一直用极端的方式在成长。
有时候,王岩真的替方玲感到累,且不说方玲时不时地要翻脸,她还动不动就把死呀活呀的挂在嘴上,为了安慰一下此刻的方玲,王岩说:“我们都要结婚了,以后规规矩矩地喊老公,做了你的老公,什么鬼也不敢来了!”
王岩话音刚落,方玲脱口而出道:“不喊老公。”方玲的拒绝,让王岩有点出乎意料,方玲不是一直都盼望着这一天吗?怎么会……
“我要喊亲爱的。”方玲很快给出了答案,并顺势把头靠在了王岩的肩膀上,沉浸在白花花的幸福中,透过片片树叶洒落下来的零零碎碎的阳光,就像一个个飞跃过她眼前的小天使,她梦中的期盼终于将要抵达。

晴天一个接着一个,没有一点要下雨的意思,阳光耀眼,一如既往的灿烂。
“你的肩膀一点也不宽。”
“这不刚好够让你依靠吗?”
“可是有点靠不稳。”原小城的嘴巴翘得可以挂油瓶子。
“再加一双手就好了吧!”王岩把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原小城用双手紧紧搂住,把头往她的耳后根埋了埋,原小城情不自禁地把头仰起来,一脸灿烂的笑容,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长长的头发盖住了王岩埋下来的整张脸,只有原小城那幸福的笑脸,留在了时间的空荡中。
“可你也不高大,好像缺乏安全感。”原小城故意在臭美,她心里甜滋滋的。
“你还真挑剔,以我的比例,为你遮风挡雨那是刚刚好,你就满足了吧!”
原小城抿着嘴笑,像是在作弄王岩,表现得极不情愿似的,慢吞吞地说:“好吧好吧,那就暂时满足一下吧!”
王岩明明知道这是原小城故意酝酿的情绪,依然向他抗议,他直截了当地向原小城讨要一辈子,一辈子有多长他不知道,也没考虑,反正就是要。
反倒是原小城,心里犯嘀咕,觉得他们才十八岁,一辈子离他们很远呢。原小城一抬头,脸就红了起来,王岩看着她,不止心动,还真着急,他就要离开这儿去外地念书了,原小城这不愠不火的态度,让他真有点受不了。
王岩目光火热,原小城避开不敢看,她垂下眼眸,耳根通红,王岩捧起她的脸,这让原小城好不容易远离的目光,被王岩轻轻一个眼神,就召了回来。
他们听着彼此的心跳,就像听到春天里小芽苗出土的声音,虽然很轻,但蠢蠢欲动。
他们许下了拉小指在一起的诺言,王岩不由分说,就把原小城的小拇指和自己的挂在了一起。
“来,拉钩算数。”看着方玲伸出的小拇指,王岩又被那旧日的召唤所吸引,虽然方玲就在自己的身边,此刻的他却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孤独,形单影只地循着光阴的回声,穿梭于那幽暗而又温暖的远处。
“不要。”
王岩回答得还算那么干脆利落,方玲双手搂着王岩的肩膀,撒娇一样地摇晃着他,要他保证,她——方玲,才是他王岩最亲爱的。这种简单直白的表达,是方玲证明爱存在的一种方式,她需要这种方式。
王岩也说不清为什么,在方玲面前,但凡什么形式上的东西,总能给他一种幼稚的印象,而和原小城在一起,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接着他告诉方玲,他们之间,没有形式,就是最好的形式。
方玲想了想,觉得也对,因为王岩一向都是依着她的,想到这儿,方玲并没强求。更让她觉得应该如此的是,她在王岩的脸上看到了一种不能勉强的拒绝,因此她只有顺着台阶下了,虽然这台阶让她产生了莫名的疑问与忧伤,但她还是能够越过这些疑问与忧伤跳下来的,只要能跳下来,就是安全的,王岩给她的感觉一向都是这样的。
关于王岩,强烈的安全感与保护意识每次都能让方玲平稳着地,并且一次次地通过她的安全感测试,那些测试说出来,别人可能都不相信,即使有人相信,也几乎会认为他们变态。
在方玲心里,几乎没有男人这么对她,王岩对她的好是无可比拟的,说是年少轻狂也好,自负也罢,总之王岩都是按她的要求在做,别的男人能做的王岩可以做,别的男人做不到的他也能做,王岩就像是被她挟持过来的情人。
不过,王岩心里还是明白的,方玲的幼稚举动因原小城而产生。他已和方玲有了结婚的打算,拉一个小指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是小指弯一弯而已。现在,他有点承受不起这个动作,脑子和手指关节都绷得僵直,像他进行钢琴弹奏时弹不下去的乐章,如果继续,会面目全非,杂乱不堪。他必须冷静一下,他现在需要的是和方玲全新地生活。
在情感的交替中,每个人都看得见万花筒般的五彩缤纷,却独独看不到原来的自己,两个人都陷入了适时的沉默之中。
“你们俩搞什么鬼,是不是打算住到树上?”一起来的王岩高中时最好的朋友陈强,左右找不到人,找了几圈,终于发现他们待在了树上,便招呼他们快点下来。
“那哥们,你要不要一起来住?”
“我可没你那么抒情,这么没挑战性的树也能被你爬成嗜好,可能是树上的恋爱好谈吧。”陈强这样随便一说,王岩的神经猛然一紧,陈强是谁?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他和原小城恋爱的见证人,他要是嘴巴一松,再抖出些什么来,方玲这边他肯定不好交代,虽然一开始王岩就备了案,但那些卷宗哪有陈强的来得确切?
王岩还没来得及说话,倒是方玲抢先一步接过了陈强的话,她说的是真心话,挺好挺浪漫。
陈强是一路上看着王岩恋爱经历中风雨变迁的,有一些说不清的缘故,再加上他和原小城也是同学,并且在原小城和王岩恋爱后,与两人都保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因此他对方玲一直以来,都有着那么一点点挥之不去的排斥。
听了方玲那么说,陈强忍不住在心里想,也许挺好挺浪漫的东西,都是一种习惯养成的,他转头瞥了一眼王岩的表情,王岩的表情里有多少不自在很难算清,就是陈强,也无法肯定能看出几分来。那个近乎已经消失了的原小城,她会怎么想,她到底在哪儿呢?
方玲总觉得王岩的这位好哥们,对她没那么友善,整天阴阳怪气的,她忍不住对王岩抱怨。方玲的抱怨已不是一次两次,不过也就是她这么一抱怨,王岩这么一听而已,并无太多下文。
其实,王岩心里有时也怪陈强多嘴,只不过这是最好的哥们,没办法,再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正是陈强的特色。而在方玲眼中,陈强就是一头肥猪,还长着一张臭嘴,一想到陈强在自己心中的形象,方玲差点笑出声来,不过,她还是说了出来:“瞧,陈强的孕妇肚都出来了。”
方玲这么一说,王岩紧跟着也损陈强:“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这家伙的吨位急剧飙升。”
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陈强很不屑,对他来说,这套不但过时了,他也早就有了免疫力。
不过,陈强心里想着应该带张星星一起来,那样就轮不到这两人得瑟,正巧王岩也问起这事儿:“张星星怎么没来?”
张星星不想来,陈强差点脱口而出,事实上也是,张星星不但自己不愿意来,她也不愿意陈强来。
张星星是陈强的女朋友,和陈强无太多恋爱细节,却能爱得死去活来。并且张星星还一直坚信,王岩和原小城会爱得比他们更死去活来,但现实的结果好像并不这样,她从心底里见不得现在看起来很幸福的王岩。出于各方面考虑,陈强坚持一个人和他们见面,即使做光电使者也无所谓。
光电使者是张星星对陈强的称呼,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劝陈强要不就别去,要去就一起去,因为张星星不愿意去,所以她也不愿意陈强去做电灯泡,就那两人的亲密关系,陈强这得多少瓦啊!
青春的情感,就这么肆无忌惮。
“放心放心,他们早已迅速进入了老夫老妻时代,电灯问题是不存在的。”陈强安慰张星星道。
“可我还是不想让你去,恨不得让你和王岩断绝关系。”张星星这句话是心里话,她憋好久了,从王岩和方玲开始在一起时,这个念头就在她心里没间断过,只是碍于陈强和王岩的友谊不一般,才忍了这么久。
“没那么严重吧?虽然是哥们,但别人的家务事我们也不方便干预嘛。”
话虽这么说,可他们心里都明白,原小城现在还联系不上,要说王岩在北京上学那会儿吧,可以找一千个一万个理由不过问,但如今他回来了,并且以前他每个暑假都回来,可仍然跟没事人一样,他究竟是怎么想的?这很让人想不通。
陈强心里也纠结,这事儿到底复杂在哪儿,连他这个王岩最好的哥们,都说不清道不明。
只是张星星比较较真,甚至可以说她不是在关心原小城,而是在找寻爱的答案,这是每一个女生的通病,总是喜欢在那些分手的情侣中寻找分手的原因。在张星星的脑子里,有着一堆问号:“究竟有多复杂呢?王岩就要结婚了,不是吗?就算是旧爱,那也是爱呀,连我们都对城城有着或多或少的牵挂,而王岩呢?他还牵挂着城城吗?”
“喂,张星星,你不会是在为原小城抱不平吧?你们好像没那么深的交情吧?”对于张星星的心思,陈强很纳闷。
张星星想了想,陈强的话也对,除了王岩之外,以原小城的性格,她还能和谁有过深的交情呢?她和原小城之间,不过是同学一场而已。不过,即便是同学一场,不算知己,也算是了解的。
也许在所有的同学关系中,成绩突出的不一定能让人铭记,始终让人念念不忘的,倒是那些在青春里,女生低眉,男生明目张胆,爱神丘比特神箭逮着谁,立刻就长着眼睛飞射过去的光阴。
“好了,别想了,我去去就回,就算不和那哥们团聚,也要约上一起踢踢球。”
“那种抒情滥情的人,还记得球怎样踢吗?”
“这一点可以肯定,你放心吧!再说,他就要走了,准备到南方一个城市长期生活,以后工作了,生孩子了,再想回来一趟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陈强想到这儿,难免有些有点失落。
看着陈强的失落,张星星觉得,只要王岩的爸妈还在他们这个城市,王岩就是想不回来,那也只有三个字——不可能。
抱有这样的想法,那是张星星还不知道,王岩的父母已经决定,跟着王岩一起走,王岩家的房子,已经挂到了房产中介的售卖牌上,打算卖掉,到了新的城市,在那里付首付,重新买,这些都是计划好了的,并且王岩将要就职的那家电视台,待遇也不错,以王岩的能力,这些都不是问题。所以,她和陈强,完全没为王岩担心的必要。
对于王岩的离开,这两人还真有点心事重重,他们的脸上,始终挂着忧愁。最后,陈强说:“人家王岩好好的,我们愁啥呢?”
其实,陈强和张星星一样,每次看到王岩,都会产生一种相同的感觉,那就是一见到王岩,就会有点烦,至于烦什么,又说不出来,莫名其妙地替王岩烦恼,究其原因,那是真的不知道。这种感觉有多奇怪,就有多强烈。
事实上,王岩每次离开,他们会去送行;王岩每次回来,他们会去迎接,看起来一切都没有改变。说王岩人变了吧,好像没有;说王岩没变吧,陈强是他最好的朋友,有时候会对他有着一种一无所知的感觉,想到昔日的时光,彼此之间还是那么的具体。
“想!想!还在想?想什么呢?都想入非非了!”王岩和方玲已从树上下来,陈强的脑子里还想着他和张星星关于王岩的“烦”字,他觉得他和张星星的感觉是有来源的,但面对着站在身边的王岩,他没时间再想下去,说:“抒情的人,走之前要不要踢场球?”
“没问题,把人马召齐了,谁怕谁啊?”王岩一拍陈强的肩膀,痛快地答应了下来,两人互相搭着肩,和着金色的阳光,仿佛拉开了昨日重现的序曲。
青春的好处在于,哪怕仅仅是一个念头,就能立刻付诸行动,随心所欲,这便是年轻带来的勇气。

内容简介
《青春是张单程票》是一部由著名青春作家亚亚所著的青春怀旧小说。在《青春是张单程票》中,亚亚通过如花妙笔,不仅能让我们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还能唤醒我们那久已尘封的往日情怀。生命是一场单程旅行,青春飞沫扬花。王岩,在懵懂的年纪里,邂逅了那个她;原小城,为了一段青春之痛,远走他乡。分离,是相思的开始;相思,是深情的见证……在相爱的时节未能爱,一任岁月匆匆流;待到他年重逢时,却已是白云苍狗、物是人非;即便再怎么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曾经的那些时光,我们都已回不去。那些回不去的时光,奠定了我们共同的青春与成长。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