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歌访谈之·绽:让梦想静下来.pdf

田歌访谈之·绽:让梦想静下来.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BTV文艺频道王牌栏目《光荣绽放》开播五周年 倾情奉献。
首次真诚、规模、隆重地展示中国当前最具影响力演艺明星,舞台前后的坎坷心路、职业理想与艺术追求。
谈话现场完整重现,部分人物首度披露。百位位明星齐声推荐——
赵忠祥、斯琴高娃、唐国强、于魁智、王学圻、濮存昕、谭晶、周华健、黄绮珊、陈建斌、许晴、张国强、袁泉、林永健、佟大为、王宝强、贾乃亮、张静初、尚雯婕、高圆圆、王雷、韩庚……
本系列书与其他同类图书最大的不同,是它会颠覆我们对演艺界明星人物的诸多传统成见。许多因电视台限制、受播放时间影响而剪辑掉的镜头将跃然纸上,让我们真实地看到了他们一路追艺的理想、艰难、勤苦与奉献。他们的学识水平、艺术修养、思想深度和追求精神,都超过了我们的想象。而且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都让我们深深地为之感动。

名人推荐

美好的一切,都在这里绽放;说出你的故事,讲述我的生活;酸甜苦辣,尽在光荣绽放。
——周华健
录田歌老师的节目《光荣绽放》,感觉不是在录像,而是女人间的一次聊天对话,从生活到感情以及人生的领悟,感谢田歌老师,感谢《光荣绽放》。望收视能像我们重庆的辣椒一样红。
——黄绮珊
做客光荣绽放,分享百味人生。我很喜欢《光荣绽放》这个栏目,这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地方,让我收获了很多温暖和向上的力量。光荣绽放开播五周年了,在越来越娱乐化的今天,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令人心生敬意。衷心地祝福《光荣绽放》永远花开不败,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她的美丽和力量。
——谭晶

作者简介
田歌,国家一级导演,全国十佳制片人,全国百佳文艺家;中国电视节目主持人三十年年度风云人物;《光荣绽放》栏目制片人、总导演、主持人;中国唯一一位同时获得导演、主持、制片人国家级奖项的全能型电视人;美国新闻署邀请的第一位以学者身份访问美国的中国主持人;中国第一个电视谈话节目《荧屏连着我和你》创始人、主持人;其执导的《世纪之光》是唯一获得“亚洲电视奖”的中国晚会。
田歌创办的《荧屏连着我和你》标志着中国电视品牌节目的崛起和亮相、中国电视节目主持人从播音员到主持人质的转变。
2008年田歌推出了新的访谈节目《光荣绽放》,其华丽的舞台设计和“绝对田歌”的主持方式,立刻成为访谈节目中的一枝独秀,在文化界获得极好的人缘和口碑,并让“绽放”一词在社会上迅速蹿红。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光荣绽放》已成为北京电视台收视率最高的栏目之一。

目录
出版前言
荐书台:致传媒艺术院系的学子们
序:栏目与我
刘德华:忘不了的时代传奇
田歌印象
天王巨星的普通生活
进演艺圈需要“有品”
我也可以很艺术
梁静茹:“情疗天后”的爱情告白
田歌印象
“梁式”爱情表白
理想中的那个他
闻指甲识男人
我们可以分手快乐
周华建:我是疯狂,我不是有病
田歌印象
疯狂的歌手
做数学家还是歌星
第一场北京演唱会
我爱我家
我不会长“疖子”
范玮琪:哈佛才女黑白配
田歌印象
趁我们还活着,赶紧结婚吧
婚姻生活“黑白配”
我的音乐似氧气
少根筋的生活白痴
站在最耀眼的位置上不一定是最耀眼的人
汪峰:说实话的人文摇滚歌手
田歌印象
十年前我就是最好的
生存者的进行时
对家和孩子的亏欠
思想的绽放
我的歌=你的必需品
辛晓琪:“疗伤天后”的领悟
田歌印象
我是地三鲜+蚵仔煎的结合体
我根本不想当歌星
最丑的女歌星
和音符交流,不再声嘶力竭
降低欲望就会找到快乐
庾澄庆:哈能量的“庾”众不同
田歌印象
庾澄庆就是哈林
为何偏爱吴莫愁
人不奇葩枉少年
到死都要十八岁
追求完美的痛苦
谭晶:没有界限的歌坛“跨越者”
田歌印象
童年万花筒
跨界唱法惹争议
成功的秘诀
为爱情认真努力
假如回到童年
张信哲:“情歌王子”的爱情课堂
田歌印象
新歌为何打京剧牌
初恋的味道
相恋的美好
情歌王子分手不会哭
张信哲的信仰
刘若英:“五星级剩女”的男女观
田歌印象
20岁的高跟鞋
30岁的“结婚狂”
五星级剩女
40岁的高跟鞋
黄绮珊:令人头皮发麻的异类歌手
田歌印象
我是正版二麻婆
专业老师的预言
爱上自己的各个阶段,不然不健全
请叫我“黄妈”

序言
出版前言
适逢北京电视台《光荣绽放》栏目正式开播五周年,为了一种纪念,也为了与广大影迷、歌迷、戏迷,广大艺术爱好者,广大读者受众分享,我们编辑出版了这套丛书。
五年来,该栏目在我国著名导演、制片人、主持人田歌的主持下,先后访谈了我国大陆、香港、台湾三地200多位艺术创作者。他们中有影视明星,也有著名导演;有戏剧名角,也有当红歌手。从50后的老一代明星,一直到60后、70后的中流砥柱,直到80后、90后的演艺新秀,可谓是高朋满座,明星如云,五代艺术创作者荟萃一台,洋洋大观。
他们共述新中国演艺事业的蓬勃发展,回首各自的成长道路,畅谈他们的职业理想,各抒自己的人生价值理念,探讨种种演艺思想。不但用理性与激情描述了一个艺术创作者应该走怎样的成长道路,而且人人都直抒胸臆,毫无讳言地讲述了他们自己是怎样践履了这些思想理念的。让我们看到了这五代艺术创作者辉煌绽放的背后,流过了多少汗水、泪水,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的磨砺,为我们展示了一个色彩斑斓夸父逐日式演艺生涯的全景画图,而让我们不能不对这些艺术创作者们刮目相看。所以我们从其中精心遴选了60余位明星人物,集结出版,以飨广大读者。
本书的正文是在《光荣绽放》栏目组提供的现场实录基础上加工整理的。考虑到篇幅、结构,我们对各位传主访谈的实录全文进行了适当删减,但每句话都是忠实于场记实录,只是对一些口语化的句式略为梳理。为了读者的阅读方便,我们还对每位传主的访谈录冠加了二级标题。整理中有何舛误处,文责由书局自负。
田歌老师在百忙中,还结合自己十余年主持人的切身体悟,为每一篇访谈录撰写了精致的画外音评点——侧批式的“谈艺录”,其中既有传播美学、艺术哲思,也有人生哲学的意蕴,既体现了她对自己作品的钟爱,也说明了她对读者的负责和期待。在这里谨向田歌老师与各位访谈嘉宾表示深深的敬意与感谢。
相信本书的出版一定会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书中若有不确之处,欢迎读者、影迷、嘉宾们及时告知我们,以便我们在重版时订正。

时代书局编辑部
2014年1月

文摘
汪峰:说实话的人文摇滚歌手

田歌印象
最初,汪峰是我国比较尴尬的摇滚歌手,一方面他的音乐被很多摇滚乐迷所嘲笑和忽略,在别人眼中

,他不过是一个穿皮夹克、戴墨镜、唱励志歌曲的家伙。但另一方面他又是到目前为止主流市场上最

成功的摇滚歌手,甚至是唯一的。不可否认,汪峰是一位很有才华的音乐人。他接受了多年古典音乐

的熏陶,创作的音乐作品透着浓郁的人文气质和文化内涵。他也是一位难得的人文摇滚歌手。他的歌

带给我们思考、自省,也写出了我们的心声。听他的歌,能够使我们感受到真实,感受到现实,让我

们明白那声嘶力竭的呐喊是心声,好似蓄存已久的力量爆发出来了。他的真实、不做作、爱说大实话

的性格特点也使他拥有最接地气的观众缘儿,被大众喜爱。

十年前我就是最好的

【田歌谈艺录】在各种传播艺术的范式中, 音乐也许是最直接接近生命本质、生活本质的一种。它能

直接表达出人们的喜怒哀乐,演唱者可以直抒胸臆,直接与受众的心灵对接。从我的心底发出到口中

,进入你的耳中,直击你的心底,是一种心与心的共振和共鸣。有哪一种艺术形式能有一场演唱会那

样震撼人心、现场火爆的场面呢?音乐谈不到圣,但却是很神的一种艺术形式,它值得一个有理想、

有追求 、有人文情怀的歌手为其奋斗一生。

田歌:欢迎你汪峰。
汪峰:你好。
田歌:一直以来我就想采访汪峰,但是因为不懂音乐又有点犹犹豫豫的,我相信你也遇到很
多喜欢你的、采访你的记者,但未必他们都懂音乐,每当他们问到门外汉的一些问题的时候,你是什

么状态呢?
汪峰:没问题,我觉得音乐首先不是一定要让大家懂的,是要让大家感受的,所以这才是更重要的。

如果我们大家都在探讨特别专业的音乐问题的话,其实已经偏离了音乐对于人的最重要的功能。
田歌:我知道汪峰是摇滚歌手,但我印象中摇滚歌手应该是蓬头垢面的,放荡不羁的,看你以往的照

片,头发总是梳得像个绅士一样,为什么?
汪峰:你看我有一段时期是长发,两年前是中长发,现在有的时候我会那样,开演唱会时也是这样的

头发。其实摇滚跟你头发有多长,以及那些外在的因素没有太多的联系。
田歌:我觉得有联系,因为摇滚一定要甩头发的啊。
汪峰:不用不用,那样脑袋就晕了。我留长发的时候,那时候留长发的人不多。等到摇滚都开始剃成

寸头或者光头的时候,我还是长发。后来我觉得自己可能该换一换了,我就换成现在的发型。其实发

型真的跟音乐、跟摇滚没关系。
田歌:我在见到你之前也告诉你了,我早晨专门听了你的《存在》,并表示我很喜欢。你觉得我说的

是真的吗?
汪峰:我觉得是真的,因为除非你觉得生活不是这样,那你会觉得这首歌写得不对。如果生活就是如

此的话,至少这首歌说的是实话。而且我觉得你至少不会对这首歌没有感觉。
田歌:会不会遇到听你的歌没有感觉,反而还和你交流的人?
汪峰:肯定会有的。
田歌:但碰到说并不喜欢你的歌的人时,你一般是什么状态呢?
汪峰:我觉得我终于碰到了一个不喜欢我的歌的人。确实是,因为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你,这是一定

的。而且我还尤其希望能听到他为什么不喜欢,是什么原因,这样的话我能知道对我不感兴趣,完全

不喜欢这样音乐的人他的原因,他喜欢什么,我觉得这些对于我来观察这个世界有帮助。这种情况特

别正常。
田歌:你知道吗每次我要做一些晚会的时候,别人给我推荐歌手,都推荐汪峰,汪峰,
我说他是最好的吗?哎哟,他当然是最好的了!你自己觉得你是当今歌坛最好的歌手吗?
汪峰:非常客观地讲吗?讲实话吗?
田歌:对。
汪峰:我差不多在十年前就认为我是歌坛最好的。但是那个时候没有人这样认为,我也不是那个位置

。所以我相信十年以后,我也是最好的。我对最好的判定不是说现在谁火,你现在的位置是怎么样,

这就是最火的,我觉得这个不长久,有太多人可以这样,但明年可能就不是你了。我认为我好的时候

,大家并没有认为我好的时候,我就是这个水平。那么现在我觉得是所有综合方面的努力,包括我的

团队,包括我的公司,包括我的作品,综合的实力到了现在这个程度的时候,可能再说得特别的,大

实话吧,在世俗的这个层面上,大家可能认为他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男歌手了,但我觉得我早就是了。

所以我说,我希望我会一直努力,使我自己在任何时候都是最好的。

【田歌访谈录】我觉得一个歌手的成长似乎需要两种人: 一种是拥戴你的人, 欣赏你的人,否则你

就没有市场;另一种是给你提意见的人和不欣赏你的人,这类人会帮助你更完美的成长,激发你去挑

战自我的极限,去挑战一个新的领域。

生存者的进行时

田歌:不过你能够走到今天,和小时候的梦想有关吗?我不知道你最初的梦想是什么?
汪峰:你指多大的时候?
田歌:当你有记忆的时候,难道你有很多梦想的更替吗?
汪峰:我有记忆的时候,那个时候不喜欢音乐,非常反感,那个时候的梦想就是自由。
田歌:自由?
汪峰:对。因为我差不多六七岁,能够记得那个时候的事情,我五岁开始拉琴,直到我十五六岁的时

候,才开始觉得这个音乐还是挺好的。
田歌:十五六岁?
汪峰:是的,差不多经过十年。
田歌:那么这个时候你已经拉了十年的小提琴了,你拉琴是被迫的,还是真的是你自己喜欢?
汪峰: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喜欢了,就是觉得这个是我愿意做的。
田歌:那你这个时候的理想是什么呢?
汪峰:拉小提琴,希望自己能拉到最好。但是很压抑的是,童年一直都在练琴,也没有时间出去玩,

人就变得很封闭,自己的空间、内心的空间都比较封闭,所以更渴望自由。但是对音乐的感觉已经从

过去的反感演变为觉得也挺好,音乐是挺感人的。
田歌:其实你很棒,能够从音乐学院毕业,到中央乐团成为第二首席小提琴,我这个说法特别业余吧

?怎么能够说得专业一点呢?
汪峰:就是副首席。
田歌:当时你想的就是成为首席吗?
汪峰:我当时就连“成为一个普通的提琴手”的想法都没有,我想离开。实际上我毕业以后到了芭蕾

舞团交响乐团,是为了父母。我的理想不是这个。
田歌:那在中央芭蕾舞团的交响乐团,你每天可以碰到很多漂亮姑娘吗?
汪峰:经常的。
田歌:那我怀疑当时一定是没有一个漂亮姑娘爱上你,所以你决定离开了。
汪峰:其实是因为觉得那是两个世界,不是我心里想要的。
田歌:那么美的姑娘你都不爱吗?搞艺术的人怎么会不爱她们呢?
汪峰:我当时喜欢写歌,姑娘倒是也喜欢,但是歌和姑娘相比,在当时至少还是歌重要。
田歌:说明你更爱自己。
汪峰:不,还是音乐。真的,因为我知道在乐团里,每天就是大家在一块吹牛,然后打麻将,等着排

练,出去演出,其他什么事都没有,这个完全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觉得我还很年轻,但每天感觉和

那些四十岁左右的人差不多了,所以我还是希望过像现在这样的生活。
田歌:那你就是背叛了,我用“背叛”这个词可以吗?
汪峰:背叛什么?
田歌:背叛了殿堂级的音乐事业。
汪峰:没有,应该说都是音乐,首先做的都是音乐,只是表现形式不一样。把小提琴放下了,我只是

拿起了笔,抱起了吉他,只是这个区别。
田歌:你离开了这个乐团,走到了自由的世界,你觉得真自由了吗?
汪峰:自由,但是很痛苦。
田歌:最痛苦的是什么呢?
汪峰:还是因为生活所迫吧,因为离开乐团以后,就连很少的收入都没有。
田歌:这也是我特别想请教的问题,只要一说到摇滚音乐、摇滚歌手,好像注定他们就是和清贫联系

在一起的,为什么呢?
汪峰:我觉得和摇滚其实不是有直接关系,所有那个年龄的创业的人,都不富裕,都需要去奋斗。做

摇滚音乐,当时不被那么多人接受,而且更不用提演出能有多少报酬可以拿。其实我觉得这个跟摇滚

乐没有关系,是所有人初步阶段的奋斗,都应该接受这样,而且我从不觉得那个时候的吃苦,是我应

该吃的苦,而且很多从外地来北京做音乐的人比我苦得多,因为他们没有家。
田歌:对,你有的时候还可以回到父母的怀抱。那你清贫的时候,有后悔过吗?
汪峰:从来没有过后悔,我觉得我行。我那时只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觉得我肯定会做出来。
田歌:觉得自己一定会是最好的。
汪峰:对,因为我学了二十年的音乐,如果我不能做到最好,至少我一定不会是最差的,至少我可以

进入到这个行业,成为一个职业的做音乐的人。所以那个时候没有想别的,我的梦想就是成功,但是

至少现实告诉我,你首先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做音乐的人,以此为生。那我觉得我一定行。
田歌:你现在回头再看那段时间,你觉得是用“坚持”来形容比较准确,还是用“享受”比较准确呢


汪峰:坚持,还是坚持。
田歌:当时觉得很难吗?
汪峰:很难,但是没想过放弃。因为物质极大困乏,然后你的生活经常处于特别窘迫的时候,它会对

你的创作伤害很大,这个其实是一个关键。人吃苦没有关系,但是有的时候人吃非常多的苦,受到很

多不公平的待遇之后,就会影响你的心态,这些心态会影响你写出来的作品。你知道90年代末,有很

多中国摇滚乐的作品都是那种所谓的愤世嫉俗,但是实际上所有的愤世嫉俗的根源全是因为这个,就

是我是这么的苦。有些人觉得他没有我好的呢,可人家一场演出可以拿多少多少钱,就是这种不平衡

的心态,促使这些创作者写出那样的歌曲。其实是没有任何成熟的世界观的根基,用“无”去骂“有

”,这个其实是创作里的特别大的一个忌讳。当你要批判一个世界的时候,当你想揭露一种你觉得黑

暗或者不公的时候,你必须建立在你对它已经拥有和了解得十分深刻的感悟之后,能指出它的根源问

题,这才是真正的批
判。而那个时候,因为那样的艰苦生活,你会去斥责,去影射,去讽刺社会上那些有钱人,可是在我

长大后我明白了一点,就是所有成功的人,他们受的苦都不少,而且我后来了解到,他们受的苦都比

我多,所以你没有任何不公平的。

【田歌谈艺录】有的人只知道用自己一个人的处境心情、现状来看世界、看生活,那他永远也看不到

世界,也不会有真正的生活, 更不会健康地走向未来。西方人的理念是你好,我会做得比你更好;东

方人的理念常常是你好,我得把你打倒。总想把大树锯倒后平分上面的果子, 这是一种现代的“打土

豪,分田地”的想法吧?真正的公平是要靠自己去创造,没必要看别人树上的果子多便眼红,更不能

去锯倒平分。而应去自己栽一棵树,好好耕耘灌溉着,让它成长,让它结出更多的果子来,这不就公

平了吗?

田歌:可你是今天才能这样去看待这件事情。
汪峰:对,那个时候一定不是这样想的。但是那个时候我意识到这一点,有可能是有问题。因为我觉

得那样的作品是站不住脚的,我看了以后我没感觉。所以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心态,所以才会有

后来的转变。我坚持要签约海外的公司,就是我不愿意它影响到我的作品。
田歌:可是我觉得那个时候,不管它的思想根基是否成熟,都是一个艺术家创作激情最难得的时候啊


汪峰:是。
田歌:真的你现在很富有了,不过像你的那首《存在》,我听完以后,我觉得你还能写出这样的歌,

我都觉得挺奇怪的。
汪峰:这几年我接受的所有采访里都有这个问题。我坚持的一个观点是,这个人对生活的激情,对创

造的激情,和财富、地位真的没有关系。当然,它一定是建立在一个真正热爱创作的人的基础上,这

一点我坚信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财富和地位只能作用于它的初衷——就是为了追逐名利,这一点是肯

定的,当所有的这些东西来了以后,其他的东西都变得不重要了,因为那些是我获取财富的工具。但

是我更喜欢的,我更热爱的是创作本身,所以当所有的东西增多了之后,它只会让我更有力。很简单

的一个例子,我再跟你说一下你就知道了,迈克尔?杰克逊,我常常举这个例子,他的自传里,包括他

身边的人给他写的传记,都有写到他生前每天要练舞蹈四个小时,每天坚持写两个小时左右的歌。
田歌:我觉得他是天才,他是被商业需要,所以他是幸运的。
汪峰:如果他是天才的话,他更不需要练习。但是他已经做到了最顶尖的这个位置,你知道练习有多

枯燥吗?练舞时是没人欣赏的,而且为他跳舞的那些人是从全世界找来最顶尖的,但是当他在台上跳

舞的时候,那些人在台底下完全是崇拜的眼神,他已经是达到了这个程度,却依然每天自己在家里面

练习。那同样一个问题,我没有说我要和他相比,但是我完全理解,这和你拥有多大的成就和财富完

全没有关系,因为你对自己是有要求的,你希望你呈现的东西是完美的,就这么一点。
田歌:作为一个门外汉,我特别愿意跟你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迈克尔?杰克逊赶上好的时
代,你也赶上好的时代,但是比如说我熟悉的你们这个圈里的音乐人,何勇,我想问,是不是纯粹的

热爱音乐的人,就会是这样的状态呢?
【田歌谈艺录】人一生所有的追求无非为了两件事:一个是生存,一个是发展。为了生存你必须去争

得基本的名利;为了发展,你又必须抛弃名利。名利本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演艺者的最高境界是艺

术的顶峰。财富永远是有限的,而艺术没有不变的顶峰。所以它就像天上的月亮让钱塘江潮,让海水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止不歇的去追求。一旦停下来了这个追求的脚步,它便不再是大海。

汪峰:何勇应该比我再早三四年出道的。我觉得我现在能跟何勇说的是,首先我对他和包括
那一拨就像(魔岩)三杰,更早的唐朝,还有老崔,我永远都觉得他们的精神实质和他们精神的力量

,是现在年轻的做音乐的人完全比不了的。但是我也想跟何勇说,他要不断地写歌,这一点我完全是

站在做音乐人的角度来说,就不要因为任何人对你的不公平,不要因为生活对你有多大的打击,停止

你的创作,这一点是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讲的。我相信他已经不需要别人告诉他生活是什么了,他已经

足够的成熟,我觉得永远都有很多很多的出口和机会,但所有的一切关键在于作品。你可以告诉全世

界,我是最出色的,我是最棒的,所有人都会说我同意,那接下来呢?我们等着的那一个时刻,你拿

出来的即使只有一个,但是足够精彩,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你说一万句,一亿句,最终这是访谈、

这是聊天。作为我,作为何勇,作为所有搞音乐的人我们的角色,应该是怎样呢?我们一生可以不说

话,不接受任何采访,但是我们应该有无数的作品,这些作品里一定要能真正的在每一个时代都深入

人心,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我告诉我自己的,我也会跟他说,别忘了有一天也许我不

是现在这样,因为命运的改变,因为所有的一切,也许是我们未知的一种力量,也许我重新回到最初

,一无所有,但是也有朋友问过我,我在那个时刻,我会跟我的家人,包括所有真正热爱我的人,我

会跟他们说,我内心的感受和现在真的不会有区别,因为所有的钱,所有的房子,所有的车子,所有

的这一切的光环,没有了,也完全没问题,只有一件事情没有了,我会觉得我彻底崩溃,就是我发现

我没有写歌的冲动,我已经没有对这个世界想去诉说的愿望了。只要是我能继续写歌,所有的物质会

全部再回来,但是那些真的不重要,虽然它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的只是因为它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田歌:其实我觉得你的这番话,很有励志作用,我想对每一个想干得好的人,其实就是说自己的实力

是最重要的。对于创作的人可能作品是最重要的。当然我想还有一个性格问题,一个时代的问题。也

许你的性格会跟何勇有一些差距,你的时代毕竟和他不一样。
田歌:你刚开始说了那么一句话,音乐就是给大家听的,我今天听完你这歌我真的挺感动的,我不知

道别人是怎么评价你的歌的,但是你的歌给我一种感觉——生存者的进行时,不是说一种情绪的摆脱

、回避,而是让我感觉我正在生活当中,所以会给我带来一种滚滚的生活的热浪,这让我觉得很感动

。还有一点我觉得有点神奇,你那里有一首好像爱情的歌曲,我说这太可怕了,这个歌曲能让爱情复

活。
汪峰:哪一首?是《爱你的方式》。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爱。
田歌:这就是特傻的一个人在爱吧?
汪峰:其实爱就是这么回事,跟谁傻谁不傻无关,最根本的这就是爱。
田歌:当然这是最好的,可你遇到过这样的爱吗?
汪峰:每一个人都会遇到的,真正的爱就是这么回事。
田歌:你这样爱过吗?
汪峰:当然。
田歌:现在还会吗?
汪峰:当然。

【田歌谈艺录】大象无形、大音声希。一个人重要的不是用语言说明自己,而是要用实力来证明自己

。作品,就是一个歌手的地位、价值的最好证明。而能证明你的作品一定是源于生活的,呼应时代的

。大自然与生活是所有艺术最深厚的原始土壤,而每一个时代都有那个时代的审美需求。没有哪一种

成功的艺术作品不留有生活的痕迹与时代的影子的。

田歌:那你每首歌的歌词是你借鉴别人的生活,还是你自己的感情?汪峰:都有,我自己的生活不可

能有那么丰富。实际上个人的生活,尤其像我这种更平淡、更枯燥,那么内心世界的丰富和表面是没

有关系的。我同时也特别关心我身边的人,朋友,陌生人,他们有很多很多的故事。实际上这些都是

你写作的源泉和体裁。
田歌:刚才跟你谈到一个音乐家的生活,我武断地理解,像你这样的人的生活是非常狭窄又单调的。
汪峰: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觉得更应该去看别人,就是你自己已经不能了,但不代表你不理

解,你多去看一看别人的生活,因为人是共通的。当你自己缺乏灵感时,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感人的、

震撼人的事情,瞬间可以让你弥补你所不能经历的,有些虽然是你亲身经历的,但确实感受不同。我

过去有很多不同的经历,其实当你所处的位置和你的成就所谓的越来越高,做的越来越好的时候,人

是渺小的,我一直这样觉得的。所以你更应该把自己的心放下来,多去看、多去想,而且尤其是像我

这样要写歌的,否则你的内心会完全完全是空的,什么都不会有了。那个时候你剩下的只有将注意力

转移到我要赚多少钱,我是不是还能拿什么奖,那就没意思了。对家和孩子的亏欠
田歌:你有多少精力会用在生活上呢?
汪峰:因为忙,平时留给家里人的,包括平时生活的时间,几乎没有。
田歌:有时候会厌烦吗?
汪峰:很烦,主要是累,包括嗓子的这种负担,因为你不能停,这个受不了,但是工作就是这样。有

些东西你要想清楚,你可以不做这行,但是你不能因为忙就觉得特烦。我觉得,如果我真的支撑不住

了,我会说先暂停,我休息一段,这个没有问题,我觉得只要在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田歌:我认识的搞音乐的朋友,我大致对作曲家的理解是他们的性格是自由的,是充满才华的,甚至

是慵懒的,没有时间观念的。
汪峰:你觉得我是吗?
田歌:我想问你是吗?
汪峰:守时,除了热爱自由这一点,其他的应该都不是。
田歌:那你会有时间出去与家人享受阳光吗?
汪峰:现在很少。
田歌:如果遇到尴尬或者充满歌迷的场景吗?
汪峰:有过,但是没事,我觉得至少喜欢我的歌的这些朋友,他们是尊重我的,肯定会理解的。而且

没有必要嘛,除非说他有不友善的举动,那是两码事。因为我又不是偶像型的,我不是靠包装出来的

,我不担心这些。
田歌:你的孩子给你留下最深印象是什么?
汪峰:我觉得最深的印象是每一段时间,他给我巨大的不同。因为我能够在家里的时间不多,我有机

会就跟他沟通,陪他一块玩,这种差别每一步的不同,其实很多时候让我很震撼,我不能再用之前的

每一个判断跟他沟通,我觉得这个也是一种快乐。最近我和她交流的时候,我发现她完全在说大人的

话了,我觉得差不多半年前的时候,那时候跟她沟通一个问题的时候,她都不是这样,所以变化太大

了。
田歌:我相信她长第一颗牙一定不是你先发现的?
汪峰:对,肯定不是。
田歌:有哪件事情是你首先发现的?
汪峰:她第一次撒谎是被我发现的。
田歌:你不会是个严格的爸爸吧?
汪峰:算是吧,但不会是那种气急败坏型的。

开演唱会举办方必须先赚钱

田歌:我听人家说,你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给你搞演唱会,你也是挺难伺候的一个歌手,是吗?
汪峰:其实我比较难伺候,最后享福的是听的人,这个是关键。
田歌:你觉得你的演唱会,对方需要你的是什么?你的歌迷需要你的是什么我知道,那些演出商需要

你的是什么?
汪峰:我是这样跟我的演出商说的,在我们有这个计划之前,我就有一个要求和条件,所有找我做演

唱会的人,我的第一个条件是:你必须赚钱我才做,而不是我赚钱。我赚钱我可以做那些普通的商演

,我一次只需要唱两到三首歌,而这个我需要准备非常长的时间,30首歌的量。这两者之间我所赚取

的金钱虽然有差距,但是没有巨大的差距,所以这个真的不重要,是你要赚钱。你只有一次一次地赚

钱,我才会有不断的更多的演唱会,所以这是我的第一个条件,这也是他们需要的。好的演唱会是这

样做的,首先先不要说有人给你做演唱会赶紧给我投一笔钱,反正最后赔了也就这样了,那这样的话

你是做不长的。
田歌:我想你对艺术和商业的关系有深刻的感受?
汪峰:一定要明白,这里面是摆正他的位置,这个很重要。
田歌:你对自己的每个演唱会都有自己不同的目标吗?
汪峰:每个阶段是有不同目标的。到2011年,我在年底的这一圈巡演是国内唯一的一个歌手能够做到

不靠赞助、不靠广告,纯粹的售票,而且基本上都是满场的,这个是唯一能做到的。我觉得这一点上

,我比较自豪,首先我的音乐,再加上这些从最开始和我磨合起来的团队,所有人的工作都是成功,

当然还有我的歌迷。我的歌迷真的不是看那种拼盘演唱会的观众,包括我的演唱会中间的环节会有采

访观众放到大屏幕上的,你会看到,如果他们是来看我的话,说明他们对我的一些歌曲是真正的喜欢

,对他们的生活是有所触动的,这种感受是不一样的,所以在现场那种气氛,只有你去看一次才知道


田歌:我一定去看一次。汪峰现在的整个状态,让我看到一个艺术家,一个音乐人最鼎盛的创作时期

,是吗?
汪峰:进入鼎盛吧。
田歌:你希望你的鼎盛时期会多长?
汪峰:是这样的,我二十五岁的时候,我觉得我的鼎盛时期是三十岁。结果我到了三十岁的时候,确

实还不错,写出了《花火》那一张算比较成功的专辑,那个成功我觉得是在音乐上,我就跟自己说,

我三十五岁应该是比较好的时候了。到了三十五岁,我觉得好像一般。我自己能够承认的,就是从上

一张专辑《信仰在空中飘扬》开始,我觉得那个是真正让我引以自豪的专辑。我说我现在开始进入到

比较鼎盛的阶段,就是这个阶段。当然,我觉得如果我一年要在北京开三场演唱会,你每场都能去看

,那个时候就肯定是最鼎盛的。
田歌:哈哈。那我想知道你有后顾之忧吗?
汪峰:什么后顾之忧?
田歌:创作上的。
汪峰:我所有最难受、最痛苦的时候,就是我发现自己写的东西和我之前,比如说上个礼拜,或者说

两个月前的某一个作品雷同,我突破不了,或者我觉得我写的很精彩,反正就特别纠结的是那些歌词

这块不对,然后这个旋律虽然好,但是没有一些新的东西,或者怎么。这是我最痛苦的,而我从来没

有担心过,说什么时候我不愿意写歌了,或者写不出歌,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田歌:你觉得创作不会枯竭吗?
汪峰:有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枯竭?就是你的思路“创作不会枯竭吗”?那么一定是你有你的理由,就

是说为什么会枯竭呢?
田歌:为什么会枯竭?无数前人摆在我面前,他们的内心我相信都是有创作激情的,可是由于身体的

原因、思想的原因、环境的原因……
汪峰:我个人觉得在一个人七十岁之前,应该是思想的原因,状态的原因,跟身体的原因,因为即使

是像鲍勃迪伦现在七十多岁,他的创作一样很好,写的东西特别棒。他不是这个问题,就是应该没有

什么理由,至少让我觉得写不了东西,没有源泉。因为我到现在还是觉得我有太多东西没有写,或者

写得不够精彩。我现在这段时间已经开始有点纠结了,就是纠结我下一张专辑,我开始设计,开始想

,我要往什么方向写,写哪一种气质的歌,我要进入到什么状态,我开始考虑这个。我现在是因为没

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就要开始写了。所谓的没有状态,创作枯竭一定是别的事情占据了你太

多的思想空间和心灵。你的欲望,对其他事物的欲望多于写作的欲望,就这么简单。
田歌:我觉得不是这么简单,因为我采访过太多艺术家了,我经常会问这个问题,思想会老吗?创作

会老吗?为什么他们都一一退场了?
汪峰:退场很正常,有一天我也会退,有一天也会有很多人说,你已经老了,没意思了,你就别写了

,我觉得特别正常。在你没有退之前,你要做到最好,就这么简单。你到那个时候的退已经不是真正

的消失,而是你永远记在每个人的心里面,因为你已经有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作品和你能够对别人的生

活起到作用和影响,其实真正重要的是这个。你哪天退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每天一睁开眼,你觉得你

还什么都没有做,你要拼命地做下一件新的事情,这才是最重要的。
田歌:重要的是热爱创作的人,都很不愿意退场。
汪峰:我觉得不需要退场,除非有一天你身体不行了。
田歌:每个人都会衰老,其实我想问的是,你最无法战胜的感情是什么?因为感情也是多种多样的,

比如亲情、友情、爱情,这三者之间你首先会选择哪一种感情?
汪峰:我觉得这之间不能硬性地做一个选择,因为都重要。亲情是血脉的关系,我觉得那个是不可替

代的,这不存在什么选择。我觉得友情这块,有的时候因为忙,几个特别好的朋友他们三四个月没有

给我打电话,而且中间都是我给他们打电话,每一次我都要说,我们一定要约时间吃饭。当然我也很

忙,但是之后他们就再也不给我打电话,我再一次打电话他们都特别真诚地跟我说,最后我在电话里

问他们,我说“你们一定要告诉我,确实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伤害了我们之间的朋友关系吗?还是

我因为什么事情做得不好冷落了你们,你们一定要告诉我”,结果还是不理我。我就对这个特别介意

,但是他们确实告诉我不是,他们也忙,各种原因,就是我对这个很在意,虽然真正好的朋友不需要

经常在一块混,但是确实需要有好的沟通,我对友情这块的这种沟通,我觉得是特别重要的。因为我

的工作特性和我现在做的事情会让别人觉得是不是离得远了,不理我们了,其实我特别看重这块,其

他的都挺扯的。我觉得人和人之间,是好朋友,跟别的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我也受不了那

种误解。
田歌:其实一个成功的人,经常会被人误解,你最容易被人误解的是什么?
汪峰:他是个叛徒,他是摇滚乐的叛徒,他绝对是打着摇滚乐的旗号骗钱的,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唱

摇滚乐的人会上《同一首歌》《欢乐中国行》这种晚会。
田歌:你为什么要上?
汪峰:差不多有四五年的时间,每天有很多人这样骂我。我为什么上?就是因为此刻我站在这,此刻

我站在所有最大的舞台和演唱会上,这就是原因。当我站在每一个舞台上,我不会因为说话的舞台改

变我自己,那随着时间的发展,所有的舞台都会成为随着我改变的那些舞台。而且如果一个人去一个

地方唱了一首歌,从此他的人格就变得特别卑贱,那这个人不用去这个地方就是卑贱的。我忍受了这

些之后,我自己知道我会看到有一天它带来的好处,现在我能看到一些了,就是中国的老百姓,至少

每次我在电视上唱完之后,十次、八次、一百次,他们慢慢有一点概念,摇滚乐是可以这样的,这个

人唱的歌就是摇滚乐,但是我完全听得懂。《春天里》是他唱的,但是他是做摇滚乐的,原来摇滚乐

不是你说的蓬头垢面,不是听不懂,我认为我在一定时间和一定程度上,做到了把摇滚乐真正给老百

姓做了一个比较好的介绍,但是所有说那些话的人,请问他们任何一个人做过这个工作吗?所以没有

人去体会这里面的辛酸,只会去说。但是你也知道,就像你刚才说的,你一定会遇到很多很多人说的

这些话,但是没有问题,因为还是刚才那句话,此刻他们全都很自豪,此刻我站在这个舞台,我可以

做很多的演唱会,我出的专辑是销量最高的。所以不要去介意一些话,而且很多批评里面有一点点的

批评是真正善意的,我也听到,就是对我提醒很多的,所以我也特别感谢那些批评。最最重要的是你

心里边一定想清楚你干什么,你要什么,就这么简单。世间万物,你要做的只有这两个,想清楚了,

不要去管别人说什么,因为你所做的所有的事情,永远有无数的眼睛和语言去做评论。就是这样的,

没关系。
田歌:一个成功的人除了要有自己的实力,其实还需要眼光和智慧来面对世界,面对一些事物。人们

都说音乐可以疗伤,我不知道汪峰情感受伤的时候,或者痛苦的时候,你会采用什么样的形式来慰藉

自己?

【田歌谈艺录】让自己随着舞台改变,还是让舞台随着自己改变?好像是比在听阿基米德的杠杆与支

点的宣言还过瘾。实力、雄心、激情、自信这些可能都是一个能引领时尚的演艺者不可或缺的东西。

汪峰:最伤的时候是写不了歌的,啥事也干不了,就郁闷呗,然后内心也很纠结,很难受,一般等到

最难受的劲儿过去了再开始写。所以我每张专辑里会有那么一两首纯粹关于爱情的,那个就是我对曾

经的生活,或者对感情最真实的想法,像你听到的《爱你的方式》,像上一张专辑的,我每场演唱会

大家都会一起唱的《当我想你的时候》,像这些都是。

我的歌=你的必需品

田歌:这个搞创作、搞艺术的标准是比较残酷的,它不像数学、科学有一个铁的事实,而搞创作是根

据不同人的不同感受来判断的。所以你觉得在你看来什么样的歌手是好歌手?什么样的歌是好歌呢?

你不要说你的就是好的?
汪峰:这个问题我觉得你问得非常好,在此之前还没有哪次采访问过,也是大实话,我们纯粹站在宏

观的角度,只针对你这个问题,只要是给除他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听,对别人起到作用的,就是好

歌手和好作品。但是我们现在更多的作品是既没感觉也没作用。就像背景音乐,可有可无,弃之完全

不可惜,这样的音乐太多,这个就是我认为不好的,当然我不是说必须写歌的才是好的,那我觉得这

完全不对。邓丽君非常伟大,一个人不写歌,只靠唱歌就可以唱到这么多人喜欢,包括王菲、那英、

张学友,所有这些人,就是一个人用歌声就可以让所有人沉醉,我觉得真的是特别棒。那么每个人的

选择不同,有些人选择说我有这个才能写歌,那没问题,所以我不会说必须写歌的人才好,就是你的

歌声、你的作品出去之后能够触动人,无论是让人愤怒,还是让人颓唐,或者感动、震撼,都行,最

糟糕的就是没感觉。所以在没有感觉的歌的这个时代,让我们尽量去写一些让别人有感觉的歌,我觉

得这个是做音乐的人,真的应该告诉自己的一句话,而且这应该是最起码的,都没有说要写一首多么

好的,有点感觉行不行?所以我觉得老崔(崔健)在十几年前,说过的那句话适用于现在,就是“没

有感觉,能不能给我点感觉”,就是这个。
田歌:我知道在中国搞创作的电影人,他们最高的想法就是获得奥斯卡奖,我不知道音乐人最高的想

法是什么?
汪峰:这个想法我早就确定了,差不多七八年前别人问过我,我一直这样说,没有一个奖是可以让我

觉得那是我的最高的梦想。如果我做电影,我也不觉得获得奥斯卡奖就是我的终极,那只是因为美国

的电影强大,所以他们民族自己颁的一个奖却成为世界性觉得最强大的了,我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真

正了不起的是你的作品让世人记住,记在心里。所以我一直都说,如果有一天我的歌可以成为很多人

生活中的必需品,那就是我最高的梦想。就像迈克尔?杰克逊的作品就是我的必需品,鲍伯迪伦的作品

是我的必需品,然后一些特别棒的民歌、民间音乐、世界音乐都是我生活中的必需品,我是离不开它

们的。那你想这有多伟大?因为必需品不光是听觉,它会影响到我的思想,也许指导我的生活,有一

天我会因为他们歌里的一句歌词,觉得生活再苦都没事。你想这力量有多大,所以这也是我的一个愿

望,也是我的梦想,而不是一个奖,一个奖那不足以。
田歌:我一直觉得搞电影的人很难在看电影的时候找到愉悦感,我更觉得搞音乐的人很难在听音乐的

时候找到愉悦感。所以你是这样的吗?
汪峰:其实我觉得是这样的,当你的内心处于比较纯粹的状态下,你是很容易被感动的。至少我在很

多情况下我不会因为一首歌,或者某一个电影的情节就被感动,就被触动很多,前提也不是因为我听

得少和看得少。我觉得还是让自己心里尽量保持纯净一点,至少对于我做的职业和我热爱的事业有好

处,给自己搞得好像见怪不怪了这种的,不敏感是创作的大敌,这是肯定的。
田歌:但是我的意思是说,你们是创作的人,会不会在听音乐的人往往会关注他的技术问题,技巧问

题?
汪峰:不会。虽然我本能地会,但是对于那些给我听他作品的人,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不编曲,我

不看编曲,我只听你在家弹唱的,我只看词曲。最好的歌曲,一定不需要编曲。你只要把你最最喜欢

的歌曲,你自己在家里用吉他弹唱或者钢琴弹出来,或者清唱,它都一定是好听的歌。
田歌:我觉得你享受到的愉悦感很难,因为真正能打动你的心的已经不多了,要求太高。
汪峰:还是有多好好东西的,虽然至少现在我们国内确实有太多纯粹产品式的东西,那个确实不好。

但是现在资讯的发达总能让你听到和看到一些好的作品,尤其现在趋向平民化,你总是能看到很多非

歌星,或者说不是什么公众人物,但是他们唱出的歌儿特别好,我觉得。
田歌:如果你发现有一首你写的歌,别人唱得比你好,是什么感觉?
汪峰:首先如果真有这么个人,那就太好了。
田歌:你的意思说目前没有,从来没发现过?
汪峰:不是,我的意思是首先我跟你这样说,唱我的歌确实有难度,如果真有一个人能唱我的歌唱得

比我还好,我觉得就太好了,很不容易。
田歌:目前没发现?
汪峰:我相信可能会有,但是至少目前我听过的所有版本里还没有,但是如果有就太好了,真的。
田歌:有的人说,人就应该有目的的活着;有的人说,人就应该自然地凭感觉活着。你觉得呢?
汪峰:应该自然地活着,但是要有目标。也许你的目标就是生无所求,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这就是

他的目标。也许有的人的目标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去帮助一百个孩子,那就是他的目标。有的人是希望

能交50个女朋友,这就是他的目标。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但是一定要有一个目标。你可以每一个阶段

不同,对吧?但是如果完全没有目标的话,我认为那不是自然的,那是一种对生活的不尊重,对自己

的放弃。
田歌:那你能介绍一下你未来的目标吗?
汪峰:我的目标特别枯燥,你别问了,就是明年再来十场演唱会。然后从明年开始写下一张专辑,其

实这对于我来讲,就是每一个阶段最重要的事情。
田歌:好的,谢谢汪峰。
汪峰:谢谢。

内容简介
本书为“田歌访谈”系列之一,内容取自北京BTV文艺频道明星讲述栏目《光荣绽放》,该栏目集

中采访了演艺界众多知名人士,是国内首个以明星现场演绎为主、直观讲述人物命运的栏目。
本册主要选取音乐界的演艺明星,包括梁静茹、刘德华等,对话主要围绕“创作”展开,透露出

了他们各自对艺术的追求,以及对生活态度、人生感悟,以其永不言弃的创作精神,引领当代青年努力向上。另增“田歌谈艺录”版块,披露主持人田歌多年来从事明星访谈栏目的心路成长历程,对传
媒学生、演艺人员具有引领作用。
《田歌访谈系列》是一种以访谈录形式而出现的中国当代大陆、港、台三地五代演艺界明星“光荣绽放”的大集合,也是北京电视台《光荣绽放》栏目主持人田歌老师十余年来主持艺术的心血结晶。《光荣绽放》栏目集中采访了演艺界众多知名人士,是国内首个以明星现场演绎为主、直观讲述人
物命运的栏目。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