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学六家诗钞.pdf

理学六家诗钞.pdf
 

书籍描述

作者简介
钱穆先生(1895.7.30-1990.8.30)字宾四, 1912年改名穆。先生自1912年始任小学、中学教员。1930年,他由顾颉刚先生推介,入北平燕京大学执教,从此跻身学术界。历任燕京、北京、清华、四川、齐鲁、西南联大等大学教授,也曾任无锡江南大学文学院院长。1949年迁居香港,与唐君毅、张丕介等创建新亚书院,任院长。1967年10月,钱穆先生移居台北,被选为中研院院士,台北故宫博物院特聘研究员。1990年8月在台北逝世。
钱穆先生博通经史文学,擅长考据,一生勤勉,著述不倦。先生毕生著书七十余种,另有大量学术论文,共约一千八百万字。他在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的通论方面,多有创获,尤其在先秦学术史、秦汉史、两汉经学、宋明理学、清代与近世思想史等领域,造诣甚深。钱穆先生在现代中国学术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

目录
自 序
邵康节别传
康节诗钞
朱晦庵别传
晦庵诗钞
陈白沙别传
白沙诗钞
王阳明别传
阳明诗钞
高景逸别传
景逸诗钞
景逸未刊诗钞
陆桴亭别传
桴亭诗钞

序言
作者自序:
宋儒金履祥辑有《濂洛风雅》一编,上自濂溪、康节、横渠、二程,下迄宋末,凡近五十人。采其辞、赋、箴、铭、诫、赞、诔、祭、诗、歌、乐府诸体四百数十首,分为六卷。唐良瑞为之序,有曰:“味其诗而溯其志,诵其词而寻其学;言有教,篇有感。”余之斯钞,略近其意,而体裁不同。专钞诗篇,他皆不及。又仅于宋、明、清三代取康节、晦庵、白沙、阳明、景逸、桴亭六家,每家钞逾百首。读者进而窥其全集,又进而旁及诸家,庶知理学宗旨,本在陶铸性情,扢扬风雅,固不如一般所疑,其言则勃窣理窟,其人则木强枯槁,拘谨狭隘,以不近人情相讥,是为不知理学之真。
理学者,所以学为人。为人之道,端在平常日用之间。而平常日用,则必以胸怀洒落、情意恬淡为能事。惟其能此,始可体道悟真,日臻精微。而要其极,亦必以日常人生之洒落恬淡为归宿。至于治平勋业,垂世著作,立功立言,斯则际会不同,才性有异,亦可谓是理学之余事,不当专凭以作一概之衡量。
斯钞一以显示作者之日常人生为主。所钞六家,固皆一代之魁杰,理学之宗师,外论其时代,内窥其性情,既已各别不同,其论学宗旨,亦复相殊互异。然观其平常日用间之胸怀意境,洒落恬淡,则大体相若。可证此乃理学家之共同向往与其共同躬修之所在。其所钞之第二标准,则为诸家之论学语。以此论诗,若所不宜,然亦见理学诗之一种特殊面貌,可备诗中之一格。至于格律声色,为一般论诗者所重,斯钞转不经意。然即以诗言,此六家在宋、明、清三代诗人中,亦可列上选而无愧。
康节诗最为创新,诚可谓之是理学诗。白沙有意追摹。然两人一居城市,一隐海滨。康节于物理、史迹,研穷广泛,著述亦丰,数学尤其绝业;而白沙则一片空明,除刻意吟诗外,其他似少厝意。然明代理学家,每以白沙、阳明并称。可见理学重在人生日用。而人生日用之所重,则在其情怀境界。白沙乃以一诗人而高踞理学上座,可窥此中消息矣。
晦翁诗淡雅淳古,上规《选》体。跨越宋、唐,卓然不伦。以诗人标准言之,晦翁亦为巨擘。阳明早年溺意辞章,其诗亦诗人之诗也。两家原集皆以年代编次。兹所钞《远游篇》,乃晦翁十九岁所作;《写真》一绝,距其易箦仅一月;首尾宛然。其诗集不啻其年谱,惟亦间有参差。如第十卷诸诗,与“乐府”同帙,皆编在九卷《写真》一绝之后,知乃随后络续所收。又如《追和陆子寿》一诗,应在两人铅山再晤时,而编入鹅湖初会之年。斯钞只仍原集次序,未能一一加以辨正。阳明诗分编标题,最为明白。读者能将两家年谱与诗集并读,则各诗中之时地与其本事,皆可一一考索。今亦未能逐篇诠注,以待读者之自寻。又两家思想学问之与年俱进,有一诗之微,旁见侧出,可以补年谱、文集之不足者。如阳明《江西诗太极岩》“始信心非明镜台”之句,足与其天泉桥“四句教”相阐发,此则脱口而出,不易得之文集、语录中也。
景逸不多作诗,其遗书亦鲜流传,故斯编特多加钞录。其论学在朱、王之间。中年以后,杜门隐沦,迹近邵、陈。然其诗率真清淡,乃亦与邵、陈之绚烂纵肆有别。三家原集,皆以诗体分,不以年代编,此钞亦一一仍之。
六家中惟桴亭遭遇特酷。生值易世,坚贞不仕。生事穷窘,茹苦更深。故其诗多幽忧沉痛之辞。然其近于入屈者,亦终自归于陶。其心情之洒落恬淡,亦与前五家无殊致。桴亭诗编年可与年谱并读,一如朱、王。斯编亦摘录特多,以见明遗民在当时生活之一斑。
读者得斯钞,可供进窥理学一新门径。若摆弃理学观点,纯以诗求,诗以言志,亦可以真得《风》《雅》之遗响。果能忘其为诗,一吟一咏,直向自己性情日用中反身默会,则诚如程伊川言:“未读《论语》前是此一人,读《论语》后将会另是一人,此始为善读《论语》。”斯钞窃亦有意于此,以待读者之善求。

文摘
邵康节别传
邵雍,字尧夫,元佑中赐谥康节。其先范阳人,曾祖父始家衡漳,幼从父徙共城,居苏门山下。李挺之权共城令,知康节事父孝谨,励志精勤,一日,叩门劳之,曰:“好学笃志何如?”曰:“简策之外,未有适也。”挺之曰:“其如物理之学乎?”他日,又曰:“不有性命之学乎?”康节再拜,愿受业。其事挺之,虽野店,饭必襕,坐必拜。已而叹曰:“昔人尚友千古,吾独未及四方。”于是出游,逾河、汾,涉淮、汉,周流齐、鲁、宋、郑之墟。苟有达者,必加谘访。归而筑室百源之上,大覃思于《易》。冬不炉,夏不扇;日不再食,夜不设寝;凡数年。大名王天悦精于《易》,闻而欲教之,访之于雪中深夜,见其俨然危坐,与语三日,得所未闻,大惊服,卒舍其学而学焉。年三十余,始游洛而定居焉。蓬荜环堵,不蔽风雨,躬爨以养父母,居之裕如,自云未尝攒眉。所居寝息处曰安乐窝,自号安乐先生。又为瓮牖,读书燕居其下。旦则焚香独坐,晡时饮酒三四瓯,微醺便止,不至醉。每岁春二月出,四月天渐热,即止;八月出,十一月天渐寒,即止。每出,乘小车,用一人挽之。为诗自咏,曰:“花似锦时高阁望,草如茵处小车行。”司马光赠以诗,曰:“林间高阁望已久,花外小车犹未来。”随意所之,士大夫识其车音,争相迎侯。童孺厮隶皆曰:“吾家先生至。”一家留三五宿,又之一家,或经月忘返。有特为起屋如安乐窝以待其来者,谓之“行窝”。及没,挽诗有云:“春风秋月嬉游处,冷落行窝十二家。”每群居燕饮,笑语终日,不甚取异于人。乐道人之善,而未尝及其恶,故贤者悦其德,不贤者喜其真,久而益信服。富弼、司马光、吕公著,为市园宅。其宅契乃温公户名,园契乃韩公户名,其庄契乃王某户名,康节皆不改。一日,明道、伊川兄弟访之,饮酒甚欢。明日,明道语其门人,曰:“昨从尧夫先生游,听其论议,振古之豪杰也。惜其无所用于世。”门人问所言,曰:“内圣外王之道也。”今明道集中有《月陂诗》,即咏其事。王拱辰、吕诲等屡荐之,终不出。年六十七卒。伊川问:“从此永决,更有见告乎?”举两手示之。伊川曰:“何谓也?”曰:“面前路径须令宽。路窄,则自无着身处,况能使人行也?”所著有《观物篇》、《渔樵问答》、《先天图》、《皇极经世书》等。《伊川击壤集》,为其诗集名,魏鹤山称之,曰:“凡历乎吾前,皇帝王霸之兴替,春秋冬夏之代谢,阴阳五行之变化,风雷雨露之霁曀,山川草木之荣悴,惟意所驱,周流贯彻,融液摆落,盖左右逢源,略无毫发凝滞倚着之意,真所谓风流人豪者欤!使得从游于舞雩之下,浴沂咏归,毋宁使曾晰独见称于圣人。洙泗已矣,秦汉以来诸儒,无此气象。”高景逸曰:“伊川言康节如空中楼阁,他天资高,胸中无事,日日有舞雩之趣,未免有玩世意。”或问朱子:“学者有厌拘检、乐放舒、恶精详、喜简便,自谓慕尧夫,何如?”曰:“邵子这道理,岂易及哉!他胸襟中这个学,能包括宇宙,始终古今,如何不做得大,放得下。今人却恃个甚,敢得如此!”然则后人读其诗,特以曾点相拟,亦未为知康节。
康节诗钞
闲吟四首
平生如仕宦,随分在风波。所损无纪极,所得能几何。
既乖经世虑,尚可全天和。樽中有酒时,且饮复且歌。
予年四十七,已甫知命路。岂意天不绝,生男始为父。
且免散琴书,敢望大门户。万事尽如此,何用过忧惧。
居洛八九载,投心唯二三。相逢各白首,共坐多清谈。
人事已默定,世情曾久谙。酒行勿相逼,徐得奉醺酣。
欲有一瓢乐,曾无二顷田。丹诚未贯日,白发已华颠。
云意寒尤淡,松心老益坚。年来疏懒甚,时忆旧林泉。
高 竹
高竹临清沟,轩小亦且幽。光阴虽属夏,风露已惊秋。
月色林间出,泉声砌下流。谁知此夜情,邈矣不能收。
高竹碧相倚,自能发余清。时时微风来,万叶同一声。
道污得夷理,物虚含远情。阶前闲步人,意思何清平。
高竹如碧幢,翠柳若低盖。幽人有轩榻,日夜与之对。
宇静觉神开,景闲喜真会。与其丧吾真,孰若从吾爱。
高竹数十尺,仍在高花上。柴门昼不开,青碧日相向。
非止身休逸,是亦心夷旷。能知闲之乐,自可敌卿相。
秋 游
八月光阴未甚凄,松亭竹榭尤为宜。
况当昼夜初停处,正是炎凉得所时。
明月入怀如有意,好风迎面似相知。
闲人歌咏自怡悦,不管朝廷不采诗。

内容简介
钱穆先生于宋、元、明、清四代理学家中,选取邵雍、朱熹、陈献章、王守仁、高攀龙、陆世仪六家诗,以成此书。先生认为,理学家最重要就是切中人生,吟诗是人生中一要项。吟他人诗,如出自己肺腑,也是人生一大快乐!从各篇诗作中,可见诸位理学家之生活,亦可借此探索其人之思想、学问,可谓开示学者进窥理学之以新门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