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凰.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3-12-13 14:00:00
  • 试 读在线试读
离凰.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美女作家猗兰霓裳后宫小说巅峰之作!
媲美《后宫•甄嬛传》《步步惊心》
演绎深深宫墙内起伏跌宕的爱恨情仇
《后宫•甄嬛传》作者流潋紫倾情作序

流水浮灯觅知音,春风弹指过。两情相悦,君不离,子不弃。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
花不老,叶不落;一生同心,世世合欢……



名人推荐
读她的作品,有时候像南方永远不凋零的新鲜刮辣的绿叶子,总是有滋润的蓬勃的生气。但细细品去,哀婉的调子里,总有一股刚气。
——流潋紫

作者简介
猗兰霓裳,生长于古都西安,现居深圳,古代后宫小说知名作者。著有《凤求凰》《此情可待成追忆》《移爱:繁华一梦》等多部长篇小说。作品多以古代后宫为素材,以表现古代男女令人感叹的爱情故事、后宫女子服饰、景物描写见长。以强烈的阅读快感与身临其境的共鸣打动无数读者。曾荣获“腾讯网12金钗美才女作者”第一名。


目录
上册目录
序言
楔子
第一章 前庭风雨漫闺阁
第二章 一入宫门深似海
第三章 欲将名利换安和
第四章 流水浮灯觅知音
第五章 卷帷望月空长叹
第六章 翩然一舞感君情
第七章 未成曲调先有情
第八章 欲斩情思却萦怀
第九章 奈何君情此时至
第十章 清风明月苦相思
第十一章 长风万里送秋雁
第十二章 无奈匿身藏青楼
第十三章 风流文采磨不尽
第十四章 柳丝袅娜春无力
第十五章 空悬明月侍君王
第十六章 欲将沉醉换悲凉
第十七章 楼台影动鸳鸯起
第十八章 终别蓬岛瑶台境
第十九章 等闲风雨又纷纷
第二十章 玉山高并两峰寒
第二十一章 忆君迢迢隔青天
第二十二章 不如饮待奴先醉
第二十三章 春风扶栏露华浓
第二十四章 相逢不尽平生事
第二十五章 尽日东风吹柳絮
第二十六章 平阳歌舞新承宠
第二十七章 西宫静夜杀机现
第二十八章 愿将日月相辉解
第二十九章 心怀百忧复千虑
第三十章 昨是今非望无尽
第三十一章 感激君情深如海
第三十二章 何当共剪西窗烛
第三十三章 柳花复飞趁东风
第三十四章 黄鹤一去不复返
第三十五章 万叶千声皆是恨

中册 目录
第三十六章 悠悠此恨情无极
第三十七章 人间万事消磨尽
第三十八章 一朝诏下辞金屋
第三十九章 莫愁日照芳难驻
第四十章 只见梅花不见人
第四十一章 览尽经年恩仇事
第四十二章 挥别紫苑望新生
第四十三章 从来薄福送倾城
第四十四章 飞入寻常百姓家
第四十五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第四十六章 布屐麻衫我自甘
第四十七章 锦瑟年华谁与度
第四十八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第四十九章 又是一年春好处
第五十章 落花时节惊见君
第五十一章 君恩已尽欲何归
第五十二章 从来繁华如一梦
第五十三章 落尽梨花月又西
第五十四章 韬光养晦待契机
第五十五章 青天自有通霄路
第五十六章 偶逢曾经是往交

下册 目录
第五十七章 无圆缺处重修补
第五十八章 身世浮沉雨打萍
第五十九章 道是无晴却有晴
第六十章 鸳鸯瓦冷霜华重
第六十一章 耿耿星河欲曙天
第六十二章 相思相念无相见
第六十三章 却从冷淡遇繁华
第六十四章 闲花落地听无声
第六十五章 应知闺内善周旋
第六十六章 何须妩媚争如意
第六十七章 历尽百事两相依
第六十八章 人去梁空巢也倾
第六十九章 虎啸龙吟贺弄璋
第七十章 月解重圆星解聚
第七十一章 衣带渐宽终不悔
第七十二章 欲为圣明除弊事
第七十三章 掌上珊瑚怜不得
第七十四章 苍颜难换朱颜好
第七十五章 往日崎岖还记否
第七十六章 落花飞雪何茫茫
第七十七章 是非成败转头空
第七十八章 自古多情空余恨
第七十九章 天上人间情一诺

序言
序 言

认识霓裳也有些年头了。从最早“流光潋滟”的论坛互动到微博的互相关注,然后在现实生活真真切切地见面做了好朋友,也算是因书结下的缘分。
有了较多的接触才知道,霓裳最初也是《甄嬛传》的读者,大概是像我这种半路出家兼职写作的路子很对她的脾气,所以她一边照顾孩子做个好妈妈,一边也调动起曾经想要创作的情怀,开始写字撰文。
其实,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写作往往需要大段大段的时间来集中精力推敲文字。而生活中,却往往也有点点滴滴的琐碎,侵蚀着一鼓作气来创作的念头。我觉得,能坚持一字一字写下来,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儿。而且,霓裳也特别能干,不仅写字成文,而且已然走上出版的道路,走得平稳而扎实。
我想每一个作者,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一个个铅字,带着淡淡的油墨香,一页一页缓缓翻阅的时候,都一定是欣喜而激动的。更何况,如今再版,想必真真是有太多的读者喜欢和认可的了。
生活里的霓裳,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人,一个温婉的南国女子,骨子里却有着秦腔般的刚劲。喜欢这样外柔内刚的她用心写下的一笔一笔文字。读她的作品,有时候像南方永远不凋零的新鲜刮辣的绿叶子,总是有滋润的蓬勃的生气。但细细品去,哀婉的调子里,总有一股刚气。
也喜欢可爱而真实的霓裳,可以继续一字一字写下她的绮梦,她的真心,她的期盼,在文字里与我们一同沉醉。

流潋紫
2013年11月10日



后记





文摘
第十一章 / 长风万里送秋雁

随着喊声渐近,那个侍卫长也来到了我们的车前。我内心极度紧张,但还是一再告诫自己——要平静,平静。
张大哥跳下车赔笑着说:“王督尉,怎么了啊?”
王督尉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车后,用手上的剑拨开我身前的筐子篮子,指着我说:“大胆,何人竟敢藏在这里!”
张大哥忙上前把我拉下马车,红着脸笑着小心解释道:“王督尉,是我不好,这小子是管家的小儿子,总是闹着想进宫看看,我实在是拗不过他,就……”
“好你个张胜,竟敢私自带人进入宫内,可知这是要杀头的!”王督尉眼睛一瞪,口气严厉地训斥着张大哥。
我心中不忍,上前一步也赔着笑,“这位大哥,是小弟的错,以后我也再不敢了。”
王督尉却狠狠地推搡我一下,我连连退了几步,被他推的地方也隐隐作痛。
“你以为自己是谁呀?!这岂是你一句话就能放过的?”王督尉说着又要上前,我连忙随之后退。张大哥一步跨到我和王督尉中间,一边说着好话,一边好像塞了什么东西给他。很快,王督尉便笑道:“这次看在张胜的面子上就放你一马,不过可没有下次了。想进宫,让你家人送你进来做太监啊!哈哈哈……”
他笑得很狂妄,我心中恼怒却什么也做不了,张大哥赶紧拉我上了车,快速地出了宫门。
到了外面,我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是心里还在为之前的事感到不快。
张大哥察觉到了,回头憨直一笑说:“就是这样的,没有什么。还好今天是碰上他,要是别人就不是银钱能打发的了。别想了,能出来就行了。”
我点点头,看着这宫墙外的世界——总算是出来了。又想起刚才张大哥一定是给了那督尉银子,便问道:“张大哥,你给了王督尉多少银子?我回去还给蕙菊。”
“不多不多,没事。”张大哥驾着车,不再回答。
“这宫里的危险我是知道的。”张大哥突然又开口了,“只要我妹妹不出什么意外就好。”
我很自然地接上话,“张大哥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蕙菊姑娘的。”
张大哥笑了,挥鞭加快速度追上前面的车,和那几个车夫闲聊起来。我坐在车后面,呼吸着这宫外的空气,看着周围散漫行走的人群,心里也不觉欢喜起来。
“小兄弟,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去啊?”张大哥回头问我。
我顿了一下,“不麻烦大哥了,我家就在城东门那儿,大哥一会儿放我下来就行,我想买点东西给家里带去。”
“行,我们是要在德福大街那里的官衙交车的,到了再放你下来吧。那是城中心,你想买什么都有的。”
“谢过大哥了。”我看看天,估算了时辰,心想我得抓紧时间出城,不然就见不到他了。还好,皇宫离德福大街不远,很快就到了。我谢过张大哥,连忙向东城门方向走去,沿路搜寻是否有雇马车的地方。毕竟我还得出城三十里,步行肯定是不行的。此时,天渐渐亮起来了,沿街的一些店铺也已经开门打扫了。
我脚下快步走着,一边四处张望,好不容易看到一家出租马车的店铺,杂役正在清扫着店铺前的路面。我急忙走过去,询问可否立即雇到出城的马车。还好,有赶车的师傅已经来了。我付过定金,急忙上车,吩咐车夫快马加鞭赶往城外三十里的劳劳亭。待马车行驶在京城宽阔的大街上,我便无力地靠在车厢上,想着见到他我该说什么呢?
他曾说要我做他的正妃,可是,无论他与皇帝的手足之情有多深,哪怕皇帝有多么不喜欢我乃至愿意将我赐给他,我也不可能成为他的王妃——因为,我是凌雪薇。因为这个名叫凌雪薇的女子,是凌相的女儿,也是太后钦点的皇后。
更何况,之前我与皇帝的那一面,也注定了皇帝不会将我赐给他,哪怕我不是凌雪薇,只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宫女。
想到这些,我自嘲地笑了笑,因为我绝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今天这样的处境。不,其实这一切早已注定,在我和他相遇在烟波亭那天起,就注定了!我摸了摸怀中那只绣给他的荷包。那晚的雨水将荷包的一半打湿得厉害,图案都有些散线了,我便将其拆了去,如今手里拿着的便是这拆后还没有绣完的荷包。
看着这荷包,我已经下定决心:不管如何,今日都得有个了断。
我撩开车厢小窗帘子的一角,看到车已经出城了,路两边是成排的垂柳,风吹拂着柔柔的柳枝轻轻地摆动,空气中是皇宫里完全没有的清新,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我知道,也许,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这宫外的世界了,是我最后一次以一个普通人的姿态,看着这大羲的如画江山。
我将手伸进内袍中,握住一件温润坚硬的东西,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客官,到了。”马车停了下来,门帘被掀开,车夫看着我说。
我点点头下了车,劳劳亭就在眼前,依水而建,离大路有一点距离。我塞了一点碎银给车夫,“大哥,我要在这里等一个人,晚些时候还要赶回去,劳你在这周围转转,过两个时辰再来接我。”
车夫收下银子,“没问题,两个时辰以后我来这里接你。”说完便驾车离去了。
我看着马车驶向远处,方才走到劳劳亭中坐下,等待他的经过。
不久,远处便传来了阵阵马蹄声,听声音显然有大队人马即将经过。我抬头看看已经明亮起来的天色,心里猜测着这便应该是他的大军要经过此处了。
于是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还是先前换上的那身男子服装。我摸出一只短笛,面朝亭前慢慢流淌的河水,吹奏起那首《流水浮灯》来。
我听见有马蹄声在离自己不远处静止,不久便又响起来远去。我感觉有人在看我,那目光直穿透了我的心。我却没有停,依旧吹着。我知道,是他来了。
“是你么?”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才回身。他穿着金丝软甲,头盔拿在手上,诧异又惊喜地看着我,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
我微笑着福了福身,“王爷。”他一个箭步走上前来,伸手想要拉我,但又克制住了,站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就那样笑着却什么也不说。
我看到不远处的大道上,大队的人马已经先行了,只有几个副将模样的人按马不前,等待着他们的主将。我将目光收回来,心里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于是从衣服中取出那个荷包,递给了他。
“时间紧,就没有绣完。”下面的话我不知该怎么说了。
他接过仔细地看着,“真好,真好。”却没有问我为何没有绣完就将这荷包给了他。我搓着双手,思量着该如何说出那番折磨了我许久的话。
“王爷。”我刚开口准备告诉他我的身份,告诉他我们之间是永远都不可能的,请他忘记我和我的话。
他却突然一把将我抱住,我能感觉到他手臂想用力却又在极力地忍耐。我的心跳加速,这是不可以的啊!正想挣脱开,他却先收回了手。
“我……”他似乎想为自己的举动说些什么,却好一会儿才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冒犯了。”
我摇了摇头,心跳得很快也很乱。
他轻咳了一声,似想掩盖此时的尴尬,“你刚才想对我说什么?”他直直地看着我,眼神清亮。我看他充满了期待的神情,突然失去了说出一切的勇气。
“没,没什么。”我慌乱地说着,“时辰不早了,还有人在等着你,你快走吧。祝王爷马到功成。”
此时,我的言语变得很苍白,大脑几乎一片空白,什么华美的辞藻都想不到了。
他点了点头,转身要走,又停下来看着我,缓慢却有力地说:“今早皇兄送我时,我答应他半年必大捷而归。现在我跟你承诺,等我四个月,我一定得胜归来。”
我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心中实在不忍再说出那样会令他失望的话。我微笑着,“我等着王爷的好消息。”他朝我许诺地一点头,仿若晨光般摄人心魄。
我福身下去,“王爷走好。”
他快步走上大道,潇洒地一跃上马,“驾”的一声,良驹飞奔起来,身后跟着那几个副将。我看见他稍稍勒马回头朝我一笑,就扬鞭远去了。
我又拿出短笛,吹奏起来,还是那曲《流水浮灯》……
四个月?他之前跟皇上说的“半年”恐怕已须竭尽全力了,如今跟我许诺四个月,那该是要用怎样更加激烈、更加危险的拼杀才能换来的。
我心中懊悔起来,我当时该说“没有关系的”。更何况,即便他早早回来了我也无法许给他我的下半生。可是,如今这话却已经晚了。
我雇的马车已远远地出现在视线中,心中随即忐忑不安起来。
现在,我面临的问题暂且不是裕王了,而是如何得以安全地回到宫里。
晌午过了半刻,我就回到了城里。有些饿了,看看蕙菊之前给我的那些银子还剩一些,便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酒楼,让小二寻了二楼临窗的桌子坐下,要了几样清淡的小菜吃起来。真的是有些饿了,平常在宫里,这时辰早已用过午膳了,该是在小湖边看书的时候了。
我笑了笑,想着吃完就去找大哥,让他想办法再送我进宫去。
街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我看着这京城的繁华,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视线中。我愣了一下,凝神仔细看去,没错,是他。
他身穿着一件月白的儒衫,最简单的材质,身上也仅佩带着一块玉佩,却依旧是那样的超凡脱俗,只因他那无与伦比的俊美和浑身散发着的王者之气。
街上纷纷攘攘的人群经过他身边,无一例外地都会再回首看上他一眼,那些女子更是纷纷以扇掩面,眼神却都停留在他的身上。我心中一阵暗叹,果然是人中之龙,即使已经如此简单的打扮,依旧不能改变其一定会被万众注目的事实。
我看见他悠闲地走在街上,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注视。他四处随意地看着,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仿佛对这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的街市感到非常满意。是啊,他心里应该是得意的,大羲在他的治理下国运昌盛,百姓富足,一派祥和。虽然边境有时有些不安定,不过收服蛮夷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这次若不是裕王被彰轩帝召回,改派了一个年轻的将领去镇边,那外族无论如何也是不敢侵扰我边境的。想到裕王,脑海中就闪现出我们在烟波亭处的笛声,西子湖荷花丛中他那明亮的眼睛,还有今天他在劳劳亭的那个承诺……我不由泛起一抹微笑,内心却是痛苦的。也许,此时应该忘记那些回忆,放下对裕王的情,安分做好我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后,什么都不再奢望。
我将目光收回,喝了口茶。
“店家,可还有临窗的位子?”闻声抬头看去,是一个彪形大汉一边走上楼梯一边问着店家。我认得他,是彰轩帝身边的一等贴身护卫徐征远。
我心一沉,如果他在这儿,那么彰轩帝一定就在后面了。再看街上,果然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这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这临窗的位子没有了。”小二小心地说着,毕竟这徐征远的身形与架势都不免让人有几分害怕。
“没有?那里不是空着么?”徐征远环顾了一周不满地说。
“客官不知,今日有灯会,这些位子早就被人定好了。除了……”那小二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却没有说下去。我也才突然想起,是啊,今日正是京城一年一度的灯会,以前这个日子大哥一定会带我来逛街的,那场面可不是“美不胜收”就可以形容的。进了宫,竟然就把这个也忘记了。
“没有就算了,随便找个位子休息一下就好。”顺着那个熟悉的声音,我小心地瞥过一眼。他刚刚上来,手执一把折扇,脸上还是带着那副和煦的笑容。
“主子,是奴才没有用。”徐征远自责地说着。
他却不在意地一挥手,“怪不得你,是我一时兴起的。”
说完,就在我身后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小二随即奉上茶水,徐征远恭敬地站在他身边。他指着自己对面的椅子说:“你也坐吧。”
“主子,这是不合规矩的。”徐征远受宠若惊地说,依然站着不动。
“出来了,就不要管那么多了。至于规矩……还不是人定的?”他再次指着那张椅子,“我让你坐,难道你还敢违抗不成?”他口气里带着一些戏谑,眼神却透着威严。徐征远于是坐了过去,但是还是显得很拘谨。
他们要了几个菜和一壶酒,主仆二人没有说话。他看着远方若有所思,徐征远自然不敢打扰。不久,他们的菜便端了上来。我偷偷看了看,也是很简单的几样,他并不是一个铺张之人,也绝对不会在宫外还讲究在宫里的规格。
“主子,恕奴才多事问一句。”徐征远的声音传来。
“嗯,怎么了?”他的声音中透着随意,就如同他现在的状态一样。
“你要找的那个人,奴才听张德海说找遍了都没有。”
“我知道。”他的目光看向远方,“也许那只是我的幻觉吧。”他笑出声来,却有着些许的无奈。
“可是奴才还听说,就是没有去中宫那儿找。”徐征远说到中宫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我还是听到了。
听了这话我心里一惊——中宫,他说的便是我的坤宁宫。
“今儿晌午,张德海会带人去那儿看看。”
“不用了。”
“奴才不明白了。”徐征远被他的话搞糊涂了,“你这几天不都……”
“是不会在那儿的,不能够。”他轻笑着打断了徐征远的话,“你可知那里住的是谁啊?那里住着凌云麾的女儿。”
他说这句话,尤其是在说到我父亲名字的时候,言语冰冷,令人不寒而栗。
我低下头,即使父亲已经慢慢放权并且很少和他起什么分歧了,但是听他说话的口气还是对父亲很不满意,依旧对我们凌家存着芥蒂。我有些悲哀,也有些自责,即便自己进了宫,也还是没有起到家人期望的效果。确实也怪我,没有想办法去博取皇帝的垂青,从而化解他对我凌家的不快。
等等,刚才徐征远说今日要去中宫寻找?我的心一下子就不安起来。我如今却不在宫中,一旦被发现,我是担待不起的,更会因此给凌家蒙羞。心里不由得慌乱起来。可是现在进宫也已经来不及了啊,更何况也不是我想进就进的,还要找大哥想办法呢。本来以为没有人会去我那如冷宫般的坤宁宫的,可还是有人要去了,还偏偏又是在今天。
我只祈求皓月她们能想到办法对付过去。转念一想,没有人见过我这个皇后的样子,皓月她们应该还是有办法对付过去的,只要找个人穿上我的衣服就行。这样,今日找寻的结果也能如了他的意——那个他要找的女子不在坤宁宫,也就不是凌云麾的女儿。也好,也好!
我看着眼前的饭菜,想着赶紧吃完再去找大哥想办法早点进宫。更何况,我也不愿在这里再待下去了。我迅速吃完,抬头正要招呼小二结账,却竟然与他无意飘过的目光相对。
他的目光扫了过去,我正庆幸那应该是他无意识的目光移动,但是很快就证明了我的想法是错的——他猛地将目光收了回来,定定地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看见他眯了一下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心里一震,连忙把头低下,自己安抚着自己:我现在穿着的是男装,而那日是夜晚,他应该没有看清我的模样,而且过了这么些天了,也不会记得太清楚了。趁着他收回目光思考的时候,我迅速起身要下楼去结了饭钱,刚走下最后一阶楼梯,就听见上面传来椅子剧烈挪动的声音,随即是急促下楼的脚步声和徐征远的慌乱喊声:“主子,主子……”
我慌忙把手里的碎银抛给了小二,急忙跑出酒楼,看到旁边有一条小巷,便一头钻了进去。我回头看见那个月白身影从巷口匆匆走过,徐侍卫高大的身影紧随其后,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心想着赶紧去找大哥,回了宫就没有事了。一抬头,却看见他又折了回来,徐征远在他身后警惕地看着周围,一只手紧紧地按在腰间。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连忙又转身往巷子深处走去,可这却是个死巷子!最前方和两边都是住家的高墙,虽然有两个小门,可是我试过了,全是紧紧锁住的。
正焦急着,吱呀一声,一扇小门打开了,一个丫头打扮的女子端着一盆水向外泼。我心中一喜,连忙上前,“姑娘,可否借你这后院躲一下?”
那女子惊恐地看着我,“我怎知你是不是坏人,快走快走!”说着就要进去。
我情急之下一把拉住她,“姑娘,我不是坏人,还请你帮我这个忙啊,我等下就走。”她慌忙用力甩开我的手,快速躲进门内,我上前一步想再做努力,可是那扇小门已经被“砰”的一声关上了,我连敲几下也再没有人应了。心里失落到了极点。算了,我为什么要怕呢?那个人怎么说也是我的夫君,他寻我也不是为了害我。
我想起自己身上还带着那块皇后玉佩,本来是想给裕王看的,以便断了他对我的念想,可最终我却没有拿出来。现在看来,是时候要被他这个皇帝看了。
一想到这儿,我心里便懊悔不已——我不该出来的,非但没有跟裕王说清楚,还更加让他误会了,如今又碰到了皇帝,还很有可能被他发现我是谁。
如此一来,我们凌家要为我的任性付出代价了。我思量着,这皇后私自出宫会是个什么罪?要是细查起来,还是去私会男子,这又是个什么罪?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对不起父亲,对不起凌家啊!同时,心中还有一个声音在说:如果真的查了,那裕王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你竟然还连累了他!
我悔恨着,祈求上苍,只要让我度过此劫,定当再不负自己入宫的使命。
眼看着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巷口了,我的身后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来,然后将我猛地拉进了那扇小门中。进门的一刹那,我看见他的脸望向了这里,不过,应该是没有看见我。

内容简介
他是冲龄继位的少年天子,文韬武略,傲视苍生天下尊。朝堂纷争,他被迫大婚。
她是出身权贵的宰相之女,才貌双全,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为后,她遭受冷遇。
他是温文尔雅的亲贵裕王,品貌非凡,辅佐江山众人知。一日相遇,他对她倾心难抑。
一次迟到的相遇,她成为仙子,与他乾坤和谐;从此,皇帝专情,六宫粉黛无颜色。
一段突然的告白,她亮明身份,与他行同陌路;从此,叔嫂有别,从此萧郎是故人。
后宫妃嫔,千姿百态,各个觊觎后位,招数使尽。身边心腹,温柔可心,却爱慕皇帝,要为妃为嫔。而当噩耗传来,她赫然发现,自己已是孑然一身……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