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君叶叶起清风.pdf

为君叶叶起清风.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林清玄沉寂多年、大陆唯一授权的作品
书中清简隽永的话语,正如片片竹叶,叶叶翻飞生风,使人能往更高、更深的境界追寻。
林清玄以有情的眼光看世间,在人心与潮流竞走的年代,寻找内在最和谐的共鸣,顶住社会的轻忽与善忘。
他怀着通透禅心,带领我们在忙碌、盲目的日常生活中,发现寻常事物之美……

名人推荐
如果我都写完了,你们写什么?林清玄,我的下册就留给你写吧。 ——南怀瑾
林清玄先生的文章,大多是从身边人人都能感受的事例,谈人生的至善至美,充满禅境的喜悦,吸引人们进入一种质朴寻常、又自主尊严的精神境界。——余秋雨
我读了很多林老师的作品,我在林老师的茶香里悟到了太多。我说我懂得了有一种感恩的心情叫作林清玄。——于丹

媒体推荐
读他的书犹如进行着一场心灵对话和灵魂的碰撞。一种纯洁的感觉,一种美好的享受。几年过去了,这份情感始终不变,他的书已经读过多遍,仍是两个字:喜欢。——《徐州日报》
作家是林清玄与生俱来的使命,“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是他的追求和梦想。很多人把他当作心灵导师。——《成都日报》

作者简介
林清玄:台湾高雄人。著名散文作家。
曾任台湾《中国时报》记者、主编、主笔等。
八岁立志成为作家;
十七岁正式发表作品;
三十岁前获遍台湾各项文学大奖;
三十二岁遇见佛法,入山修行;
三十五岁出山,四处参学,写成“身心安顿系列”,成为20世纪90年代台湾最畅销的作品;
四十岁完成“菩提系列”,畅销数百万册,被推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图书;同时创作的“现代佛典系列”,掀起学佛热潮;
四十五岁录制《打开心内的门窗》、《走向光明的所在》有声书,当年录音磁带总销量达三百二十多万盘,被称为有声书的经典;
五十岁完成《茶言观色》、《茶味禅心》和“人生寓言系列”,被选为青少年最佳读本;
五十二岁完成写作奥秘三部曲《林泉》《清欢》和《玄想》,被选为中学生优良读物;
三十多年来,著书百余部,且本本畅销。其作品风靡了整个华人世界,被海内外誉为最有影响力的当代华语散文作家之一。

目录
自序 我们心中,都有一枯一荣的树
辑一 寻找从前的眼泪
雪三昧
白鹭立雪
雪里梅花初放
好雪片片
月五明
萝卜花,如梦相似
云湖的月光
失落的王者之香
挂在青天是我心
最浩荡的前程
古典四韵
茶道第一帖
羲之送来的橘子
都付笑谈中
寒山无常偈
比云还闲
花魂离枝
寻找从前的眼泪
净然一瞥
你回到秦朝了吗?
水晶石的前世今生
情侣路的尽头
山顶上的小白屋
乃敢与君绝
一句话也没说
志在千里,壮心不已
天地为之久低昂
一直向往远方
我和创作,不会离别
辑二 寻找失落的城邦
千年柏子香
崂山山茶
乌拉草的夕阳
一口饮尽西江水
逸飞之家
不用名牌的幸福
活下去
失落的毛装
远方飘来的乌云
在远近之间
黑龙江的迷思
青城玄思
都江堰茶座
雅安夜曲
魁龙珠
人文情怀
扬州十年
匠士与酱士
在地飞碟
京城馀韵
凤凰涅槃的城市
银座百点
上野赏夜樱
石梯晓日

序言
自序
我们心中,都有一枯一荣的树

| 辉煌,或是荒芜之心 |

夜里,我在丹东散步,沿着鸭绿江。
已经是秋冬之交,江面上漂浮的不是鸭,而是满天的寒意。
丹东是少见的梦幻之城,隔着鸭绿江,这边是中国,那边是朝鲜。
在我散步的这边,是人口超过两百万的大城市,处处高楼大厦,灯火辉煌。尤其是沿着江边,因为风景优美,盖了许多大饭店,也聚集了许多商家和餐厅,丹东人喜欢到江边吃饭,沿着江边散步。
但是,那种美好的感觉,只要往江对岸一瞥,就立刻熄灭,令人感到惊悚了。
对岸是一片荒芜与漆黑,只有彻骨的寒凉,没有灯光,也没有人声,更没有笑语。
每隔一百米就有一座守边境的岗哨,连岗哨也没有灯,在深沉的黑暗中,仿佛是一块一块墓碑。
鸭绿江没有想象中那样宽阔,尤其是冬季枯水期,江面只有十几米,仿佛几步就能跨越。咫尺天涯,却是巨大的鸿沟,想要从朝鲜跨到中国,随时都可能被射杀。
“从中国到朝鲜,就容易多了,不必走江面,走铁桥五分钟就到了。”丹东朋友说,“到那边吃个饭再回来,价钱只要中国的十分之一。”
我看见那铁桥了,仅容一辆车通过,中间各设一个岗哨,中国这头,铁桥像是崭新的,漆得黑亮;朝鲜那一半的铁桥,年久失修,一片锈蚀。
“那个国家穷到连边界的油漆也买不起。”丹东朋友说。
一条江,分隔两个世界;一座桥,也切割成两个世界。
我想起这几天都在江边的餐厅吃饭,餐厅是中国老板开的,雇用的却是朝鲜少女,还留着很强烈的乡土气息,老实可爱。她们一早从朝鲜用卡车载来,晚上再以卡车载回,早晚点名,管制很严。
她们的薪水,是由中国老板直接交给朝鲜政府,自己根本领不到钱。
但是想来中国工作的人很多,主要是每天能呼吸自由空气,见见世面,就是最好的报酬了。
我曾在欧洲、中南美洲,跨过许多国家的边界,像中国和朝鲜落差这么大的边界,却是第一次遇到……想来就是可悲而苍凉的。
呼吸着没有边界的清凉空气,想到不只是国家,个人也是一样,住在同一条江边,有的人心中辉煌,有的人内心荒芜。
荒芜的人,完全蒙蔽了自己的眼睛,只好固守黑暗。
有辉煌之心的人,不怕流动、不怕变化、不怕上上下下进进出出,他能无所畏惧,因为他一直与美好、光明同行。


| 飘落的秋叶,比春花更艳红 |

药山禅师和两个弟子在山道上散步。
药山禅师指着山上的两棵大树:一棵已经枯干了,一棵正欣欣向荣。
他问道吾:“枯者是?荣者是?”
(是枯干的对呢,还是欣荣的才对呢?)
道吾:“荣者是!”
(当然是欣欣向荣才对呀!)
药山禅师说:“灼然一切处,光明灿烂去!”
(你看这个世界多么清楚,世界就是这么光明灿烂的!)
他又问云岩:“枯者是?荣者是?”
云岩:“枯者是!”
药山禅师说:“灼然一切处,放教枯淡去!”
(你看这个世界多么清楚呀!世界就是如此枯干平淡,没有多余的枝叶呀!)
药山禅师又问刚跟上的第三个徒弟高沙弥:“枯者是?荣者是?”
高沙弥说:“枯者从他枯!荣者从他荣!”
(枯干的任他枯干,欣荣的任他欣荣,我只是静观,我不介入。)
药山禅师说:“不是!不是!”
公案到这里就结束了,其余的让我们参。
为什么不对呢?到底要如何才是对呢?
年轻的时候参这个公案,如坠五里雾中。到知天命之年才恍然大悟,人不应该只是静观,应该有感有情有灵有性,与天地一起枯荣。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甚至只是一株小草,也能探知生的消息、死的神秘。枯是荣所伏,荣是枯所倚,在枯荣之间,不能无感!
禅师本来就应该善感,否则不会觉得悟之必要,也不会写诗偈、立公案、留语录,更不会“大悟十几回,小悟数百回”了。
作家本来就应该善感,否则不会在平凡中见奇绝,在不可爱中发现可爱,在不可能时创造可能。
荣是生命中的希望,对善感的人是好的。
枯是生命中的凄凉,对善感的人也是好的。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在枫林与晚霞中,观见了,在寒霜里即将凋零的枫叶有一种生命的艳红,比二月的春花还要红,还要摄人的眼目。
爱春花者,必爱秋叶。
枯也荣也,同一体性,生命善感,必能体之。
我们的心中,都有一枯一荣的树,成功与失败比肩,挫折与顺境相容,欢乐与忧伤并蓄。
在曲曲折折的人生、起起落落的境遇里,看的不是某一个定点,看的是我们怎么体会,看的是我们如何观照,看的是我们往何处追寻!

| 每一片竹叶,都生起清风 |

十六年来,我曾多次在中国大陆行脚,除了一圆少年时代的梦想,也是体会、观照、追寻之旅。
在旅途中做了许多有趣的事:我曾在陕北盖希望小学,在南京担任集体婚礼的证婚人,在成都为古酒水井坊当代言人,在上海东方卫视连讲二十讲的茶道,在四川的杜甫草堂和湖南岳麓书院做露天的讲座,在河北和江苏的千年古刹巡回演讲……
应中国移动邀请,在北方巡回演讲;
应浦发银行邀请,在南方巡回演讲;
应红凤工程邀请,在西北巡回演讲;
应新华书店邀请,在东北巡回演讲;
…………
有朋友告诉我,我总共有十八篇文章,被选入中国大陆的小学、中学、大学的语文课本。
或者可以说,在曲曲折折的人生里,我已经和无数的朋友结缘,在某一个交叉点上,比肩同行。
我很珍惜这偶然相会的情缘,所以把旅途中写的笔记收入这本集子,来纪念这十几年的行脚。
云水途中,我最庆幸的是,遇到了许多真性情的朋友,虽是一生一会,却已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希望借由出书的因缘,向那些曾接待过我的中国大陆朋友问候:“你一切都好吗?”
我想起虚堂禅师,当朋友向他道别,他并未起身相送,而是吟了一首诗,诗中有两句:

相送当门有修竹,
为君叶叶起清风。

门口那些修长的竹子,每一株都在为你们送别,为了感恩你们的情意,每一片竹叶都为你们兴起了清风。
呀!这是多么美的心情。
我书房的落地窗外,就是一整山的树林、竹林。我祈愿无以数计的、与我有缘会面的或只在书中读到我的朋友,都能“叶叶起清风”,得到生命的清凉,得到灵性的增长。


| 荆刺与芬芳,一时俱在 |

玫瑰因有耐心与刺为伴,才得以保有芬芳。
这是鲁米的短诗,我很喜欢。
人生的荆刺与芬芳,对许多人来说,是两难的选择。
其实,是可以共存的。
我们走过生命的长路,知道那不必选择,而是必然的。
正如春日的明媚与冬夜的酷寒,光辉的或荒芜的,枯的或荣的,都只是现象的两个面向,而不是真实的本体。
只要体验真实的本体,生命的流动、生活的变化、生涯的起伏,都只是一时一地的。
只要珍惜当下的一刻,无止尽的回忆都会得到澄清,不可知的未来才会成为美丽。
寻找从前的眼泪,到最后才了知,一切的悲欢离合是为了要此刻有更温柔的心、更充沛的爱、更清明的觉知。
感谢妻子淳珍的爱与宽容,十几年来为我们守护,守护孩子、守护这个家。有她在,就会有动人的音乐和清雅的花香;有她在,就会有美好的生活与浪漫的追寻。
情深义永,携手前行。
¬林清玄
2012年夏日•外双溪清淳斋

文摘
插图:











雪三昧

|.之一:白鹭立雪.|

白鹭立雪,
愚人看鹭,
聪明见雪,
智者观白。

在山东东营旅行,最开心的是去看黄河入海口。原本以为黄河入海口大约像台北淡水河河口,坐小船五分钟就可以横渡。
及至站在黄河入海口,完全被那景致的广大与壮阔震慑了:先是一望无际的芦苇,再是无边无涯的湿地,最后才是黄浪滚滚的海滨。
黄河从遥远的源头,穿越无数的山水平芜,到了海边往四面扩散。站在朔风野大的海边,把视觉放大到极致之境,也无法看清。河水到底有多么宽广呢?登上木造的小楼,用望远镜,左右扫瞄,依然无边。
无法形容那种感动。黄河原只是小小的一条,向前穿行时,许多的溪河、许多的雨雪,一点儿一点儿地汇集,黄河越来越大,最后流到了东营,便成为数百里的湿地了。
湿地的物产丰美,有数不清的鱼虾。
东营的朋友说:“童年的时候,湿地还没有管制,跳进水里,空手就可以抓到许多鱼!”
“一点儿也不夸张,那时河海交界处,有许多大闸蟹,个个肥美。小时候还不懂吃大闸蟹,一捕一大桶,回家剁成小块喂鸭子,鸭子吃了大闸蟹,鸭蛋黄特别红!”朋友自我解嘲,“后来香港人来旅游,才知道大闸蟹是宝,大家才开始吃。早知道,二十年前开始外销,早就发财了!”
大闸蟹不解吃,倒是吃了不少野鸟,一直到管制以后才没人吃了。
东营是最大的野鸟集散地,留鸟与候鸟都很繁多,吃海水和淡水的鱼虾永不匮乏。
喜欢观鸟的人,带着望远镜来看会感动到哭。
河海茫茫、天地悠悠,看见一只丹顶鹤突然展翅飞起,群鹤比翼追随,在蔚蓝的海上自在回旋,想到人生能有几回看到这壮丽的景色?怎不感怀殊深!
或者是在冬季,大雪纷飞,把大地盖成一片安静的银白,那白是如此纯粹、如此无染。突然,雪中有了一丝动静。
定睛凝视,原来是一只白鹭,在雪原中散步,一步一慢,久久才动一下。
心中一惊,原来那是古代禅师说的“白鹭立雪”“银碗盛雪”“白马入芦花”“雪花一片又一片,飞入芦花都不见”的境界。
白中有白,白外有白,白上还有白。
以为白是静的,静中还有动;以为白是大的,大里又有小;以为白是无分别的,无二里还有独一。
“白鹭立雪”不只在说眼前的景,也在说开悟的境。
世俗的人看见了雪中的白鹭,便会忘记雪的存在;看见了追逐,忘失了平静;追求小的价值,忽略了纯净如雪的本质。
聪明的人知道白鹭伫于雪中,只是一时的、短暂的,因此常常会提醒自己,不要丢失了可贵的纯净。
有智慧的人,只是静观,不起分别。
雪是美,白鹭亦美;雪为纯净,白鹭亦为纯净。
雪是静的,白鹭是动的;雪为大,白鹭为小。
智者观之,皆起欢喜,因为了知白雪与白鹭都是天地的偶然,就像人站在下着雪的黄河入海口,也只是一个过客。
人间本来就是一个混沌。“白鹭立雪”是极目时的一道悟的闪光,你看见了,一切正像如此,明明白白。
回到繁华的东营市区,住进我预订的小房间。饭店的总经理突然造访,免费为我升格行政套房,两室一厅外加阳台,比我原订的小房间大十倍。
换房完成,心想:“我用不着这么大的房间呀!这就像白鹭立雪,更显自己的渺小。”
正寻思时,总经理又来敲门,带来了笔墨求字,希望挂在大堂的墙上。
回不去那个小房间了,只好写字:“白鹭立雪,愚人看鹭,聪明见雪,智者观白。”
“林老师!可否解释一下?”
“说不出来,慢慢参吧!”

内容简介
心灵导师林清玄 灵性禅心新作 大陆独家授权 。
游历二八岁月,晓尽南北风华,挥袖意动千年事,畅怀三山百地愁,何处不风流。曾忆星空夜半,梦回西东神游,放眼云端迎丽日,风尘万里共潮头,回首映峥嵘。
林清玄以写作四十年的经历,博引诗词畅谈古典新解,以此反照自身:文学让人敢于与众不同,常保感动的心!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