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系列:永夜+闪耀+光源+余辉.pdf

天鹅系列:永夜+闪耀+光源+余辉.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2011年6月,天鹅系列第一部《天鹅•光源》上市,短短两周时间内,网上书城数度断货,同时上榜全国各大书城热卖榜单,引发热潮和极度关注。2011年8月,紧接而至的第二部《天鹅•闪耀》在没有连载的情况下直接推出单行本上市,同样引发销售狂潮,开创了图书营销的崭新格局。2012年8月,第三部《天鹅•余辉》面世,在全国开卷虚构类畅销书排行榜上占据了超过三个月的时间,垄断整个暑期黄金档。作为“天鹅”系列的收官之作,恒殊在《天鹅•永夜》中将整个故事展开了最宏大完整的画卷,之前看似随意的细节设置,甚至是简单的短短一句话,都能在这部最终篇中找到相对应的解读,你会惊叹于故事逻辑上的严丝密缝和作者的草蛇灰线。首次加入的真实历史描写部分,与故事中的人物结合在一起,使得故事本身更加厚重,更加有信服力,也把幻想的部分衬托得更为天马行空,就像恒殊本人所说:“我喜欢文艺复兴时期变幻莫测的政治与战争,总是令我热血沸腾。”

作者简介
恒殊,出生在北京,生活与工作在伦敦。工程学士、艺术学士、出版业硕士。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者,新华社《环球》杂志专栏作家,多本引进文学作品的中文译者。旅欧八年,深谙欧洲历史与文化,2006年在北京和上海创立吸血鬼联盟,至今会员逾万人,经常举办聚会、展览、媒体合作,在各大期刊发表文章和小说,是国内吸血鬼文化的奠基人。

序言
英伦玫瑰
作者:郭敬明
FOR:恒殊
在谈这部《天鹅》三部曲之前,先说一点题外话。
一直以来,中国大众所接触到的欧美文化,仔细说来,应该是“美欧”文化——大部分都来自于“美”,而“欧”的部分少之又少。美国文化以其大众、主流、航母级商业体量等特性,借助好莱坞这把利剑,无限复制繁衍,横扫全球。而欧洲文化却日渐势微,越来越小众、孤僻,欧洲大量著作和电影在国内甚至难以寻觅。
然而,2011年,英国电影《国王的演讲》成为奥斯卡之夜的最大赢家。一时之间,英伦文化被冠以“学院派”的皇家勋章,推到了正统文艺的巅峰,成为最受追捧、炙手可热的文艺潮流。
2011年,娜塔丽•波曼凭借《黑天鹅》斩获奥斯卡和金球奖双料影后。一夜之间,柴可夫斯基最著名的舞蹈代表作《天鹅湖》重新聚焦了全球古典艺术爱好者的目光。而《天鹅》三部曲正是这样一部以《天鹅湖》原作为蓝本、以原著人物为引线,带领读者重温正统原味的经典传世之作——当然,恒殊的野心可不仅仅只是在于重述这个美丽的故事,在《天鹅》系列里,恒殊笔下的人物挣脱了原有的矛盾枷锁,作者重新赋予了他们新的年代、新的城市背景、新的故事与命运,用颠覆传统的突破和反转戏剧的解读,让小说呈现出意外惊艳的美感。这种美感是大胆而叛逆的,同时又是保守而古典的。
作为这部小说的出品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失败的。
为什么会这样讲?
因为,最初王浣介绍恒殊给我的时候,我并未对她的小说产生多大的兴趣。我草草地阅读了一两个章节,被满眼的翻译腔搞得头昏脑涨(一直以来,我都是偏爱中文阅读的,翻译作品的语感隔阂问题和辞不达意,总是让我非常恼火),我随手就放下了,未过多理睬。后来恒殊又陆续发了很多部作品给我们,我也没有继续阅读的欲望。因为我潜意识里,是很抵触这种文风的,一个好端端的中国人,作品里这种浓郁的翻译腔是怎么回事?就不能好好地写中文么?而且我心里其实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那就是:我不认为一个中国人能够写好属于欧洲文化精髓的吸血鬼文化。就像没有人相信一个外国人能够写出好的聊斋故事或者武侠小说一样。
然而事实证明,我大错特错。
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开始认真阅读《天鹅》系列的。那是在一次飞往北京的航班上,我手边无书无报,又不想睡觉,百无聊赖下,翻出笔记本里编辑发来的《天鹅》系列的第一部《光源》,抱着“看看打发时间”的心态开始了阅读。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下了飞机坐到车里,我依然没有放下手里的笔记本电脑,到了酒店之后立刻插上电源,把文档放进我的kindle(电子阅读器)里,一个通宵手不释卷地看完了。这时,我才发现自己作为一个出品人的失败,我竟然差点错过了如此精彩的一部小说。(……仔细想来,之前笛安的《西决》,也是痕痕催促了我无数次,我才在收到稿子几个月后开始阅读的。看来我和所有普通的读者一样,都有先入为主的毛病。)
《天鹅》的精彩不单单在于吸血鬼的独特文化,也不单单在于情节的诡谲蹊跷,或者文笔的流畅优美、华丽古典,抑或是穿插其间的灵光妙想、黑色幽默。《天鹅》的精彩,是立体的,是完整的,是不可分割的。
从文字质感上来说,恒殊的文字里有一种独一无二的魅力——恒殊毕业于伦敦传媒学院,旅居英国八年,作为一个生活、工作在英国的中国人,中文是她的母语,她的小说里天生就有中文的细腻与瑰丽、奇妙与隽永;但同时,多年的旅居生涯又让她的文字里充满了欧洲文学复古典雅的韵味,而且她狂热地爱好哥特文化,她的文字与审美力都弥漫着哥特式的,神秘阴霾却又瑰丽堂皇的质感。后来当恒殊签约到我们公司,我们开始整理她的个人资料时,才赫然发现,她竟然是国内好多本畅销书的翻译者。我也恍然大悟她文字里那种“翻译腔”到底从何而来。同时,在阅读完《天鹅》之后,我也发现了,这种所谓的“翻译腔”风格的文字,是最适合,也是唯一适合《天鹅》这个故事的文风。因为本来中国文化里,就没有吸血鬼这个体系,非常中文的语感,反倒会和吸血鬼的氛围格格不入(这也是为什么国内很多作者也写吸血鬼,但总给人“不伦不类”的感觉的原因)。正是恒殊的这种原汁原味的翻译腔,使得整部小说让人信服,让人足以沉浸到她的小说世界里而不至于“出戏”。但同时,剥开翻译腔的表皮,恒殊字里行间的质感,却是彻彻底底的中文美感,精雕细琢,隽永优美,甚至有一种国画里淡雅留白、重神韵轻形体的异曲同工之妙,也让我们这些本来对吸血鬼文化不熟悉的异邦人,能够顺利地融入那个本属于古欧洲的文化系统。
而从文化底蕴层面上来说,和当下热门的各种吸血鬼系列相比,《天鹅》系列打破了以往吸血鬼小说”借恐怖之名写青春言情”的惯例,这是一本真正意义上的,由中国人创作的正统吸血鬼小说。小说里随处可见的欧洲古典文化,从历史到绘画,从建筑到音乐,纵横古今,恒殊信手拈来,头头是道,仿佛一部活着的大英百科全书。里面的各种情节,比如主角在参观国家画廊的时候,恒殊借主角之口,对里面收藏的各种名画的历史背景、创作风格一一道来,如数家珍;或者主角在某个饭店用餐,恒殊又将这家饭店的历史特色及坊间典故一一糅合在一起。《天鹅》里各处容纳的欧洲文化多得数不胜数,这也让《天鹅》超越了一般的类型小说,成为一部包罗万象的史诗般的作品。
再有就是《天鹅》的情节设计,整部小说弥漫着让读者们怦然心动的窒息般的爱情,无数浪漫的描写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更呈现出一种哥特式的独有美感,这种危险的美让人异常着迷。除去这些浪漫的桥段,小说在情节伏笔设计、悬念营造上,都格外精彩,其中某些恐怖段落的氛围真是让人难以呼吸。在恒殊看起来波浪不惊的平稳叙述下,无处不在的细节暗示和陡然袭来的真相交错冲击读者,实在是一种顶级的阅读享受。
最后,想谈一谈《天鹅》中我最喜欢的魔鬼与D伯爵身上的那种黑色幽默和文章里不断闪现的高级笑料,实在是非常非常聪明,这些让人会心一笑或者哭笑不得的对话和细节、反讽和暗示,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个作者是写专栏出身的杂文家。
在出书前夕,写宣传文案的时候,我赫然发现,果不其然,恒殊确实就是新华社《环球》杂志的专栏作家。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呐?
——全世界各地,都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玫瑰,千姿百态,芳香迷人。然而这种全世界开遍的美丽植物,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发源地是中国。而恒殊,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一朵盛开在英伦的玫瑰。
——是时候,让大家领略一下,属于这朵英伦玫瑰的独特芬芳了。

文摘
所谓极克,就是那种脑力发达但是四肢协调能力很差的人,上学的时候非常不受欢迎,参加“象棋社”或者“IT小组”这种土得掉渣的社团,满脑子都是些没人感兴趣的东西,自说白话,自娱自乐,而且经常会突然因为别人完全无法理解的事情激动起来。最重要的一点,极克完全不注意穿着,什么都敢往身上套,基本就是混搭风的始祖,比如丑女贝蒂。因为那个电视剧很流行,于是极克们也因此看到了春天。去年D&G出了整整一年的格子衬衫和极富乡土气息的大裙子,似乎也就一夜之间,诺丁山和砖块街上的年轻人突然全都戴起了傻得要命的黑框眼镜。
但是她显然对潮流没什么概念,也从来不戴眼镜(墨镜除外),更没有佩戴隐形的嗜好,只是她的瞳孔经常会发出猫头鹰一样的橘红色,和我很像(这也让我郁闷)。
她十八岁,皮肤很嫩也很白,但是她总喜欢把它藏起来。她每天都涂着厚厚的粉底出门,出门买菜也不忘描眼线,她还和我一样自恋,把自己的相片贴了满墙,路过任何反光的东西都要照,而且一看到镜子就觉得比什么都亲。
她的衣橱里只有黑色的衣服(所以我说她对潮流没概念)。黑色内衣(我不是故意看的!)、黑色衬衫、黑色T恤、黑色长裤、黑色长裙、黑色短裙、黑色开襟毛衣、黑色皮夹克、黑色风衣,还有整整一柜子各种款式的黑色高跟鞋,连她的黑色漆皮马丁靴都是带跟的!我在她家里没发现任何一双平底鞋或者运动鞋。那些鞋跟高得吓死人,唯一我觉得可以用来走路的是她上周在坎姆敦市场新买的New Rock包着金属的厚底鞋,大概是觉得天冷了要换一双,而与此同时,她的同学可全都穿着UGG的羊毛靴。

内容简介
天鹅系列套装书共4册。分别是《天鹅•光源》《天鹅•闪耀》《天鹅•余辉》《天鹅•永夜》。
《天鹅•光源》讲述了一个魔鬼无所事事地游荡了三百年,魔鬼的父亲被称为“最强大的洛特巴尔”,魔鬼的家族自古以来是哈迪斯之眼的守护者。魔鬼拥有暗之一族的力量,可以打开地狱之门,从未想过自己会死。
《天鹅•闪耀》讲述的是黛尔和伯爵D来到巴黎度假,因为嫉妒心作祟,奥黛尔似乎背叛了伯爵?痛苦之际奥黛尔陷入了梦境,梦中自己仍然是一个普通女孩,只身来到伦敦留学。就在奥黛尔尽情享受留学生活的时候,她又突然回到了伯爵身边,变成了魔鬼奥黛尔……那些痛苦的记忆,那些深刻的感情,曾经与魔鬼和伯爵D的相遇与纠葛,难道只是她的黄粱一梦?到底哪个是梦境,哪个才是现实?
《天鹅•余辉》奥黛尔和伯爵D的婚礼结束之后,奥黛尔与丈夫来到古老而美丽的威尼斯度蜜月。然而在威尼斯,D却抛下了新婚妻子,去寻找他的老朋友(们)。孤身在异乡的奥黛尔偶遇了前男友小S和他的新女友,一起同行的还有一个身份神秘的人物——希斯。同时,忧心于薇拉在婚礼上的诅咒,奥黛尔感到强烈的不安……
《天鹅•永夜》讲述的是在奥黛尔和伯爵D经历了一系列的磨难集齐了元素精灵的四样信物之后,希斯和女巫薇拉实施了他们的计划——通过杀死奥黛尔来复活另一个世界里奥黛尔魔鬼属性的身份,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梦神墨菲斯出现了,将奥黛尔的思想带入了高维空间“虚无”之中,在那里墨菲斯通过梦境的方式向奥黛尔展现了D的回忆,所有一切关于D的过去历史,六百年前的相遇与纠葛一一逐渐清晰……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