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厦门.pdf

老家厦门.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老家厦门》由颜建国、庄维明所著,以厦门几家名门望族之间的爱恨情仇、商场争斗、悲欢离合,反映清末民初至改革开放、21世纪初这段时间厦门的沧桑变化,始终着眼于《台湾府志》“台湾与厦门如鸟的两翼,厦即台,台即厦”这句话,且贯穿全书,诠释了两岸情浓于血、血浓于水的深厚情缘。

作者简介
庄维明,厦门市人,上海复旦大学经济系毕业。高级经济师、作家、记者。现任厦门市通俗文艺研究会副会长、厦门市经济师协会副秘书长。已正式出版的文学作品:

《巨流》(鹭江出版社,长篇小说)、《天成山故事》(花城出版社,长篇章回小说)、《谢雪红》(根据张克辉《啊!谢雪红》改编,电影剧本)、《琵琶记》(含《赵氏孤儿》。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中外传世名剧·中国卷》,戏剧改长篇章回小说)、《庄维明中长篇小说集》(中国文联出版社)、《湖风起飞》(中国文联出版社,散文集)。颜建国,湖南人。转业军人,驰骋商海二十余年,从事文化产业研究十余年。专注于视觉文化产业、资源整合与金融资本对接等方面研究。现任国家创推委文化发展委员会执行主任、中国文化战略系统工程研究院院长、央视军事频道栏目艺术总监、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常务副主席、中国大旗文化产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出版专著:《没有不可能》(解放军出版社)、(大旗五千年)(香港天马出版社)、《绿色原子弹》(人民日报出版社)、《音乐文化产业与执政效能》(人民日报出版社)、策划、投资的影视作品:《老家厦门》、《东方》等。

目录
引子
第一部 风雨如磐下鹭江
第二部 如烟往事话沧桑
第三部 隔山隔水难隔情
第四部 山海空蒙霞蔚天
后记一
后记二

序言
清末,首任台湾巡抚刘铭传招募闽南垦丁赴台开垦土地。泉州市晋江县人叶朝根应征赴台,承包专供大米给驻台官兵的恒裕米业,因此发家,遂携眷来厦门,购置“金山号”、“银远号”两艘五百吨级火轮,做贸易生意,大有斩获。后在厦门沙坡尾买地,建豪宅叶家花园。
叶朝根年迈多病,急要其长孙、在漳州守店铺的叶乃盛来厦门见最后一面。叶乃盛携已有三个月身孕的妻子江秀卿乘坐“金山号”来厦门。船到海澄时,叶乃盛救起遭海盗抢劫并被推落水中的张果保,定下娃娃亲。叶朝根弥留之际,把一只田黄石印章交给江秀卿以作为他对未来重孙的见面礼。田黄石印章是当年刘铭传为纪念成功凿通台北至基隆铁路的狮球岭山洞而赠给叶朝根的。
叶朝根嫌他的大儿子叶振元挥霍家财,不能守业,立遗嘱由长孙叶乃盛接替执掌叶家生意,由叶雅云、叶雅芳两个女儿任监事,监督进出账目。叶振元大受刺激,不久死去。叶乃盛妻子顺产一男婴,取名叶茂南,张果保妻子顺产一女婴,取名张文婉。两婴弥月之日,两家共同举办宴席庆贺,并互赠一只小金锁为信物。此后叶、张两家过从甚密。叶茂南长大后,不喜欢张文婉,便把小金锁交给他的奶妈吴妈带入叶府、大自己一个月的儿子吴清和代为保管。叶家生意经叶乃盛打理,大有起色。叶乃盛在溪岸桥仔头买地盖新宅,并把母亲杨锦霞从漳州接到厦门来同住。
叶朝根当年在台湾时把二儿子叶振明过继给一户颜姓人家。叶振明后来从台湾移居香港做生意。叶乃盛、江秀卿夫妇俩见叶振明夫妇俩膝下无子,就把叶茂南过继给他们做财产继承人。
叶振明带叶茂南回香港办财产继承公证手续,又替他在美国著名的弗吉尼亚大学工商管理系中国班报名,送他出国留学。那时正是日寇侵华时期,中国大片土地沦落敌手。叶茂南大学毕业,带着大学同班女同学薛涵秋从香港转道来厦门,两人私订终身。叶家闻讯赶紧安排张文婉嫁过来。薛涵秋一气之下离开叶家。叶茂南与吴清和到码头追赶薛涵秋,却不见踪影,只在码头捡到叶茂南送给薛涵秋的一只珠绣手提包。叶茂南误以为薛涵秋已跳海轻生。叶茂南始终不能忘怀薛涵秋,不肯与张文婉做真夫妻。当时厦门日伪筹办劝业银行,硬要叶茂南出任要职,叶茂南不肯答应,被侵华日军厦门军区副司令琢本太郎派人抓走。张文婉把那只田黄石印章交张果保送给琢本太郎,请求放人。丈夫不在身边时,张文婉和昊清和好上了。一天夜里他们的奸情被夜归的叶乃盛撞破,正闹得不可开交时,叶茂南回家来,当众说出了真相。张文婉随着吴妈、吴清和离开叶家到南太武去。为防日寇上门寻衅,叶茂南只身到内地暂避。
叶茂南在南靖县和溪中学谋得一教职。搭车出行时,在奎洋被土匪喽哆劫持上了仙公山,不意在山头邂逅薛涵秋。原来那天夜里薛涵秋离开叶家出走后,在码头搭上一艘小火轮,临上船时她的那只珠绣手提包掉落在码头上。薛涵秋连同那艘船的父子船工被海盗李茂七所擒,李茂七垂涎薛涵秋美色。这一天正是李茂七要娶薛涵秋为压寨夫人的吉日,不意与叶茂南相会。
叶茂南和薛涵秋相拥大恸。早有喽啰去报告李茂七,李茂七提枪赶来。危急时刻,薛涵秋催叶茂南快跑。叶茂南跳入九龙江支流船场溪,薛涵秋开枪自尽,掩护叶茂南脱险。叶茂南在溪中漂流了一天一夜至靖城,被宣传抗日救亡的厦门青年战时服务团团员救起,随团溯江北上活动。后该团被国民党强行在沙县集训。国民党师长韩文英杀害分团团长范常铭等人,强行解散该团。叶茂南到龙岩县适中中学任教。
厦门沦陷后,叶乃盛带领二太嬷金枝、母亲杨锦霞、妻子江秀卿和女儿叶茂茜去有“万国租界”之称的鼓浪屿避难。叶茂茜到救世医院当护士,多次掩护抗日志士躲过日本人的魔爪。张果保开钱庄、典当行,大发国难财。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叶乃盛带领家人返回厦门桥仔头叶宅。不久叶茂南也由内地回来了。劫后余生,一家人相聚,悲喜交集。叶茂南被香港招商局聘任为厦门分局副总经理。国民党厦门市党部头头带领两个宪兵到公司,宣布要征用船只,遭叶茂南斥责,叶茂南因此被抓。有关消息在香港报纸披露后惊动海内外。国民党只好放人。《晨光日报》女记者陈兮雯奉命采访叶茂南,两人坠入爱河,结为连理。新婚之夜,叶茂南对陈兮雯说起他与薛涵秋那段恋爱史,并把那只珠绣手提包作为信物送给陈兮雯。
叶茂茜考入厦门大学,积极参加解放战争时期“第二条战线”斗争,认识了学运带头人许国峰。厦门大中学校中共地下党党员、团员五百多人分批到安溪、永春、南安、同安一带开展游击战争,建立红色政权。叶茂茜没有去,但始终牵挂着许国峰。叶茂南到香港参加香港招商局“海辽号”起义,随船到了大连,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1949年厦门解放。当年去安溪一带打游击的厦门大中学校师生参加支前工作,随解放军返回厦门。叶茂茜见到他们,才知道许国峰已经牺牲在南安诗山,她悲痛不已。厦门成立一家国营外贸公司,叶茂南出任副总经理。
.1957年反右斗争中,叶茂南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监督劳动。1966年“十年动乱”开始,叶茂南被当成“牛鬼蛇神”揪出来批斗。
在厦门师范学校任教师的叶茂茜,经人介绍与时任厦门杏林工业区主任的刘宏业结婚。“十年动乱”中刘宏业受到冲击。叶茂南、陈兮雯带着二儿子叶诗斌移居香港,他们已满十六岁的大儿子叶诗贤留在大陆,后上山下乡去永定西溪农场当茶工。
叶茂南到香港后,接替叶振明任投资公司董事长。到新加坡振明酒店检查工作,发现酒店总裁、日本人浅野三郎采用釜底抽薪的办法,把大笔黄金抽出去买日本股票,公司已是一个空壳。振明酒店清盘。叶振明逝世。叶茂南无家产可接,只好带着妻子到台北艋舺暂住。与退伍老兵合办一家茶业商行,从香港购置厦门“海堤牌”茶叶来台湾经销,却被以“资匪”、“通匪”查处,没收了全部茶叶,叶茂南备受打击。
叶振明当年过继过去的那家姓颜的商人在苗栗购置林地,因修铁路,叶茂南获得三亿多新台币的补偿金。叶茂南拿出两亿多元注册一家化纤公司,又“牛刀小试”到新加坡注册一家公司,到正在建设经济特区的厦门湖里注册一家硅橡胶电子元器件公司,且派叶诗斌去打理,并搬家到台南置屋安居。
1985年、1990年,叶茂南、陈兮雯两次回厦门小住。两人与刘宏业、叶茂茜亲人相见,悲喜交集。两人同时也会见了吴清和、张文婉。叶诗贤因去省城开会,父子俩没能见到面。
自厦门返台南后,叶茂南便积极地开展到厦门海沧台商投资区投资的前期工作。2000年元旦回厦门参加他在海沧投资兴办的恒裕化工项目开工典礼和恒裕茶业奠基仪式。这时叶茂南、陈兮雯才见到离别已三十多年的大儿子叶诗贤。叶茂南对未来充满憧憬,相信总有一天海峡两岸会和平统一。

后记
从事文化产业研究多年,一直有一个梦想,能够通过自己的精心系统策划,把中华大地每一座山、每一片水、每一棵树都做成影视,向全世界强势传播,让所有看到的人都从内心深处,深深热爱中国文化,迷恋中国文化,保卫中国文化。无论他的国籍如何,无论他的信仰怎样,无论他的民族是什么,都自觉地成为中国文化的宣传员——就像现在许多人对美国那样。
说起美国,许多人认为美国文化因为优秀才传播天下,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标准。这当然有其道理。可是这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美国不是因为优秀才传播,而是因为传播才优秀。而美国文化的传播多半与一个名叫好莱坞的小镇有关。它本来是洛杉矶一个小镇,由于一位导演的入住,逐渐成为电影工业生产重镇,并以其花样百出的作品,打败了法国电影、瑞典电影、德国电影、英国电影,成为世界电影翘楚,给人类带来革命性的影响。与此同时美国也逐渐从一个西方世界的小弟弟一举成为世界超级大国。正所谓视觉影响历史,抓住眼球就是抓住地球。美国人的眼球艺术学、眼球经济学、眼球心理学、眼球军事学和眼球政治学,实在出神入化,值得我们学习。国内有一个错误,就是学习美国从小处着眼,仅仅学习其技巧,学习其追求票房的花招,却不能从大处养眼,学习其全方位、立体化传播。而有关方面也不能高屋建瓴地对好莱坞有一个深刻的认识。这就导致中国影视产业低素质、低标准、低票房、低收益的恶性循环。而另一方面,中国市场却为美国影视、日本影视、韩国影视贡献着巨大的票房。
这一切都时刻刺痛着我的心,要想改变这一现状,不应该是喊口号,建影视城,到处圈钱,而是要进行系统规划,出大作品,出精品。把中国的历史文化、地域文化和人文文化再现出来,传播出去,影响世界人民,影响人类历史。
自然而然,我想到了福建,实现我的这一梦想,一切从福建入手最好。因为福建从宋朝就是开放前沿,经由福建,多少中国瓷器、丝绸和茶叶通过海洋,运到世界各地,引得多少贵族疯狂!而郑和下西洋,郑成功收复台湾,林则徐虎门销烟……多少与福建和福建人有关的历史,都激励了国人的爱国主义热情。下南洋更是用中国人的血泪,把中国文化、中国饮食、中国生活方式带到了世界各地。这一切可歌可泣的历史,应该通过艺术特别是视觉文化艺术,表现出来,让后人纪念,让世人瞩目。
于是我策划了一批与福建有关的影视,《老家厦门》是其中之一。由于时间学养原因,《老家厦门》剧本只创作出了第一部,后面的发展延续,只是停留在大纲阶段,未及展开。幸亏海峡文艺出版社的领导、编辑们多方联系,才找到了庄雏明先生。
庄先生是厦门本土作家,有多部描写福建的作品行世,是改编、续写《老家厦门》的恰当人选。通过他的艰辛劳动,《老家厦门》的历史跨度由原来剧本中的几十年,变成了一百多年。这一点尤其值得肯定。大时代应该有大作品,西方都有“长河小说”,如巴尔扎克、左拉、福克纳、马尔克斯等等,他们的作品都非常大气。而这类作品在中国却非常少。因为值得写的东西太多,线索太纷乱,因为历史包袱太沉重。另一个原因是近三十年来人们一切向钱看,导致文化短视。所以中国文学不是个人恩怨,就是小情小调。有一个寓言,说几个民工在盖房子。有人问他们在干吗,第一个说他在混饭,第二个说他在盖房子,第三个说他在建设城市。多年后,第一个民工无饭可混,沦为乞丐;第二个民工仍然在盖房子,只不过成了包工头。第三个民工却成了市长。心态如何,眼界如何,建树便如何。庄维明显然是有良好心态和高度眼界的,是可能沉下来搞“长河小说”的人选。这令我欣慰和感谢!
其次我要感谢福建省新闻出版局李闽榕书记对《老家厦门》这个项目的指导与支持。还要感谢更多参与讨论、批评的朋友们,我爱你们,没有你们的支持,也不会有《老家厦门》的今天。
颜建国
2013年5月7日于北京金融街

文摘
二十一岁生日刚过的叶乃盛从清晨鸡鸣头遍起,已是第三次跑到他家漳州叶园的天台上去向九龙江北溪江面眺望了。可是跟前两次一个样,他还是没有看到从厦门前来接他的自家那艘五百吨级的铁壳小火轮“金山号”的影子。九龙江是福建省仅次于闽江的第二大江。它由大大小小几十条小溪汇流组成,分北溪、西溪两大溪,漳州市正处于两溪之间,两溪在龙海县汇成九龙江,顺流而下,在海澄县与从厦门港海门逆流而上的海水相交汇,沿着厦门本岛外的一条咸、淡水交杂的“鹭江道”直奔厦门港,汇人台湾海峡。秋天是“多事之秋”,在闽南地区的厦门、漳州、泉州这样的沿海地带更是如此。每年从仲秋的农历八月开始,直至十月底的三个月时间里,从菲律宾海上刮过来的台风,总是一个接着一个来光临这一片土地。风过之后,紧接着便是暴雨袭来,天空就像是一个漏了底的大铁桶似的不停地落下雨来。最后,自然便是山洪暴发,洪水把成片成片的田园、坡地变成了泽国,到处白茫茫一片。
叶乃盛急着要去厦门是因为他的祖父叶朝根病重。早三天叶乃盛就曾下决心干脆过江东桥走早路,从上房过角美、海沧去厦门,可是偏偏他父亲叶振元派人捎话来,要叶乃盛的妻子江秀卿一定也要跟着去厦门。唉!老父亲哪里知道,秀卿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怎经得起旅途劳顿呢?万一有个闪失,那可不是玩的!叶乃盛靠着墙根,无助地仰头又看一眼灰蒙蒙的天空,狠狠地咬了一下牙根,嘟囔:“这鬼天气!”正当他想换一句更解恨的话骂天时,他母亲杨锦霞在楼下大厅喊了起来:“阿盛,‘金山号’来接你了!”叶乃盛一听,一蹦老高,赶快从天台“咚咚”跑了下来,冲出大厅往九龙江北溪江面上眺望。果然。在那波涛汹涌的浩瀚的九龙江北溪江面上,一艘“嘟嘟”作响的小火轮正劈波斩浪向这边驶来呢!叶乃盛喜形于色,扭头便冲上二楼左角自己那间喜气尚存的新房里,走近红木大床前,轻轻地摇了摇一位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正在假寐的女人,悄声道:“秀卿,快起来,船来了!”
江秀卿闻声后睁开了双眼,急急忙忙下了床,开了大木床对面那个长木柜,从柜中拿出了他们夫妻俩的几身秋装,顺手抖开一条黑白格子相间的包布,把它平铺在床上,再把那些衣服放了上去,打成一个包袱,让叶乃盛搭在肩上,然后提了靠在门边的一把油布雨伞,跟着丈夫下楼来,走过她婆婆吃斋念佛的佛像前,特地拜了三拜才走。
“嘟嘟………‘金山号”欢快地鸣叫着汽笛,叶家小伙计张旺,一个年龄约莫二十岁的大小伙子,待“金山号”在漳州叶园左边的那成“一”字形的石砌海岸墙根靠稳后,从船上跳上岸,向站在大门口的杨锦霞深深作了一个揖,开口说道:“太太!老爷让我来接少爷、少奶奶去厦门。”
“好啊!”杨锦霞爽朗地答道,转过身来叮嘱叶乃盛,“路上照顾好秀卿,别有什么闪失!”停了一会儿,她才接着说道,“这一次去了,你们就不必再回漳州来,在厦门跟你父亲好好学做生意,不用惦记我啊!我一个老太婆,无疾无灾的,吃得下,睡得香,又有雪绸丫鬟做伴,生意有老洪打理,你们不用操心。”停了好一会儿,她哽咽了一下才又说道,“代我向你老爸那死鬼叶振元问一声好!”
叶乃盛受感染,双眼润湿,点了点头说:“知道了!”说完话,他接过江秀卿手中的那把油布雨伞,把伞撑开,再把包袱横搭在自己的左肩上,搀扶着妻子,小心翼翼地登上了“金山号”的舱舷,走入驾驶室里,在一排双人座上坐了下来。从驾驶室窗口往外望,叶乃盛看到母亲站在家门口正关切地望着他俩,叶乃盛不禁有点心酸,簌簌掉下泪来。
叶家这艘“金山号”虽是一艘货船,货没装满、舱里有空位时也卖票捎带客人。船舱后角有一些长木板、矮木墩,搭起来便是座位。陆续有人买票登船,约莫十五分钟后,张旺对船员嘱咐了一句:“开船吧!”船员起了锚,发动起引擎,“金山号”在雨雾中开动了。
雨小了许多,但是江水却是涨得满满的。浑浊的江面上,不时有从上游冲下来的小木柜、木桶和杉木床板之类的漂浮物顺流而下。“金山号”不时遇到不同向或同向开过来的木壳船,那些木壳船的船头上坐着押货的商家伙计,船舱里装满大袋小袋的货物,食盐、白糖、香菇、大豆什么都有,船后站着一位船员,正吃力地摇着橹,把船推进。
“太爷的病有多严重?为什么这么急,非要在台风天里接我们去厦门呢?”叶乃盛皱皱眉头,向张旺问道。
“太爷看是不行了,他非要见你最后一面不可,你是叶家的长孙啊!”张旺压低着声音说道。
叶乃盛身子一震,惊讶地睁大了双眼,下意识地瞟了坐在他身旁的江秀卿一眼,才对张旺说道:“太爷身体不是一向硬朗吗,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呢?”他在心里算了算,已有一年多未见到太爷了,一年多时间太爷就不行了,太不可思议了!老人真是“风头蜡烛”啊!
张旺又说:“自今年上元节过后,太爷就常常气喘,又总闹肚子,上个月肚子胀得老高老高的。看病的周郎中悄悄告诉老爷,说能拖的话大约就拖到年关脚下;挺不过的话,也就只有十天、半个月光景吧!所以老爷才急着要你们去厦门啊!”
驾驶室的空间实在太小了!船员站在罗盘前把握方向盘,他身后的双人座坐着叶乃盛、江秀卿小两口,张旺便无处容身了,他只好对叶乃盛说了声:“我回舱去,有事叫我!”扭头开了驾驶室的门,走入船舱里去了。
等张旺走了后,江秀卿拉了拉丈夫的衣袖,伏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道:“你妈很惦念着你爸呢!你跟你爸多久没有见面了?”
叶乃盛也伏在江秀卿的耳边悄悄地说道:“我们原本是跟我爸一起住在厦门的,我妈帮我爸打理恒裕号的生意。后来我爸在外面有人,把那‘狐狸精’带回家里来,我妈跟我爸大吵了一顿,一气之下她便带着我回漳州叶园来住。我爸也曾回来几次,向我妈赔不是,只是我妈无论如何不肯原谅他。后来我爸只好把漳州这头的店铺生意交给我妈跟我打理,他自己逢年过节才回来一趟看望我们。我跟你成亲那天,他是专程从厦门回来主婚的呢!”,
江秀卿噘了噘嘴,佯嗔地瞟了丈夫一眼说:“你怎么从来不对我说这些话呢?你们一家三人都不对我说实话,倒装得像,哼!”
叶乃盛还是伏在江秀卿耳边悄悄地说道:“不就是怕你不乐意吗?你家也是做生意的,亲家门风最重要,要知道我爸在外养‘细姨’,肯定不肯答应这门亲事的,我们不就结不成婚吗?”看到江秀卿噘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他笑了笑又说,“唁!你一生气起来更好看呢!”直勾勾地望着妻子傻笑。
的确,江秀卿是美的,她并非那种英姿飒爽的美,更多的是乡间女子清纯的美。江秀卿是在石码大码头开绸布庄的“卖布河”江阿河的二姑娘,她长得一张白净净的圆脸庞,浓眉大眼,身材婀娜,着一身宽袖口的浅蓝色对襟上衣,穿一条阔裤管黑布裤,脚蹬一双红绣鞋,显得伶俐可爱。
江秀卿皱了皱眉头,看了看丈夫,轻轻地捶了一下他的左肩膀。
“金山号”到了龙海又上来三个人,船舱里的乘客其实并不多,连这三位也不过十一二位吧。这种天气,人称“打狗也不肯出门”,不是火燎眉毛、十万火急的事,谁肯出门去呢?不过生意场上的人就不同了,商场如战场,再大的风雨,硬着头皮你也得出门啊!所以舱里的乘客多是一些生意人。但是若以为是老板本人出门那又错了,做老板的通常是不出门的,多是把需要出门才能办的一些重要事嘱托给账房掌柜,人称“账柜仙”的去代劳。这些人往往身着一袭或蓝或黑的长衫,肩上搭着一只灰布褡裢,褡裢内装着账单和几张银号的本票或者钱庄“水牌”,外加一两件换洗衣衫和一些碎银、铜圆做路上打尖、住店的开销,臂膀里则夹着一把伞,就上路了。还有一条,干“账柜仙”这一行的多为世袭,子承父业。“账柜仙”干了二三十年后,年岁高了,便回乡下去养老了,由他的儿子或世侄来接替他,也做“账柜仙”,所以服侍过几代老板的“账柜仙”家庭大有人在。
P14-17

内容简介
《老家厦门》由颜建国、庄维明所著,本书为长篇小说。《老家厦门》选取了从清末民初至改革开放、21世纪初,中国近现代史上较为重要的几个时期,通过厦门当地望族叶家五代人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描写,折射出在重要的历史时期厦门人民的精神风貌,歌颂了他们面对困难时百折不饶、奋勇前进的精神,是一部很好的反映厦门沧桑变化的长篇巨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