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麦咖啡馆.pdf

老麦咖啡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老麦咖啡馆》是上海最有腔调、最有人气的咖啡馆;多家杂志频频拍摄报道、《小时代》剧组独家拍摄取景、广大文艺青年常聚此地;……
一百个文艺青年,有一百个咖啡馆的梦想。而,哪个才是属于你的现实?
资深文青老麦,曾是银行高管,却辞职开了这间咖啡馆。
不久,老麦咖啡馆就成了上海时尚文化的聚集地,老麦在《老麦咖啡馆》的书中,首次披露独家经营之道,告诉你如何打造独立咖啡馆的灵魂所在;此外,你还会在《老麦咖啡馆》中读到那些人来人往藏匿的老故事。

作者简介
老麦,热爱摇滚、艺术、淘物,曾任世界银行高管职位,曾在40多个国家生活旅行过,回国后在上海开了老麦咖啡馆,因为生活着,而不是活着。

目录
【1】
一百个文艺青年
有一百个咖啡馆的梦
老麦咖啡馆的
前世今生
【2】
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在悉尼放空自己
在上海开间小资咖啡馆
老麦咖啡馆的前世今生
从金融高管变成装修包工头
暗藏心思的五处设计
做一个有正能量的咖啡馆主
如何开间有腔调的咖啡馆
【3】
卖咖啡以外的时光
藏满老上海的樟木箱
特工K 伯的老家具
时光的印记
老麦单身俱乐部
老麦咖啡馆重庆店
老麦手绘专栏
【4】
咖啡馆里故事多
他来自伊豆
风云赌场的传奇东哥
爱情婚姻难两全
L 的御用模特
骑行世界的胡子
摄影师司马十一
流浪音乐家
【5】
生活着而不是活着

序言
一百个文艺青年,有一百个咖啡馆的梦
我多想和你
摇摇晃晃
坐上有轨电车
漫无目的地游荡
或者,找一家小小的咖啡馆
就坐在阳光细碎的街旁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把一切都遗忘
多少的帝王将相
早已尘土飞扬
只有那些云上的日子
永刻在我的心上
望着后退的街景
涌起无名的忧伤
我们是否就这样老去
在一程又一程的旅途之上
这是我在E 城的一家咖啡馆,用餐巾纸写下的诗句。
近景是来来往往的有轨电车和匆匆忙忙的红男绿女,而远景是起伏的山坡与大海,以及如积木般点缀在山坡上的房舍。天空中有棉花糖样的云朵在移动,清真寺的传音塔在天边此起彼伏,勾勒出一幅线描水彩画……此时此刻,良辰美景,我本应举杯畅饮,但是在美景的衬托之下,我的思念反而愈发泛滥,一种叫隐痛的东西渐渐浸透了我的全身。我不得不说,只有在咖啡馆,我才有这样的感受,只有闻着咖啡的醇香,我才能写出几行歪诗,似乎,也只有在咖啡馆,我的思念才来得特别真切。
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咖啡馆里昏黄的灯光?还是咖啡的香味本身就是一种催化剂?是咖啡馆墙上老旧的招贴画?还是咖啡馆的桌椅早已积满了前世文人骚客的微分子?是侍者脸上似有还无的微笑?还是空气中飘浮的喃喃音符?似乎都是,又都不是。
自咖啡馆几个世纪前在欧洲流行开来,咖啡馆从来就不仅仅是个喝咖啡的地方。音乐家在这里谱曲,文学家在这里构思,哲学家在这里冥想,情侣在这里亲吻,诗人在这里吟哦,游客在这里看风景,失恋者在这里徘徊,失业者在这里发呆,连革命党人也在咖啡馆里谋划。
咖啡,一种经由咖啡树的果仁烘培,磨成粉末后,经过冲泡,会散发出令人陶醉的香味的饮品,轻咽一口,也会刹那间让人神采飞扬,魅力四射。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咖啡的起源只有(那个著名的牧羊人之说),但大部分人都承认,埃塞俄比亚才是咖啡真正的故乡。在那里,喝咖啡的历史远到无法考证,而后才传到阿拉伯世界,再后来风靡欧洲,再之后流传到全世界。咖啡流行到哪里,那里的文化和经济都会受到影响。人类的历史似乎也可以分为无咖啡的历史和有咖啡的历史。有咖啡的历史才充满色彩、浪漫和欢愉,小小的黑色豆子似乎有灵魂附体,冲着你微笑,让你迷醉。
Hot as hell
Black as devil
Soft as angle
Sweet as love
我已经查不到这几句话的出处,但我觉得这样描述咖啡特别传神,比那句“我不在咖啡馆,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来得更直接,更有效。
“我的梦想是开一家咖啡馆!”我们常常听人这么说。这个梦想后面总会跟着这样的话:“要有成片的雏菊、好听的音乐、高高的书架”,或者“等我退休了,我要开一家咖啡馆,把这辈子走过的地方和经历过的故事与所有的客人分享”,又或者“一定要有个院子,在阳光正好的日子,我和朋友们在院子的太阳伞下聊天、喝咖啡”。
咖啡馆正是一个寄托着人们各种梦想的地方。也是美好生活的代名词,它是浪漫时光的见证者,也是人们用来搁放柔软心灵的隐秘场所。咖啡馆意味着闲暇,意味着放松,意味着浪漫,意味着文艺,也意味着小资。
然而,一百个文艺青年,会有一百个关于咖啡馆的梦。
虽然梦想大同小异,但却各有不同。有人希望咖啡馆“到处是鲜花,有蕾丝的桌布,有弯曲的铁艺”,那么此人必定是一位女孩,并且岁数一定不大。有人希望“充满书香,有很多手绘,有大量的明信片出售”;有人希望“有诗有酒,有一面古典的铜镜(月亮)”;也有人希望“有最棒的手磨咖啡,最纯正的手法,最纯正的咖啡豆”;当然,还有人希望“安静的咖啡馆里,只有我在电脑前敲打着这篇文字”;或者“会员制,只提供给会员”;或者“完全的法兰西风格,所有的布置、器皿全部来自法国”;或者“是个创意空间,干净而独特”;或者“有一万首好听的歌曲,循环播放,一个月轮一回”;或者“既是咖啡馆,也是摄影作品的展览空间,客人一边喝咖啡,一边欣赏摄影作品,再把摄影作品出售给有缘人”,等等,不一而足。
咖啡馆就是这么一个奇妙的地方。每个人的经历、修养、品位、学识、年龄、性别、兴趣爱好不同,就会对咖啡馆有不同的期许。也因此,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会出现千差万别的咖啡馆。很多咖啡馆粗看起来都差不多,但是,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各个咖啡馆是非常不同的。有的很“丽江”,有的很“女孩”,有的很“法国”,有的很“挤迫”,有的很“寂寥”,有的很“矫情”,有的很“大自然”,有的很“日本”。每一间咖啡馆其实都是咖啡馆主人修养和气质的再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进到一家咖啡馆会产生“哇,好喜欢,我要的就是这样的咖啡馆”的感觉,或者发出“好像缺点儿什么,怎么像个幼儿园”的感叹。
每年,我们常常会听到咖啡馆开张或者关门的消息。
怀抱咖啡馆梦想的人太多了。人们厌倦了办公室里同事或上下级的“暗战”厌倦了生意场上为了销售指标而失眠的日日夜夜,也厌倦了浪迹江湖、居无定所的漂泊,更厌倦了官场上尔虞我诈、溜须拍马的无聊表演,再加上有几分“文艺细胞”和一些积蓄,很多人会想开一家咖啡馆。“不用赚大钱,好玩且够我吃饭就可以了。”他们会这么说。
于是,他们辞了职,在忐忑不安和对未来的憧憬中,他们开始找地方,开始谋划装修,开始按照梦想中的样子涂涂画画。为了节省预算不多的投资,他们往往事必躬亲,身兼设计师、搬运工、采购员、公关,甚至泥瓦匠、管道工。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要学会做咖啡、烤蛋糕、会计做账、画海报。如果是几个人合伙,那么还会有不断的协商、讨论、争吵。咖啡馆还没开起来,热情会渐渐退去,剩下的是疲惫、后悔与抱怨。如果他们足够坚忍,有一不做二不休的气概,他们会咬牙坚持住,何况“已经没有退路”。
但这个时候,他们往往会产生“能省则省,差不多就行了”的想法。于是,最后,我们在某个街边会看到又出现一家咖啡馆,但“感觉不怎么样”。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经营不善”后,我们又会看到咖啡馆的窗口贴出“转让”的告示,还有咖啡馆主人那张无奈和没有血色的脸。
这就是我想说的: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看起来简简单单的咖啡馆,其实是对咖啡馆主人综合素质和实力的强大考验。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输得起的心态,不要开咖啡馆;不舍得花钱请专业人士设计策划,不要开咖啡馆;没有对市场良好的定位和把握,不要开咖啡馆;没有足够的阅历和纯正的品位,不要开咖啡馆;没有以苦为乐并体验人生的情怀,不要开咖啡馆!
但是,在E 城,在远眺海峡大桥,在被痛彻心扉的思念所折磨的时候,我想开一家咖啡馆,安放我的灵魂,等待伊人的归来。在L 城,当我背着相机在晨雾的台阶上吃力地爬行,我闻到街角咖啡馆传出诱人的咖啡香。在欧洲的小城,咖啡馆往往是最早开门的店铺。在晨雾中,总有个亮灯的招牌在告诉游子,来吧,这里有温暖的灯光,质朴的桌椅和喷香的欧式早餐。我想开一家咖啡馆和天天见面的当地老人一起喝,第一杯咖啡,第一杯红酒,然后戴上老花眼镜,阅读厚厚的报纸,歪着头缓慢地与客人交谈。
在T城,细小的红花开在老旧房子的门边,院子里有细白石头铺就的空地,暗红的百叶窗配着橙黄而斑驳的土墙,构成明信片般的景色。我想在这样的院子里开一家咖啡馆和你一起,骑着旧旧的自行车在山坡上滑行,在梧桐树下靠着长条木桌吃刚出炉的面包和隔壁老太太亲手腌制的香肠。
村上春树25 岁的时候在东京开了家爵士酒吧,白天主供咖啡,晚上供酒,偶有爵士乐队现场演出。店里无人的时候,他就坐在吧台的一角,伴着爵士乐,书写一个个动人心魄的故事。我想开一家咖啡馆,在昏黄的灯光下,看各色人等,品百味人生,然后也学村上春树,在咖啡馆阳台的一角,用手绘笔记本记下每一次感动和故事,让思念化成一杯老酒,让岁月静静流过。

后记
生活着,而不是活着
老麦咖啡馆开张以后,我发觉我对生活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我变得既喜欢和不同的人打交道,也更加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光。
每天早晨,如果没有什么大事,我总是喜欢亲自冲一杯Espresso(浓缩咖啡),在二楼的阳台坐下,翻看一下留言簿,或者翻翻新到的杂志,或者上新浪微博发个帖子和网友交流交流。咖啡的浓香,会通过味蕾一直传递到柔软的心底,让我变得从容而淡定。望着满院子的绿色,斑驳的阳光,以及隔壁老奶奶慈祥的身影,我总是在想,如果时间就这样凝固该有多好啊。没有病痛,没有流逝的时光,没有世俗的烦恼。只有新鲜的空气,活泼的鸟鸣,以及浓浓的咖啡香。
我只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我只追求内心的安稳与快乐。我把这样的生活称为“咖啡人生”。
想象一下,如果生活只是喝喝咖啡,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如果时间停留在这样的时刻:你坐在高大的绿树下,喝一杯香浓的咖啡,手捧一本让你柔肠寸断的好书,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你神往呢?幸福是什么?林语堂说过,一是睡在自家的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三是爱人给你说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老麦再加上几条:幸福是早上醒来喝一杯恰到好处的香浓咖啡;幸福是读到一本好书;幸福是淘到你梦寐以求的老货;幸福是陪着情人走在旅行的路上;幸福是拍摄到一张自己都爱不释手的照片!
生活着,而不是活着,这句话当然没有错,但是,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生活?经历了这么多,阅人无数,是否会如老和尚入定一般,再也没有梦想和追求呢?我想,我想要的幸福生活,那就是我追求的下一个梦想。
我要每天清晨喝一杯上好的咖啡;我要在床头边放着永远也读不完的好书;我要到全世界跳蚤市场去淘老货,然后堆在一个巨大的仓库里和大家分享;我要陪着情人走遍千山万水,给她一世的温暖;我要拍摄直指人心的影像,然后出一本摄影集,留下感动自己的每一个瞬间!用这样的方式留住时光!
这就是我,老麦咖啡馆的老麦,还有如咖啡一样的我的人生。
你要去斯卡波罗集市吗?
那里有我曾经爱过的姑娘
向她问声好吧
我们拥有过那么多美好的时光
……

文摘
暗藏心思的五处设计
对老麦咖啡馆的装修,除了对用来加固的原木三角梁比较得意之外,我觉得还有五个地方是我得意的。
一是门厅、卫生间和阳台的地砖都采用了从老房子中拆过来的地砖。我仍然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些老瓷砖的惊喜。那是在一处等待拆迁的石库门老房子里(现已被拆除的小吃一条街吴江路一带),留守的老人让我到他家里看一些“老货”。老货我倒是没有看上,只看中了他家一楼的老地砖、老墙裙、老木隔断和厨房里的玻璃“荷花灯”。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即刻叫了辆三轮车(上海把这种私人拉货的三轮车叫“黄鱼车”),请工人用钢撬棍把花地砖撬了起来,装进三轮车,直接运到咖啡馆工地。木墙裙和荷花灯也在后来的几天里用卡车拉了回来。这些老木墙裙和荷花灯目前都在老麦咖啡馆,仍然述说着未完的故事。可惜的是,有几扇带老铜皮的楠木屏风由于对方要价稍贵,我也没有找到安置它们的合适地方,没有将它们拿下,这让我后悔至今。
第二个得意的地方,是目前在阳台上养花的老浴缸。
这是一种旧上海新式里弄中常常会有的浴缸。乳白色的厚搪瓷,铸铁老虎脚,经久耐用,非常沉重。老麦家的这个浴缸来自淮海路、瑞金路的拆迁区域。老麦早就想弄这一个老浴缸养花,等了很长时间,才通过收旧货的朋友弄到一个。记得把浴缸搬上二楼的阳台时,五六个大汉一起用力,才把这件废旧铁疙瘩放好位置,阳台的窗户还为此被擦掉了一大块油漆呢。
养花的土壤也是件头疼的事。周边要么都是些柏油马路,要么是人家的花园,如何弄到一大浴缸的土呢?正在犯愁的时候,有人提醒我,淮海路那边正好在开挖人行道,可以找工程队的人商量商量。就这样,咖啡馆二楼窗外的阳台上多了一只锈迹斑斑的老浴缸和浴缸中蓬勃盛开的黄色雏菊!
第三个得意的地方,是卫生间里的老铜水龙头、椭圆形老镜子和一只挂在墙上的小吊柜。这几样老货也是我等了很长时间,从威海路一户拆迁的人家那里一起弄到手的。之所以等了很长时间,是因为那幢房子一直有人居住,直到咖啡馆装修进行到收尾的时候,才把这几样东西拆到手。老镜子的后背已经锈蚀掉了三分之一,装到墙上以后,看起来充满了历史的沧桑。从镜子中望过去,人影幢幢,让我们想起传说中的那些久远故事。
第四个得意的地方,是雕木花梁的另类用法。木梁上雕花,是一种比较讲究的装饰,所谓“雕梁画栋”是也。老上海新式里弄房的木材,大多是从美国进口的松木,简称“老洋松”、“美松”。这钟木材的纹理漂亮、材质密实,时间长了,把木头剖开,木材的内里会显露出像牛肉一样的红色,并散发出松木特有的香味。老洋松的雕花木梁数量并不多,老麦咖啡馆里吧台的木柱、固定楼梯扶手的木柱以及连接山墙的横梁都采用了这种花柱子。在刷油漆的时候,要注意不要把雕花“刷满”,而是要留出花纹的肌理,方成效果。
第五个得意的地方,是用旧床板加旧木栏改造而成的咖啡桌。开过咖啡馆的朋友都知道,咖啡馆采用何种桌椅意义重大,因为在咖啡馆空间内占据大片视觉的往往是桌子和椅子,而所选桌椅的好坏,可以直接影响到咖啡馆的整体效果和气氛。家具店里极少有专门为咖啡馆设计的桌椅出售,估计觉得市场太小吧。怎么办呢?我先根据空间的大小,确定每张咖啡桌的尺寸,然后用老床板(那种被
人睡过很长时间,已经变成棕色的木板)做成桌面,再将老木楼梯的栏杆做成四个桌脚,一张很有感觉的咖啡桌就出炉了。既有品位,成本也低。在外墙和室内配色方面,我也比较了多种组合,比如黄配红、黄配绿、白配灰蓝、白配灰绿、黄配豆沙绿、白配棕色(咖啡色)、奶白配牛皮纸色,等等。最后,我把外墙颜色定为淡淡的金黄色,把大门、门边儿和窗子定为威尼斯绿。室内墙、地板和木楼梯均被涂成老白色(也称古董白),桌椅家具都采用了咖啡色系,再配上墙上的黑白摄影作品,整个咖啡馆的调性因此就有了很好的交代。

内容简介
《老麦咖啡馆》内容简介:桃江路25号。这里有家咖啡馆,老麦咖啡馆。这里的地砖来自旧时代,桌椅改自老床板,浴缸里却种满了小雏菊。
它让名流慕名而来,让媒体频频选景,让路人停留在这复古时空之中。
流浪歌手、失意模特、赌场大哥、摄影师和老特工在这里穿梭登场,《小时代》剧组前来拍摄,欧阳应霁也曾垂青……
你或许知晓,停留,驻足而过。但,你不曾知道这里上演过怎样的人来人往,创始人老麦有着怎样的神秘经历,这里藏匿着怎样的好时光和老故事。
在本书中,老麦首次讲述这家咖啡馆的前世今生,披露独家经营细节,描绘出一家独立咖啡馆的灵魂。他用文字和手绘,将藏在这里的传奇、疯狂、炙热、暧昧、迷失故事,还原出逝去的时光。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