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定目标.pdf

锁定目标.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美国总统里根盛赞的作者,美军方将其作品中关于先进技术的设想当作重大课题进行研究。 技术型惊险小说之父,美国盛传恐怖分子就是按照汤姆•克兰西的作品策划的9•11袭击。 情节惊险刺激,多线索平行叙述,阅读体验堪比观看美剧《国土安全》《反恐24小时》。

作者简介
汤姆・克兰西(Tom Clancy),是美国也是全世界最受喜爱的惊悚小说作家,自《猎杀“红十月”号》开始,他出版的十三部著作全部登上过《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首位。除此之外,他的作品被大量改编成游戏、电影:如《幽灵行动》系列、《分裂细胞》、《鹰击长空》、《末日之战》、《猎杀红色十月》、《爱国者游戏》、《燃眉追击》、《惊天核网》等。
马克•格里尼(Mark Greaney),拥有国际关系和政治学学位,以惊悚悬疑小说见长,其作品构思新颖,情节紧凑,行文流畅,著有代表作《灰色人》系列小说。该系列作品第一部《灰色人》(The Gray Man)和第二部《目标》(On Target)均获美国年度最佳惊悚小说“巴瑞奖”(Barry Award)提名。
刘琨,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现为英国水务咨询机构Global Water Intelligence(全球水资讯)中国编辑和研究部经理,曾参与撰写或主持编写多份中英文市场研究报告,以及编辑专业资讯刊物。

文摘
第一章

俄罗斯人把他们的Ka-50武装直升机叫作Chernaya Akula,意为“黑鲨”。这还真是名副其实,因为这种直升机外表光滑,反应迅速,行动起来又灵巧又敏捷,而最重要的是,它能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猎物”干掉。
黎明前的海上浓雾中正现出两条“黑鲨”的身影,双双以二百节的速度穿透无月的夜空,在距离谷底最深处只有十米的高度飞行着。它们熄灭了外灯,就那样在黑暗中先后交错着急速前进。此时大地还在酣睡,两条“黑鲨”顺着山谷里的干枯河床,迂回靠近达吉斯坦西部离它们最近的主要村落阿戈瓦尼,此时它们距这个村子的西北部还有三十公里。
山里的稀薄空气被两架Ka-50直升机的共轴反转旋翼切得粉碎。它们这种独特的双旋翼设计打破了尾桨作为必要配置的说法,因此不但可以节省出更多的引擎动力用于推进系统,提高飞行速度,而且还使大家伙身上少了一个一旦被击中就会引发致命障碍的部位,让它没那么容易受到地面炮火的影响。
这种特质再加上另外两种锦上添花的配置——自动密封的油箱和由复合材料(其中包括凯夫拉纤维 [1])制成的部分机身——让“黑鲨”成了一种异常坚实的战争武器,但跟其牢固性相比,它的杀伤力也毫不逊色。此刻两架直升机正向它们位于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的目标进发,每一架都满载着空地武器:机身下侧是一门备弹量四百五十发的30毫米机炮,两个舷外吊舱里是四十枚80毫米无制导尾翼式火箭弹,两个舷外挂架上是十二枚AT-16制导空地导弹 [1]。
这两架Ka-50直升机都是夜间攻击型直升机,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中也能够行动自如。当向目标靠近的时候,全靠飞行员的夜视装置、ABRIS [2]移动地图显示器和前视红外雷达,才让它们既不至于碰到彼此,也不会撞上山谷两面陡峭的崖壁和身下起伏不平的地面。
领队的那个飞行员看了一眼到达目的地需要的时间,然后对着耳麦说了一句“Semi minute”,意思是“七分钟”。
他身后的“黑鲨”传来答复——“Ponial”,意思是“收到”。

在那个七分钟后就会变成一片火海的村子里,此时连公鸡都在沉睡。
村子位于一个到处都是岩石的半山腰上,房子簇拥而建,最中间的位置有一个牲口棚,是伊斯拉皮尔•纳比耶夫的藏身之处,他躺在一张由稻草和羊毛毯铺成的床上,正打算入睡。他把头塞进外衣,双臂紧紧环在一起,抱住裹在胸前的装备。虽然浓密的络腮胡像绝缘层一样护住了脸颊,但露在外面的鼻尖却冷得刺痛;手指在手套的保护下倒还算暖和,但牲口棚里刮进的一阵过堂风猛烈得把他的袖子都吹到了胳膊肘。
纳比耶夫来自里海岸边的马哈奇卡拉市,是个城里人。别看他和人一起睡过牲口棚,睡过山洞,睡过帐篷,睡过露天的泥沟,其实他从小是在一片钢筋水泥的公寓里长大,有水有电,有卫生设施,还有电视,那些舒适的条件让此刻的他很是想念。然而,他还是把牢骚咽进了肚子里。他很清楚这种高山远水作业的必要性。不管喜不喜欢,他都要经常性地巡视和探访他的部队,那是他工作的一部分。
至少,他不必忍受孤独感。纳比耶夫无论去哪里都不会是一个人,此时和他一起在寒冷的牲口棚里打地铺的就有五个卫队成员。尽管伸手不见五指,但纳比耶夫听得见他们的鼾声,闻得到他们的体味,还有卡拉什尼科夫步枪的枪油味道。另外五个跟他一路从马哈奇卡拉市过来的卫队成员要和当地的一半兵力在外面站岗。他们每个人都把步枪放在腿上,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状态,附近放一壶冒着袅袅热气的茶。
纳比耶夫把自己的步枪放在了伸手可及的位置,因为那是他的最后一道防线。他带的是AK-74U,这是身经百战且威力强大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枪小口径化后的一个型号。趁着翻身侧躺来躲避过堂风的机会,他伸出一只胳膊,用戴着手套的手够到了塑料枪把,把那个武器拉近了些。他又这样烦躁不安了一会儿后,就翻身回去继续仰卧。这样脚上绑着靴子,腰上缠着手枪皮带,上半身裹着装满弹匣的胸式安全带,要能觉得舒服才是见鬼了呢。
而且,让他难以入眠的不只是这个牲口棚和他身上的装备,还有担心遭遇偷袭的感觉在不断咬啮着他。
纳比耶夫很清楚,自己是俄罗斯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因为他们说他是反抗运动的未来。他是他的人民的未来,是达吉斯坦的未来。
纳比耶夫是莫斯科的头号攻击对象,因为他几乎把整个一生都用来对抗俄罗斯人。他从十一岁就投入战斗。1993年他只有十五岁的时候,就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杀了第一个俄罗斯人。自那以后,他在格罗兹尼 [1]、第比利斯 [2]、茨欣瓦利 [3]和马哈奇卡拉又杀了许许多多的俄罗斯人。
如今,未满三十五岁的纳比耶夫在达吉斯坦的伊斯兰激进组织——伊斯兰教法社团担任着军事作战指挥官一职,听命于他的战士来自四面八方,东至里海,西至车臣、格鲁吉亚和奥塞梯,所有人都在为了同一个目标——驱逐侵略者——而并肩战斗。
真主保佑,伊斯拉皮尔•纳比耶夫很快就会联合起高加索地区的所有组织,看着他的梦想成为现实。
正如俄罗斯人所说,他是反抗运动的未来。
这一点他的人民也心知肚明,所以他的苦日子才不那么难熬。卫队的十名士兵和阿戈瓦尼当地组织的十三名战士中无论是谁,都会心甘情愿地为纳比耶夫献出生命并以此为傲。
为了躲避过堂风,他又翻了个身,同时调整了一下步枪的位置,好让自己找到一些舒适的感觉——尽管他怎么找都找不到。他拉起羊毛毯盖住肩膀,然后把因此而沾在胡子上的稻草掸了下去。
唉,好吧,他心里暗暗想着,希望天亮之前他的这些手下都不必为他献出生命。
一只公鸡在山腰上居高临下地给这个村子报晓的时候,伊斯拉皮尔•纳比耶夫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个俄罗斯人正趴在距离公鸡几米远的杂草丛中跟人通信,结果被那只“大鸟”的报晓声打断。他等公鸡发出第二声和第三声啼鸣后,才把嘴唇重新对准胸式安全带上的无线电通信设备:“阿尔法小队请注意,我们已经看到你们,马上就会经过你们的位置。”
他没有得到口头回复。为了能看到目标,狙击小组已经被迫来到一个煤渣砖砌成的窝棚附近,隐蔽在它十米长的墙身内,锁定距此一百米处的目标。正是由于距离敌方太近,所以他们不能讲话,就连小声说话都不行。观瞄手 [1]只是按了两下通信钮,传回两个咔嗒声,以确认自己从耳机里听到了阿尔法队员的信息。
在陡峭的山腰上,比观瞄手更高的位置有八个人,他们在听到两次咔嗒声后,开始在黑暗中慢慢靠近过来。
这八个人和狙击小组里的两个人都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职业军人。确切地说,这个小队从属于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特别行动中心的阿尔法特种部队。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阿尔法小队是俄罗斯所有特种部队中最精锐的力量,特别擅长反恐行动、人质解救、城市突击和其他一系列以命相搏的行动。
除此以外,这支阿尔法小队的所有人都是登山能手,不过他们还是接受了超过突袭本身需要的山地训练内容,因为他们身后正北方向的山峰要比山谷里的这些小山高得多。
然而,让他们成为执行此项任务理想人选的主要还是另外的训练内容,比如枪击、白刃、肉搏、爆破。被选入这支阿尔法小队的人都是顶级杀手,来去无声,擅长夜间行动。
这些俄罗斯人在黑暗中缓慢前进,尽管他们的身体已经在长途跋涉中饱尝艰辛,但每一处感官都还在保持警觉。潜入的过程无惊无险。在长达六个小时的向目标进发的路途中,他们鼻子里闻到的只有森林的气味,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各种动物,其中有在草场上站着打盹儿或自顾自吃草的奶牛,有箭一般在树丛中穿梭来去的狐狸,甚至还有在险峻隘口的岩石高处蹦跶的北山羊。
阿尔法小队对达吉斯坦并不陌生,但相较之下,他们在附近的车臣行动更为频繁,因为说实话,车臣比达吉斯坦有更多的恐怖分子需要消灭,车臣的行动地点更多的是在大山和森林里,而达吉斯坦重大冲突的发生地则更多是在城里,但今晚的突袭目标却打破了这种差异。那是一片盖得密密匝匝的民宅,周围是树木茂密和岩石遍地的山坡,中间被几条灰土路分割开来,每条路的中间都有一条排水沟,以便让雨水排入山下的河流。
离此地还有一公里的时候,士兵们就卸下了装有三日补给的行军包,把身上的地方都腾给了打起仗来用得上的工具。此刻他们静默无声地移动着,匍匐穿过了村子上方的一片草场,然后两人一组地穿过一个畜栏。待经过村边的狙击小组后,他们开始飞一般在建筑物间穿梭:一个饲料棚,一个附属建筑,一个单户住宅,然后是一个烧结砖加铁皮盖成的拖拉机棚。每个人在前进的过程中都借助夜间观察装置留意着每一个角落、每一条马路和每一扇漆黑的窗户。
他们带的是AK-105步枪,胸挂的弹袋里还额外装了数百发5.45×39毫米弹药,那种其貌不扬的胸挂能够让他们平趴在地面上,躲过哨兵的眼睛和敌人的炮火。他们的外衣和防弹背心都是绿色的,如今已经被泥渍和草汁染得脏兮兮的,而且还被融化的雪水和他们自己的汗液弄得湿漉漉的——虽然室外气温很低,但如此的体力活动却让他们大汗淋漓。
他们腰间的枪套里装着俄罗斯制点40口径的MP-445瓦雅格手枪。有几个人还带了点22口径的消音手枪,能无声地射出一枚警告式的45格令空心弹,给那些看门狗的脑袋上来这么一下后,它们就安静了。
他们找到了目标的位置,并且看到牲口棚前移动的人影。那是哨兵。附近的房子里还会有其他人,尽管在凌晨这个时候维持警觉性很难,但他们一定有人是醒着的。
俄罗斯人围绕目标排列成一个大大的弧形,先是抱着步枪以肘部匍匐前进了一分钟,然后又跪爬了两分钟。这时候一头毛驴躁动了起来,还有一只狗和一只羊叫了起来,但这些对乡村的清晨来说再正常不过。最后,八名士兵以两人一组,一共四组的阵型围住了牲口棚的后方,为他们的俄罗斯产步枪安排了有利的射击位置,每个枪头还都装配了一个美国光电技术公司生产的激光全息瞄准具。这些人全神贯注地盯着红激光瞄准具光环,或者说得更确切一些,他们是盯着红激光瞄准具光环内的每一块玻璃、每一扇门或每一条过道。
接下来的那一刻,也就是在那一刻,行动组长对着无线电通信设备低声说:“就位。”
如果这是一次打击恐怖分子根据地的常规行动,那么阿尔法小队就会开来巨大的装甲人员输送车或直升飞机,在以无数火箭弹轰炸村子的同时,阿尔法小队成员会从车里跳出来或从运输直升机上顺着绳梯下到地面上投入战斗。
然而这次不是常规的打击行动,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尽量活捉目标。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情报说,他们追捕的这个人知道达吉斯坦、车臣和印古什所有“圣战”领袖的姓名、所在地和从属关系。如果能抓住他并且得到他掌握的所有有用情报,那么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就能给他们一次彻头彻尾的致命打击。为此,在黑暗中蹲伏于目标建筑物后方二十五米处的这八个人要起到围追堵截的作用。袭击部队还在来这里的路上,他们同样要靠步行从西边穿过山谷。如果现实情况和行动计划没有太大出入,那么袭击部队就会把目标引入设在牲口棚后面的陷阱。
阿尔法小队认定这次行动计划很有希望成功,这个判断是基于他们对高加索地区战术的了解。他们认为,一旦被大批兵力伏击,领袖人物就会逃跑。虽然达吉斯坦和车臣的人并不是胆小鬼,绝对不是,他们的勇气和胆量毋庸置疑,但他们的领袖对他们来说胜过一切。到时候步兵会利用附属建筑物和沙袋掩体跟袭击部队展开激战。他们的人单枪匹马就可以牵制住整个袭击部队,让他们的领袖和领袖的贴身卫队有足够的时间逃入易守难攻的大山里,那些人对这些大山的了解程度可能丝毫不亚于他们对自己爱人身体的了解程度。
所以负责拦截的这八个特种兵在守株待兔,他们控制着呼吸和心跳,准备一举抓获目标人物。
参加这次任务的每个特种兵都在防弹衣袋里装了一个米黄色的塑封卡,里面是伊斯拉皮尔•纳比耶夫的照片。
被这些俄罗斯特种兵抓住,并且长一张和他们搜捕对象照片一样的脸会很倒霉。
但是被这些俄罗斯特种兵抓住,并且长一张和他们搜捕对象照片不一样的脸会更倒霉,因为这些俄罗斯人只需要这个村子里的一个人活着。

内容简介
以约翰•克拉克为首的“校园”特工们在一次秘密跟踪行动中发现了一名神秘人物,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被挖掘出来——这名神秘人物就是三年前被“打死”的巴基斯坦恐怖分子头目哈立德•米尔,然而他却死而复生,摇身一变成了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高官里亚兹•热汗。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由里亚兹•热汗策划并实施的巨大阴谋逐渐浮出水面。
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竞选已进入白热化阶段,约翰•克拉克却被无端卷入了一场狡诈的政治阴谋,命悬一线;巴基斯坦空军的两枚核弹被窃,当人们还在为这起突发事件感到震惊时,核弹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哈萨克斯坦境内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达吉斯坦人格奥尔基•萨夫罗诺夫即将按下发射按钮,将核弹送向人口密集的莫斯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