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什么侵华: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pdf

日本为什么侵华: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繁体版《从甲午到七七事变——日本为什么侵华》在香港中华书局出版后,引起热议,成为畅销书。
•从第一手资料,梳理了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40多年间,中日交恶过程,澄清了诸如“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日本为了吞并全中国领土而侵略中国”等长期因袭的定见。
•首次剖析了全面战争爆发前,中国几十年反日浪潮背后各种错综复杂的势力。

作者简介
冯学荣,生于广东,居于香港。一个痴迷于从故纸堆中探寻历史真相的民间学者,其文字散见于中国内地各类报刊。著有《历史其实很雷人》(团结出版社,2012年4月)、《从甲午到七七:日本为什么侵华》(香港中华书局,2013年1月),获得不小的反响。即将出版的其他历史类著作有《原来如此:同治以来150年中国底本》《从共和到内战:民国初生十七年》。作者是“新浪文化名博”,也是网易微博百万级关注量的知名网友。

目录
第一部由刀兵相见到中日“亲善”
第一章甲午战争4
倒幕废藩定国策开疆辟土4
东学党蜂起中日兵刃见8
横生枝节法德俄干涉还辽10
第二章日俄战争15
联俄制日攻守同盟修铁路16
日俄宿敌大打出手在东北23
攫“权益”日本转守为攻33
第三章中日“亲善”46

第二部不平等条约惹的祸
第四章“二十一条”56
德国强索山东权益57
施故伎日本出兵青岛60
折冲樽俎二十一条去其七66
条约起纠纷反日浪潮涌73
第五章西原借款79
第六章苏俄与日本84
第七章上海工潮89
第八章蒋介石北伐94
第九章济南惨案103
第十章东北易帜113
东北王兵败命丧皇姑屯114
少帅易帜东北归一统121

第三部“满洲国”的孕育
第十一章田中奏折132
第十二章经济危机138
第十三章“满蒙悬案”142
第十四章中村事件156
租地风波酿排华惨剧156
捕杀日谍起祸端159
第十五章“九一八事变”166
侵略的学理167
关东军暴走171
日本国文武各自为政175
第十六章“一•二八抗战”183

第四部帝国军人骑劫帝国
第十七章犬养毅之死198
第十八章华北自治204
第十九章文武之争215
第二十章“二二六兵变”223

第五部走上不归路
第二十一章“七七事变”230
中国驻屯的因由230
失败的不扩大处理237
第二十二章反日运动245
仇日种种245
通州事件252
第二十三章大山事件256

附录
马关条约261
田中奏折264

序言
自 序

拙作于2013年1月由香港中华书局首次出版,在香港书市上引起强烈反响,初版两个星期脱销,三个月内重印三次,现在它的简体中文版终于能在内地和读者们见面,这真是令人高兴的事情。拙作的缘起,是因为我对中日交恶的历史,有一些自己的探究,于是我想写一本书,给国人予不同的参考角度。
我的这本拙作,试图尽可能客观、中立地回顾那段历史。这是一本很有诚意探讨中日交恶历史的书,这里收录了中、日双方浩如烟海的第一手史料,言之有据,笔者在书中尽量多罗列事实、少发表评论,尤其是不发表情绪化的评论,我试图尽可能客观、真实、中立、完整地还原战前的历史事实,并试图给读者留予独立思考的空间和余地。我相信,只要小书说的是事实并且考据严谨,小书就会有它的生命力和价值,拙作在香港书市的小小成功,也许就是一个印证。
希望读者多多批评指正。资深图书策划么志龙老师对小书的独具慧眼,让这本书能顺利与读者见面,在此一并感谢。

冯学荣
2013年5月28日,于中国香港

文摘
…………

第十五章 “九一八事变”

早在1922年年初,华盛顿会议结束,日本在《九国公约》上签字之时,日本的少壮派军人和许多国民,就对日本的文官政府感到非常不满,认为他们置“满蒙”这一条“国防生命线”于不顾,不负责任。当时的少壮派军人就已经萌发了动用武力,霸占东北的朦胧想法了。1
事实上,在“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前的一两个月内,中日关系已经是非常紧张。1931年7月12日,蒋介石拍发了这样的一个电报给当时坐镇东北的张学良:“……现非对日作战之时……”2蒋介石是要叫张学良隐忍,现在暂时不要触犯、激怒日本军队。因为当时中国还没有完成对日全面作战的军事准备。
依照当时的东北军战士赵镇藩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回忆,1930年爆发蒋、冯、阎(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中原大战”的时候,为了支持蒋介石,张学良将东北军的主力部队全部调入了关内(注:即长城以内),并造成了东三省兵力的空虚,这才给了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可乘之机。3

…………

其实,日本早在19世纪中叶的幕府时代,就有了民间思想家提出“侵略满蒙”的思想。例如:佐藤信渊、吉田松阴这些人。在1921年的年底,日本历史学家矢野仁一提出了著名的“满蒙不是中国领土”的学说。他认为:“中国的领土,只限于长城以内的18个省份。”当然,这个矢野仁一的学说,显然只是一家之说。
侵略的学理
可是,这个日本历史学家矢野仁一的学说,还是在当时的日本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其中,后来策划发动“九一八事变”的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就受他学说的影响很深。1932年1月16日,“满铁”人员开了一次“成立(伪)满洲国策划会议”,会议记录里面的“独立的理由”一段,就认为:“就历史而言,满洲并非中国之一部”。5
为了驳斥日本人“满洲非中国领土”的另类学说,当时中国的学者傅斯年等人,立即针锋相对地写了一部《东北史纲》,对他们予以驳斥。6
除此之外,某些日本人对于中国革命者在革命非常时期所发表的一些权宜言论,也进行了曲解。例如,孙中山在辛亥革命之前提出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就被日本某些右翼分子给曲解了。某些日本右翼分子认为:既然说“驱除鞑虏、恢复中华”,那么就是要把满族人驱逐出长城以外,恢复明朝的疆域。而明朝的疆域,确实没能包括东北的全境。
日本人也曲解了孙中山曾经在不同场合,多次向日本人表达的“将东北地区委托给日本治理”的意愿。为什么说是曲解呢?因为,当时作为革命者的孙中山,他的言论,是不能代表一个国家的,也是不会对一个国家发生法律效力的。再如,在1912年2月3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给日本政客森恪写过一封这样的信:“……借一千五百万日元,给我们的革命军,我们可以将满洲委托给日本,否则,革命军的政权将落入袁世凯之手……”7可是,这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当时的日本,对孙中山的这个动议,予以了拒绝。
清末的章太炎,也在他的《排满平议》里面,主张过可以不要东三省:“……若满洲政府自知不直,退守旧封,以复靺鞨金源之迹,凡我汉族,当与满洲何怨?以神州之奥博,地邑民居,殷繁至矣,益之东方三省,愈泯棼不可理。若以汉人治汉,满人治满,地稍迫削,而政治易以精严……”8可是,这种公共知识分子的言论,就更不能代表一个国家的立场了。日本人强拼硬造出来的这些理论,其实都不过只是各种借口。日本要扩张,这才是事实。
在当时,由于张学良反对日本侵略的强硬态度,日方对张学良早就非常不满了。依据《参谋本部于昭和六年四月制订的形势判断》,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早就已经认为:中国方面“对日本因条约或合同而取得的权益不守信用”,因此,日本已经准备要“建立一个亲日的新政权,以替代张学良的政权。只是,该替代政权,仍然可以置于中国中央政府的主权之下”。但是,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都不同意这个做法。9石原莞尔认为:现在的国际形势,是日本对中国动武的绝好机会。他的理由如下:
1、苏联从1928年开始建设的“五年计划”,为时尚未结束。苏联武力干涉日本(对中国动武)的机会不大;
2、英、美、法等列强,刚刚克服他们各自的经济危机。再者,他们之间各自的利益也相互有着冲突。因此,他们也不太会干涉日本的行为。10
依据二战战犯小川政夫在战后的1954年10月9日的供述,早在1931年的5月—7月,即“九一八事变”爆发的2—4个月之前,关东军就依据收集到的各种军事情报,对盘算中发动的军事行动,做了“沙盘推演”。11
日本外务大臣币原喜重郎,在“九一八事变”之前,会见了张学良派到东京的代表宁向南。宁向南对币原喜重郎说:“你们日本军人近期频繁开会,是不是要和我们中国动武呀?”币原喜重郎当时是这样回答他的:“你怎么会这样看呢?军人开会是常有的事情。军人这种动物,是做梦都要想着打仗的。满蒙地区,放在那里,是个宝贝,吞下去,则是个定时炸弹。我反对吞并满蒙。”三天之后,宁向南又会见了日本陆军大臣南次郎。宁向南说:“现在中、日两国是否要打仗了?只要阁下说不打,就一定打不成,对不对?”南次郎说:“现在的情况是:我也制止不了这些日本的年轻军人了。”之后,宁向南又去见了东京市长池田。池田则赤裸裸地对宁向南说了这样的话:“在满洲,张学良什么也没给我们,我们一定要打仗!”12
1931年的下半年,在内外交困(日本人当时是这样认为的)的情况下,日本关东军决定瞒着日本政府,要动手了。他们打算一举拿下中国东北,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满蒙悬案”问题。依据当时的策划参与人花谷正的回忆,关东军早在1931年初就开始策划“九一八事变”,而当时的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是并不知情的。但是,花谷正事前也的确跟陆军参谋本部第二部部长建川美次等人打过招呼。13可是,花谷正对建川美次等人说了些什么,有待进一步挖掘。
而在“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前,“满铁”调查部部长佐多弘治郎认为:“即使背叛国家,也要占领满蒙。”石原莞尔更是认为:“(占有满蒙之后)纵然与全世界为敌,也决不足惧。”14
1931年9月6日,张学良从北平拍发了一份电报回东北给臧式毅和荣臻。张学良在电报里面,是这样指示他们的:“查现在日方外交渐趋吃紧,应付一切,极宜力求稳慎,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即希迅速密令各属,切实注意为妥。”15
而在“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前的几天,东北的军警机关群发过电报到东北大地的各个分局和派出所,电文的内容是这样说的:“……日人一旦挑衅,应尽量忍让……”在中高层军政领导这样的指导方针之下,东北军一遇到日军进攻,就只能撤退。关东军可以毫不费力地占领沈阳,甚至东北大地。
关于这个对设想中的日本军人的挑衅行为进行忍让的电报,还有许多的旁证。再例如,依据1949年9月23日和29日伪满洲国战犯于芷山的口供,“九一八事变”的那段时间,他作为东北军的将领,曾经先后一共收到过8至9封电报,都是东北军副司令发过来的,内容都是一个样:“对于日军(可能发动)的挑衅,不许抵抗。”16
1931年9月17日,沈阳的日军“在乡军人(退役军人组成,类似于中国的民兵)”臂缠黑纱,于当晚在沈阳“日本站”附近的“忠魂碑”之前,举行大会。他们呼喊了这样的口号:“为保障满蒙之既得利益而洒军人之血!”“以后死人之热血慰先灵之哀魂!”“打倒侵犯日本权益的张学良!”形势十分紧张。17
而依据当时东北军的士兵李济川的回忆,这批日本“在乡军人”,是提前由关东军发给了枪械的。受张作相的指派,李济川于9月1日就到了北平协和医院,向张学良请示:“日本人恐怕要动手了,怎么办?是抵抗呢,还是坐以待毙?请首长指示!”张学良当时是这样指示他的:“蒋委员长告诉过我:东北外交总的方针,是和平解决,不能酿成军事行动。你叫张作相见机行事,遇事则灵活处理吧!”18

…………

内容简介
关于抗日战争前日本对中国步步紧逼的历史,一般较少涉及。本书利用大量中、日两国的珍贵史料,分析了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40余年间,中日战争的起因,期间发生的各次战事,以及各种政治上的变化。
到底日本军阀是否从一开始就把中国全部领土作为征服世界的踏脚石?他们有没有一个灭亡中国的全盘方略?《田中奏折》又到底是不是真的?作者从第一手资料出发,从历史细节上首次披露了这40多年间,中日双方交恶的经过,澄清了诸如“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日本为了吞并全中国领土而侵略中国”等等坊间长期因袭的定见,深入、完整、客观地剖析了日本为何要维护诸如满铁等“满蒙权益”,日本军人与文人政府的血腥角力,进而走上全面侵华的因由和过程,以及中国几十年来反日浪潮背后错综复杂的势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