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草枯荣.pdf

原草枯荣.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一场北京知青的青春与过往,一段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北大荒记忆,遥远的土地上留下跌宕起伏的命运慨叹,渐行渐远的足迹如今却越来越清晰。冉莹所著的《原草枯荣》讲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受到“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时代感召,中学毕业后的江瑞丽和同学们怀着青春的梦想与热血从北京的大院走到人迹罕至的北大荒,开始了他们憧憬中的知青生活……

作者简介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小六九”,随其他吃窝窝头长大的伙伴们赴北大荒接受再教育。几年后茁壮成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方领悟读书并非无用。终因无书可读,取下下策一自学英语。没成想,一九七七年全国恢复高考,荣幸迈进大学校门。之后多年从事教育工作。

目录
第一章
钱薇离京了
抄家
青蛙王子
情窦未开
第二章
第一个下马威
初次受挫
打人另册
奇怪的信
重逢
运动来了
宫苹老家的事
第一次例假
冲突
捕风捉影那些事儿
第三章
血缘
钱薇的病
庆庆穿上绿军装
上学风波
狐仙儿
宫苹时来运转
决裂
臧海凝犯事
沾腥
刑场逸事
“诡计”
连部闹鬼
第四章
圆圆的月亮
《蓝色的多瑙河》
不知的未来
身在曹营心在汉
纠结
事出有因
斯人已去
江边墓地
平反
逝去的青春
第五章
待业
飞向彼岸

文摘
第一章 钱薇离京了
钱薇小时候的奶妈从南方乡下来看她和她妈妈蒋阿姨,奶妈前脚刚走,她后脚就风风火火地跑来向我“报告”最新消息。
“小丽,知道吗?”钱薇煞有介事地说,“我这条小命差点儿被偷生鬼给偷走。”
我正在看书,刚好看到欲罢不能的关节上。再加上,她这人话痨,我不想招她,便不冷不热地说:“别迷信啊,你。”
“真的,我这人活不长的。”钱薇要是想跟你说话,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我抬起头,有点儿不耐烦,“你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你听着呀,我奶妈告诉我的。我妈生我的时候,生不下来,遭了好多罪。月子里,我妈老说看见房门口站着俩男人,一高一矮,也不说话,就站在那儿盯着她,一口一口地抽烟,一个一个地吐烟圈儿。他们一来,我妈就吓出一身冷汗。乡下人对这种事儿特敏感,说那俩是偷生鬼,想把我给抱走。她这么一说,我妈更害怕了。于是,每当那俩偷生鬼现形的时候,奶妈就破口大骂,骂好些特难听的话。可是,那俩偷生鬼,今天骂走了,明天还来。我奶妈就想了个辙,下次等那俩偷生鬼再来时,她就把身上的衣服扒了个精光,赤条条地跳着脚骂……”
“你奶妈有神经病。”我一点儿都不信,毫不客气地打断她。
“真的!我奶妈到了儿把那俩偷生鬼给臊走了。”钱薇显然认为确有其事,“不过,她说的,早早儿就被偷生鬼瞄上的孩子活不长。”
“胡编乱造!”我把头埋回书里。
钱薇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俩同龄、同院、同校,自然也是同年级,可惜就不是同班。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经钱薇的提议和老师的支持,我俩包揽了年级出黑板报的任务。钱薇负责写稿和组稿,我负责版面设计和抄写,黑板报受到全校师生的好评。由此,我俩还发誓,长大以后,钱薇搞新闻报道,我搞美术摄影,我俩永远合作。
人都说,钱薇长得像个小苹果,个儿不高,有着一张圆润润红扑扑的脸。可我们院儿李大娘说钱薇是个小人精儿,“你瞅这丫头,说起话来手舞足蹈摇头晃脑的,没个姑娘样儿。”李大娘说得倒也不假。钱薇只要一张口,耳朵后面两只小辫子就开始甩来甩去,两只大眼睛也跟着闪闪发亮。
在学校,钱薇是班里少先队组织委员,她的领导才能顺理成章地从学校延伸到院子里。放了学,她不是带头上房、爬树、偷邻院树上的枣,就是领着一帮孩子钻到黑洞洞、阴森森的地下室里去讲鬼故事。所有的孩子,包括比她大的,都心甘情愿地听她指挥。
“去,每个人从自己家拿个小板凳儿来,咱们玩儿开公共汽车。”
等大家搬来小板凳,摆好,坐好,钱薇便开始煞有介事地卖票、收钱、关门,最后喊一声:“走嘞,哥们儿!”然后,像模像样地在司机的位置上坐下继续她的“无实物即兴表演”:突然急刹车,打开车门,探出身去,挥着手喊:“嘿!你小子不要命啦?靠边儿,靠边儿。”又一个急刹车,探出身去叫:“哎哎哎,那老爷子,你聋啦?没听我一个劲儿摁喇叭?”继而装模作样地把车停下来,打开车门,下车,然后两手叉着腰,大模大样对空“教训”:“你们这帮孩子怎么在大马路当问儿玩儿?去去去,上马路牙子上去!”一本正经,惟妙惟肖,把这帮孩子笑得不亦乐乎。
钱薇的妈妈是中学语文教师,永远有改不完的作文本,她爸爸在外地。她没有兄弟姐妹,同我一样,但她老是喜欢泡在我家——我家有里外屋,她和她妈妈却只住在中院角落里的一间屋里。爸爸给我们讲《一千零一夜》,讲《西游记》,讲福尔摩斯,兴致好的时候还教我们背唐诗。
这时候的钱薇是极认真、极严肃的,她总是比我先背出全诗。当然了,要是钱薇比我背得慢,那她就不是钱薇了。
况且,我知道钱薇为什么那么起劲背唐诗。因为她们班有个男生叫臧海凝,钱薇和他的关系不一般。有一次,臧海凝送给钱薇一条手绢,黄底儿,带小紫花,她可珍惜了。
臧海凝是班长,学习特棒。学校里男女生界线分明,但钱薇和臧海凝都是班干部,接触频繁。臧海凝的爸爸是高干,家住独门独院。他长得胖墩墩的像个没脖子的雪人,但挺直的腰板儿和圆脸上一对明亮自信的小眼睛,遮掩了他体型上的缺陷,班上女生们都说他长得像电影《烈火中永生》里的小萝卜头。
钱薇毫不掩饰对臧海凝才华的钦佩,比如:“今天我们老师叫臧海凝给全班背了一遍冰心的散文《一日的春光》。其中有这么一句,”钱薇用朗诵的调子背起来,“‘东坡恨海棠无香,我却以为若是香得不妙,宁可无香。’写得多妙!”她感叹。
那口吻,倒像《一日的春光》是臧海凝写的,臧海凝课外知识丰富,钱薇自是不甘下风,因此加倍努力补课。
我常常在心里偷笑:这俩倒是挺般配的——一个水果一个蔬菜,旗鼓相当。
六年级上学期的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去叫钱薇一块儿上学。我们住的是个三进的四合院,我家住后院,她家住中院。
钱薇只开了一个小门缝儿说:“你走吧,我不去上学了。”
我问:“怎么了你?生病啦?”
她摇摇头,满脸倦容,两眼通红,不等我再问,赶快把门关上了。
整个上午,我无法集中精力听课,放学回到院里,我赶紧去敲钱薇家门。
李大娘站在她家门口叫我:“小丽,别敲啦,她们家的人都走了。”
我这才发现,摆在门外廊子下的火炉子里没有火,边上原来切菜用的案子,上上下下空空如也。我把手搭在窗户上向里面张望,屋里简单的家具依旧,钱薇和蒋阿姨那熟悉的音容气息却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大风一股脑儿地卷走了。只短短的一个上午,这间小屋已没了住人的痕迹。
“李大娘,她们上哪儿了?”我慌了。
她朝我招招手,等我走到跟前,她小声说:“哎呀,你还不知道呢?她们家是地主,遣回原籍啦。”
我愣住了,心像个毛线团,一脱手掉到地上,不知骨碌到什么地方去了,脑海里只有钱薇那两只通红的大眼睛。我和钱薇虽然没有焚香,也没割腕,可义结金兰的话是说过的,山盟海誓那种的。钱薇不仅仅是我的挚友,还是我的主心骨、我的勇气、我的自信、我无时不在仿效的榜样。没了主心骨、没了勇气、没了自信,我跟谁一块儿复习功课迎接考试?跟谁一块儿看书、一块儿玩儿?有了问题我问谁?哎呀,黑板报!我跟谁一起办黑板报?我觉得身体像是被挂了起来,摇呀晃呀的没有着落。
P1-3

内容简介
《原草枯荣》是冉莹所著的一部长篇小说。
《原草枯荣》讲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受到“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时代感召,中学毕业后的江瑞丽和同学们怀着青春的梦想与热血从北京的大院走到人迹罕至的北大荒,开始了他们憧憬中的知青生活。然而在热血和理想之外,更多的是意想不到的难舍与困惑。这片黑土地上演绎着江瑞丽、宫萍与庆庆的纯真友情,江家与钱家的刻骨铭心的亲情别离,还有江瑞丽与司马建平让人无法承受的生死爱情一这些难忘的经历让他们逐渐成长起来……当这一切都过去,等待他们的又将是怎样的未来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