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王国维.pdf

读懂王国维.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怎样了解文化大家?如何读懂文化经典?
   文化名家浩若繁星,经典著作卷帙浩繁,读者面对这种情况,常常是花费了大量时间,却由于方法上不得当,总是达不到相对全面深入了解之目的。甚而概叹一声“高头文章,面目可憎”,掷之而去。
“巧读·快读”现代名家系列丛书,就是力图解决以上困惑的一种尝试。希望在为读者提供扎实内容的同时,通过融入读书方法的内容编排,让读者用尽量少的时间,就对文化名家有较全面也较深入的了解。

作者简介
贺根民,男,1971年生,湖南邵东人,教授,文学博士,广西师范学院文学院副院长。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论、中国古代小说、民国学术史的研究与教学,已发表学术论文近百篇,出版学术专著有:《中国小说观念的近代化进程》和《<金瓶梅>评点美学》等。

目录

王国维的言………………………………………………………………………………………
王国维的行………………………………………………………………………………………
王国维大事记…………………………………………………………………………………
王、罗之裂………………………………………………………………………………………
王国维自沉……………………………………………………………………………………
王国维死因之谜………………………………………………………………………………
王国维小传……………………………………………………………………………………
王国维著作精选………………………………………………………………………………
论文
《红楼梦》评论………………………………………………………………………………
文学小言……………………………………………………………………………………
屈子文学之精神……………………………………………………………………………
文学与教育…………………………………………………………………………………
论教育之宗旨………………………………………………………………………………
奏定经学科大学文学科大学章程书后(节选)…………………………………………
古雅之在美学上之位置……………………………………………………………………
人间嗜好之研究……………………………………………………………………………
论近年之学术界……………………………………………………………………………
论新学语之输入……………………………………………………………………………
论性…………………………………………………………………………………………
释理…………………………………………………………………………………………
原命…………………………………………………………………………………………
殷周制度论…………………………………………………………………………………
诗词
咏史二十首……………………………………………………………………
苕华词(节选)………………………………………………………………………………
序跋
三十自序…………………………………………………………………………
三十自序二…………………………………………………………………………………
沈乙庵先生七十寿序………………………………………………………………………
国学丛刊序…………………………………………………………………………………
专著
宋元戏曲史(节选)…………………………………………………………………………
人间词话……………………………………………………………………………………
后记…………………………………………………………………………………

文摘
王国维的言

1.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为晏、欧诸公所不许也。

2. 今之言学者,有新旧之争,有中西之争,有有用与无用之学之争,余正告天下曰:学无新旧也,无中西也,无有用无用也。凡立此名者,均不学之徒,即学焉而未尝知学者也。

3.吾国人之精神,世间的也,乐天的也,故代表其精神之戏曲小说,无往而不著此乐天之色彩。始于悲者终于欢,始于离者终于合,始于困者终于亨;非是而欲厌阅者之心,难矣!

4.且大学者,虽为国家最高之专门学校,然所授者,亦不过专门中之普通学,与以毕生研究之预备而已。


5.教育之宗旨何在?在使人为完全之人物而已。何谓完全之人物?谓人之能力无不发达且调和是也。人之能力分为内、外二者:一曰身体之能力,一曰精神之能力。发达其身体,而萎缩其精神,或发达其精神,而罢敝其身体,皆非所谓完全者也。


6.生百政治家,不如生一大文学家。何则?政治家与国民以物质上之利益,而文学家与以精神上之利益。夫精神之于物质,二者孰重?且物质上之利益,一时的也;精神上之利益,永久的也。


7.三代以下之诗人,无过于屈子、渊明、子美、子瞻者。此四子者苟无文学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故无高尚伟大之人格,而有高尚伟大之文学者,殆未之有也。

8.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




9. 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10.昔人论诗词,有景语、情语之别,不知一切景语皆情语也。

 
11.哲学上之说,大都可爱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爱。余知真理,而余又爱其谬误。伟大之形而上学、高严之伦理学与纯粹之美学,此吾人所酷嗜也,然求其可信者,则宁在知识论上之实证论、伦理学上之快乐论与美学上之经验论。知其可信而不能爱,觉其可爱而不能信,此近二、三年中最大之烦闷,而近日之嗜好,所以渐由哲学而移于文学,而欲于其中求直接之慰藉者也。


12.抑我国人之特质,实际的也,通俗的也;西洋人之特质,思辨的也,科学的也,长于抽象而精于分类,对世界一切有形无形的事物,无往而不用综括(Cenerafization)及分析(Specification)之二法,故言语之多,自然之理也。吾国人之所长,宁在于实践之方面,而于理论之方面则以具体的知识为满足。至分类之事,则除迫于实践之需要外,殆不欲穷究之也。”


13.吾辈生于今日,幸于纸上之材料外,更得地下之新材科。由此种材料,我辈固得据以补纸上之材料,亦得证明古书之某部分全为实录,即百家不雅驯之言,亦不无表示一面之事实。此二重证据法,惟在今日始得为之。虽古书之未得证明者,不能加以否定,而其已得证明者,不能不加以肯定,可以断言也。






王国维的行


1.1898年3月罗振玉创办的东文学社顺利开学,王国维成为该校的第一批学生,当时他正供职于《时务报》馆,每天只能学习3小时日语,还得花很多时间去应付报馆事务,过着半工半读的生活。结识罗振玉是王国维在东文学社的最大收获,与罗振玉结交成为他一生学术与事业的一个重要转折点。罗、王结交,缘于罗振玉一次随意探视学员机会,罗氏偶然发现王国维写在扇面上的“咏史”诗,极为叹赏其中两句:“千秋壮观君知否?黑海东头望大秦。” 在随后的交谈中,罗振玉意识到王国维深厚的文史功底和远大志向,并了解王国维当时的处境和家境,当即表示免除王国维在东文学社的一切费用,并让王国维参与学社的管理事务。

2.1903年秋,某天黄昏,他饭后散步,走到通州师范学校西侧的东寺,听到寺里的朗朗钟声,不禁诗情勃发。他一面数着寺里的钟声,一面散步。而寺里钟声一停,他急忙跑到学校疾书。写下题为《秋夜即事》的诗歌:“萧然饭罢步鱼矶,东寺疏钟度夕霏。 一百八声亲数彻,不知清露湿人衣。”

3.在仓圣明智大学,王国维有过短时期的授课经历,学生不太了解他,所以也不怎么欢迎。他不擅长应酬,也不会客套。某一天,有人请他鉴定一件古铜器,他看了之后说:“这靠不住的”,那人再找出一些貌似真实可靠的证据,譬如色泽如何古雅、文字如何精致、书上的类似记载,诸如此类的话语提供他参考,请他再仔细看看。他看了以后,依然是“靠不住的”四字答复,不附和别人,也与人驳难。

4.王国维平生不善交游,而且多沉默寡言,但其学术上的朋友不少。不论老少、不分尊卑,凡是来访者,他都一律接待,从未赏人以闭门羹。他喜欢抽烟,宾主默对之时,唯见他口鼻间袅袅升腾的烟雾。凡是自己不知道的问题,他多不回答,遇见不甚熟悉的人,他是不愿多说话的,以致人们认为他是个孤僻冷酷之人。但是遇见熟悉的朋友,他很会聊天,不单谈学问,也涉及当时国内外的时事。他对于质疑的人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偶尔遇到驳难的时候,也不一味坚持自己的主观见解,有时也抛弃自己的主张。

5.王国维著述的方法可用三字概括:博、专、细。据徐森玉回忆,某一天,他去拜访王国维。当时,王国维正在撰写《宋元戏曲史》,家中的桌上、书架上摆的都是有关这部分的资料,其中还有一部分收自日本的善本。他们聊天之时,王国维总会将话题引到这部书稿上,并想听取对方的意见。刚好另有一位友人来访,王国维还用该法,提出问题,大家讨论。若有不同意见,则展开辩论,然后将最后的结论记录下来。过一段时间,徐森玉再去王国维家,当问起《宋元戏曲史》的情形,王国维说:“已看过校样,静等看最后的清样。”这时,他的书房里,桌上、书架上、凳子上有关那部书的资料,已全部收起,换成另一部书的资料,谈话的主题自然也变了。

6.1924年10月,北京政变,溥仪被冯玉祥驱逐出宫,王国维一直随侍逊帝左右,不曾稍离,事后更是终日忧愤不已,好几次想跳神武门御河自杀,因家人严密监视而未果。王国维对于冯玉祥撕毁民国优待皇室的约定,异常愤怒,引为奇耻大辱。王国维极为厌恶冯玉祥,收集了许多关于冯玉祥的负面评价,送到辻听花处,要求他登载于报上。如果到时还未刊登,他就会写信催促:“前天我要你登载,怎么还没载呢?”

7.北京大学三番五次请王国维到北大任教,但他均以各种理由拒绝,最后只答应担任通讯导师一职。北大方面曾邀请王国维到校参观,为显示对他的尊重,预先安排师生们夹道欢迎,但被王国维拒绝,他说欢迎队伍中自有各色人等,免不了要与自己不投机者接触,他不能接受他们的欢迎。蔡元培听后,一笑了之,随即将欢迎会改成茶话会,只邀请与王国维有共同研究兴趣的教授参加。

8.某次,北京大学的学生皖峰、何子星等人前往王国维家问学。在王国维的书房里,他们围坐一圈,虚心请教王国维。关于金石学、小学、学术史、文学史的问题,王国维均一一解答。后来,何子星请教关于李邕书叶国重碑的问题,说有两种版本,一为“江夏李邕撰书”,一为“括州李邕文并书”,不知何者为真?王国维沉思片刻,回答:“不甚清楚。”

9.王国维潜心学问,不谙世事,不营生机,不图享受,处处以严谨自持,甘于清贫。接受清华聘书之际,王国维早已誉满天下。清华方面本希望他出任清华国学研究院院长,但他认为出任院长后必须总理院中大小事务,会因为行政事务而妨碍治学,所以坚辞不就。此后,该职改由吴宓以办公室主任的名义兼理。

10.王国维不修边幅,不慕浮华,常头戴红顶瓜皮帽,背后拖着不长不大的小辫,青马褂,蓝长衫,布裤布鞋,面黄肌瘦,行动迟缓。不知底细的人,会错以为他是一个乡巴佬。初到清华园,常有人背后议论他那条辫子,轻者说是难看,重者言他是遗老。有一次王夫人在为他梳头之时,问过:“来到这个时候了,还留着这东西做甚么?”他却回答:“正是到了这个时候了,我还剪它做甚么!”王国维辫子是清华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日人桥川时雄说:“余每访先生于清华园,校仆必肃然低语曰,彼留辫之先生,是此校第一学者也,敬导而入。”

11.当时,有许多人劝王国维剪发。北伐战争爆发后,梁启超突然去天津,王国维心中也惶恐万分。大约农历四月二十八日,姜亮夫去看望王国维。王国维对他说:“有人劝我剪辫子,你看怎样?”姜回答:“你别管这些事,这个学校关系到国际关系,本校是庚子赔款而维持的,一定要看国际形势,你剪不剪辫子,这是形式。”王国维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

12.王国维授课清华,从不迟到,亦不早退。每次授课,以说明题旨为度,他人已经说过的东西,他从来不抄袭,也不诋毁。上课不大抬头看学生,讲课却非常细腻,课堂上不要求学生死记硬背。他欲解决一个问题,就先把有关这问题的所有材料找全,才下第一步结论,然后将结论与有关问题对照,才做最后的结论。他从不去学生居住之处,每次上完课就走。每当学生去请益质疑,他均竭诚相告。凡遇不知之事,他每每说“弗晓得格”,毫不掩饰。

13.王国维曾坦然承认自己对于《尚书》大约有十分之五读不懂,而《诗经》有十分之一二读不懂,这使当场的研究生很为震惊。一次,清华开茶话会,王国维为学生朗诵辛弃疾的《摸鱼儿》、《贺新郎》助兴。这两首脍炙人口的词作,王国维仓促朗诵,皆有遗漏。徐中舒说:“以此知先生不善强记,其谨严精深之学,殆皆由专一与勤苦得来。”

14.王国维说过,每天人的精神是从朝气落到暮气的,所以上午宜读经典考据书,午后宜读史传,晚间宜读诗词杂记之书。王国维每天在书房看书、著述,家务事不闻不问。清华每月四百元的薪水均由家里人去领,他自己一个钱也不带,也不知道花钱,只有买书之时才向王夫人要些钱用。家里人不去干扰他治学,可是王家孩子很多,打架顽习,时有发生。有时小孩追逐到书院,从房这角滚到那角,有时也会缠逼到王国维膝下,他只得拿着书绕屋躲避,而一心两目始终不离书本,直至家人赶到,驱赶小孩,方才了事。

15.寓居日本时,王国维共有八口人,四个小孩,且全系男孩,难以约束。仅以衣服论,王夫人和保姆日以继夜缝纫,也供不应穿,往往是新制鞋袜刚成,每被小孩们剪坏。王国维只知看书,家中事务一概委诸夫人,完全是个甩手掌柜。一次,王夫人潘丽正与他商议家事,但王国维手不释卷,忙若未闻,王夫人一怒之下,欲将书投入火中,恰逢罗振玉来访,旧俗虽为至友,内眷亦得回避。潘丽正进入内室,方才解围。

16.王国维不擅长绘画,王家孩子缠着要他画人,他只会画一位策杖老人或一叶扁舟。他有时也亲自教孩子读书,指导他们读《孟子》、《论语》。听他们背诵之时,他从不看书本。为孩子讲解,并非逐字逐句讲评,一口气讲完,问孩子们懂不懂,一旦孩子们点头表示懂了,这一天的功课也就算是结束。

17.王国维一生爱书,供职清华园后,一天除了吃饭,时间几乎都在书房消磨掉。有一天他去琉璃厂淘书,发现一本书的衬垫夹了张纸,抽出来一看,想必是名人笔迹,简直比中了奖劵还开心千万倍。他急急买了那书回家,一连好几天都兴奋无比。他生活极有规律,晚上十点多一定上床,每天看完书回卧室,就自己一个人拿着牌玩“过五关”,尽了兴,睡觉时间已到,即熄灯安寝。

18.每次午饭后,王国维抽根烟,喝杯茶,闲坐片刻,算是休息了。一点来钟,他就到前院书房开始工作,到了三四点种,有时会回到卧房,自行打开柜子,找些零食。王国维喜爱甜食,他的卧室放了一个朱红的大柜,下面放些棉被及衣物,上面两层专放零食,一开橱门,零食琳琅满目,犹若小型糖果店。

19.王国维居住北京,常赴宣外大街喝小酒。他以盐水毛豆、煮花生下酒,他酒量小,稍饮鼻子、眼睛均发红,但他乐此不疲。王国维夫子自道,以此寻觅高阳酒徒的风味。后来王夫人来京,王国维方才不再去那地方喝酒。

20.王国维外表严肃,他清华同事赵元任的太太杨步伟女士是位直爽的大嗓门,但一见到王国维却噤不出声。王国维的五十寿诞,清华同事为他办了三桌酒席,杨步伟硬是避免与王国维同桌,她说:“不,不,我不跟王先生一桌。”果然,席间,王国维那桌沉默无语,杨步伟那桌则笑语不断。

21.王国维说话不利落,性情僻冷,但一遇到学术问题便立马显出热情的一面。他五十岁生日,学生纷纷来王家向他祝寿。七天后,他在清华园工字厅设宴答谢,席间,他向学生展示所藏的历代石经拓本。学生们竞相发问,他辩答入流,欣悦异常。

22.王国维书法不算太好,但酷似其人。每次批校书稿,他一律用工整的小楷。他不轻易为人作书,除非是至友或门人。某次,有人请他为一位福寿双全的老太题个像赞,他就当面拒绝,说:“这是应酬,我没时间。”另有一位近邻,想请他题写一幅小屏,先从王夫人处着手,王夫人说:“你把纸格子打好,交给我,我逼他写就是。”果不其然,没几天就如愿写成。不过,这种方法不可再用的。

23.王国维在清华执教“小学”,当年姜亮夫报考清华国学研究院,王国维向他提过诸多“小学”方面的问题,姜亮夫均没有答错,因为他之前曾精读过章太炎的《章氏丛书》。王国维看过姜亮夫的考卷后,便问:“你可是章太炎先生的学生?”,姜亮夫据实回答:“不是,我是四川来的。”“四川来的,怎么说的都是章太炎先生的话呢?”姜亮夫只得将因为假期要升学、突击阅读《章氏丛书》的事情一一道出。王国维进而询问:“《章氏丛书》你看得懂吗?”姜亮夫马上回答:“只有一二篇我看不懂,别的还可以。”王国维连声说:“好的,好的,你等一会儿。”然后叫他助手赵万里转告梁启超:“姜亮夫这个学生我看可以取。”

24.姜亮夫就读清华国学研究院之际,苏联盲诗人爱罗先珂旅游至北京,姜亮夫加盟的云南会馆出一刊物,请爱氏画一封面,姜亮夫自赋一首词。随后,姜亮夫拿填好的词请王国维评价,当时已是晚上七点。王国维浏览之后,说:“你过去想做诗人,你这个人理性东西多,感情少,词是复杂感情的产物,这首词还可以。”一改就改了近两个小时,期间,姜亮夫随手翻看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德文本的《资本论》,只见书中好几处都打上了记号。王国维对姜亮夫说:“此书是十多年前读德国人作品时读的。”该事给了姜亮夫以深刻的印痕。晚上九点多,姜亮夫起身告辞,王国维要家人点灯笼跟他一起,一直将姜送到大礼堂后面的流水桥,等姜过了桥方才回去。王国维说:“你的眼睛太坏,过了小桥,路便好走了。”

25.叶德辉之死,王国维触动很大。他一度闪过避难的念头,曾经问过学生卫聚贤:“何处可以避难?”卫聚贤回答:“山西省可以,它是表里山河,阎锡山又善变,国内几次大变动,他都避免过了!”王国维追问:“我去了生活费如何维持?”卫聚贤接过话头:“我们几位朋友,办了一间‘兴贤大学’,王先生在那里教书,月薪只能给一百元,居住在山西省风景区晋祠,距学校三十里,洋车两点钟可拉得到,那里,学校的校长有洋房可住,每月来校上课一次。”王国维却质疑:“我的书不够!”最后终究未去。

26.冯玉祥部队抵达保定,威逼北京。日本友人桥川时雄等人去看望王国维,他们觉得王国维和平时不大一样。王国维直说:“再坐一会儿”、“在这儿吃饭”等等。桥川等人上午去,一直到晚上才离开。临别时,王国维一直将他们送到清华大学正门。桥川他们纳闷,王国维为何如此热情而且依依不舍,事后才知斯时的王国维大概已存死志。



内容简介
生的全貌,是一套生动活泼,而又全面了解徐志摩先生的读本。
  其中:“言”、“行”取微博体形式,“言”即名家精辟精彩的言论,“行”则是彰显名家个性特质的行为。“大事记”是名家所历重大历史事件、社会活动、学术活动等,记录他们在其中的作用和影响。“人物小传”是对其一生经历的概览,尤其侧重于他们的成长、求学、治学等方面的经历。“著作精选”则是最能体现他们文化贡献的代表作品的选摘汇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