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疆问路:再不出发梦就远了.pdf

边疆问路:再不出发梦就远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一位女导演,一台摄像机,三个月,近22000公里,沿中国陆路边境行走,她用脚步与镜头,追上了最初的梦想!
★问路是为了寻找,出发才能够到达。与你一起分享有关梦想、坚持、爱的真实经历!
★别在原地念念不忘,你要出发,才能和心中的世界相遇!
★用行走投资青春,给梦想打开一个现实的出口!
★比旅行散文更纪实!比旅行画册更精美!比旅游攻略更具有实操性!比户外探险指南更刺激!
★就像是自己沿着中国边境行走一般,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还在出发点!

媒体推荐
我知道,我如果再不走,路就要走了
——读《边疆问路:再不出发,梦就远了》
我要马上走了,
路就在门口,
我如果再不走,
路就要走了。

【一位女导演,一台摄像机,三个月,近22000公里,沿中国陆路边境行走】
最初吸引我的,是封面上的这剧醒目的文案,它似乎在告诉着世人:这在你们眼中看似不可能实现的事情,的确有人这样去做了。
二〇〇九年夏天,作者独自一人去了中国陆路边境线七个省份与九个邻国交界的地区,拍摄一部完全由自己独立策划与制作的纪录片。
二〇〇九年的六月六日启程,她首先奔赴东北三省,走访中朝、中俄、中蒙边境城镇,八月份起前往西藏、云南、广西,探访中尼、中印、中缅、中老、中越边境。沿途先搭乘自驾游爱好者越野车,而后坐长途汽车、火车、出租车、马车、驴车、牛车、摩托车……一站一站串联起边境的地标。除了新疆因为某些原因未能去成,中国长达两万多公里的陆路边境线几近走完……
她路过鸭绿江,拜访中国最北的漠河,与说东北话的蓝眼睛成为朋友,夜宿草原牧民家,纳木错经历死里逃生,翻过雪山去尼泊尔,遇见印度大兵和藏族活佛,茶马古道上遭遇离奇黑猫导致“瘸腿儿”,和一群刚认识的青年人夜访老挝,坐船去越南串门儿……

【问路是为了寻找,出发才能够到达】
“边疆问路”,这个书名让人思考良多。“问路”,问的究竟是什么?问的是哪一条路?为谁而问?
其实就像是迷失在旅途,我们兜兜转转,被四面八方汹涌的人潮扰乱了自己的目标,于是,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我要去哪儿?那里有什么?你念念不忘的远方,却依旧是你眼中的远方。
亲爱的,不要在原地怀想,你要出发,才能够到达。就算再次出发会有各种艰难险阻等待着你,有什么关系呢?你向前走,这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把这本书献给所有在生命的旅途中迷茫疲惫的人,让这一段特殊的旅行经历,唤醒你追梦的心。

【只此一次,震撼一生】
一辈子,我们最少要疯狂一次。
作者这样做了,她在三十一岁那年放下一切去了远方,那段漫长又短暂的旅程结束,她有回到了现实中。
这是离心与现实的一次追梦吗?或许可以这样认为,但这样的追梦并不是虚无的,它所产生的能量、力量,时至今日依旧对作者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用行走投资青春,也许在很多人眼中是如此荒唐,我们不一定非要复制这样的行为,但是应该学会这样的意义——给梦想打开一个现实的出口!
只有这样,才能留下无悔的时光。
只此一次,足以震撼一生,影响一生!

【自由与梦想,是永远不能辜负的信仰】
在这个匆忙的世界,我们是如此渴望挣脱外在的枷锁,真正的向前冲一次。我们渴望自由,就像渴望重生一样。
你还会做梦吗?你还有梦吗?你是否还记得十年前稚嫩的语言?是否还记得最初的自己是怎样跌跌撞撞怎样拼命奔跑?而如今的你,是怎样地沉默,忘记了你曾指着说要到达的远方。
有人曾经说过:“我这一生,只需要两样东西,一样是自由,一样是梦想。因为我知道,只要有了这两样,我就可以踏着命运的脚步大步向前。”
别总是埋头工作低头生活,别忘了偶尔抬起头看看这个世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趁着年轻疯狂一次,用出发,让生命真正地虔诚一回。

作者简介
李海培
  笔名羽舒,留法传媒硕士,原中央电视台编导,现为独立纪录片导演兼制片人,自由撰稿人,星博时代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办人/CEO
  曾出版《百年巨匠:徐悲鸿》。

目录
自序
引子:追梦
第一章 一路向北,鸭绿江是面镜子
红月亮照耀断桥
鸭绿江是一面镜子
衍生出的烦恼

第二章 穿越白桦林,遇见说东北话的蓝眼睛
决定独自上路
乌苏里江上的船歌
重返“北大荒”的知青
万里走单骑
远行问幸福
中国最北
下岗女工的面包房
达斡尔姑娘和额尔古纳的秦姐
说东北话的蓝眼睛

第三章 呼伦湖畔,草原人家
满洲里,霓虹下的寂寞
住进牧民家,蒙古包里的一夜
泉水叮咚的草原

第四章 重返雪域,高原历险
两年前的高原列车
纳木错死里逃生
珠峰脚下的孩子与边城
翻过雪山出国
印度大兵和藏族活佛
又过林芝——“藏地江南”
那一年,徒步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第五章 唱着山歌下云南
茶马古道上的神灵
瘸腿?黑猫?天涯……
缅甸媳妇
赶摆偶遇,夜访老挝

第六章 最后的越南板车
河口之行,最后的越南板车
回家,问路并没有结束

第七章 从边疆到世界
一个人的电视台
跨界探险
漫步人生路

文摘
翻过雪山出国

从樟木镇走到山谷底部,一座友谊桥连接着两个国家。去尼泊尔的人稀稀落落,来中国的熙熙攘攘。远远看去,女人们的衣着色彩缤纷,头顶着各种物件,稳稳当当,脖子和腰背挺得直直的,她们大多是来中国这边采购的。这也是为什么樟木有这么多小商铺的缘故吧。
这是我在行走边疆的过程中第一次拿着签证出国。我相信,去看看邻国是什么样,对我理解边境中国同胞的生活会有很大帮助。
尼泊尔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是一个山的王国。大部分的城市和村庄都依山而建,一条条山路像丝线,把丰富多彩的异域风情编织在我的旅程中。连接城市与村庄的盘山道只有一条,一旦堵车,连调头的机会都没有。在樟木我经历过堵车的无奈,没想到尼泊尔更甚。那天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长途车一堵就是四个小时。原本六个小时的路程,居然走了十个小时!
真正领略尼泊尔美丽的自然风光是在博卡拉。不远千里翻山越岭来到这个海拔仅九百米、距加德满都约两百公里的尼泊尔第二大城市是绝对值得的。这里同时拥有雪山、湖泊、青葱的稻田和古老的街巷,还有咖喱味儿的手抓饭和各式菜肴,欢快妩媚的音乐,妇女们身上五彩的衣衫,精致绮丽的手工工艺品,还有身着英式风格校服的中小学生……这就是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世界。这里离西藏很近,自然景观却完全不同。尼泊尔境内植被茂密,稻谷飘香,很像中国南方地区,同时,雪山又在这个国家的北部连绵起伏。因此,尼泊尔是全世界旅行者公认的徒步天堂。游客既能在氧气充足的城镇边喝咖啡边欣赏雪山,又只需用十几天左右的时间就能徒步到雪山脚下。所以登山爱好者们往往不远万里带着专业的设备来到尼泊尔征服一座又一座雪山。当然我不可能这么玩儿,只能慕名前往旅游名城博卡拉,走马观花地感受一下尼泊尔,然后就得赶紧回国继续我的边疆之行了。
当我终于抵达目的地时,夜幕已将小城遮掩。不过小旅馆十分惬意,这种四层独栋别墅式的家庭旅馆既清静又整洁,有独立卫生间的标间才五百卢比(约合人民币四十五元)一晚。我和在车上认识的法国女孩儿合租了一个漂亮的英式小房间。清晨醒来,打开窗户,四面青山环绕,百鸟齐鸣,这么便宜的别墅真让人住下就不想走了。
旅店服务生追着我推销他们的“博卡拉一日游”。我仔细打听了一下博卡拉的名胜和特色,但对他们开出的价格不太满意。我在街上闲逛时遇到了一位年轻的出租车司机杜尔古杜塔(我称他小杜),聊了两句,觉得他笑容朴实,便决定第二天包下他的车。
为了到圣灵格峰观赏雪山日出,我和司机小杜约好第二天一早四点半在我住的小区外的路口见面。但是第二天我赶到约定地点,却不见他的人影。路口停着两辆出租车,都不是小杜的。两个墨西哥游客钻进其中的一辆,他们也准备去圣灵格峰,见我没找到我要等的车,开始游说我坐他们的车一起去,大家AA制可以便宜些。可我与小杜已经约好了,所以婉言谢绝,继续在寒风中等待。
另一个司机的车是空车,并没有事先约好拉客人。他开始跟我不停地套近乎,甚至承诺两千卢比包车玩一天。我怕小杜来了找不到我,于是没理睬他,又等了二十分钟。快五点了,我有些不快,怎么一来博卡拉就遇到这么不守信用的人呢?于是我决定乘坐这辆空车。车子刚启动,两盏车灯忽然出现在前方,一辆出租车慢慢驶近,我忙让司机停下看看是不是小杜来了。果然,下来的正是昨晚那位笑容可掬的年轻人。我立即下车,跟一脸失望的空车司机道别。
坐进车里,我嗔怪小杜:“你怎么迟到了这么久啊?我已经在冷风中等了半个小时了。”小杜面露委屈,指了指他车上的钟,说:“没有啊,我老婆三点多就起来做早餐了,你看,现在还没到四点半呢。”我一看果然如此,他还早到了几分钟呢。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尼泊尔与中国有近两个半小时的时差,而我过关之后只把自己的表调了两小时的整数,觉得差不多就行了,结果,我早到了。原来是误会一场,幸好没有坐那个空车司机的车,不然的话,落下不守信用之名的就是我这个中国人了。小杜听我解释了原委,会心一笑,似乎也觉得我这个中国人很认真,连比他更便宜的车都不坐,还坚持等了他那么久。
小杜开车带我直奔博卡拉著名的圣灵格峰,那里是观赏雪山日出最好的地方。一路上,小杜都在跟我说这里的日出有多么漂亮,馋得我心里直痒痒,可他把我的胃口吊起来后又说:“现在是雨季,我们这里隔一天就下一场雨,希望今天是个晴天吧。”我抬眼望望天空,似乎没什么星星,但也没有雨滴。带着些侥幸心理,我急切地登上峰顶的观景台,趁着大批游客未到,赶紧占据了一个有利位置。之前邀我拼车的两个墨西哥小伙子是最早到的,我们相互打了个招呼,听说我是中国人,其中一个小伙子的嘴里竟然蹦出一串流利的中文。原来他曾在上海工作,说起中文来还带着点吴侬软语的腔调呢。
没过多久,观景台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世界各地的语言掺杂在一起,被呼呼的风吹进山谷。我突然觉得在圣灵格峰,人与人之间没有文化的差异和语言的障碍,不管你会不会说英语,只要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大家就会互相帮忙拍照,彼此报以友善的微笑。
随着天色渐亮,博卡拉城显现在了层峦叠嶂的山谷间。河流如带,在绿色的田野上划出迷人的曲线。可是,雪山仍然躲在厚厚的云层里。两个墨西哥小伙子耐不住,决定不等了。我觉得自己早早起床却没看到日出,很不甘心,还想死守。这时,几个韩国游客主动跟我打招呼,听说我是从西藏过来的,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不停地跟我打听雪山北面是什么样。我告诉他们,当行进在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原上,雪山有时是从地平线下升起来的。听到这里,人群中顿时发出惊叹声,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没去过中国,更别说“世界屋脊”西藏了。
不知不觉间,天已大亮,日出是看不到了。“明天再来吧,也许能看见日出。”有人准备打道回府了。可我明天必须踏上回国的路,最终只得失望离去。
上午一直都在下雨,不过雨中看风景也别有一番情趣。博卡拉保留完好的古老街巷被雨水冲刷得像一幅天然的水粉画。这里的建筑都有近两三百年的历史,木雕的窗棂浸润着时光留下的印迹。屋檐下避雨的人们穿着传统服饰,和建筑融汇在一起,让人不禁去猜想百年间这条街巷发生过的种种故事。
此时,雨势越来越大,我没有带伞,只能在好心人的伞下暂避。小杜见我快被淋成落汤鸡了,说道:“过会儿会路过我家,要不我借给你一把伞吧。”
虽然没能看到博卡拉的雪山,但我因此有幸走进尼泊尔一个普通家庭中。
小杜的家位于市区一幢三层的居民楼里,这间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公寓每月房租五百卢比(约合人民币四百五十元)。小房间十分整洁,银质杯盘整齐的摆放在墙边架子上,一切收拾得井井有条,彰显着女主人的干练勤劳。她专门为我烧了杯热牛奶,默默地忙碌着,举手投足间透着一种东方女性的神韵。
我很想与这位美丽的尼泊尔少妇聊聊天,但她英语说得不太好,也很害羞,只要我一跟她说话,她就躲到小杜身后去。我从包里翻出两个北京奥运会的纪念首日封送给他们夫妻俩,小杜认真地阅读信封后面的英文注释,兴奋地说:“是奥运会的啊!我和我老婆在家里看了电视,看到北京了,北京奥运会办得太棒了!开幕式太漂亮了!”我也兴奋起来,告诉他我曾经在北京奥组委工作。小杜听了满脸羡慕,啧啧赞叹。
小坐片刻,小杜又要带我上路游览了,他的妻子热情地把我们送到大门口,目送着我们远去。我在异国感受着这份平凡的温暖,突然觉得这座尼泊尔小城的一切都好亲切。
原以为在博卡拉看不到雪山了,没想到天公开眼,到了下午,居然放晴了。小杜一直带我到处参观,我们也越聊越熟悉。最后一站,他要带我去和平祈福塔。
“你看,山上那座白塔就是了。如果我们运气好,那里是观赏雪山的最佳处!”我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这次能看到雪山真容。
我们开车经过了一条路,我看到一行很不起眼的小字刻在路边的石碑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援建。
“呀,这条路是中国人修建的啊!”
“是啊,七十年代,这里全是中国人,帮我们修公路,没有这条路,博卡拉通不到加德满都。”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我们对邻国的友善往往体现在最不起眼却最能被老百姓记住的地方。
“小杜,你觉得中国怎么样?”
“噢,尼泊尔和中国的关系非常好,我很爱中国。”
“那你想来中国玩儿吗?”
“当然想了。但是那边东西很贵吧?我得攒钱啊。”
我们一路聊到了和平祈福塔的山脚下。“我们得徒步一段了,我的小车开不上去,等修了柏油路就好了。”小杜把车停在一个平台上,说完帮我背上行李。
“爬山为什么还要背上这么重的包啊?”
“没事儿的,我背着它。这里比较荒凉,怕有坏人偷东西。”小杜又露出一个憨厚淳朴的笑容,还没等我再说什么,他已经向前走了。
我们徒步了四十多分钟,到了山顶却云雾弥漫,什么也看不见。我不禁有些失望,以为博卡拉的雪山是要和我捉迷藏捉到底了。这时,背着我的大包爬上山来的小杜还来不及拭去额头的汗珠,忙跟我说:“别着急,再过一刻钟就能看到雪山了。”渐渐地,能见度似乎真的越来越好。我们所在的这座和平祈福塔正好与圣灵格峰相对,小杜指着远处一座青山的尖顶说:“你看,那就是我们上午看日出的地方。”这时,一抹淡淡的云雾在圣灵格峰的半山腰环绕,更加衬托出它动人的曲线,仿佛少女坚挺的乳峰,在一层轻纱云雾的遮掩下若隐若现,漫山遍野的绿色植被犹如它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
我正静静欣赏着云遮雾绕的梦幻景色,天边云层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打开了“一扇窗”,雪山洁白的轮廓逐渐显现,可一阵风过,又瞬间被云雾遮住,仿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姑娘,直到阳光终于把云雾彻底驱散,城市与雪山交相辉映的独特景观这才“千呼万唤始出来”。
我终于看到了博卡拉的真实面目:雪峰、青山、河谷、湖泊和生机勃勃的城市。巍峨的雪峰划开云雾,守望着明镜般的斐瓦湖。房舍一幢挨着一幢铺满青葱的山谷,那一刻,我仿佛是从天上俯瞰人间。这与在西藏高原看雪山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没有稀薄的空气,没有凛冽的高原寒风,这里看到的雪山更像是一道屏障,给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土地带来温暖和湿润,又像一个圣洁温柔的神女供人们顶礼膜拜,为尼泊尔留下一个永恒的天然艺术珍品。
由于时间关系我很难游遍尼泊尔,但博卡拉一日游无疑是画龙点睛。离开博卡拉的那天,是个雨季中难得的好天气,我在小旅店的阳台上居然看到了日出!那天,安纳普尔纳雪山如同天边的海市蜃楼一般美妙,但又与博卡拉小城融为一体。它就那样迎着朝阳,以绝美的圣洁与高贵跟我道别。
离开博卡拉,我几经辗转,换乘小巴、大公共、小面包车,经加德满都往回赶,其实并没有多远的距离,却用了两天两夜。好像老天故意和我作对,当我好不容易赶到友谊桥关口,关口已经下班了。不得已,我只好在这边的小镇住了一晚,怅然地遥望灯火通明的樟木,遥望一河相隔却回不去的祖国。

内容简介
你会相信吗?
一位女导演放下都市里的一切,带着一台摄像机独自上路,花光所有积蓄,历经三个月,沿着中国陆路边境线行走近22000公里,只为拍摄心中的纪录片。
你能想象吗?
她路过鸭绿江,拜访中国最北的漠河,与说东北话的蓝眼睛成为朋友,夜宿草原牧民家,纳木错经历死里逃生,翻过雪山去尼泊尔,遇见印度大兵和藏族活佛,茶马古道上遭遇离奇黑猫导致“瘸腿儿”,和一群刚认识的青年人夜访老挝,坐船去越南串门儿……
你能理解吗?
作者跋山涉水,克服重重困难,拍到了150个小时的珍贵影像素材,又用五个月独立制作了八集电视纪录片《边疆问路》。无论是远赴德国、马来西亚参加国际纪录片竞标,还是组建自己的纪录片制作团队,她都没有忘记初心——
边疆问路,这是梦开始的地方; 再不出发,梦就远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