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说:野渡.pdf

新民说:野渡.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做一个自由的读书人:凤凰读书四年磨一剑,新民说2013压轴之作!
严彬、马培杰编著的《野渡(精)》中,朱天文、苏伟贞、骆以军、严歌苓、梁文道、莫言、李洱、洛夫、安妮宝贝、白先勇、林夕、九把刀、罗永浩、冯唐、李银河……分享他们精彩独到的文学见识,畅谈文学背后的故事,讲述写作中的痛与情。

目录
序:做个自由幸福的读书人
从废墟到花园
——朱天文北京访谈录
朱天文
未亡人的哀悼与伤逝
——《时光队伍》里的“盗梦空间”及其他
苏伟贞 、骆以军 、吴兴文
我的写作生涯的痛与情
——严歌苓和她的书
严歌苓
《烛光盛宴》里的“大江大海”
——一个家国历史下的三代人及其他
蔡素芬、林佩芬
穷,以及经验匮乏
——漫谈香港写作经验
骆以军 、 梁文道
文字里的中国人
——中国文学的现状与建设
莫言 、 李洱 、陆建德 、 李莎(意大利)
耄耋之年回眸诗歌传统
——对话“诗魔”洛夫
洛夫 、 欧阳白、黄梵等
春秋的老实人和天真汉
——兼谈古典与国学
李敬泽 、安妮宝贝 、 李洱
中国式的优雅
——白先勇话昆曲
白先勇 、谭飞
“梦先生”的知情识趣
——漫谈音乐与人生
林夕 、顾青
对话九把刀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九把刀 、苏紫紫
青春如丧,青春如花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高晓松 、刘震云 、 崔永元
我不纯洁 , 巨复杂
——关于《我的奋斗》
罗永浩 、 柴静
如何成为一个怪物
——冯唐眼中的尘世风暴
冯唐 、李银河 、罗永浩
跋 :天空还有飞鸟的痕迹

序言
做个自由幸福的读书人
这样一个娱乐至死和网络至死的年代,静心读书的日子,已变得比北京的蓝天还少。
网络无处不在,快餐化、碎片化、娱乐化、情绪化的海量纷繁信息,通过微信、微博、电邮、短信、推特、朋友圈、APP推送、游戏更新、电商打折、APP更新等,以“非死不可”之势来袭,马不停蹄地消费你我,吞噬着我们吃饭、如厕、开会、驾车前后的分分秒秒.不知不觉中,夺走我们的闲暇时间,扼杀注意力、思维力、原创力。我们内心日益浮躁、肤浅、纠结、冷漠、迷茫,渐渐远离思考的价值、理性的尊严、内心的宁静和生活的本质。
在电视与网络的双重夹击下,在这个制度转轨、社会转型的大时代,在物欲膨胀、消费过度、理想无力、信仰已死、意义缺失的当下,个体如何能不随波逐流?靠什么保卫我们的自由?
答曰:读书。
读书?读书有什么用?
当视讯取代文字,数码取代铅字,从纽约到京港沪的民营实体书店一个接一个关门;当年轻人日益感受理想丰满现实骨感、上行遏阻、社会板结、身份决定未来——书、书香、书店、读书、读书人、读书会。这些词会继续存在多久?我们离书的基地有多远?
最近一次参加凤凰网读书会活动,重回暌违二十多年的涵芬楼书店。又看到、触摸熟悉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回想起八十年代末轰轰烈烈的大学里的读书会、全国书展、全民读书热,还有那套著名的《走向未来》丛书——那时想象的“未来”,从时间上应该已经到了、甚至过了吧?
从那时到现在,回望文明的过去,遥想人类的未来,书籍,随技术、社会的演进,无论展现形式怎样改变,哪怕遭受时代的冷遇,我们有理由相信,它永远不能、也不会消失。
读书,带给人力量、智慧、自由、幸福,带给我们美好的社会。
读书意味着知识,知识就是力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想,也许受到整体社会环境的制约,但知识面前人人平等的理想,相对更容易被个人所把握,因个体努力而实现。古训“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不管是什么样的x二代,要想冲出身份社会的陷阱,“读书改变命运”仍是颠扑不灭的真理。随着中国经济市场化艰难而持续地演进,知识就是财富,读书就是力量,知本胜过资本,这个大趋势也将越发显现。
读书意味着智慧。在汲取知识之上,读书使我们有幸与古往今来的伟大灵魂及人格对话,超越生活时空或命运境遇的局限。透过书籍,我们得以体味先贤亲历的或作品中勾勒的人生颠沛、困顿、聚散、寂寥、苍茫、坚守、悲悯、决绝、风骨、情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人生旅程,千回百转,最难得春风得意马蹄疾,又或是为伊消得人憔悴,更无论望尽天涯、千帆过尽、蓦然回首。书籍的力量,帮助我们在关键时刻豁然开朗,以智慧勇气作出最明智的选择,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终生的读书,是生命智慧的不断修炼,是人生体味的反观升华,让我们从年少时的率性、偏执、勇猛、激狂,到达成熟后的雍容、豁达、圆润、平衡,在看清了功名富贵的转瞬即逝之后,终不改追逐梦想的本真之心。
读书意味着自由。我们汲取书籍的力量、智慧,通过自足、自信、自主而自由。这是一种真正的自由,它比人们想象的建立在财富基础上的自由意志的自由更加真实、高尚,而不受生物学、物理学、心理学等支配的“自由意志”并不存在。古今中外智者先贤的书籍智慧,以高山仰止的深邃思维与广阔视野,抚慰我们骚动的自我,帮助我们超越波澜起伏的不受约束的激情,达到内心平和与平衡的东方智慧之境,成为一个强大的自由自主的人,即使在面对人生苦难或社会动荡时,也能拒绝做环境或命运等外力他律的奴隶,而“平静地背负起所有赤裸的真理,直面一切现实,达到至高无上的权力”(济慈)。
读书意味着幸福。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每个人都有多少件“未完成”的心愿、梦想,或秋月当空,对酒当歌,或埋于心底,深夜梦回。兰亭已矣,梓泽丘墟,“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人在时空上的渺小,生命本质的悲剧性。怎不让人感慨唏嘘。读书,给我们力量、智慧与最高的自由,让我们跨越时空岁月,超越人生的无常,摆脱对死亡的恐惧,无论人生境遇,在每一个瞬间和当下,乐观地接受现实的不完美,以平静的心态,享受生活中的美好,追寻精神上的永恒,成为自我幸福的主宰。
读书,使社会更美好。儒家读书人所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对国家社会而言,一个热爱读书的民族才会有光明的未来。通过读书,才能发展、保障个体的知识素养、自由精神、独立人格、道德勇气;读书的人越多,理性的力量、民意的声音、公民的意识、民主的实践、公共生活的参与才能越壮大,真正的现代性文明社会才可能建立。
这套“凤凰网读书文库”的精神之源,多是我(和我们)钦佩敬仰的作者、学者、思想者以及精神上的老师、人生中的朋友,为之代序,荣幸而惶恐。
让我们一起,做个自由、幸福的读书人。
凤凰新媒体首席运营官李亚
2013年11月3日

后记
天空还有飞鸟的痕迹
现在,这样一辑书就在你面前了。
你手上这本,如果不是《临渊》,便是《盗火》,或者《野渡》。这三册书,便是我们凤凰读书几个年轻人近几年周折于京城书店或讲堂之间,集的一些关于读书会的文字。每本书都是简简单单两个字的书名——《野渡》,与文学和艺术有关;《临渊》,与历史掌故有关;《盗火》,则为思想。作为“凤凰网读书文库”的第一辑,我们希望还会有第二辑、第三辑……将这些书,恭恭敬敬地放到你面前。
一些朋友应该是熟悉我们的。比如在“凤凰网读书会”的豆瓣小站上,如今有八万余位读者,他们是爱书之人,见证着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一同读过的书。阅读的趣味是多样的,有人因作家莫言而来,有人不愿错过一次与梁文道先生对坐谈书的机会,有人常常只是为了与朋友一起享受周末难得的阅读时光,或者恰好在单向街与我们不期而遇,我们就算认识了。
当你读到这里,心里一定有一份恰当的书单了。某些书你和我们一同读过,某些书你打算买来一读。现在,我们剩下一些关于它的故事,可以谈谈。
去年七月,凤凰网读书会恰好办到第100期,在国家图书馆有一个半天三场的读书会,大的主题是“常识”,前后约一千位读者,与秦晖、熊培云、李敬泽、阿乙、梁鸿、十年砍柴一道,分文学、思想、民生三个方向来谈。当天的特约主持是凤凰卫视的沈星女士。后来有媒体问我。“你们如何想到要做这样一个读书会?”“三年了,你们如何坚持做一个读者喜欢的读书会?”……
确实,到了一定时间,就适合一起谈谈几个简单的问题,回答“为什么”,以及“如何”,或者“将要”。2010年5月1日,我们选择在北京的单向街书店,邀请香港导演兼作家的林奕华来谈一本名为《单向街》的杂志书,当期主题为“先锋已死?”要知道,5月1日不是什么特殊的读书日,林奕华也不是以作家的身份闻名,而且当时的单向街书店在圆明园一角一间狭窄的屋子里。那天之前约一月,我和同事曾宪楠女士在日常的工作之余,谈起是否做一个在书店举行的读书会。缘由很简单:既然都是为了读好书,别人做过,我们是否也可以做,甚或可以做得更好,何况,我们各自还有几个作者朋友,也熟悉几家书店。做的是细腻的文化活,但我们免不了互联网行业的速战速决,很快便扛着宣传品,确定好选题和流程,开始了第一期。
现在来看,第一期读书会不是我们最好的一期读书会,更不是北京城最好的一次读书会。读书需要精心和沉淀,四年了,我们现在才敢回头,发现我们不止简单,不避烦琐,也曾文艺清新,也曾心怀天下。毕竟是过来了。就在昨天,在北京大学二教109教室,杰克。哈特教授刚与我们分享过“故事背后的故事:普利策非虚构写作的创作秘籍”。
处在这样一个大变革时期的互联网时代,信息以各种大小的单元充斥着我们的时空,今天来不及回首昨天,而我们竞不忍埋没曾经最为留恋的这些读书岁月。于是,同样经过并不太复杂的考虑,特别地,经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品牌策划人范新先生的鼓励和肯定,我们决计将四年来读书会上的语言交流凝于纸上。
在此,要感谢范新兄对本辑图书的悉心提点。我们于咖啡馆数次谈书,终于付梓。
感谢为这几本书付出心血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编辑:余慧敏、徐婷、赵金,没有你们数月的伏案,散乱的数百万字不可能集结成书。
也不能不提及四年来为读书——我们这件共同的小事,做过工作的同伴:创始人之一、读书会策划执行人曾宪楠,第二任活动策划与执行人马培杰,先后在凤凰网读书会实习过的同学们——孙玉坤、吴毅恒、果旭军、欧阳萱、徐欢、邓欢娜、谢生金、杨涛、师义帆、李奥林……以及我们可亲的支持或不反对我们因读书而夜归的家属们,还有好心的志愿者们。我们一起做过这样一件事情,曾与中国最值得阅读的书籍和最好的作者为伴。
这一生有几件事情值得书写并且被阅读?你我都很幸运。
读书没有止境,我们还在路上。
严彬于北京郎园执笔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

文摘
从废墟到花园
——朱天文北京访谈录

我像海底里的金鱼
朱天文:各位朋友,大家好!从上海书展来到这个地方,总有人问我这一趟的感觉怎么样。我觉得这一路非常的震惊,就像一个文化震撼一样,让我感觉像是一个摇滚巨星。文学是非常寂寞的一件事情,而且我又不用电脑,如果在台北的家里,我妈妈在的话,她会接电话,通常也是说谁谁去大陆了,去日本了,其实我就在她的旁边,她帮我把很多的电话挡掉。为什么这样呢?好像很不近人情。不用电脑,用手写,还不接电话?因为台北是自己生活的地方,自己的朋友不是在出版界,就是在传媒界,如果你自己不稍微做一下区隔的话,大概就无法写作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来到上海和北京,我想十天就回去,不在这个地方生活,所以当时译文出版社的责任编辑陈飞雪说希望为这四本书来这里,我想那就去吧,好像在大陆的书目前都出完了,那就来一趟吧。既然“山顶洞人”决定走出洞,随便你们怎么办。我在台湾绝对不上电子媒体,人家认识你,那么,你的生活,比如坐公车、去咖啡厅写稿子,会变得很难。但这次既然决定来,那就随便译文出版社怎么安排了。
决定是一回事,出来以后才发现,世界怎么会变成这样?!“山顶洞人”一路被惊吓到这个地方,我们今天还不是终站,明天还有一场。可给我的感觉是,明天结束以后得赶紧回到台北的“山顶洞”里。因为在场有这么多的朋友,让我觉得很像是一只海底的金鱼。我记得写《荒人手记》的时候,詹宏志讲到金鱼在唱歌——金鱼在海底唱歌的频率,几千里以外的另外一只金鱼也可以听到。我在写作的状态里,我发出的声音,其实根本不知道多遥远的人会收到这个音波。我这一趟走下来非常震惊,原来有这么多的人在看我的东西,而且居然受到我的影响。所以我会觉得赶快结束赶快回去,因为我的书已经全部出版,没有新作了,我觉得应该再回到自己的状态里,再写出新的东西,才能够回报这一趟行程。
陈飞雪跟我说要有一个题目,我说:从废墟到花园。我记得这个题目也是北京出版人田伟青的《出版人》的题目——《从废墟到歧路花园的新天使》。当时我给陈飞雪定的题目就是按照这位出版朋友定的,这里有三个元素,一个是废墟,一个是歧路花园,一个是新天使。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读过这位出版人的文章,或者在去年看过一些访问,所以如果我讲重复的话,请听过的人忍受一下,再听一次。
为什么是废墟、歧路花园跟新天使呢?现在出了四本书,尤其是《荒人手记》写完之后,我回首来看这部长篇小说,我给了它一个说明——所有的说明其实都是在后面的,都是事后之明,并不是写之前就可以清楚的。是写完之后,回头再看的时候,好像它有这么一个意思。这个意思就是废墟里的新天使。什么是废墟里的新天使呢?最有名的当然就是本雅明所讲的“新天使”,是画家保罗画的一幅画《新天使》。本雅明很喜欢这幅画,在纳粹德国时期他从德国逃到法国,就带着这幅画,而且到巴黎的时候他曾经想过办一个杂志就叫《新天使》。这幅画里,新天使眼睛张开着,嘴巴张大,翅膀张开,他的脸望向后方,他看到历史的灾难,像碎片一样落在他的前面,这个碎片越积越高,他好想把灾难的碎片变成一个整体。但是从天上刮来的风暴把他一步一步吹向他所背对的未来。这个风暴之名为“进步”。意思就是说,我们大家都是向着未来在前进,可是新天使是背对着未来,脸是望向过去,被风暴一步一步推向未来。这就是新天使的图像。我觉得这个图像说明了《荒人手记》书写者的样子。他为什么面向着他的过去呢?我觉得作为一个书写者,其实就是我记得、我记得……当所有人往前去的时候,只有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后方,我记得、我记得……然后把“我记得”的东西书写下来,所以是一个新天使的姿态。
关于废墟。在废墟里面,他捡拾碎片,把碎片分类出来,粘成一个整体。新天使的姿态是一个捡拾者,本雅明也讲过,是一个漫游者,是垃圾的捡拾者,这个垃圾是时光过去留下来的东西。他工作的姿态就是捡拾、分辨,把它修补成一个整体作为纪念——二战之后所有人跟人的阻隔,种种废墟的形象。当时我自己写完一个长篇,想要再写下一个长篇的时候,就是一个废墟里的“新天使”。现代主义的小说家里,在中国,第一位当然是鲁迅,鲁迅之后是张爱玲。现代小说就是拆生命的房子,用砖块盖小说的房子。我在写完《荒人手记》《巫言》的时候,就是想写一个小说书写者的创作过程,他是怎么在拆生命的房子,然后来盖小说的房子这么一个状态。《巫言》算是我的最新作品,是两年前的。结果写出来之后,我想写的“废墟里的新天使”这个图像,居然成了歧路花园,这是我写这个长篇最大的收获。号称写了八年的一个长篇,把一个“废墟”变成“花园”,这是我这八年做的一件事情。
P1-3

内容简介
朱天文只给侯孝贤写剧本?她眼中的胡兰成是怎样的人?苏伟贞如何为亡夫完成极限书写?严歌苓为什么不再写移民小说?骆以军的“经验匮乏”和梁文道的“穷”是怎样的故事?洛夫给最爱的女人写情诗最难?莫言如何塑造中国人的形象?白先勇为推广昆曲做八年义工?九把刀小说里的女主角都是沈佳仪?林夕从不选歌手写歌词?冯唐写书之前是妇科医生?……他们是情感与心灵的书写者、精神苦旅的探路者,他们也是平凡生活的体验者、世事变迁的记录者;他们有的是对文字的痴迷及对写作的坚持,寻找一种永远向前的精神。
《野渡》汇聚了活跃于当代文坛的大陆及港台众多知名作家的对话与访谈,话题人世百态、语言趣味横生、见解精彩独到,引领我们走进文学的殿堂,品味思想的盛宴。
《野渡》由严彬、马培杰编著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