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通识课2:中世纪时期.pdf

人文通识课2:中世纪时期.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人文通识课II:中世纪时期》
推荐一:现代公民人文常识补课第一书
推荐二:铺展漫漫千年斑斓画卷,中世纪历史与文化最佳入门
拜占庭帝国、西部王国、伊斯兰世界
罗马帝国的三个后裔,谱写千年漫长画卷
古典传统、宗教文化、蛮族风格
熔铸欧洲斑斓文明
中世纪不是古代和现代之间的过渡
人间蠢事时有抬头,各领域却昂首阔步
建筑、雕塑、诗歌、经院哲学、神学……
继承与创新形成伟大综合
形塑当代西方的丰厚遗产
推荐三:编排合理,插图丰富,专栏趣味性强

作者简介
罗伊·T·马修斯(Roy T. Matthews),美国密歇根大学荣休人文与历史教授。
德维特·普拉特(DeWitt Platt),美国密歇根大学荣休人文与历史教授。
托马斯·F·X·诺布尔(Thomas F. X. Noble),美国圣母大学历史教授,美国天主教历史学会主席,研究领域为古代鱼中世纪时期。

卢明华,原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对外关系。
计秋枫,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现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史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理事。
郑安光,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现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史专业副教授。

目录
前言 1
导言 为何学习文化史? 7
人文知识入门:如何理解艺术 14
第1 讲 罗马帝国的后裔:拜占庭和中世纪早期的西方… ……………… 1
1.1 拜占庭世界 3
拜占庭的诞生:战争与治理 3
拜占庭的诞生:文化和宗教 5
1.2 中世纪早期的西方 7
1.3 查理曼的世界 11
查理曼的统治 12
加洛林文艺复兴 13
后加洛林时代的世界 15
1.4 中世纪早期的文学艺术 16
拜占庭作家 16
讲拉丁语的西方 17
方言的成就 25
1.5 中世纪早期的视觉艺术 26
拜占庭艺术 27
拜占庭的建筑 30
西方艺术 33
西方的建筑 38
1.6 技术 42
军事技术:拜占庭 42
军事技术:西欧 42
农业 42
1.7 音乐 43
文化关键词 43
批判性思考提问 44
第2 讲 伊斯兰世界:630—1517年……………………………………… 47
2.1 先知穆罕默德 49
2.2 伊斯兰帝国 52
后穆罕默德年代 52
倭马亚王朝 53
阿拔斯王朝 53
哈里发国家的崩溃 54
2.3 伊斯兰宗教 54
2.4 中世纪的伊斯兰文化 59
医学 59
哲学和史学 59
技术 63
文学 64
艺术和建筑 66
音乐 77
文化关键词 80
批判性思考提问 80
第3 讲 中世纪盛期:基督教诸世纪……………………………………… 83
3.1 政治与社会 84
封君与封臣:作战之人 84
农民:劳作者 86
城镇的兴起(和其余劳作者) 87
中世纪的政府 89
3.2 中世纪基督教和教会 95
基督教的信念和实践 95
修会和俗家修行 97
十字军运动 101
3.3 综合时代:神俗均衡 102
神学和学术 103
科学和医学 107
文学 108
建筑和艺术 112
音乐 130
技术 133
文化关键词 134
批判性思考提问 135
第4 讲 中世纪晚期:1300—1500年… ………………………………… 137
4.1 艰难岁月降临欧洲 137
鼠疫、饥馑和战争的折磨 138
4.2 世俗君主国 140
4.3 教皇君主国 141
4.4 技术 143
工业的兴起 144
印刷术 144
4.5 中世纪后期的文化繁荣 145
宗教 146
神学和哲学 147
科学 150
文学 151
艺术和建筑 157
音乐 173
文化关键词 175
批判性思考提问 175
出版后记 176

后记
在世界越来越成为一个“地球村”的年代,在全世界各个地域、各个种族的人群都怀抱“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年代,地处东方的我们,融入世界大家庭所必需的一步,就是深入理解深刻影响现代世界形貌的西方世界。他们的历史进程,他们的所思所想,这一切都可以通过他们创造和表达自身的作品去找寻——哲学、宗教、艺术、音乐、文学等——这些相关领域的知识我们可以统称为人文学识。
  《人文通识课》就是一套结构清晰、编排合理、流畅好读的人文学识读本,内容涵盖了从史前到21世纪的西方文明进程中的文化表达。在每一章中,作者都会就所述时代的历史、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给出扼要的描述,为将要讨论的西方文化勾勒出时代背景;余下的部分主要论述两种不同的文化表达,一是哲学、宗教、科学等思想观念范畴,一是艺术、建筑、文学等文化作品范畴。既分析描述该时代普遍性的主题、风格传承与流变和风格要素,又考察具有创造力的个人如何应对其所处社会向他们提出的挑战的。书中提供的精美图片、精心设置的专栏、章尾提出的思考题,以多种形式帮助读者掌握每章的精髓内容。
  对人文学识的学习,主要目的并非是把这些人类历史上的文化珍品置于博物馆中,以旁观者的姿态把玩欣赏。更重要的是,读者应该在这趟人文精神之旅中不断丰富和提高自己的历史眼光,以加深对当今世界纷繁复杂的情势的理解,并勇敢投入到塑造未来的行动中去。

文摘
1 罗马帝国的后裔:拜占庭和中世纪早期的西方
如果把罗马世界的晚期想象成漫漫长夜,那么,可以把中世纪早期看作长长的黎明。在600—1000年间,东罗马帝国演变成拜占庭帝国,它将延续到1453年君士坦丁堡为奥斯曼土耳其人所征服。在西方,小王国让位于庞大的查理曼帝国,查理曼帝国继而又解体为法、德两个王国。中世纪早期令人惊奇的事态发展是伊斯兰哈里发国家的崛起,这是第2讲的主题。
与罗马帝国相比,如今的一切都是以较小规模地发生。政府雇用的人员较少,控制的领土较小,提供的服务也较少。人口到处都在缩减,直至9世纪。城市在规模上和重要性方面都在萎缩。例如,罗马在600年大概只有5万人,从君士坦丁时代的大约50万人大大地降了下来。
同罗马帝国晚期的情况相比,政府的官僚政治少些了。在拜占庭,还有较多罗马旧制度的残余。在西方,这些残余逐渐消失。在各处,但尤其是在西方,政府开始依赖统治者与土地贵族之间的私交。尽管城市仍是教会施政的基础,世俗政府却愈来愈以乡村为依托。
如同在古代一样,农村和农业在经济中压倒一切。在罗马的苛重税收体制消失以后,农民的生活或许稍有改善。到10世纪末,某些朴实的技术成果也许提高了农村的生活水准。但是,这可不是什么黄金时代,因为奴隶制和自由同时式微,真是荒谬绝伦。在东方和西方,奴隶们倒是趋向于获得个人自由,而自由民和妇女却渐渐陷入农奴境地。一个面广量大的依附农阶级几乎无处不在。至于贸易,是经济的另一主要成分,由于罗马国家已不复存在,拜占庭帝国的能力削弱,情况就今非昔比了。罗马帝国的经济是一种中央管制经济。例如,国家可以下令,不惜经济代价地将大宗粮食从北非或埃及运往罗马或君士坦丁堡以供民食。这种活动不是贸易,它是政治。到7世纪,这种体制已一去不复返,存留下来的是还算并不为过的远距离高档奢侈品贸易。
宗教是中世纪早期世界里东方和西方共有的决定性特征。教会帮助稳定政治、社会和经济生活。教会学校对古代学识和培训神职人员提供了保护。教会作为艺术、建筑和支配绘画艺术的基督教题材的主要保护者继续发挥作用。而且,在这一时期,东方和西方开始形成比以往更具不同特色的宗教生活模式。到1000年,就有可能谈到基督教正教(Orthodox Christianity)和罗马天主基督教(Roman Cathoric Christianity)了。另外,军人、商人和传教士将基督教传到旧罗马世界边境以外的远方,特别是传到构成今日欧洲的那些地区。
在17世纪,一位荷兰学者用一个拉丁术语medii aevi,即“中世纪”,来界定从古代告终至文艺复兴之间的这个时期。早在14世纪,就已经有一些意大利作家开始主张,说他们这一代人同他们之前一千年——即中世纪——的人相比更像古代人。这种说法并不正确,以后几讲将证明这一点,但是,此说却盛极一时。西方文明仍分为三个时代,古代、中世纪和现代。Medieval(中世纪)这个词一度完全是贬义词,暗指落后、无知和迷信。如今,这个术语只不过是一种称谓而已。在中世纪,人间蠢事时而有所抬头,但是,惊人的成就却也在生活各领域昂首阔步。就本书的宗旨而论,重要的是只要记住,生活在中世纪的人,没人知道他或她是中世纪的人。
1.1 拜占庭世界
从6世纪到8世纪之间,东罗马帝国演变成一个别具特色的政权,可以把它叫做拜占庭,这是现代学者这么称呼它。其名源于旧希腊殖民地拜占庭城(Byzantium),君士坦丁在旧城基础上建立其新城市。然而,拜占庭人总是称自己为罗马人,尽管他们是用希腊语说这话的。三大主题支配着拜占庭城的历史:外部威胁、制度改革和宗教变迁。
拜占庭的诞生:战争与治理
565年查士丁尼死后,东罗马帝国面临严峻挑战。波斯人是一个威胁,斯拉夫人、保加尔人(Bulgars)和阿瓦尔人(Avars)向多瑙河边境推进。伦巴第人征服了意大利的大部分地区。柏柏尔人(Berber)部落使重新征服北非一举几乎变得毫无意义。直至610年赫拉克留斯(Heraclius)登上帝位以前,大多数皇帝都是平庸的领导人。
赫拉克留斯(610—641年在位)恢复了财力,同波斯开战。在几次辉煌战役中,他击败了罗马这个宿敌,却又突然面临来自阿拉伯人的新威胁(参阅第2讲)。由于罗马同波斯的战争耗尽了国力,君士坦丁堡对阿拉伯人一筹莫展,丧失了叙利亚、巴勒斯坦和北非大部分地区。赫拉克留斯的继位者们在8世纪在安纳托利亚(Anatolia,今土耳其)确立了一条同阿拉伯人的不稳定边界,一直维持到11世纪塞尔柱突厥人(Seljuk Turks)的闪电攻势。那些继位者也无法阻止阿瓦尔人袭击多瑙河盆地、斯拉夫人定居巴尔干和保加利亚王国的建立。北意大利被丢弃了,根本没有备用资源去守住它。拜占庭得益于查理曼摧毁阿瓦尔王国(788—796年,参见下文)。在同保加利亚的边境线上经过许多年的得失拉锯以后,巴西尔二世(Basil Ⅱ),人称“保加利亚人屠夫”(the Bulgar Slayer,976—1025年在位)消灭了第一个保加利亚王国。尽管如此,拜占庭帝国的基本地理轮廓到800年终于成型(地图1.1)。
由于这些战争,拜占庭的机构制度历经多次改革。罗马的战争是由得到税收岁入资助的职业常备军去打的。除了某些部队直接听命于皇帝以外,拜占庭逐渐形成了一些在地方官吏率领下定居在土地上以耕代饷的军队。这些军队定居的地区叫做(themes,参阅地图1.1)。军区的制度提供了可以在地方上灵活行动的军队以迎击威胁,并不构成源源不断抽取财库的问题。地方上的军事指挥官集民事军事大权于一身。查士丁尼时代已经开始了集军民大权于一身的过程,到8世纪末,这一过程甫告完成。
庞大而且带有入侵者性质的罗马晚期政府被简化了。政府的部门其实也许更多些,但用人少了,高官的权势与威望不如他们的前任。皇帝们居住在君士坦丁堡富丽堂皇的宫殿群落里,极少离开这座城市,在720年代,利奥三世(Leo Ⅲ)颁布了一部新法典《法律汇编》()。这是一部查士丁尼法典的缩编,它见证了帝国的收缩。
拜占庭的诞生:文化和宗教
地理范围缩小和机构制度的改革,并非东罗马政权成为拜占庭政权时所经历的唯一变迁。从最基本的层面上,希腊文取代拉丁文而成为文化底蕴基础。尽管事实上只有大约三分之一拜占庭人口是讲希腊语的本地人,但希腊文取代拉丁文的这一变化还是发生了。例如,利奥的《法律汇编》是用希腊文颁布的,而查士丁尼法典是用拉丁文发布的。皇帝们称自己是“罗马人的皇帝”,却是用希腊文说的,Basileus tōn Romaiōn。
从管辖的地域观点看,拜占庭的教会小于罗马晚期的教会。亚历山大里亚、耶路撒冷和安条克这些大城市在穆斯林手里,从而脱离了君士坦丁堡的教会。君士坦丁堡的牧首(patriarch)要取得仍属于帝国之土地上的主教们的同意颇有麻烦。确实,皇帝与牧首比邻而立,皇帝经常卷入教会事务。
隐修主义在东方和西方都很重要,但在东方,修道士常被视为帝国政权的平衡力量。修道院已获得大宗财富和巨大声望。许多牧首来自修道士阶层。许多出类拔萃、精明能干的年轻人被吸引去过修道院生活而不去为帝国效劳。隐修主义源于埃及,它有两种形式,避世独居(eremitic)和隐修群居(cenobitic)。前者源自希腊语heremos,原意指“沙漠”(desert),就是要简朴节制(austere)和离群索居(solitary);一想到隐士(hermits),就明白了。后者出自希腊语koinos bios,意为“共同生活”(common life),就是群居(communal)。拜占庭的隐修主义主要是群居隐修,但也有离群索居隐修的,可以在帝国各地建修道院。963年,阿索斯山(Mt. Athos)上耸立起一座大修道院群落,它最终包括了不计其数的修道院,拥有八千余名修道士(图1.1)。
可谓正教的基督教信仰的这种表现形式兴盛了好几个世纪,它植根于希腊文圣经,即《七十子希腊文圣经》,和希腊语教父们的作品(而拉丁文圣经[the Vulgate]和拉丁教父则在西方居统治地位)。二者在基本习俗上有别。例如,拉丁语神职人员一般是独身的,而东方的神职人员可以结婚。东西方教会都庆祝复活节,即纪念基督死而复生的节日,但庆祝的日期不同。也还有些神学上的不同。例如,东西方都诵读《尼西亚信经》,但稍有差异。1054年,教皇和牧首彼此把对方开除教籍,从而迎来了持续一千年的分裂。
拜占庭宗教史上的一桩著名事件表明这个时代的一些紧张关系和特征。726年,利奥三世皇帝开始煽动反对礼拜圣像。圣像是一种小型、超然、永恒的正面像,其历史至少可以追溯至5世纪,圣像作为一种被某些人认为具有超凡神力的形象,在很大程度上是新近的产物,不会早于7世纪。利奥是一位粗鲁的军人,不是老于世故的城里人,他认为,圣像违反了《圣经》关于不得雕刻偶像的禁令。圣像是亵渎神明的,圣像地位越来越显赫,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上帝老是惩罚帝国。利奥之子君士坦丁五世(741—775年)本人是一位知书达理的神学家,他劝说许多主教撰文反对圣像。艾琳(Irene)作为儿子君士坦丁六世的摄政,于787年在尼西亚召集了一次宗教会议,恢复了对圣像的崇拜。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意味着人们可以亲吻圣像,可以秉烛焚香接近圣像——也可以带着圣像到各处去,作为一种保护,驱魔祛病。815年,皇帝颁令以较温和的形式反对圣像,但在842年,这样的反圣像也被克服。
围绕圣像问题的这场斗争叫做圣像破坏之争(Iconoclastic Controversy)。圣像破坏派(Iconoclasts)是一些损坏圣像、涂抹圣像或毁灭圣像的人。圣像崇拜派(Iconodules)是一些敬拜圣像的人。关于这场论战的几乎所有留存下来的证据都来自圣像崇拜派,他们无意全面、准确地反映其对立派的观点。就连艺术也被圣像崇拜派动员起来。例如《克鲁道夫诗篇》有一幅圣像,描绘一位罗马百夫长用一根长矛刺穿基督的肋部,而下面描绘的是有人用白色涂料粉刷基督圣像。此画所要传递的信息很清楚:损害基督圣像犹如损害基督本人一样(图1.2)。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艺术品被毁坏,也没有什么人遭受皮肉之苦,尽管有许多人被放逐。论战是关于如何解读《圣经》和如何理解教会传统之争的。教皇一如其他西方的人士坚决反对拜占庭的圣像破坏运动,圣像之存在和围绕圣像问题的论战说明,正教正以某些方式沿着它自己的道路前进。
1.2 中世纪早期的西方
在罗马的前西部省份建立的最早的王国大多数在历史舞台上是比较短暂的匆匆过客,查士丁尼征服了非洲的汪达尔人的王国和意大利的东哥特人建立的王国,这是他力图恢复罗马帝国昔日辉煌事业的一部分。
西哥特人的史话就不同了。西哥特人被罗马人安置定居在高卢,他们建立了一个成功的王国,尽管他们信奉阿里乌教派。罗马权威在西方崩溃以后,西哥特人发现他们自己同法兰克人直面相碰,法兰克人于507年决定性地打败了他们,把他们限制在西班牙,这里是他们早已扩展影响数十年之久的地方。他们在西班牙建立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王国,589年,他们信奉了天主教。不幸的是,507年的战败对西哥特君主政体威望的伤害竟然如此之甚以至于它永远无法建立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制度。结果,在711—716年间,西哥特的西班牙落入从北非过来的穆斯林军队之手。
西方的前途掌控在盎格鲁—撒克逊人和法兰克人的手里(历史分期表1.2)。盎格鲁—撒克逊人是由来自现在南丹麦和北德意志的各族人构成的一个聚合民族。到410年,罗马人从不列颠撤出他们的军队以便部署到别处去。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一批批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开始定居于不列颠。他们缓慢地定居下来,而且大部分是和平地定居在不列颠东部南部地区内。到600年,出现了几个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独立小王国(地图1.2)。两三百年间,随着侵略性的国王们牺牲邻邦大搞扩张,不列颠内部的领导权从一个王国转归另一个王国。盎格鲁—撒克逊的国王们颁布法典,在令人难忘的用木头搭盖而成的厅堂里(图1.3)开庭审案或召见群臣,并接受一些象征统治地位的饰物标志,如行使权力的节杖。麦西亚王国的奥发(Offa of Mercia,757—796年)是早期最伟大的国王,他颁布法律,主持宗教会议,同教皇和查理曼谈判。在办后一件事情时,他显露了他的抱负,他试图——但未得逞——安排一桩他儿子与查理曼女儿的婚姻。奥发是第一位被称为“全体英吉利人的国王”的统治者。
尽管缓慢地形成了政治团结,但教会组织却以更快的步伐前进。不列颠人在罗马人离开时就已经是名义上的基督徒了,他们的命运难以掌握。盎格鲁—撒克逊人是异教徒。英格兰之皈依天主教的根源有二。来自爱奥那岛(Isle of Iona)的爱尔兰传教士开始在北方、在现今的低地苏格兰传教。597年,格里高利一世(Gregory I,教皇,590—604年在位)派遣奥古斯丁(卒于604—609年间)和一批修道士到南部的肯特(Kent)王国去传播福音。肯特国王有一位信奉天主教的法兰克人妻子,因此一定得做一些皈依的前期工作。奥古斯丁和他的继业者在坎特伯雷建立了一个基地(坎特伯雷是肯特人的自治市[burgh]或要塞)并开始加紧对北方的传教工作。爱尔兰的传教团一直在南方加紧工作。664年在惠特比(Whitby)的一次宗教会议决定赞同罗马的宗教习俗而摒弃爱尔兰的宗教习俗。坎特伯雷大主教成为英格兰教会的领袖,尽管8世纪又在约克设立了一个大主教职位。英格兰有一小批相当大的主教辖区,因此,僧侣在农村传播福音方面起了关键作用。
法兰克人约在250年前后就是见诸历史记载的第一个各族聚合而成的民族,到大约400年,他们在沿莱茵河下游现今为荷兰的地方生活着。在两代人或三代人的时期里,他们向南扩张到现今比利时和法国北部的地区。在国王克洛维(Clovis,481—511年在位)治下,法兰克人巩固了他们在巴黎地区的权力并打败了西哥特人。克洛维是墨洛温家族(Merovingian family)最强有力和最有名的成员,墨洛温家族其名取自其传说上的祖先墨洛维(Merovech)。克洛维信奉天主教,同高卢有影响的主教们合作。在他去世时,克洛维对待他的王国就像对待一份私人的世袭财产一样,在他的几个儿子中间把王国瓜分了。两个多世纪中,鲜有统一的法兰克王国。尽管如此,法兰克人单一王国这个理念始终存在。所有的法兰克人都把撒克逊人和巴伐利亚人视为共同敌人,法兰克人也都遵守共同的法律,宫廷是政治行动和阴谋诡计的中心。国王的统治得到贵族的支持,反过来,贵族的特权是有保障的。贵族中间的宗派争斗最终导致墨洛温朝国王的有效权力不断削弱和加洛林家族(Carolingian family)上升至显赫地位。加洛林其名源于Carolus,即Charles。该王朝好几位成员均以此命名,尤其是查理大帝(Carolus Magnus,Charles the Great)或查理曼(Charlemagne)。

内容简介
本书自1992年第1版出版以来,获得了多项图书大奖,以其材料丰富、观点鲜明、结构编排合理成为流行至今的人文通识标准教材。本书的编写始终秉承一个宗旨,即在历史解读的框架内为读者提供一种有关文化表达和艺术作品的分析和欣赏。这一宗旨将帮助读者运用不断提高的历史眼光来丰富和加深他们自己对当今世界的最新见解,以鼓励他们投入到对未来的积极建设之中。
本册共4讲,主要范围是公元600年至1500年这近千年间的历史与文化事件。前二讲从地域上分别介绍了这千年间的三个主要文明单位,即罗马帝国的三个后裔:拜占庭帝国、西部王国和伊斯兰世界。后二讲则聚焦于独具历史特色和文化风格的中世纪盛期及晚期阶段。通过本册图文并茂的介绍,我们可以快速掌握这段时期的历史与文化主线,一扫长时期以来对中世纪的粗浅和错误认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