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的白兔:真实版007传奇.pdf

丘吉尔的白兔:真实版007传奇.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丘吉尔的白兔(真实版007的传奇)》编著者苏菲·杰克逊。
弗里斯特VS詹姆斯·邦德
遭遇拷打的方式:在第一部“007系列”《皇家赌场》中,邦德受到敌人残酷的拷打折磨,而他遭遇拷打的方式正是德国盖世太保当年折磨弗里斯特的方式。
在列车上与敌人共进晚餐:在“007系列”《来自俄罗斯的爱情》中,邦德在火车上和一个伪装成盟友的敌方间谍共同用餐;而现实中弗里斯特曾在火车上和敌人一边用餐一边交谈,他发现此人竟是臭名昭著、绰号“里昂屠夫”的纳粹军官克劳斯·巴比。
各种逃避的方法:弗里斯特使用各种方法和技术逃避敌人的追捕,包括跳火车、扼杀看守、乔装打扮或躺在灵车中冒充尸体等,这些方法都曾被邦德使用过。
风流倜傥、有女人缘:弗里斯特私人电话簿上的重要号码几乎全是女性。尽管弗里斯特与妻子莉莲育有两个女儿,但他在没和妻子离婚的情况下,与芭芭拉·迪恩坠入爱河。芭芭拉改变了他的一生。莉莲一直没同意离婚,而芭芭拉从未正式和弗里斯特结婚,却视自己为他的妻子,并改姓尤—托马斯。

作者简介
作者:(英)苏菲·杰克逊 译者:叶荔、靳晓莲、李晓婧

目录
1 当心不守时的特工
2 一个裁缝的秘密
3 纠结的心
4 法兰西的覆灭
5 没有绅士风度的战争
6 有一缕白色额发的男人
7 优秀的特工必定很守时
8 美国人
9 与苏菲的晚餐
10 优秀特工绝不墨守成规
11 别了,亲爱的布罗索莱特
12 白兔与德国恶狼
13 无尽的梦魇
14 弗雷讷的叛徒
15 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的黑暗
16 最后的冒险
17 战争胜利了

序言
本书是对弗里斯特·尤—托马斯个人历史的修订,之前两部关于他的作品为本书提供了大量帮助。布鲁斯·马歇尔于1952年出版的《白兔》(TheWhiteRabbit)是第一部讲述弗里斯特的文学作品,也是最接近其真实经历的作品。但书中的文字表达较为生硬,还包含较多晦涩难懂的比喻,因此这部作品的接受度并不高。
关于弗里斯特的第二部文学作品是马克·西门于1997年出版的《最勇敢的人》(BravestoftheBrave)。作者对弗里斯特的自传进行了深入研究,其作品让读者对这个传奇特工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此外,《最勇敢的人》还包括了对弗里斯特战后生活的描述,而这部分内容在马歇尔的作品中没有呈现。
然而,由于无法参阅英国特别行动处(SOE)的官方文件,这两部作品所能依赖的史料只有弗里斯特自己的描述(记录在其未出版的回忆录当中),或者曾与他关系十分密切之人的讲述。因此,这两部作品必然都具有片面性。
在过去的十年间,英国国家档案馆逐步开放了英国特别行动处的文件资料,其中有关弗里斯特的任务及个人档案等信息让人们能够对这个传奇人物了解更多。新的研究还挖掘了更多有关弗里斯特同事们的信息,如亨利·玻勒维。同时,英国国家档案馆开放了有关纳粹统治的相关信息,还编录并出版了纳粹党卫军的个人档案。这些资料让弗里斯特在回忆录中简单提及过的相关角色变得有血有肉。
关于弗里斯特的最新研究结果是发现了伊恩·弗莱明(IanFleming,弗里斯特回忆录作者)的一封信。这封信从未出版,其中记载了弗莱明和弗里斯特的密切往来。
如果没有前人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大量研究和他们极具深刻见解的作品,这本书根本无法问世。在马歇尔和西门已经奠定的基础上,本书旨在更加全面、立体地还原弗里斯特·尤—托马斯这个传奇人物的故事。关于弗里斯特和他的同事们,我们未知的事情可能还有很多。或许只有时间才能从尘封的档案里为我们挖掘出更多的故事。

文摘
第一章当心不守时的特工
1944年3月,巴黎。英国特别行动处特工谢利走进了熟悉的帕西地铁站,他准备去往北部城市雷恩。他来此另一个目的是与名为“安东宁”的联络特工见面,为其带来最后指示和一封密信。地铁站无疑是特工们临时接头的绝佳地点。
自从1940被纳粹占领以后,巴黎市内基本见不到汽车的踪影。纳粹禁止法国人开车,巴黎多数加油站也在被攻占时付之一炬。幸存下来寥寥无几的汽油被严加保护,只供德国人使用。
因此,巴黎人民不得不改乘其他交通工具,自行车迅速热火了起来。对于出行距离较远的人们来说,地铁则是不二选择。当然,纳粹也明白不可能永远让巴黎人大门不出,所以他们保证了地铁运行的畅通。谢利一走进帕西地铁站,熙攘的人群迅速将他淹没。地铁站台上挤满了人,这为秘密接头提供了绝佳的掩护。
谢利办事极为谨慎,对他而言地铁站是最好的接头地点。他把安全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的工作主要是在法国开展各种抵抗运动并与英国相关组织协调行动,他反复叮咛从事间谍活动的同事们要按规定行事,保证安全第一。对谢利来说,因为某些同事的疏忽而险些被捕并非什么新鲜事。因为某个人的疏忽导致同事惨死在盖世太保手中,甚至抵抗组织据点被整锅端也时有发生。然而,在这个春日的早晨,就在谢利轻松冷静地走进帕西地铁站时,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伪装已被识破。谢利危在旦夕。
关于今天的行动,谢利进行了周密的计划。他上午9点出门,11点与安东宁接头;之后他要和莫德·鲍尔以及杰奎琳·拉米尔两位女士共进午餐。她们是皮埃尔·布罗索莱特的秘书。皮埃尔·布罗索莱特的身份是记者,但他也是抵抗组织的成员。他刚刚被捕,不过德国方面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和重要性。
谢利正在谋划营救布罗索莱特,这也是他去往雷恩的目的,布罗索莱特就被囚禁在那里。他同两位女士用餐的目的是了解布罗索莱特的近况。莫德同狱卒走得很近,她假装是布罗索莱特的情人而获得了出入监狱的机会。
谢利的计划十分周详,走进地铁站的时候他也没有感到任何不妥。在盖世太保严密的盯防中,谢利期盼能有片刻远离他们的视线。
谢利在地铁站里走走停停,四处张望,他和安东宁的接头将以“偶遇”的方式进行。安东宁已经接到指令,一旦确定周围环境安全就以双手插兜的方式来告知谢利可以进行接头;如果安东宁有任何异常表现则说明接头取消。从几周前开始,谢利就多次被跟踪,一些没怎么乔装改扮的德国人出现在他住所的周围,他们甚至还和谢利的一个联系人有过交谈。这个联系人在去参加某个会议的途中没有发现自己被两名德国人跟踪。而目前这个时刻,安东宁要尽快意识到他和谢利所处的危险境地并做出应对之策。
走到一个书报亭跟前,谢利停了下来,他假装随意翻阅着数量极少的“爱国”报纸和杂志。就快11点了,安东宁却毫无踪影,这让谢利十分不安。除了“安全”以外,“准时”也是“谢利准则”之一,接头人不按约定时间出现表示情况不妙。如果是和其他特工接头,谢利一定会立即决定取消会面。但在今天这样重要的时刻,他发觉自己无法立刻做出判断。
谢利朝地铁站出口方向走去,但内心的挣扎却又让他停下了脚步。原则告诉他应该放弃这次接头并迅速逃离地铁站,可他又不愿意轻易放弃,因为要传递给安东宁的信息十分重要,而且他还计划去雷恩盘桓数日。谢利讨厌在重要指示还没递出去的时候就撤离,尽管纠结,他还是做出了决定。自从在法国取得某些成绩之后,谢利日益变得有些自负。在和盖世太保的周旋中,他曾多次以极为冒险的方式取胜;他也数次以看似全身而退的结果摆脱了敌人的跟踪。此时此刻,谢利认为幸运女神会再次眷顾,于是又转身走进了地铁站。
地铁入口的楼梯上,安东宁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但是,谢利还是走上楼梯,回到了书报亭,他们本该就在这里接头。这时,一辆地铁到站,大群乘客涌出。这场景让谢利为之一振,人流涌动为接头提供了绝佳庇护。
谢利依然张望着。突然,人群中冲出五个人朝他奔来。谢利大吃一惊,还没缓过神他就被铐上了双手。四周的乘客纷纷快速走开,假装对此毫不留意。在被搜身的时候,谢利看到了一直没有出现的安东宁,他已经被两名盖世太保牢牢控制住。谢利心下一沉,意识到是自己鲁莽的决定导致此刻身陷险境。
德国人怒吼着威胁周围的乘客赶紧离开,有任何人企图干涉都一律射杀。其实,对多数巴黎人来说这种威胁是完全多余的,因为他们深知盖世太保的手段。所有人都迅速地移开了目光。尽管形势十分凶险,但谢利仍然希望这只是一次安全检查,他祈祷这些德国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可当他看到德国人脸上兴奋的表情和因为抓到“谢利”而欢呼雀跃、互相道贺时,他的希望瞬间破灭。“谢利”这个名字在盖世太保的通缉名单中排位甚为靠前。谢利被扭送出地铁站,外面早有一辆车在等候。此时,谢利心如死灰,他知道游戏已经结束了。
伦敦,英国特别行动处总部。谢利被捕的消息姗姗来迟,总部得到的消息中其实包含很多不实的信息。一直到五月份,特别行动处才从一堆虚假信息中剥离出真实的消息。但此时特别行动处还不知道谢利受尽折磨,正在狱中等死。
早前有消息称谢利已经身亡。据说一个英国人在3月21日被捕,高个子,留着胡子。他在狱中服毒自杀,德国人企图给他洗胃来留住他的命,但没能成功。英国特别行动处认为这不会是谢利,因为谢利一旦被捕就会吞服氰化物(所有特工都会随身携带这种即刻毙命的毒药)。德国人也不是傻子,给服了氰化物的人洗胃救命根本就是徒劳。另外,特别行动处的资料表明谢利是个矮子。
还有其他五花八门的消息,但都与事实相去甚远。
关于谢利已死的这则消息还说谢利被捕时正在帕西地铁站的楼梯上执行与一名女士接头的任务。这位女士名为布丽奇特·弗里昂,是抵抗组织重要人物克卢埃·得·派斯哈什的秘书。接头过程中,布丽奇特被德国人枪杀。她伸手掏包,德国人认为她是企图拿枪。此后谢利也人间蒸发。
事实上,这个故事是把两件事嫁接在了一起。布丽奇特在某次接头中被德国人击中腹部,但她接头的对象并非谢利而是安东宁。之后又证实接头地点是在特罗卡迪罗广场地铁站。但正是这次会面让德国人成功抓到谢利。四个德国人在他们的接头现场打死了布丽奇特,抓住了安东宁并搜了他的身。他们在安东宁身上搜到一份文件,上面写着“谢利帕西11”的字样。这份违背特工重要原则的文件让德国人不费吹灰之力就了解了接头的所有信息。德国人欣喜若狂,他们没想到居然能这么轻易地获得抓捕谢利的机会,他们做梦都想抓到谢利这个坏蛋。德国人威逼利诱安东宁到帕西地铁站并指认谢利。对安东宁来说,谢利其实是他最不想背叛的人。
特别行动处对谢利的行动有所误解,这比流言谎话还要糟糕得多。众所周知,特工与总部之间的交流极端困难。德国人常常利用探向车来搜寻匿藏在法国境内的无线电台。德国人控制着巴黎,占据了明显的优势。他们可以随时切断全城电源让无线通讯完全暴露。一旦发报机的信号因为断电而突然停止就能确定无线电台的位置,搜寻车便随即出动进行抓捕。
面对这种搜索,特工们要尽量缩短消息并经常转移电台。更为复杂的是,特工们要通过替换字母或者更改关键词来设定个性化的密码,为了以防被捕,还要使用刻意拼写错误的代码或者预先商定的警告语。但这么做无疑大大增加了伦敦总部了解具体情况的难度。多数时候,特别行动处总部对外派特工的情况全然不知。就如同谢利之事,总部对他在帕西地铁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些许模糊的了解。
特别行动处得到的部分信息来自谢利的几位前任秘书。其中一个在获悉布丽奇特被枪杀之后立即清理了谢利的住处,她发现所有的钱都不见了,这让她有些疑惑。她觉得谢利是带着钱去雷恩贿赂某些人去了。
另一个秘书收到了一张写着“谢瓦尔在弗雷讷”的打印便条。“谢瓦尔”是谢利和秘书之间进行秘密联络的非正式代号,而“弗雷讷”则是一座监狱的名字。没人知道这便条是谁送来的。不大可能是谢利自己,但这个便条至少证实了谢利被捕的事实和他被羁押的地方。他的秘书们希望德国人还没发现谢利的真实身份,也希望他能免遭盖世太保的残酷盘问。
然而,时间让所有事情变得清晰明了。英国特别行动处特工波利戈是谢利的好友,他于五月份回到了英格兰。四天前,即谢利被捕之前,他们还见过面。他接受了特别行动处的问话并详细交代了谢利的情况。在获悉是同一批盖世太保抓捕谢利并枪杀了另一名特工加利耶纳二世之后,英国方面几乎绝望,他们本来还希望谢利只是碰巧被抓。事实上,波利戈对谢利的安全预防措施极其不满,他认为谢利一点都不谨慎。比如,谢利总是把左轮手枪别在裤腰上,波利戈认为此举极不明智;谢利经常光顾同一家餐厅,波利戈认为这个习惯非常危险。但是为了避免英国方面知道了自己最优秀的特工竟如此容易犯错而感到失望,波利戈肯定地表示,从整体来看,谢利的安全工作挺好。非紧急情况下他绝不会随身携带重要文件。
但是波利戈也清楚,盖世太保查抄了谢利的住所。外界疯传的消息是他们查获了拍有谢利各种任务的微缩胶卷以及一份有关铁路破坏计划梗概的文件。波利戈还担心谢利发送回英国的编码电报中可能至少有三十份被截获。有关这一切所造成的危害还不得而知,但由于盖世太保死咬着抵抗运动组织不放,这些泄露的消息让波利戈担心不已。
英国特别行动处终于了解了谢利失踪背后的大部分事实:他落在盖世太保手中;目前关押在弗雷讷监狱;很可能已经遭受了最严厉的盘问,被盖世太保用各种酷刑折磨得不成样子。特别行动处很讲求实用性,通常不会考虑营救被俘特工。为了救回被捕特工很容易造成更多优秀特工的伤亡,再说他们也没有那个预算,营救行动代价很高。他们要做的是弄清楚谢利被捕的原因。在任何秘密的机构里,出现叛徒总是人们最担心会发生的事。
波利戈坚定地认为组织里有人已经叛变。在谢利被捕的同时,另外三名联络特工也下落不明。这不仅让波利戈心生怀疑,更让他觉得非常害怕。其中有一个特工一个月之后再次现身,但另外两个的下落始终没有消息。安东宁也不见了,这个人波利戈是认识的,但他没有意识到安东宁和谢利已经一起落在了盖世太保手里。负责为谢利和另一个重要的抵抗组织成员进行联络的特工也不明原因地消失,这已经是第五个了。波利戈不相信这些人全都纯粹是碰巧失去联络。此时,英国特别行动处也开始担心内部出现了泄密者。
英国行动处在法国的行动遭受如此重创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有两个负责招募同盟国特工的抵抗组织已经完全被德国人渗透,而且至少其中一个已经被盖世太保控制,但仍然伪装成抵抗组织。另外还出现过特工们被捕,继而被逼往英国发送假消息的事。这种事情有时很少发生,但多数时候是经常出现的。
目前最关键的是将损失降到最低。谢利和哪些人联系过?他做过什么安排?这些信息必须严加保护。特别行动处很清楚,就算是铁打的特工,在密集的严刑拷打下也可能会投降。虽然一些严刑盘问经验丰富的德国人认为这种方式难免出现纰漏,但盖世太保对于使用酷刑逼供依然乐此不疲。因此,特别行动处不得不做好谢利已经投降的准备,相关的保护措施必须加强,特别是当组织里的某个角落极有可能还隐藏着叛徒的时候。
虽然几乎不可能采取什么营救行动,但特别行动处依然在寻找谢利的下落。谢利绝非是特别行动处极力寻找的唯一特工,但因为他在组织里的名头格外响亮而显得特殊。即便是一个和英国海军部有合作关系的菜鸟间谍小说作家也密切关注着谢利的离奇失踪案,他甚至还会和同事们在晚餐的时候讨论一番。这个作家名叫伊恩·弗莱明,他对谢利的故事十分感兴趣。
特别行动处内部也充斥了关于这位失踪特工的各种谣言。特别行动处收到一则满是杂乱信息的奇怪电报,发信人是72翼下属机构的某个成员,这封电报还使用了无线干扰技术。但这个人的消息来源是一个名为史蒂文森下士的获释战犯,曾被德国人囚禁在巴特洪堡集中营。史蒂文森遇到一个叫做莫里斯·舒凯的人,此人声称自己其实是英国特别行动处特工戴维斯中校。史蒂文森没有透露他是怎样获得这位特工足够的信任来向其透露如此危险的信息(除非是相识的同事,否则特别行动处的特工不可能轻易相信不认识的人)。不过,消息中的两个名字都有可能是谢利曾经的化名,这才是这则消息的意义所在。
P3-P7

内容简介
《丘吉尔的白兔(真实版007的传奇)》编著者苏菲·杰克逊。
《丘吉尔的白兔:真实版007的传奇》是一本人物传记书。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最优秀的特工之一,他身边美女环绕,几乎枪不离身,曾遭到盖世太保的严刑折磨。英国国家档案馆最新解密的档案显示,弗里斯特·约-托马斯或许是“007系列小说”中詹姆斯·邦德的原型。
弗里斯特代号“白兔”,他可以讲流利的法语。加入英国特别行动处后,他先后三次空降到被纳粹占领的法国,与法国抵抗组织一起工作。在第三次任务中,他被出卖并被盖世太保抓获。在被送到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之前,他受到非人的严酷折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不久,他设法从集中营逃脱并返回了同盟国。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