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化扩散:萨拉·马哈拉吉读本.pdf

元化扩散:萨拉·马哈拉吉读本.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再访天竺 自明中土
在想像世界版图的“西方”时,尚有一个离感官更远而脚程更近的“西天”。
中国须要深切思考印度、亲近印度是为了自明。

★直白品评当代视觉艺术的经典作品 一场缤纷斑斓的超现实主义体验
★理查德•汉密尔顿复制、删改马塞尔•杜尚,萨拉•马哈拉吉则解剖前两者

名人推荐
学术圈评述萨拉•马哈拉吉的戏语是:艺术界用不上这么灵光的头脑,他研究的重心是在学院的规范之外寻找新思维方式,以艺术实践打开知识生产的界线,后殖民的全球境况和现代主义的越界思维被他放到共同建设意义的平台上。马哈拉吉谦称他的思想是洋泾浜印度教加佛教,那就是认可差异为基本,用谦容的道德介入变动不居的多元世界。
——张颂仁

作者简介
萨拉•马哈拉吉(Sarat Maharaj)生于种族隔离年代的南非。他于1980—2005年担任伦敦大学哥德史密斯学院艺术史及艺术理论教授,现在是该校的客座研究教授。目前,他是瑞典隆德大学马尔默艺术学院视觉艺术及知识系统教授。
  萨拉主要关注马赛尔•杜尚,詹姆斯•乔伊斯以及理查德•汉密尔顿。他的写作涵盖了:作为有章法的知识和无章法的知识的视觉艺术;织物、异乡声学和文化翻译,非西方现代性及其以外的新的社会学研究。 此外,他还是一系列新媒体艺术实验室以及当代视觉艺术展览的组织者和策展人。

目录
“流动而强有力的散射”:马塞尔•杜尚和理查德•汉密尔顿
“在业火中升华”:关于即将到来的亚洲喧嚣的札记
有章法的知识与无章法的知识:有关视觉艺术作为知识生产的若干笔记
“化整为零”:超越现代性
“不忠之信”:论他者的不可翻译性
哲学地理:萨拉•马哈拉吉访谈

“A Liquid, Elemental Scattering”:
Marcel Duchamp and Richard Hamilton
“Sublimated with Mineral Fury”: Prelim Notes on Sounding Pandemonium Asia
Know-how and No-How: Stopgap Notes on “Method” in Visual Art as Knowledge Production
“Small change of the universal”: beyond modernity?
“Perfidious Fidelity”:The Untranslatability of the Other
Philosophical Geographies

序言
作为方法的印度

……

  在亚洲,乃至于其他的第三世界地区,既有主流的知识结构之所以会长期以“欧美作为方法”,还是得归咎于世界史的走向,在以欧美为中心向外旋转的力道下,中国也好,印度也罢,都是以“超/赶”(超英赶美)的基本姿势,学习欧美的事物(当然包括了它的价值观),学术思想、知识生产于是被定位成国家民族现代化工程中的主要环节。姑且不要追究“超/赶”的知识方式中暗藏的陷阱,它是否混淆了规范性的目的与客观的历史解释力,至少可以开始问的问题是,一个多世纪下来,现代化的工程到底把原有的这些所谓后发国家变成了什么长相?民主也好,科学也罢,在学习后的搅拌中,实践出了什么新的模样?换句话说,是不是该停下脚步互相交换一些“超/赶”的经验,在欧美之外的地区之间,互相照照镜子,发现自己从过去变到现在的长相的路径?看清楚了,解释到位了,才能继续走下去,甚至进而发现“超/赶”的知识路线已经走到尽头,该是调整方向的时候了。
  如果说知识的目的不是挑空了的为了知识而知识(首先预设了大写真理超越于历史的存在,用来笼罩整个世界),而是为了在世界史的范围内,从多元历史经验的视角,解释各地面对的不同的问题与处境,在相互参照、比较之中,慢慢提炼出具有世界史意义的知识命题,那么,可以说当前所有声称具有普遍主义的理论命题,都不成熟,以欧美经验为参照体系的理论,能够充分解释欧美自身历史就不错了,哪里能够解释其他地区的历史状况?反过来说,对于欧美以外地区的解释必须奠基在其自身历史发展的经验、轨迹当中,不能够简化地、错误地以欧美经验来丈量、解释自身。我想这正是应邀来访的著名的庶民研究(Subaltern Studies)历史学家迪佩什•查卡拉巴提(Dipesh Chakrabarty)称之为“将欧洲地方化”(provincializing Europe)的思想方案,或是2010年7月刚刚过世的沟口雄三教授之所以提出“以中国为方法,以世界为目的”的思想精神之所在。
如果说欧美的历史经验只是一种参照的可能性,特别是它的发展经验与后发地区差距更大,那么它在知识转化过程中是需要被重新调整的。来访的印度女性主义理论家特贾斯维莉•尼南贾纳(Tejaswini Niranjana)提出的策略,就是必须在欧美之外的地区开展出“替代性的参照框架”(alternative frame of reference),也就是把原来的以欧美为参照,多元展开,以亚洲内部、第三世界之间的相互参照,经由参照点的移转,从差异中发展出对于自身历史环境更为贴近的解释。这里思想方案的前提是: 关起门来,以本土主义的自闭方式所产生的国粹主义,无法看清楚已经卷入现代的自我,只能沉溺在光辉的过去让自己继续感觉良好而已;打开门来,只以欧美为超赶的参照方式,已然失效,必须在民族国家内部的本土主义(nativism)与欧美中心的世界主义(cosmopolitanism),此两者之外,寻求新的参照体系。
我认为在上述开启新的知识方式的问题意识下,“作为方法的印度”将会对中国学术思想界产生积极的作用,但是中印之间能够产生对话的前提在于抛弃过去“超/赶”的认识论与知识方式,不能再是以落后/进步、现代化与经济发展的速度等,这些表象来进行比较。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得先摆脱、搁置规范性的比较,从分析上入手,看清差异,再开始提出内在于历史的解释。

……

内容简介
《元化扩散:萨拉·马哈拉吉读本》内容简介:“从西天到中土”丛书之一,编译了对于著名学者萨拉·马哈拉吉的访谈及其部分写作札记,如《有章法的知识与无章法的知识》《流动而强有力的播撒》《论他者的不可翻译性》等。涵盖了她对与文化翻译、非西方现代性以及意外的新的社会学研究。

海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