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义的崛起:毛泽东、陈伯达及其对中国理论的探索.pdf

毛主义的崛起:毛泽东、陈伯达及其对中国理论的探索.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毛主义的崛起:毛泽东、陈伯达及其对中国理论的探索(1935-1945)》的作者作者拓展了中共思想史的讨论,清晰地勾画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思潮从瞿秋白到陈伯达,再到毛泽东本人的渐进轨迹,从而阐明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毛泽东思想之间的渊源关系。

名人推荐
本书阐明了毛泽东从1935年在遵义会议上崛越到1945年在七大上成为魅力非凡的中共领袖的历程。该书突出的贡献在于,它从思想上、政治上分析了毛泽东思想崛起的进程。本书预设的前提由三部分组成:毛泽东渴求获得思想上的领导权,但他当时缺乏作为理论家的功底和名望;陈伯达作为毛泽家的政治秘书,在毛泽东思想形成的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毛泽东思想崛起过程中的核心概念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布兰特利·沃马克(Brantly Womack,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教授)
在极为重要但仍未披充分理解的延安时期,“毛泽东崇拜”为何会被营造出来?它是如何被广为传播的?谁又在其中发挥了作用?针对上述问题,雷蒙德·F·怀利写出了一部重要而又发人深省的论著。关于共产主义运动赢得民心时期的中共党内政治的论著本来就为数不多且无比珍贵,而怀利的著作正是其中的一本。对于那些对中国共产主义革命之延安时期感兴趣的读者而言,本书是重要的(也是极有价值的)研究著作。同时,本书也会吸引那些关注整个毛时代的人,因为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在党内产生分歧的重大议题,再次激起了黄土高原上曾经发生过的争论。
——查默斯·约翰逊(ChalmerS Jolnson,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

作者简介
雷蒙德•F•怀利(Raymond F. Wylie,1941- )
美国里海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博士(师从著名毛泽东研究专家斯图尔特•施拉姆)。1965年至1967年曾来中国访学。
主要著作:《中国:农民革命》(1972)、《毛主义的崛起:毛泽东、陈伯达及其对中国理论的探索(1935-1945)》(1980)、《命运与共:美日关系》(合编)(1989)。

目录
第一章导言:探寻中国道路
陈伯达:成长时期
第二章发展中国的马克思主义(1935—1937)
民族主义与“民族形式”
陈伯达的新启蒙运动
毛泽东的崛起
毛泽东探寻“正确”理论
毛泽东、陈伯达与马克思列宁主义
第三章走向“毛泽东神话”(1937—1938)
毛泽东的“中国化”哲学
陈伯达在毛派阵营中的崛起
毛泽东、陈伯达与“毛泽东神话”
第四章马克思主义中国化(1938)
陈伯达与中国文化的“中国化”
毛泽东提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陈伯达、毛泽东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第五章先知的崛起(1939—1940)
陈伯达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努力
学习毛泽东著作的运动
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理论
第六章挑战与回应(1940—1941)
挑战毛泽东的权威
叶青攻击毛泽东
陈伯达与王实味的争论
整风运动的前奏
第七章毛派的整党(1942)
毛泽东在党内的支配地位
整风运动的高潮
毛泽东崇拜的出现?
第八章 “毛泽东思想”的胜利(1943)
国民党的思想进攻
“毛泽东思想”的诞生
对毛泽东及其思想的崇拜
陈伯达批判《中国之命运》
第九章中共党史的重构(1943—1944)
学习党史运动
陈伯达和“毛泽东神话”
毛泽东早年的“布尔塞维克主义”
毛泽东的革命智慧
第十章胜利的大会(1945)
陈伯达与党史决议
领袖化身圣人
第十一章结论与后记
结论
后记
注释
参考文献
索 引

文摘
版权页:



当1938年陈伯达和毛泽东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时,却遭到了胡风、冯雪峰和党内其他左派理论家的嘲笑,正如他们先前认为国防文学的概念背叛了革命的纯洁性而极力反对一样。
陈伯达的新启蒙运动
尽管“一二·九”运动有助于共产党努力形成新的统一战线,但上海文艺界的争论却又表明寻求一个相关主要政治团体一致接受的、正确的口号有多么困难。1936年9月10日,上海的左翼刊物《读书生活》出版了一期专刊,试图在文化战线上掀起一场广泛的运动,陈伯达乘势而出,呼吁发起“新启蒙运动”。根据何干之当时的记述,为了配合“一二·九”运动中生长出来的政治力量,陈伯达首先“有意识地”提出发动一场新的思想运动的问题。何干之称,陈伯达率先发表的关于新启蒙运动的两篇文章是整个运动“最初的呼喊”和“奠基石”。陈伯达的建议引起了全国进步思想界的热烈讨论,并立即赢得了周扬、艾思奇、何干之、胡乔木及中共其他主要知识分子的支持。正如预料的一样,非马克思主义者的反应更为谨慎,同时也更加带有批判性。从此以后,直至1937年7月日本全面侵华之前,陈伯达积极参与关于统一战线的诸多讨论,并逐渐成为知名人士。
新启蒙运动究竟是什么呢?或者,也许更准确一些,陈伯达所设想的新启蒙运动应是怎样的呢?在1936年至1937年间的一系列文章中,陈伯达构建了一个主题:新启蒙运动应是“第二次的新文化运动——文化上的救亡运动”,它既类似于却又不同于1919年的五四运动。陈伯达在第二篇专题文章(1936年10月)中解释说,在那场著名的运动中,启蒙和爱国主义没有利益冲突,因为“新文化运动的战士,都同时是爱国运动的战士,而爱国运动的战士,同时也都成了新文化运动的战士”。尽管五四运动与新启蒙运动有着重要的相似之处,但两者仍存在关键的区别,因为这几年来,动的逻辑已取代形式逻辑,成为中国占支配地位的哲学系统。因此,马克思主义者将成为目前新启蒙运动的主力,“动的逻辑之具体的运用,将成为”这次新运动的“中心”。

内容简介
本书在充分占有原始资料的基础上,从思想演进和政治变动两个维度详细叙述了1935年至1945年间本书称之为“毛主义”的毛泽东思想形成、发展,直至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的历史过程。
作者拓展了中共思想史的讨论,清晰地勾画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思潮从瞿秋白到陈伯达,再到毛泽东本人的渐进轨迹,从而阐明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毛泽东思想之间的渊源关系。
本书还通过描述毛泽东与陈伯达在延安的人际互动与思想交流,充分展示出陈伯达在构建和宣传毛泽东思想中的突出作用。
总之,作者认为:毛泽东思想的崛起,既与中共内部政治、思想发展的走向相关,也受国内外政治环境的影响;既是毛泽东本人亲力亲为的结果,也是党内一部分知识分子擘划与宣传的产物。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