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接力棒.pdf

幸福接力棒.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在情感的“雷区”每个人都有可能“中弹”。不同的是,有人即使中弹也能顽强地站立下去。
  对于幸福,是很多人想越过“雷区”而得到的圣物,因为它代表着希望。
经历过喜怒哀乐,爱恨情仇的人们,当情感的某一个记忆被激活的时候,才会明白什么叫做永恒的话题,或许,这就是源于生活原型,聚焦现实话题的作品的魅力吧,你会读到你自己,读到你身边的人,读到你情感世界里遇到过的人,读到你自己的内心深处……

作者简介
柯晓青,女,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婚姻分析师。1960年出生于苏州。曾在许多报刊、杂志、文学网站上出版与发表过多篇短篇小说及散文。

目录
一 离婚了/1
二 网恋的触痛/5
三 单身的秘密/10
四 叠加的身世/15
五 保卫爱的决心/19
六 “故事”的启迪/23
七 打翻了“醋坛子”/26
八 情感的砝码/31
九 “心的守候”/35
十 鸿门宴/39
十一 错综的对质/44
十二 遭遇性骚扰/48
十三 彷徨在柏拉图式的爱中/52
十四 筹建“第二个家”/55
十五 物欲的缠绵/59
十六 无形的手/62
十七 令人崩溃的消息/65
十八 美容院里的敏感话题/70
十九 压抑的心潮/75
二十 不是女人了吗/79
二十一 醉翁之意/83
二十二 网友初见/88
二十三 情感的思维裂变/93
二十四 畸形的“爱”/98
二十五 说爱是与非/103
二十六 旋舞的火花/107
二十七 情感萌芽/111
二十八 没有夫妻之实的困惑/115
二十九 欲望绳索/119
三十 男人,形形色色/123
三十一 爱的经营/127
三十二 性与爱的纠结/131
三十三 好男人让人感动/135
三十四 就这样成了情敌/139
三十五 “好事”多磨/143
三十六 心计酿危机/148
三十七 受伤的总是女人?/154
三十八 眼泪的微笑/158
三十九 闺房密语/163
四十 另一个门槛?/168
四十一 情人的反常/172
四十二 暧昧遇上交锋/176
四十三 擦拭伤口/181
四十四 博客里的心灵碰撞/184
四十五 逃出尴尬之门/187
四十六 另类的骚扰/192
四十七 真相的震撼/196
四十八 愚蠢的七寸/200
四十九 一夜的代价/204
五十 情感多棱镜/207
五十一 曲线救缘/211
五十二 复婚说客/215
五十三 美的设计/219
五十四 曝光终结情人梦/223
五十五 爱的创意/228
五十六 善恶自有归宿/233
五十七 情感由心做主(尾声)/239

文摘
一 离婚了
  依卉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民政局的大门,她知道背后那双眼睛正看着她。那双眼睛曾经就是迷上了她的背影,追了她三年,才开始一个锅里吃饭、一张床上睡觉的,此刻的她,只想快点走出他的视线。
  打开家门,依卉如释重负地放下手中的包坐在了沙发上,这个家没有那双眼睛的气息,这让她很放松很温暖,她庆幸自己搬离了那个有着太多太多那双眼睛痕迹的家。
  放松了的依卉这时才感觉因为连日来的失眠,周身细胞都在疲惫地向她抗议,她仰面躺在了沙发上,闭上双眼,努力拒绝着时间与空间的追索,她想清空令人烦恼的记忆,她想给自己一个实实在在的句号,可刚才民政大厅那一幕却依然清晰地盘踞在脑海里。
  “你们确定要离吗?不再考虑考虑?”
  “是的。”依卉很坚定地说。
  “嗯,都协商好了。”“眼睛”补充说。
  “好吧,这里签字、这里按指印。”
  简单又快捷的离婚手续让依卉茫然地近乎机械,她本以为离婚手续会很烦、会有一番调解过程、会让人很难堪,所以她去民政局的路上就像去赴刑场,而按下指印的那一刻快得没有一丁点的感觉。
  离了?真的离了?与十六年的“眼睛”就此分开了?从此属于单亲妈妈了?依卉感觉头好痛,她真的好想睡一觉,好好睡一觉,然后再来理这个头绪,可那一幕就是挥之不去,依卉起身从包里拿出那本离婚证。
  新的,仿佛印章的味道还浓浓的,“离婚证”三个大字明晃晃地耀眼,依卉这时才像刚吞了一个蛋黄般地心头一堵,心跳的节奏一下子乱了,她环顾了一下安静的家,眼睛渐渐湿润,嘴里又干又苦,她起身倒了杯茶,只抿了一口,成串的眼泪就下来了,她想回到沙发上,一阵胃痉挛,疼得她只得捧着杯子佝偻起身子靠在客厅门框上……
  那一次不也是这样吗?依卉刚泡了一杯茶,“眼睛”就拿着一长条打印的通话清单挡在她眼前,他指着折叠处的两个号码问道:“这两个电话是谁的?怎么打那么长时间?男的女的?”依卉眼里一下子涌出了泪水,一口气一闷胃就开始痉挛了。
  依卉的胃从小就不太好,因为依卉是学校文艺宣传队的骨干,每逢演出活动她总是忙着准备服装道具顾不得吃饭,时间一长就有了胃病,但胃痉挛却是与“眼睛”同一个屋檐下后开始的。
  “眼睛”什么都要查,查她口袋里还剩多少钱,算出她一天用了多少钱,然后要她说出钱都用在了哪里,再一笔笔地记在他那个小账本上;查她今天下班后为何晚回家了,去了哪里,甚至还要打个电话核实一下;查她的电话记录,看都打了哪些电话,特别是那些打得时间比较长的电话,并计算着需要多少电话费……
  刚结婚那时,依卉还一次次地对“眼睛”的盘问给予详细的解释与回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依卉感觉一种莫名的恐惧在心中盘升,只要”眼睛“一开始查,依卉就开始生闷气,气着气着,胃就不舒服了;而只要依卉一反驳,“眼睛”就瞪着那双眼白远远多于眼黑的眼睛理直气壮地说:“你这人就是这点不好,一问你就不耐烦,夫妻间有什么可保密的嘛,真是的。”
  凭良心说,“眼睛”应该是个帅男子,一米七九的个子,宽宽的肩,挺拔的背,端正的五官,特别是那双浓眉大眼,远看很给人一眼就喜欢的感觉,但“眼睛”最大的缺陷也是这双眼睛,眼睛大了眼珠子就小了,只要“眼睛”一瞪眼,那眼白眼黑的比例就特别不协调。在“眼睛”追着依卉恋爱的日子里,依卉就一直对这双眼睛打着个心结,但那时候“眼睛”很少瞪眼。婚后“眼睛”瞪眼的日子越来越多,一次做爱时,“眼睛”人趴在依卉的身上,嘴里却在怪她白天买的衣服太贵了,依卉反感地扭头不理他,“眼睛”腾出正在依卉乳房上游离的手扳过她的脸,瞪着眼说:“你又怎么啦?”那一扳,依卉的眼就正正地几乎零距离地对着那双黑白悬殊的眼了,那小小的眼珠子在大大的眼白里发着光地滚动着,这让依卉浑身起鸡皮疙瘩,从此,每逢做爱时依卉就紧闭双眼。
  清脆的手机铃声自依卉的包里传来,打断了依卉散乱的思绪,她捂着胃挪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但没去接电话,她任凭手机响着,她不想知道是谁打的,她不想在此刻的心情下去进入电话那头一个不知是苦还是甜的话题,她更不想如往常那样接通电话的一瞬间礼节性地笑着招呼对方:你好!她此刻做不到,她此刻笑不出来……
  手机铃声停了,家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依卉还是坐在沙发上没去接,她两手紧紧地捧着杯子,仿佛此刻杯子是她心中期待的某一双手,她将头深深地埋在这双手里号啕大哭起来……
  
二 网恋的触痛
  筱兰的QQ一登录,就看到丈夫铁男的QQ“阳刚男”也在线,心火腾地一下就蹿上来了,昨晚那幕如同灾难片回放,脑子里生生地疼……
  晚饭后,铁男如往常一样往书房里一钻玩电脑去了,筱兰开始收拾碗筷洗锅抹桌。儿子暑假去了奶奶家,餐桌上的事就简单多了,三下两下忙完后,筱兰替铁男泡了杯茶并给他端了进去,这是筱兰从结婚第一天就开始做的事。
  铁男喜欢喝茶,而且常常浓茶牛饮,用他的话说饭后一杯茶悠悠似神仙,而筱兰认为饭后一杯茶寿命短三分,不利消化也不利睡眠,但又不忍心让铁男割爱,所以,只要铁男在家吃晚饭,她总是秋冬几叶绿茶加几颗枸杞、春夏几叶绿茶加几朵白菊地亲手替铁男泡茶,她说枸杞补肾,菊花清火,与茶搭配着喝既可养生又可减少茶叶量。
  走到丈夫身旁,筱兰将茶杯往电脑边的茶垫上轻轻一放,随口问道:“在玩什么呢?”
  “哦,党校的同学正在QQ上商量毕业三周年庆祝活动呢。”
  “不错啊,什么时候?”筱兰边走出房间边问。
  “下周吧。”铁男心不在焉地说。
  筱兰打开客厅的电视机刚坐到沙发上,大门口就传来一阵不紧不慢的敲门声。
  “谁呀?”筱兰起身走到门口问。
  “筱兰,我,老懂。”
  筱兰赶紧打开门:“呀,老懂啊,好久不见,快进来。”
  筱兰一边给老懂递了双拖鞋,一边朝房间里喊:“铁男,铁男,快出来,老懂来啦!”
  老懂是铁男小学到中学一路同班的同学,工作后也一直保持着联系,常来筱兰家,熟得就跟自己家一样。其实老懂并不姓董,只是上学的时候老师课堂上一提问,他就插嘴“老师,我懂”,后来同学们就给了他“老懂”这个雅号。
  “哈哈,你这老兄,最近躲哪去啦,人影都不见?”铁男走出书房夸张地做了个挥拳的动作。
  “忙啊,这不,从安吉出差刚回,给你带了点白茶。”老懂在手里的茶叶礼盒上弹了个响指。
  “安吉白茶?叶呈白玉却属绿茶,名茶!名茶哦!”铁男兴奋地一把抓过礼盒。
  “嘿嘿,我就知道你迷茶。”
  “你们俩啊,怎么站门口说话呢?老懂快沙发上坐,我去替你泡杯茶。”筱兰招呼着。
  “别忙啦,我这就走,家里还等着我呢。”
  “有些日子没来了,坐都不坐一下啊?”筱兰惋惜地说。
  “没事没事,咱跟老懂不用客气,走走走,我送送你,我正有件事与你说一下。”铁男将手中的茶叶礼盒往门口的鞋柜上一放,换下拖鞋出了门,与老懂两人一起下了楼。
  筱兰笑着摇了摇头,拿起鞋柜上的礼盒去书房的壁橱里放了。回头见铁男茶杯里茶不多了,就顺手想去续茶,拿杯子的时候碰到了鼠标,本来呈休眠状态的笔记本电脑屏亮了起来,刚转身想离去的筱兰突然感觉余光里有两个字特别扎眼,她回过身走近电脑。
  “老公,在忙什么呢?”打开的QQ窗口上,一个昵称为“心的守候”的十分钟前留着这么一句话。
  筱兰脑子里“嗡”地一响,老公?叫铁男老公?她下意识地坐了下来,移动鼠标翻动着聊天记录:
  阳刚男:想你,宝贝~
  心的守候:我也想你,吻~
  阳刚男:吻哪?
  心的守候:讨厌!
  筱兰浑身血脉倒置,血直往脸上涌,她脑子里飞速地寻找着答案,同学?同事?网友?她又翻到前两天的聊天记录。
  心的守候:我们都聊了快半年了,可我一点也想象不出你长什么样。
  阳刚男:想见我?好啊,我正巴不得。
  心的守候:不好,我们说好不见面的。
  阳刚男:唉,也是,可说心里话还真想看看你。
  心的守候:我不是美女,看了你会失望的。
  阳刚男:我们那么投缘,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美女,宝贝,顺其自然吧,如果哪一天真想见了的话……
  心的守候:……
  网友!网恋!筱兰心里有了一个明确的判断,她的心如高空失重,脑子里嗡嗡地发响,拿着鼠标的手颤抖着,她咬着牙毫不含糊地将“心的守候”往黑名单里一拖。
  这时,铁男开门进家,他见鞋柜上的茶叶不在了,就喊着筱兰:“兰,人呢?茶叶放哪了?”
  见没动静,铁男走进书房,他看到筱兰正在看他的电脑,猛然想起QQ没关,一步上前合上电脑:“怎么乱动我的电脑!对你说过,这是我的工作电脑,里面有资料,万一被你弄丢了怎么办?”
  “工作资料?吻也是工作?”筱兰愤愤地说。
  “什么呀,乱七八糟。”铁男嘀咕了一句。
  “都叫上老公了,还不乱吗?”
  铁男心里嗵地一跳,意识到筱兰已经看到了QQ记录,眼里露出一丝紧张,但嘴上故作轻松地说:“你呀,当真啊,网上的事都是说着玩的,谁当回事啊!”
  筱兰立刻捕捉到了铁男的那一丝紧张,证实了网恋的猜想,气得浑身发抖,可不知如何与铁男争辩,她冲出书房进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了门,扑在床上哭了起来……
  想起昨晚的这些情景,筱兰真是又痛又恨又委屈。此刻,流着泪的筱兰感觉心里憋得慌,她觉得不发泄一下一定会崩溃,便拿起手机给好姐妹依卉拨了过去,可铃声响了好一会儿也没人接,她猛然想起依卉说过今天准备休假去办离婚手续,自己昨晚被铁男的事一搞全然忘了,筱兰一看墙上挂钟快中午十一点半了,估计依卉应该办完回家了。便拨了依卉家的电话,见还是没人接,筱兰担心起来,她知道依卉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又是个好面子的人,什么事都喜欢闷在心里独自承受,不像自己,一有不顺心的事就想找人说,离婚这样大的事,不定她痛苦成什么样了,别是……这一念让筱兰一个激灵,她赶紧关了电脑,迅速换了衣服冲出家门骑上电瓶车往依卉家奔去。
  
三 单身的秘密
  敲门声打断了依卉泛滥的情绪,她判断出门外呼叫的声音是筱兰后,起身开了门。
  “你在家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我还担心……”筱兰跨进门就埋怨起依卉来,但随即看到依卉哭得红肿的眼,便收住高音轻声地问,“离了?”
  依卉将离婚证递给筱兰,一串眼泪又随着离婚证的缓缓移动无声地滑落,她转身在茶几上抽了两张面巾纸轻轻地按了按已经发红的眼角。
  “离了就离了,也省了心了,男人啊都没一个好的!”筱兰一半宽慰一半发泄地说着。
  依卉抬头诧异地看了筱兰一眼:“怎么啦?这可不像你说的话啊?”
  “唉,我正想与你说呢,我家铁男他……”筱兰见依卉没出什么大事,就想起了自己的怨事,她抬手看了看表,“吃饭时间了,你今天肯定没心思做饭,走,我们出去找个地方边吃边说。”
  “算了,你下午还要上班,我去煮点面条咱俩在家将就一下吧。”依卉向厨房走去。
  “哎哟我的姐,你怎么给离糊涂啦?我不是还在暑假嘛。”筱兰一把拉住依卉。
  依卉自嘲地笑了一下:“你看我,快赶上老年痴呆了,都忘了你在享受假期,这做老师真不错,一年能有两个长假,我得让女儿考虑一下高考时填个师范专业。”
  “对了,女儿呢?出去玩了?”筱兰环视了一下屋里问道。
  “与我妹的女儿一块去北京夏令营了。”
  “那不正好嘛,无牵无挂不用做保姆了。走吧走吧,去饭店潇洒一次。”
  依卉走到洗手间的落地镜子前整了整衣衫,轻轻地摇了摇头对跟在身后的筱兰说:“你看我今天这脸色怎么走出家门呢?还去饭店大庭广众下出洋相?”
  “哎呀依卉,咱又不是什么大明星,谁会注意看哦!你呀只顾面子不顾心情。要不这样吧,我把冬雪叫上,她有车,我们去僻静点的地方。”
  冬雪是筱兰小时候住一个院子的邻居,那时候筱兰妈见冬雪长得惹人爱却家境贫寒,又没爸爸,就三天两头地让筱兰领家来吃饭,所以两人相处得就像自家姐妹。后来,筱兰爸爸单位里分配到一套新房子,就搬离了小院,这之后筱兰忙着工作、恋爱、成家,与冬雪疏了联系,已是好多年没碰过面了,直到去年有一天筱兰去一家“女人缘”美容,才发现冬雪是“女人缘”的老板。这以后两人就经常联系了,依卉也跟着筱兰去过“女人缘”,三人也一起吃过几顿饭,所以也算是熟人了。
  “这……冬雪可能正忙着,别去烦人家吧。”依卉做事总是喜欢先考虑别人,她犹豫地劝着筱兰。“哈哈,她呀,才不会忙呢!她开美容院也是开着玩,都底下那帮人在为她做,你什么时候见她自己动过手了?没事,只要她没出远门,我一句话的事。”筱兰边说边掏出手机拨通了冬雪的电话。
  小包厢里,四个凉菜上桌了。
  “服务员,来瓶红酒!”筱兰高声喊着。
  “你疯啦?咱俩又不会喝酒,就冬雪能喝,可她要开车的呀。”依卉阻止着。
  “我今天想醉!服务员,去拿!”筱兰不顾依卉的劝阻,命令似的对着服务员高声喝道。
  依卉与筱兰是在一次培训班上认识后投缘的,多少年了,两人从少女到少妇直至跨入中年,彼此都熟知对方,筱兰平日里对依卉很是敬重,加上依卉长她几岁,所以只要依卉言之有理,筱兰总是会与依卉一致的,但今日的筱兰心里揣着火。
  “你今天有点不对啊,在我家你话说一半,出什么事了?”依卉关切地问。
  “兰子,有事了?”冬雪正在手机上忙着,头也没抬地跟着问了一句。
  筱兰眼泪唰地一下涌出来了:“铁男出轨了!”
  “啊?”依卉正端着茶盅的手定格了。
  “什么?”正忙着发短信的冬雪猛地抬起头。
  这时,服务员拿着红酒进来了,冬雪对服务员说:“你开瓶后我们自己来,你去忙吧,有事再叫你。”
  服务员走后,筱兰拿起酒瓶就往自己杯子里倒,依卉赶紧站起身抢过酒瓶说:“到底怎么回事?说了再喝吧。”并顺手递给筱兰一张餐巾纸。
  筱兰接过餐巾纸擦了一下眼泪后,便将昨晚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末了补了一句:“依卉,你离婚没错,男人没好人!”
  冬雪正为筱兰的事气愤着,突然听筱兰这么一说睁大了眼睛看向依卉:“卉姐,你离婚了?”
  这时的依卉想阻止筱兰都来不及了,她略带责备地看了筱兰一眼,她本不想将自己的事这么快就张扬出去的,因为在她的心里一直视作这是生活的一大失败,是很丢面子的事,要不然也不至于熬了十六年。
  冬雪是个很善于察言观色的人,依卉的这一眼她看懂了,她站起身,拿过依卉刚才在筱兰手中夺下的酒瓶,在三只酒杯里各倒了三分模样的酒,然后她举起杯子:“兰子、卉姐,我们一起干一杯,今天既然你们俩都让我知道了你们的秘密,那我也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吧。”
  筱兰与依卉疑惑地对视了一眼,拿起酒杯也站了起来。
  三人碰杯喝了杯中酒坐下后,冬雪平静地说:“我也是离婚的,六年了。”
  “啊?”刚坐下的筱兰腾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离婚六年了?那你经常打电话请示汇报的那个阿伟是谁?”
  冬雪顿了一下,垂下眼帘转了转手中的酒杯,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然后视线定定地落在餐桌的某个角上,面无表情地说:“情人。”
  “情人?”依卉与筱兰异口同声地重复着。
  “是的,情人!”这次冬雪将情人二字咬得重重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
  依卉悄悄地示意筱兰坐下,然后,两人静静地注视着冬雪。
  冬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浸在了自己的身世中……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都市情感题材的小说,小说生动且真实地讲述了在情感的“雷区”里,不同人的不同表现:有因为得到利益而牺牲爱情的;有因为爱情放弃利益的;有因为幸福而走出心结的……
当罪与罚一次次拷问自己时,内心深处对幸福更加渴望;而在对性与爱之间纠结时,内心又不止一次地怀疑自己,甚至想低头和妥协。到底是谁的错,难道幸福永远不会到来吗?
其实,幸福终究会到来,只不过它到来的轨迹和时间没有赶上你。但可以相信的是,得到幸福最好的方法就是尝试由心做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