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佳人.pdf

烽火佳人.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1. 本书为同名影视书,《美人心计》原著作者最新近代历史大剧《烽火佳人》的原著小说,完美未删节版。

2. 感动我们的故事,必定要有极丰满的人物。作者是潜力黄金编剧,最会讲故事的“说书人”。
一位极擅长刻画人物的作者。爱亦真切恨亦真切,正是这样鲜明的人物,唱出一部令人感慨至深的乱世歌行。此剧现已在网络未播先火。

3、《烽火佳人》由陈键锋(粉丝487万),舒畅(粉丝68万),乔振宇(博客点击260 万)等明星领衔主演。2014年1月作为安微卫视开年大戏,并在河北卫视、深圳卫视同期播出。

作者简介
瞬间倾城,80后,作家、编剧。

时隔两年之后,作者再度用属于她那细致入微的笔触,以及点滴不漏的故事架设的能力,成功的创造了一段精彩绝伦与令人叹为观止的爱情故事。

现已出版《未央•沉浮》《听说你爱我》《当糟糠遇见黑色会》《当老牛遇见嫩草》《毕业了,嫁人吧!》《听心》《囚宫》《烽火佳人》等作品。其中《未央•沉浮》已改编成热播电视剧《美人心计》。

目录
楔子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故国家梦
繁华梦冢
正恁凝愁
惊错春意
碧玉蒙尘
峰回路转
齐大非偶
义无反顾
刹那聚散
花嫁盟约
洞房花烛
展露锋芒
生死与共

乌云蔽日
风雨飘摇
祸起萧墙
濒临绝境
相濡以沫
孤立无援
走投无路
恍如隔世
天翻地覆
香消玉殒
颠沛流离
烽火连天
落心有情
尾声

序言
嗨!我亲爱的小伙伴们
此刻,我的小伙伴正飞往美丽的天府之国成都,去做大自然保护协会的志愿者,膜拜他心目中的公益达人和科学家们。留在北京家中的我开始执行他交予的重要任务——给他的新书写序。
北京起了雾霾,我只好紧闭门窗。打开广播,停在调频97.4,正播一组关于家的歌曲。没有刻意,就是这么巧。打扫干净的家里处处呈现着整洁舒适的笑容,炖了一个多小时的干笋牛肉刚刚出锅,在碗里散着热气,这道菜来自我的家乡,却成了他的最爱。敷上了我最喜欢的面膜,端坐桌前,只开一盏台灯,开始写字。此刻不适宜从窗口围观,怕吓着您,电脑屏幕发出的惨白的光照着一张海苔色的脸。
原谅我的啰嗦,和对细节的眷恋,我从来没有写过序,我想这辈子也只会写这一次,就不能让我多写几个字吗?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才华出众的人,但我确信在这个世界上我是最了解他的人,甚至比他的父母更加了解。所以这篇序言不是最有文采的,但一定是最真实的,这个世界又有什么比真实来得更有力量呢?
他那天突然告诉我,他要出版一本书,名字叫做《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呵呵,我也惊呆了,孩子气的人啊!不过我一点也不意外,他经常不按常规出牌。例如,他痴迷收藏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家里有他一堆堆的所谓的“宝物”:挂满阳台的玉,几盒五颜六色的石头,玩具和玩偶占满了好几个柜子,还有各种葫芦、核桃、手把件、邮票、古币、烟盒、老物件、门票、商标,各种纸片……有的是买来的,有的是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淘来的,还有的直接从外面捡来的,例如奇形怪状的铁块铜板,这些东西占地儿、不卫生、费钱,我常常因此而烦恼。我是个严肃不懂浪漫的人,我只喜欢规律简单的生活。他总说我喜欢在兴高采烈的小伙伴们中间作高中老师状,难道我从来就不曾是“你的高中女生”?枯燥乏味生长在潮湿江南的我与富有童心玩耍在胶东半岛的他,吵吵闹闹、南辕北辙地相伴走过十几年。
不过,作为他每一本书的第一读者,读着这本《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我又找到了一些共同的东西,尽管有些不是曾经所怀念的,但仍然洋溢着一种新鲜的味道。
本书写作跨度近十年,我认为这也算是他的另一种收藏,书里的每一篇文字也都是他的小伙伴。我见证他用手捻那枚没腰小葫芦式的坚持,经过一个又一个晚上把书里的字一个一个码出来。在他的笔下,蚂蚁和大象组成一个世界,一棵会爱的树,一只会飞的龙虾,还有一块石头竟然也会有生命有记忆;我与他共同见证过说不出形状的爱情、一见钟情的相遇、一场吵吵嚷嚷的相爱,然后手拉手一起结伴旅行;当然还有他十年来被朋友称为“逆袭标兵”的成长故事,以及他和故乡和家人之间的故事。区别于他之前的几本长篇小说,这本书像一个个脚印,记载了他和小伙伴、还有我们共同的青春。文字中带有他的体温,还有他作为一个文学小青年的感叹——认真、欢乐、兴致勃勃,让我为其哭为其笑,青春仓促,但这并不影响这本书成为一本“青春欢乐书”。
我无意把这篇序写成我们的回忆录,更不想成为一篇爱情纪念章,但我还是想突出介绍这本书里很多个小伙伴中,出镜率最高的两个小伙伴、最熟悉最亲密的两个小伙伴,他们会吵架,会和好,一起去玩,一起写书,一起面对人生苦难,一起笑迎美好未来。这两个小伙伴是“我和他”,是所有的“我们”和即将成为我们的“他们”。
“小伙伴们”,多么可爱和温暖的词儿,让我想到了小时候最喜欢看的《七巧板》,想到了小时候的夏天,每家都会搬一张竹床在门口,乘凉聊天。还有把可可冰棒放在搪瓷缸里,一直等到化成水才咕嘟咕嘟一口喝下的那份甘爽。那是些再也找不回来的味道。我怀念它,却又不得不离开它,因我阻挡不了他会成熟我会变老。不过,任何一代人不都是在丢失了那些旧时美好后,又重新成长的吗?把那些个旧时美好收集起来珍藏起来吧,我们不会总有时间去一个高端洋气上档次的地方吃一顿舶来的下午茶,还配着恰好的午后暖阳。更多的时候,我们喜欢把剩米饭加汤煮一煮,就着小菜,吃的稀里哗啦;更多时候,我们只是需要一个适时的提醒,我们总是会忘记现在是多么的重要,和现在的我们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距离产生美其实并不只适用于爱情,我觉得它可以指向人生。只有过了河,现在隔河而望,才能领略到我们曾经到达过的彼岸风景是多么美好。
看完这本书,我更加坚信那些成长、青春、爱情、文学,还有在每个城市一路相伴的小伙伴们,他们从未离开,他们就住在我们的心里,他们就像这么一本书一样具体和珍贵。他们和我们一起成长,一直到老。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我们并不孤单,只要我们愿意主动去寻找小伙伴们之间的联系,我们,你们,他们。生命本就是凭借义无反顾的勇气在不断往前,不如就扬起头迎着管它是几月的风,疯跑吧,小伙伴们!
“嗨,亲爱的”!允许我这么当众肉麻一次吧,以前都是他这么对我说。“不知道这篇序符合不符合你的要求”。面膜快干了,我必须去洗脸睡觉了。最后将东坡先生的一句诗,分享给在成都的他,和在北京的我以及所有的不知道此刻在哪里的小伙伴们: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就此搁笔。
徐泱棋
2013-9-28 于北京我们的家

文摘
[楔子]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一九九九年冬 辽宁 鞍山 大雪连天

大雪将这个东北重工业城市铺罩得一片银装素美。用羽绒服、军大衣、各色围巾将自己围绕缠紧的行人们嘴边哈着淡白色的雾气,雾气在脸上弥散开来,凝结冻成冰珠挂在眉毛睫毛上,晶莹水亮。
这是一场五十年来前所未见的暴雪,交通停滞,城市瘫痪,被迫弃车步行的人们匆匆迈开步伐向家赶去。所幸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对暴雪也已经司空见惯了。
老人从爬满冰凌的窗子上呵出暖暖的一块光亮,看着外面生活几十年的熟悉城市,无声地笑了。她也习惯了这种暴雪的日子,仿佛所有过去的一切在南国城市的回忆全部被雪掩埋在地底,再也找不到丝毫痕迹。
她的膝盖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姿势,回头看了一眼裂开皮的欧式皮沙发,想要挪回沙发上去。那是孙子结婚时她送的礼物,用了差不多有二十几年,如今已经斑驳不堪了。
八十年代初期国内物资还很紧张,手边没有家具票的老人想给孙子买件像样的结婚礼物也不能够。于是偷偷用手里存下的最后两只金耳环抵押给农村的老木匠,求他给做一套沙发来。老木匠却从未见过这种东西,便让她画好图再来做。她一周后送去了凭借记忆描绘的图样,整整用了两个月时间老木匠才琢磨出这古怪东西的做法,依葫芦画瓢打造出个样式相仿的沙发来。沙发送到孙媳妇家,顿时为儿子儿媳添了不少脸面,看到孙媳妇羞涩的笑容,她欣慰的跟着笑了。
这套房子是极其破旧的工厂职工楼,四周墙壁用灰白色涂料一刷到顶,屋子里摆放着八九十年代的老式家具,除了这款欧式皮质沙发,房间里的一切处处显示着房子主人并不宽裕的家境,沙发正对着的电视,甚至还是八三年凭票抢购的21寸日立牌彩电,为了这台电视,全家人排队排了整晚才在朋友手中拿到了珍贵的电视票。二十几摞十元票子换回了二十几年的美好回忆,也算物有所值了。
苍老的老人看够了屋外的风景,终于还是挪动身体慢慢蹒跚了步子走回到沙发上。她不大会用遥控器,所以重孙子看什么台,她就跟着看什么。很快她被电视里的新闻所吸引,吃力的看着电视屏幕,似乎想从中发现什么价值连城的珍宝。
在老人的身边,重孙子杜岳和女朋友正在嬉笑着打情骂俏。那是个活泼的姑娘,圆润的脸蛋,干净利落的扎着马尾辫,老人时而对她笑笑,她也极其友好的朝老人赧然回笑。她开朗阳光的笑容总会让老人回忆起自己当年的青涩和拘谨。
真是幸福的小两口。老人吃力的露出笑容,继续扭回头盯住电视。
厨房里,老人的孙子杜长平和孙媳妇陈久文正在忙碌着,杜长平揭开锅,一股香气扑出来,他深深闻了闻,心满意足的感慨:“都说是好吃不如饺子,咱们的幸福日子美无边啊。”
在鞍钢工作当了多年炉前工的他,体态壮硕,笑时泛青的胡茬更为明显。
是啊,这样的生活,他已经非常满足了。上有百岁奶奶,下有即将结婚的儿子,似乎生活如此平静下去,再有个二三十年他也可以心满意足的闭眼了。陈久文嗔怪的啐了他一口:“摆桌子,赶紧开饭,饺子快凉了!”
此时,客厅那个不算大的电视屏幕正在播出一条新闻,新闻的背景是人头攒动的拍卖会现场,环境声音异常嘈杂,记者的声音被淹没其中根本听不甚清,老人探出身子努力的听才勉强分辨出记者在人潮中的报道:“本台报,一场集合上海旧宅的最大拍卖活动即将在上海拉开帷幕,据了解,在所有拍卖旧宅中最引人瞩目的是曾任宣统时期内阁学士佟佳鸿仕的旧日府邸,这座拥有百年历史的中西合璧形式的老宅,是具有浓厚的中国封建意识大家庭受到西方文化冲击后异化的产物,具有重大研究和保存价值,此次拍卖一旦正式启动,将本着有利于保护为前提进行项目招标……”
杜长平在客厅一角桌子上放上几盘饺子和菜,摆好酱油蒜泥,热情的召唤大家吃饭:“都过来吃饺子咯,今晚的饺子馅光肉就放了三斤!再晚一点可就抢不到了!”
老人似乎没有听见孙子的炫耀,她蹒跚的走向电视机,站不直的双腿似乎已经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整个人噗通一下跪在电视前。她小心翼翼的摩挲着电视屏幕上出现的佟家老宅的景象,一寸,一寸,再仔仔细细用耳朵贴在电视喇叭旁听着电视里记者被挤得变了腔调的介绍。
杜长平和正在用围裙擦手的陈久文面面相觑,重孙子杜岳也带着女朋友凑到太奶奶跟前好奇地打量她失常的举动,整个屋子里立刻寂静下来。
老人忽然扭过头朝众人,声音几乎变了声调:“这里,就是这里!这是我的家,我跟你们说过的佟苑就是这儿。
原本紧张的几个人突然松了一口气,杜长平更是随意把饭桌往前一推,憨笑着敷衍老人:“奶奶,行了,这点儿事你都叨咕一辈子了,咱们都不核计那是真是假了。”陈久文听见太婆婆这样说,也笑着摇头去厨房忙碌,临走嘴上还不忘挖苦一下杜长平:“我还以为你们老杜家藏着啥宝贝没告诉我呢,白高兴了。”
重孙子杜岳走过来,弯腰搀扶起太奶奶:“太奶奶,那肯定不是咱家,咱家是姓杜的,别在电视上摸摸索索的了,麻溜儿起来吃饺子吧,都搁凉了。”
老人被曾孙扯动了胳膊慢慢抬起头来,望着他粗重的眉眼,似将思绪又从电视中带回,终于泛起了苦笑:“是啊,我都忘记了,我们是姓杜的……”
于是众人摇头散开,又各忙个的去了,对于老人每隔一段时间就犯糊涂的事,他们已经很少挂在心上了,在他们看来,这是上了年纪的人都会添出的毛病,管与不管都是一样,随她去吧。
唯独落寞的老人绕过冒着腾腾热气的酸菜馅饺子,一个人孤零零走回自己的房间。
在没有关门的厨房里,杜长平对媳妇说:“我看奶奶的老年痴呆症又重了。”
忙碌中的陈久文叹口气,继续动作利落的收拾碗筷,头也不回就说:“她总是说你们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真是好笑,你们老杜家要真是大户人家,我们还能住这破房子二十多年?”
杜长平咧嘴一笑,双手搭在媳妇的肩头:“她是老糊涂了,这么多年我就没见她清醒过几天。”
陈久文把酱油和醋放在杜长平怀里,手比了比脑子:“怪可怜的,岁数到了,人真是不行了,当年咱俩结婚时候多精神个老太太,现在咋能糊涂成这样?”
杜长平想起那时候的奶奶点头:“是啊,那时候全家人就数她最爱干净,衣服都是浆过才肯穿的。嘘,别说了,奶奶也没几天活头了,咱好好待她走完这辈子也算是对老人问心无愧。”
杜岳搂着女朋友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也在对她耐心解释:“刚才没吓着你吧,我太奶奶就这样,脑子有问题,没什么大事,别害怕啊。”怀中的人似乎提起老人还有些心有余悸:“等咱们结婚了,你太奶奶要跟咱们一起住吗??”
杜岳点头:“这是必须的。只要太奶奶身体健康,咱们就得跟太奶奶一起住。我爷爷过世的时候就跟我爸说,让我爸养好我太奶奶,说她这辈子可不容易了。不但我爸养,我也得养。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没商量。”得到这样的答复,显然是有些不满的女孩子又问:“那你奶奶是不是真姓佟啊?她总叨咕佟家佟家,是不是真就是她娘家啊?”
杜岳搂着女友嘿嘿傻笑:“姓佟的多得是,这又不能证明她就是佟家大小姐。”似乎想到什么的女孩子再问:“备不住有个万一呢?”
杜岳立即从床上站起来,在地上吧嗒一下向女朋友立正敬礼:“报告首长,没有万一,我们家八辈贫农,我太爷爷是钢厂挖煤的,我爷爷是钢厂开车床的,我爸是钢厂炉前烧钢水的,我是钢厂开天车儿的,咱们家一辈子根红苗正!一个地主资产阶级都没有!”
猛然间,老人房间的门砰的一声关上,震动的声音惊住全家,房子里的几个人嗄然停住了。
老人颤巍巍走到自己床边,她弓下腰,从床底摸索半天才翻出一个铺满灰尘的木匣子,将木匣子捧在手上精细的吹吹上面的灰尘,又小心翼翼的打开,木匣子里藏有一本古老的黑白影集,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玩意。她抚摸影集得意笑笑,低下头,将影集一一翻开。
第一页:一个身穿旗装扎着小辫子的女孩子正站在身着清朝贵族服装的父母身前微笑。背后正是桃花遮映下,电视里曾经出现过的佟家老宅。
一只枯槁的手轻轻抚摸在女孩嘴角灿烂的笑容上,一滴浑浊的眼泪滴落在相纸上,慢慢晕开……

故国家梦
凌晨风劲,送着佟苑内栽的桃花香气弥散开来,将满园春色留在中西合璧的小院里。
佟佳鸿仕和那拉氏一袭旗装伫立在大门口,搂着小毓婉对着硕大的镁光罩子微笑着。轻风浮动,小毓婉旗装长夹袍露出的内衬竟也是内造的缂丝刺绣,足见佟佳家多年来在申城做洋务获利不菲。
小毓婉圆润的脸庞肌肤细腻红润,一双明亮眸子微微扬起,嘴角也紧紧抿着靠在额娘身边,左手还牵着阿玛的衣角,那拉氏一手抚摸着女儿的头发,一手也牵在丈夫的手臂上,佟佳鸿仕与她们母女俩离了一些距离,端正的面容上并不见笑容。
前方镁光灯一闪,摄影师从黑布罩子里探出头:“佟大人,请向右站一些,再笑一些。”
佟佳鸿仕回过身,笑着为那拉氏拉扯一下夹背心,“可能是有些太紧张了。”那拉氏也为他整理一下头顶的双眼五品花翎的顶戴。两个人再次并拢身形,齐齐露出笑容,听得前方噗的一声又冒出一股镁烟,只是两人下方的小毓婉却已经无影无踪。
天色渐渐开始放亮,佟家大门外,佟福带着佣人们正在七手八脚的搬运行李:“快点,快点,眼看就要出发去京城了,东西怎么还没准备好?”佟苑树上驻足的鸟雀被他浑厚的嗓音震动,扑棱棱扇动翅膀飞了出去。
那拉氏望了望身后的老宅,满是桃花盛开,花蕊犹在风中摇摆不定,她对佟苑有些依依不舍,叹口气:“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佟佳鸿仕神色也有些怅然,只是故作无谓摆摆手:“别说这样不吉利的话,人还没走呢,你先惦记回来做什么?如今新帝登基当今太后肯重用我佟佳鸿仕,是咱们佟家的莫大荣耀,他人求之不得,你倒先忧心忡忡起来。”
那拉氏不自在的抹了抹两把头上所佩的点翠花钿,背过身去长叹一声:“如今新登基的小皇帝才三岁,根本做不了主,我们去也讨不到什么好处。我娘家兄弟也说了,去了无非就是闹个空闲的差事做,如今全家在申城待这般久了,也适应此处衣食穿戴风俗民情,再回京城,反倒不知该如何生活了。”
佟佳鸿仕不想再听那拉氏唠叨,不耐烦的摆摆手:“行了行了,你这车轱辘话都说了两个月了,敢情你还敢抗旨不遵不成?”说罢,他甩了一下袖子,自己先怒气冲冲回了内苑。
那拉氏也有些恼怒,往前跟了几步,忽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孩子没了转过身唤人:“素兮,毓婉呢?”
素兮匆匆从后院跑过来,四周打量一番也慌了神:“奴婢没看见,大小姐是不是回宅子里玩去了?”
那拉氏立即遣素兮招呼管家佟福,佟福忙碌中听闻太太召唤来不及擦汗,急急忙忙跑过来,扫袖躬身施礼:“太太,您找我?”
那拉氏皱眉,“毓婉这孩子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你赶紧带几个佣人找找,别误了老爷启程的吉时。佟福应了一声忙带着佣人四处寻找,那拉氏则由素兮搀扶站在内苑台阶阴凉处等待。
升起的阳光刺得人双目微微闭拢,那拉氏心里突然有些异样的突突跳着。
很快,佣人们兜着宅子转了一圈不见毓婉身影立即过来回报。“太太,大小姐房里没有人。”“太太,后花园也没有大小姐。”“太太,正花厅也没看见小姐。”
那拉氏这才当真有些急了,她嫁入佟家十年只诞育毓婉一女,所幸佟佳鸿仕因她娘家显赫地位倒也不曾表示在意男女子嗣问题,更不曾纳妾再娶。此时独女若是失踪,她该如何向佟家列祖列宗交代?思及至此,那拉氏颤抖了声音:“那书房呢?”
佟福摇头,以袖子擦汗,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奴才去过了,也没有。”那拉氏闻声,双腿一软,顿时瘫软了身子,素兮立即上前搀扶住她。
那拉氏平复了呼吸,半晌喉间方才能发出声响:“快,快去禀告老爷,大小姐,大小姐丢了……”

赌场污浊的空气中,一个个赌徒已经输得赤红了双眼,他们赤裸着上身,将身上背的布褡裢放在桌边,双眼巴巴看着桌子上的骰子盅,老式摆扇呼啦呼啦一下一下拽动扇风却无法驱散赌徒们鼻孔里喷出的浓重热气。
周鸣昌拖着儿子周霆琛挤过前面所有的人,犹疑着把一个粉红色钱袋压在数字上面。周霆琛愤然拉扯着周鸣昌的胳膊,盯着钱袋焦急的叫道:“爹,娘在家还等咱们带钱回去还债,赶紧回去吧!不能再赌了!爹!”
被儿子扯得不耐烦的周鸣昌回首举拳,周霆琛昂起头并没有躲闪,眼底没有丝毫惧怕。
周鸣昌一拳捶在赌桌上:“别瞎胡闹,赶紧回去,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他一回头立即将粉色钱袋往前一推:“我,我全买了!”
周霆琛上前猛的一把抓过钱袋,紧紧捂在怀中,周鸣昌一巴掌打在儿子后脑勺上:“再敢乱动,老子打死你!”
赌徒们见父子俩发生争执,立刻哄堂大笑:“周老七你不会是偷女人的钱来赌吧?”“周老七,你连儿子都管教不了,还赌什么钱啊?”周鸣昌脸腾的一下涨红了,立即恼羞成怒的辩解:“什么偷?老子才不是偷,这就是我的钱,我娘们的钱也是我的,周霆琛,赶紧给我回去,不然老子打死你!”
赌场老板从周霆琛手里抢过钱袋,拎起在眼前看看,周霆琛立刻抠住钱袋子,又夺回手中不放手。赌场老板见状皱了眉头:“嗨,你这个小毛头,你爹都把钱给我了,你来充什么梁山好汉?滚滚滚!”说罢赌场老板又把钱袋一把抢过来,揍了周霆琛一拳,将粉色的钱袋子打开,把铜钱铺在手心数数,撇嘴。
赌场老板咧开嘴冷笑:“就这些钱?好吧,算你不是偷娘们的。都压上?那你可别后悔!”
周鸣昌确实有些不舍得,这些钱是自己婆娘借来的下个月米粮钱,真赌光了,下个月一家三口就要喝西北风了,他哆哆嗦嗦伸出双手,想要拿回点儿。

内容简介
《烽火佳人》以风云变幻的大上海为背景,讲述了一位出生在没落满清皇族家的清末格格佟毓婉,在横跨宣统继位、辛亥革命、北伐战争直至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与民国四个性格迥异的世家公子历经家族落魄、烽火洗礼、爱恨离别后,最终靠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将家族企业振兴,成为大上海首屈一指的女强人的成长史。

这是一段中国往事,满清没落,世间再无贵胄,人或为鱼鏊,或通达四海。
这是一段上海旧梦,十里洋场,风云迭变,人的命运与家国荣辱水乳交融。
这是一个女人的史诗,少时的不凡际遇,爱情的不舍离殇,婚姻的纠葛痛变,终于锻造了一个须眉止步的传奇,一抹点亮民国的秀色。
一部心痛无言的史诗,烽火经年,英雄瞠目,爱恨情仇,一笔写尽大时代的浓稠。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