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南洋.pdf

下南洋.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1.《大国崛起》总策划麦天枢最新作品:《大国崛起》是刚性的,《下南洋》是柔性的
麦天枢:“《大国崛起》是刚性的,讲国家怎么走向现代化,这中间有哪些制度性的建设。但《下南洋》是柔性的,从感情进入理性。”
继《大国崛起》同名图书畅销70万册之后,《下南洋》将再掀畅销热潮,,必将成为2013年底最具冲击力的历史类图书!

2.CCTV-1(综合频道)大型纪录片同期播出,海外版亮相美国历史频道,与图书相互助力
《下南洋》投资两千五百万,由《大国崛起》总策划麦天枢任总监制、总撰稿,《故宫》导演周兵、祝捷任总导演,《舌尖上的中国》音乐制作人王同配音,这一大投资、豪华阵容制作的纪录片将于中国最权威的电视媒体央视一套播出,毕竟引起巨大的社会效应。
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李克强先后访问东南亚,表明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大中华文明”的重视,《下南洋》“看南洋,见中华,寻找中华文明海外基因”的调子,也迎合了这一趋势,所以受到央视一套的重视。
另外,《下南洋》的英语缩编版亮相美国历史频道,这是美国历史频道首次播出完全由国内团队制作,并反映中华历史文化的人文纪录片。

3.看南洋,见中华,寻找中华文明的海外基因
周兵:“当我们想要寻根,却发现在这片被忽视的南洋之地,竟保存了更完整的中华文明的基因。”

祝捷:“在不断地深入南洋华人的社会与历史时,终于发现,它们不只是历史问题,它们无疑地指示着这个文化千百年沉积的习惯与延续而至的今天。”

媒体推荐
李光耀:“惟有知道自己的根源,惟有了解祖先的遭遇,你才知进退依据。我们华人和泰国人、菲律宾人或斯里兰卡人有何不同?”

麦天枢:“一个民族的自尊,一个民族国家的自信,这样的条件或许是必备的:中肯地面对和反省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文化本身。立足于此,对己对人对事对理才谈得上理性与公允。而《下南洋》即在尝试这样一种文化历史叙述的可能。”

周兵:“当我们想要寻根,却发现在这片被忽视的南洋之地,竟保存了更完整的中华文明的基因。”

祝捷:“在不断地深入南洋华人的社会与历史时,终于发现,它们不只是历史问题,它们无疑地指示着这个文化千百年沉积的习惯与延续而至的今天。”

作者简介
麦天枢 《下南洋》创意总监
作家、学者。是当时报告文学代表性作家之一。其主要作品有《土地与土皇帝》、《西部在移民》、《爱河横流》、《天荒》等。曾获“人民文学奖”、“徐迟报告文学奖”等全国主要文学奖项。九十年代主要从事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主要著述有《昨天——中英鸦片战争》、《中国农民——关于九亿人的现场笔记》、《天国猜想——认识中国的一条新路径》等。截至2011年已总策划、创作指导参与《大国崛起》、《汉字五千年》等有重大影响的历史文化纪录片。
周兵 《下南洋》总撰稿
2003年-2013年期间先后创办东方良友影视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新影世纪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任董事总经理、总编辑等,现任中央新影集团周兵导演工作室艺术总监;中国纪录片委员会学术研究院秘书长;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文物及博物馆系中国艺术史博士;同时兼任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传播系客座教授。1993年进入北京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先后担任《东方之子》栏目编导,《东方时空》特别节目《记忆》总编导,《东方时空》、《纪事》栏目制片人。2003年任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新闻评论部特别节目组制片人、大型系列纪录片《故宫》总导演。此后,拍摄及监制纪录片上百余部,包括《梅兰芳》《敦煌》《外滩》《当卢浮宫预见紫禁城》《台北故宫》《下南洋》等。他先后三次荣获中国纪录片年度导演,作品多次荣获金鹰奖、白玉兰奖、金熊猫奖、星光奖等几十项国家级以及国际性奖项。
祝捷《下南洋》总撰稿
内地新锐青年导演。纪实类作品2005年 CCTV国际频道春节特别节目《丽江•过年》导演、2007年《TAXI——A MOVING LIFE WITH CHINESE》(CNEX委制)导演(入选加拿大新亚洲独立影像展)、2008年《台北故宫》导演、2009年《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导演、2010年纪录电影《外滩轶事》、2012年《下南洋》总导演剧情类:2007年 电影短片《天堂的颜色》(第十届日本东京Shortshorts国际短片电影节(2008)亚洲竞赛单元最佳影片、意大利San Giò Video Festival of Verona(2009)DINO COLTRO AWARD)、2007年 电影短片《我自己的Malena》、2010年 纪录电影《外滩佚事》编剧、执行导演、2011年 电影《长江图》执行导演(荣获荷兰鹿特丹电影节剧本基金台湾金马电影节后期基金)

目录
序一 敬意
序二 不能让历史继续留白和埋没

第一章 华南之洋
中华的另一面 / 003
棺材和种子 / 008
祠堂、义山、大伯公和峇峇娘惹/ 011
欧洲人阴影下 / 017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 / 022

第二章 南下之帆
“沉船坟墓”上的香火 / 031
败寇们的避难所 / 036
“金薯”串起的希望之路 / 040
华工血泪 / 045
自由新大陆 / 050

第三章 异乡家园
南洋大港的明朝风 / 062
绝望之境:歧视,苦活,死于非命 / 066
华人创造:混合了马来香料的中国味道 / 074

第四章 血泪南洋
马尼拉唐人街的火海血河 / 089
雅加达的红溪惨案 / 094
排华伤痕 / 101

第五章 百年兰芳
关帝庙受供奉的真人像 / 115
神话人物般的会社领袖 / 118
早期中国公司:管理人情的慈善组织 / 123
“近代世界的第一个共和国”? / 129
108年后“兰芳”灭于荷兰人火枪 / 135

第六章 千年家族
韩氏家族:和异族通婚,枝繁叶茂 / 143
杨氏家族:忍辱存活,创商业帝国 / 146
陈氏家族:与洋人合作,奉献社会 / 149
邱氏家族:宗祠里的功名牌匾 / 156
李氏家族:总理之家 / 159

第七章 母国春秋
中国海盗被中外军队联手剿杀 / 169
被天朝抛弃 / 173
大吏之死 / 176
海禁之殇 / 179
当母国可以依靠 / 183

第八章 北望之心
信局递侨批,侨批攒希望 / 196
“批脚”送信,信重如山 / 200
黄花岗的29个南洋魂 / 204
“再会吧南洋” / 208
“我的家在哪里” / 217

第九章 开放之门
张弼士与“南洋劝业会” / 224
诺贝尔奖候选人医不了国之病 / 230
厦门大学首任校长的改良苦心 / 236
真正的开放来自平凡生活 / 243

第十章 期待南洋
保存中华文化之根 / 252
新公民,新挑战 / 261
现代化华人 / 268

附录 创作团队手记
后记 中华文明的海外基因
后记 南洋,见中华

序言
序 敬意
麦天枢 《下南洋》创意总监
一个民族的自尊,一个民族国家的自信,这样的条件或许是必备的:中肯地面对和反省自己的历史、自己的文化本身。
立足于此,对己对人对事对理才谈得上理性与公允。
而《下南洋》即在尝试这样一种文化历史叙述的可能。因此,这里没有讨伐,没有批判,没有抱怨和通常以抱怨表达的祈求,但却试图体现与所有中国人都苦乐相关血肉相连的命运感。
谁能抱怨历史——那远远超越我们生命的岁月。
谁能抱怨文化或文明——那系统生存方式汇成的惯性。
谁能抱怨外部似乎总是对立着的国际强势生存集团——远未结束的人类以文化传统相区别的集团竞争时代。
能在这里达成深刻的共识,建立《下南洋》的思想出发点和叙述基础,本人很高兴有机会向本片的投资人与电视人表达一个读书人的敬意。

周兵、祝捷、周澜们是幸运的。因为《下南洋》的主要推动者和唯一投资人张晓卿先生。他们一定体会或享受了不同以往的自由——但要被称为创作或创造的事情,就总是必须仰仗那份简单又复杂的自由。
张晓卿先生执意投拍《下南洋》,大陆同胞或许很难体会他的执著。1998年印尼反华事件发生时,他虽然身在毗邻的马来西亚,但作为整个南洋地区重要的华人领袖,一段时间里几乎放下一切奔走呼号,希望能有重要的国际力量对暴力摧残下的印尼华人主张公道。痛心失望之余,他依然将希望投向北方——中国大陆,希望能够让那里的人们了解南洋,了解南洋同胞的命运与处境。他相信了解是关心的基础。我们第二次见面时,晓卿公似乎着意谈到1998那海外华人不能忘怀的遭遇,在场有他一些重要的海外赶来的同事,还有《下南洋》的主创人员。但是,由于天各一方,面对面沟通的机会并不多,我不得不在人们沉默不久,就此委婉地表达似乎有区别的意思。我说:“晓卿先生,我们可能需要这样的思想准备——让这部电视片的叙述离开甚至远离我们的感情……”能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面和情景:许久之后,晓卿先生哈哈大笑,然后对我对导演们说:理解,理解。事实上,在之后数年并非只是因为《下南洋》的交往中我已经知道,晓卿先生很少象这次会面般谈论与自己有关的往事,也很少如此豪放的大笑。他在几乎所有场合都是一个安静而朴素的长者。
在日后的合作中,他以一个关怀者、服务者的姿态,全程体现了他卓越的“理解”。要知道,晓卿公身体力行对应着的,是一个急迫地要将所有的职位、地位、金钱都要毫不容情地转化为权力和控制力的社会;要知道,正是这肆无忌惮地跨行跨业咆哮着的控制欲,才使创作和创造成为一个所谓泱泱大国的奢侈品,使一个不缺勤劳和聪明的人口大国在艺术、科学的田地里秧苗稀疏而瘦弱。

周兵、祝捷、周澜们也是不幸的。一旦进入具体的工作,他们不得不立足于自己的辛勤,几乎从头开始建立一个近五百分钟的庞大叙述所必需的事实与细节。他们进入了一个社会学术准备极不充分的半荒漠化地带。这里竟然没有相对系统的历史写作,没有相对成熟的学术著作,即便有数量不多的学者,也很少有人专注于“是什么”、“为什么”这样学术活动非功利的诉求,于是,政治概念就凌驾于学术概念,为了证明确定意图或情感的“事实”就似是而非地产生。可以说,这是我参与的类似题目中,材料获取最困难的一次经历。事实上,面对宏观历史文化体裁的时候,我的工作主要是帮助电视人在过于丰富的材料之海中选择和提取,以获得一种个性叙述所需要的简单或单纯。而《下南洋》的编导们,不得不自己奔波,得到提取之前本该就在的“丰富”。
《下南洋》里极具轫性的电视人,以不同于我们自身社会的一般风尚和行业作态的表现,这样令人尊敬地回报了他们应该回报的张晓卿先生和南洋华人:大量的原始资料,他们都是从西方大学和博物馆的仓库和橱柜里一卷卷一页页翻检出来,全片追寻材料的工作时间,超过整个工作用时的一半。当然,他们为此付出的是人生,也是金钱,还有更可珍贵的文化热情。那是人的境界。

我相信,这部电视片应该会获得观众的尊重。因为它是令人尊重的实业家和令人尊重的电视人的共同心血。

文摘
第一章 华南之洋

2012年夏天,荷兰籍华人李伟汉登上北京至雅加达的飞机。他这次去印尼,是为了寻找自己祖先的故事。
一百多年前,李伟汉的祖先从中国去了印尼泗水1,家族在印尼传承了六代之后,他却出生在了荷兰阿姆斯特丹,后来他来到北京工作。
现在,李伟汉辞去了原有的工作,成立了一家专门帮助华人寻访祖先故事的公司。
“我从小就很喜欢历史。我还记得我六七岁的时候,我问了我爷爷好多故事——跟祖先有关系的故事。2004年我第一次来中国,在这儿工作,在这儿生活,我问自己,现在的中国和我祖先生活的中国有什么区别?他们为什么离开?”李伟汉说。
今天,大多从北京去雅加达的人会坐飞机,航程需要7个小时,而当年李伟汉的祖先从台湾金门乘船去印尼,则需要几十天的时间。
中国人去往南洋的历史非常久远,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开始乘船从东南沿海到今天的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下南洋和闯关东、走西口并称为中国近代三大移民潮,是中国文化的海外基因,是这个国家数百年来鲜活的历史记忆,是李伟汉、他的客户们乃至所有华人的心灵史。

中华的另一面>>>
南洋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印度尼西亚群岛2中的喀拉喀托火山3又一次喷发了。1883年,它曾有过地球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喷发,喷发的能量相当于美国人在广岛投下原子弹的8000倍,喷发的声音,最远传至3500公里之外。
在水与火、山与海的碰撞相融中,经过亿万年的变迁,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出现了一道地球上最为独特的风景线——两万多个岛屿如同珠链一样散落在大洋之间。它们就像上帝洒落在这个星球上的一颗颗珍珠,人类和其他生命就依存在这些珍珠之上。这里就是南洋。
环绕着菲律宾群岛4的大海,据说在太阳的照射下会显现出七种颜色,但在这美丽的背后,却是现实的纷扰。这个国家处在环太平洋地震带上,水灾、台风和地震时常来袭。在菲律宾群岛的7000多个岛屿之上,生活着9500多万人口,大约有1000多万人拥有华人的血统。菲律宾的城市里,随处可见西班牙人或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娱乐和信仰。
赤道横穿了印度尼西亚的全境,这个国家拥有17000多个岛屿。在这些岛屿上,有许多火山喷发后留下的印迹。在这个国家,现在依然生活着300多个民族,说着上百种语言,拥有两亿四千多万人口。印尼是世界上信仰伊斯兰教人口最多的国家,它也是世界上唯一把儒家文化列为一种宗教的国家。现在有超过1000万华人生活在这里。
风筝和陀螺是马来人5最喜欢的传统娱乐,在马来西亚,这种游戏受到不同种族人们的喜爱。陀螺的飞转需要一种平衡的技巧。如何维护不同族群的文化传承和地位的平等,一直是这个国家管理者所面对的挑战。今天有600多万华人生活在这里。
在新加坡市中心有一组雕塑,它讲述了100多年前华人们漂洋过海来到这里创业的故事。这个不到50岁的年轻国家,一直在东方和西方、传统和现代之间,寻找着自己的定位和方向。他们称自己是“赤道上的小红点”。这个小红点经历了20世纪到21世纪最激荡的百年,从曾经的危机、贫困和混乱中成就出一个整洁、秩序和安全的国家。在它的500多万人口中,华人占74.1%。
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是南洋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所聚焦的南洋就在这里,和人们通常所说的东南亚有所不同。这些地方与中国大陆远隔大洋,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中国皇帝的权威不曾到达这里,中华文化对这里的影响也微乎其微。而在后来的岁月中,当越来越多的华人离开故土来到这里,并且改变了这里,下南洋,成为人类移民史上一段含着血泪和梦想的传奇故事。
“纵观人类的历史长河,总是伴随着一批又一批的世界范围内的移民迁徙。”英国剑桥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艾伦•麦克法兰说。
1620年9月6日,载有102名清教徒的“五月花号”由英国普利茅斯出发,经66天航行,在北美新大陆靠岸。登陆前,船上102名新移民中的41名成年男子签署了《五月花号公约》,约定组成公民团体,拟定公正的法律、法令、规章和条例,全体遵从之。北美第一块殖民地随后建立。1776年美国独立后,“五月号花”及其《五月花号公约》成为全球移民史中的里程碑。人们普遍认为,清教徒移民在北美早期殖民过程中的宗教精神和自由意识,成为美国文明的内核。
在1650年至1780年间,约70万欧洲人迁移至北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而在1850年至1913年这段史学家称为“大移民潮”的时期,每年有约100万欧洲人移民全球各地。
欧洲移民的同时,形成了一群非自愿移民——约1500万非洲黑奴。随着奴隶制的废除,大英帝国要找寻廉价劳工的新来源,开始以契约形式从亚洲特别是印度和中国吸纳劳工。英国在80年间将超过100万印度人输入非洲及加勒比海地区。
20世纪初,西、北欧的移民领导地位被南欧取代,大量西班牙人、意大利人及葡萄牙人涌入拉丁美洲,特别是巴西和阿根廷。当时越洋移居的欧洲人达5500万。
今天,亚洲已取代欧洲成为主要人口输出国。在外国居住的印度人有2000万,海外的中国移民则有3000万。
移民浪潮改变了全球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关系,按《全球通史》作者斯塔夫里阿诺斯的说法,是形成了“新的全球性视野”。
华人下南洋,成为这种全球性视野中的重要部分——通过南洋这个桥梁,中国和世界有了更紧密的联系,更多元的对接,彼此的冲突和融合奇妙地连成一体。南洋是华南之洋,也是连接东西方之洋。
中国人为什么下南洋?荷兰莱顿大学欧亚关系史教授包乐史说,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对于当年的华人来说,南洋的生活充满了希望。你的祖先是从中国来的,我们同属于一个大的文明,我们都是兄弟姐妹。”
李伟汉认为,华人下南洋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去赚钱。“如果你的亲戚朋友先去了一个地方,你就跟着他们,因为他们可以在新的地方帮你。”
李伟汉能把助华人寻根做成生意,是因为在全世界的移民中,华人的寻根意识最强。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感慨,“惟有知道自己的根源,惟有了解祖先的遭遇,你才知进退依据。我们华人和泰国人、菲律宾人或斯里兰卡人有何不同?差别在于我们如何来到此地以及发展的方式,这需要有历史感。”
这种历史感,就在南洋华人的举手投足、所思所想间,它们构成了中华的另一面。
棺材和种子>>>
在中国历史上,王朝更替不断,长达千年的人口大迁徙不断。
据《南洋华侨史话》一书记载,中国人是从公元7世纪即唐朝时开始移居南洋的。盛唐时代,对外贸易、航海发达,有些人到南洋从事贸易活动,就留在当地。当时,由于唐朝强大,威震四海,南洋华人总带点骄傲地自称为“唐人”,称祖国为“唐山”,华人聚居地则为“唐人街”。
宋朝时,手工业、商业兴盛,海上交通比唐朝更为发达。发展和南洋各国的贸易往来,成为国家的财源之一。当时下南洋乘帆船,有些人错过返航的季风,就在当地住下来,次年再北返。后来随着贸易的发展,渐渐有中国人留在南洋,叫做“住蕃”,而且一住就是一二十年,并在当地娶妻生子。
元明两朝,对外贸易和海上交通进一步发展。14世纪时,印度洋的航运权几乎全掌握在中国人手中。明朝初年的1405年至1433年间,郑和七下“西洋”,他的船队访问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有14个在南洋。此后,华人广泛分布到南洋各地。
欧洲人的大航海时代6开始之后,那些从中原迁徙到东南沿海的人们,又开始了一段艰辛的漂洋过海的旅程。此后400年间,有1000多万华人从福建的福州、福清、晋江,广东的潮汕、清远、梅州,台湾的金门,海南的琼海、文昌等不同的地方下南洋。
在明代的一份民间笔记中有这样的描述:“飘洋过海时要随带耕种之具和种子,还要带上棺材。”下南洋的船主带着棺材,是随时准备迎接死亡;带着种子,是随时准备在不可知的荒野建立生活。
棺材和种子,支撑中国人生死观的两样东西,有了它们,无论走到哪里,心里都有底。
京那巴鲁是马来西亚的最高峰,那里流传着一个故事:很久以前,一个从中国来的商人,在那里娶本地女子为妻。一天他说要回自己的家乡去看一看,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生死不明。他的妻子站在山上,遥望中国的方向,后来变成了一块石头。今天,当地的原住民还称这座山为中国寡妇山。
这个传说,印证了中国文化在南洋的扎根。
南洋是一个多民族地区。5000年以前,一群操着古老的南岛语系7语言的人,从与中国大陆相连的中南半岛8来到这些岛屿。今天,他们的后代依然生活在这里,延续着传统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他们被称作是南洋的原住民。
后来,印度人也来到了南洋各岛,带来了他们的文化和信仰。紧接着,来自中亚的阿拉伯人也来了,他们和来自中国的穆斯林们一起带来伊斯兰教信仰。今天在南洋,有超过一亿人遵循着穆斯林的信仰和生活方式。
华人来了,带来棺材和种子,带来中国文化,也带来和其他民族的融合之道。
祠堂、义山、大伯公和娘惹>>>
当李伟汉来到他祖先生活的印尼泗水时,他寻找到一段先祖们和当地穆斯林结合的故事。“我爷爷的爷爷的老婆的奶奶是当地人,她是爪哇人。她应该是穆斯林,因为她的墓碑在今天的一个穆斯林坟场。先祖跟当地人结婚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扩大他们的人脉,得到更多的生意机会。”
来到南洋的华人为了让子孙后代知道自己的祖先从哪里来,几乎每一个有实力的家族都会在他们生活的地方建造祠堂,记载他们的家族和中国大陆悠远的联系。有些祠堂里,功成名就的宗族成员会有一块属于个人的功名牌匾被高高悬挂,让宗族后辈们年复一年地礼拜、崇敬,一直到现在。
台湾《汉声》杂志创始人黄永松记得,他的家族族谱前面有一首诗。“我记得其中两句:日久他乡即故乡,晨昏须上祖宗香。你下南洋也好,你到哪儿去也好,你在那里要完整地建立你的生活,要安居乐业,所以日久之后你要把他乡当故乡一样去经营。核心的精神就是早晨跟黄昏须上祖宗香,自己的根源别忘记了,这是我们的民族特性。”
下南洋的华人大多渴望衣锦还乡,但是很多人却无法回到故土,他们的尸骨只能埋葬在当地。今天,在很多华人聚集的城市和乡村,都能看到一两百年以上的华人陵园,那是当地华人共同出资购买的土地,被称为义山。在新加坡的咖啡山埋葬着十万以上的华人先辈,而在马来西亚马六甲11的三宝山,埋葬着1200名华人的先祖。
几乎在所有华人先祖的墓碑上都可以看到一种信息,显示着墓主从中国的什么地方来到南洋。对每一个站在它前面的家族后人来说,无论他现在说着什么语言,受到怎样的文化洗礼,这些先祖的墓碑都有一种牵引的力量,牵引故土乡情,牵引过去和未来。
在新加坡的繁华都市中,保留着一座坟茔。在坟前唱歌的林苏民已经是他的家族在南洋生活的第五代。每年清明,他都会在这座坟墓前,用唱歌的方式来祭拜自己的祖先。
在印尼泗水,李伟汉发现他的祖先不仅有李姓一家,还有韩氏和蔡氏
家族。
李伟汉指着一个祠堂说:“这个祠堂是18世纪70年代建的,是韩祠堂,我爷爷的妈妈姓韩,我妈妈的妈妈也姓韩。”
大家族间的联姻使得华人在当地的生存更为稳固,也使得他们的后人枝繁叶茂,甚至远到欧美大陆。无论这些华人后裔走到哪里,对祖先的怀念和祭拜,都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深入血脉的信仰。
“我在泗水那个小村子的时候,我想,六代之前,我的祖先也是在一样的小路上走,也是在一样的祠堂里祭拜他们的祖先,所以当时我觉得除了我以外,世界上应该有非常多的华裔也对家族研究感兴趣,想更了解他们的家族发展史,因为这是赋予生命价值的一种方式。”李伟汉说。
在马来西亚槟城12,每年农历七月,人们都会来到一个海岛,收取一种祭拜神灵的火种。火种取好后,会送回准备祭祀的主会场。那里,人们会接连几天在神像前表演戏剧歌舞。到农历七月十五,中国传统的中元节这一天,一场盛大的游行开始了。这一天,会有十万华人聚集在那里,他们游行祭拜的对象被称作大伯公13。在大伯公像前,人们高呼“发财平安”——追求财富的积累和平安幸福的生活是数百年来南洋华人共同的期盼。
在南洋,华人是最会做生意的族群。
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南洋那些岛屿只是中国与阿拉伯和印度贸易的中转站。最有魅力的产品是中国的丝绸、瓷器和茶叶,它们被运往欧洲和中东。从16世纪到18世纪前期,传统手工业发达的中国一直保持对西方的巨大贸易顺差,西方人则以美洲白银支付所购买的中国丝茶,长达280年,大量白银流入中国。《白银资本》作者贡德•弗兰克提出,航海大发现直到18世纪末工业革命之前是亚洲时代,至少直到1800年为止,亚洲尤其是中国一直在世界经济中居于支配地位。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主席王赓武认为,华人在南洋贸易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很会跟当地的政权建立友好关系,当地的国王很欢迎华人来做生意,贸易上大家都有好处。
取得当地政治势力的支持后,通过与原住民婚姻的结合,一些华人很快融入当地社会,南洋开始出现一个特殊的族群——中国人和马来人结婚后所生的后代,男性被称为“峇峇”,女性被称为“娘惹”。
“娘惹”后代陈淑珠说,“1771年我的家族来到这里,那个时候中国不允许妇女移民马来。‘娘惹’穿着马来人的服饰,吃着马来人的食物,而文化和信仰却仍然保留着中华的传统。”
祠堂里的功名匾牌,义山上刻有故乡名称的墓碑,被祭拜的大伯公像,与土著的联姻,这些细节体现的不仅是世人称道的华人的生存能力,更是华人的生存信仰。

内容简介
南洋,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有两万多个岛屿,像上帝洒落在地球海洋上的一颗颗珍珠。也许由于它特殊的地理位置,在数百年间,它成为人类历史上东西方文明相护碰撞和融合的最前沿之地和试验场。
在这样的文化洗礼和融合下,中国人是如何葆有自己的传统,如何历经血与火的苦难和血泪?
财富的成功和梦想创造呈现出一种全新的面貌,中华文明在这块土地上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形态。
《下南洋》不仅讲述了华人在异国远乡建造家园的故事,更通过他们的艰难生存历史,来反观大多数中国人的当下生活、传承、困惑和命运。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