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光辉.pdf

人性的光辉.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一:《人性的光辉》——成功学大师的唯一传记作品
本书是成功学大师戴尔•卡耐基的扛鼎之作,也是他一生之中唯一的一部传记作品。为了撰写这部作品,作者特意来到林肯的家乡,在林肯生活过的地方与这位伟大的总统共呼吸、同感受。作品语言平实,笔触感人至深,文字充满力量。
生动再现了一个内心忧郁、富于理想、愈挫愈勇、满怀仁慈之心的平民总统形象。

编辑推荐二:《人性的光辉》——出生平民的伟大总统的传奇一生
亚伯拉罕•林肯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是当今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最推崇的英雄之一。林肯总统困苦的童年岁月、坎坷的求学之路、不幸的婚姻生活、忍辱负重的白宫生涯……无一不反映了这位伟大总统身上的人性光辉。他在坎坷中百折不挠的精神,至今仍然激励着后人,成为人类历史上搏击人生的典范。

名人推荐
由卡耐基开创并倡导的个人成功学已成为这个时代有志青年迈向成功的阶梯,通过他的传播和教导,使无数人明白了积极生活的意义,并由此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肯尼迪(美国总统)

与所能取得的成就相比,现在的我们仿佛是半醒着,只利用了身心资源的一部分。卡内基因为帮助职场男女开发他们蕴藏的潜能,掀起了一场席卷全球的成人教育风暴。
——威廉•詹姆斯(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

你真想将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吗?如果是,那么本书可能是你碰到的最好的书之一。阅读它,再阅读它,然后开始行动。
——奥格•曼狄诺(《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作者)

媒体推荐
在人类出版史上,没有哪一本书能与卡内基著作的深入人心相比肩。也唯有卡内基的书,才能在作者辞世后,长期占据我们的排行榜。
——《纽约时报》

戴尔•卡耐基最感人的著作,生动再现巴拉克•奥巴马最推崇的英雄的传奇一生!

一个民族如果对另一个民族长期怀着仇恨或崇拜的心理,这就是一种弱国心态。
——(美)亚伯拉罕•林肯

他(林肯)的地位相当于音乐中的贝多芬,诗歌中的但丁,绘画中的拉斐尔和人生哲学中的基督;即使他不当总统,他也将无可争辩地和现在一样伟大,但是这恐怕只有上帝知道。              ——(俄)列夫•托尔斯泰

作者简介
作者:戴尔•卡耐基(Dale Carnegie) 译者:高宝萍

戴尔•卡耐基(Dale Carnegie,1888-1955),美国现代成人教育之父,美国著名的人际关系学大师,西方现代人际关系教育的奠基人,被誉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心灵导师和成功学大师。他早期是著作有《人性的光辉》、《语言的突破》、《美好的人生》《人性的优点》等等。他善于利用大量普通人不断努力取得成功的故事,通过演讲和书唤起无数陷入迷惘者的斗志,激励他们取得辉煌的成功。其在1936年出版的著作《人性的弱点》,70年来始终被西方世界视为社交技巧的圣经之一。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苦涩童年
弗吉尼亚风流韵事   
惨淡童年
漫漫求学路
天降机遇
情殇 
玛丽•托德 
逃跑的新郎 
婚姻与道德

第二章 成功足迹
因爱生恨的妻子
悍妻
“深不可测的悲哀和愁苦” 
《密苏里妥协案》  
人生中的第一次伟大战斗
总统提名
离乡别情
入主白宫

第三章 人性光辉
内战
空谈将军
致胜法宝
总统与内阁
《解放黑人奴隶宣言》
葛底斯堡演说
萨姆•格兰特
连任总统
归于平静
第一夫人
暗杀:一个时代的终结

第四章 万世流芳
葬礼:国殇
缉凶
处置凶手
万世流芳

序言
前言

几年前的一个春日,在伦敦戴萨特酒店用早餐之时,我和往日一样,浏览《晨报》专栏,想搜罗几则新闻。一般来讲,我都会两手空空,但那日却有意外发现,收获颇多。
那段时间,已故的“下议院之父”T.P.奥康纳在《晨报》开设了一个专栏:《人与记忆》。这天早晨,专栏开始报道亚伯拉罕•林肯,而且连载几日。报道并未提及林肯的政治生涯,而是试图展现这个伟人的个人生活:他的伤心欲绝,他的屡战屡败,他的一贫如洗,他对安妮•拉特里奇的一往情深,以及他和玛丽•托德的那段悲惨婚姻。
我兴致盎然地看完这一系列报道,而后目瞪口呆。我的头二十年生活在美国中西部,离林肯的故乡不远。而且,一直以来,我对美国历史情有独钟。曾几何时,一度坚信自己了解林肯,但后来发现并非如此。我,一个美国人,在英国伦敦,一家英国报纸上,看过一个爱尔兰人的系列报道之后,才意识到林肯的一生实在是人类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经典故事。
这种无知独我专属吗?可悲吗?我迷惑不解。但很快,我的疑虑打消了。我和几个老乡聊起林肯,“英雄所见略同”呀,他们所知道的也无非如此这般:林肯出生在一个小木屋,曾步行几里路去买书,随即就躺在壁炉前的地板上,彻夜通读;劈过木材;当过律师,能讲有趣的故事,曾打趣道人的裤腿儿应该长长的,一直耷拉到地面,人们亲切地称之为“诚实可靠的亚伯”;和法官道格拉斯激烈辩论过;曾为美国总统;戴一顶丝质小帽;释放了奴隶;在葛底斯堡演讲;曾声称他想知道格兰特喝哪个牌子的威士忌,那样就可以给他的部下每人送上一大桶;在华盛顿福特剧院惨遭布斯暗杀。
《晨报》上的连载报道激起我的好奇心。我马不停蹄来到英国博物馆图书馆,看了几本关于林肯的书。看得越多,陷得越深,我已无法自拔,最后下定决心,自己写一本书,讲述林肯的故事。我知道,对于一个从未接受任何培训,并不具备专家学者资质的人来讲,无法写出一部学术上的专著。我也没有这种欲望和性情。而且,我觉得没必要再推出这样一本书,因为很多优秀版本已经问世。但是,几本书读完之后,我深深感到确实有必要写一本简短的传记,简单明了地讲述林肯一生中最有趣的几件事,满足当今时刻忙碌着的人们的需要。我试图写出这样的一部作品。
这项工作始于欧洲。在那儿苦心耕耘一年之后,我回到纽约,继续写了两年。但最终的结局是:我撕毁了所有的书稿,弃之于垃圾篓。随后,我来到伊利诺伊州,在林肯满怀壮志、辛勤劳作的土地上,开始了我的故事。有几个月,我和这样的一群人生活在一起:他们的父亲曾帮助林肯勘测土地、建造栅栏,把猪拉到集市上去卖。还有几个月,我埋头钻研一堆旧书、老信、讲演稿,以及一些几近被遗忘的报纸、霉迹斑斑的法庭记录。我想借此深入了解林肯这个人的平凡和伟大。
我在彼得斯堡小镇待了一个夏天,因为那里离重建的新塞勒姆镇只有一英里路。林肯在这个小镇度过了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也走过了成就事业的最关键的几年。在那里,他经营一家面粉厂和杂货店,学习法律,裁判斗鸡和赛马,还一度陷入恋情,但最终伤心欲绝。
即使在新塞勒姆镇的辉煌全盛期,当地居民也从未超过百人,而它也不过仅仅存在了十年。林肯离开这个镇不久,它就沉寂了。蝙蝠、燕子在废弃腐朽的木屋上搭窝筑巢,牛在此吃草生活有半个多世纪之久。
然而,就在几年前,伊利诺伊州修复旧址,将小镇建成一个公园,复制建造了小木屋,就像几百年前一样。当今的新塞勒姆镇,恢复了林肯生活的那个时代的面貌。
镇里的白色橡树还在,林肯曾在那树下学习、摔跤、谈情说爱。每天早晨,我从彼得斯堡驱车前往,带着打字机,在那些橡树下完成了一半书稿。多么美妙的写作场所呀!桑加蒙河蜿蜒流过;身边的树木、草坪和红雀的叫声相得益彰;松鸦、黄鹉、红雀在树上跳来跳去,闪过蓝色、黄色、红色。我坐在那儿,感觉林肯就在身边。
夏日的夜晚,我常常独自漫步村庄。夜莺在桑加蒙河两岸啼叫,月光映照着拉特里奇的小酒馆。这时候,我会依稀看到一百年前的一样的夜晚:年轻的林肯和安妮•拉特里奇携手走在一样的路上,沐浴月光、倾听鸟鸣,憧憬着令人兴奋的未来,但一切最终化为泡影。我坚信,就在这里,在新塞勒姆小村庄,林肯度过了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当我准备写林肯的心上人逝去的那一章节的时候,我把一个小型折叠桌和打字机放进后备箱,驱车来到乡间小路,走过小木屋、奶牛场,抵达一处安静、与世隔绝之地。那里,在一个杂草丛生、被遗弃的角落,埋葬着安妮•拉特里奇。割除一些杂草,掠过一些藤蔓,才能靠近墓地——那个埋葬着林肯的伤心之事、让他悲痛流泪的地方。
故事的很多篇章写于伊利诺伊州首府斯普林菲尔德。在林肯的故居,我有时坐在客厅里写,感受他那十六年的艰辛;有时坐在课桌前写,倾听他的第一次就职演说;有时到他出庭的现场写,置身于他和玛丽•托德的激烈辩论。

文摘
惨淡童年

林肯的母亲南希•汉克斯由叔叔婶婶养大,几乎没受过什么教育。她不会写字,签契约时都是按手印。
南希住在昏暗的林区,没什么朋友。22 岁的时候,嫁给肯塔基州最没有文化、地位最低下的男人——一个愚钝、无知的散工,有时也猎鹿。他的名字叫托马斯•林肯,但住在林区的人们都管他叫“林傻子”。
托马斯•林肯是个流浪汉,游手好闲,到处漂泊,只要饿极了,他什么活都可以做。修路、砍灌木丛、挖陷阱逮熊、翻地种玉米、搭建木房子,他都干。史料记载,他有三次去做狱卒,拿着猎枪,看守犯人。1805 年,在肯塔基州哈丁郡,他受雇去抓那些反抗的奴隶,鞭打他们,工钱是每小时6美分。
他本人没有钱的概念。在印第安纳州的一个农场上住了14 年,他竟然连每年10 美元的土地费都交不起。一次,托马斯身无分文,妻子衣服烂了,只好用植物上的刺把衣服钉在一起,而他自己却到肯塔基州的伊丽莎白镇买了一副丝质裤带,不过是赊账。不久,又在拍卖会上花3美元买了一把剑。有时,他会系着丝质裤带、挂着剑,赤脚走路。
婚后,托马斯搬到小镇上,干点木匠活,养家糊口。一次,他接了个活,建一家面粉厂。但他把木头锯得尺寸不合适,活做得这般不堪,雇主毅然拒绝付款,还惹下三场官司。
托马斯•林肯在丛林中长大,虽说愚笨,但很快明白了,自己应该回归丛林。于是,他带着妻子,回到森林边一个偏僻的小农场,丢弃了莽撞,再没有离开过土地。
离伊丽莎白镇不远处,有一片“不毛之地”,看不见一棵树。印第安人祖祖辈辈都会在这里放火,烧光树木、灌木丛、矮树丛,杂草就可以充分享受日照,牛就可以到这儿来打滚儿、吃草。
1808 年12 月,托马斯以每英亩66.7美分的价格在这个“不毛之地”买下一个农场。农场里有一个猎人住的小棚屋,一间简陋的木屋,周围是野山楂树。半里路远处,是向南流过诺林河的岔流。春天,山茱萸生长茂盛、开花结果。夏天,老鹰盘旋在蓝蓝的天空中,茂密的杂草随风飘荡,宛如无边无际的海洋。到了冬季,没有人愿意在此栖身,这里就成了全肯塔基州最荒凉、最孤寂的地方。
1809 年冬天,就在这个荒无人烟的边陲之地、在那个猎人小屋中,亚伯拉罕•林肯来到这个世界。孩子出生在星期天的早上,在一张用玉米秆搭成的床铺上,母亲生下他。屋外漫天大雪,二月份凛冽的寒风夹杂着积雪吹得木屋砰砰作响,雪花吹到南希•汉克斯和婴儿盖的熊皮上。过度劳累、艰辛困苦的拓荒者生活,注定南希不会长命百岁。她死于孩子出生后的第九个年头,年仅35 岁。这个女人从未体验过幸福、快乐:活着的时候,人们的唾沫星子淹死她,只因为她是私生女;离开时,心中仍然怀有巨大遗憾:在那个绝望的冬日的早晨,可怜的女人看不到未来,也看不到大理石雕刻的圣堂——那座人们用充满感恩的心建造起来的神圣殿堂,此时此刻,却斑斑点点充溢着这个女人的心酸。
那个年代,纸币在偏远地区的流通通常不可靠,没什么价值。所以,猪、鹿肉、威士忌、浣熊皮、熊皮、农产品等等,都被用来交换。即使是传教士,有时也收下威士忌,作为酬劳的一部分。1816 年的秋天,林肯7岁的时候,老托马斯把他的农场抵押,换回400 加仑的威士忌。然后举家搬迁,住到了印第安纳荒凉的野林中。最近的邻居是猎熊人,周围到处是树、灌木丛、葡萄藤、矮树丛,人要走过去的话,必须砍伐开路。这就是林肯的表叔丹尼斯•汉克斯在“灌木丛中的仪式”中描述的场景,是亚伯拉罕•林肯即将走过14 年光景的地方。
全家人搬家到丛林的时候,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悄然而至。托马斯•林肯手忙脚乱,搭起一个住处,当时叫“三面露营地”,今天叫“棚子”。没有地板、没有门、没有窗子,只有用竹竿、灌木丛搭成的屋顶和三面“墙壁”。还有一面是完全敞开的,寒风凛冽、冰雪肆虐,毫无遮挡。今天,哪怕是印第安纳州的农夫都不会让牛、猪在这样粗糙的棚子里过冬。但是,托马斯•林肯却认为这还不错,觉得他和家人借此地度过漫漫寒冬是没什么问题的,虽然1816~1817 年的冬季是美国历史上最寒冷、最难熬的年份。
南希•汉克斯和孩子们就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过冬,像看门狗一样,蜷缩在棚子一角的一堆树叶上,下面铺着熊皮。至于吃的东西,既没有奶酪、牛奶,也没有鸡蛋、水果、蔬菜,甚至连番茄都吃不上,只能吃些野果子。
托马斯•林肯试图养些猪,但林中的熊饿极了就会活吞掉这些猪。
在印第安纳这个地方,十几年来,亚伯拉罕•林肯忍受着贫穷和饥饿。那份苦难,绝不亚于后来获得自由的奴隶。
这个地区没有牙医,离得最近的医生也住在35 英里处。南希•林肯牙痛的时候,老托马斯就沿用拓荒者的古老做法:削尖一个山胡桃夹,把一端顶到疼痛的臼齿处,再用一块石头敲打山胡桃夹。
在美国中西部地区,从很早开始,一种称作“白蛇根毒”奇怪的病就困扰着拓荒人群。牛、羊、马染上就会毙命,有时也会蔓延整个村庄。医学专家查不出病因,困惑不已达百年之久。直至本世纪初,专家才搞清楚病毒原因:病原体是吃了一种叫白蛇根草的动物。如果人喝了食用过这种植物的牛产的奶,就会发病。白蛇根草生长于牧场及山区树阴间,时至今日,它仍然威力不减。每年,伊利诺伊州农业部都会在区法院门前张贴告示:“警告农民:白蛇根草有毒,必须根除,否则性命难保!”
1818 年的秋天,灾难降临至印第安纳州的鹿角村,很多家族不幸遇难。南希•林肯帮忙护理熊猎人彼得•布鲁纳的妻子,两家只隔半英里路。布鲁纳夫人去世后,南希自己也病了。她头昏眼花、腹痛难忍。因为呕吐不止,人们把她抬回家,放在破烂不堪的树叶、熊皮垫铺成的床上。手脚冰凉,但身体的要害器官似乎如火燃烧,她不停地喃喃呓语:“水!水!水!”
托马斯•林肯确信这就是白蛇根毒的症状。第二天晚上,一只狗在棚屋外的凄惨长嗥让他心灰意冷,放弃了所有希望。他知道,妻子要死了。
渐渐地,南希连头都直不起来了,奄奄一息。她示意亚伯拉罕和他的姐姐两个人到跟前来,想说点什么。两个孩子俯下身,竭力倾听:妈妈恳求两个孩子要相互关爱,按她教的去做,还要拜祭神灵。
这是南希最后的遗言,她的喉咙、肠道已是一片溃疡。随后是长时间的昏迷,直至发病的第七日,即1818 年的10 月5日,南希停止了呼吸。
托马斯•林肯把两枚铜钱放在妻子的眼睑上,让她闭上双眼,然后到森林砍下一棵树,劈成几块粗糙不平的板子,再用木钉把它们钉在一起,一个简易棺材就制成了。露西•汉克斯疲惫不堪、衣衫褴褛的女儿安息了。逝者面带愁容。

内容简介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