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而不倒:如何让大银行建立有效的风险防范机制.pdf

大而不倒:如何让大银行建立有效的风险防范机制.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大而不倒》对金融机构“大而不倒”问题做了深入透彻的分析,为决策者解决“大而不倒”问题提供了有效建议。本书作者加里•斯特恩(Gary H.Stern),曾任美联储下属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罗恩•费尔德曼(Ron J.Feldman)是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执行副总裁。他们在银行积累的丰富经验,为解决“大而不倒”问题提供了有力支持。
《大而不倒》得到前富国银行CEO理查德•柯瓦希维奇、《经济行为与组织杂志》、《经济文献杂志》弗雷德里克•米什金联袂推荐。前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鼎力推荐。湛庐文化出品。

名人推荐
加里•斯特恩和罗恩•费尔德曼非常清晰地表达了他们的观点:美国商业实践迫切需要深化改革并增加透明度。在我看来,他们的方法就是构建屏障,抵御对保护储户和债权人的偏见。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研究范围早已超越商业银行的领域,有更为宽广的应用空间,他们为解决“大而不倒”这一难题做出了重要贡献。
——保罗•沃尔克 前美联储主席
“大而不倒”是在下一次金融危机爆发前亟需解决的一个重要政策问题。本书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了全面且有价值的论述,决策者、管理者、政府官员和私人金融公司经营者都应该仔细阅读并听取作者的分析与建议。
——理查德•柯瓦希维奇 前富国银行CEO

媒体推荐
这本书清晰地解释了困扰大型金融机构政策制定者的“大而不倒”问题,每位读者都能从中读到自己感兴趣的部分。
——《经济行为与组织》
斯特恩和费尔德曼写了一本关于“大而不倒”的重要的书,这本书值得广大银行监管界同仁认真阅读。
——《经济文献》 弗雷德里克•米什金

作者简介
(美国)加里• 斯特恩(Gary H.Stern),经济学家、银行家,曾任美联储下属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斯特恩是美国国家经济教育理事会的董事会主席。
在担任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之前,他曾任职于哥伦比亚大学、华盛顿大学和纽约大学。
(美国)罗恩• 费尔德曼(Ron J.Feldman),经济学家、银行家,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高级副总裁。

目录
推荐序 在变革中前行 / Ⅰ
保罗•沃尔克 前美联储主席

再版前言 如何应对“大而不倒” / 001
初版前言 “ 大而不倒”的本质 / 009
引 言 谁来监管“大而不倒” / 013
第一部分 “大而不倒”的警示
01 问题何在 / 023
“大而不倒”的内涵
为什么“大而不倒”政策是有问题的
时间不一致
成本和收益
02 为什么援助的代价如此高昂 / 035
过度的冒险行为
内控不足和缺乏创新
金融系统的崩溃
03 大而不倒的“大而不倒银行” / 041
用援助估计金额和事件研究描述“大而不倒”
信用等级评估机构的分析
“大而不倒”银行清单
分析金融危机
债务成本所揭示的“大而不倒”援助范围
04 为什么援助“大而不倒”债权人 / 055
宏观经济的影响
个人利益
信贷配给
援助动机的相对重要性


05 为什么“大而不倒”援助在增长 / 073
行业结构
金融新技术
政府政策
06 关于“大而不倒”的相反案例 / 093
系统风险
机构因素
灰色地带
第二部分 “大而不倒”的解决
07 降低期望值 / 101
可信赖的货币政策
“大而不倒”的公信力
建设性模糊
08 创建必要的基础 / 109
存款保险方案
预算和决策者动机
当前“大而不倒”预算的缺陷
预算的困境:有关权责发生制的讨论
预算变化
09 降低决策者的不确定性 / 121
情景规划
澄清法律和制度立场
主要结算机构的改革目标
便于向债权人支付款项
10 控制债权人的损失 / 133
通过关闭资不抵债的银行控制损失
迅速注入资本金
共同保险
破产损失和时间的选择
11 控制支付系统的连带效应 / 141
支付系统中的连带效应
支持系统的改革
支付系统改革以及政策制定
者的认识
额外的改革与平衡
12 应对“大而不倒”的待选方案 / 151
惩罚政策制定者
监管
增加市场约束
结语 “大而不倒”问题的关键点 / 157
三个基本论点
问题
承诺
具体的动机和方案
附 录
A 《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改进法案》 / 161
B 对政策制定者的惩罚 / 173
C 监督和管理 / 185
D 增强市场规范 / 197

序言
如何应对“大而不倒”
在本书2004 年版里,我们说明了“大而不倒”问题已经很严重,而且变得愈发地糟糕。在相对稳定的年代处理“大而不倒”问题能够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必须立即予以关注。我们的论点是正确的: 2008 年和2009 年美国政府调动几十亿美元拯救美国几大金融机构,其中包括花旗集团、美国国际集团和贝尔斯登公司(当然其他国家也采取了类似的甚至更大规模的拯救行动)。与此同时,我们还发现,金融机构的安全网已经全面铺开,其中包括美联储有选择性地向投资银行敞开贴现窗口、为货币市场共同基金投资者提供担保以及为公司存款账户提供全额保险等。
起初有些观察家认为,这些行动不会明显增加道德风险,不会增加人们对“大而不倒”的期望值,更不会鼓励金融机构承担大量风险。例如,他们认为,在拯救了贝尔斯登公司后,证券持有人和高管所遭受的损失,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与援助大量债权人所带来的影响相互抵消。其实他们并未发现,只有在政府支持下,债权人,而非证券持有人,才能控制公司风险,使债权人免受“大而不倒”的不良影响。但是随着政府逐渐加大拯救金融机构的力度,同时,决策者降低了一些债权人的初始成本,那些轻视“大而不倒”问题的言论逐渐淡去。决策者以一种含蓄的方式承认,先前他们确实低估了“大而不倒”问题,现在“大而不倒”已经成为执政官员、决策者和监管机构亟待解决的首要金融顽疾。
及时更新并精确阐述“大而不倒”问题的严重性,并不是本书再版的主要目的。实际上我们致力于提供解决“大而不倒”问题的框架,以及在未来更好地降低“大而不倒”风险的特定建议。我们认为本书所讨论的框架和建议,能够成为任何管理“大而不倒”问题的新方法的核心构件。如果没有框架和建议,将产生重大的政策错误,也许决策者付出的代价要沉重得多。
我们的框架强调“溢出效应”的重要性,解释了政府保护濒临破产大型金融机构债权人和其他具有系统重要性金融公司的原因。如本书所强调的那样,“决策者必须首先考虑改革,以降低一家银行破产威胁其他银行偿债能力的可能性”。一般而言,决策者应该努力通过规范管理溢出风险解决“大而不倒”问题:如果决策者能够化解潜在的溢出威胁,就无需拯救债权人,那么债权人对政府援助就不会抱任何期望,市场的约束力也将逐渐增强。
我们已经看到决策者开始采纳“大而不倒”框架。请参考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 保尔森(Henry Paulson)的评论:
在一个优化系统内,市场约束力能够有效控制风险。因为监管结构比较强大,所以在尚未危及整体系统之前,金融机构就会破产。为了保证市场约束力能够有效控制风险,我们必须允许金融机构破产。但现在
有两个因素,使人们开始期望监管措施能够防止金融机构破产:一是它们互相关联所以不能破产,二是它们规模太大所以不能破产。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改变人们的这种观念,当然这就需要我们降低这两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
但是,决策者仅仅采用我们的政策方法是远远不够的,这一框架需要决策者采取大量特定的改革措施。我们认为,决策者应该执行我们推荐的改革措施,这样他们才能控制“大而不倒”。实际上我们认为,如果决策者在2008 年金融危机开始之前实施我们在2004 年提出的改革建议,那么现在他们已经获得可观的收益了。当然我们无法确信,在次贷市场崩溃后,如何才能控制不同金融机构之间的众多溢流。在系统中占据重要地位的金融机构变得异常虚弱,而且带来了很多不良后果;只有当决策者理解上述建议后,他们才能更好地应对这些不良后果。这些准备也许无法限制对政府救助的需求,但如果债权人仅接受有限的财政支持,也足以帮助他们应对溢出威胁(后文还将进行详细的讨论)。
上述讨论使人们自然而然地产生疑问:既然改革的目标明确,他们为什么不能立即进行改革?我们将首先回答这个问题,然后论证我们的改革措施能够降低2008 年金融危机严重程度的原因。
有些人认为“大而不倒”改革其实是在糟蹋稀缺资源。通常决策者拥有很多方案,但他们仅仅优先考虑实施少数方案。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先前采取了一切可能的措施,因此在2007 年金融动荡爆发之前,多数大型金融机构的表现似乎非常优秀。这解释了虽然现在“大而不倒”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但是在此之前其他问题似乎显得更为重要的原因。
在其他情形下,少部分人认为先前进行的改革使决策者很难而且没有必要援助债权人。观察家似乎相信,这些改革将使债权人遭受损失,并打消人们对 “大而不倒”的顾虑。1991 年《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改进法案》(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 Improvement Act)以法律形式确立了审慎性监管原则,很多人认为这些原则其实缓解了我们对“大而不倒”存在范围和持久性的忧虑。所以,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们并不会首先解决“大而不倒”问题。
对此我们持有不同的观点,附录A 中有详细的阐述。我们认为在紧要关头,《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改进法案》将有效遏制债权人的期望或决策者的行为,2008 年以及2009 年发生的事件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这一点。为什么?原因很简单:这些程序变化并未触及决策者提供援助的深层原因。例如,对贝尔斯登公司的干预就包括公开救援行动和咨询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改进法案委托机构的专业意见。此外,如果所有银行大幅扩大存款保险的范围,决策者就会援引所谓的《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改进法案》系统风险免责条例。有鉴于此,我们认为,通过增加《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改进法案》等机制的覆盖面,是无法有效降低安全网的膨胀速度的。
其他观察家也许认为,监管机构能够合理地阻止金融公司的风险承担行为。对此我们深表怀疑。如附录C 所述,尽管监管机构必须承担重要的角色,但是这些工具并不能有效遏制“大而不倒”所鼓励的风险承担行为。例如,在造成实际损害之前,审慎的监管者无法轻易限制金融公司的风险承担行为。而最低资本限额的作用非常有限,因为在当前的银行风险之下,监管者无法具体实施最低资本限额的标准。简而言之,我们认为过多地依赖一揽子监督管理体制,并不是更好地管理“大而不倒”的关键,至少从目前情况来看确实如此。
对于“我们的改革措施能否降低2008 年金融危机的严重程度”这个问题,我们列举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事例,指出我们在2004 年提出的建议,确实能够帮助当时的人们为4 年后的危机做好充分准备。
其中有一个建议,能够提高人们应对2008 年以及2009 年金融风暴的能力,我们称之为情景规划。本书将描述此项改革的关键内容:
如果一家大型银行即将破产,决策者能够事先知道其他银行面临的风险敞口,并演练如何应对破产事件,就能帮助决策者降低不确定性。监管者应该评估金融机构破产对其他大型银行偿债能力的影响。这就需要在一个特定时点,如工作日结束后,检查一家银行对另一家银行的欠款。政府应该关注溢出效应和机构之间风险敞口;监管者应该针对大型银行破产制定详细的计划,测试模拟程序,并根据测试结果修改程序。由于大型银行的业务瞬息万变,因此监管者应该定期重复这些循环。监管者需要寻找相关的文件和数据,以便决定一家银行的偿债能力以及其他银行破产时它所面临的风险敞口。最后,监管者应该确定银行的偿债能力与他们的规定有多大的差距。我们认为监管者必须最优先消除这些差距。
2008 年以及2009 年某些大型银行面临流动性不足或资不抵债的问题,在思索应对措施的过程中,这种方法体现出重要的价值。当然, 做好充足的准备也许不能直接改变对重大政策行动的需求,但是决策者能够更好地理解大型金融公司之间 “千丝万缕”的关联特性,这就预示着应该更加及时地对这些结果做出反应,并予以更多的关注。
此外,如果决策者在2006 年而不是2008 年控制了大型金融公司之间的关系网,那么他们就能够采取行动以限制这个网络扩散风险的能力。例如,当非银行金融机构陷入困境时,就会产生溢出 效应。现在,决策者已经意识到自己最大的软肋就是缺乏解决方案。首先,缺乏解决方案以及限制溢出效应的渴望,解释了这些公司接受巨额援助的原因。我们所主张的调查研究似乎能够提高这个问题的可视性。
其次,决策者在处理“大而不倒”机构的破产问题时,必须就可能遭受的损失与债权人分享信息并进行沟通,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已经清楚地表明,决策者需要“引导”这些债权人,避免使他们受到惊吓,在决策者已经采取行动并降低提供援助的可能性的时候尤为如此。有些观察家认为,2008 年秋季信贷和金融市场的崩溃是大型金融机构债权人遭受惊吓的结果。
再次,我们鼓励决策者实行新的资本制度,提高银行应对危机的资本实力,增强未来银行筹措资金的实力。在提出这个建议时,我们注意到它似乎没有任何可操作性,而且现在仍是如此。但是很多观察家已经得出结论,与当前的资本制度相比,一个“顺循环”资本制度能够对2008 年的金融动荡局面做出更好的回应。
此外我们还提供了其他建议。例如,确认了在衍生品市场大幅使用票据交换带来的益处,强调解决方案的重要性,因为这样才能弥补破产机构给债权人造成的资金损失。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表明,先前我们提倡的改革具有明显价值,值得重新考虑。那么决策者应该从何处着手?
我们应该完全根据本书提倡的改革方案努力管理“大而不倒”,现在这种方法被称为系统性重点监管(systemic focused supervision, 以下简称SFS)。一般而言SFS 专注于降低溢出效应的监督管理行为,主要包括3 个核心内容:早期发现(early identification)、迅速采取强化修正举措(enhanced prompt corrective action,以下简称PCA)和沟通(communication)。
核心1 早期发现
SFS 需要应对大型金融机构之间,以及金融机构和资本市场之间的实际敞口风险。这个过程与我们的情景规划紧密相连。“早期发现”的目标如下:(1)帮助决策者感知什么事件不会严重损害大型金融机构,这样就无需提供资本援助;(2)确定可能导致公司破产的风险敞口,这就需要政策监管,并且及时做出有效的回应。
核心2 迅速采取强化修正措施
如果银行的资本低于特定限额,那么PCA 就要求监管者采取特别行动。如果银行仍有充足资本或仅会招致较小的损失,那么直接关闭银行就是降低溢出效应最公平的方法。如果一家银行破产不会带来惨重的损失,那么显然它不会直接威胁其他关联存款机构的生存能力,所以PCA是管理系统风险的一个重要工具。但是,这种方法所使用的指标并不能够合理解释未来产生损失的原因,并且给予银行管理层太多的自行决定权。我们应该根据银行管理层无法控制的远期数据更新指标,这样才能打消人们的疑虑。
核心3 沟通
前面两个核心内容试图通过弱化决策者拯救债权人的动机,增强市场约束力。但是,债权人并不知晓政府限制溢出效应所做的努力,所以他们不会改变对政府救助的期望,更不用说与决策者讨论具体措施了。
尽管我们已经看到引人注目的案例,但仍然有人对我们的方法表示怀疑:这些观察家往往纠缠于我们的建议无法预测下一次破产浪潮。这些观察家认为每次金融动荡都有其与众不同之处,这就意味着决策者只能背水一战,而且无法采取行动限制未来的溢出效应。评论家也许会问,有谁能够预测次级贷款造成的损失,或者投资银行和其他濒临破产金融机构所倚重的抵押资产市场被冻结呢?美国国际集团和其他大型金融公司的衰落方式,使多数观察家和市场预言家大惊失色。但毫无疑问的是,超级金融机构的崩溃带来溢出风险,并引起人们对“大而不倒”问题的忧虑。
此外,我们没有必要预测重要金融公司倒闭事件,也无需采取措施对抗“大而不倒”,相反我们需要考虑倒闭事件所引起的溢出效应。例如,一起倒闭事件是否导致重要清算和结算服务的终结?倘若如此,现在我们应该采取什么行动以便延续此类服务?倒闭事件是否对其他潜在的“大而不倒”公司带来巨大的损失?倘若如此,那么现在应该采取何种措施帮助决策者快速量化潜在的敞口风险,并评估其他金融机构管理风险的能力?虽然这个方法无法尽善尽美,但是与那些忽视潜在溢出风险或者在金融机构破产后才做出反应的方法相比,它具有十足的优越性。决策者无法阻止下一场灾难,但这并不是他们置身险境的原因。

文摘
为什么援助的代价如此高昂
对“大而不倒”援助的期望代价高昂,因为它们浪费资源和国民福利。“大而不倒”银行承担了太多的风险,导致了资源的浪费。此外,如果债权人期望获得“大而不倒”援助,那么银行的运营效率肯定低于未受保护的银行,这也会造成资源的浪费。在一些极端案例中,糟糕的资源配置产生了很多成本:在过去的10 多年里,“大而不倒”政策似乎在很多发展中国家金融体系以及经济的崩溃中,扮演了相应的角色。
过度的冒险行为
当政府进行财政援助时,对“大而不倒”成本和金融危机的讨论,主要集中在财政成本和会计成本上。有些国家的“大而不倒”成本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已经达到两位数。为了弥补存款和贷款崩溃产生的损失,美国政府从银行和纳税人那里筹集了1 530 亿美元,大约占美国GDP 的2%。尽管援助金额相当庞大,这些财政流动并未核算与政府援助有关的经济成本,相反,这些资金流动仅仅记录了将纳税人资金结算给债权人的过程:一方因此受益,而另一方遭受损失。决策者应该关注政府援助引发的资源错配,而不是资金流动。与财政转移不同,政府援助导致的投资浪费不会使任何人受益,产能损失的成本使金融损失相形见绌。财政援助的流动资金为1 500 亿美元,存款和贷款危机(主要引起道德风险和糟糕的资源配置)所导致的产能损失高达5 000 亿美元。我们很难核算资源错配,引用的数据仅能作为例证,即使这个数值下降50%,它仍然表明,银行决策效率低下所引起的资源错配将产生高昂的成本。
为什么道德风险的对抗力量归于失败
实际上对抗力量限制了冒险行事的动机,因此政府干预能够减少银行的冒险行为。但更加重要的事实是,银行破产将使银行所有者和经理承担很高的成本。如果银行破产,那么包括银行雇员在内的股东将丧失大部分财产。此外,经理们也会发现,他们很难找到一份与先前薪水相同的新工作了。
破产成本的范围,取决于银行持续经营以及在未来赚取利润的能力(通常称为特许权价值)。如果特许权价值较高,银行所有者和经理们将有所损失,他们应该采取措施降低破产的可能性。例如,与特许权价值较低的银行相比,特许权价值较高的银行应该多样化他们的贷款组合,此外,特许权价值也与相关市场的竞争程度有一定的关系。规章制度已经限制了银行间的竞争,所以与其他竞争更为激烈的行业相比,银行能够在未来赚取利润。
但是,较高的特许权价值并不是一个绝对的保障。这就说明,当我们需要特许权价值限制冒险行动的环境时,它往往并不存在。那些在大型银行中持有重要股权的人,他们的股票财富比例可能相对较低,那么当股票价值下降时,他们能够处置自身的股权。在一定的条件下,如果债权人得到大量的政府担保,银行就具有冒重大风险的动机。
先前促使银行业产生较高特许权价值的因素已经消失,政府放松管制,允许银行进入市场并与既有机构展开竞争。资产证券化和存款替代物的发展等新兴金融技术,也使银行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分析家已经确定了促使金融机构实行过度冒险行为的主要因素。
更为重要的是,当特许权价值较低时,“大而不倒”非常精确地损害了惩戒机制,无法限制资源错置。当银行的冒险行为加大了破产的可能性时,采取 “大而不倒”政策才有较大的价值。市场动机将使资金提供方提高收费,制定严格的融资条件,或降低资金供应量。由于无法找到更便宜的资金,银行就会减缓业务活动,甚至逐步停止运营。政府政策,如潜在的“大而不倒”援助,损害了市场力量。因为在银行即将破产时,政府仍然允许银行吸收资金并扩大经营。“ 大而不倒”援助使脆弱的银行承担额外风险,这揭示了经济成本和财政成本的一个重大差异。会计系统会记录银行破产(或被认为即将破产)时流动资金的初始估值,但是制作最终版本的表格仍需很多年,因为政府拍卖了破产机构的资产。
然而在破产之前,经济成本早已开始累计。当脆弱的市场力量和“大而不倒”诱使银行做出低效决策时,成本计量就已经开始了。信贷增长导致成本上升,而这使得银行系统看起来很强大。
为什么资源错配之风扩散到其他银行
尽管我们的焦点是大型银行,但是“大而不倒”所产生的一系列成本将导致银行系统内资源的错配。如果决策者援助大型金融机构债权人,而对中小机构无动于衷,那么他们将因为不公平举措而受到谴责。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主席认为,在美国的金融危机中,决策者不能有效地限制“大而不倒”的覆盖范围,因此,应该将援助范围扩大至中小银行。他提到,“‘大而不倒’将中小银行置于竞争性劣势,只有通过公平地扩大存款保险范围,才能弥补损失,否则资金就会从中小银行流向较大的机构,因为‘大而不倒’仍然仅仅是一个具有可能性的事件。”
最近,有更多的言论开始支持政府公开扩大对银行存款的保护力度。在国会听证会上,中小银行交易协会认为“对银行存款进行适当援助,是社区银行吸收核心存款的关键因素,而存款是社区银行借贷活动的资金来源。很多社区银行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问题和资金压力,很难满足贷款需求,因为社区银行的资金远少于‘大而不倒’银行。美联储发言人拒绝承认,任何银行都是‘大而不倒’。但是历史记录做出了相反的回答。”

内容简介
《大而不倒:如何让大银行建立有效的风险防范机制》是一本分析“大而不倒”问题的著作。什么导致“大而不倒”问题的产生?如何解决“大而不倒”问题?本书深入细致地回答了这些问题。虽然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已渐渐淡去,“大而不倒”仍是维护国家金融稳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通过对大量翔实数据的分析,本书再次将“大而不倒”问题提到人们的视野中。
这本书提出了有效解决“大而不倒”问题的多种方案,为决策者和债权人提供了面对“大而不倒”问题的有益思路。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