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醒龙作品系列:圣天门口.pdf

刘醒龙作品系列:圣天门口.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刘醒龙的《圣天门口》是史诗性长篇小说。它以大别山区一座小镇为视点,展开二十世纪中华民族的历史风云。“是一群小人物的大命运史”,深刻反映了国运与个人命运的变迁,人性的光辉与卑劣。
小说获首届中国当代文学学院奖、第二届(2003-2005)中国小说学会长篇小说唯一大奖。

媒体推荐
如果说《圣天门口》有出众之处,其百万字所播写的近代中华山河破碎、血雨纷飞、生灵涂炭,却没有一次使用“敌人”一词。当我意识到作为后人,我们不可能再将先辈同胞间的乱战与争斗用“敌人”相称,心里就有了此番写作的分量。我很想在扉页写上一句话:献给我的女儿及天下所有渴望长大的孩子!
——刘醒龙

作者简介
刘醒龙,著名作家。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威风凛凛》、《痛失》、《弥天》、《圣天门口》、《天行者》等。2011年8月,长篇小说《天行者》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目录
第十一章 恩雅
第十二章 只见门口不见天
第十三章 人是一种易碎品
第十四章 一盏灯更黑暗
第十五章 天堂气象
后记:晓得中原雅音

后记
后记:晓得中原雅音
每个人毕其一生,总会有几件极为在意的事情。作家也是如此,尽管写作无数,真正让其内心无法割舍、时常牵挂的作品,或许只有那么几部,至于其他,写了也就写了,是非好歹任由他人说去。而这几部则不同,在我这里,《圣天门口》就是这样的作品。哪怕出版多年了,也还会有许多无法释怀的挂念。
《圣天门口》的写作始于1999年lO月,成稿于2005年元月,其间三易其稿,写了又废弃的文字约20万字。刚开始写时,女儿还没有出世,到写作后期,女儿已经能够依在我的怀里,大声念着电脑屏幕上我正用键盘敲出的每一个字。曾经,我很想在扉页写上一句话:献给我的女儿及天下所有渴望长大的孩子!
因为在意,所以在乎。事实上,这是我放下钢笔,拿起电脑后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虽然完稿晚于另两部长篇。但开始写作却是最早的。对一个用笔数十年的资深写作者,将笔换成电脑宛如我们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社会变革,所触及的往往是一些根本性的东西。哪怕是一个很细小的动作都会波及个人在社会生活中的价值。换笔在写作中所触及的根本,是写作者在书写汉字时的感觉,从先前的墨水的自然流淌,到后来的键盘叭叭断响,这就像羽毛球运动员,小到体育馆内多开了一扇门窗,一般人无法感觉到的轻微气流,都会对其产生重大影响。我用了五到六年时间来适应,准确地说,是用《圣天门口》的全部写作来适应。事隔八年,在对当初出版的《圣天门口》进行订正时,对照当时定稿了的电子文稿,还能发现其间因为对电脑的不适应而出现的幼稚的错误。
改变还来自我对长篇小说文体的挑战。从=十世纪九十年代末到=十一世纪最初的几年,文学面对市场时普遍采取妥协姿态。“小长篇”的泛滥是其直接产物。2004年初,时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的潘凯雄深夜突然来电约见。那天深夜,在武汉一家酒店顶楼的旋转餐厅,说起我正在写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他沉默着什么也没有说。半年之后的一个深夜,已升任社长的凯雄兄又一次突然来电话,开1:2就说:“你那个百万字的大家伙我要了!”那时他并不清楚我写的是什么,除了彼此的信任,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什幺理由。要感谢的还有初版的责任编辑杨柳女士,对于此书的出版,我曾提出唯一的要求,责任编辑必须杨柳。那时我并不认识她,只是风闻王蒙先生的书若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则一律指定由她责编。
《圣天门口》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出版是令人满意的。仅说谢谢是无法全部表达一位作家的心情的。但也有遗憾。交出电子文稿后,我就担l心书中有些章节难逃斧削。待收到墨香扑鼻的样书,匆匆打开来看,果然,自己最担l心的几个章节,几乎尽数删去。后来,与凯雄兄见面,谈及删节文字应该先与作者说一声,凯雄无奈地表示,与你说,你肯定不同意,但又必须删,所以就不与你说了。听着这样的大实话,我只能苦笑。《圣天门口》初版后,文坛上的气氛有些不正常。相关际遇,现在看来都是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生造出来的,想来不能不为这些人悲哀!
于我最关心的还是作品中“敌人”一词。如果说《圣天门口》有出众之处,当是其百万字所描写的近代中华山河破碎、血雨纷飞、生灵涂炭,-却没有一次使用“敌人”一词。当我意识到作为后人,我们不可能再将先辈同胞间的乱战与争斗用“敌人”相称,心里就有了此番写作的分量。在和版的《圣天门口》中,有些文字在编辑过程中被重新用“敌人”来表述与形容。这样的失误,当然是我的不主动沟通造成的,而应当在编辑之初,就将自己的思索告知责编。
一位朋友的朋友,读过我的每一部小说。初次见面时,他就问《圣天门口》中的傅朗西在爱上紫玉之前,究竞是有过六个女人还是五个女人?他仔才能保证它的美学吸引力——高贵、神奇而美丽的愉悦。在艺术之外.无-用的东西也是很多。一如方言母语,许多时候,她越来越显得一无是处,大多数人不说她,大多数不写她,一旦她在合适的时机,出现在合适的艺术形式里,她存在的价值反而映衬出那些时尚的不值、时髦的无益。在艺术的眼界里,没有无用的东西,重要的,不是种,而是兴;不是知道,是晓得;不是傻,而应当由衷地苕。一如回到家中、回到故乡,或者跪在某个长辈的墓前,大声地用方言母语说话,那种情感,那种魅力,实在是无与伦比。看不到这些,无法表现这些,并不等于方言母语的无用,其原因往往是我们的艺术能力小了。一句方言,传授的却是血缘,依赖着母语的写作是坚实的,而失去母语的W作总是可疑的。当年将“苕”、“晓得”、“兴”等中原雅音信笔写满华章的废名先生,通过沈从文,深深地影响了中国当代文学。在母语显得至关重要的文学范畴中,在地域文化传承上能有多大建树,是一方水土中的作家能有多大建树的宿命。
2012年夏,在亳州与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魏心宏聊天,在不经意间双方就达成出版长篇文集的共识。那一刻,就想到给《圣天门口》出全本。后来,l心宏兄告诉我,书稿会交给谢锦责鳊,便更相信自己最近写过的一句话:世间一切偶遇,全是久别重圆。《圣天门口》当初被废弃了近二十万字,与谢锦其时所约的另一部长篇小说《弥天》的写作有关。因为答应赶写《弥天》,待回过头来续写《圣天门口》时,发现先前的感觉完全找不到了,而不得不重新开始。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太太,在整整半年时间里,白天上班,下班回家,几乎天天阅稿到零点,将原稿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的《圣天门口》进行对照和标记,太太是职业编辑,很多时候,对编辑职责的执著使她几乎不顾我对笔下文字的独特感情。换了别人,也许就迁就了那些能体现汉语博大的语言或词汇,偏偏她还要从精深的角度进行论证。什么叫一字情深?这也是一种表现吧!
2013年4月6日于斯泰园

文摘
第十三章 人是一种易碎品
中秋节前夕,身在香港的柳子文,派人送月饼到天门口只是一个幌子,主要目的是通过夹在月饼盒中的亲笔信,请柳子墨将亲眼目睹的天门口一带的情形如实描述给他。国民政府弃武汉三镇南逃时,柳子文顾不上同柳子墨打招呼,说走就走,一口气跑到香港。世事变化之快常常出乎意料。新成立的军事管制委员会,在短短四个月内,先后三次派人去香港,邀请柳子文回来,继续经营他所擅长的各种油脂生意。柳子文在境外听到的各类消息,说好的如同天堂,说不好的则像下了地狱。他不需要柳子墨说出是与否,只希望柳子墨将天门口目前的情况尽可能详细地告诉他,由他自己来做判断,万一将来有何异化,也不至于心生懊悔。柳子文在信中写道,若问朝中事,去问乡下人,天门口这样的小地方,对将来的暗示不像武汉三镇那样混杂多变无序无理,反而是清晰明朗有章可循。正是这封信,让柳子墨第一次了解到,当初傅朗西让董重里、阿彩和杭九枫带到武汉去的巨额法币,对国民政府仅存的一点执政基础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那些法币中的一部分被柳子文兑换成黄金带到了香港。柳子文在信中间接地表露出想回归故地的意思,他说,自己想将这笔钱交给傅朗西他们,希望新政权不会刁难自己。
柳子墨的确没有做出任何建议,在回信中没有出现一个形容词,通篇上下尽是流水账。
自从一脸怪相的林大雨取代段三国当上区长后,天门口一下子变安静了。几个月来,只发生过三次大的骚动。第一次是有人捕风捉影,以为马鹞子在鬼鱼潭一带出现了。第二次倒是证据确凿,汤铺街上被人贴了十几张恐吓人的标语,落款也是马鹞子。第三次又是与马鹞子有关,有簰公佬报告,余鬼鱼故伎重演,将马鹞子藏在皮油里往山外偷运。三次当中第一次是认错人了,第二次倒是抓对人了,却与马鹞子毫无关系。一个教孩子们读书的教师,因为妻子坚决要离婚,改嫁一位没有随人民解放军主力继续南下,留在县里当了南下干部的人,那位教师便借马鹞子的名义发泄心中的不满。第三次更是离奇,在余鬼鱼的皮油里藏身的人竟然是人民解放军的一名班长,因为涉及军事秘密,最终也没搞清楚他是哪个部队的。班长姓仇,家在山东,在当地是独门独姓,划成分时本来只够中农,却因一些陈年积怨,被其他大姓的人串通一起,硬是划成了恶霸地主。仇班长一气之下偷了两支手枪,准备潜回老家,用军事行动中的突袭战术,救出有可能被当众枪毙的父亲和哥哥。当区长的林大雨不无好气地对那个仇班长说,人家都是怕与人结仇,你家竟然还要姓仇,这是自讨苦吃,就像天门口,好好的一个地方,偏偏有人自视清高,要姓雪,好像别人都是永远干净不了的臭狗粪。你也不用想得那么复杂,赶紧写封信回去,将这不中听的姓改了,准保屁事没有,全家太平。林大雨说这些时,样子比杭九枫还威风。后来却听说,仇班长被一个军事法庭判了死刑。
还有一次,事情的发生与结局都是混沌不清。往年立秋一过,还在街上乘凉过夜的就只剩下年轻人。老人、孩子和女人,都怕下半夜的露水,天上流星一多,便忙不迭地往屋里躲。今年气候反常,梅雨多落了半个月,酷暑来得晚,退得也迟。立秋前后下了几天雨,正当大家以为夏天终于过去了,气温却突然节节攀升。白天里,公鸡母鸡全都撒开翅膀趴在地上,有人走近时宁可叫几声也不愿爬起来。到了夜里,喜欢到处游逛的猫狗,一个个全变成了娇气十足的孩子,谁手里在摇着蒲扇,便往谁面前……
P132-133

内容简介
《圣天门口》是刘醒龙六年间三易其稿完成的史诗性长篇巨著。
《圣天门口》以大别山区一个名为天门口的小镇为背景,聚焦雪家和杭家两个家族三代人,展开一群小人物在国家民族的历史洪流中的命运沉浮,也随之展开了一幅二十世纪前七十年的中国历史图卷。小说题旨深邃,气象磅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