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艺术.pdf

古希腊艺术.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古希腊艺术 编辑推荐:
从艺术品赏析到文化生活 德国最畅销的“大家小书”
专业译者精撰译注 打造最适合中国人的古希腊艺术著作

讲解古风、古典和希腊化三个时期的代表作品
结合神话传说,节庆,祭祀,市民生活和运动会
揭示图像作品在古希腊文化社会中的地位
85幅插图,直观展现古希腊艺术的高贵与伟大

欣赏西方艺术的能力 从古希腊艺术开始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托尼奥·赫尔舍(Tonio Hölscher),德国海德堡大学古典考古学教授。2002年至2004年间,任德国考古研究所(Deutschen Archäologischen Institut,简称DAI)罗马分部的研究教授。他的研究重点包括希腊和罗马的国家大型纪念物、希腊的神话图像以及古典时期的城市建造。
   
译者简介
   陈亮,德国海德堡大学东亚艺术史系在读博士,导师雷德侯(Lothar Ledderose)教授。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艺术学院艺术学专业,师从朱青生教授。2006年赴德留学,后成为海德堡大学跨学科研究小组“仪式动力”(SFB 619 Ritualdynamik)的一员。

目录
致中国读者………………………………………………………………… 1
第一章 图像作品和生活世界………………………………… 1
1.1 充满图像的生活 2
1.2 图像的生活 6
1.3 身体图像 8
1.4 图像世界 10
1.5 佚失与复得 12
第二章 古风时期………………………………………………15
2.1 荣誉、财产和城邦文化 16
2.2 圣域:还愿雕像、祭拜雕像、神庙装饰 20
2.3 大型墓葬纪念物 36
2.4 节庆文化和亡灵祭祀:彩绘陶器 40
2.5 城邦与个人的图像符号:钱币与印章 53
2.6 形式语言、人的图像和艺术家 56
第三章 古典时期………………………………………………59
3.1 希腊人、市民与个人 60
3.2 中央广场与圣域:政治性的大型纪念物 62
3.3 神庙:介于伦理和政治之间的神话 67
3.4 神像:神性的维度 70
3.5 人的图像 I: 运动员和英雄 80
3.6 人的图像 II: 肖像的早期形式 88
3.7 墓地浮雕:死亡视角中的社会 92
3.8 节庆文化和亡灵祭祀:彩绘陶器 95
3.9 形式语言、人的图像和艺术家 101
第四章 希腊化时期………………………………………… 105
4.1 君权与个人生活 106
4.2 君主:超凡魅力、激情、独一无二 107
4.3 神像:威严与生活享乐 116
4.4 神话图像:命运与激情 121
4.5 人的图像:分化的角色 125
4.6 氛围作为图像 130
4.7 住宅:私人领域的发现 135
4.8 形式语言、人的图像和艺术家 139
延伸阅读………………………………………………………………… 143
译名对照表……………………………………………………………… 145
译后记…………………………………………………………………… 153
出版后记………………………………………………………………… 155

序言
致中国读者
   我十分高兴这本论希腊艺术的小书被译成中文。东亚艺术自有其深厚的传统,要让西方艺术的源头古希腊能够为中国读者理解,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此而言,在海德堡大学和伯克利加州大学有中国学生的课堂上教授希腊艺术的经历让我难以忘怀。我希望这个译本能有助于建立有效的观念交流,揭示东西两种视觉艺术传统在其特定的社会文化价值观中的呈现。
   本书有三重写作目的。首先,它旨在呈现古希腊平等主义的小型城邦与它们周围君主政体的大型帝国相比,能够产生什么样的视觉艺术。相应地,对“人”这一观念、人的身体及其能力和意义的关切,以之作为模型来构想世界,后来成为“西方”艺术的根本问题。其次,本书旨在表明,古希腊的艺术品不是一个自律的审美现象,在博物馆或学园的封闭空间中被感知,而是在社会、宗教和政治生活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图像是观念中的城邦及其生活实践的一部分。虽然这种 “图像的社会文化”在古希腊尤为突出,它实则可以被理解为大多数前现代社会的一个特征。再次,我力图在写作这本书时不预设和接受西方艺术“自明”的前提,由此期望使它能够包容来自“外部”的开明的方法以及与其他社会视觉文化的比较。
   我很感激陈亮提议为这本书出一个中文版并承担了翻译的任务。我与他在研讨课以及私人会面中有过多次讨论,涉及了希腊罗马艺术的诸多问题,从他的作为我相信他能以最明白的方式将本书移植入中国文化语境。此外,我要对后浪出版公司富于勇气的决定和对此书细致的编辑致以谢意。
   
   托尼奥·赫尔舍
2013年6月于德国海德堡

后记
后记
   《古希腊艺术》是海德堡大学考古学系托尼奥·赫尔舍(Tonio Hölscher)教授为喜好古代艺术的普通读者写的书,德文版于2007年出版,如今可在谷歌图书中免费阅读。作者在此书出版时已六十七岁,两年后退休,如今他依旧常常骑着自行车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做着自己喜爱的研究。考古学系有专为他保留的房间,在古典语言学和古典考古学系图书馆里还时而能遇见他。老先生高大瘦削,额头高耸,眼睛蔚蓝清澈,下楼梯经常是一步两级台阶,丝毫不见老态。作为古典考古学家,他在德语、英语和意大利语古典学界享有崇高的声望,是欧洲多个主要学术院的院士,经常受邀在美国和英国作访问学者。同时他是四个孩子的父亲,儿女皆有成。妻子也是一名古典考古学家,是他家庭和事业的良辅。作为教师,他桃李遍天下,深受学生爱戴。在阶梯教室开设讲座课时,坐在最前面的经常是一排白发老者。
   出国临行前,业师朱青生教授叮嘱,要注意进入一流教授的亲授圈子。于是初到德国,就踏入了他的课堂。讲座课的阶梯教室由一个谷仓改造而成。谷仓在内卡河边,靠近原来的城门,具有防御功能,故而墙体用红色的山石加厚至逾一米,原有的窗户全都堵死,教室内异常昏暗。在这样的幽暗静寂中,两座大功率的机械投影仪如同两门大炮,从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将古代的图像投射到黑板上,先生手执一根近两米长的木棍,如同持着长矛,在黑板前来回走动,语调低沉有力,因其多使用虚拟语态的变元音而具有一种特别的韵味。讲过一段,他就停住脚步,将木棍往地上一杵,放幻灯的助教得此信号马上按下按钮,“咔嚓”一声,教室里的光影随之变化。在这样的气氛中,虽然听得半懂不懂,我也从此成了谷仓阶梯教室的常客。
   继而听课范围扩大到他的小型研讨课,于是在专注于追随本系导师雷德侯教授之外,还成了赫尔舍教授的忠实旁听生。作为课上唯一的中国人,教授不因我嘴笨而有任何歧视,反而鼓励有加。当然,该有的严厉也不会少,还记得在考古系的教学博物馆里上练习课,学习用科学语言描述一座雕塑,到处放着古希腊罗马雕像的石膏复制品,眼看我后背快要碰到一个古希腊裸体少年像下体的突出处,他立刻用手挡在中间,无奈地对大家说:“这儿经常被碰掉。”
   遗憾的是,到达德国时正是新旧学制交替的过渡时期,许多规定在废立之间,终未能选择古典考古学作为自己的主修方向。但是喜欢去古典考古学系的图书馆,眼看着一排排书架和一盒盒翻拍整理的黑白照片,不禁感慨古典考古学是西方文明的重要根基之一,而少有国人问津。自己虽不能以之为学业,却愿作为古典学的爱好者,为它在中国的传播尽一份力。翻检中文书籍中关于希腊艺术者,自温克尔曼论述古希腊艺术的六篇论文被译成中文以来(收录于邵大箴译《论古代艺术》一书),中文书籍中对专论希腊艺术的学术著作的译介还为数甚少。在图书馆中见到此书,爱其份量虽小,说理却生动而透彻,兼具学术性与普及性,可谓论希腊艺术的大家小书。与好友吴兴元谈及译介之心,一拍即合,于是有了出版的可能。
   这本书的翻译经过三道工序。先是硬译,力求捕捉德语原文的句式特征,甚至对标点符号也亦步亦趋。然后是检查准确性,看这样译就的夹生文本在转换为中文理解时是否有出入和含混之处。最后在保证意思不变的前提下,适当改动句式和句读,使之尽可能符合中文的表达习惯。尽管如此,译文还是透露出较强的硬译痕迹,这大部分是译者中文功力未到所致。在译文过程中,好友张弢对译文逐句作了中德对校,陈宇修改前言,易刚对所有的注释和译名表进行校对。在此对他们表示衷心感谢。还要感谢责任编辑蒋天飞最后的细致编辑工作。
   关于注释,有必要作一简短说明。原文无注,所有的注都是译者为有助于读者理解原文或文化背景而加,意欲通过它们与译文一同达到引介古典考古学和古典艺术的目的。
   述此译事因缘,是为记。

陈亮
2013年夏于德国海德堡

出版后记◆———————————————————————
   古希腊文明是西方文明的源头,同样,古希腊艺术也是西方艺术遵循的典范。西方学界对主要研究古希腊罗马文明的古典学十分重视,其中,德语学者在古典学领域取得的成就更是举世瞩目。但在古希腊艺术领域,国内除了温克尔曼的《论古代艺术》外,却鲜有关于希腊艺术的德文学术专著被译成中文,这实在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本书作者托尼奥·赫尔舍是海德堡大学古典考古学教授,主要的研究领域包括希腊罗马的大型纪念物、希腊的神话图像以及古典时期的城市建造等。这本《古希腊艺术》就是赫尔舍教授针对普通大众撰写的一本入门读物,其份量虽小,说理却生动而透彻,兼具学术性与普及性,可谓论希腊艺术的大家小书。赫尔舍教授十分期待本书中文版的出版,特意为中文版撰写了一篇前言,概述了撰写本书的目的。
   译者陈亮为本书的出版付出了大量心血。前期帮助联系购买版权事宜,之后又在繁重的课业之余,完成了本书的翻译,并多次审校,确保译文准确流畅。此外,为了便于国内读者理解,译者还针对书中论及神话典故、重要术语等编写了大量的注释,也为本书增色不少。
   希望本书的出版能为广大读者提供一个窗口,一窥这个古老文明孕育的伟大的艺术,同时也期待今后能有更多的德文古典学著作能引进出版。对于书中可能存在的错漏之处,欢迎读者批评指正,以便再版时及时纠正。
   
   服务热线:133-6631-2326 188-1142-1266
   服务邮箱:reader@hinabook.com
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
2013年11月

文摘
第一章 图像作品和生活世界
   1.1 充满图像的生活
   希腊人的世界充满了图像(Bild)①。当来访者走近城市时,长长的街道两旁,时常密集排满了坟墓,墓前有死者的大型肖像雕塑(Bildnisstatue)和浮雕。在城市附近的区域和城墙之内,会不时碰到大大小小的圣域(Heiligtum),其中有着诸神和半神英雄们(Heroe)②的祭祀雕像(Kultbild);神庙也常以浮雕的形式饰满了雕塑。许多圣域中都保存着无数图像作品,作为还愿品(Weihgeschenk)③:包括大型的立像(其中部分是表现多个人物的群雕),画在木板上或以湿壁画技法画在建筑物墙面上的绘画,但尤其常见的是青铜或赤陶质地的小型还愿雕像,它们的数量时常成百上千。在中央广场(Agora)④上,立着往昔和当今政治家们的肖像雕塑,但也立着具有政治意义的诸神和半神英雄们的雕像。市政厅和其他的公共性建筑、剧场和运动场所都布置着图像作品。在讲究的住房里,许多在节庆场合使用的器皿和用具上,极尽华丽地装饰着各种各样的图像主题;后来住房中又出现了小雕塑,偶尔也有大型雕像,还有壁画。在大城市中,有时公共广场上和圣域中的图像作品是如此繁多而密集,以致连走动和交通都受到了阻碍,对此官方不时设立规章并加以清理。
   图像作品如此密集地存在于希腊人的生活世界(Lebenswelt)中,这从今天的眼光来看不易理解。尽管我们当下正在经历一个全球性图像媒体的高歌猛进,但这与古代世界的情形差异巨大。今天,图像所针对的是封闭屏幕空间中的个体感知,而图像作品在古典时代(Antike)①的设置,在很大程度上则是为了公共空间中的集体感知;再者现代媒体的图像大多倏忽即逝,而古典时期的图像作品则意在长存。
   一直到近代,公共空间中的图像作品都是图像艺术的一个核心任务。但十九世纪以来,公共艺术越来越远离普遍关注的焦点。个性、创造性和艺术的批判态度看来难以与政治和公众的要求协调一致。“大型纪念物是空洞的”,斯坦尼斯拉夫·泽西·勒克(Stanislaw Jerzy Lec)②写道。古典时代的公共艺术对于这一观点其实是陌生的。
   今天,我们首先是在博物馆或书本中感知“艺术品”,将它们作为历史上风格或文化的见证。但这只是现代的观念构建:一个古典时期的图像作品被创造出来,从不是为了成为风格史中的一环或文化史中的一个元素。
   在古典时代,图像作品是生活世界的一部分。在那里,它们不是孤立的“博物馆式”观察的对象,而是与许多其他元素共同构成文化世界的图像性元素,各个古代社会在这个文化世界中展开它们的生活。在此意义上,对于古代的图像作品而言,与其问在什么意义上,艺术家创造了它们和观察者理解了它们,不如问社会群体是如何与它们朝夕共处的。
   图像的世界是人的世界。在此涉及社会生活的三个范畴:空间、时间和行为。
   社会空间 图像作品是依生活空间而定的。西塞罗曾嘲笑西亚边远城镇阿拉邦达(Alabanda)的居民,说他们竟然在中央广场上设竞技优胜者的立像,而在运动场则立起律师像。相反,一个雅典的爱国者会自豪地宣称,在他的城邦,中央广场上只立着政治家的雕像,而不是运动员像。哪一类图像作品应置于何处,在当时是有规范的。在此意义上,重要的社会空间可以成为安放特定图像作品的场所:圣域放置还愿雕像,中央广场设置政治性大型纪念物(Denkmal)①,竞技训练场(Gymnasium)①摆放运动员的保护神赫尔墨斯和赫拉克勒斯的立像,墓地竖立死者的雕像和浮雕,住房中则放着生活的典范图像(Leitbild)、愿望图像(Wunschbild)和反面图像(Gegenbild)②。图像在不同的场所获得它们现实的含义,又反过来给予这些场所以特殊的意义。
   社会时间 图像作品是依社会情境而作。公元前472年的狄奥尼索斯节上,在悲剧《波斯人》中,埃斯库罗斯将希腊人对波斯人的战争作为高度宗教性的伦理冲突搬上了舞台。同一时期的宴饮(Symposium)③中也使用画瓶,在这些画瓶上,希腊人对东方敌人的胜利呈现为一种夸张的、有时甚至是放肆的蔑视,供人作为饮酒时的谈资。与此相反的是,几十年后在胜利女神雅典娜(Athena Nike)④神庙的檐壁(Fries)上,同一场战争⑤被凝炼地表现为抵御大敌的爱国伟绩。在诸神节庆、宴饮和圣域这些情境中,进行着不同的对话(Diskurs),这些对话关乎集体(Gemeinschaft)⑥的核心主题。
   社会行为 人与图像作品的交往通过部分自发、部分合于规则的行为实现。图像作品成为赋予意义的落成、修缮(Pflege)①和祭拜等仪式的对象,成为政治的和社会的价值设定(Wertsetzung)的对象,最后还是崇拜、赞赏、爱慕以及憎恨之类情感行为的对象。图像世界是生活世界的一部分。
   这正是本书的目标所在:在古代生活世界的空间、情境和行为中呈现希腊的图像作品。
   
   1.5 佚失与复得
   古代的图像作品流传到今天,不仅大部分佚失,尤其各门类存世的情形也很不平均。由此,现代对于希腊图像艺术的观念被打上了片面的烙印。首先引起人们关注的,是用大理石或其他石材制成的雕像。尽管在基督教主导的古代晚期,它们经常被当作异教的偶像雕像(Götzenbild)而遭到击毁,又一直到近代不断在石灰窑中被焚烧成建筑材料,但仍然有许多雕像得以存世,而且纵使是残块,也依旧能够保持着强烈的魅力。相反,那些青铜和贵金属质地的作品经常特别重要,却绝大部分已经佚失,它们在古代之后的时期被系统性地销熔,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由于此前地震或海难之类的事故才幸免于人为的破坏(图33)。木雕已几乎完全佚失而不为人所知(图9),它们通常是尊贵的神像,其中的一部分定然是当时最精美的木刻作品。
   古代雕像的色彩则损失严重:白色的大理石和暗色的铜锈在近代给人造成一种印象,即古代艺术严肃而古典。事实上,所有石质雕像当时都涂绘有鲜艳的色彩,甚至最著名的画家也乐于给图像作品施加彩绘(彩版1.1)。青铜作品的表面原本是闪亮的金色,与其他材料形成强烈对比,比如乳头、嘴唇、伤口处使用红铜,而眼睛用宝石嵌就,从而使目光显得富有穿透力(彩版3.3)。那些结合了不同材料制成的图像作品,它们的艳丽效果在当时定然是令人震惊的。其中也包括菲迪亚斯(Phidias)创作的远过于真人大小的神像,衣裳用黄金铺就,裸露的身体部位用象牙拼成,繁复的装饰物采用了其他材料(彩版3.2)。长期以来,现代的视觉习惯将这种艳丽(Farbigkeit)视为原始或过度修饰而加以排斥和忽视。而原本的效果只有借助色彩分析和复原的现代技术,才庶几可以重获。我们不仅需要接受它们,还要学会理解它们生动的力量。
   希腊绘画几乎完全消失了,它们的画底(Untergrund),尤其是涂以灰泥的墙面和木板,很少能保存下来。少量残迹(主要发现于墓中,彩版1.2,4.2),以及这个传统在罗马壁画中的延续让人遥想那些佚失作品原先的情形。只是它们显然远逊于当时最受推崇的绘画大师如波吕格诺托斯(Polygnot)、阿佩利斯(Apelles)等人的作品。
   偏偏伟大的雕塑家和画家却只能被人们间接地把握。一方面是通过文献证据,其中大多出自罗马时期:尤其是老普林尼(活动于公元1世纪)在他的《自然史》中,对著名雕刻家和画家的作品做了详尽描述;保萨尼亚斯(Pausanias,活动于公元2世纪)也在他的《希腊志》中,记载过许多古代图像作品与它们所在地形的关系。另一方面,希腊雕塑的作品主要在罗马时期被大量复制和模仿,用以装饰公共场所和私人住宅。这些复制品与相应原作的相符程度或多或少受限于时代品位、手工作坊的技术方法和在新情境中的应用,因此在充分利用这些材料以研究希腊艺术史时,需要在方法上特别审慎。
   
   
   第三章 古典时期
   3.4 神像:神性的维度
   古典时期早期:神性的新形式 虽则在古典时期人如此成为世界的中心,神祇的力量却并未受到削弱。尽管开明的哲学家怀疑传统的宗教,并宣称诸神的传说只是谎言或是更高真理的譬喻,但神祇祭祀依旧是集体生活和个体生活的基础。甚至从图像艺术,如同文学作品一样,可以看出,与对人的能力的新自我意识相互补充,关于神的尺度的新观念也得到了发展。
   一件罕见的青铜塑像原作将宙斯刻画为一个健美的掷闪电者(图33)。在矫健的弯曲中,向前迈出的腿和向后摆出的投掷手臂使充沛的力量跃然眼前,大幅向后摆动的腿和前伸瞄准的手臂给予人像一个连贯有力的动势。新艺术的基本原则,力与反作用力,以高度的清晰呈现为一幅塑像,将诸神之父的统治地位以一种新的动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件与之正相反的女性雕像得以存世,表现的是一位头披纱巾的女神,或许是赫拉(图34)。包裹在衣服中的人像只是稍具动态,形象的简洁通过有力的姿势显得更加鲜明:向内翻转的手靠在腰部,一手拄着权杖,头部明显转向一侧,营造出一种新的形态,威严而高傲。
   以新的艺术形式创造出具有神的伟大的图像并非理所当然。以自身力量对抗重力而均衡站立的雕像,首先是从对人的自身力量的经验中产生。以这样一种人的尺度并不容易体现出神的至高无上。一些重要的雕塑家显然认识到了这个困境,并赋予他们的神像以一种特殊的神的举重若轻(Schwerefreiheit)。奥林匹亚宙斯神庙的西三角楣中,实现了从人的劳累费力到神的崇高超然的跨越(见图30):在因尘世欲望而生的争斗扰攘中,拉庇泰人和马人使出全力纠缠在一起,而半神英雄忒修斯和派瑞图斯则以英勇无畏、从容有力的战斗姿势加以干预——在中央站立着阿波罗,超脱于战争与苦痛的世界之外,几乎毫无重量平衡的痕迹,笔直地站着,一只手平伸出,威严地将正在发生的事置于他的意志之下。
   古典时期盛期:菲迪亚斯和雅典的城邦保护神 在对神祇的塑造中赢得最高声望的是菲迪亚斯。他早在雅典一些大型的城邦工程中就已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关于他的神像,罗马时期的复制品(Kopie)和仿制品(Nachklang)只能给人一个不完备的印象。看来绰号为勒穆尼亚的雅典娜无疑是他的作品,它当时被人誉为菲迪亚斯最美的雅典娜像(见图28)。雕像呈现了一个具有高度神性的形象:形体的重心只是稍稍偏移中线,头部面庞瘦削,额头饱满,头发齐整地箍成半圆形,给人一种神的美凛然不可接近的印象。女神从头上取下头盔,拿在手中向外伸出,宛如她自己现身于前。
   作为艺术总监,菲迪亚斯在帕特农神庙的全部工作中介入程度有多深,依旧有争议。然而巨大的神庙祭祀像处女雅典娜(Athena Parthenos)肯定是他的作品:像高12米,直抵神庙天花板,用最贵重的材料做成。从文献证据、图像记录和神庙中遗留的痕迹可以复原出一个大致相近的塑像(彩版3.2)。塑像是在一个骨架上加以一层精心塑造的外壳构造而成,壳表面着衣的部分敷以黄金板①,不着衣的身体部分敷以象牙。神明现身的效果主要是通过将雕像的正面对着观者获得。此外这个形象还通过大量额外的装饰升格为一个内涵丰富的观念载体。沉重的铠甲、头盔、盾牌和长矛突出了她作为雅典军事力量先锋的角色,她手上的胜利女神尼刻代表着生活中各个领域的成功和优越。盾牌向内的一面以镂刻工艺刻画了诸神与巨人作战,向外的一面用浮雕装饰表现雅典人与阿玛宗人之战,凉鞋的外面还饰有拉庇泰人与马人之间的战斗:三个持久抗争的神话典范,以维护神与人的生活秩序免受暴乱和渎神的威胁。在内殿半明半暗的氛围中,女神一定曾以动人心魄的光芒闪耀在观者眼前。这是一个政治上自我标榜(Selbstherrlichkeit)的塑像,在雅典内部和特别是雅典外部引起了部分人强烈的不满。
   在古代观众眼中,菲迪亚斯对神的力量的最高展现是奥林匹亚宙斯神庙中端坐的祭祀雕像。这也是一个以黄金象牙技艺(Gold-Elfenbein-Technik)制作的巨大的图像作品。在遗存的工作坊的发现表明,当时从远方进口和加工了多少其他贵重的材料,以及在协调指挥众多技艺精湛的工匠一起工作方面,一定已然达到很高的成就。雕像上,尤其是王座上,也是施加以大量附属的装饰,将诸神的父亲呈现为整个世界秩序的统治者。头部被复制在一枚杰出的罗马帝国时期的钱币上,流露出神的威严,这在后来的时期中备受赞美(图35):人们说道,菲迪亚斯在他的宙斯像中给神性的观念又增添了新的东西。将雕塑家视同神学家,尽管这是人们在后来的时期才给予他的地位,然而这个评价却在同时代人给予菲迪亚斯创作神像的高度评价之上,更上层楼。
   古典时期晚期:普拉克西特勒斯和佑护个人福祉的神祇 随后的“古典时期”晚期,即在公元前5世纪末雅典衰亡至新的力量马其顿在菲利普二世和亚历山大大帝统治下兴起这段时间,绝非像人们经常认为的那样,是一个政治上衰退的时期。而前所未有的是,在城邦的宗教中,对佑护集体和个人福祉的神祇的祭祀明显变得重要起来。波斯战争结束以来的半个世纪中,在关乎政治权力的神祇、祭祀和仪式占据人们关注的焦点之后,从公元前5世纪晚期起,阿弗罗狄忒和狄奥尼索斯渐渐上升为最重要的神祇。这一点体现在一个具有深远影响的社会变迁中:家庭、个体和个人生活方式的领域越来越被视为一个具有自身正当性的生活领域。
   公元前4世纪,在雅典和其他城邦的市民社会中广受称誉的艺术代表人物是普拉克西特勒斯(Praxiteles)。他一再为神庙和圣域创作作品,它们主要是这一时期中神的典范形象:阿弗罗狄忒和小爱神厄洛斯(Eros)①、狄奥尼索斯和萨提尔、得墨忒尔(Demeter)和厄琉西斯(Eleusis)秘教中其他预言吉凶的形象。他最著名的雕像,可能也是整个古典时期最受推崇的图像作品,是尼多斯(Knidos)的阿弗罗狄忒(图36)。这是第一尊将女神表现为全裸的雕塑:她出于女性的羞怯并紧双腿含胸屈膝站立着,衣服在洗澡前除下放在一个盛水的容器上,一只手挡在私处前以避开观者的视线。这一革命性的袒露是一种神性观念充分发展的结果,这种观念认为要将女神展现威力的领域,即性的魅力在她自身的形象中体现出来。罗马的复制品显然在感性的效果上远逊于原作,普拉克西特勒斯为原作选用的是富于光泽的大理石:文献中提到雕像“迷蒙”而灵动的眼神,雕像表面肯定被打磨至直到发出一种柔和的光泽。在神庙内部氤氲的光线中,女神像一定显得如同幻象般迷人。
   一尊诸神使者赫尔墨斯(Hermes)的群雕将人带入狄奥尼索斯恬谧的世界,雕像中赫尔墨斯正要将刚诞生的狄奥尼索斯交给宁芙们(Nymphe)①。这件作品虽然受到一些质疑,但可能是普拉克西特勒斯的原作(图37)。神手中高举着一串葡萄,带着脉脉温情转向小不点儿。一如普拉克西特勒斯作品中常见的那样,身体在承重腿和起支撑作用的树桩之间简洁地划出一道迷人的曲线。上下起伏的表面在躯干和四肢上造成丰富的光影效果,光洁的皮肤与蓬松虬结的头发、衣裳层叠褶皱的厚实布料和粗糙的树干之间形成感官上丰富的对比。公元前5世纪人体结构的有机划分②变得柔和了,一切尽在雕塑表面的变化和视觉的诱惑力。
   这一时期新的富于情感性(Emotionalität)的典型表现是,与阿弗罗狄忒和狄奥尼索斯相关的形象占有很大分量,这些形象体现了两位神祇的力量。雕塑家史柯帕斯(Skopas)的一个酒神的狂女正陷于狂野的神迷中,她热烈地舞蹈着,发缕凌乱,衣裳破裂,无拘无束地放纵着丰满的肉体(图38)。此处,在神话的幻像里,生活世界中被公民习俗压抑的力量得到了释放。
   往希腊化的新文化方向走得最远的显然是留西帕斯(Lysipp)①的神像,只是它们已几乎完全佚失且难以复原。他的被称为“时机”(Kairos)②的雕像具有指明新方向的意义,这件作品只是通过浮雕中对它的再现才得以流传(图39)。雕像象征着深具影响力的“恰当的时刻”:一个具有强烈性魅力的少年,轻盈地跑动着,无声掠过,他的背部和脚踵长着翅膀,额头旁一圈长发,但后脑勺则光秃秃的,这意味着他只能在到来时被抓住,等他一过去,就再也不可能了。他在刀刃上平衡着命运的天平,用手指轻轻的一压造成了决定性的偏斜。“时机”是美学和伦理学的关键概念:它表示时空中正确的点,决定命运吉凶的时刻。他被人体验为一种新的神的力量是在亚历山大大帝时期,是时希腊世界稳固的结构崩溃瓦解,空间变得浩茫,时间变得短暂,生活的境况变得不再确定。
   古风时期的艺术将神和人以同样的类型加以表现,只在标志物中对他们作出明确的区别。“古典”时期至关重要的一个成就是,它发展了一些图像形式,使神性得以在身体的形象中被人体验到。首先图像表现普遍的崇高感,后来逐渐把握到各个不同神祇特殊的威力:宙斯作为世界的统治者,阿波罗作为伦理秩序的维护者,雅典娜作为城邦力量的代表者,阿弗罗狄忒作为不可抵御的爱情魅力的体现者。这是一些表现神的个性的图像:诸神体现着他们各自的力量。

内容简介
《古希腊艺术》 内容简介:
本书首先概述了古希腊时期的图像作品和生活世界的关系,接着以时间为框架,分古风,古典和希腊化三个时期讲解了古希腊的图像艺术,古希腊人在这些图像艺术中使神、英雄、古今的伟大人物、公共和私人的场景化作可见的形象。作者以简明生动的语言带领读者穿过雕塑、浮雕、绘画和画瓶等图像世界,展示它们在希腊社会的政治、私人和宗教生活中留下的深刻烙印。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