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锁心.pdf

玲珑锁心.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最毒妖娆杀手,摇身变为冒牌王妃。她是最冷血最无情的黑暗杀手,也是最妖娆最迷人的罂粟花,他在识破了她的真假身份后,仍执迷不悟,在爱情中一黑走到底。
作者闫灵蛰伏三年,重出古言江湖。这本《玲珑锁心》为作者蛰伏3年后,重出古言江湖的复出之作。《玲珑锁心》文笔更加成熟,故事更加有代入感,崭新古言视角值得一看。
兄妹、禁恋、江山、权谋、红颜……《玲珑锁心》带给您一部美虐极致的禁恋大戏。

精彩同类作品推荐:
倾世红颜系列:《三嫁惹君心》(上、下)《子夜吴歌》(上、下)《天赐逆妃》《山河落娇红》(上、下)《锦绣未央》(1、2、3)《梦三生 永劫之花》《金牌王妃》(上、下)《替罪禁妃》《玲珑锁心》

萌动天下系列:《施主快醒醒》《狼妃花嫁》《闲妻萌夫》(上、下)《晓风书院的八卦事》《师妹猛于虎》《千里蜜缘兜错圈》《神医,快到碗里来》《吾家囧徒初长成》《小花,别跑》《江湖路弯弯》《兔妹纸的春天》《桃花朵朵笑良缘》

流年纪系列:《许你诺言,赠我欢颜》《最深的爱,最好的你》《只为那一刻与你相见》《翩翩不是你》《殊途同爱》《半是蜜糖半是伤》《但愿爱情明媚如初》《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何必要在一起》《若爱无法搁浅》《暮夏 暖晴天》《念念勿忘》

将爱系列:《邂逅一场格桑花开》《你是无法替代的风景》《春色暖秦川》

浅绿“馨香”系列:《听说爱情在隔壁》

I DO系列:《煮妇炼爱记》《喂,我的男人》《谈婚斗爱,妻乐无穷》

时光话本系列:《直到春天过去》《眼泪的上游:全新珍藏版》

宠爱系列:《直到世界没有爱情》《只怕不再遇上》《直到世界没有爱情》

欢颜媚骨系列:《尤物当道》《媚香》

生活—悠乐美:《五谷杂粮养颜经:家传365天实用美容秘方》《超级汉方美人:100个经典古方全面提升美肌力》

作者简介
闫灵,工科出身,却酷爱文学,嗜书如命。年幼时,不得不为看书与母亲打游击,成为“地下活动者”多年。  
爱好随心情而定,心情随爱好而定,感性中伴有偶尔的理智。  
已出版作品:《逆行天下》《奸妃》。


目录
第一章  最后一夜
第二章  十日
第三章  幻谷
第四章  之广陵
第五章  棋子
第六章  月革
第七章  刺客一族
第八章  小院
第九章  所谓情和欲
第十章  开始
第十一章 雪落故人来
第十二章 秘密
第十三章 长大
第十四章 不远万里
第十五章 诚实
第十六章 山居
第十七章 三口之家
第十八章 转折  
第十九章 他的秘密 
第二十章 间隙  
第二十一章 阴谋 
第二十二章 灰影 
第二十三章 白色的芽 
第二十四章 亲家 
第二十五章 祭礼 
第二十六章 惊变 
第二十七章 风后 
第二十八章 只是白桑 
第二十九章 新婚
第三十章 祭主  
第三十一章 血脉相连 
第三十二章 血契 
番外一 梅亦   
番外二 白城千渡   
番外三 他和他的影子

文摘
因身上有伤,所以近来我很少出门。
一大早,倾倾便兴冲冲地过来说王爷回来了,趴在门口等了好半天,结果只等来一串念珠,讪讪地递给我时,满眼委屈。
倾倾是我的侍婢,很忠心,虽然我并不希望她这样重视我,但不好开口,只得由着她去。
“夫人,您再吃两口,瘦了这么多,王爷看到非发脾气不可。”
我瞅她一眼,生笑。这丫头真是说谎不眨眼,她来我这儿不足半年,只见过王爷半次,几时见过他发脾气?就算是跟了他两年的我,也没见过他动几次怒。
“夫人,为什么王爷每次回来都给您带念珠?”
我因她的话,想了一下。
“大概他信佛吧?”不是他信就是安夫人信佛,总之有一个信。
倾倾对我的回答显然不满意,但因我是主子,她也不好说什么。
想想也是可笑,跟了他两年,竟拿不准他的好恶,难道是我太不尽心?这可要好生检讨一下。
“夫人,王爷一会儿过来。”门外小厮禀报。
我未及发话,就见倾倾先跳起来,到橱柜里翻找衣裳。
“不用找了,去泡壶雨前来就行。”
“是。”倾倾估计是以为王爷喜欢喝,才不,他来我这儿一向不喝茶,只喝白水,倒是我有些茶瘾,只是近来身上有伤,倾倾管着不许我喝,想趁他过来开个荤。
倾倾出去了好些时候,他才过来。
一袭浅灰长袍,当间系一条缀紫晶的玉带,我喜欢看他穿这身衣裳,可以掩去身子里那副杀霸之气,看上去温和不少。
大多时候我是不看他的脸的,只喜欢看他的衣服,衣服比脸诚实。不过偶尔来了兴致,也会仔细打量一番他的容貌—“相当迷人的一个男人”,每次看到都会忍不住赞叹。
“身上的伤好些了?”他坐到我床前的第一句话。
“还可以。”伤在背上,我只能趴着,“王爷怎么来了?”我一向这么称呼他,不叫名,也不叫姓,只呼王爷。
“明天宫里有宴。”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想我陪他出席。
“让胡生过来说就行。”哪用麻烦他的大驾。
“今晚我睡这儿。”他说得轻松又随意。
倒是我有些意外,他从不跟外人同床共枕,就算我们那寥寥无几的几次亲近后,也是我打铺盖走人的。今天怎么要住我这儿?
“王爷今天有客人?”他只在有重要客人时才会表现得对我宠爱有加。
他尚未答话,倾倾便端了茶进门,这丫头终于偿了夙愿,一直想见她家王爷的真容,上次只远远瞧到侧脸,就兴奋地告诉我,王爷多么多么的英俊挺拔。
“王爷,夫人,茶。”这会儿她却死活低着眼,不敢抬眉,这个没用的。
见倾倾退到门外,我才爬起身饮茶,知道他不喝,也就没再相让。
“差不多。”他这是在回答我刚才的问话。
这么说,今天是“差不多”有客人了?

本以为今晚我要睡到榻子上,好歹他还有点良心,他睡榻子。也好,反正我也不喜欢别人睡我的床,他不睡,倒省了我的麻烦,不用再换床单。
月上中天时,他仍在案前忙他的公事,因为灯烛的关系,我睡得很不踏实,也不知到了什么时辰,爬起身下床找水喝。
今夜的月亮很好,窗外一地皎洁。
被动静打扰到后,他看我一眼,我回他一眼,两人的视线就此胶着—我俩今晚都是有话要说的。
不过他是主子,我是妾身,须得他先说。
“明天宴后,你可以走了。”他道。
“王爷真是无情。”我微微指责他的始乱终弃,带着笑意。
他看着我,视线不曾移开半下,那意思是该我说了。
“没了,都被王爷说了,我俩还真是心有灵犀。”我嗔他。
原本我就打算在明日之后离开,挥一挥衣袖,毛都不带走一根,反正他这儿也没什么值得我带的。
“彼此。”他道。
“王爷,能否看在两年的情分上,帮妾身一个小忙?”
他低头继续批他的公文,一心两用地点头应着。
“能麻烦您把灯灭了吗?我睡不好。”
他看我一眼,似乎是惊讶于我的要求,等了好半天才点头,我缓缓呼出一口气,心道: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

这最后一夜,我们相处融洽,各睡各床,各做各梦,井水不犯河水。

白雪皑皑,本该是扫雪煮酒的日子,如今却偏要在这荒山野地里追逐一群野物,有时还真好奇这些有权有势的人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倾倾这丫头倒是很兴奋,第一次见识皇家威仪,激动得不能自抑,连照顾我这主子的心思都没了。
“夫人,快看,好多马!”她这一声惊呼,引得周围的贵妇们侧目不已。
我倒不在乎什么声名,一个即将离开的人怕她们作甚?可倾倾这丫头往后还需在王府里混饭吃,管教一下是为她好,于是我开口:“不过是几匹马,有什么可看的。”
倾倾倒算机灵,听我的口气不善,赶紧闭嘴。
“天太冷,回去了。”我对着天空如是说。
倾倾乖乖回帐子里生火去了,我也直起身往回走,因为背疼得厉害,只能僵着身子缓缓前行。
走在我前面的是两个内廷的侍女,不是我故意听人墙角,实在是她们太过于旁若无人,想必是认为内廷以外尽可以让她们畅所欲言了吧?而且不巧,她们热议的对象正是我。
“瞧见秦王府的那位妾妃没?”一个。
“没,长得如何?”另一个。
“还行吧,没什么特别,哪个王府里还没一两个这样的狐媚子,都差不多。”一个。
“听说王爷很宠她。”另一个。
“那又如何,不过是个妾,哪能跟咱们公主殿下相提并论,咱们公主若是嫁过去,哪还有她招摇的份!”
我在心底思量着……我已经很注意修饰这张脸了,怎么还能看出狐媚味儿?这女子真是好本事,看得如此透彻,不愧是大内出来的人物,个个火眼金睛!
因觉得她们的话有趣,便多跟了几步,进到营帐区时,已有些微喘,心中不免默叹我这破败的身子。为免英年早逝,还是早些回帐内窝着吧。
倾倾是个利索的丫头,早已将帐内的一切事宜安排妥当,可惜我无福消受,因为胡生过来传话,要我陪王爷见驾。
我没名没分的,不过是个小妾,见的哪门子驾?
“皇上又给你家王爷赐婚了?”我这么问胡生。
胡生笑笑,没说话,可见是这样了。
穿过铁桶般的守卫,来到内廷的大帐,因不是头一次见驾,所以我倒不必装作紧张,就是背疼得厉害,弄得我精神非常不好。
皇帝还是那位皇帝,不好看,也不难看,只是比去年病弱了不少,可见是没多少日子可活了,难怪底下的臣子臣孙们争着上书立储,确实是到了该交代后事的时候。
与去年那次赐婚差不多,只是这次皇帝想赐的不是自己的妹妹,而是女儿,而我那位主子却依然守着我这个美妾,坚决不肯再娶。
陪他演戏倒也不算累,唱词都是他在说,我只需站在那儿。只是这次不好,我伤得实在有点重,前几天陪他赴宴时拉车的马遭了惊吓,害我从车上一头栽下来,伤上加伤,如今又被他临时征召来挡箭,连点养伤的空闲都没有,现下侍立君前这么久,难免要腿软。幸亏我还有几分毅力,出了内廷才腿软。
为免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丑,他伸臂搂住了我的肩。
我气喘吁吁地问他:“我到底什么时候能走?”再这么下去,小命非丢在他手里不可。
他没理我,只是一径将我扶进营帐。
跌进被褥里好半天,我才缓过神来,他却没走,就坐在床榻前,看倾倾给我换伤药。
衣衫尽褪,本该觉得冷,却因为背上火辣辣的伤疼而没了冷感。我趴在狐毛的褥子上看他:“王爷,我倒有个法子让咱俩都解脱。”
他没什么表情,就那么直直地看着我。我禁不住再一次感叹这男人的眼神,在他有兴味时,单用眼睛便可勾走任何女人的魂灵。
“只需给我一块墓地,一场葬礼,此后三年内您大可以用怀念我做借口,不接受任何赐婚和说亲。”我送他三年的姓名使用权,反正这名儿也不是我的。
“你急着走,是因为新任务?”他难得对我的话题感兴趣。
不错,我是他的对手派到他身边的细作,可惜头一天就被他看透,不但没做成,还反被他挟制了两年。
“差不多。”我爬起身,当着他的面缠上抹胸,穿好中衫。
“如果我想知道这个任务是什么,怎么办?”他靠在矮桌上,单手支着下巴。
我想了一下,道:“为免我回去受罚,我只能告诉您我是去保护一个人。”
“你?”
我知道他的疑问,因为我手无缚鸡之力,这是在他连续几次差点把我的手臂折断后得出的结论—我没有武功。一个没有功夫的人去保护另一个人,着实令人不可思议。
“保护人未必需要拳脚,瞧,我在您这儿不是活得好好的?而且还是您的宠妃,我的本事您应该很清楚才是。”
“还用这张脸?”
“不。”杜幺这张脸在经过他之后,是不可能再继续用下去了,因为看到的人太多,“这张脸只属于王爷您一个人。”难得能找到一个让我钦佩且留恋的男人,自是要为他付出点什么,没有心,自然就只能送脸了。
他没接受我扔过去的媚眼,低下眉,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我需要你再留下一段时间。”他道。
我伸手把皮裘夹袄穿上:“多久?”我没有太多时间耗在他这里。
“目前还不确定。”
我叹口气,下床,屈膝跪坐到他身旁的虎皮毯上,钩起他的衣袖:“王爷,您位高权重又丰神俊朗,找一两个女人来用还不简单?”
他看我一眼,但笑不语。
我最是讨厌他的笑,迷人得让人不舍。
“晚上的宴席你不必参加。”他起身。
我冷冷道:“谢王爷大恩。”还算他有点良心,知道我有伤在身,不宜宴客。
他离开后,我瘫坐到了虎皮毯上,开始思索该怎么处理时间延后所带来的麻烦。
晚上的宴席我果然不必出席,抱着暖炉窝在床上睡觉是件令人愉快的事,这恐怕就是我被挟持两年都不挣扎的原因吧。他身边确实舒服,高屋凌宇、锦衣玉食,而且还一呼百应。
“王爷。”倾倾起身向来人福礼,她原本睡在我床边的榻子上,既然他来了,便不好继续睡下去,披了件衣衫出去。
我虽醒了,但眼没睁开,睁开就要与他讨论谁睡床,谁睡榻子,而我想睡床,所以选择不讨论。
“你的新任务是保护晋王?”他在躺下前问了我一句。
我在心底嗟叹这男人的智慧。
“我不能说。”
“那可不是件容易事。”他道。
我嗟一声,睁开双目,半抬起身,单手托腮,看他:“我能从您这儿活着回去,难道不能说明点什么?”在看到他微灼的眼神后,我明白他在威胁我某些事,“王爷放心,我只负责保护,不负责杀戮,对您的那位安夫人绝对没危害。”晋王是他情人安夫人的死敌,我去保护他,自然是要与他们为敌。
对我的揶揄,他并没生气,也没高兴,只是默默无语。

内容简介
她是妖娆带毒的冒牌王妃,红线千匝踏碎一场盛世繁华。
他是野心深藏的喋血王爷,叱咤江山肩负一身荣与辱。
她以为自己早已生无所恋,心如铁,情已绝。
他享尽世人倾慕,却无人解他的无辜无助,战马嘶鸣江山无涯。

命中局,难逃脱。只前行,不回溯。
到头来,她和他终是情关难过。
却不知早已沦为别人局中的两枚棋子,难主自身沉浮。
醒时可笑,她从他的妻子变成了他想爱不能爱的人。
爱恨盘桓,她注定是他这一世的缘,亦是劫。
他为她拼尽余生,护她一世周全;她为他立地成佛,甘愿作茧自缚。
风不住,狼烟舞,如何颠覆这一场赢与输?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