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香榭3:沉香梦醒.pdf

闻香榭3:沉香梦醒.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以胭脂细数万千心结,以水粉魅惑十丈红尘!
粉浓脂香中,演绎一曲神鬼莫测的脂粉传奇!

《魅生》、《饕餮娘子》后最奇幻的脂粉传奇。
1000万读者两年来不舍的追逐 天涯鬼话第一热帖《闻香榭》完美版!
君天、楚惜刀、佟婕、莲蓬、迦楼罗火翼,倾力推荐!
十年来最具潜力的奇幻新星,用浓郁古风的雅致笔墨,描绘一座爱恨纠缠的精魅之城!

作者简介
海的温度,原名徐爱丽,洛阳人,现居广东肇庆,天涯社区认证写手,雁北堂文学社成员。典型双鱼座,爱读书,喜幻想,兴趣博杂,泛而不精。为人胆小本分,性格随和乐观,不贪恋,不妄求,自谓“积极的悲观主义者”。

目录
引子
一、幽冥香
二、合安香
三、欢宜香
四、媚花奴
五、半边娇
六、醉梅魂

文摘
引子
(一)
数九寒天,滴水成冰。呜咽了一夜的寒风暂住,只剩下满天飞舞的白雪,将长安城外官道装饰得如同一条伸展的玉带。官道两侧,偶有黄玉般的腊梅花从晶莹剔透的雪层中探出一两朵来,发出脉脉的香味。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路边的梅林传出:“姑娘,我们这是到了哪里了?”
玉树琼花中,一个年轻女子袅袅而来,道:“再有三十里,就是长安啦。”这女子不过二十上下,眉眼灵动,五官秀丽,一袭柔纱白衣随风舞动,宛若仙子,她虽然衣着单薄,但似乎不觉得冷,伸出纤纤五指抚弄着一棵古朴的老梅,眉眼之间尽是笑意。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从梅树后探出身体,四处张望了一番,满怀期待道:“但愿能尽快找到他。”
年轻女子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小女孩却未发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滴溜溜乱转,对周围的一切都倍感好奇:“长安不是很热闹的吗,怎么官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啊?”
年轻女子嗔道:“傻瓜,这个时候,天冷路滑,大雪封路,谁会出来?”
两人上了官道,朝长安城中走去。小女孩兴致盎然,一路蹦蹦跳跳,尽显烂漫之态。

一辆装满香料的马车,左轮缺失,双辕担在石头上,车身上厚厚的落雪使得马车同旁边的山石连成了一体,车的内侧,有个盘腿坐着的雪人。
小女孩玩兴不减,伸手去拍雪人的脑袋,笑嘻嘻道:“见不到人,见个雪人也是好的。”
年轻女子觉察到异样,一把拉住女孩,取了手帕,轻轻抚掉雪人表层的落雪。哪里是雪人,竟是个已经冻僵了的年轻公子,面色青白,双臂紧抱,眉毛、睫毛上皆是冰碴子。
女孩好奇地打量着这位公子,道:“死的?”
女子探了探他的鼻息,道:“还有一口气。”略一迟疑,伸出玉手按在他已经乌紫的嘴唇上。
一丝微白的气体进入公子身体,他的身体抖动了起来,牙齿开始咯咯打颤。
小女孩拍手笑道:“他醒啦。不过估计过会儿就又冻僵了。”
女子微微一笑,朝空中略一招手,一片巨大的雪花翩然而下,落地的瞬间却变成了一个车轮,骨碌碌滚向马车的前轮,不偏不倚,正好合适。
这位年轻公子原是扬州来长安贩卖香料的商户,昨日突降暴风雪,车子损坏,跟随的老管家骑马去长安求救,自己在此蹲守了一夜。今早实在犯困,忍不住小睡了一会儿,谁知道这一睡便冻僵了,其实刚才他神智尚存,但苦于无法动弹。
只觉一阵暖流入驻,身上寒意顿消,他情知有人相救,终于抖抖索索睁开眼睛,看到二人,慌忙站起来施礼,不料手脚尚且僵硬,一个趔趄扑到了女子身上。
女子还没怎么着,这位公子倒羞得满脸通红,语无伦次道:“小生有礼……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女子眉头微皱,一言不发翩然而去。小安却站在原地,看着他的狼狈样子笑个不停。公子面红耳赤,小声解释道:“在下……非歹人!只是无行商经验……姑娘……”
女子已经走远,回头叫道:“小安!”
小女孩显然觉得十分好玩,咯咯笑道:“就来就来!”低声道:“你是去长安吗?长安好不好玩?是不是很多人?你认不认识霸公?”
公子被问的一愣一愣:“你说什么?”
小女孩甚是失望,撅嘴道:“小书生什么都不知道。”扭头朝女子的身影追去。
公子鼓起勇气叫道:“敢问姑娘姓名?”
小女孩满脸得意地回道:“我们姑娘叫雪儿!”
公子看着雪儿的背影,连施了几个礼,满脸感激之色。

一个矮胖管家牵着马,马背上驮着一个车轮,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来,嘴里叫道:“公子!公子你还好吗?”
公子羞赧道:“我没事。”心里仍想着刚才那个表情淡然的女子。
见公子脸色红润,手脚也未冻伤,老管家脸上一喜,絮絮叨叨道:“您没事就好。这大冷的天,可担心死我了……早知道我就留下,让您回城去……”接着又愁眉苦脸道:“这路实在难走,修车的人不肯来,不知道这车轮合不合用。唉!”
公子不再言语,帮着他把车轮抬到前辕处。老管家脱掉外衣,正要下手安装,突然张大了嘴巴,满脸惊喜:“公子,你哪里找的车轮?谁帮你修好的?”
公子莫名其妙,看着完好无缺的车轮纳闷不已。

远处风雪中传来两人的说笑声:“姑娘,我们去长安做什么生意好呢?”
“开个布庄如何?”
“要是……要是他不在长安呢?”
一声悠长的叹息声传来:“那就去洛阳……”

(二)
今天的雨水格外丰沛,入冬以来,神都洛阳已经下了两场大雪。
一群丫头小子正在雪地里疯跑,堆雪人,打雪仗,玩得不亦乐乎。
一个总角小丫头,跟在一个气喘吁吁的男孩身后,边追边叫:“哥哥哥哥,你等等我……”
男孩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停了下来,哄她道:“妞妞乖,小心滑倒,你站边上去,看我不打他们个落花流水!”话音未落,一个雪球飞过来,刚好砸在小女孩额头上,女孩一瘪嘴,哭了起来。
男孩大怒,抓起地上的雪胡乱丢过去,对面的三个小子一哄而散。
男孩追了几步,又回身来哄妹妹:“妞妞不哭,我给你吹吹……”
这男孩嘴巴笨拙,除了会说一句“妞妞不哭”再也想不起其他话来,绕着女孩转来转去,手足无措,只好故弄虚玄道:“妞妞,我有宝贝,你要不要看?”神秘兮兮从口袋里淘出一把脏兮兮的鹅卵石。小女孩从手指缝里看了看,哭得更加厉害了。
他将口袋里的弹弓、石子儿、空虫茧展示了一遍,小女孩仍哭个不停。男孩没了法子,只好愁眉苦脸地站在小女孩身边,看着她哭。
雪越下越大,男孩伸手将落在妹妹头上的雪花拂去,却突然惊异地“咦”了一声,大声道:“妞妞快看!”小心翼翼地托着一片雪花伸到女孩脸前。小女孩被骄纵惯了,以为哥哥骗她,并不睁眼。
手心的雪花慢慢融化,变成了一滴晶莹的水珠。男孩跳了起来,左右开弓,重新抓了几片雪花,专心致志地观察对比研究,嘴里还不断说着“好奇怪”。
小女孩见哥哥不理她,反倒停住不哭,抽泣着凑过来看。
五片雪花,三片是常见的六瓣形状,另外两片却是心形的,里面还有几条白色的裂纹,像一颗破碎的心。男孩小心翼翼地托着雪花,得意道:“你见过心形的雪花吗?”小女孩跳起来叫道:“哥哥快给我玩!给我玩!”
雪花转移到小女孩手心,很快化掉。女孩嘴巴嘟起,又要哭了,男孩忙道:“我再来找。”伸手捧过一朵,仍是布满裂纹的心形。
小女孩高兴起来,要同哥哥比赛,看谁找到这种异形的雪花多。
而不远处,一个黄衫女子仰望着漫天飞舞的白雪,却蹙起了眉头,发出一声轻叹。

幽冥香
(一)
黄昏时分,落日西沉,一抹红霞斜照在门前的梧桐树顶,呈现一种流光溢彩的安详。
终于将二斤蔷薇花籽研磨好了。沫儿伸了个懒腰,四肢舒展瘫倒在躺椅上,闭眼道:“累死了!要是有水果吃就好了。”
文清正在收拾那些瓶儿罐儿,回道:“今年的水果贵得离谱,一个香瓜都要几十文。”
一提到香瓜,沫儿又开始呼天抢地地抱怨:“婉娘这个小气鬼,没肉就算了,连个香瓜也舍不得买……”
婉娘从蒸房探出头来,笑嘻嘻道:“前天许还山大公子向我打听你的价钱呢,要不你考虑一下,我优惠些,将你卖给他,他家天天有水果吃呢。怎么样?”
沫儿闭了嘴,一声不响闭目装睡。
文清忍不住笑了,走过来拉拉沫儿,小声道:“沫儿,我知道哪里有水果。”
沫儿一骨碌爬了起来,咽了口水,双眼放光:“哪里?”
文清道:“我昨天去后园采花,见最里面的围墙塌了一处,隔壁的园子里……” 迟疑了不说。
沫儿已经跳了起来,乐滋滋道:“快走!快走!”拉起文清就往园子里冲。
文清踟蹰道:“不好吧?那是别人家的园子。”
沫儿甩手怒道:“那你告诉我做什么?虚伪!”气鼓鼓自己去了。文清无奈,只好跟上。

这是一个废弃的小园子,藤蔓缠绕,荒草遍地,残破的亭台、雕花的围栏,显示出它曾经的优雅。一个小池塘,旁边依稀一条铺着碎石的小路,被青草遮住了大半;一边种着高大的柿树和十几棵山楂树,上面挂满了大大小小青涩的柿子和山楂果,显然还没长熟;另一边一个歪歪斜斜的葡萄架,一串儿串儿紫红色挂在白霜的葡萄正长得诱人,吸引着成群的蜜蜂儿和蠓虫嗡嗡飞舞。
沫儿皱着鼻子嗅着空气中带着酸腐味道的果香,冲过来摘了一颗丢在嘴巴里,兴奋地叫道:“好甜!”一口气吃了十几颗。
文清小心翼翼地摘了两串儿,拿到旁边水塘处冲洗了,递了一串儿给沫儿,四处张望着,道:“这园子看样子废弃没多久,我记得去年还听见有人说笑呢。”
沫儿随口答道:“嗯,估计是去年旱灾时出了变故。”两人专挑又大又紫的,吃得嘴唇都变色了。葡萄藤韧性足,很难折断,拉扯之间熟透的葡萄都掉地上摔烂了。文清看着可惜,道:“我回去拿个篮子和剪刀来。”飞快去了。

沫儿见棚架高处还有很多,便从倒塌的墙壁处抱了几块青砖垫着,探着身子去够上面的葡萄,却因无处可依,稍一用力便站立不稳,连忙就势儿跳了下来。
这一跳用力甚猛,松软的地面被踩得塌了下去,沫儿的右脚直陷进去,一条硬硬的竹子一样的东西刺得沫儿的脚丫生疼。
沫儿嘟囔着将脚拔了出来,鞋子却留在了下面,只好单脚跳着找了一根棍子,将地面上的烂葡萄拨弄到一边,伸手到坍塌的泥土里去拉鞋子。似乎什么东西勾住了。沫儿猛一用力,鞋子带着一只蜷曲的耙子状东西拉了出来。
沫儿将耙子抛到一边,将鞋子磕净穿上,无意中又看了一眼耙子,哇一声大叫,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满是烂葡萄的地上。——鞋子带出来的,哪里是什么耙子,而是一只人手。裹着的泥土脱落,露出白森森的指骨和腕骨。
一阵晚风吹来,周围的荒草瑟瑟作响,偶尔一声枯燥的夏蝉鸣叫,犹如哭声一般。再看四周,天色昏暗,悄无人声,一片死气沉沉。沫儿呆了片刻,突然如猴子一样跳跃着冲到围墙口,尖叫着文清的名字便往家里冲。
婉娘和文清刚好走到,一抓住沫儿的胳膊拖了回来。婉娘嗔道:“好小子,有果子吃也不叫我!”
沫儿指着后面的葡萄架,惊恐道:“有……死人。”文清吃了一惊,道:“真的?”
婉娘打量着周围,笑道:“我还以为你见鬼了呢。正觉得这些天无趣呢,赶紧看看去。”兴致勃勃地提了裙裾,走到葡萄架下。
沫儿唯恐招惹到什么,十分不情愿,但见婉娘兴致盎然,只好亦步亦趋了跟了过来。

婉娘用一根草棍儿拨弄着那只人手,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莫名其妙道:“这家园子是钱员外家的吧,为什么废弃了?”文清探头去看,惊惧道:“会不会是这里杀了人,所以就封了这园子了?”
婉娘直起了腰,赞道:“文清真是越来越聪明啦。”
沫儿却躲得远远的,不住乜斜眼睛瞄着周围的情形,唯恐有什么人形的青烟或者鬼魂突然出现。看到远处几间房屋,黑洞洞的门窗在暮色掩映下如同妖怪的眼睛,更是坐立不安。
天色越来越暗,婉娘用脚踢了踢地上的松土,道:“这葡萄没人修剪还长得这么好,我想着园子废弃的不过一年左右。文清,回去拿灯和火把来。我们来挖挖看,这下面到底有什么古怪。”
沫儿顿时急了,气急败坏道:“明天再来不行吗?这乌七麻黑的,正是……那个出没的时候。”

内容简介
《闻香榭》系列第三部《沉香梦醒》,大唐盛世,神都洛阳有家专营上等胭脂水粉名唤“闻香榭”的神秘香铺,在官宦商贾的女眷中口碑甚好。制香高手婉娘风流窈窕,精明能干,最会侍弄奇花异草。据说她家的胭脂水粉可解忧、能祛病,还让人心想事成。
小伙计方沫儿却觉得婉娘贪财小气、奸商一个,哪有丝毫超凡脱俗的仙家之气?倒是北市新开的布庄老板娘雪儿,神似婉娘,却举止优雅,颇为神秘……
幽冥香、媚花奴、半边娇、醉梅魂……虽然在婉娘的指点下,沫儿对香料的制作工艺越发纯熟,可他却隐隐觉得自己忘却了什么重要的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