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偏见上路.pdf

带着偏见上路.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带着偏见上路》书中19个神秘而亲切的城市,告诉我们,那个时代已经远去了,不如带上偏见,重新上路。你以为曾经了解的都是真的,未曾抵达的都是美的。
而真相,不仅需要亲历,更需要时间。那些曾经和现存的社会主义国家,发生过什么,掩藏了什么,留下了什么……不如,带着偏见,上路去。


作者简介
金维一 资深媒体人,高级记者,传媒研究专家,作家。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文学学士,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文学硕士,美国密歇根大学、美国马里兰大学访问学者。电视剧《蜗居》、《杜拉拉升职记》总制片人。

目录
C h a p t e r 1 界如此颠倒,却又如此合理,圣彼得堡,从伏尔泰到马克思涅瓦河上炮声真的响起过吗? 九千万投票抵不过一个瞌睡 ,若不是他勇敢过头, 也许会重写,这里一个教堂就够了,陛下, 我们也不知道您该去哪儿 ,莫斯科,克里姆林唯此大,克里姆林宫有魔咒 ,一个时代的远去 ,红场为什么那样红 ,那些划过天际的流星 ,俄国也有公主坟 ,他们让所有墓志铭显得苍白累赘 ,命运自有时间表 ,帝国的背影 岁月抹不去的痕迹 金环,染不到一粒尘埃 循着伏尔加河的钟声
心有神明, 家才安宁 布拉戈维申斯克我们叫你海兰泡 世界如此颠倒,却又如此合理
C h a p t e r 2荣耀的废墟,华沙,烦透了宗主国的礼物 欧洲北大门的擦鞋垫 地图上抹不去的那个点 克拉科夫,美丽的乌托邦 上帝永远在那里 布达佩斯多瑙河并不永远蓝 浪漫之都也悲情 恐怖博物馆的红与黑
C h a p t e r 3万物皆有时,布拉格,有谁不爱布拉格? 善与最善的冲突 布拉迪斯拉发H e y , J u d e 当捷克遇见斯洛伐克 天亮说分手 柏林,柏林已经没有墙 一万次逃亡 史上最疯狂的派对
C h a p t e r 4被遗忘的角落,索菲亚,正义女神真难看 苏兄, 你是我大哥 历史的棋局下得真慢 布加勒斯特,一对老夫老妻的长官意志 最后的大招手
地拉那让列宁同志先走 面纱背后的失落 你好,同志
C h a p t e r 5这是一个国家,而不是战争,平壤,跨过鸭绿江之后 平壤的日与夜,朝鲜人民需要什么?首都之外的陌生世界,胡志明市,人人都说西贡好,更多米粉,更多选择,古芝,地下神兵千百万,硝烟散尽好回家,金边埋着世界十分之一的地雷,太阳照不到堆尸陵,惟愿此恶永不返
C h a p t e r 6给我一块土地,还你一片天地,迈阿密,迈阿密需要慢慢咪,大海对面是古巴,墨西哥城,错失列宁继承人,栖息站,终点站,答案不在风中

序言
你好, 所有曾经和依然的社会主义国家,个笑话,我听过好几遍了,说英国人、法国人和另一个国家的人一起参观美术馆,看到一幅亚当和夏娃裸身在伊甸园吃苹果的画,三个人各自发表观感。英国人说这画上的一对儿肯定是英国人,因为他们彼此推让一个苹果,表现得如此绅士和淑女。法国人说这俩肯定是法国人,因为他们在神仙园里谈恋爱,浪漫而多情。另一个国家的人表示不敢苟同,说他们俩一定是敝国人,原因很简单:“这两个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还自以为在天堂。”在不同的版本里,这第三个人出自不同的国度,但无一例外,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这当然是资本主义国家编派的段子。我出生在“文革”时期,向毛主席保证,我从来没有挨过冻,更没有饿过肚子。虽然物质远没有今天丰富,但如果央视的人扛着摄像机来采访我,一定会得到满意的答复:我就是茁壮成长的花骨朵,我很幸福。人不能超越时代而存在。你可以迁徙,甚至可以改变国籍,但当你只能发电报的时候,就不会明白什么叫手机,也不会明白发短信又是怎么回事;当你生活在中世纪的时候,就不能理解文艺复兴的光芒有多么璀璨。今天的小孩子有变形金刚、奥特曼、樱桃小丸子、迪士尼乐园,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玩的东西,而在我的少年时代,这完全是不可能的。英国美国日本,它们属于遥远的世界,一个与我们完全隔离甚至对立的世界。而在自己的祖国之外,与我们发生联系的国家总是那么几个,不管它们在哪里,好像总和我们处在地球的同一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所见过的最漂亮最伟大的建筑,就是我家附近的“中苏友好大厦”,那金灿灿的塔尖据说是纯金打造,高得让我仰起脖子掉了帽子,让我对那个遥远的国度充满期待。“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老师这么教导我们。可后来不知怎么的,老师又管苏联叫“苏修”了,我们的明天和他们再也没有关系。老师还经常提起越南,越南是什么样子大家都搞不清楚,只知道它一直在抗击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只知道有条神神秘秘的“胡志明小道”,用来偷运粮食和弹药,以至于我们几个小屁孩钻个弄堂走个捷径,都要称之为“走胡志明小道”。隔壁家的阿三经常花1 毛2 分钱买阿尔巴尼亚产的钻石牌香烟,这种廉价的香烟品质很差,是阿尔巴尼亚抵偿中国债务的出口商品,点起来嘬一口,满街都飘着烟味。进电影院看电影,正片前先要放纪录片《祖国新貌》,介绍我们国家领导人又去哪里哪里访问,去得最多的就是朝鲜。平壤的样子我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了,那个千里马大铜像,下面一条宽阔无边的大街,还有两旁挥着鲜花、喊着口号、裙子束到胸口,还直掉眼泪的朝鲜大娘。后面的正片如果幸运地是个外国电影,那也一定出自那几个社会主义国家,看多了就能总结出各自的艺术风格,有个民间大师做了很专业的概括:“越南电影飞机大炮,朝鲜电影哭哭笑笑,罗马尼亚电影搂搂抱抱,阿尔巴尼亚电影莫名其妙。”那时候天总是很蓝,路总是很宽,人总是很热情。来个外国贵宾,就像远方来了老娘舅,每次都要夹道欢迎,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我羡慕那些大人们,能够捧着鲜花,站在马路两旁,对着飞驰而过的黑色车队纵情呼喊:“欢迎欢迎,西哈努克亲王!”“欢送欢送,齐奥塞斯库!”后来大人们说,那些群花乱舞的老太太们哪里搞得清楚什么亲王什么斯库,她们其实是这么喊的:“欢迎欢迎,西瓜南瓜青瓜!”“欢送欢送,一二三四五!”
这就是我年少时关于“外国”的所有认知,即便我的长辈们也几乎不会知道得更多。大家对待这些国家,就和对待自己厂里的师徒、班级里的同学、弄堂里的阿三是一样的:亲切、热络、抱团、勾肩搭背、羡慕、轻视、嘲笑、戏弄,甚至还要被拍后脑勺。我们用一个专有名词来称呼自己和这些伙伴,叫作“社会主义大家庭”。多少年后的今天,我走过了世界上40 多个国家,对“外国”的认识已经全然不同。常常有人问我,哪个国家最好。我的回答是,得看最好指的是什么。如果是最适合谋生的国家,我会选择美国;如果是最有文化底蕴的国家,我会选择意大利;如果是汇集最多国际美食的国家,我会选择日本;如果是问美女最多的国家,容我下一本书告诉你……可是,如果问我最有亲切感的国家,我会回答说:所有曾经和依然的社会主义国家。1946 年“二战”刚刚结束,温斯顿•丘吉尔在美国密苏里州威斯敏斯特学院就国际形势发表演讲时,使用了“铁幕”一词。从此,这个世界一改过去以宗教划分、以民族划分的千年惯例,第一次通过意识形态的区别,被生生掰成了东西两瓣,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冷战。虽然对“社会主义”的理解和界定各有不同,但一般来说,在社会主义阵营中,除了苏联和中国,还有欧洲的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民主德国、南斯拉夫、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古巴,亚洲的朝鲜、越南、蒙古、老挝,以及特定时期的柬埔寨。它们曾经为了一个伟大的梦想,共同与西方世界抗衡。50 年斗转星移,1989 年的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使整个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格局大变,所有东欧国家全部告别了社会主义,剩下中国、越南、朝鲜、古巴,用各自的方式坚守着自己的理想。也许唯其生存在这个时代,才有可能以这样独特的视角,来观照世界。最近几年,我游走了除前南斯拉夫以外的所有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以及朝鲜、越南和柬埔寨。只有身历其境,你才会明白,这个“大家庭”如此庞大,其成员散落在世界的不同角落,它们的历史渊缘、身世背景、水土人文、生活习性是如此不同,用同一种理念和信仰让它们走到一起,实在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每一次旅行,又总能发现它们相隔万里却又彼此相似的地方。每当我回看历史,又常常能发现,曾经的胜利与失败、理想与现实、鲜花与血泪、所有的善与恶、罪与罚,都是如此雷同,让人不得不感叹,究竟是那个徘徊在20 世纪的幽灵太强大,还是永恒的人性太执着?我喜欢我到过的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无论是曾经的还是现在的,富裕的还是贫穷的,集体主义的还是个人主义的,因为我在每一个国家都看到笑脸,都看到人们对生活的渴望。我相信人类发展的终极目标,就是实现最大限度的自由,就像《共产党宣言》里所说的,在那个美好的世界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前提”。
“主义”已经不再是辨识敌我、区分世界的标准,那个时代已经远去。让我们重新上路吧!天涯若比邻,四海皆兄弟,你永远会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最出乎意料的感动,就像那个深夜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空旷的机场,边检人员翻开我的中国护照,用中文对疲惫的我说了一声:“同志。”我顿时幸福得像花儿一样,在国内,已经有七八年没人这么叫过我了。

内容简介
常常有人问我,哪个国家最好。如果是最适合谋生的国家,我会选择美国;如果是最有文化底蕴的国家,我会选择意大利;如果是汇集最多国际美食的国家,我会选择日本;如果是问美女最多的国家,容我下一本书告诉你……可是,如果问我最有亲切感的国家,我会回答说:所有曾经和依然的社会主义国家。就像那个深夜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空旷的机场,边检人员翻开我的中国护照,用中文对疲惫的我说了一声:“同志。”我顿时幸福得像花儿一样,在国内,已经有七八年没人这么叫过我了。那个时代已经远去,让我们带着我们的偏见,重新上路吧! 俄罗斯其实只有两个城市: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除此之外,都是乡下。圣彼得堡具有上海所有优点,北京具有莫斯科的所有缺点。 每次兵临城下,捷克人一看打不过,就选择投降——只要你别砸烂我美好的家园,只要我照样能过我的日子。改天,你被更强大的力量打败了,就会明白该你的才是你的,不该你的永远还是我的。面对汹涌人潮,迈阿密摇摇头,来就来吧。殊不知,让迈阿密成为一个繁荣都市的,是与其一海之隔的古巴。如果布拉格还站立着,还没有失去它的魅力或魅力,那是因为它的石头,始终忍耐和坚韧,就像它的人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