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困在此山中.pdf

书生困在此山中.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女汉子联盟良心出品! 桃夭试读馆火爆连载!连载名:《放开那个书生》
她外表彪悍,但心思细腻。
他看似呆萌,却高深莫测。
不靠谱女壮士VS白面黑心汤圆男
窈窕君子,壮妇好逑。
看外猛内柔女壮士如何套住别扭书生。
任你女汉子威猛壮如山,总有一款良人适合你。

作者简介
路过的狐狸,90后的大学生,生活在江南水乡,典型的双子座。爱码字、爱美食。写欢脱文,不时吐槽,认为二货女主与腹黑男主是绝配。坚信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即使明日天寒地冻,路远马亡。

目录
第一章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第二章 青峰寨二三事
第三章 发展感情,需缓缓图之
第四章 寻花问柳,是麻烦事儿!
第五章 后妈来袭,得小心应付
第六章 背叛的人,究竟是谁?
第七章 清官难断帐子里的事儿
第八章 郎骑竹马来,青梅已不复
第九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第十章 进退维谷,没有退路
第十一章 会恨,是因为还爱
第十二章 苦肉计,往往最有效
第十三章 在京城混吃混喝的日子
第十四章 生活中,总是危机四伏
第十五章 三蒸三煮方至沸腾
第十六章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第十七章 真是狗血漫天洒
第十八章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第十九章 江山美人,何去何从?
番 外 一 若相思
番 外 二 小包子的日常

文摘
第一章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时值盛夏,草生,木长。
此时正是午时三刻,纵使江南僻壤,浓荫密布,也未能将毒日遮去几分,仍有光线透过细碎的枝叶末梢,洒遍幽谷小径。
岔路口处,一面绣有“茶”字的旗帜插在一间草舍的屋顶,那旗帜色彩早已黯淡,想来有不少年代了。茶舍的主人,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在屋檐下,眯着眼,有些昏昏欲睡。偶有微风拂过,老人花白的胡子便宛如枯草,随着蒸腾的热浪微微颤动。
琢磨着这时段也没什么客人,老人慢慢往里屋走着,打算睡个午觉。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老人家,来一壶清茶。”
老人略有些诧异地转过头,见是一个书生背着个书箧,便连忙回身殷勤地打招呼:“公子,快坐下来歇歇吧。”
不一会儿,老人就提了茶壶,放在书生面前,却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皱着眉,问了句:“公子你……就一个人?”
“嗯。”书生倒茶的动作微微一顿,“有何不可吗?”
老人摇了摇头:“前面就是青峰山了,可不怎么太平,公子你呀,还是多找几个伴儿再走吧,不然……”
书生慢条斯理地喝着杯中的茶,一边听老人侃侃而谈,一边轻轻敲着桌角,眼神深邃了几分,可嘴角的笑意并未敛去,温和地对老人说道:“无妨,无妨。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说着,便收拾了书箧离开了。
“唉,亏的还是个读书人,连‘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道理都不明白!”老人家摇摇头,叹气道,“小心被当做肥羊宰了哦……”说完便收拾了桌子,优哉游哉地去睡午觉了。
一阵热风拂面,树上的知了叫得更急了。

青峰山,山腰处。
“小姐呀,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万一当家的提前回来了,可怎么办?”一身黑色短打劲装的大汉苦着脸,看向身边穿着浅绿色薄裙的女子。
这女子便是青峰山上青峰寨的大当家施仲阳唯一的女儿—施玥,而那大汉则是寨子里的小头目—曹勋。
这两人素来狼狈为奸—哦,不,是合作密切,为了青峰寨的长远发展而呕心沥血。
此时,听到曹勋所说的话,施玥脸色一变:“去,去,你这乌鸦嘴,我爹绝对不会回来,否则,我就跟他说,是你偷了他珍藏在床底下的春宫图!”
“小姐,你可别过河拆桥,分明是你说要观摩观摩,我才壮着胆子去偷的!”
“谁看到了?”施玥一副“奈我如何”的神情,“你说爹爹会信他亲生女儿,还是会信你?小勋子呀,你就等着我爹爆发吧!”
虽说施仲阳平日里一副和蔼可亲慈祥有爱的模样,可俗话说,不可以貌取人,青峰寨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施仲阳一旦发起火来,那可会让人火烧火燎地疼!
施玥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偷偷下山,在青楼里被施仲阳逮到之后,整整半个月,她的右半边脸红肿得就跟抹了一盒胭脂一样。
很显然,曹勋也想到了,脸色顿时黑了一半,在施玥“阿弥陀佛,愿佛祖保佑你”的目光中缩了一缩,诺诺地道:“算了,小姐,我还是跟你在这儿等吧。”
施玥点点头,心满意足。这时候,蓦地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施玥当机立断,向曹勋道:“快,躲起来。”
曹勋的衣角刚刚消失在树的后面,施玥便听到身后响起一个低沉清澈的声音,如流水溅玉:“姑娘,你独自在此徘徊,是迷路了吗?”
听声辨人,这柔柔弱弱的声音肯定是一名书生。施玥不由得眼前一亮,前些日子去镇上庙里花了两文钱烧的那炷香还挺管用!
她转过身去,细细打量眼前的人,他虽一身灰布长衫,五官平凡,扔在人堆里怕是找也找不到,可气质却很温润。一双凤目盈盈含笑,轩轩韶举,卓卓朗朗,只消一眼,已是让人神清气爽,每个细胞都像被熨过似的舒适服帖。
施玥像是小狗见着了肉骨头,用猛虎扑食般的姿态奔到了书生的面前:“不知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处?贵庚几何?父母是否健在?生辰八字多少?”
“呃……”书生一愣,接着退后一步,恭恭敬敬作了个揖,才缓缓答道,“小生姓舒名墨,家住吴州,二十有一,父母已亡,至于生辰八字,不知姑娘为何询问?”
“不说也没事儿,哪个道士多嘴砍了便是!”施玥大手一挥,又笑眯眯地觍着脸看向舒墨,“重要的是,舒公子呀,你成亲了没?”
“并未,不过—”舒墨似乎还要说些什么,可施玥哪里听得进去,只眯着眼瞧着他,心中甚是欢喜,果断朝着树的方向比画了个手势。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曹勋立即跳了出来,手持大刀,一脸凶狠,气势磅礴地喊道。
可还不等曹勋说完,舒墨缓缓踱步走到他的面前,和颜悦色地道:“兄台,这是做何?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年纪轻轻,有着大好前途,可千万不要冲动。”
曹勋这些年来,形形色色的人也见过不少,大部分人遇到打劫,不外乎分为外强中干、瑟瑟发抖、主动配合、一毛不拔这四种类型,他也算是练就了一身随机应变的功夫。可舒墨这种“谆谆教诲”型的,他还真没见过……
于是,他下意识地看向了施玥。
只见施玥咬咬牙,眨眨眼,一副下狠心的模样,曹勋便也了然,给自己打了打气,手上的大刀挥了起来:“废话少说,你随我……”
“兄台,且慢,且慢,听得在下一言。”舒墨摇了摇头,按住了他手上的刀,“古语有云:‘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可以服人。’兄台在此处打劫,并非明智之举。且不说,今天我与这位姑娘皆是手无缚鸡之力,虽说你能轻易拿了我们的钱财,可你有没有想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万一哪一日,你遇到了侠士或是官府的人,那该如何?钱财乃身外之物,倘若为了这等东西吃了大亏,却是不值当的。轻则受伤,重则送命,这教那些诚心为你好的人如何是好?想象一下,自家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情景,难道不是悲从心来?兄台你又于心何忍?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兄台,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施玥听得目瞪口呆,佛祖是显灵了没错,这书生好歹也算半个翩翩公子,可透过现象看本质,哪晓得他竟是个唐僧,还连匹白马都没有!再一瞧,曹勋此时的脸色分明就跟吃了五斤馊饭一样惨不忍睹。
人心都是肉长的,施玥说什么也不能让曹勋拉肚子是不是?于是,趁舒墨还用那双星星眼盯着曹勋盼他悔改的时候,施玥干净利落地劈中了舒墨的后颈。
舒墨回过头,眼里一片惊讶,正欲开口说什么,身子却渐渐软了下去。
“书生啊书生,你太天真了,谁告诉你山贼打劫就一定是劫财?小勋子刚刚准备说的可是‘要想过此路,留下美色来。’”施玥耸耸肩,好不容易想出个颇有架势的口号,居然没有发挥的机会,真是太可惜了!
今儿个姐姐劫的不是财,而是色!
“小勋子,发什么呆?还不来帮我抬人!”

内容简介
施家有女初长成,奈何彪悍嫁不出。
一直以来,施仲阳都期待着自家女儿沿着话本女主角的方向成长,成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淑女。
谁料到,施玥却撒开脚丫子朝着他期待的反方向奔流而去。当一萌妹子渐渐成长为铁血女山贼的时候,施老爹终于不淡定地使出了杀手锏——去相亲!

对一个被爹爹威胁的大龄剩女来说,矜持算什么?包办婚姻不可靠,施玥一握拳,当下决定——走,咱下山抢夫君去!
于是,乾坤朗朗,施玥抢了一个呆萌书生回山寨。
奈何眼神不好害死人,她扛回去的哪是什么呆书生,分明是只黑心狐狸。更要命的是,她这个铁血女山贼竟然被这只狐狸迷得神魂颠倒!
原来,女汉子也会春心荡漾,只可惜腹黑狐狸玩深沉,一腔春水付东流。
身为一名合格的女山贼,她还能怕了一个小小书生不成?
书生啊,你太天真了,假装矜持就能甩掉她了吗?被贼惦记上了,就乖乖束手就擒吧!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