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百年经典第16卷:堂吉诃德.pdf

哈佛百年经典第16卷:堂吉诃德.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囊括人类有史以来至19世纪最优秀的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文献
★向现代读者展示人类观察、记录、发明和思想演变的进程
★人类史上最重要、影响力最大的思想性读物

★自1901年问世以来,畅销逾百年!
★每个西方家庭必备藏书
★西方学生接受古代和近代文明最权威读物
★畅销了一个世纪的西方巨著,中文版首次整体面世

我选编《哈佛百年经典》,旨在为认真、执著的读者提供文学养分,他们将可以从中大致了解人类从古代直至19世纪末观察、记录、发明以及想象的进程。
在这50卷书、约22000页的篇幅内,我试图为一个20世纪的文化人提供获取古代和现代知识的手段。
作为一个20世纪的文化人,他不仅理所当然的要有开明的理念或思维方法,而且还必须拥有一座人类从蛮荒发展到文明的进程中所积累起来的、有文字记载的关于发现、经历、以及思索的宝藏。
——查尔斯·艾略特

媒体推荐
胡适先生称《哈佛经典》为“奇书”:“奇书,指是日所送来的《五尺丛书》,又名《哈佛丛书》,是哈佛大学校长伊里鹗(Eliot)主编之丛书,收集古今名著,印成50巨册,长约五英尺,故有‘五尺’之名。”
    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哲学家赵元任先生更加认同《哈佛经典》:“我浏览了《哈佛经典》,虽然我想不久离开芝加哥,我仍然买了一套《哈佛经典》。”
    北京师范大学著名心理学教授陈会昌先生向学生推荐:“《哈佛经典》是美国哈佛大学所有学生必修的课程,是哈佛大学建校以来著名教授们经多年选择确定的人类最重要的学术遗产清单。学习这些著名,同时也是对学生进行人文精神教育。通过学习这门课程,学生们可以了解自古代希腊、罗马以来人类历史上影响最大的一些人文学术著作,包括历史学、政治学、伦理学、宗教、文学、戏剧、经济学等各方面内容。向我国大学生介绍这份清单,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国外的大学生接受什么教育,他们平时读什么书,可能具备什么人文知识,他们可能会形成什么样的价值观念。”

作者简介
塞万提斯
  文艺复兴时期西班牙著名小说家、剧作家、诗人,被誉为是西班牙文学世界里最伟大的作家。评论家们称他的小说《堂吉诃德》是文学史上第一部现代小说,同时也是世界文学的瑰宝之一。

  查尔斯·艾略特
  美国著名教育家,哈佛大学第二任校长,任职长达45年之久,是哈佛大学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校长。任职期间主张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并重,强调选修课,提高入学标准,终于使哈佛成为国际著名学府。著有《教育改革》《自传》等,主编了《哈佛百年经典》系列丛书,影响了整个世界。

目录
第一部 001
  第二部 040
  第三部 074
第四部 184

序言
出版前言
  人类对知识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从苏格拉底到亚里士多德,从孔子到释迦摩尼,人类先哲的思想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将这些优秀的文明汇编成书奉献给大家,是一件多么功德无量、造福人类的事情!1901年,哈佛大学第二任校长查尔斯·艾略特,联合哈佛大学及美国其他名校一百多位享誉全球的教授,历时四年整理推出了一系列这样的书——《Harvard Classics》。这套丛书一经推出即引起了西方教育界、文化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赞扬,并因其庞大的规模,被文化界人士称为The Five-foot Shelf of Books——五尺丛书。
  关于这套丛书的出版,我们不得不谈一下与哈佛的渊源。当然,《Harvard Classics》与哈佛的渊源并不仅仅限于主编是哈佛大学的校长,《Harvard Classics》其实是哈佛精神传承的载体,是哈佛学子之所以优秀的底层基因。
  哈佛,早已成为一个璀璨夺目的文化名词。就像两千多年前的雅典学院,或者山东曲阜的“杏坛”,哈佛大学已经取得了人类文化史上的“经典”地位。哈佛人以“先有哈佛,后有美国”而自豪。在1775—1783年美国独立战争中,几乎所有著名的革命者都是哈佛大学的毕业生。从1636年建校至今,哈佛大学已培养出了7位美国总统、40位诺贝尔奖得主和30位普利策奖获奖者。这是一个高不可攀的记录。它还培养了数不清的社会精英,其中包括政治家、科学家、企业家、作家、学者和卓有成就的新闻记者。哈佛是美国精神的代表,同时也是世界人文的奇迹。
  而将哈佛的魅力承载起来的,正是这套《Harvard Classics》。在本丛书里,你会看到精英文化的本质:崇尚真理。正如哈佛大学的校训:“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与真理为友。”这种求真、求实的精神,正代表了现代文明的本质和方向。
  哈佛人相信以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希腊人文传统,相信在伟大的传统中有永恒的智慧,所以哈佛人从来不全盘反传统、反历史。哈佛人强调,追求真理是最高的原则,无论是世俗的权贵,还是神圣的权威都不能代替真理,都不能阻碍人对真理的追求。
  对于这套承载着哈佛精神的丛书,丛书主编查尔斯·艾略特说:“我选编 《Harvard Classics》,旨在为认真、执著的读者提供文学养分,他们将可以从中大致了解人类从古代直至19世纪末观察、记录、发明以及想象的进程。”
  “在这50卷书、约22000页的篇幅内,我试图为一个20世纪的文化人提供获取古代和现代知识的手段。”
  “作为一个20世纪的文化人,他不仅理所当然的要有开明的理念或思维方法,而且还必须拥有一座人类从蛮荒发展到文明的进程中所积累起来的、有文字记载的关于发现、经历以及思索的宝藏。”
  可以说,50卷的《Harvard Classics》忠实记录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传承了人类探索和发现的精神和勇气。而对于这类书籍的阅读,是每一个时代的人都不可错过的。
  这套丛书内容极其丰富。从学科领域来看,涵盖了历史、传记、哲学、宗教、游记、自然科学、政府与政治、教育、评论、戏剧、叙事和抒情诗、散文等各大学科领域。从文化的代表性来看,既展现了希腊、罗马、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苏格兰、德国、美国等西方国家古代和近代文明的最优秀成果,也撷取了中国、印度、希伯来、阿拉伯、斯堪的纳维亚、爱尔兰文明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从年代来看,从最古老的宗教经典和作为西方文明起源的古希腊和罗马文化,到东方、意大利、法国、斯堪的纳维亚、爱尔兰、英国、德国、拉丁美洲的中世纪文化,其中包括意大利、法国、德国、英国、苏格兰、西班牙等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思想,再到意大利、法国三个世纪、德国两个世纪、英格兰三个世纪和美国两个多世纪的现代文明。从特色来看,纳入了17、18、19世纪科学发展的最权威文献,收集了近代以来最有影响的随笔、历史文献、前言、后记,可为读者进入某一学科领域起到引导的作用。
  这套丛书自1901年开始推出至今,已经影响西方百余年。然而,尽管民国时期的文化人士对这套丛书大加赞赏,很遗憾的是中文版本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始终未能面市。
  2006年,万卷出版公司推出了《Harvard Classics》全套英文版本,这套经典著作才得以和国人见面。但是能够阅读英文著作的中国读者毕竟有限,于是2010年,我社开始酝酿推出这套经典著作的中文版本。
  在确定这套丛书的中文出版系列名时,我们考虑到这套丛书已经诞生并畅销百余年,故选用了“哈佛百年经典”这个系列名,以向国内读者传达这套丛书的不朽地位。
  同时,根据国情以及国人的阅读习惯,本次出版的中文版做了如下变动:
  第一,因这套丛书的工程浩大,考虑到翻译、制作、印刷等各种环节的不可掌控因素,中文版的序号没有按照英文原书的序号排列。
  第二,这套丛书原有50卷,由于种种原因,以下几卷暂不能出版:
  英文原书第4卷:《弥尔顿诗集》
  英文原书第6卷:《彭斯诗集》
  英文原书第7卷:《圣奥古斯丁忏悔录 效法基督》
  英文原书第27卷:《英国名家随笔》
  英文原书第40卷:《英文诗集1:从乔叟到格雷》
  英文原书第41卷:《英文诗集2:从科林斯到费兹杰拉德》
  英文原书第42卷:《英文诗集3:从丁尼生到惠特曼》
  英文原书第44卷《圣书(卷Ⅰ):孔子;希伯来书;基督圣经(Ⅰ)》
  英文原书第45卷《圣书(卷Ⅱ):基督圣经(Ⅱ);佛陀;印度教;穆罕默德》
  英文原书第48卷《帕斯卡尔文集》
  这套丛书的出版,耗费了我社众多工作人员的心血。首先,翻译的工作就非常困难。为了保证译文的质量,我们向全国各大院校的数百位教授发出翻译邀请,从中择优选出了最能体现原书风范的译文。之后,我们又对译文进行了大量的勘校,以确保译文的准确和精炼。
  由于这套丛书所使用的英语年代相对比较早,丛书中收录的作品很多还是由其他文字翻译成英文的,翻译的难度非常大。所以,我们的译文还可能存在艰涩、不准确等问题。感谢读者的谅解,同时也欢迎各界人士批评和指正。
  我们期待这套丛书能为读者提供一个相对完善的中文读本,也期待这套承载着哈佛精神、影响西方百年的经典图书,可以拨动中国读者的心灵,影响人们的情感、性格、精神与灵魂。

文摘
第一部
  
  
  第一章 著名绅士堂吉诃德的品性与行为
  
  不久以前,曼查某个地方的村子,地名我就不提了,住着一位绅士。他这类绅士,其矛架上一般都会有一支长矛,有一面盾牌、一匹瘦马以及一只猎犬。日常吃饭的锅里,牛肉比羊肉多①,晚餐则吃杂烩,星期六吃煎的薄肉片和煎鸡蛋,星期五吃扁豆,星期日加一只小鸽子,这就花掉了他四分之三的收入,剩余的钱用来买节日穿的黑色外套、长毛绒裤子和鞋子,而平时,他也总是自得地穿着一套体面的衣服。在他家里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管家,一个二十来岁的外甥女,还有一个家里家外服侍他的小伙子,为他备马、修剪树木。我们的这位绅士大约五十岁上下,体格健壮,皮肤干燥,面容清瘦。他喜爱打猎,每天很早就起床。据说他还有一个别名,叫吉哈达或吉萨达(各种记载不一)。推测起来,似乎应该叫吉哈纳。不过,这一点也不重要,只要我们在叙述这个故事时不失真实就行。
  说到这位绅士,他一年到头闲暇的时候居多,闲时爱读骑士小说,而且读得爱不释手,津津有味,几乎忘记了练习打猎和管理家产。他沉醉其中,差点走火入魔,居然卖掉了几亩田地去买骑士小说,把所有能弄到的骑士小说都搬回家。不过,在这些小说中,他觉得都不如著名的费利西亚诺·希尔瓦的作品写得好。此人文笔流畅,爱用一些错综复杂的句子来烘托人物的盖世无双。特别是那些充满挑逗和献殷勤的书信,比如:“以你无理对我有理,这之所以有道理,使我有理也理亏,因此我埋怨你漂亮这也是道理。”再如:“天空用星星做烘托来使你的神圣更加神圣,使你受之无愧地接受伟大称号而受之无愧。”
  这些句子让这位可怜的绅士惶惑不已。他日夜不眠地思考着这些句子,要理解这些即使亚里士多德再生也探索不出、理解不了的句子。他对唐贝利亚尼斯打伤了别人而自己也受伤感到不喜,照他所想,即使高明的外科医生治好了病,也难免会在脸上和全身留下累累伤疤。尽管如此,作者在书的末尾写上未完待续的做法,他却十分赞成。很多次,他都想动笔把它续写完。如果不是其他更急迫的事情不停地烦扰他,他一定会续写,而且会写完的。
  他常常和本村的神父(一位知识渊博的人,毕业于西宛沙大学)争论谁是最杰出的骑士,到底是英格兰的帕尔梅林呢,还是高卢的阿马迪斯?然而同村的理发师尼古拉斯师傅却认为,他们谁都比不上太阳神骑士。如果有骑士能够同他相比较,那么一定是高卢的加劳尔,他是阿马迪斯的兄弟。加劳尔的适应能力极强,而且不像他兄弟那样腼腆,喜欢哭哭啼啼,论勇敢,他一点也不比他兄弟差。
  简而言之,他完全沉浸在他所读的书中,每天从早到晚地读;睡得少,读得多,到了后来,终于脑子枯竭,失去了理智。他满脑袋全是书上的那些东西,什么魔法呀、争辩呀、战斗呀、挑战呀、受伤呀、献殷勤啊、爱情、暴风雨、胡言乱语呀等荒诞愚蠢的事。他对那些在书上读到的虚构、杜撰的故事深信不疑,固执地认为它们都是真的。对他而言,也只有那些故事才是世界上真实的历史。他说西德·鲁伊·迪亚斯是一位了不起的骑士,但却无法与火剑骑士相比。火剑骑士反手一挥剑,就把两个凶猛的巨人给劈成了两半。他最佩服伯纳多·德·卡皮奥。在隆塞斯瓦列斯,贝尔纳多模仿赫拉克勒斯①把地神之子安泰②举起扼死的办法,杀掉了会魔法的罗尔丹。他十分赞赏巨人摩根,因为其他的巨人都傲慢无礼,唯独他温文有礼。不过,他最称赞的是蒙塔尔班的瑞纳尔多斯,尤其是看到书中描述他冲出城堡,逢物便偷,还有到海外把全身金铸的穆罕默德像偷回来的时候,更是赞赏不已。为了能把叛徒加拉隆狠狠地打一顿,他宁愿搭上自己的女管家,甚至可以再赔上外甥女。
  总之,他已经丧失了理性。世界上所有疯子都不曾像他这样有那怪诞的想法,他要去做个游侠骑士,穿上他的盔甲、拿上他的武器走遍世界,八方历险,把他在小说里看到的游侠骑士所做的一切,全都照做一遍,历尽所有艰险,而后千古流芳。可怜的家伙已经在梦想靠自己双臂的力量,至少也得当个特拉彼松达国的皇帝。这些让他飘飘然的想法,使他体验到了一种奇特的快感,从而毫不犹豫地想把这些愿望都付诸实践。
  他首先做的就是清洗自己的曾祖父传下的一套盔甲。盔甲长年被遗忘在一个角落里,已经生锈发霉。他尽可能把盔甲擦洗干净,可是他发现了一个大的瑕疵,这是一个不完整的头盔,它只有一个简单的顶盔。他设法补救,用硬纸壳做了个面甲糊在顶盔上,使其看起来就像一个完整的头盔。为了试试头盔是否结实,能否抵抗刀剑,他拔剑砍了两下。可是,刚在一个地方砍了一下,他一星期的成果就报废了。看到这么容易就把它弄碎了,他很不高兴。他只好又重做了一个。为了保证这次的头盔不会再被毁坏,他将头盔里面用铁皮固定。他自以为牢固可靠了,不愿意再检验,就把它当成了一个完美的头盔。
  接着,他去看马。虽然那马的蹄裂好比一个雷阿尔③,毛病比戈内拉④那匹皮瘦骨嶙峋的马还多。在他看来,无论是亚历山大的骏马布塞法洛还是希德的骏马巴别卡,都无法同自己的这匹马相比。
  他用了四天时间给马命名。据他认为,像他这样有名望的骑士的马,如果没有个响亮的名字就太不像话了。他要给马起个名字,要让人知道在他成为游侠之前的状况,也要表明现在的情形。随着主人地位的改变,马的名字也随之改变。它得有个显赫又响亮的名字,才能与它主人的新品第、新职业相匹配。他拟了很多名字,抹掉,又补充,又划掉,又再取。到最后,他决定给它取名罗西南特。这个名字高雅、响亮,表明从前它是一匹瘦马,而今却稀世难得①。
  他给马取了个满意至极的名字,也想给自己取一个。他又花了八天时间,最后才决定叫堂吉诃德。前面讲到,这个真实故事的作者认为他肯定叫吉哈达,而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叫吉萨达。不过,想到英勇的阿马迪斯不满足于叫阿马迪斯,还要把王国和家乡的名字加上,为家乡增光,叫高卢的阿马迪斯,这位自认优秀的骑士,也想把家乡的名字加在自己的名字上,就叫曼查·堂吉诃德。他觉得这样既可以表明自己的籍贯,还可以为家乡带来荣耀。
  收拾干净了盔甲,把顶盔改成了头盔,又为马和自己取了名字,美中不足的是还差一位恋人。游侠骑士没有爱情,就好像树没了叶子和果实,一副躯壳中没有灵魂。他常说:“假如我倒霉或者交好运,偶然遇见了某个巨人,这是游侠骑士常发生的事,我就一拳把他打倒在地或者劈成两半,到最后使他降伏于我。然后我让他去拜见一个人,让他进门跪拜在我漂亮的夫人面前,低声下气地说:‘夫人,我是巨人卡拉库利安布罗,是马林德拉尼亚岛的领主。在曼查拥有太多赞誉的骑士堂吉诃德将我打败了,他命令我到您这儿来,听候您的差遣。”哦,当我们的骑士想起这段对白,他是多得意呀,尤其是给心仪的人选好芳名时,他更得意了。原来,据说他曾经爱上了附近村子里一位漂亮的姑娘。他一直爱着她,虽然他自己明白,那位姑娘从来也不知道,也没意识到这件事。姑娘名叫阿尔东萨·洛伦佐。他认为把她想象成自己的恋人是合适的。他要为她取个名字,既不亚于自己的名字,又要接近公主或者贵夫人的名字。他叫她“托波索的杜尔西内亚”,因为她出生在那儿(托波索)。他感觉这名字同他给自己和其他所有东西取的名字一样悦耳、别致、有意义。
  
  第二章 奇思异想的堂吉诃德第一次离乡远行去冒险
  
  一切就绪,他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的计划付诸实施。他要铲除暴戾,匡扶正义,纠正过往,一改恶习,清理债务,如果迟迟不做,将为时晚矣。在炎热的七月的某一天早上,天还未亮,他没有惊动任何人,全身武装,骑上罗西南特,戴上他修缮过的头盔,拿起盾牌,手持长矛,从院子的后门来到了田野上。看到自己宏图初展竟如此顺利,他心里感到美妙极了。可是才到田野上他忽然想起了一件可怕的事情。这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差点儿让他放弃刚开始的事业。原来他想到了自己并未被授封为骑士。按照骑士道的规矩,他不能也不应该同其他任何一个骑士战斗。即便他已被封为骑士,作为一个新封的骑士只能穿白色的盔甲,而且盾牌上也不能有徽章,徽章要靠自己努力去挣得才会有。一想到这些,他就有点犹豫不决了。不过,疯狂战胜了他的理性,他打算请碰到的第一个人封自己为骑士,就像所读的小说里许多人所做的那样。至于白色盔甲,他打算一有机会就把他擦得比白鼬皮还白。这么一想,他放心了,继续上路,骑马前行。他认为这才是勇武的骑士冒险精神。
  我们这位冒险新秀在前行的道路上自言自语道:“将来有关我的壮举闻名于世时,著书者描写我清早的第一次出征时,肯定是这样的:‘金红色的太阳神阿波罗刚刚把它美丽的金发披散在广袤的地面上,羽毛灿烂的小鸟用甜美悦耳的啼声迎接玫瑰色的黎明女神。女神刚刚离开精心守护着她的丈夫的软床,透过门和窗,从曼查的地平线降临在世人面前。此时,曼查的著名骑士堂吉诃德放弃了懒散,离开了羽绒被,骑上他的名马罗西南特,开始穿行在古老而又熟悉的蒙铁尔原野上。’”他确实是走在那块原野上。接着,他又自言自语道:“幸运的时代,幸运的世纪,我的丰功伟绩将被雕刻在大理石上、铭刻在铜器上、刻画在木板上,流芳百世,这真是幸运的时代,幸运的世纪啊!还有你,聪明的魔术师,当你在记录这部游侠的故事时,请别忘记那始终伴随着我的罗西南特。”接着,他似迷恋地又说道:“哦,杜尔西内亚公主,你已俘虏了我的心!你言辞残酷地令我不得再瞻仰你的芳容,你驱逐我、呵斥我,这些已严重伤害了我。请记住这颗对你痴情一片、受尽折磨的心吧。”
  他一连串说了好多胡话,词句也全是模仿书上教他的那套。他自言自语,走得很慢,但是太阳却升得很快,烈日炎炎,他的头脑好像都被熔化了,如果他还有些脑子的话。他几乎走了一整天,可是并没有碰到什么可记述的事情。他感到很失望,想马上碰到一个人,以便比试一下自己无敌的力量。据一些作者记录,他的第一次历险是在拉皮塞隘口,而另一些人说是风车之战。可据我考证以及曼查地方志的文字记载,他只是独自游荡了一整天。到了傍晚,他和他的马都疲惫不堪,饥肠辘辘。他四处张望,想发现一个城堡或牧人的茅屋借宿一晚,以便解决目前的窘急。只见离大路不远处有个客店,他仿佛看到了一颗引路的星星,引领他去的不仅是客店也是福地。他加紧赶路,到达那儿时已是夜幕低垂。
  恰巧门口站着两个年轻女子,人们称之为风尘女子。她们是和这几个挑夫一同去塞维利亚的,今晚就投宿在这个客店里。我们这位冒险家所思、所见、所想的,似乎都变成了现实,一切都和他在书中读到的一样。客店在他眼里变成了城堡,周围有四座塔楼,塔尖银光闪闪,吊桥、壕沟一应俱全。他朝着那个在他眼里是城堡的客店走去,当他一点点接近时,他勒住罗西南特的缰绳,等待某个侏儒在城堞间吹起号角,通报有骑士到来。长久地等待后,罗西南特急于跑去马厩,于是他只好来到客店门口,看到门口那两个风尘女子,他宛如看到了两个美貌的少女或两位可爱的贵夫人在城堡门口消磨时光。
  就在这时,一个赶猪人从收割后的田里赶回一群猪来。他吹起号角,把猪围拢过来。这回堂吉诃德希望的机会到来了,他认为这是侏儒在通报他的光临。他带着一股不可思议的满足感,来到那两个女子的面前。两人看见他全副武装,手持长矛、盾牌,都感到惊恐不已,正欲躲进客店。堂吉诃德看见她们企图逃避,料想是害怕了,便掀起纸壳做的护眼罩,露出他干枯、布满灰尘的面孔,态度优雅、语气和悦地对她们说:“两位不必躲避,也无须害怕任何不轨的行为。有骑士勋章做证,我是不会对任何人图谋不轨,更何况对两位名门闺秀呢。”
  两个女子正在端详他,睁大眼睛探寻他那张被拼凑的眼罩遮住的脸,在听到“闺秀”这个与她们的身份相去甚远的称呼时,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堂吉诃德都不好意思了,因此对她们说:“美女应该举止端庄,为一点小事就大笑甚是愚蠢。我这样说不是为了让你们尴尬或是生气,而是为你们好。”
  两个女子听了这套话十分不解,再瞧他那副古怪的模样,愈发笑得厉害,而堂吉诃德却更生气了。如果不是店主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说不定会闹出事来。店主非常胖,因此显得和和气气的。他看到这人蒙着个脸,装备的缰绳、长矛、盾牌和胸甲也都不伦不类,差点儿像那两个女子一样笑起来。可是他毕竟被那一套装扮震住了,决定客客气气地对堂吉诃德说话。于是他开口说:“骑士大人,您如果是要住宿,这里什么都有,唯独缺少一张床。”
  堂吉诃德把客店当成城堡,把店主当成恭谦的城堡长官,他回答道:“卡斯蒂利亚诺大人,我随便怎样都行,因为‘我的服饰就是盔甲,我去战斗就是休憩’……”
  店主听到来人称他为卡斯蒂利亚诺,以为自己的样子像卡斯蒂利亚人。其实他是安达卢西亚人,在圣卢卡尔海滩那一带,论贼性不比那个卡科差,论调皮也和那些学生和侍童一样。
  他答道:“如果这样的话,‘坚石为您当床,睡觉时也能保持绝对的清醒’。那么您不妨下马吧,在我这儿,您完全可以一年到头都不用睡,何止一个晚上呢。”
  说完,店主就来扶堂吉诃德下马。堂吉诃德很困难、很吃力地下了马,因为他已经饿了一整天了。
  他吩咐店主好好照看自己的马,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吃草料的牲口数它最好。店主端详了一番,觉得它完全不像堂吉诃德描述的那么好,甚至还不及一半。把马拴在马厩之后,店主又回来看看堂吉诃德还有什么吩咐。这时那两个女子正在帮堂吉诃德脱盔甲,他们已经言归于好。她们脱掉了堂吉诃德的护胸、护背,但却脱不掉护脖子的部分,以及那个拼凑起来的头盔。他用绿色带子把它们系住,但打的结无法解开,只能剪断,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同意。于是整个晚上他都带着那头盔,那副滑稽搞笑的模样可想而知。他把那两个帮他脱盔甲的女子认成是城堡的贵夫人和小姐,他很绅士地对她们说:
  
  “从来女眷们款待骑士,
  哪像这一次殷勤周到。
  她们是款待堂吉诃德,
  他刚从家乡来到此地。
  夫人殷勤侍候着勇士,
  公主照料着他的骏骑。”
  
  “两位女士,这是我的马,它的名字叫罗西南特。曼查·堂吉诃德是我的名字。我本来不想暴露我的名字,直到我为两位效劳的事迹表明我是谁。为了借助兰萨罗特岛的古老歌谣来应景,我才让诸位提前知道了我的名字。不过,以后定会有机会听候两位小姐的差唤。到时臂膀的力量将为我证明我为诸位效劳的愿望。”
  两位女子不习惯听这种辞令,所以无言以对,只是问他要不要吃些东西。
  堂吉诃德回答:“随便什么吧,因为我觉得该吃点东西了。”
  碰巧那天是星期五,因此客店里只有几份鱼。那种鱼在卡斯蒂利亚叫鳖鱼,在安达卢西亚叫鳕鱼,有的地方叫长鳕鱼,而有的地方叫小鳟鱼。既然没有别的鱼可供他吃,她们便问他要不要吃点小鳕鱼。
  “既然如此,”堂吉诃德说,“你们不如给我来份大的,就好比八个雷阿尔的铜钱和一枚八雷阿尔的钱币,对我来说都一样。说不定小鳕鱼还更好,就像小牛肉比牛肉好,小羊羔肉比羊肉好一样。可是,不管怎样,得赶紧做出来,这副盔甲又沉又累人,肚子空空如也,我已经受不了啦。”
  客店门口摆了张桌子,他可以坐那儿乘凉。店主给他端来一份腌得不好、烹得极差的咸鱼,还有一块像他的盔甲那样又黑又脏的面包。他吃饭的样子实在令人发笑。他仍戴着头盔,只是护眼罩被掀了起来,就这样,如果别人不把食物放进他嘴里,光靠自己的手,他什么东西也吃不到。因此一位女子给他喂吃的,但要喂水却是不行的。真多亏了店主,他捅通了一节芦竹,把一头放进他嘴里,从另一头倒酒进去。他忍下种种麻烦,耐心吃喝,只要不把头盔的带子弄断就行。这时,店里碰巧来了一位阉猪的人。他一进门就吹了四五声芦笛,这下堂吉诃德更认定自己是在某个著名的城堡里了,音乐是为他而吹奏、小鳕鱼就是大鳕鱼、面包是用最上等的白面做的、风尘女是贵夫人、店主是城堡长官,由此他更觉得自己决心出征完全正确。不过,令他苦恼的是他还没有被封为骑士。他觉得没有骑士称号就不能名正言顺地从事任何冒险活动。
  

内容简介
欧洲最早的长篇现实主义小说之一,是国际声望最高、影响最大的西班牙文学巨著。描绘了16世纪末、17世纪初,西班牙社会广阔的生活画面,揭露了封建统治的黑暗和腐朽,具有鲜明的人文主义倾向,表现了强烈的人道主义精神。作品出版后,上至宫廷,下至市井,到处传诵。如今已用100多种文字译成数百种译本。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