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啸云歌.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1-12 08:18:00
  • 试 读在线试读
凤啸云歌.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这是一个风华绝代、智谋无双、狂而不野、能屈能伸的女主;
这是一个群雄毕会、阴谋迭起的世界;
这是一段亘古流传的爱情故事。

名人推荐
文中所设是一个架空的时代,落云曦穿越到落家草包废物的身上,用她现代人的智慧,改变了自己的将来。虽然她前世是个杀手,但她并不滥杀无辜,可有人若敢欺她,她也绝对还击。虽然谦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是过分的懦弱与退步只能助长他人的气焰,害人又害已。在自身尊严遭到践踏时,新时代的女性就该如女主一般,不必忍气吞声,应挺身而出,理直气壮地讨个公道!这十分符合现代女性的价值观。
——小七

作者简介
雪山小小鹿,人气作家,擅长创作古言穿越小说。
喜欢文字,喜欢小说,喜欢用文字编织美丽的故事奉献给大家。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阳城风波
第二章 谁是废物
第三章 震惊夜都
第四章 选妃惊变
第五章 另眼相看
第六章 温润如玉
第七章 继续玩她
第八章 巧舌如簧
第九章 兴师问罪
第十章 九曲神医
第十一章 青梅竹马
第十二章 宗人府尹
第十三章 晨楼惊舞
第十四章 师兄师妹
第十五章 天山雪锦
第十六章 女子休夫
第十七章 太子大婚
第十八章 深山遇刺
第十九章 龙潭虎穴
第二十章 千丈崖底

下册
第二十一章 碧玉发簪
第二十二章 美人及笄
第二十三章 娇贵侍女
第二十四章 一曲千金
第二十五章 杜家别庄
第二十六章 妙手回春
第二十七章 才艺卓绝
第二十八章 贵妃刁难
第二十九章 三丈白凌
第三十章 替罪羔羊
第三十一章 教训女人
第三十二章 特别大礼
第三十三章 顔府议婚
第三十四章 为她守夜
第三十五章 花船遇险
第三十六章 木筏逃生
第三十七章 毁她清白
第三十八章 智救侧妃
第三十九章 血鹰中箭
第四十章 等你回来

文摘
某男(满眼殷切):云曦,我们从小就定下婚约,这份情,是别人都比不了的。
落云曦(小脸一冷):我们是有过婚约,但从没有情!

某男(死皮赖脸):小云云,你就从了爷吧!
落云曦(嘴角含笑):滚一边去。

某男(一脸铁青):落云曦,你等着吧,你迟早翻不出本王的五指山!
落云曦(眉眼淡然):那我等着。

某男(审视良久):曦儿,你这里怎么还这么小?
落云曦(嘴角轻抽):……(无语中)
——引子

第一章 阳城风波
人间四月天,江南,春寒料峭,尤其在山区,更能体会初春的寒冷。
天幕低垂,阴云笼罩,一阵疾风嗖嗖平地而起,刮倒了长草,朝山谷呼啸而去,群山之脉荡起低沉嘶哑的回声。
落凤兮便站在这片山域的最高处,背对山谷。谷底涌上来的冷风吹乱了她一头乌发,长发凌乱飞舞,可丝毫挡不住她的视线。
她仰起脸,一张瓜子大的脸,肌肤如玉,最引人侧目的是那双凤眸,当真是一双美丽深邃的眼睛。整个人精致得宛如画卷中走出来的美人。
当然,画中的美人决不会有这样孤傲冷漠的神情。
站在她对面的三个黑衣男人默默地想着。
落凤兮伸出舌头舔了下被风吹得干燥的唇,诡异地绽开一抹笑容,十分冰冷傲慢的笑容,不达眼底。
三个男人警觉地后退两步。这个女人的笑容一如以往的美丽,娇而不媚。她就如一条毒性最强的美女蛇,深入敌人腹地,残忍地收割着对方的生命。
“蛇,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中间一位身材挺拔的男子一脸关切地劝道。
落凤兮冷冷看着他们。这三个人,是她的战友。
他们是这世界上最隐秘的一个组织的成员,共有十二人。别看只有十二人,却是世界各地最顶尖的高手,所以,他们也被称为地球上最顶尖的特工。
而她便是其中一员,代号“美女蛇”,因为她擅长伪装,以美貌游走于世界各地,出色地完成一项又一项艰难的任务。
他们不属于任何国家,若非要问从属,也许,这个组织和联合国有着某种隐秘的关系。至于各个国家的领导人,也略知他们的存在,对他们抱着敬畏的心理。
“蛇,你说话。”男人看着她。
“不用说了。”落凤兮利落地打断了他的话头,她的声音透着一股清冷,目光淡淡地在三人脸上扫过,缓声说道:“狼,你知道的,我们永远都是影子,我们不允许有过去,不允许有任何牵绊。”
被称作“狼”的男人正是中间身材最高大的,他在组织中以手段狠厉无情而出名。闻言,他浑身一颤,不敢相信地看着落凤兮,“你、你找到家人了?”
落凤兮的眼眸微微柔和下去,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男人有一瞬的呆滞。
“头已经有所察觉了,只有我死,才能换他们一条生路。狼,我等你很久了,只有你,才能为我办这件事。”落凤兮一字一句交代着,“狼”的脸色大变。
然而,他终是晚了一步,落凤兮说着最后一个字时,已纵身跃下山谷。
“凤儿!”耳边是“狼”凄惨的叫唤。
落凤兮闭上双眼,任由耳畔风声猎猎。她终是选择了家人……

天夜,永定五百八十三年。
时值五月中旬,正是春夏之交,天气晴朗,惠风和煦,一群鸟儿扑扇着翅膀,从一碧如洗的天空掠过,愈发显得园子里寂静一片。
落凤兮感觉身体有如断了线的风筝,笔直往下沉,耳边嗡嗡声不绝于耳,她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虽然,身为“尖峰”组织的顶级特工,从小就在亚热带丛林和北极冰川极冷之地长大,历经万千磨难,可自从出道后,整整八年,她都没再吃过半点亏,这一次跳崖,身体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她唇角不由溢出一声自嘲的笑,极致的晕眩竟突然在这一刻停了下来,她整个人狠狠一震,五脏六腑似乎都撞碎了。她干呕一声,双眸不受控制地睁了开来,一道清华顿时耀亮了整个房间。
这是在哪儿?
落凤兮掀开盖在身上的锦被,坐了起来,伸手一摸衣衫,汗湿透了,像是刚从水里打捞出来。
她冷眼四周扫视一番,意外地发现这里的环境过于陌生,高得过分的大床,八角菱花的铜镜,大红色的木柜,古色古香的梅瓶……这是哪个国家?脑海内迅速闪过一串名字,她一一排除。她微皱眉,怎么看着像是古装剧中的摆设?
忽然间,她想起了什么,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穿着的竟不是她原来的那身衣裳,而是——雪白的长袖衣裤。
不对劲,她还没来得及去想,外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高度的警觉性迫使她的注意力完全转移过去。
这些人,显然是刻意压低了走路的声音,难道想要偷袭她?落凤兮的眼眸内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
脚步声到了门前,却戛然而止,半晌没有人进来。
落凤兮坐在床上没有动弹,首要的事情是摸清状况,而不是瞎子乱闯。
“三小姐。”轻轻的叫唤声自门缝传进来。
落凤兮还没有意识到这声三小姐叫的是谁。
“三小姐、三小姐,你睡了吗?”外面的声音大了一些,是个极年轻的女孩子声音。
落凤兮凝眸,目光如刀剑般盯着房门。玩什么鬼把戏?
“太好了,小姐睡着了。”先前女孩子的声音透着一抹窃喜,“把人带进去,轻点!”
“好。”一个模糊的声音应道,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道身影鬼鬼祟祟溜了进来。
落凤兮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装睡,感觉到人的气息越来越近,她微微睁开眼,便见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将另一名瘦弱的男子抱到她身边,心不由一沉。
大汉伸手将那名男子的腰带抽去,手忙脚乱地为他脱去外衫,然后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落凤兮。
“快点!”先前说话女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带着一丝急躁,“春柳要回来了。”
大汉一咬牙,放弃了脑海内一闪而过的想法,将男子的身子侧过来,抓住落凤兮的手臂搭在男子腰上,姿势无比暧昧。
他这才匆匆出门,压着嗓音道:“好了,赶紧叫人。”
“我知道。”
早在大汉带上门的时候,落凤兮便推开身边的男人坐了起来。
看这样子,他们倒是想来个捉奸在床啊。落凤兮赤脚跳下床,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房门。
院落里,一抹娇俏的黄色身影正背门而立,一头乌黑的青丝绾着双髻,闻得身后有动静,少女急忙回过头来,看清是谁时,她不禁捂住嘴,瞪大双眼,满脸惊恐与不信。
落凤兮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手捂住她的嘴,另一手在她后脑上猛地砸下,少女身子一软,昏厥过去。
不一会儿,东院内传出惊惧的尖叫声,“啊,快来人!”
四面八方的脚步声全涌了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好像是三小姐住的院子。”
“我们去看看。”
落凤兮此刻站在刚才躺着的房间里,房门紧闭。她并没有出去的意思,但她知道好戏已经开场。
“啊!”又是一声控制不住的尖叫声,显然,闯进来的下人们已经将隔壁屋内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了。
“天啊,这是哪对狗男女,竟然光天化日行此不要脸之事。快把他们抓住!”
“管家来了,管家,快将他们绑起来。”
落凤兮见差不多了,拉开门“慌慌张张”地冲了出去,如受了惊吓般嚷道:“出什么事了?怎么了?”
众人看到她衣衫凌乱,乌发披垂着跑出来,都倒吸一口冷气,下一刻便能想到,这位三小姐定是午睡刚起,被这院里的动静吵醒了。
不大的院落里乱成一团,管家带了四个青年小厮冲进屋子,扯下床帐将这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先给包裹起来,免得污了众人的眼睛。
落凤兮眼角带出一丝笑意。刚才大汉没有办到的事情,她给办到了。
“你们在干什么?”忽然,一声大喝在院门处响起,院子里的吵闹声瞬间沉没下去。
落凤兮扭过头,望向说话的人。
那是一位身材略显瘦弱的少年,身上穿着浅蓝色绦纹长衫,面料轻薄,色泽莹润,一看身份便与其他人不同。
梁叶秋看到落云曦站在院子里时,整个人不由一震。她怎么会在这里?他立刻狐疑地看向被管家抬出来的一男一女。
落凤兮垂下眼睑掩去眸内的深思。
这个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可没逃过她凌厉的眼睛。难不成今日这事背后的主谋会是他?他和自己又是什么关系?
“大少爷,我们刚才听到三小姐院子里传来叫喊声,连忙过来看,就瞧见他们二人在房内……”管家的话没有说下去。
“这不是三小姐屋内的夏桃吗?她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有人惊呼。
地上两个人已经被这么大的动静弄醒过来,夏桃不明所以地睁开眼睛,伸手便去摸后脑勺,那里还钝钝的痛。
“啪!”手背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耳畔响起怒斥声,“老实点,别乱动!”
夏桃脑海内昏昏沉沉顿时清空,看清自己现在的处境后,她的大脑轰的一声炸开,整个人如坠入冰窖。
她抬起头,正午的阳光刺得她眼睛立刻眯了起来,可还是看得清楚,一群梁府的下人正嘲讽地打量她,如同看着马戏团里的猴子耍把戏。
怎么会这样?
她望向身旁被剥了衣服的小厮,简直欲哭无泪。
这分明是她送来放在小姐床上的,怎么会跟自己赤身睡到了一起……完了,她完了!
梁叶秋恶狠狠地瞪向夏桃,正欲开口,几名女子匆匆进了院子。
“三姐姐!”一声焦急的叫唤,着深蓝浅花褙子,同色衫裙的少女冲了进来。
“三姐姐,你没事吧?”她冲过来握住落凤兮的双手,殷切地看着她,只是眸内,瞬间敛去一丝讶异和复杂的情绪。
落凤兮不动声色地挣开她的手。她已经确定听到好几次的“三小姐”就是自己了,这叫夏桃的,应是她院子里的人,可能是个侍女。
虽然想到这儿,她还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但这个身体,确实不是她当初那个了,也就是说,她的魂魄临时穿到了别人的身体里。
“我倒是没事,有事的是夏桃。”落凤兮演戏天分极高,很快投入角色,“我没想到,她竟然做出这等没脸没皮的事来!”
少女闻言身子轻颤,低头看向夏桃。
夏桃则满面惊恐地看着落凤兮。
这是三小姐吗?不,绝对不是!
刚才她没有看错,打昏自己的绝对是三小姐!她跟在三小姐身边也有一段日子了,绝对不会看走眼。
落凤兮轻轻叹息,“你说,我是将你卖到青楼呢,还是浸猪笼?”
她的声音很慢,却吐字清晰,带着一阵寒风,轻飘飘吹过来,足以冻死人。
夏桃张大嘴,头脑嗡的一声炸开。
“是大少爷。小姐,是大少爷想要陷害你!他想要别人捉你的奸好和你退婚!奴婢一时被猪油蒙了心,做下错事,请小姐原谅奴婢。”她慌慌张张地叫嚷起来。她知自己是小姐的人,处置也全凭她一句话,大少爷鞭长莫及,这个时候,还是保命要紧。
梁叶秋从震惊中惊醒,愤怒地喝道:“胡说八道!”他的内心,已然不止是惊恐了。
落凤兮转头盯住他,高声斥道:“好一个大少爷,竟设下这等毒计来暗算我!如果不是夏桃,今儿个躺在这里受辱的只怕是我了吧。”
退婚?看来她和这么恶毒的男子有婚约。
“云曦——”梁叶秋震惊不已,难以相信这个字字句句指责着他的少女竟然是落云曦!
那个看到他便低头羞涩的孩子,那个爱慕他的少女,怎么可能有这样冷淡的脸色和凌厉的口气?
“你疯了吧?”他脱口而出。
“你才疯了,你疯得无可救药了!”落凤兮毫不留情地反骂过去。
“咯吱——”鸟儿扑扇着翅膀从众人头顶飞了过去。
西园,静得连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每个人脸上露出一种诡异的神情。他们一定是幻听了,一定是的,要不然,那个怯懦的三小姐怎么会开口骂人呢?
疯了、疯了,全都疯了!
“三姐姐。”少女傻呆呆地叫了一声。
“你说我疯了?”梁叶秋根本以为自己刚才听错了,重申了一遍。
“不仅是疯了,耳朵也聋了。”落凤兮不客气地回答。
噔噔噔,梁叶秋倒吸一口冷气,直退了好几步,“你!”
“你做这么多,不过就是想逼我跟你退婚吗,我退就是,何必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落凤兮道出他的目的。
梁叶秋怒道:“我用了什么卑鄙手段?你别信她信口雌黄,她分明是在泼我脏水。”
“冤枉啊!”夏桃哭天抢地起来。
“够了!”落凤兮上前一步,“大少爷,夏桃只是个女子,她会拿自己的清白来陷害你、栽赃你?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她分明就是找了野男人在这偷情,被我们撞破,乱泼脏水,就你这么愚蠢才会相信!”梁叶秋气急地指着夏桃,脸色铁青。
落凤兮冷冷一笑,“她可是胆子大,院子里这么多人她不找,偏偏敢将一盆脏水往你尊贵的大少爷身上泼,这不是找死吗?你问问在场的人,谁能相信?”
梁叶秋被她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鼻子都气歪了。
正在气氛僵持之时,一名清秀的丫环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到梁叶秋面前说道:“少爷,夫人发下话,让您和三小姐去花厅处理这事儿。”
梁叶秋愕然开口,“娘也知道了?”
丫环提醒他,“老爷也在厅上喝茶。”
梁叶秋烦躁地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落凤兮,一双清长的眼眸掩起复杂之色,清冷道:“走吧。”
落凤兮一手掬起散于肩头的乌发,笑道:“总要等我梳下头发吧。”
梁叶秋一呆。面前的女子笑靥生花,映着灿烂的阳光,竟是满院生辉。他方才想起,他似乎从未看过她这么大大方方的笑容。
落凤兮的眸光下移到夏桃身上,扯开唇角道:“夏桃,还不随我进屋,给我梳头。”
刚才夏桃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奴婢”,这梳头的活计叫她做必是没错的。
唉……轻叹一声,她还当真是穿越到古代来了。
夏桃裹着床帐哆哆嗦嗦地跟着落凤兮进屋。
落凤兮反手关上门,淡淡吩咐道:“先找衣服穿了。”自己则抬步走向屋内的菱花铜镜。
饶是做了这么多的心理准备,看到镜中的自己时,落凤兮还是忍不住地轻呼出声。
铜镜里,一位十二三岁的瘦弱小女孩,也满脸吃惊地看着她。
落凤兮简直有想死的冲动了,前世,她可是被誉为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美女蛇”,现在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
虽然,镜子里是一张标准的鹅蛋脸,肌肤也十分白晳,还未长开的五官精致秀丽,已初现风情,但这样的小身板实在令她难以习惯。
自己从前高挺的胸脯、修长的玉腿、纤细的腰肢再也找不到半分影子了。落凤兮好奇地在这具小身板上东摸摸西摸摸。
夏桃脸色发白地走了过来,“小姐,奴婢为您绾发。”
透过铜镜,她打量了下夏桃,约莫十五岁,身形已经长开,曼妙婀娜,姿态美丽。
夏桃轻巧的手指在她头上穿插来去,为她绾了高高的双环髻,前面垂下平刘海,后头还编了两条小辫子。
完完全全的儿童发型,落凤兮当真无语,可又毫无办法。
夏桃收手后,突地双膝一弯,跪倒在地,“小姐,您一定要救救奴婢。奴婢当真是被大少爷陷害了的……”夏桃已是泣不成声。
落凤兮没有急着叫她起来,沉声说道:“你能供出主谋,自是戴罪立功,等会儿会发生什么我也料不到,但也不会叫人越了我处置你。”
夏桃连连点头,心里讶异,三小姐怎么说话这么有条有理了?以往若是遇到这样的事,她只怕哭得比自己还要厉害。
对于落凤兮今天的变化,夏桃一时吃不准。她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跟着落凤兮出了房门。
院子里的人早散光了,梁叶秋带人先行离去,那位少女也不见踪迹。

内容简介
落云曦,二十一世纪女杀手,穿越到一个不知名的时空。
她醒来时失忆,愕然发现自己正被人设计捉奸。
她机智地反将一军,从此性格大变。
她不再是落家废物,她要活出自己的精彩!
庶妹温柔,与她的未婚夫暧昧。她推波助澜,令未婚夫鸡飞蛋打。
嫡姐心狠,夺走她的初恋情人。她风生水起,令初恋悔不当初。
她是太尉府一名小小的庶女,也是三国神医的关门弟子。
她一张平凡的脸孔后面,隐藏着惊艳绝伦的真容。
她表面才疏学浅,被称为废物,实则胸藏沟壑,腹有诗书。
异世之中,阴谋迭起,谁又是她最终的归宿?
他一袭紫衣,翩然而来……
毒舌,冷漠,残忍,是她对他的印象。
薄情,无心,滥情,是他对她的评价。
他唯对她一往情深,宠溺非常。
然而,就在她想要接受这段感情时,却愕然发现,原来他早有未婚妻……

落云曦,龙廷大陆赫赫有名的废物三小姐,自小与梁家堡梁少爷定有娃娃亲。
十二年后,梁家生悔意,一场风波自此掀起。
她本是世界顶尖特工,心狠手辣,擅长伪装,代号“美女蛇”。
只因一次追杀,令她误入陌生国度,成为落家三小姐。
爹爹不疼,大娘不爱,嫡姐欺凌,未婚夫挑衅……
她冷然一笑,“都放马过来吧,老娘奉陪!”
三年隐忍,十年伪装,一朝重生,颠倒天下。
她翻云覆雨,指鹿为马,斗得人仰马翻,哀号一片……
这……当真是那废物?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