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2.pdf

苗疆蛊事2.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南无袈裟理科佛,倾情奉献!万千读者,翘首期待!随书附赠书中人物个性书签一张,并附精美苗疆风情插画四张!
天涯论坛“莲蓬鬼话”网友为之疯狂,一见此文误终生,从此晚上不睡觉!
百度贴吧铁杆粉丝数万,点击过千万,受追捧程度超《鬼吹灯》《盗墓笔记》!
购买本书的读者,凡在网上晒出购物小票,并@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三位好友,均可参加“耶朗国神秘之旅”大奖抽奖。一等奖2名,二等奖10名,三等奖30名。人人有中奖可能,详情见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官方微博。

小编强力推荐,选择《苗疆蛊事》的六大理由:
1.还有哪个作者,比他更了解苗寨,这是苗寨人自己写的巫蛊小说!
2.还有哪本小说比它更接近真实,不是架空世界,不是穿越历史,这是你身边正在发生的故事!
3.还有哪本书比它更fashion,占据所有网络热帖,这是你一不留意就OUT于时代的事!
4.还有哪本书比它更有魅力,宅男、御女、怪蜀黍、女汉子,这是老少咸宜、男女通吃的故事!
5.还有哪本书比它更有内涵,苗疆、蛊师、夜郎国、佛家、道教、东南亚降头术、泰国古曼童,大千世界,统统是你不知道的事!
6.还有哪本书比它更受宠爱,粉丝无数,争相追捧,这是让你一见倾心、爱不释手的经典!
封面:
流水淘沙不暂停,前波未灭后波生。
江湖不是你想闯,想闯就能闯!

封底:
一种蛊毒 百种相思 心已倾之 何以解之

不能不看 不能不爱 不看不爱 看了怎办
最让人欲罢不能的小说经典

作者简介
南无袈裟理科佛,苗蛊热创造者。以长文《苗疆蛊事》连载异军突起于磨铁中文网。后其文被转载于百度贴吧、天涯论坛等,其网络点击率均在短短几个月内超千万,在网上掀起了一股苗疆蛊术系列小说热潮。其人被网友昵称为“小佛”,并引发网友半夜不睡觉、追文看更新的集体性恶习。

目录
第六卷 南洋降头师
第一章 额头上的鬼脸 第二章 东窗事发,小道身陷囹圄
第三章 抽丝剥茧,南洋降头师现 第四章 观澜山庄,肥虫再次出击
第五章 段二公子,高富帅中恶蛊 第六章 魔鬼交易,火器现反被擒
第七章 道士反目,兄弟相博控魂 第八章 小道昏迷,车窗惊现美人
第九章 美人头颅,悬空拖肠走地 第十章 幕后黑手,师叔又见师叔
第十一章 奇招迭出,英雄只有一个 第十二章 小妖朵朵出手,敌我不明
第十三章 本已事了,平原又响枪声 第十四章 此事既了,雷符藏身何处
第十五章 和解离去,道蛊双双诅咒
第七卷 小道家族
第一章 饰品店老板娘 第二章 尾随 第三章 有一种蛊叫做至死不渝
第四章 风轻云淡的情蛊事件 第五章 火车上的三个故事
第六章 小道返家,近乡情怯 第七章 虎皮猫大人 第八章 麒麟胎裂魂
第九章 金篆玉函,授自鸟口
第八卷 耶朗祭殿
第一章 密林迷踪 第二章 清溪水兽 第三章 敞口石厅 第四章 壮哉赣巨人
第五章 石门 第六章 八卦锁魂阵 第七章 巽字门,守内丹 第八章 死亡,或者……
第九章 断臂小叔,大厅壁画 第十章 结阵斗法,血枭阳 第十一章 阴阳两仪无象
第十二章 黑暗深渊 第十三章 黑暗行走 第十四章 三叔坠河,小道焚身
第十五章 小结局-庄生晓梦迷蝴蝶 第十六章 黑影子 第十七章 三叔收徒
第九卷 关于理想,关于爱情
第一章 拜见父母 第二章 执子之手 第三章 风雨桥头 第四章 揽客老歪
第五章 养蝎专业户 第六章 镇宁苗蛊 第七章 幕后真凶 第八章 远走英国
第九章 黄父约见 第十章 蛊师命运 第十一章 命运蹉跎,一年之约
第十二章 乡间野事
第十卷 苗疆餐房
第一章 消失的房客 第二章 半夜十二点 第三章 开经玄蕴咒
第四章 镜魇存法器 第五章 生屯兰晓东 第六章 便宜无好货
第七章 枯骨孕妇降 第八章 超度贪食鬼 第九章 虎皮猫归来
第十章 旁门与“左道” 第十一章 约见八大碗 第十二章 全真与符咒
第十一卷 明珠叙事
第一章 顾老板的亲戚 第二章 泊来品,聚邪纹 第三章 灵魂亲子鉴定
第四章 铜镜震黑旋雾 第五章 恶斗诅咒猫灵 第六章 会轻功的女人
第七章 请听我解释…… 第八章 小紫叶檀香木 第九章 和合石荒山岭
第十章 子夜活尸逞凶 第十一章 看过爱过恨过

文摘
第七卷 小道家族
第七章 虎皮猫大人
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眉目脸型,跟杂毛小道有着七分神似。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眉宇间有着一股子凛然的正气,器宇轩昂,眼睛亮,没有杂毛小道这般猥琐。见到了杂毛小道,他先是一愣,之后仿佛美国人看见了大熊猫,紧紧抓住了杂毛小道的衣袖,然后朝屋子里面使劲儿喊:“爷爷、奶奶,爸、妈,小妹,大哥回来了,大哥回来了……快来啊!大哥回来了!”
他是如此激动,又笑又跳,然后紧紧地抱着杂毛小道,口里喊:大哥,大哥!
杂毛小道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没一会儿,门口就围了好几个人过来,都是女人,有喊哥的、有喊大哥的、有喊表哥的,从院子西边跌跌撞撞跑来一个女人,约摸五十岁,面色愁苦,口中大喊着“我儿”、“我儿”,一下子扑到了杂毛小道怀中,杂毛小道这个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家伙,一下子就跪在了这个女人的身前,大声哭嚎,说妈,儿子不孝啊……
我背着包在一旁,看着这久别重逢的感人场面,没说话,发现从西屋又走出了三个神情严肃的男人来,一个鹤发童颜,颔下白胡须飘逸,一个长相敦实,粗手粗脚,还有一个是年轻人,面如冠玉,眉锋上扬,眼神锐利如刀。我能够猜到前两者定是杂毛小道的爷爷、父亲,只是旁边那个大帅哥,倒是不知晓。
“你这个孽畜,一走八年,倒还知道回来!”
白头发老人看着跪在地上的杂毛小道,冷冷地哼着。杂毛小道看见了他,浑身一震,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纳头便拜,只是哭泣,也不说话。从我这个角度看,他背部一抽一抽的,屁股儿颤。过了一会儿,气氛被渲染得悲情,他抬起头来,说爷爷,我之所以被师傅逐出门墙,主要也不是我的原因,这些年我一个人在外面漂泊,不敢归家,也是因为铁齿神算刘的一句话,为了给家人避祸,才至于如此,还请爷爷和父亲大人,谅解我的一片痴心啊……
他哭得伤心,那悲恸简直可以媲美尔康。言语里信息量太大,倒是让我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迷惑不已——这个家伙,倒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他爷爷听到了这句话,脸色数变,看这地上趴着哭泣的大孙子,长叹了一口气。他说那件事情,不管怪不怪你,都已经过去八年了,计较起来,终究是我欠他陶晋鸿的,黄山龙蟒一事,死的是他孙女,但是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这事情是非曲直,只有问那在幽府的小倩了……反正有我在一天,他老陶便不能怎么样萧家。唉,不说了,你奶奶病了很久了,你来得正好,去见见她吧,也没几天了。
杂毛小道浑身一震,抬起头来,问在哪里。
他弟弟立刻领着他往西厢屋走去,他爷爷看着站在门口的我,仔细打量我胸口的槐木牌和眉宇之间,问小友是……?我说我是萧克明在南方的朋友,叫陆左,最近发生了一点儿事情,便一同前来拜访。他颔首,说今天有事,明天再详谈吧,便让那个英俊的男子陪着我去客厅中歇着,其他人都转向了西厢屋。
家人有病,且在弥留之际,我自然不指望他们有闲情招待我,便在这男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客厅中安坐。那男子叫做周林,是杂毛小道的表弟,他陪我坐下,没聊几句,便直接问我,是不是蛊师?
我吃惊,问周林是怎么看出来的?
周林得意地说他自小便熟识玄学五术,特别是其中的“相”,他更是略有心得,只一观,便是八九不离十。我任由他吹,点头,露出一副崇拜的表情。如此聊了大半个小时,我坐了一天车,肚子空落落的,咕咕响得难受,他只当没听见,拉着我说起他的光荣历史,也不多,譬如给某位达官贵人算命,一语中的,然后人家便以礼相待,排场极大,又譬如……他吹得爽利,又想起来问我养的什么蛊?
十一种蛊里头,都会下哪一种?
这么问,我便有些不爽了,这种私人的东西,哪里适合与这种见过一次面的人,交流沟通?我只是推脱,他也不细问,微笑着,又讲了些其他,说他这大表哥,倒是有八年没见了,样子变得可真大。我问他为什么要离开家里,一直不肯归?他摇头说不知道,这里面必是有些缘由,但具体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我发现杂毛小道家里的人,别人不说,这个周林倒是和他一脉相传,嘴皮子厉害得很。
这时前面有人叫他,他答应了一声,然后跟我说离开一会儿,便走了。
没人看着我,我闲着无事,打量起杂毛小道家里的客厅来,这是一个老派些的家庭,屋里面的家具装饰,让我有一种穿越民国的感觉。正看着,从屋外面飞来一只鸟儿,黄绿色的羽毛鲜艳,虎纹,金刚喙,翅膀一展几十公分,肥母鸡一样。它飞一圈,停在了茶几上,眼睛呈浅黄色,中间是黑的,炯炯有神地看着我。
它瞪我,我就看它,咕咕……我奇怪,说这谁的鸟儿,也不搞个笼子关着?
接着发生了一件让我菊花立刻一紧的事情——它说话了。
我一下子就懵了——这辈子我除了看好莱坞电影的时候,看见过动物说话,再也想不到这世界上居然还真实存在着能够开口的动物——虽然,这个肥母鸡一样的家伙,就是个鹦鹉。它是这样说的:“我不叫鸟儿,请叫我大人,虎皮猫大人,小子!”看着这花头花脸的肥鹦鹉,一本正经地跟我讲话,我好久才缓过神来,便问虎皮猫大人,你是谁的鸟儿?——我也是开玩笑,谁指望一只靠“条件反射”说几句话的鸟儿,能够跟你玩对答游戏?
没曾想,它居然开口说道:“小子,我他妈的谁的鸟儿都不是,我就是我,虎皮猫大人!”
这会儿我终于明白了,这个肥母鸡原来真的能够听懂人言,可以说话。我仔细观察,发现它就是个虎皮鹦鹉,所谓猫大人,不知道出典何处,是何缘故。我惊讶过后,回过神来,便耐着心跟它聊天,它也健谈,不断地聒噪,讲完自己有多么英明神武、神骏非凡之后,开始对我盘根问底,不时地嗅我,说我身上有股阴神的味道。
它这问法,跟周林一个鸟样。
我问虎皮猫大人,你也懂阴神阳神?
它傲然地昂起头,问我知道它是谁不?我摇头表示毫不知晓,它又问我幽府是什么知道不?我说我懂一点儿。它飞过我头上,扑腾着翅膀,说懂一点儿,就懂一点儿?爷去过那里!
说完这话,它便飞了出去。
我心中震撼,不常听杂毛小道说起自己家的事情,但是他说要让朵朵出现,最好还是找他家人问问。他是个半吊子我已然知晓,本来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然而此番一看,心中震惊莫名——我眼拙,对他这些家人倒是看不出个好赖来,但是,就光这个黄绿色肥鹦鹉的一番话语,便足以把我给镇住!
听说过“走阴”的人,但是却没听说过“走阴”的鸟儿。
况且,走阴的人大都只去过一个叫做“房子”的地方,仅仅只是幽府的交界;而这鸟儿,居然还去过幽府——什么是幽府?那可是鬼魂们去的世界,活人去了,难有几个能够回来,能回来的,那都是非常厉害的角色,比如耶稣。所谓鬼,便是有的人死了眷恋尘世不走,不肯去幽府,于是灵魂便成了鬼。
这肥母鸡一般的鸟儿,果真是厉害,难怪能够口吐人言。
我诚惶诚恐地坐了一会儿,也不清楚杂毛小道是怎么跟家人叙旧的,或者商议些什么,只是觉得肚子咕嘟咕嘟地叫唤着。这时进来了一个软妹子,长相清秀,她过来问我,陆左,去吃点夜宵吧?我顿时泪流满面,站起身来跟着她出去。来到厨房,我坐在饭桌前,她弄了一会儿,端了一碗茶泡饭、一小碟肴肉到我前面,笑着说来得太晚,没时间,刚刚听他大哥说我还没有吃饭,于是就草草弄了一些,不要嫌弃。
我也是饿了,哪里会计较这些,先是感谢一番,便拿起筷子吃。这夜宵倒也清淡,不过合胃口,吃得舒服。她自我介绍,说是杂毛小道的小妹,今年十八岁,叫萧克霞。我们聊了一会儿,知道了杂毛小道家中人口也多,有两个叔叔一个大伯,还有两个姑姑,一个嫁了人,一个入山修行,有个二爷爷,早年间死了。她对杂毛小道的现在也很好奇,问东问西,我尽拣一些漂亮话说,不敢揭他的丑。
吃完饭,意犹未尽,可惜没了。萧克霞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让我歇息。
第二天清早,我被院子里的动静吵醒了,推窗看,只见好几个人在做早课,有五禽戏的,有吐纳的,也有跳禹步的,里面我认识杂毛小道的大表弟周林,正盘腿坐在一侧,对着一斗米念咒。门被推开,杂毛小道出现,他让我跟他走,去见见他爷爷和父亲。
我跟着他,来到一个堂屋,只见他爷爷、他父亲还有一个叔伯辈的男人(后经介绍是他三叔)都在,一一见礼之后坐了下来。
高人汇聚,我也不隐瞒,把我的情况,跟他们仔细讲来。
同地翻天的老太爷一样,老萧他爷爷也是要看现在的朵朵,才好决断。我讲明我的担忧,他说无妨,他自有办法。于是把门窗关上,在房间的四角都点燃檀香,插在米碗之上,我将心神沉入槐木牌中,念起了解封咒来。

内容简介
故事中的主人公,是苗族的一个普通青年,因为身为苗寨神婆的外婆去世前不知原因地给他下了一种致命的蛊毒,而开始了一段不同寻常的自救之旅。于是他,开始接触到神秘的世界,结交到一些特别的、能力高强的朋友,也开始从普通人逐渐蜕变、成长,成为了一位来自苗疆的蛊师。而这一切,也只是为了引导他一步一步发现,故事传说中已经消失的夜郎国、夜郎人那不可告人的秘密和野心。作品主题从自救到救世,充满了正能量。

小说充满了神奇的历险经历和民间传说。从佛教、道教的鬼神,少数民族的巫蛊、到东南亚的降头术、香港泰国等地的古曼童(小鬼)无不涉猎。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