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东京塔.pdf

桃色东京塔.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婚戒束缚住的不是你渐胖的身体,而是追求爱情本质的心。 案件 X 推理 深度剖析爱情架构
禁忌 X 伦理 抉择中重释婚姻逻辑
日本“恋情推理”当红作家 柴田芳树
给你“爱下去”的信念、勇气和理由。

媒体推荐
在推理小说、警察小说之外,这还是一本究极的恋爱小说。柴田氏对男女之间微妙的心理差异与情感纠结的描写,总能戳中读者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日本亚马逊

作者简介
柴田芳树(しばた よしき)Yoshiki Shibata
日本当代小说家,以《RIKO 永远的女神》一作荣获横沟正史推理大奖,正式以作家身份出道。写作风格多样,尤其擅长描写人物微妙的情感与情绪变化,代表作有《桃色东京塔》、《圣母的深渊》等。

目录
第一章 鹭之梦
第二章 桃色东京塔
第三章 无法越过的桥梁
第四章 鸦雀无声的场所
第五章 猫町的午后
第六章 梦中的黄金
第七章 光辉的街道
第八章 重生的早晨

文摘
1

岳彦从国铁换乘地方列车,现在终于到站了。他走下列车,站在空无一人的站台上,仔细看着巴士时刻表,不禁再一次思考,在这件事上,自己究竟被置于何种立场。
岳彦要乘坐的巴士每一小时会发两辆车,但是实际上每两小时只有一辆车经过这里。到了夜里,虽说会有零星的巴士班次配合列车到达而发车,但经常一辆车也见不到。
在I县与T县交界处,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它甚至被称为日本的秘境,是人口稀疏村落的典型代表。
岳彦不禁后悔,从国铁车站出来时,就应该坐出租车直接过来。说到后悔,其实这几个月来,自己何尝不是一直处于深深的懊悔之中,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了起来。
是啊,一直在深深地、深深地懊悔。
那时的自己,为什么没有及时制止从身后跑出的那个女人?即使是用身体挡住她也好,那就不会发生那般悲惨的事情了。
虽说会这样想,但当时事发突然,自己也根本无法阻止。岳彦这样为自己辩护着。至少,当时还没有逮捕她,而且直到事情发生的前一秒,也不曾看到那个女人有任何试图逃跑的举动。那时,女人怀里还抱着婴儿,如果从背后抱住她的话,万一婴儿被抛出去摔到地面上可怎么办?
所以,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自我嘲讽的声音把为自己辩护的声音完全淹没了。
结果不还是一样的吗?女人和孩子都死了。
算了吧。岳彦一边摇着头,一边试图从不知在脑海里浮现过几百次甚至几千次的情景中拉回自己的意识。
总之,巴士还有十五分钟就来了。这是配合列车到站的时刻表发车的。不,大概是因为只有一辆巴士要往返于村公所与车站之间,所以会有迟到的现象。
除了岳彦,站台上还有两个坐在长凳上等车的人,虽然只有两人,也让岳彦瞬间觉得轻松了许多,因为无论是多么人烟稀少的村落,如果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一个人来拜访的话,就意味着要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巴士里了,可以想象得出,那种感觉可太不妙。
搜查工作理论上应该两人一组。刑事案件是不允许单独调查的,独身行动的情况下,如果陷入了不必要的误解,再被警视厅的督查盯上,那可就麻烦了。虽然明知有这样的规定,但本部仍然没有分配给岳彦任何部下,他只是被告知,I县警局有一名对缥村十分了解的刑警可以做向导,和那人一组就行了。并且在没有确定嫌疑犯的身份之前,不可以返回搜查本部。可是那家伙在缥村现身的可能性非常低,所以归根结底,岳彦只不过是被当作搜查中的弃子扔进了缥村而已。
刚一坐下,岳彦就觉得肚子开始饿了,可是车站周围并没有超市,他不由后悔起来,怎么没在国铁换乘时提前买个便当吃呢。唉,今天又是这样在无数个后悔中行将结束了。尽管之前被告知在村子里有家庭旅馆,可以提供住宿,但在那么荒凉的地方真的会有家庭旅馆吗?总觉得日常经营都会成问题。
他把手伸进上衣兜里,摸到了几块散装的润喉糖,是昨天在搜查本部时,和他关系不错的女警给的。虽说不足以充饥,不过解解馋还是没问题。岳彦剥开糖纸,刚放入口中,一阵非常怪异的甜味迅速攻占了味蕾。真受不了这种味道,他赶紧吐了出来。真搞不懂最近的糖果为什么都是这种味道,让人恶心得刚吃下去就想吐出来。难道是因为现在流行减肥的原因?砂糖对人的身体就真有那么不好吗?
啊,想想就让人生气,真是烦死了。
岳彦把背部整个靠在长椅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抬头望天。
天空——真蓝啊!
这样的蓝色怎会存在于此地?在关东平原上,却能看到只有在高原上才会出现的湛蓝色天空,实在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岳彦自我分析,之所以会感觉天空呈现出平原上不该有的颜色,是因为自己太疲惫了。
辞去警察的工作,做一名普普通通的人,过一种平凡生活的想法从岳彦脑海中一闪而过。这真是个很吸引人的主意。自己才三十岁,况且新闻里不也报道说,经济不景气引发的动荡已经在去年结束了,现在经济开始复苏并呈现出持续增长的势头,所以想找一份比公务员更好的工作应该不难。如果有中意的,还可以拜托前辈给自己介绍。的确,在民营企业里工作,不用再时刻置身于危险当中,生命安全可以得到最大保障。就目前来说,自己在搜查一课任职,遇到暴力血拼时,也有过跟黑帮成员射出的子弹擦身而过的经历。这些并不是别人的事,都是跟自己的生命切实相关的。像这种要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生活,一个不小心就一命呜呼了,这实在太不划算了。每个月就那点儿薪水,还不够塞牙缝的。就算将来的养老金比较丰厚,那也是几十年以后的事呢,现在首要的问题是,自己仍然不得不住在邋遢狭小的单身宿舍里。他越想越觉得,警察这行不能再继续做下去了。
岳彦试着回想十多年前,自己得知招警考试合格时的激动心情。那个时候自己只是位于东京近郊的三流大学——一所新设大学经济学院里一名不起眼的学生,正为自己的前途发愁。那时,经济危机爆发,导致就业困难等多种问题。而自己从初中时代就一直在踢球,上大学后又加入了滑雪协会,对自己的体力深信不疑,就想着去报考自卫队。后来由于一些原因放弃了这个想法,于是参加了招警考试。岳彦心里很清楚,考试合格的公务员和不合格的公务员区别很大,当然希望能通过,那样的话可是比自卫队的职务范围宽广。
其实岳彦觉得自己还是很优秀的,之前以为即使是一般录取的招警,也会有多照顾国立大学和有名的私立大学毕业的学生这种不公平的事,没想到自己想错了。不过自己也已经以优异的成绩从警察学校毕业了,分配到一个不错的课室。上司也经常关照自己,巡查部长的考试也一次就合格了,于是被任命为防爆刑警,每天豁出命工作,在二十七岁的时候,又被调任到总厅。这样的顺利升迁一直被周围的同事们羡慕着,直到那次错误的发生⋯⋯
岳彦苦笑着,脑海里不停地想起这些事。他看了一眼手表,巴士果然迟到了。坐在旁边等车的两个人,看上去也不着急。其中一个大概六十岁,手里拿着一个小型收音机,仅有一只耳朵上带着耳机。现在这个年代单声道的收音机已经很少见了,不过在这种乡下地方,想必也收不到FM的波段,所以单声道足够用了。呀,今天是星期六了,是不是该有赛马比赛的转播了?另一位是看不出具体年龄的老婆婆,驼背很严重,眼睛一直朝下看着,貌似在睡觉,头上的白发绾在脑后像一个丸子似的。两人应该都度过了人生中最紧张的时期,现在周身上下都弥漫着无忧无虑的气息。自己即将到达的村子,一定有很多像他们一样无忧无虑的人——一群早已不和时间赛跑的人吧。即使两个小时内一辆巴士也没来,他们一样可以悠闲地望着天空,静静地等待。
这种感觉既不是蔑视,也不是悲哀,只是很羡慕罢了。如果跟他们交换一下身份,自己还不一定多悲惨呢。这样想着,岳彦突然有点泄气了。自己就像个失败者一样。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身子一震。
这次任务完成后,就一定要得出结果了。如果还要继续做警察的话,就要直接告诉上司,为自己洗脱罪名,脱离现在的处境。如果不被允许的话,那还是辞职好了。在自己内心深处一点一点被腐蚀之前,赶紧选择新的人生道路。
视线所及,不知为何突然闯来几缕色彩,白色和黑色相间,原来是小型巡逻车。巡逻车飞快地前进着,看来是发生什么事故了。可是并没听到警笛声,而且如果发生事故的话,不应该只出动小型巡逻车吧,还是因为这种乡间小路比较方便小型巡逻车行驶呢?岳彦正想着,只见巡逻车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自己驶来。岳彦不由站了起来。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巡逻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样的驾车技术啊⋯⋯开车的好像是女警⋯⋯嗯?便衣?为什么是穿着便衣的女警?
“是警视厅的黑田警官吗?”从小型巡逻车的驾驶室露出一张年轻女性的面孔,岳彦呆呆地点了点头。
“是,是我。”
“我是来接你的。”
车门打开后,一位穿着烟灰色衬衫的女性映入眼帘。
“巴士一直没来是吧?实际上巴士行驶到村公社附近时轮胎陷到泥里了。昨天这里下了很大一场雨,有些路面坍塌了。我们知道你火车到站的时间,想着没有巴士的话根本走不到村子里,所以就过来了。”
“啊,那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儿,快上车吧。”
女警笑着看向长椅上等车的另外两人。
“水屋的婆婆和田中家的叔叔,不好意思,巴士因为路面原因坏在公路上了,现在正在抢修,村公所的冢原君马上开车来接大家了,你们跟他一起回去吧,巡逻车是不能随便载人的。”
“好的,没关系哦。”正在打盹儿的老婆婆抬头说道。
“日菜子小姐,你工作辛苦啦!”
老婆婆鞠了个躬,正在听收音机的男人也一起鞠了个躬。
“婆婆,您身体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上岁数了,身上没一点好的地方。”
“才不是那样,婆婆您除了血压有点高以外,哪儿都是好的。医生给您的药,可不能不吃,叔叔也是!叔叔?”
拿着收音机的男人把耳机摘掉。
“叔叔有糖尿病不是吗,除了按时吃药以外,饮食上也要特别小心哦,无论多喜欢,也不能总吃乌冬面!太不利于治疗了!”
“已经不吃啦,现在吃素面喽。”
“素面也不能吃!”
女警一边笑着一边回到驾驶席,岳彦有点不知所措,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他心想,这么小的车,如果坐后面多憋屈啊。
女警朝长椅上的两人招招手,发动车子,摇摇晃晃地急速前进。
“哇!”
难道自己开车把自己都吓着了?
“我开车还不太熟练,总是冒冒失失的,其实刹车和油门的感觉还没找准。”女警说道。
“需要我帮你开吗?“
岳彦心想,这不是自己充好人,而是真想替她开,她这种技术,在这样的山路上行进,无异于自杀。
“不用不用,没关系的,都是已经开惯的路了。而且车只要这样开就好了,这是我从驾驶课上学到的。”
“那样好像不对吧?”
“啊?是吗?”
女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岳彦。
“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小仓。”

I县警 上野山署 搜查课 组长 小仓日菜子

组长,这个年龄?无论怎么看她也不过三十岁。这样说来,她的级别至少也在巡查部长以上了,说不定还跟自己同级呢。
岳彦也递上自己的名片。小仓日菜子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接过名片看。
“我原以为来的是所辖署的同事呢,原来是警视厅的呀,是不是就在皇居附近工作?”
“嗯,是啊,非常古老的大楼了,从外面看一点也不起眼。”
“那有个樱田门是吧?井伊直弼就是在那被暗杀的吧?”
“你去过?”
“大学修学旅行时曾经去过东京和横滨,还去了迪士尼乐园、皇居外、东京塔,还有山下公园和唐人街。啊,对了,水族馆也去了,在池袋!”
“我还没去过迪士尼乐园呢,水族馆也没去过。”
“啊?真的吗?但你不是在东京住吗?”
“暂时住在单身公寓,平时只是回去睡觉而已,不值班的时候还要洗衣服。连休啊?好多年前曾有过一次吧,啊,车,太靠近右边了——”
“咚”的一声,车辆随着方向盘快速转了方向,避免了开入旁边田地里的悲剧,与此同时,岳彦被安全带紧紧扣住的身体向一边斜去。
“真是可惜啊,在东京住还不去迪士尼乐园玩。”
岳彦正暗自担心着,小仓日菜子却在一边喋喋不休。
“如果是我的话,只要不上班就要去玩,实在太好玩了。大学时也和朋友一起坐巴士去过,早上一开门就冲进去,一直玩到闭园为止,那种乐趣可是别的地方找不到的。”
岳彦对于游乐园这样的场所自小就不感冒,可是听着小仓日菜子的欢声笑语,似乎觉得也不是那么讨厌。刚才她跟本地人打招呼的时候用的都是方言,这会儿跟自己说起话来,想不到她普通话也说得挺好的。
岳彦看着小仓的侧脸,虽说不是特别美,但跟脸上的淡妆很相称,看着让人感觉很舒服。她鼻梁有点低,鼻子却娇小可爱,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白皙的皮肤上好像稍有几粒雀斑,不过化了妆也不太明显。岳彦向握着方向盘的纤手望去,吃了一惊,她似雪般的手上赫然戴着一枚婚戒。原来已经结婚了吗?
“你是在东京上的大学吗?”
岳彦一边研究车子开的是直线还是曲线的问题,一边开口询问。
“啊,不是,我是在地方公立大学读的。父母不同意我去离家远的学校上课,要求必须住在家里,我每天都要换乘巴士和电车去上学,差不多路上就要花两个小时。真是不爽,每天六点起床都有可能迟到。”
“两个小时吗?那可真够戗,对了,小仓小姐是缥村人吗?”
“嗯。”
小仓日菜子的眼紧盯着前方,脸都快贴到方向盘上了。
“缥村是我的老家,父母都不在了,但是祖母还健在,已经九十二岁了,啊啊,这里我开不好,道路太窄了!”
前方有条潺潺流水的小河,桥面非常窄,要开过去确实需要很高的驾驶技术。
岳彦极力忍住想要替她开车的念头,迅速检查了下自己的安全带,小仓日菜子驾驶着车辆,以近乎蹭的速度一点点往前挪,马上就要过去的时候突然一踩油门,岳彦的脑袋也随之猛地向后仰去。
“啊,速度有点快。”
于是她又踩了刹车。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开这个车还是有些不熟练。”
岳彦也不想过多指责什么,只能继续忍耐下去。
如果能跟像小仓日菜子这样开朗活泼的女警搭档工作的话,其实也很不错。之前岳彦以为跟乡下的警察相处会有隔阂,所以总觉得这次要完成任务肯定很麻烦。
“你是在这里长大的,肯定对这里非常熟悉吧?以后请多多关照,一会儿把我送到家庭旅馆就行了,剩下的就不劳你费心了,多谢!”
岳彦趁着这会儿路比较好走,赶紧说道。
“啊,等你把行李放好,我带你熟悉下署里。”
“我明天开始就要在这里工作了,今天就先把住宿落实好,然后再跟署里的警官商量下今后的安排。”
“但是没有车的话还是很不方便啊,去上野山的话从刚才的岔路口往右行驶,需要二十分钟左右;缥村的话就一直往前走。从缥村到上野山没有直达的巴士。如果要坐巴士的话,需要去刚才你等车的地方换乘别的车。”
“看来还是得租辆车,明天去H市借一辆吧。”
“村里的警察用的也是小型巡逻车,像这辆一样,黑白相间的。那这样吧,明天从上野山调一辆不这么显眼的车子好了。今天就想准备好的,但是不知道谁把我要用的车开走了。这样黑白相间的公用车只有三辆,名额很紧张啊。”
“这次借的就是其中的一辆是吗?”
“嗯,没事的,如果说给东京警视厅的人用的话,当然要优先了。上次从警视厅来人都是八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是学生呢。一点儿经验都没有。”
这样说的话,她应该是二十多岁吧。
“真是不好意思,明天要去你那儿打扰了。”
“没关系的,为了工作嘛。”
正说着,他们见到了一路过来的第一个红绿灯。小仓停下车来,看向岳彦的方向。
“说不定跟咱们想的不一样呢,新井真一一定还没回到村子里。”
岳彦看着前方空无一人的马路,只有红绿灯在闪烁着。真想不明白,在这种地方为什么要设立红绿灯呢?

内容简介
东京塔,当你深夜仰望远方的天际,它总是闪着不可思议的光芒;或粉色,或金色,甚至五彩斑斓,那夜空中的梦幻景致,抚慰着寂寞的都市旅人。
因过失导致无辜者身亡后,岳彦成了警视厅的边缘人物,远离调查主力军的日子,他只能四处奔波,接触的也只是一些细枝末节的线索。一次偶然的搜查机会,让他结识了乡村女警日菜子。虽然相距遥远,但爱恋的种子,还是在两人之间慢慢萌芽……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