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相随•终结篇.pdf

愿相随•终结篇.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愿相随》网络原名《江北女匪》,荣登17K女生网古言热门榜单NO.1,点击量已达百万,并且荣获2013年中国作协联席会议重点扶持作品奖。
  ★《愿相随》是作者鲜橙继《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后又一部爱情巨作,讲述了女山匪浴火重生的故事,并没有宫廷的尔虞我诈,而是讲江湖恩怨、儿女情长。《愿相随》中男女主角的性格刻画得非常出彩,也很独特。女主是一名囧萌的小土匪,伶牙俐齿,男主腹黑睿智,心狠手辣。男女主角之间的相处生动有趣,女主的倔强、善良、有些江湖气的粗鲁,但时而又显露出小女儿的羞囧,每次要算计男主,都被男主反击,命中克星。
★《愿相随》中的小小女山匪,扮得了男人,上得了战场,威震江湖!《愿相随》中的堂堂世子爷,霸住心上人,玩江山算计,八面玲珑!当年娇俏女,如今已威震江北。堂堂世子爷,终于懂得女人心。

媒体推荐
作者对于男女主角情感的刻画很吸引人。男主角封君扬明明知道什么样的人最适合做他的妻子,不论是谁都不会是辰年。可就因为辰年与他合适的女子都不同,他才会爱上她。这不正是喜欢的人在人生步调上跟自己不一致,合适的人却喜欢不起来。人会不认同喜欢的人的想法和做法,就像辰年和封君扬,可是还是喜欢对方,这是人一辈子也无法克服的顽疾。
  ——读者 晴
  
  很想对书中的女主角辰年说,好姑娘。若要人敬,必先自敬。男人爱你时的海誓山盟,如镜月水花,如何经得起门第之见,受得住岁月蹉跎。一旦放弃自尊,低下头颅,只能越来越低,低到尘埃,纵使开花,也只能换来短暂的假象。好姑娘,做得好!或许今后,再没有这样眉目如画的一个人,他的一颦一笑都使你满心欢喜,羞红了脸。但是一定会有那样一个男人,经过时光的洗礼,岁月的沉淀,肩膀如山,给你依靠,牵起你心中最柔软的一处。
  ——读者 万里飘香
  
  
  对于封君扬的性格塑造,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恨,初识辰年本想利用她,在慢慢的接触中,他没有想到他会越来越迷恋这个小丫头,竟到了不择手段也要强留下她的地步。天下本是封君扬的愿望,只有他大权在握时,才会恍然发现身边剩下的唯有贪婪、寂寞,才会大悟,苦苦追寻的所有之物,原来竟抵不过那一声清脆的“阿策——”。可时过境迁,一切都不在原点了。他已不是他,她也不是她了,他们都是被大浪淘沙后,颠到了沙滩上,周而复始地受着日光暴晒。只是她炼成了黄灿灿的金子,他褪化成了沙砾,可还能经受得住晨露夜霜的侵袭?
  ——读者 珍惜
  
  非常喜欢文中的女主辰年,直率,独立,像初春的阳光,爱恨强烈,宁可玉碎绝不瓦全。她对贺泽的“宁可舍命,不能自辱”的人格宣言,真觉得所有女孩子都应该仔细体味一下。即便没有女性长辈的引导,辰年能有这样的觉悟和价值观真是相当不容易。
  ——读者 风雨

作者简介
鲜橙,女,生性懒散,属于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主儿。自小喜欢看“闲”书,曾跟打游击似的躲着爹妈看小说,现在大了,开始自己写小说。笔锋清淡活泼且不失隆重,善引经据典。至今已耕耘出数部作品,在码字儿上还是很勤奋的。出版作品:《和亲公主》《谁是谁的谁》《淑女本色》《阿麦从军》《太子妃升职记》《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愿相随(上、下)》,大多签约影视版权。

目录
第一章 辰年拜师
第二章 以弱示敌
第三章 似是而非
  第四章 你谋我算
  第五章 旧寨新主
  第六章 杏林相遇
  第七章 针锋相对  
第八章 实难忘情
  第九章 情到深处  
第十章 另谋出路
  第十一章 恍若梦境
  第十二章 奇耻大辱  
第十三章 人心难控
  第十四章 藕断丝连
  第十五章 重新相处
  第十六章 安排退路
  第十七章 两女之争
  第十八章 拼死一搏
  第十九章 情爱慰藉
  第二十章 坦诚心迹
  第二十一章 道出身世
  第二十二章 嫌隙渐生
  第二十三章 一叶障目
  第二十四章 生亦何欢
  第二十五章 武功尽失
  第二十六章 风云突起
  第二十七章 洞房花烛
  第二十八章 情真意假
  第二十九章 借刀杀人
  第三十章 锥心之痛
  第三十一章 诞下女娃
  第三十二章 等你归来
  第三十三章 兵不厌诈
  第三十四章 醉眼迷离
  第三十五章 泰兴失陷
  第三十六章 各有责任
  第三十七章 阵中英姿
  第三十八章 一场混战
  第三十九章 吐露真心
  第四十章 现世安稳

文摘
永宁三年的新年,盛都中甚是热闹。先是有人揭出杨成并非死于山匪之手,而是被薛盛英所杀,其后不久靖阳张家就又寻到了杨成的遗孤杨熠,闹着要朝廷给个公道。
  薛氏兄弟齐齐喊冤,说自己全是因为不忍看到青州百姓遭受匪祸,这才带兵进入青州。而且出兵的不只他一家,泰兴也派了军队东进剿匪,还曾与杨成联军对抗山匪,帮其夺回了宜平城。
  贺家回应说:“对,就是这么回事!我们辛辛苦苦地帮杨成夺回了宜平,不想他却死了,只好先替朝廷镇守宜平。”
  这一段公案不仅将江北几大军镇都牵扯进来,便是盛都朝中也开始动荡,齐姓诸王本就不满丞相萧准擅权,纷纷借江北之事指责萧准欺君罔上,一手遮天。三月,越王突然带兵闯入丞相府,从萧准书房内搜出龙袍等物,直指丞相谋反。
  皇后萧氏闻信心急如焚,跪在皇帝门外哭诉喊冤。皇帝闭门不见,身怀六甲的贵妃封氏好心上前劝慰皇后,却不想被怒急攻心的萧皇后推了一个跟头,导致腹中胎儿早产,经过两天一夜的折磨,这才诞下一个孱弱的皇子,活了不过半天便夭折了。
  皇帝怒极,欲要下诏废后,产床上的封贵妃为皇后苦苦求情,言皇后推她是无心之举,全是因萧准之事才一时失去理智。皇帝见她这般还为皇后求情,不觉对其更为怜惜,便是朝中大臣们也大赞封贵妃贤良淳厚。
  谁知封贵妃这里欲保萧皇后,越王那里却是不许,告皇后与丞相同谋作乱,奏请皇帝废后。在齐姓诸王的威压之下,皇帝只得将萧后废为庶人,丞相萧准罢官下狱,交由大理寺彻查其谋反之事。没几日,萧准于狱中畏罪自杀,萧准谋反一事被坐实,萧氏及其亲信党羽被处斩者多于千人。
  盛都既乱,江北诸军镇更无所顾忌。四月,靖阳张氏出兵东进,经新野、武安一线逼近青州。薛盛英收拢兵力,坚守青州城。与此同时,泰兴贺家也暗中调兵备战,窥探豫州。
  天下即将大乱,山中生活倒是还算平静。辰年手臂已好,朝阳子却还没有走的意思。莫说温大牙等人巴不得这位神医能在山上入伙,便是辰年也觉得寨子里有朝阳子在着实便利,起码大伙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不用再出去请郎中,既省事又省钱。
  辰年带着温大牙等人好生地挽留了朝阳子几次,好话说了一箩筐,终于换得朝阳子勉为其难地留下来了。
  他既不走,也就没放那女魔头走。照朝阳子的话说,这人结仇太多,眼下武功又不济,一旦出去必然会被人寻仇。说这话时,朝阳子又是习惯性地翻着眼睛,很是傲慢地说道:“道爷我好不容易将她从邪道上救回来,怎能就叫她这么死在别人手上,太亏了!不成,不成!”
  为着这句话,静宇轩指着朝阳子的鼻尖骂了三天,不过最后倒是留了下来,只是发誓要重练五蕴神功,早晚有一天要朝阳子好看。幸好众人早已习惯了这两人的相处之道,对此见怪不怪。
  这日吃过早饭,辰年领着温大牙等一干人等蹲在墙根底下,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商量下一趟买卖要去哪里做。卖战马的钱早就花光,辰年已带着他们往路上做了几趟买卖,虽说没什么大收获,倒是也还算顺利。
  也是因着这个,肖猴儿的胆子越发大了,直嚷着与其在这里小打小闹,不如走远些去飞龙陉做趟大买卖。
  “去飞龙陉?会不会有点远了?”辰年有些迟疑,飞龙陉离此二百来里,早已不是牛头山的势力范围,无论是看风踩盘子还是做买卖都十分不易。
  肖猴儿听她话语松动,忙道:“不远,不远,听说前些日子虎口岭那帮子人还曾去过,正好遇到了一队跑冀州的客商,狠捞了一笔!”
  温大牙听了却是伸手去扇肖猴儿后脑勺,骂道:“虎口岭那帮人你也眼红,他们做的事你也能做吗?”
  虎口岭在牛头山西南,其上盘踞着一帮悍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一般山匪劫路,只要你痛快地留下买路财,他们大多不会伤人,还留着你走下一趟。可虎口岭那帮人不同,只要你落到他们手上,不管你给不给钱财都保不住性命。
  早前清风寨在太行山里做老大的时候,讲究万事留一线,不许对过往的客商赶尽杀绝。其余的各大小山寨都惧张奎宿的威名,行为也都算收敛,可自从清风寨没落,这些人便再没了顾忌,行事全凭个人喜好,风格各有不同。
  虎口岭凭借着心黑手辣,很快在北太行里混出了名头。
  辰年沉吟不语,肖猴儿不肯死心,忙道:“咱们又不和虎口岭那帮人一样,咱们就是去求点财,尽量不伤人命。”
  话音未落,忽听得静宇轩在屋内高声骂道:“你们做的是山匪,又不是大侠,管他伤不伤人命,能得钱才是正事。说了这半天还没叽歪出个结果来,也好意思说自己是老爷们!”
  众人都被她骂得讪讪无语,便是辰年也低垂了头。温大牙瞧了她一眼,安慰道:“大当家本就不是老爷们,她这话只骂我们,不算骂你。”
  幸好静宇轩只骂了两句便就停下,没过一会儿,朝阳子从屋里出来,面上十分不好意思,向着众人点了点头,低声道:“我已点了她的哑穴,没事了。”
  众人俱是一惊,再看向朝阳子的眼神中已满是敬佩与同情。他现在点了那静宇轩的穴道,怕是过后穴道开了,静宇轩又能骂他一日。朝阳子瞧出众人心思,淡然道:“不碍事,习惯了。”
  辰年笑笑,又转头看向旁边一直沉默不言的崔习,问道:“你怎么看?”
  崔习想了一想,答道:“可以去,买卖并不难做,难的是到时候做完买卖如何善后,咱们在虎口岭东边,若是劫了他们的买卖,他们怕是不能善罢甘休。”
  辰年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虎口岭那些人她却不怕,她这寨子里人虽不多,可能人却是不少,且不说正在寨子后面练刀的陆骁,便是把朝阳子拎出去,打虎口岭那帮人也是玩笑一般。不过,就怕那朝阳子不会老实听话,还得想个法子哄他上当,叫他心甘情愿地跟着他们去才好。
  辰年思忖片刻,抬头看向朝阳子,说道:“道长,还得请你去将静前辈的穴道解了,我还有事要求她。”
  朝阳子听她这样说,立刻斜眼打量她,颇有些警惕地问道:“你求她什么事?”
  辰年笑道:“不是叫她难办之事。”
  她说着,起身进了静宇轩的屋子。静宇轩在屋中已是听到了外面的谈话,从辰年进屋便盯着她看,目光中也有不解之意。
  辰年忙回身催促朝阳子道:“道长,还不快点将静前辈的穴道解开。”
  静宇轩又转而瞪向朝阳子,朝阳子无奈,只得上前解开了静宇轩的穴道。静宇轩先骂了他两句出气,这才转头看向辰年,问道:“小丫头,你有什么事求我?”
  辰年道明来意,却是想求静宇轩教寨中众人几招武功。
  “咱们这寨子人太少,个个武功低微,出去了只有任人欺凌的份儿。而且寨中这些人都已过了习武的好时候,便是现在从头苦练,到死也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幸亏老天可怜,给了咱们别的机缘,叫咱们能得遇前辈。前辈是武学奇才,只求得您指点几招,就强过从别处拜师学艺苦练多年。”
  静宇轩听完,缓缓点头,道:“小丫头实话实说反而更好,我最烦人绕着圈子算计我。”
  辰年笑道:“前辈莫要夸我,我也不是对谁都实话实说。以前有人就曾对我讲过,使心眼得分对谁,在绝世强者面前,一切的心眼手段都如同笑话,使出来徒惹人笑话,不如实话实说的好。”
  她这马屁拍得极好,非但不显阿谀奉承,倒叫人觉得她为人坦诚。静宇轩听得心中更是舒坦,不由得问道:“是谁与你说的这话?”
  辰年笑容微微一滞,答道:“是以前寨子里的夫子。”
  静宇轩赞道:“倒是个聪明人。”
  辰年心道:静宇轩这话倒没说错,封君扬可算是天底下都少有的聪明人。
  静宇轩既应了辰年的要求,便开始教寨中众人武功。她眼下内力虽然全无,武功招式却是还在,况且她既能称霸武林,其武学上的造诣自然不浅。她挑了一个好天,把寨中凡是腿脚还齐全的都聚在了一起,细细打量了一番,决定还是因材施教,每个人或教一套刀法,或传几招剑法,更有傻大那样的,竟还传了他一套锤法。
  寨中一时寻不到铁锤,静宇轩便叫傻大做了一对石锤顶替。辰年瞧着傻大竟把小磨盘一般的石头抡得虎虎生风,只觉得头皮阵阵发麻,连走路都恨不得绕着他走,生怕那石头飞出来落到自己身上。
  就是这般,静宇轩还是各种不满,只骂寨中没有一人有习武的天分。也因着这个缘故,所以辰年要带着众人去飞龙陉时,静宇轩便要跟着一同去,说是得看看这帮废物能把她的武功使成什么样子。
  静宇轩既去,朝阳子少不得也要跟着去。而崔习那里又不放心把妹子交到别人手上,自然是要带着茂儿一起去。众人商议到最后,寨中就又只留下了老王头一人看家。经过这半年的添置,寨子里很是多了些东西,温大牙有些不放心寨子,生怕众人都走了,寨子里再招了贼偷,恨不得把能带的都带上。
  辰年瞧得无语,问他道:“咱们这是要去做买卖还是要搬家?”
  半年的相处,温大牙与辰年说话已很是随意,闻言就指着队伍中的老幼男女,反问她道:“就咱们这些人,您看着像是去做买卖的吗?”
  话音刚落,那肖猴儿不知怎的逗哭了茂儿,惹得静宇轩放声大骂,崔习更是沉着脸叫道:“傻大,揍他!”
  傻大闻声而动,提着两把石锤就去追打肖猴儿,偏那肖猴儿灵活似猴,在人群中左蹿右跑,叫傻大连他的衣角都没摸到,反而把其他人撞翻了几个。一时间,队伍里孩子哭大人骂,顿时乱作一团。
  辰年看得眉心直跳,飞身跃上旁侧墙头,扬臂一掷,将手中长刀钉在肖猴儿脚前,怒声喝骂道:“都他娘的给我别闹了!”
  众人俱是一静,便是茂儿都被辰年吓得一时收了哭声。静宇轩瞧她两眼,却是赞道:“这一招流星追月使得好,最难得的是这份随机应变的机巧。”
  辰年无言,陆骁却是上前两步,问静宇轩:“随机应变虽是不错,但这般把刀当暗器掷了出去,手上却是没了兵器,接下来该当如何?”
  静宇轩正色答道:“人可用刀,却不能尽信刀。无论什么兵器,都不过是你手臂的延伸。人最厉害的兵器是你的身体,只要功夫到了,挥掌即为快刀,提指便是利剑。”她说着,手掌并拢,看似漫不经心地往陆骁面前削去。她内力已经散尽,可这掌刀迎面而来的时候,陆骁竟似真觉到了利刃的锐利,下意识地往后仰过身去避她的掌刀。
  静宇轩将手掌收回,得意一笑:“小子,别看你整日里苦练刀法,就凭你这抱着弯刀不松手的劲头,已是落了下乘。”
  陆骁认真想了一想,竟是谢静宇轩道:“多谢前辈指点。”
  瞧他们两个在这里讨论武学,其余人不觉也活络了些。肖猴儿偷眼去瞧辰年,不想却被辰年逮个正着,辰年正有火气没地方撒,指着他鼻子训道:“瞧什么瞧!你什么时候有了他们两个的本事,你就是上房揭瓦我也不管!”
  肖猴儿瞧她这般,忙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言声,心中却道:这大当家这么个脾气,真是白瞎了她的好相貌,亏他之前还以为她温柔和善,原来只因当时大家还不熟。
  温大牙见状便上前去打圆场,道:“大当家,咱们该走了,再耽搁就要误了时辰了。”
  辰年在墙头上蹲下,阴沉着脸打量了众人片刻,这才说道:“不着急走,得把话都先讲在前头。”

内容简介
遥忆,当年不谙世事的小山女,看如今,身藏五蘊神功、威震江北的女儿媚。
  安内,她可统领天下,劫富济贫,为人间正义标榜;拒外,不惧千军万马,号令天下领兵御敌,恰似闲庭漫步穿梭于敌营。
  她重亲情,彷徨、无助,暗自神伤,血浓于水的至亲竟是杀母仇人。曾几何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终究她是负了亲情,取大义于天下。初为人母,顿悟情怀,江山不改,看我情义撼天!
  她盼爱情,曾迷茫于心,犹盼人生若只如初见,你永远是宠溺我的阿策,我亦是你心中那初绽的海棠花!若此生重来,我亦如此,劫人劫财更劫心!我心无悔!
  硝烟散去繁华醉,江上兰舟落日催,策马扬鞭甸子梁,此生携手爱相随!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