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世家.pdf

麻衣世家.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国内首部相学玄学长篇小说力作。网络原名《麻衣神相》,中国民间最神秘的相术家族灵异传奇,全面展示博大精深的相学文化,茅山道士、麻衣相士重现江湖,揭开中华玄学的千年机密。最学知识、最具悬念、最重口味、最好看的网络小说。僵尸+法术+符咒+惊悚+悬疑+武侠+爱情,情节一环扣一环,有机地融入了相学玄学知识,让人大开眼界、欲罢不能。网络强势连载,点击量排行第一。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同步热载,2012年度十大网络作品,天涯读书排行第一力作,总点击超越1000000000次!

作者简介
御风楼主人,本名陈广旭,出身自河南许昌颍水东畔的相术家庭,知名网络写手,天涯论坛著名作者、签约作家,获天涯论坛十大网络作者、天涯读书最受欢迎作者等称号。
因为偶尔看到爷爷去世时留下的罗盘及相书,灵光一闪,遂成此书。本书自上线以来,大受网友追捧,创造了超过10亿的天量点击,被评为2012年度十大网络作品。
作者已经出版作品:《看破西游便成精》、《收服天下心:刘备》。

目录
楔子
第 一 章 爷爷之死
第 二 章 爷爷的遗物
第 三 章 相士的祖训
第 四 章 无眉怪人
第 五 章 义山公录
第 六 章 凶宅灵石
第 七 章 奔赴凶宅
第 八 章 五阴之木
第 九 章 凶宅轶事
第 十 章 山魈白蛇
第 十一 章 不人不鬼
第 十二 章 婴哭
第 十三 章 魇灵惊魂
第 十四 章 人头
第 十五 章 鬼附
第 十六 章 初出茅庐第一术
第 十七 章 相术诘难
第 十八 章 生死异变
第 十九 章 又是白蛇
第 二十 章 迷失金鸡岭
第二十一章 神相渊源
第二十二章 不要回头
第二十三章 异行诡闻
第二十四章 白影夜袭
第二十五章 诡路暗生
第二十六章 伪制禁局
第二十七章 义山公的诅咒
第二十八章 麻衣往事
第二十九章 狼子野心
第三 十章 残书之谜
第三十一章 墓地女子
第三十二章 五行元素
第三十三章 神秘字条
第三十四章 起尸术
第三十五章 尸骨蛆
第三十六章 午夜来客
第三十七章 木偶操纵法
第三十八章 风水道人
第三十九章 四象身分法
第 四十 章 山间诡路
第四十一章 多孔竖穴墓
第四十二章 盔甲武士
第四十三章 化悲
第四十四章 消失的石室
第四十五章 金乌
第四十六章 仇深似海
第四十七章 幕后黑手
第四十八章 无孔不入
第四十九章 逆转
第 五十 章 僵尸出棺
第五十一章 相字求生
第五十二章 迷魂科
第五十三章 何九的决择
第五十四章 老公馆
第五十五章 老爸之怒
第五十六章 貔貅血泪
第五十七章 夜半诡梦
第五十八章 局内局外
第五十九章 老庙轶事
第 六十 章 过阴
第六十一章 爷爷的死因
第六十二章 爷爷的遗命
尾声

文摘
楔子
后晋天福二年,公元937年,陈抟于华山石室之内学相于麻衣道人,尽得其真传,遂作奇书《麻衣相法》。
后汉乾祐三年,公元950年,陈抟族人陈义山生于许州颖水东畔陈家村。
北宋乾德四年,公元966年,陈义山入陈抟门中,学道二十四年,大成。
北宋咸平元年,公元998年,陈义山整合相术界江湖、学士二派之精髓,著奇书《义山公录》,同年,麻衣道派成立,与江湖派、学士派并成鼎立之势,陈义山遂为麻衣道派第一代领袖,世称首代麻衣神相。
元至正二十七年,公元1367年,《义山公录》下半卷于战乱中遗失,从此不知所踪,世人称遗失的下半卷《义山公录》为《神相天书》,其中有惊世之秘,术界江湖刮起一阵寻找天书的骤雨狂风。
共和国四十八年,公元1996年,河南许昌颖水东岸陈家村,麻衣陈家第三十四代族长陈汉生去世,去世之前,这位生前有“神算”之称的老人预言:天书即将从新现世!


第一章 爷爷之死
五千年以来,古人将预知推演、趋吉避凶的术道分为五种,即山、医、命、相、卜。改革开放后,随着人们对传统哲学的热情回归,五术又重新迎回了它们的春天。
陈家村是个有着六千余人口的大自然村,这个村里,姓陈的人有三千多口。
中国自古以来,大凡世家大族,均设有族长或者家主,到了一九九六年,族长或者家主早已变成稀罕物,但是在陈家,却还固守着这一传统。
我叫陈元方,是一个大学本科生。我学的专业是化学工程,但是我对这个专业的兴趣比老虎对红萝卜的兴趣多不了多少。
我感兴趣的东西是历史,但是在父母大人的逼迫之下,我只能弃文从理。
在父母眼里,历史这种东西在养家糊口方面一钱不值,毫无用处,但是在祖父眼里,历史却是个好东西。
爷爷是我们陈家村老陈家的族长,我老爸是我祖父的大儿子,而我是我老爸的大儿子,按照常理来说,我就是我祖父他老人家的嫡长孙,这个族长的位置迟早是由我来继承的。
但是很不幸的是,陈家大祠堂在一夜之间,被几个顽皮的孩子放火烧成了白地,甚至连族谱都荡然无存了,爷爷大病一场后,说这是上天的警示,或许陈家气数真的要尽了!
据说爷爷年轻时是个四处游荡的算命先生,但爷爷退休前却做了十年的县城房产管理局干部,总之,他退休之前,我很少见他。只听说他老人家在外名声不小,还有个外号叫什么“神算陈”。
在我十五岁前,老爸、二叔和爷爷、奶奶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因此我能常常看见爷爷做些什么。
爷爷闲在家时,我不时见他摆弄一堆奇怪的东西,还整天带着老花镜琢磨一些书。
他摆弄那些东西的时候,我总是好奇地站在一旁观看,爷爷见了很高兴,有一次,爷爷对我说:“元方啊,等有一天,这些东西就传给你。”
我说:“传给我干什么?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爷爷指着两个盘和两本书说:“这些东西是咱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个是八卦盘,这个是罗盘,这本书是我手抄的《麻衣相法》,这本书也是我手抄的,是祖宗亲写的《义山公录》,怎么样,想不想要?”
我说:“要了这些有什么用?”
爷爷笑了,他说:“这些都是咱们祖宗留下来的宝物,你应该要,要了之后可以学啊,学了以后就会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想知道什么都可以算出来。”
当时的我已经过了十岁生日,马上要念初中,对于爷爷的话,我自然不信,当下便道:“你骗人!我不信你什么都能算得出来!你能算出来你自己活多少岁吗?”
那时候,我的老爸陈弘道刚好从屋里出来,听到我这句话后大吃一惊,脸色巨变,他快步走到我面前,喝道:“住嘴!不准再说这种话!”
我被老爸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立即朝爷爷委屈地说道:“爷爷,说这种话有什么要紧的吗?”
爷爷一愣,忽而笑道:“没什么要紧的。呵呵,元方啊,如果爷爷能算出来自己活多少岁,你就愿意学这些东西?”
老爸急道:“爹,你……”
爷爷摇摇手,打断他的话,对我说:“你愿不愿意和爷爷打个赌?如果爷爷算准了,你以后就要学这些东西。”
我想了想说:“你要是算的准,我就愿意学!不过我怎么知道你算得准不准?”
老爸大怒道:“混蛋!”骂完就把我按在地上要动手。
在小我的记忆里,老爸很少打人,而且对他一向温和,但是我知道,这不代表他不会打人。
我记得老爸曾系统地学过武术,做过武警,出手很重,所以说,老爸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就是重手,所以我害怕了。
没想到爷爷也怒了,爷爷站起来大骂道:“陈弘道,你个兔崽子,你今天敢打元方一下,我就废了你!给老子滚一边去!你不继承老子的衣钵,还不想让我孙子学吗?你个不孝子,亏我给你起了一个好名!白瞎了!”
老爸被吓了一跳,诚惶诚恐地退到屋里去了。
我的二叔陈弘德从外面回来,进院子里后发现气氛不对,便问道:“怎么了,都一脸苦瓜相?”
爷爷立即对他咆哮道:“你也给老子滚!”
二叔吓得脖子一缩,抱头鼠窜,临走时还不忘嘟囔一句:“怎么回事,连我也骂!”
爷爷对我说:“你站在这里别动,等爷爷一会儿,爷爷很快就能算出来自己能活多少岁,等爷爷死的时候,你就知道准不准了。”
我当时年幼,不知道事情轻重,只是感觉好奇、好玩,就真的站在那里不动。
爷爷走进屋里,换了一身干净的深蓝色麻衣,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又抬了一个香案摆在正屋门前,香案上摆放了一个老香炉,香案下铺了一个蒲团,爷爷翻身跪倒,燃上三柱香,仰面朝天,一脸肃穆,嘴里念念有词。
没多久,念诵完毕,爷爷将香插入香炉,然后起身,又从内屋拿出来一个黑漆盒子。
他打开盒子以后,拿出来几枚老铜钱,还有两个刻满了字的龟壳,一堆蓍草,都放到香案上。
我不知道爷爷要做什么,却见老爸居然面露惊恐地站在屋里盯着爷爷看。
老爸一向胆大包天,居然会害怕,那一刻,我忽然变态般地感觉这事情很有趣。
爷爷又向天念诵了一会儿,然后抓起铜钱轻轻一撒,将蓍草根根抓在手里,夹在指缝间,似乎是数来数去,不多时就又摆弄起龟壳……许久之后,我看见爷爷的额头密密麻麻布满了汗珠,那还是农历九月天,天气根本就不热。
爷爷琢磨了很久,直到三炷香焚烧殆尽,爷爷擦了擦额头的汗,才从地上爬起来。
老爸赶紧去搀扶他,并且轻轻地问了一句:“怎么样,父亲?”
爷爷不自然地一笑,道:“没事。”
说完后,爷爷推开老爸,朝我喊了一声,说道:“孩子,爷爷算好了,你也要记好,爷爷的寿命是八十四,但现在推算出来后,要减寿一纪,所以爷爷只能活到七十二岁。”
这情景,我许多年后都记忆犹新。
十年之后的今天,爷爷正好是七十二岁。
这一天,我大学正式毕业,拿了毕业证和学位证,急匆匆地往家赶去。
在客车上的我忽然想起这件往事来,不由得微微一笑,心中暗道:自己小时候也当真淘气。不过爷爷也好笑,还煞有介事地陪我玩,难道真能算准吗?世上哪有这样的事情。
二百里的路程,早上六点的车,我中午就到了村子,一进村子,我就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看见了路上零星散落的纸钱,也看到街头巷尾站着些披麻戴孝的同姓族人。
更加奇怪的是,那些族人看见我,居然都默然地走掉了,似乎不愿意和我说话一样。
我心中慌乱,快步跑回家里,却发现家门紧闭,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我自言自语,额头上不觉已经溢出了汗水。
“元方,你回来了啊。”一个人对我打招呼道。
我一看,是邻居刘大伯,我连忙道:“刘伯伯你好,你知道我老爸他们都去哪儿了吗?”
刘伯伯诧异地道:“怎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勉强地笑了笑,道:“知道什么呀?”
刘伯伯叹了一口气,悲伤地道:“说来让人伤心,你爷爷去世了。”
轰!
我清晰地感觉到一记焦雷在自己的脑袋上劈下来,我大脑里瞬间一阵空白,刘伯伯叹息着走掉了,我兀自不知。
“爷爷怎么会去世?开玩笑!”过了不知道多久,我忽然愤怒地咆哮道,我根本不能相信!
因为在这一学期刚开学的时候,爷爷还送我来学校,那时候爷爷还强壮地跟个老虎似的,他能轻而易举地把我给举起来,转个圈,再放下来,面不改色!
但这并不算厉害的,爷爷还经常在家里面举石墩,锻炼膂力和腰背,那个石墩据说将近二百斤!
我们家族的男人都很高大,我身高一米八,已经算是矮的了,我老爸和二叔的身高都在一米八三,我爷爷的个头更是有一米八五左右,体重有一百公斤左右,是真正的虎背熊腰,而且身手矫健,行动灵活,丝毫没有老态龙钟的样子,他怎么可能忽然之间就去世呢?
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当我急匆匆往爷爷家赶去的时候,爷爷的丧礼已经接近尾声,马上就要入棺。
我跌跌撞撞地穿过拥挤的族人,跑进灵堂,我看见了满脸泪痕、跪在地上的老爸、老妈、老妹、二叔、二婶等人,还有自己的堂叔、堂弟们,他们也都吃惊地看着我。
我顾不上其他的,只是爬在灵床上看我亲爱的爷爷,爷爷的脸很安详,没有什么痛苦,好像是睡过去了一样。
我心中的悲伤和愤怒难以压抑的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流着泪朝我的亲人们怒吼。
大家都沉默不语。
家族中“汉”字辈排行第七的陈汉礼上来拉我,我一把挣开,大喊道:“走开!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为什么不通知我?”
“你不要胡闹,让族长走得安静一点!”陈汉礼脸上挂不住,当下训斥我说:“不告诉你当然有不告诉你的原因!”
“你来告诉我,是什么原因!”我的面孔瞬间狰狞起来。
“因为是你害死了你的爷爷!”陈汉礼大声道。
这一刻,屋里所有的声音都停住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我的脸上,我愣住了,灵堂之内,出现了一阵死一样的沉寂!

内容简介
大学生陈元方发现爷爷离奇死亡,誓要查清真相。“麻衣神相”,这一陈氏家族延续千年的相术秘闻在陈元方的调查过程中浮出水面。
与此同时,邻村大何庄诡事不断,陈元方随父亲前去调查,却陷入重重迷雾。神秘疤面人厉千秋处处设阻,凶宅、山魈、白蛇、僵尸……在诡道丛生中,陈元方利用爷爷留下的半卷相术秘籍《义山公录》破解重重难题,揭开了大何庄的前仇旧怨。
然而,在大何庄的表象之下,相学江湖的大阴谋才初露端倪。《义山公录》早已一分为二,神秘丢失的下半卷《神相天书》多年来引发民间异士的明争暗斗,皆因其隐藏了玄学至高法门,更关系麻衣陈家——这一最神秘的相术家族的生死存亡,而元方爷爷之死亦与之相关。术界战云密布,等待陈元方的究竟会是何等的腥风血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