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虎城与西安事变.pdf

杨虎城与西安事变.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杨虎城与西安事变》作者(杨瀚)为杨虎城之孙,他利用手中大量的研究资料,对西安事变的历史真相进行还原,还指出了共产党对西安事变的酝酿和策划是完全不知情的,杨虎城首先主张“扣蒋”,对西安事变的发生和和平解决起到了重要作用,并揭露了在蒋介石指令下杨虎城与妻子、儿子惨遭杀害的真相。《杨虎城与西安事变》图文并茂,通俗易懂。

作者简介
杨瀚,杨虎城将军之孙,1980年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1996年移居加拿大,现居北京。曾在1999年和2000年两次到夏威夷探望张学良,完成其父亲杨拯民的遗愿。2000年后专门从事西安事变暨杨虎城研究。著有《杨虎城大传》,并发表诸多有关西安事变、杨虎城的研究文章。

目录
一 出事之因
1.爱国情怀
2.积极行动
二 杨虎城与蒋介石
1.乱世图存
2.战中建功
3.走向决裂
三 结交张学良
1.少帅特性
2.莫逆之交
3.以诚相待
4.风雨同舟
5.提出捉蒋
四 与共产党的关系
1.了解与合作
2.风云突变
3.志同道异
4.开辟新路
5.再度合作
五 山雨欲来
1.秘密谈判
2.相互揣摩
3.谋划兵谏
4.箭已上弦
5.下定决心
六 擒蒋天惊
1.临潼枪响
2.发布主张
3.惊魂不定的委员长
4.戏中有戏
5.社会反响
6.举世关注
7.响应事变
8.初见周恩来
七 多方努力
1.坚持与争取
2.共产国际的意见
3.及时修正
4.三方谈判
5.张、杨生隙
八 独撑危局
1.释蒋之后
2.请罪获罪
3.烽烟再起
4.探蒋虚实
5.战和难择
6.左右为难
7.事变落幕
九 大剧尾声
1.处理善后
2.救母脱险
3.促成转折
十 被迫出国
1.两次见蒋
2.逼迫成行
3.故土难离
4.政治交代
结束语
附录:访周养浩谈杨虎城之死,刘慕农

序言
西安事变已经过去了76年,这段历史虽已过去,但尘埃并未落定。
一篇历史感言,引发两岸较力
从西安事变后到1955年的18年间,除1937年12月蒋介石发表了一篇《西安半月记》作为国民党方面的官方基调来反映这个事件外,不论是国民党、共产党还是社会舆论,对这个历史事件虽不时有所提及,但都没有再就这个事件做出翔实的叙述。其原因从国民党蒋介石方面是害怕世人了解事变的原委、过程、真相;共产党方面则忙着建国安邦;而舆论界并不掌握事件的史实。
1955年,在西安事变中曾亲身参与营救蒋介石的郭增恺,出于对老友杨虎城的情感和对历史的责任,以少有的知情者身份写下了《一个没有交代清楚的问题——西安事变十八周年感言》这样一篇长达十万字的文章,在香港《热风》杂志上连载。西安事变的真相从一个新的角度第一次系统公布于世。
郭增恺的文章一出,戳穿了蒋介石长期隐瞒事变真相,编造和歪曲历史事实的许多谎言,在海内外引起强烈的反响与震动。
看到这篇文章,蒋介石急了。他一面派特务给郭增恺寄去装有子弹的恐吓信,同时启用已被他软禁了20年的张学良。
1956年11月13日,蒋介石单独召见负责管理张学良的保密局少将刘乙光,询问张学良的读书、身体及年龄,并命刘向张宣布两项禁令:不准收听中共广播;不准同警卫人员接近。张闻听之后,颇有震雷贯耳之感,“反复思维,深自反省”。紧接着蒋介石又下达了让张学良写出西安事变回忆的指令。张学良在日记中这样记述:“老刘前日连夜去台北。今日返,午饭后来余屋,告知我,彼系被总统召见,告他令我写一篇西安事变同共产党勾结经过的事实,再三嘱咐要真实写来,并说此为历史上一重大事件。言后又再告刘嘱余要安静。”于是,张学良按照蒋介石的吩咐开始撰写西安事变回忆录,一个月后完成了初稿。
1956年12月18日,刘乙光到达台北,将张学良的回忆长函面交蒋介石。同月20日,蒋即传唤刘乙光,声称“(张学良)对共产党(的认识)已有进步,我甚安慰。他将来对革命还可以有贡献”。同时命刘将郭增恺的文章转交张学良,要张在回忆录中加以驳斥:“这篇东西(指郭文)对我们俩都有关系,必须有以辟明以示后人。”言谈之间,给刘的感觉是,蒋“需要甚急”。
郭增恺因不是张学良的部下,事过多年,张对郭已记不清了。但为了完成蒋交代的任务,张学良苦思凝想后将“回忆”修改了两小段,另写了《慨中国文人之无行》一文来交差。张在该文中说:“有郭增恺其人者,当年在西北公路局任职,为杨虎城之嬖佞。……此人真不知羞耻者。”“我等当年读过蒋总统日记之后,自认抗日之事已有着落,追悔孟浪,不明领袖谋国苦衷,恭送总统回京,自动随从请罪,说不到什么条件成交,更谈不到见证,就是有见证的话,恐亦轮不到该郭增恺名下。”同时,张学良于12月21日致蒋一函,声称读郭文之后“可气亦殊可笑”。函云:“此人为谁,良诚已忘却,假如良所知的那人是对,彼乃一小丑角色。他不是共党,他是属于共党尾巴的第三党,在第三党中也不是什么重要者。当年曾为杨虎城嬖幸官僚政客之流亚也。在回忆文中难将其人搀入,兹仅就其故说之处,针对如上,以证其无的之言,另写一纸以驳之,未审可用否?”
蒋介石拿到了这篇讨郭的檄文,忐忑不安的心总算平静了一些。当下,他没有再逼张学良写其他材料,因为他已经取得了张学良为他历史所上的政治保险单——《回忆西安事变》。
根据他对张的了解与把握,只要张自己写下来了,到死不会再翻案了。他想,当年参与谈判的杨虎城已被杀了,张学良已成这样,郭增恺有张学良去驳斥已十分有力了,今后西安事变的历史就无须多虑了。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宋子文在事变后用英文写下了亲历经过,40年后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向世界公布。这份历史资料,从一个特殊的角度戳穿了他煞费苦心编撰的《对张、杨训词》、《西安半月记》等谎言。
自1957年初起,张学良又遵蒋介石之命,开始撰写范围更广的回忆。4月22日完成,取名《杂忆随感漫录》。该稿一部分回忆张作霖。题为《我的父亲和我的家世》;另一部分回忆自己,题为《我的生活》,其中涉及西安事变的有《我之与国民党》和《出洋归国与管束》两节。张在该稿中指责中共“包藏祸心,别有所图”,赞扬蒋在西安事变中“刚正严厉”,自贬行动鲁莽,思想幼稚,可耻而又可笑,等等。
1958年,蒋介石将张学良所写的西安事变回忆在台湾高级干部中公开。很快这些内容就传到了大陆,在相关人士中引起震动。许多人出于对张学良的热爱与崇拜,当时否认这份回忆录的真实性,称之完全是台湾方面伪造的。而周恩来却是心知肚明的,他在1961年12月纪念西安事变25周年招待会上欣然接受杨虎城之子杨拯民的建议,在大陆成立起了一个高规格的西安事变资料征集组织,开始了对这个历史事件的研究,西安事变的史料遂从那时开始逐步走向公开。
针对张学良在台湾的处境与状况,1962年,周恩来经过一番考虑后写了一封只有十六字且没有具名的短信,向这位老朋友表达了政治上的关怀。这十六个字是:“为国珍重,善自养心;前途有望,后会可期。”
周恩来的密信是由当时的中共中央调查部精心安排,通过与张学良家有亲戚关系的朱湄筠女士,经香港送到台湾并巧妙地送到了张学良的手里。张学良自看到周恩来的信后便没有再写政治性的文章。
应该肯定,是郭增恺的《一个没有交代清楚的问题》引发了台湾海峡两边国共双方对西安事变的再度关注。
还原历史的艰辛
根据周恩来的指定,由中共中央统战部负责西安事变资料的收集工作。之后成立了由刘鼎、南汉宸、高崇民、赵寿山、杨明轩、阎宝航、刘澜波、王炳南、吕正操、申伯纯等人组成的西安事变史领导小组。随之,全国政协着手向曾经参与事变的各方当事人、知情人征集材料,请其写回,眨.文章.进行出料的征集编写.
正当征集工作进行时,“文化大革命”骤然而起,此工作被迫停止。“文革”中,许多人不畏艰险,想方设法总算保存下了一批珍贵的史料。其中反映杨虎城历史的珍贵史料,在“文革”前,多由曾担任过杨虎城秘书主任的王菊人先生负责整理保管。“文革”中怕遭毁坏、遗失,王先生和陕西省民盟的一些同志冒着风险,将这些珍贵的资料砌在了一堵墙中,遂使这批资料保存至今。但也有一些在“文革”中流失了,其中就有杨虎城在事变后赴美国、欧洲考察期间的日记。这本日记,原本是杨虎城的家属捐献给国家的,在“文革”中被人以“借阅”的名义从全国政协的库房中拿走,变为了其个人的收藏物。
1979年,随着全国政协工作的恢复,西安事变史领导小组的工作也得到了恢复。但是,当年的许多成员却在“文革”期间先后作古。为了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作,中央决定再行充实小组成员。由刘鼎、刘澜波、吕正操、王炳南、栗又文、谢方、平杰三、童小鹏、宋黎、万毅、杨拯民、汪锋、阎揆要、孔从洲、高扬、史永等组成了新的西安事变史领导小组。领导小组工作恢复后,首先把原先征集的材料依照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原则,进行了筛选研究;并查阅了中央已经公开了的有关档案;访问了还在世的当事人;参考了海外学者关于西安事变的论述;还参阅了台湾方面公开的相关材料,着手编写出版了“西安事变简史”。这个简史在1986年西安事变50周年时发表。同时,一些当年参加事变的人士也纷纷撰写回忆文章,使中国近代史上最富有惊险色彩的这段历史逐渐见诸世人,使人们对这段历史的发展有了更多的了解。但是,当时由于诸多的限制与顾虑,许多历史资料与历史真相还不能公布。
当时大陆方面主要顾及的,先是张学良在台湾还没有获得自由,怕危及他的生命安全;后是希望张学良获得自由后能够回到大陆来。而台湾方面则一直要维护蒋介石的“领袖权威”。这样便使得人们对事变的了解不能全面,对杨虎城在事变中所起作用的了解更不能深入。
蒋介石1949年杀害了杨虎城,为了掩盖自己违反政治伦理、灭绝人性的暴行,对外严密封锁了消息。在台湾,很长时间在提及西安事变时都尽量不出现杨虎城的名字,企图让这位曾任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二级上将的杨虎城从历史上消失。后来随着蒋家父子两代统治的结束,杨虎城才逐渐在台湾岛内被人知道。而作为这一暴行的责任者——国民党却始终没有对非法囚禁、杀害杨虎城及家人、部属的行为做出任何的说明。
今天,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历史的不断发展,西安事变的历史资料的不断公开,其真相也越来越被人们知晓。随之,杨虎城对国家、民族的贡献也就凸显了出来。
我对西安事变研究的缘起
1954年12月,我出生于甘肃省玉门市。因当时父母都在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的玉门石油管理局工作,所以我在刚满月后,就被送到西安由祖母张蕙兰扶养。于是,我学龄前的童年是在张蕙兰祖母身边度过的,我对祖父杨虎城的最初认识就是从祖母家开始的。
那是一个我记事后不久的初冬时分,祖母家大客厅里的条案上摆起一个身着西装男人的大相片。在相片面前设了香案,案上燃起了蜡烛和供香;香案前还有一个供桌,上面摆着一些点心和水果。最特别的是这诸多的供品中,有一碗由祖母亲自用菠菜制作的绿色面条。午饭后,开始有许多大人陆续到我家,聚集在客厅里交谈。傍晚时,人们肃立在大客厅里向这个大相片讲话,我被叫到人前,站在最前面和大人们一起向大相片行三鞠躬礼。
以后每年这个时节,都有这个活动。我长大点后从家人口中得知,相片里的人是我祖父,叫杨虎城,是个将军,来家的近百人都曾是他的部下。再后来,一个亲戚给我念了一本描写重庆“白公馆”、“渣滓洞”大屠杀的小册子,我才知道祖父杨虎城是因为要求抗日被蒋介石派特务用匕首杀害的,是烈士。 祖母平日里零星也对我讲一些祖父的生活与性格特点,但从没系统地说过杨家的身世,我想是她不愿勾起心中的痛苦吧。我一直在祖母身边生活,到要上小学时才回到父母身边。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当时12岁的我,在学校也想参加红卫兵,可入红卫兵要查三代(查曾祖父、祖父、父亲的阶级成分)。而我当时对家世并不知道,回家问了母亲才得知,我的曾祖父是个木匠。
1969年的春节来临了,那时“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我家已两年没有团聚在一起过春节了。可喜的是,父亲在被关了一年的“牛棚”后,回到家中,我们全家过了一个团圆节。过节期间的一天晚上,父亲召集全家说,“我现在觉得有必要将咱们家的历史告诉你们知道。”于是他从祖父家遭横祸,百里扶梓讲起,从西安事变讲到祖父遇害;从他进延安参加革命,讲到毛泽东在延安接见他询问祖父情况的过程……那个晚上,在近三个小时时间里他讲了许多。
他越讲越激动。我们五个子女被他深深感染,被那些闻所未闻的历史、家史所震惊,所感动。那一年我刚14岁,第一次系统地接触到杨虎城与西安事变。
1996年我移居加拿大后,接触了许多台湾的朋友。在与他们的交谈往来中了解到,西安事变和杨虎城在台湾大多数人要么不清楚,要么也仅知道是张学良“作乱犯上”抓了蒋介石,根本不了解前因后果。惭愧的是,我对自己的祖父也了解不多,对西安事变也知之甚浅。
这一点也是从我1999年到美国见过张学良将军后才逐渐认识到的。
祖父对张学良将军的真诚,在我父亲杨拯民身上得到了充分继承。他与张将军的四弟张学思,在抗日战争期间,曾同在延安马列学院学习,其间成了好朋友。新中国成立后,他们来往不断。“文革”前,张学思在天津搞“四清”经常来我家与父亲畅谈。张将军的胞弟张学铭也是父亲的好朋友。特别在“文革”之后,他有大事总愿找父亲商议。我结婚时,他还送了礼物。张将军的五弟张学森,也是父亲的好朋友。几年前,张学森在北京突然去世,为了办理好丧事,父亲不顾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不佳与年事已高,曾一天数次去见其家属,忙前忙后。对其女儿张闾蘅更是关怀备至,从政治、生意到生活上都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与关怀。父亲对张家的事,始终当成自家的事,有时甚至超过自家的事来办。
1991年,张学良将军在遭受长达50多年的幽禁后获得赴美探亲的自由。消息传来,大家都很高兴。邓小平发出“你们要关心这个人”的指示。随即,开始了组团赴美看张的准备。当时,中央有一种意见是让父亲去。首先因为他的身份并且他与张有过直接接触(这样的人当时已很少了),更重要的是他长期从事过统战工作,有着丰富的斗争经验与政策底蕴,能够做张的工作。为完成此行父亲做了充分的准备。但遗憾的是中央派了他人赴美,错过了一次促张回国的时机。从此,父亲就有一个心愿:有生之年要见张将军一面。在以后的数年中,父亲时时关注着张的一切,经常托人带去问候与思念。
1996年春,中共中央批准了父亲赴美探张的要求。他非常高兴,要我与他同行。就在我们完成了各项准备(办好了签证)打算订机票时,北京医院检查出父亲患了癌症,医生提出要马上手术。父亲问,手术后一个月内能否恢复?如能,他就做手术,因为他要去见张学良。医生当时告诉他可以恢复时,父亲当即表示尽快手术。是在要去见张的信念促使下,父亲在76岁高龄做了次大手术,他承受了极大的痛苦。本打算手术后不久即赴美国,不料身体恢复极差,探张之旅只得搁下。病榻中他对我讲:“你先出国,等我好一些了咱们再去美国看张。”这样,我就去了加拿大。
到了1998年,父亲身体稍有恢复,他探张的念头又起。这年9月我与他通长途电话时,我们讨论了新的赴美探张计划。谁料想,一个月后,就在他参加政协常务会议期间,悄然辞世而去。未能见到张学良将军成了他最后未了的心愿。 1999年6月,我抱着了却父亲遗愿(希望能见张学良一面)和对这位曾与祖父一起同过生死、敢“把天戳个窟窿”的英雄的崇敬,偕女儿好好踏上去夏威夷的旅途。6月6日在闾蘅、闾芝两位大姐热情的安排下,我和女儿见到了世纪老人张学良。第二年我再次赴夏威夷参加了他的百岁寿诞庆祝活动。活动中我还与台湾来的郝柏村将军进行了友好交谈。两次夏威夷之行了却了父亲代表杨虎城后代看望前辈的心愿,但却无法完成父亲促其荣归故土的想法。
在与张将军的接触中,感到他不愿再提西安事变和杨虎城,促使我萌生了探索其中隐情的想法。
还原一个真实的杨虎城
多年来在中国大陆,人们对杨虎城给以很高的评价,但遗憾的是缺少对他的深入研究(包括我本人)。此前,几十年间,仅出版了米暂沉先生撰写的《杨虎城将军》、吴长翼先生撰写的《千古功臣杨虎城》等少数描写杨虎城生平和思想的传记著作。从见张学良将军后,我便开始收集、研究有关杨虎城、西安事变的资料。
2005年间,在我帮助母亲陈因整理父亲的回忆录遗稿《往事》时,为核对史实,查阅了大量有关杨虎城与西安事变的资料。从这些资料中,我看到了一个从前所不了解的杨虎城,由此产生了撰写一本能够尽量真实全面反映祖父杨虎城壮烈一生书籍的冲动。于是我奋笔疾书,经过一年时间废寝忘食、夜以继日的努力,终于在2006年8月,在加拿大写出了记述祖父一生的传记。我当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既有完成了的喜悦,但更多的还是沉浸在被祖父伟大精神所感动的激动和痛苦之中。写作中我有两次潸然泪下:一次是被西安守城中牺牲的无名妇人的行为所感动;另一次是写到祖父等人惨遭杀害时。
《杨虎城大传》完成后,我开始专门从事杨虎城与西安事变的历史研究工作。几年下来,在祖父追求真理、热爱国家民族的精神激励下,我先后到美国以及台湾、南京、西安等地,从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中心、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近代史研究所、国民党“中央党史馆”、“国史馆”、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陕西省政协文史委办公室等处收集到了又一批珍贵历史资料,同时也发现一些自己的错误与遗漏。
多年来,海峡两岸人士对西安事变的研究的角度,大都集中在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兴衰、利益方面。事变虽然是在国共斗争的大背景下发生的,但事变的酝酿、策划,共产党完全不知情。促成事变爆发的根本因素是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和中华民族不愿屈从外人统治、奴役的民族主义;同时也是自1911年来,中国人追求民主,反对封建专制政治的民主精神的一次大爆发。只有从这两个角度去认识、研究西安事变,方能理出错综复杂的历史头绪,解读出当事人的种种奇异的表现。
我撰写这部《杨虎城与西安事变》,是希望从一个新的角度还原历史的本来,让后人知道,杨虎城这位中国的民族、民主主义者为了国家的存亡、民族的振兴是如何抛头颅洒热血的。也以此纪念祖父诞辰120周年。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出事之因
1936年12月12日凌晨,时任西北“剿总”副司令的张学良和十七路军总指挥、西安绥靖公署主任杨虎城率领东北军、十七路军,发动“兵谏”,用武力扣留了正在西安视察、部署,准备对红军进行大规模围剿的国民政府军委会委员长蒋介石,提出著名的救国八项主张:(一)改组南京政府,容纳各党各派共同负责救国;(二)停止一切内战;(三)立即释放上海被捕之爱国领袖;(四)释放全国一切政治犯;(五)开放民众爱国运动;(六)保障人民集会结社一切之政治自由;(七)确实遵行孙总理遗嘱;(八)立即召开救国会议。此事件史称西安事变。
西安事变是中国历史的一个重大转折,是中国共产党命运的一次重大转折。正如斯诺所说,它“在历史的大峡谷上实现了一次历史的大跳跃”,演出了一场“惊险的好戏”。张、杨两将军虽然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经历,但在联共抗日这一根本问题上走到一起,不计较团体和地方利益,不计较牺牲自己,引发“兵谏”,扣押蒋介石,是非常冒险的,它试图用军事手段迫使最高当权者改变政治路线,具有了军事政变的性质。张付出了软禁55年的代价,杨尤为悲惨,以一家四口殉难。作为杨虎城的孙子,我有责任研究这段历史。这种做法,在中国一直不为当权者所容,还被一些推崇封建忠君思想的人视为作乱犯上。因此,在对西安事变的研究、宣传,特别是对事变的主要策划、领导人杨虎城的研究、宣传上一直存在一定的误区与缺憾。一种说法是把西安事变的发生归咎为“杨虎城被红军打怕了,才接受了共产党的统一战线的主张;蒋介石要调十七路军离开陕西,触及杨虎城的核心利益”,等等。要还原历史真相,需要从杨虎城的思想经历以及他与蒋介石、张学良及中国共产党的关系等方面进行深入的讨论,方能理出其中的头绪。
1.爱国情怀
1893年11月26日,杨虎城出生于陕西省蒲城县一个贫困农民家中。他自幼聪慧,但因家境贫寒,只上了两年私塾。少年时当童工,16岁时父亲被清廷杀害;在当地,他组织起济贫扶弱的“孝义会”,而后演变成对抗官府、为本乡农民撑腰的农民组织“中秋会”。
1911年,辛亥革命的风暴席卷陕西大地,杨虎城带领两百余名“中秋会”会员参加了革命军。
1917年,孙中山先生发动了讨袁护法运动。1918年,陕西靖国军成立。杨虎城率领以“中秋会”为基础的一团人马参加了靖国军,在护法战争中英勇作战,屡建战功。1922年,陕西靖国军失败。杨虎城坚持信念与立场,不向北洋政府投降,他率部转战千里到陕北蛰居。在此期间,他派人与孙中山取得了直接的联系。1924年中国国民党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杨虎城派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孙中山在大会期间亲自为杨虎城办了加入国民党的手续。杨虎城信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积极拥护他的“三大政策”——联俄、联共、扶助农工。
1927年,他与李虎臣率领不足一万之旅坚守西安,抗击了八万北洋军的进攻与围困达半年之久,有力地支援了广东国民政府发动的北伐战争。先解围后,他部纳入了冯玉祥的系列,东出潼关赴河南、安徽一带与北洋军作战。
1927年下半年,国民党与共产党彻底分裂,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这时的杨虎城思想上非常苦闷。
1928年春天,为解除思想苦闷、寻求出路,杨虎城偕夫人谢葆真、秘书米暂沉由上海乘“长崎丸号”东渡日本。在日本,他先到神户,后转到东京,住在东京近郊的大冈山,后又移居东中野。此间,为了低调隐蔽,他化名“呼尘”。

内容简介
《杨虎城与西安事变》内容简介:1937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的发生,打破了蒋介石60天剿灭红军的美梦,促进了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形成半年后的全民抗战新局面;促进了国内政治力量的分化与新的组合,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牵动了国际大局。
西安事变研究卷帜浩繁,然仍有诸多未澄清问题:杨虎城在西安事变中起了多大作用?是什么角色?蒋介石为什么杀他而不杀少帅张学良?杨虎城将军之孙杨瀚先生费时多年,在收集整理解密档案和大量当事人私人文件的基础上完成《杨虎城与西安事变》,还原了西安事变的本来面目,记述了杨虎城将军为了促进团结抗日实现民主首倡“兵谏”捉蒋而因之丧失军队、惨遭杀戮的悲壮人生,披露了关于西安事变的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