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院深深钓鱼台:我给江青当秘书.pdf

庭院深深钓鱼台:我给江青当秘书.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众所周知,江青是毛泽东的夫人。但长期以来,人们对这位中国曾经的第一夫人,知道的并不多。“文革”开始,她闯进人们的视野,倍受关注,但生活中的江青究竟如何,却不为人知。粉碎“四人帮”后,坊间关于这位“四人帮”核心人物的传闻铺天盖地,真真假假,虚实难辨。可以说,一个妖魔化的江青形象已经在人们心目中确立。
究竟江青是怎样一个人?不是她身边的人不可能说得清楚!
《庭院深深钓鱼台:我给江青当秘书》是在江青身边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任秘书杨银禄讲述的“文革”时期江青。“文革”期间,他在江青身边担任秘书五年八个月零七天。这是一位有资格说江青的人。
概括起来,《庭院深深钓鱼台:我给江青当秘书》有以下几个看点:
第一,确证了江青确实具有“妖魔”的一面,如其冷酷、霸道、野心、蛮横、虚荣,对文艺界知其底细的人及身边工作人员的迫害、苛刻等等,令杨银禄至今回忆起来仍然心有余悸,感叹在江青身边工作的几年,“我过着梦靥般的生活”。
第二,提供了江青为人的另一面,即其表现的温情的一面。如帮助秘书(杨银禄)解决婚后两地分居的问题,叫他的厨师为生病的杨银禄做病号饭,提倡妇女传花衣服花裙子,以及江青的亲情世界等等,这些都是鲜为人知的。
第三,透露了发生在江青身上几点令人震惊或不解的故事。如江青的三次流泪,其中一次是因为谢富治去世,一次是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程砚秋的表演艺术所感动,冒雪深夜去看程砚秋的遗孀。还有一次是看到反映著名数学家陈景润在极为艰苦的生活环境中突破世界数学难题,极为感动而落泪,并指示改善陈景润的居住和科研条件。
第四,澄清了几则坊间广为流传的说法。一则是说江青有“三假”,即头发是假的、乳房是假的、屁股是假的。书中作者讲“我作为在江青身边工作了近六年的工作人员,可以负责任地讲,这是谣传。江青的头发好得很,黑黑的亮亮的、厚厚的。”而且还转述了江青告诉他的养发秘诀。再有就是关于江青的生活作风。社会上流传江青“文革”期间有生活作风问题,作者在书中以确凿的事实和理性的分析说明江青“不能做、不会做、没有机会做,也不敢做那种低级下流的事”。
第五,江青爱好摄影,书中配有几张江青摄制的珍贵照片。有许多人都知道的署名李进摄的“庐山仙人洞”照片、江青为林彪摄制的“孜孜不倦”学毛选的照片,还有江青为杨银禄拍摄的照片,更有虽然人们见过但不知摄影者是江青的毛泽东在延安时期的照片。
第六,书中还披露了许多过去鲜为人知而有重要价值的历史细节。如江青与林彪集团既勾结又明争暗斗,江青与毛泽东之间的情感纠葛,江青与维特克谈话的实际情况,邓小平第一次复出时江青怎样和他谈话……诸多历史细节在作者笔下得到真实再现。
● 江青的冷酷与无常
● 江青与林彪的关系
● 江青的生活方式
● 江青的行为方式
● 江青的政治野心
● 江青与维特克的谈话
● 江青的亲情世界
● 江青为何三次流泪

媒体推荐
媒体评论:
“杨银禄同志的《庭院深深钓鱼台——我给江青当秘书》一书出版发行了,非常高兴,我向他表示衷心地祝贺!我在周总理身边工作时,和杨银禄同志有工作上的来往,他们那里的工作难度很大,他挺过来了,可敬可佩。”
 ——周恩来总理的秘书纪东
“杨银禄同志的书行文缜密,态度严肃,政治观点明确,对一些敏感性的问题把握得比较准确。此书可信,可读性强。”
——朱德总司令的卫士、秘书徐建柱
“杨银禄同志在‘文革’中任江青的秘书近六年,是任期最长的,对江青‘文革’中的言行知道很多,他实事求是地讲述出来,对人们了解江青和研究江青很有价值。”
 ——江青的首任秘书阎长贵
“本书内容准确,客观地叙述了江青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几个侧面,使读者在认识江青的本来面目的同时,也能对‘文化大革命’增加一些客观的了解。”
 ——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文史学家李海文
“我的友人——银禄先生,‘文革’中曾任江青第二任秘书,是四任秘书中任期最长的。在‘文革’中,再没有谁比银禄等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与江青有更多、更近可谓朝夕相处的接触了。银禄书中以具体、生动的笔触记下了他眼中的江青,特别是江青对她身边工作人员的迫害细节。可以让读者领略江青在‘文革’这个疯狂与灾难岁月中的‘威福自由’、‘生杀自由’。银禄等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几乎没有谁没受过江青的迫害,而这恰是世人所不知、其他作家也写不出来的。”
——著名文史作家郑仲兵

作者简介
杨银禄,1967年10月调任江青机要秘书,1973年被江青打成“反革命”,下放江西中办五七学校劳动。是江青四任秘书中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

目录
第一章 出乎意料的工作调动 / 001
汪东兴找我谈话 / 001
初到钓鱼台11号楼 / 004
终于见到了江青 / 008

第二章 阎长贵蒙冤 / 012
一篇习作得到毛泽东的称赞 / 012
江青的第一任专职秘书 / 013
陈伯达、姚文元突至11号楼 / 015
阎长贵因何获罪 / 017
阎长贵的监禁生活 / 019

第三章 江青的冷酷与无常 / 022
我接到“父病故速归”的电报 / 022
江青说:你父亲去世是假的 / 024
婚事带给女护士的厄运 / 027
小狗引发的冤案 / 033
江青召开的组织生活会 / 036
私设公堂惊动八位政治局委员 / 040
江青的相面术 / 047

第四章 江青的生活方式 / 052
江青的一天 / 052
难侍奉的江青 / 053
江青的“四怕” / 056
随心所欲的江青 / 062
爱出风头的江青 / 067
江青的生活作风 / 075

第五章 江青的行为方式 / 078
附庸风雅又吝啬 / 078
江青的锁骨断了 / 081
所谓栈桥事件、照相事件和高炮事件 / 087
对邓小平复出的态度 / 090
在批判“二月逆流”中的作用 / 093

第六章 觊觎军权插手军队 / 100
林彪委托江青召开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 / 100
整黄永胜的真正意图 / 102
调动军机看表演的背后 / 107
擅自下达的作战命令 / 108

第七章 江青与林彪的关系 / 110
请安问好与相互勾结 / 110
《孜孜不倦》照片背后的故事 / 114
江青给叶群开出的黑名单 / 119
江青对林彪、叶群的戒心 / 122
江青:我梦见死有余辜的林彪了 / 125

第八章 江青的钓鱼台 / 128
钓鱼台居所的几番变化 / 128
钓鱼台里深挖洞 / 131
防震架和转移演练 / 133
国宾馆成了练车场 / 134
异想天开建花房 / 136
钓鱼台的霸主 / 138
陈永贵无意间得罪了江青 / 142

第九章 九届二中全会时的江青 / 144
做好立即出发的一切准备 / 144
初上庐山的闲情逸致 / 147
江青误闯毛泽东居处 / 148
应对叶群时的两面三刀 / 152

第十章 在批陈、批林运动中 / 156
毛泽东对军委办事组的批评 / 156
叶群眼含泪水请求江青保护 / 158
毛泽东给江青的信 / 159
利用“伍豪事件”攻击周恩来 / 164
蛮横无理的丑态 / 166
江青要我组织揭发林彪是如何迫害她的 / 169

第十一章 江青的政治野心 / 173
视若珍宝的一封信 / 173
处心积虑挤入中央政治局 / 178
常委梦的破灭 / 183

第十二章 江青与维特克谈话的情况 / 186
互相吹捧,各有企图 / 186
七天六十多个小时的谈话 / 188
周总理指示:所有谈话资料立即封存 / 193

第十三章 江青的另一面 / 195
把我的爱人调到北京 / 195
叫程师傅给我做病号饭 / 200
提倡妇女穿花衣服花裙子 / 203
江青的三次流泪 / 205
为人改名的嗜好 / 223
第十四章 江青的亲情世界 / 232
关于江青与毛泽东的婚姻 / 232
毛主席对江青的关心爱护 / 235
毛主席不再圈阅江青送的参阅材料 / 238
毛主席送江青五个玉米之谜 / 240
毛泽东下令不许江青到他住处 / 242
江青的姐姐李云露 / 245
江青的哥哥李干卿 / 247
江青与毛岸英、毛岸青 / 250
江青与李敏 / 253
江青与李讷 / 256
江青与毛远新 / 270

第十五章 我是如何离开钓鱼台的 / 275
江青身边工作人员的四点共识 / 275
江青:你们是用温度害我 / 277
要挟总理把我赶出钓鱼台 / 282
毛泽东:江青给你们戴帽子,我给你们摘 / 289
毛主席安排我们去五七学校锻炼 / 292

附录一 我所接触到的毛泽东 / 297
附录二 难忘周总理的关怀 / 305

后 记 / 314

文摘
精彩书摘:

江青的一天
 江青由于植物神经衰弱和多年养成的习惯,晚上难以正常入睡,她喜欢熬夜,用各种方法打发时光。她和常人的生活习惯正好翻了个个儿。
 就从她的起床开始说起吧。在正常情况下,每天下午1时左右,先是慵懒地打几个哈欠,再象征性地张开双臂,做两个扩胸运动,然后准备起床,这就是她一天的开始。在这之前,她习惯地伸手打两声电铃通知护士。护士听到铃声,便把事先准备好的漱口水,麦片粥用托盘快捷轻盈地端到江青的床边,小心翼翼地放在她的床头柜上,然后慢慢地拉开半边厚绒布窗帘,透进一点光亮。江青穿着睡袍半躺在床上,护士帮助她漱口、吃麦片粥。漱完口、吃完粥,护士又帮她换上另一件睡袍,搀扶她到卫生间解大小便、洗手、洗脸。洗完后,护士给她脱去睡袍,穿上衣服、鞋袜,这才到办公室办公。
 到办公室以后,阅批文件、看资料是她每天的必修课。她在宽敞高大的办公室柔和的灯光下,体味着自由、权力、地位、高贵。办公时,她习惯吃点新鲜可口的水果,仿佛是为了消解生命中的某种紧张。她办公的时间多则一个小时,少则几分钟。兴奋中常常夹带着一些烦恼和不安,每日的内心活动和表情都深不可测。然后,她打铃三下通知警卫员准备到室外散步。散步时有时步行,有时骑马,有时学开汽车。江青骑马的技术高超,马背上的江青英姿飒爽。散完步,即到17号楼,或是打扑克,或是打兵乓球,或是看电影。在17号楼一般要消耗两个小时。警卫员估计她玩儿累了,便悄悄地把安眠药送到她手里,吃完药回到她的住楼吃午饭。
 江青的午饭一般是下午4时左右开始。饭后,她再吃一次镇静药,由护士搀扶到卧室上床睡觉。下午6时左右起床,如中央有会就去参加会议;没有会,则看半个小时文件,就到户外散步、骑马、开车,到17号楼打扑克、打兵乓球等。约晚上8时回住楼吃晚饭。晚饭后,约上住在钓鱼台的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后来还有王洪文,到17号楼礼堂看电影。有时还约上电影界的导演、摄影师、灯光、美术及著名演员陪看,说是叫他们学习文化艺术。看外国的原声电影时,就请去外语翻译。一个偌大的礼堂,或是他们五六个人看,或是只有江青一个人看。
 江青对电影总是尤为着迷,有时一连看两三部电影,仍不疲倦。有的影片反复看。我们说:“江青看《红菱艳》,百看不厌。”如果她出去参加会议,无论回到住地多么晚,也到17号楼看上一部电影,仿佛只有坐在那宽大的银幕前才能使过去的时光重现。她看完电影,感到疲倦了,就回到住楼睡觉。
 回住楼之前,江青吃上一次安眠药,回住楼之后,洗澡、漱口、冲牙、解大小便、按摩,然后,吃第二次安眠药,上床之后,再吃第三次安眠药。护士还要在她的床头柜上放一份备用安眠药。大约凌晨4时,江青带着无限的幸福或痛苦,慢慢进入梦乡。
 这就是江青一天的生活。
 
江青的“四怕”
 江青的确有病,是个极敏感的人,感情纤细而脆弱,这样的人禁忌似乎特别多,但对她一生来说,有四样东西她特别敏感,人们发现江青有“四怕”。
 一是怕风。
 “风”对于江青来说太可怕了。她经常对工作人员讲:“室内的风可厉害了,针大的孔,斗大的风。风对我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子,它究竟是一把软刀子还是一把硬刀子,你们是知道的。你们如果不能给我解决风的问题,就是没有尽到保护我的责任,就是对我没有阶级感情。”
 江青居住在钓鱼台国宾馆,房子坚固、宽敞、严密,窗子安装双层玻璃。按照江青的特殊要求,她的住楼在窗子上又安装了两层玻璃;通往她的卧室、办公室有两道密封门。她在卧室、办公室或餐厅、会客厅时,把门窗都关严,三层窗帘全拉上,可有时她还说有贼风。她每次喊有贼风的时候,就坐卧不宁,脸上露出焦灼和沮丧的神情,命令我们立即找风源,堵“贼孔”。如果找不到风源“贼孔”,就说我们对她不忠,故意捉弄她。有时她别出心裁地叫我们点着一支香烟,睁大眼睛,屏住呼吸,仔细观察烟往哪个方向飘。如果往北飘,她就说风源在南边,如果往东飘动,她就说风源在西边,叫我们立即采取措施。如果冒出的烟笔直地往上飘动,可以证明没有风,这个时候如果她还感觉有风,便睁开眼睛紧张地四处张望,突然冒出一句:“这里有鬼了。”于是,大家面面相觑,彷佛真有什么妖怪和鬼魅藏在什么角落。
 有一次,她叫护士周淑英查风源,周淑英用尽了一切办法也没有找到风源。周淑英说:“你交给我们查风源的办法都用了也没有找到风源,你今天的身体是不是不舒服,本来没有风,你感觉有风?”
 江青听了以后,大怒不止,先是对小周一阵痛骂,接着又随手抄起一把锐利的大剪刀,狠狠地朝小周扔过去,幸亏小周躲闪得快,没有被剪刀戳伤。还有一次,她叫护士赵柳恩找风源,没有找到,她就狠狠地打了小赵一拳。
 江青到室外散步,无论是严寒的冬天,还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甚或是酷暑盛夏,她感觉不适时,身上都穿得严严实实的,头上戴着帽子,脖子上围上围巾。甚至出楼门时,面朝里,背朝外,警卫员在她的身后,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引导她往后退着走。出楼门以后,再用毛巾捂着口鼻,缓缓转过身去,低着头,慢慢走。一辆小轿车紧跟在后,只要她一说有风,汽车赶快开过去,她立即钻进汽车。
 人的感觉有时受精神的支配。要说江青怕风,怕得真够水平的。但她不怕风的时候,可以站在风头上。
 1970年11月13日,江青到海南岛休养。11月18日,她来了游山玩水的兴致,要求乘坐鱼雷快艇到西瑁岛去玩儿。快艇从某军港到西瑁岛的途中,海风飕飕。江青为了拍摄快艇后面的浪花,竟站在快艇的最高处。当时,快艇时速很快,她还嫌太慢,一直在喊:“加速!加速!再跑快点!再跑快点!”
 我们被海风吹得都站不稳,受不了了,却见江青迎风屹立在艇顶,一点儿事儿也没有,既不打喷嚏,也不感冒,无比从容。上岛后她还参观了女民兵的火炮阵地。这个海岛的女民兵连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因叶剑英元帅的题词而闻名:“持枪南岛最南方,苦练勤练固国防。不让敌机敌舰逞,目标发现即消亡。”女民兵们应江青的要求,还打了一阵火炮。
 二是怕声。
 噪声是可怕的,人长期在噪声中工作和生活,不但烦躁难忍,而且会缩短生命。清除和减少噪声是非常必要的,这也是人类自我保护的本能需要。我想要告诉读者的是:江青怕声怕得太邪乎了。
 江青曾经住过的钓鱼台国宾馆的10号楼和11号楼,这两座楼坐落在国宾馆的中心区,东北距离大马路甚远,况且有15号楼和16号楼遮挡,几乎听不到汽车的声音。西边的玉渊潭公园,自从江青住进钓鱼台以后,就封园了,四周用铁丝网围了起来,并有警卫部队把守。南边既没有居民居住又没有马路。北边的9号楼由张春桥、姚文元办公和居住,他们都知道江青怕声音,从没有从楼内发出过任何声响。这样一个安静优雅的环境,在北京是很难找到的。
 我在前面已经提到,江青房子的窗子和门都很严密,门缝、窗缝都用密封条贴得严严实实的。即使是这样好的环境和住所,她还总是觉得楼房内外有声音。我总觉得她的耳朵对于声音就像她的情感一样敏感,对隐隐约约淅淅沥沥的细雨声,风吹草动声,树枝竹叶的摇动声,鸟鸣声,她都听得见,并且觉得“声音太大啦,让人恐惧!”有时她捂着两只耳朵,闭着两只眼睛,紧锁眉头,摇晃着脑袋,让工作人员专门为她轰鸟、赶蝉、打树叶、砍竹子。
 有一次,一只蟋蟀钻到屋里得意地鸣叫。因为室内到处是家具和地毯,房间又大,要找到一只小小的蟋蟀谈何容易。我们只好硬着头皮请求江青暂时挪个房间。江青挪了一个房间,工作人员便在有蟋蟀的房间喷洒极浓的敌敌畏,蟋蟀是不叫了,房间里留下了比蟋蟀更让人恐惧的异味。通风通了很长时间异味才消散。
 江青怕声音怕得最厉害的时候,对工作人员走路时鞋子在地毯上落地声,衣服的摩擦声,都极敏感。声音让她感到头脑发涨,耳根发麻。于是我们就非常小心,不穿硬底鞋,走路时两条腿叉开,两只胳膊抬起来,以免发出摩擦声。我们在她旁边,很少大声呼吸,嗓子痒了,也强力地控制着不咳嗽,拿放东西时更是轻手轻脚。
 慢慢地,我们掌握了与江青说话时声音的大小,速度的快慢,甚至语气的轻重。
 奇怪的是,怕声音怕得要死的江青,在她高兴的时候,多大的声音她也不怕了。“文革”中,江青会见成千上万“革命小将”的时候,红卫兵高喊:“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祝江青同志身体健康!”江青不但不怕从喇叭里发出来的震耳欲聋的声音,而且,高兴时手舞足蹈,并高喊:“向红卫兵小将学习!向红卫兵小将致敬!”
 她几次外出乘坐的专机是苏联制造的伊尔18型飞机,四个螺旋桨一齐轰鸣,她照样打扑克和睡觉。坐火车时,车轮和铁轨的撞击声,她一点也不怕。
 1970年11月15日,她在海南岛到某高射炮阵地去视察,她拿着摄影机,命令十几门大炮一齐开火,炮声划过宁静的海岛,震耳欲聋,她哈哈大笑地说:“真过瘾,今天我可抢拍到了不少好镜头。”
 三是怕冷怕热。
 气温过高或过低,都会使人感到不舒服。适当调节空气的温度,可以适应人的感官,以便更好地休息和工作。
 江青一年四季所要求的室内温度:冬天控制在21.5摄氏度;夏天控制在26摄氏度。可是有时温度也是随着她的感觉走的,同样的温度,烦躁时感到闷热,孤单时感觉寒冷。尽管工作人员按照她的要求调节好了室内温度,但未必就一定让江青适应。我不止一次听江青说:“温度表不能说明问题,我的感觉才能说明问题。”
 江青的感觉就是来自她的心情。江青是个反复无常的人,她的心情瞬息万变,我们不知道、也无法掌握她什么时候有什么样的心情,掌握的温度总是无法跟着她的感觉走。
 当她感觉温度不合适的时候,她会亲自去看看温度表。她是怎样看温度表的呢?她感觉热时,就弯下腰去,从温度表的下面往上看;她感觉冷时,就踮着脚跟,从温度表的上面往下看。从下面往上看,或从上面往下看,视觉相差两三度,以此来证明她的感觉是对的,温度表是“假的”。在室温的控制上常常弄得我们和江青本人都很尴尬。有好几次,她看完温度表以后,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们说:“这表是假的!”我记得有一次,她把温度表摔个粉碎,拂袖而去。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就重新换一只温度表。
 我不知道江青是否真的怕冷。
 北京的严冬季节,寒气袭人,她却能到户外拍摄雪景、深夜拍摄夜景。春寒料峭,她在凌晨拍牡丹,一折腾就是三四个小时,也没有事,我想,大概是创作的兴奋使她忘记了寒冷。
 1970年11月,江青在海南岛。14日,她高兴了,要到海里摸海贝。在水里一待就是四个多小时,也没有事。
 1971年6月9日,江青在钓鱼台17号楼给林彪照相,七八个大聚光灯一齐打开,室内温度很快上升到30多摄氏度。我们在场的人都热得大汗淋漓了,她却全神贯注,兴致盎然,自始至终也没听她说热。
 1970年7月底8月初的一段时间,江青在室内打扑克时间久了,嫌空气不新鲜,就让工作人员在室外给她搭了一个净空七八平方米的大型蚊帐,她晚上钻进去打扑克,白天也钻进去打,一打就是两三个小时也不说里边热。
 到过广州的人都知道,那里8月份的气候,既潮湿又闷热,江青陪同大肆吹捧她的美国作家维特克夫人,在室外一玩儿就是三四个小时,逛月秀,看兰圃,去石湾,活动量大得惊人,跟随她的工作人员都热得难以忍受,而江青并不喊叫热。
 四是怕光。
 江青怕光怕得够水平,大白天在室内看文件,有时叫工作人员把三层窗帘全部拉得严严实实的,一丝光也不准进去。打开光线柔和的落地灯,灯罩上不是盖着一块黑布,就是盖一块厚厚的深绿色的布。
 江青在全国各地居住的房间室内的光线都很暗。特别是在上海的房间,室内的各种色调更加适合江青的要求。诸如灯光、屋顶、墙壁、门窗、地毯、窗帘以及各种家具都是绿色的。打开灯以后,好像进了威虎山的威虎洞。如果我们一个人在她的室内工作,还真有点害怕,可这非常适合江青,她觉得非常舒服。
 但是,她在公共场所会见外宾、接见红卫兵时,摄影记者给她拍摄,聚光灯骤亮,强光照射、闪光灯不停地闪烁时,她一点儿也不怕,还兴高采烈地鼓掌、讲话。
 江青的怕与不怕是受她情绪支配的,而江青这个人神闲气定的时候又极少,所以让人觉得反复无常。但是,江青有病也是真的,在中共中央高层领导人中大多数都知道江青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从1949年到1956年,江青前后四次到苏联,她不是出国访问,也不是出国旅游,而是去治病。
 第一次去苏联治病是1949年4月初。江青得的扁桃体炎,高烧不退,在莫斯科做了扁桃体切除手术。在那里她静养了7个月,于11月回到北京。
 第二次去苏联治病是1952年的初秋。江青患肝炎,肝区疼痛,发高烧,用青霉素消炎治疗,大约治疗和修养了11个月才回国。
 第三次去苏联治病是1955年7月。江青得了子宫颈癌,在莫斯科进行治疗,不久回国。
 第四次去苏联治病是1956年夏天,江青的子宫颈癌恶化了,又回到莫斯科的医院里。她这次的病很重,身体衰弱,情绪很不好。她的白血球降到3000,稍有感冒就有生命危险。在给她做放射治疗时,一边输血一边吸氧。1957年春天,江青才脱离了危险。她吃不惯苏联的饭菜,让工作人员打电话给北京,要可口的菜。北京用飞机运去了活鱼、香蕉、苹果、茄子、西红柿和其他新鲜蔬菜。在她情绪比较好的时候,江青接受苏联最高领导人的夫人宴请。赫鲁晓夫的夫人、马林科夫的夫人、莫洛托夫的夫人、卡冈诺维奇的夫人坐在江青的左右,宴请江青并谈江青的健康问题,江青面带微笑。回到别墅,江青觉得在克里姆林宫没有吃饱,坐下来又吃中国可口的饭菜。
 “文革”期间,江青曾跟我们工作人员讲过,经过那次放射治疗以后,她的内分泌系统被破坏了,造成了严重的植物神经失调,很痛苦。
 “文革”期间和“文革”结束以后,我们经常谈论,江青为何有“四怕”?绝大多数同志认为,一是江青心态不好,二是因病所致,三是有时故意刁难我们这些工作人员。
 
对邓小平复出的态度
 1972年8月22日,江青到达广州,住在珠岛宾馆。准备与美国女作家维特克夫人长谈[ 关于江青与美国女作家维特克夫人谈话的事情将专章叙述。]。江青从25日一直谈到31日,共谈了7天,60个小时。在此期间,有一天,江青在与维特克夫人谈话之前,叫我到她的办公室,对我说:“小杨,你看看这份文件。”我拿在手上一看,文件上有毛主席的批示。因为她坐在沙发上,我站在她旁边,她觉得紧张,受不了,于是就说:“小杨,主席的批示比较长,你要是仔细看,看的时间就长,你站在那儿我紧张得受不了啊。”她拍着一个沙发说:“你坐在那儿看好不好。”
 我说:“好好好。”
 我坐在沙发上仔细一看,是8月3日邓小平致毛泽东的一封信,信中批判了林彪。14日,毛泽东在邓小平的信上写了一段批语:“请总理阅后,交汪主任[ 指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
]印发中央各同志。邓小平同志所犯错误是严重的。但应与刘少奇加以区别。(一)他在中央苏区是捱整的,即邓、毛、谢、古四个罪人之一,是所谓毛派的头子。整他的材料是两条路线,六大以来两书。出面整他的人是张闻天。(二)他没历史问题。即没有投降过敌人。(三)他协助刘伯承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战功。除此之外,进城以后,也不是一件好事没有作的,例如率领代表团到莫斯科谈判,他没有屈服于苏修。这些事我过去讲过多次,现在再讲一遍。”
 我认认真真会看完以后,我转过身去对江青说:“江青同志我看完了。”
 江青这时严肃地说:“我今天违反了保密纪律,叫你看了这样重要的文件。让你看,主要是想听听你对主席批示的看法,你说说。”
 我说:“我看了还没消化,不敢说,怕说错了。我想听听江青同志的意见。”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大声说:“你听我说,还叫你看什么?你说!说错了没有关系,不会定你什么罪,大胆说,不要有任何顾虑,你说吧。”
 她非叫我说,我就说:“第一,从主席的批示上看,邓小平同志(邓小平被打倒以后,就从未称呼他‘同志’二字,主席在此次批示上称呼他同志了,我也随即称他为同志)与刘少奇是有区别的,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第二,主席对邓小平同志是肯定的。就这两点看法。”
 江青问:“你估计今后如何对待邓呢?”
 当时,我想这可能是江青叫我看文件的主要目的,也是江青问我的中心话题。我就大胆地说:“可能主席准备要解放他,起用他吧。”
 江青说:“第一点,第二点不用你说,主席批示讲得很清楚了。第三点,你分析得有一定道理,算你有一定的政治头脑和预测性。”她不满意地说:“我看主席已经下定了决心,要重新使用他了,主席下了决心,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有服从了,下级服从上级嘛。我是主席的学生,学生听老师的,拥护和执行老师的决定。我相信主席的决定总是英明的。据说邓的信是汪东兴同志亲自送给主席的。汪和邓的关系很密切嘛。”
 1972年12月17日晚,周恩来来到毛泽东处,谈到老干部的问题时,毛泽东谈到了谭震林:“还是个好同志,应该让他回来。”次日,周恩来致信纪登奎、汪东兴,要他们具体承办让谭震林回来一事,同时也趁机提出:邓小平同志一家曾要求做点工作,请你们也考虑一下,主席也曾提过几次。随后,周恩来又找他们两个人面谈邓小平复出之事。
 12月27日,纪登奎、汪东兴,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写出了恢复邓小平副总理职务的建议信报周恩来。周恩来请示毛泽东,得到了毛泽东的同意。
 1973年2月,中共中央正式通知邓小平一家回北京。
 1973年3月10日,根据毛泽东同志的提议,中共中央作出《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的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的决定》。
 江青看完这份中央文件以后,指着文件对我说:“看来你在广州跟我讲的‘主席要起用邓小平’的话是对的,你看这不是开始起用了嘛,官复原职呀!以后还不知道怎么使用呢?!我了解主席,疑则不用,用则不疑,主席将来很有可能叫他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因为总理的身体不太好了。无论怎么使用,我还是拥护主席的决定。”
 从江青的表情看,从江青的语调听,她口头上讲拥护主席的决定,但是,从她的骨子里很不愿意叫邓小平出来工作,很害怕邓小平出来工作,表里很不一致。
 邓小平从江西回到北京并恢复了他的副总理职务以后,江青很不高兴,烦躁不安。有一天,江青把邓小平叫到她的住地钓鱼台10号楼,江青对邓小平不太尊重,既没有请他到办公室,又没有请他到客厅去谈话,而是叫他在门厅,又没有说叫他坐下。江青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邓小平站在江青面前,静静地听江青讲话。江青说:“邓小平同志,你在文化大革命中是犯了错误的,主席对犯了错误的人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主席对你宽宏大量,不计前嫌,把你与刘少奇严格加以区别,叫你重新出来工作,并把你安排在如此重要的工作岗位上,你应该感谢主席,你要一边工作一边改正错误。人不怕犯错误,就怕不改,改了就好。”
 邓小平听了以后,只是说:“感谢毛主席,也感谢江青同志的提醒。”

内容简介
江青是毛泽东的夫人。长期以来,人们对这位中国曾经的第一夫人,知道的并不多。江青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不是她身边的人不可能说得清楚!
《庭院深深钓鱼台:我给江青当秘书》是在江青身边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任秘书杨银禄讲述的“文革”时期的江青。“文革”期间,他在江青身边担任秘书近六年,是一位有资格说江青的人。
概括起来,《庭院深深钓鱼台:我给江青当秘书》有以下几个看点:第一,以实例证实了江青确有“妖魔”的一面。第二,披露了许多过去鲜为人知而又有重要价值的历史细节。第三,提供了江青为人的另一面,即其表现的温情的一面。第四,透露了发生在江青身上几件令人震惊或不解的故事。第五,澄清了几则坊间广为流传的说法。如说江青有“三假”,江青的生活作风问题等。第六,江青爱好摄影,书中配有几张江青摄制的珍贵照片。如江青拍摄的“庐山仙人洞”照片最近拍卖价高达34万。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