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有本糊涂账.pdf

神医有本糊涂账.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晋江新秀苹果八月半最强作品激萌呈现。
原名:《兄神妹煞》
上演苦情男的辛酸搞笑追妻史。在卖萌中虐心,在虐心中搞笑。当腹黑忠犬神医遇上彪悍女“汉子”,会上演怎样的爱情闹剧?这是一部由绿豆糕引发的情史,看温柔神医的一世英名如何葬送在女汉子手里。
柳序生:暗恋女神很多年,奈何女神太凶悍。搓扁揉圆任蹂躏,只求女神展欢颜。
柳宛宛:我虐神医千百遍,神医待我如初恋。弱水有三千,我只取神医一碗饮。

作者简介
苹果八月半,晋江文学网原创作者。擅长写作萌系古代言情小说,作品风格轻松幽默,文字俏皮,人物描写鲜明生动,深受读者喜爱。目前居住在荷兰,留学英国曼切斯特大学。已完结作品《君不见路人来见》《兄神妹煞》《不二良缘》。

目录
一、江湖险恶
二、往事扑朔
三、婚事来袭
四、心结难解
五、仇家聚头
六、心意初显
七、温婉如水
八、妙手回春
九、一展身手
十、一举夺魁
十一、恋恋不忘
十二、夭夭来袭
十三、覆水难收
十四、一别三年
十五、一扫阴霾
十六、携手江湖
贵妃番外:一世尘埃
宛序番外:序生求亲记
宛序番外:婚后
花夭番外:逃花夭夭

文摘
一、 江湖险恶
人言,江湖险恶。
皇祐年间的江湖尤其险恶。
至于这险恶二字何解,可拆分成俩字来说。
如何“险”?——“一遇序生误终身,从此美男是路人。”江湖妙手回春的小神医柳序生能将死了三刻的人救活,看似手无缚鸡之力,却也能在三丈外将肩扛娇娘的采花贼弄死。
他是各路江湖客客气相待绝对不敢冒犯的上宾,却也是各家少女为之倾倒,从而荒废终身而不嫁的对象。各家父母对小神医又敬又怕,唯恐自家女儿见此人物后便误了终身。至此,小神医荣获“江湖最险”之称。
若小神医柳序生是那“险”,那么近两年嚣张起来的柳宛宛便是那“恶”。
恶到怎样的地步?——“此女只应地狱有,为何上来害人间!”黑白两道无不对其恨得牙痒痒,偏偏柳恶女行踪不定,作恶也是东一头,西一下,然后就消失了。据说此女是杭州人士,十年前曾是杭州一害,人言“上房揭瓦,下地投毒”,人人见而避之!但十年后,任众人将杭州搜了个遍也找不到其人。
柳恶女先暂且不提,此时,顶着“江湖最险”名头的小神医柳序生正倚窗坐在茶楼二层。他身穿一袭暗绣黑纹的宝蓝色外衫,白玉冠下一头青丝倾泻,随风飘动着,目光和煦如春阳,悠远地望着远方。日光倾斜,镀在他的侧脸上,棱角分明的轮廓在飘洒的发丝间若隐若现,引得茶楼里的男女老少不时侧目,都想多瞧几眼这谪仙一般的公子。
他一直这么注视着远方,细看下目光并无焦点,嘴角微微上翘,像是想到了什么美事,骨节分明的手指不时地弹着桌面,震得茶杯里漾起一波一波的水纹。
他的敲打忽地一停,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地看向坐在他对面的白衣少年,道:“陶止,这次出来得久了,萧庄主可有催你归家?
对面十六岁模样的白衣少年面目清秀,透着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一双眸子极是清澈。他原本顺着序生的目光在好奇地眺望,听其一问,连忙回头侃侃而答:“父亲说,跟着序生大哥你奔走天下,救死扶伤也是一种历练。他说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千万别客气。父亲真的很敬仰序生大哥。”
不止他父亲,连他也很崇拜序生,毕竟他的命就是序生救回来的。
序生惊诧一笑:“敬仰?这……可是折杀我了。萧庄主乃无色庄之主,领无色庄锄奸惩恶,乃当之无愧的大侠士,还是我的长辈,这句‘敬仰’让我怎么当得起?再说,这一路上陶止你这个未来的少庄主被我当侍卫使唤,当真是屈才了。”
会稽的无色庄与蜀中清雾山的逸水山庄一个临水一个临山,为天下两大庄,为匡扶正道而存在,江湖地位举足轻重,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名门正派。
无色庄所有子弟皆是一袭白衣,长剑在侧,就如同面前这名被唤作“陶止”的白衣少年般。
少年并不姓“陶”,而姓“萧”,乃是无色庄庄主萧泊名的次子萧陶止。自从他三年前遭人暗算而奄奄一息,被路过的小神医柳序生救起并治好之后,无色庄上下皆对小神医感恩戴德,奉其为上宾,为序生闯荡江湖提供了不少帮助。
毕竟江湖人说起无色庄,也是要礼让三分的。
陶止伤愈后,萧庄主以遵循庄谕“有恶必除,有恩必报”为由,命其跟在序生身边以报救命之恩。
二人认识三年,一路同行闯荡江湖。一开始是为报恩,到后来陶止是真心敬仰序生,甘愿做他的护卫。此后也就有了江湖上那条诡异的传言——小神医柳序生武功高深莫测,难以近身,近者必死!
然而实情是——敌人都死于他萧陶止的剑下,序生从未出过手。
天下皆知,柳序生师从潋月谷医仙,并且是圣上亲封的陈国夫人——柳氏的儿子。
可天下鲜知,柳序生几乎不会武功。据他本人交代,他是块练武的朽木,破碎了无数人想将他培育成武林高手的梦想。先是他娘柳氏教了他一个月武功,后掩面欲涕。他爹为了讨好他娘,教了他两天后,便去了妻子面前负荆请罪。之后三教九流一并上,却都败下阵来,甚至一个个从此不想再收徒弟!
说起这个话题,序生总是哭笑不得:“我总认为,勤能补拙,但自从我得知我花了三个月学的招式,妹妹只需三个时辰就会了后,我才知道,天要你拙,补了也是个大洞,不如索性放弃。”
他是放弃了,但肯为他挡刀子的武林人士多如牛毛。光是这三年,陶止就亲眼看见无数江湖侠客为序生所救后,感恩戴德,恨不得搭上一条命来报答。
光他一身的医术,就足以令黑白两道礼让了。
陶止正待开口说话,旁边的楼梯忽然窜出一名青年男子,跑到邻桌前边喘气边嚷嚷:“重大消息!柳恶女只身闯进妖月寨,这次肯定是要被分尸了!”
序生原本上扬的嘴角一沉,身子明显一颤,茶杯里的茶水跟着漾起很大一波。陶止见他如此,不由得好奇,将注意力挪到旁边人的对话上。
只听邻桌其中一个带头巾的男子啧啧道:“柳恶女作恶多端,这次挑上了妖月寨的单渊,就是她的大限了!”
一握刀的大汉嘿嘿一笑,附和地道:“妖月寨单渊当年用三环大刀砍了长白山那三个自命清高的秃驴,当真是大快人心。这回终于要除恶扬善了吗?”
喘气的青年男子气息略平,坐下来跷起腿眉飞色舞:“的确是除恶!那柳恶女近两年在江湖上做了好几起恶。还记得好汉帮的副帮主郭二少吧?一柄书生扇,三寸不烂舌,将好汉帮扩大到全国各地。一介青年俊才,在好汉帮劳苦功高,忙到而立之年好不容易跟天山派洛掌门的千金喜结良缘,哪知新娘子都到门口了,柳恶女突然出现,二话不说钻进新娘子轿子里面。等众人拥上去,新娘子掀起盖头出来,哭得梨花带雨,大喊‘不嫁了’!”
头巾男子瞪大眼睛错愕:“柳恶女做了何事让洛小姐如此?”
青年男子冷嗤:“谁知道呢,总之这门亲事就这么黄了,天山派从此与好汉帮互不盯对。郭二少当众被弃,颜面扫地,足足有半年没再出门。好汉帮就此一蹶不振。恶女害人不浅啊!”
握刀大汉接话:“你们知道长乐门那个判官笔吴归吧?上个月就因为夸了柳恶女一句‘有几分姿色’,竟被那恶女下毒暗算,这会儿都还半死不活躺着。据说长乐门现下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了小神医柳序生身上,门众正四下寻找柳小神医。”
陶止正听得起劲,听到内容有关序生,忙回过头来看一眼,只见序生少有地沉颜皱眉,站起身摸出几枚铜钱放在桌上:“小二,结账。”
陶止忙跟着他站起身,理了理衣衫,耳朵却依旧听着旁桌的谈话。
青年男子笑讽:“没人跟她这个小女子计较,就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这回她挑上了单渊算她瞎了眼。单渊宠妻,对其他女子绝不会怜香惜玉,恐怕这回柳恶女哭爹喊娘的机会都没了吧。”
序生面色沉缓地从旁桌经过,走向楼梯。
身后,握刀大汉嘿嘿地猥琐一笑:“妖月寨可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也不知那群乌合之众对柳恶女是先奸后杀呢,还是先杀后……哎哟!”大汉突然痛呼,跟在序生身后的陶止忙回头一瞧,只见大汉抱着膝盖倒在地上。陶止眼尖地捕捉到大汉膝盖处银芒一闪,正是序生惯用的针灸银针。此时银针入骨三分,这大汉的腿,怕是要废了……
陶止当即惊得身子一滞,半晌才回头跟上前方大步流星向外走的序生。
他……他什么时候出手的?
不!应该说,他是怎么出手的?!
三年来,陶止还是头一回怀疑起了序生“不会武功”一说。
若不会武功,又怎能将一枚银针扎进人的关节那么深?
而且,这三年来,不管对谁,序生总是笑若春风,不缓不急,悠然自若做着自己的事,救着芸芸众生。这也是头一回,他露出这等沉重担忧的表情,也是第一次,将愠怒表露在脸上。
因为那众人口中的“柳恶女”?
关于这柳恶女的事迹,陶止也听说了一些。
柳恶女作恶程度也有大有小。小至将某某小姐的内衣挂在大门牌匾上;中至三言两语坏人好事;大至下毒害人,放火奸淫……等……等等,柳恶女是女子吧?
陶止将脑中纷乱的思绪一收,摇头叹息:江湖——果然是人言可畏!
“回神,上马了。”
陶止猛地敛神,只见序生已骑在马上,沐浴在阳光下,微眯着眼催促着他,语气中竟有一丝……心急?
陶止连忙上马,骑到序生身边,问道:“序生大哥急着去哪里?”
序生正视着前方,神色凝重地朝马屁股狠狠一抽。
“妖月寨!”

内容简介
宋仁宗皇佑年间,江湖上涌出一险一恶。
险——“一遇序生误终生,从此美男是路人。”妙手回春的小神医柳序生笑若春风,待人和煦,误了多少女子的终身。
恶——“此女只应地狱有,为何上来害人间!”恶女柳宛宛嚣张泼辣,人言“上房揭瓦,下地投毒”,人人得而避之!
可江湖人不知道,若是感情投入深,恶魔也能看成是女神!小神医柳序生其实暗恋恶女很多年!
暗恋如何变明恋?包容宠溺、英雄救美、以身试药……翩翩神医使出浑身解数,踏上了漫漫辛酸追妻路。
本以为只有自己欣赏此朵霸王花,不想前方还有情敌在埋伏。不止情敌来捣乱,怎么身世之谜、宫廷八卦也来洒狗血?
会治病,可调戏,救得了美人,斗得了情敌。如此英俊儒雅、内心强大的男子哪里找?为何宛宛女神看不到本神医的好?
心碎了,神伤了,女神终于给回应:神医,快到宛宛碗里来!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