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的死神.pdf

宴会的死神.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宴会的死神》以“黄金时代三巨头”的推理作品为主
办刊时间最长的民国侦探杂志《大侦探》为底本

联邦调查局局长亲自执笔,记录真实案例侦破过程,
如何判定死者是否自杀;如何在现场搜集线索;
如何认定嫌疑人;如何判定凶手逃跑路线;
如何蹲守;如何诱供;
本书都将为读者一一阐述。

本套丛书一共四本,百余篇推理故事,
推理爱好者不可或缺的实例教材,
欧美侦探小说爱好者值得收藏的经典佳作。

作者简介
绿蒂,1988年出生,动漫编剧。作品有《超级侦探社》、《少年冒险队》、《少年波洛侦探集》、《超级侦探三剑客》系列等四十余部小说。

目录
目录
001  宴会的死神
斯丹利•斯旺森
016  酒吧间老板的惨死
卡普泰恩•哈夫洛克-贝利
028  梦魇巷的死人
W.F.霍华德
036  白宫一命
帕特•洛伊斯
047  公路血案
艾德文
054  大盐湖暴尸
马文•莱斯利
069  借刀杀人
詹姆斯•弗利斯尔
078  名画失窃
塞格纳尔•涅德
084  聋医之死
托马斯•戈尔曼
094  红线
马克•史蒂文斯
108  礼拜堂的黑影
约瑟夫•富林•菲什曼
115  狠心妇
罗伯特•贝茨
122  公墓盗尸
奥斯汀•麦格拉纳汉
133  销魂王子
詹姆斯•西德尔
142  逃妻
弗吉尔•帕特森
151  81号警车
巴顿•布莱克
163  婚魔
汤姆•博伊尔西
174  谋杀游戏
埃勒里•奎因
188  医药杂志的碎片
哈里森•卡特
197  劫车贼
比奈特•赖特
206  玫瑰酒店沙乐美
艾伦•福克斯
213  雪地血尸
菲利普•博内特
220  七年大恨
艾奇逊•布莱克
230  木屋腐尸
贝内特•赖特

文摘
白宫一命

          帕特•洛伊斯


  许多人在窃窃私语,望着医院宿舍的入口。白墙有点耀眼,里面飘出消毒药水的气味,有一个助理医生刚从人丛中走出来。
  他说:“长官,你来迟了,安娜死了。”
  耶茨大侦探点头就问:“你们哪一位请把经过情形告诉我吧。”
  助理医生点点头,招呼两位年轻人过来,女的叫梅诺,男的叫柯林。梅诺小姐说她是白宫医院的看护。
  她说:“柯林今天晚上8点钟邀我去看电影。散场了我们就走回来。我们刚走到看护宿舍,一瞧门是开着的,安娜蹒跚地冲出来,手按着喉咙。她倒在人行道上,她的衣上都溅满了血。”
  耶茨大侦探插嘴问:“你瞧见谁刺杀她吗?”
  看护摇头回答:“先没注意,当时吓得呆住了,后来门又打开了,跑出来一个男人,他跑过参议会路的转角上就不见了。”
  耶茨大侦探毫不放松地立刻命令搜索邻近有嫌疑的人,同时指挥警察检查现场的群众。
  总局派了法医来,耶茨大侦探询问助理医生,知道了安娜的喉咙是被剃刀或尖刀割破的。
  外科医生解释:“颈静脉的血管破裂了,她最多也只延迟了几分钟就完了。”
  一个警察进来,递给耶茨大侦探一顶棕色帽子说:“探长这一定是凶手掉下的,我在路角找到的。”
  柯林点点头,很快地证实说:“是的,我看见这顶帽子是在他转过路角时从他头上落下的。”
  耶茨大侦探检查着这顶帽子,那是平常的帽子,6.75的尺寸,有着当地商店的标记。
  他问这两个证人:“你们能够描述一下这个凶手吗?”
  他们一致说,从现场逃去的这个人穿着黑衣服,中等身材,体格不健壮,也不太矫捷。
  最后一句话引起耶茨探长的兴趣。
  他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梅诺小姐迟疑了一下说:“我是说他跑得不像一个年轻人,他跑的样子很像四五十岁的老人。”
  后来就询问看护宿舍的舍监。她说死者32岁,已婚,但是已与她的丈夫朱洛夫分居了多年。他们的离异据说是很和气的。检查安娜的简历,她是去年到职的。
  耶茨大侦探问:“她有男朋友吗?”
  舍监点头说:“哦,不错,有的。不过你知道这儿是女看护们的宿舍。男人只有守夜的戴克准许进来。”
  舍监记不得死者男友的模样。她说最近这几星期,在安娜夜班休息的日子,有一辆顺风牌的轿车停在门外,车牌号是康奈克特的。
  当时检验看护宿舍,前门发现只能从门外用钥匙开启,这门能自动关闭。
  马森探员想象:“安娜用什么方法引了凶手进去,或许是他怎么想法得到了钥匙。”
  守夜的戴克可能对于那晚上死者的行动或有所闻,他说:“今晚上她出去,我正站在门口。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我还跟她开了一句玩笑。我对她说她是打扮起来去找死的。
  “她望着我好像被吓住了,责骂说我不该那么胡讲。我说我是随便胡扯的,无所谓,她就笑着走了。不过我瞧她确有点惊慌的样子,有一辆车停在门外,有一个人坐在驾驶盘后面,马达并没有关闭,因为车里黑暗,我瞧不出他的模样。”
  耶茨探长问:“这辆车你能够讲得更详细吗?”
  戴克回答前思考了一会儿。“好吧,可是不能说一定对。那是一辆灰色1934年四扇门的顺风牌,白色轮胎,车子开出去,我偶然注意车牌号上。前三个号码是1—0—1,还有几个字,可是我记不清了。”
  大侦探请她们领他到死者的卧室。舍监伴着他们上了楼梯,到了二楼,他们沿着血迹,直到楼梯顶上的一扇门口。
大侦探检验地板上鲜红的血块说:“她在这儿被刺的,瞧这儿还有许多鞋印,这儿是女人高跟鞋的印。”近楼,他们发现男人橡皮底鞋的清晰的鞋印。
  马森探员沿着长而灯光照耀的走廊一瞥,脸上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大侦探,我有点不解,他怎么能避开这些看护小姐的视线,等在这儿而没有被发觉呢?”
  耶茨大侦探转对舍监说:“这一楼有什么空屋子吗?”
  这妇人不胜惊诧,她点点头。“你怎么知道有空屋子?跟我来。”
  她引他们到了那门口,门有点开着,她说:“那就怪了,这扇门往常是锁着的。”
  大侦探提醒她注意。“别碰那个门,也许留着一两个指印,推开好了。”
  她顺从地开了门,开了灯,发现最近确有人来过的痕迹。尘埃满地,地板上有着清晰的足印,从门口到窗口,从这窗口可俯瞰柏街,有十几根烟头散落在地板上。
  耶茨大侦探说:“毫无疑问,他准是在这儿等着她。可是他是怎么知道这间屋子是空的?”
  马森探员转问舍监:“这间屋子空了有多久?”
  舍监回答:“有好几个月了。因为我们医院里人手不足。”
  大侦探断定:“那么就对了。事实上似乎凶手是安娜以前的追求者,假如那是事实,他就有很多机会从她口中知道这间是空屋。”
  舍监问:“可是怎么进来的?我知道每一个看护只有一把钥匙,还有那个上夜班的戴克也有一把。”
  马森探员回说:“我刚才已经想到了。我注意下面的这种气门,都是一种形式的,那是利用水力转动的,避免关时声响太大。门推开时关闭时很慢,我们假设有一个看护进出时,他站在靠近入口就很容易在它没有关上时,突然抵住它。”
  探长同意:“我认为你说得对的。我先到她屋里观察一下看能找出一点什么来。”
  她们房间布置得非常整洁,陈设也精致。这两个侦探在房间搜索了一会儿,结果找到两件重要东西。一件是一本黑皮面的笔记簿,记载着死者有一百个以上的朋友。
  大侦探把它放进了他的袋内说:“我们把这先办完了,就去审查这批名单。其中之一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凶手。”
  第二件发现是一张椭圆形的纸,死者曾写着如下的话:
  阅者注意:

  我的生命已受威胁,我想总有一天被害。我但愿舍监清理我的箱子,运到我的家里。我的首饰戒指等送给我的母    亲,我的一切所有都由她支配。
  我的遗体捐给医院,我希望他们接受,如此省去我的母亲及我家对于葬仪的麻烦和浪费,我活着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所以这样结局也没有什么关系。
  也许学医的学生能观察到我怎么活下去,或者也能发现到为什么我不能好好的活。
                                   安娜

  耶茨大侦探轻轻地嘘了一口气,又检验背面,那是一张缴税单,日期是1936年7月25日,约在被杀前两星期。
  马森探员叹赏地说:“她知道死期近了,然而她并不请求帮助,而且她还坐下来写着她最后的遗嘱,她知道正面临着死亡,那个女人,真有勇气。”
  大侦探长附和他。“我们所知道的一切,都表现她期待着死。”他说,“她在卧室里用椅背抵着门,戴克对她说她打扮着去找死时的惊恐,还有现在这一纸遗书。”
  耶茨大侦探长检查死者的口袋的东西,倒在丝制的被单上,都是女人用的化妆品——口红、胭脂、钥匙圈、半包香烟、一盒火柴——有20元以上的钞票和一些银币。
  大侦探说:“好极了,至少我们知道他这个动机不是为了抢劫。”
  一个迟归的看护,对于死者那天晚上的行动,可能又透露了一些线索。她说安娜因为跟一个姓费顿的有约会,拒绝参加一个茶会。
  耶茨大侦探问:“她曾说起他名字吗?”
  看护回答:“没有,她没说,事实上她还是第一次说出她男朋友的姓。”
  正在这时,指纹检验员报告各处认为凶手接触的表面检验,并无所获,不过是毫无价值的印迹罢了。空房间也经过精细的检查,找不出什么重要的线索。然而附近的草地上倒证实了一些事实。一探员指出在参议会路有一家通宵营业的饭店,那晚上死者和她的追求者曾在那儿用餐。
  大侦探和马森探员走到那儿去问那店老板,他承认和安娜很熟,因为她差不多每天都到他饭店里去的。
  大侦探问:“今晚一起来的那人呢?”
  他随口答道:“你是说费顿了。他有一辆漂亮的顺风牌汽车,据我所听到的,他似乎经济上很富足。”
  “这姓费顿的住在哪儿?”
  “他有一次说过他住在柏山一带。”
  他说起那晚上11点以前安娜和费顿到这里来要了一杯咖啡,一份三明治;他又说费顿似乎有什么事很不如意,既没有吃东西,也没跟他的同伴讲话,他离开时约11点15分。
  回到街上,大侦探说,费顿和死者显然有过一点争吵,他也是在她被杀以前最后和她在一起的人,那就是关键所在了。
  马森探员点头说:“是的,特别是他的顺风牌汽车曾停在参议员路转角,这正是看护和她的男朋友在惨案发生后瞧见他逃走开的。”
  大侦探思索着剖析说:“不过,要是他杀了她,那么空房里的香烟头从哪儿来的呢?不可能是他扔掉的。她既知道这人要害她,为什么还要与他出去呢?”
  马森探员猜测着说:“姓费顿的会把这些告诉我们。记住我们不是已有凶手的帽子了吗?”
  探员赶到柏山区,曲折多树的街道,有美丽花园和修整的草地,费顿先生的家,在这一区是最精致的,屋子漆黑,只有楼下有点亮。他们在走道上徘徊,耶茨大侦探关照,“还是让我来与他谈,费顿在这个社会里显然是有地位的。你们不能把他当流氓一样的盘问。”
  有一位高个子、衣服整洁的中年人应着门铃出来,从他刚开门的态度,似乎回来不久。
  大侦探问:“你是费顿先生吗?”
  “是的。”
  “我们是警务人员。我们要跟你讲几句话。”
  费顿蹙着眉毛领他们到一间富丽堂皇的客厅。他们都坐下了,耶茨大侦探讲到了来此的目的,他问:“今晚上你同安娜在一起吗?”
  费顿望着他们点头,说:“是的,我带她去看了一场电影。有什么事吗?”
  大侦探靠近的望着这人的面孔,说:“她今天晚上刚过了11点30分被暗杀了,在这事发生以前,你是最后同她在一起的。”
  费顿先生的脸色变白了,他跌在圈椅里,两手蒙着脸。他说:“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离开安娜,她还是很好的。”他的神色非常沮丧的样子。
  大侦探沉静地追问:“今晚上你和她吵了架那是确有其事吗?”
  “是的,是这样的,她一定要寄信到我家里。我是结过婚的人,有些信已经落在我妻手里,幸好我当时截下来了。我告诉她,事实上,我请求她别写信给我,今晚上我离开她时,她答应我以后不再写信了。”
  大侦探把棕色毡帽从袋里取出来,他说:“请你试一试这个。”
  费顿有点莫名其妙地顺从了,他戴上头,看上去很令人发笑。这帽子看起来未免太小了,他还给大侦探,他就又塞在袋内。
  他问:“安娜对你说过她有什么男朋友吗?”
  费顿蹙眉在思索。“是的,她说到过有一个矮小的爱尔兰人,有个叫朱里奇,这一会儿我想不起她是否提起过他的名字,可是我记得她说他脾气很暴躁,我知道她在几星期前跟他闹翻了。”
  大侦探又追问:“她说过他住在哪儿?靠什么生活吗?”
  费顿说:“我想她说过他本行是修理汽车,有时也干旅馆的招待。”
  “她说过为什么跟他闹翻吗?”
  “她说过的,她说他的年纪太老了。我以为他差不多有50岁,不过我也说不准。”
  耶茨大侦探记起梅诺小姐的话:他跑得像四五十岁的人。可能这个不知名的姓朱里奇的就是他们要找的凶手。费顿先生也说有一次他和安娜驾车出去遇到过朱里奇一次。他们正看完了电影回医院去,安娜指着参议会路一个走路的人,她躲在后座上避免被他瞧见。
  费顿先生说明:“他脸面色苍白,中等身材,十分瘦削,他不会超过125磅。”
  大侦探回到他的办公桌上,自从他离开医院还没有什么特殊的发展,他得马森探员之助,费了一小时细心研究在安娜手袋内找出的黑色人名簿。除了死者女友不在怀疑之列,找出了男人姓名的有31人,有4个是姓朱里奇的。

内容简介
《宴会的死神》是以民国《大侦探》期刊为底本,搜集整理了民国时期所翻译外国推理侦破小说精品20篇,例如《谋杀游戏》、《玫瑰酒店沙乐美》、《酒吧间老板的惨死》、《白宫一命》等。民国《大侦探》杂志创刊于1946年,发行了总第36期之后停刊,前后历时三年多,是目前已知民国时期办刊时间最长的侦探杂志。主要刊登欧美的侦探作品,同时照搬原文所配的精彩插图,很受读者喜爱。《大侦探》曾先后翻译过短篇小说黄金时代的名家杰克•福翠尔以及欧美黄金时代三巨头阿加莎•克里斯蒂、埃勒里•奎因、约翰•狄克森•卡尔的作品。本书收录的20篇小说,是精心挑选的佳作。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