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管理思想史.pdf

西方管理思想史.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西方管理思想史(插图修订第4版):
成功的管理思想史教材 本书是国内研究管理思想史最早的一部力作,集西方数百年管理理论之大成,也是作者近20年西方管理思想史研究及其丰富管理实践的总结。自1999年初版以来,深受广大读者青睐,成为管理学课程教材和管理专业研究生本科生必读书籍,多次再版。
独特的思想史研究视角 本书有三条主线:第一条是时间线,以时间为轴充分体现其历史性;第二条是理论线,以西方管理理论的历史演进过程为轴,充分反映其发展性;第三条是人性线,以管理思想发展进程中人性理论的深化为轴,表达了对管理最优境界的追求,充分反映其突破性。
横跨东西方文化的分析 本书专述中国、日本各具特色与传统西方思想迥异的东方管理思想渊源,一一呈现东西方管理思想的碰撞与交流。作者试图在东西方文化相互沟通的基础上,实现东西方管理理论的兼容与互补。
内容翔实、结构清晰 作者以其深厚的理论功底和扎实的文风,抱着“对管理终极目标不懈追求”的宗旨,将古往今来管理思想融会贯通。在清晰流畅的结构脉络与通俗易懂的遣词造句中,为读者勾勒出一幅管理思想发展的长卷,管理大师们的智慧处处闪现。
版式精美、图文并茂 为提升读者的阅读兴趣,本书采用全新版式,精心挑选百余张图片,涵盖著名管理思想大师、公司实务、历史事件等广泛主题,与正文内容紧密结合,相得益彰。

作者简介
郭咸纲,保加利亚索菲亚大学哲学博士(经济学与政府管理研究方向)、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哲学博士(理论管理学研究方向)。现任菲律宾圣卡洛斯大学管理学博士项目主任,保加利亚索菲亚大学中国经济与政治研究中心学术主任,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北京市特聘教授、世界管理思想史研究中心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郭咸纲教授在管理学领域首次提出“多维博弈人性假设”、“四种内在场力形成七种典型管理模式”、“人+制度+创新”思想模型、“IOS-X实战操作系统模型”、“G当量”管理水平评价系统、自我管理平台实现系统、“管理最优境界理论”、“理论管理学”等管理学前沿理论。其成果已形成10多本学术专著和30多本实战操作系列指导丛书,其中《西方管理思想史》、《G管理模式》成为众多高等院校管理专业教材。

目录
简目1
第四版序 对管理学基本命题和管理学研究的思考 2
第三版序 我对管理终极目标的理解5
导言 管理理论的发展线索和研究方法综述7
目录13

第一篇 早期的管理思想 1

第一章 管理思想的出现 3
1.1 早期社会的管理思想 5
1.2 专制主义和中世纪的管理思想 15
1.3 文艺复兴对管理思想发展的影响 22

第二篇 古典管理理论 27

第二章 古典管理理论的历史背景和准备 29
2.1 资产阶级革命——思想准备 31
2.2 英国工业革命——产业准备 36
2.3 工厂制度的产生——实践准备 39
2.4 古典管理思想的形成——理论准备 43
2.5 科学管理实践的初步尝试 47
2.6 工业革命后管理思想的延伸 52
2.7 科学管理理论产生的时代背景 58
2.8 美国早期的科学管理思想 62

第三章 科学管理理论的形成和发展 71
3.1 泰勒对科学管理所作的探索 73
3.2 科学管理原理 78
3.3 泰勒同时代人对科学管理理论的贡献 87
3.4 科学管理理论的传播 99

第四章 古典组织理论的形成和发展 109
4.1 法约尔的组织管理理论 111
4.2 马克斯•韦伯的行政集权组织理论 121
4.3 古典管理理论的系统化 126

第三篇 行为科学理论的产生和发展 133

第五章 行为科学理论发展的历史背景和准备 135
5.1 行为科学诞生的历史背景 137
5.2 管理思想发展的新方向 141

第六章 行为科学的形成和发展 147
6.1 梅奥与霍桑实验 149
6.2 行为科学的建立 156
6.3 个体行为的研究 160
6.4 群体行为的研究 170
6.5 领导行为的研究 173

第四篇 现代管理理论流派和思潮 181

第七章 现代管理理论的历史背景和准备 183
7.1 现代管理理论产生的历史背景 185
7.2 现代管理理论的产生条件 191

第八章 现代管理理论主要流派和思潮(上) 199
8.1 管理过程学派 201
8.2 社会系统学派 206
8.3 决策理论学派 212
8.4 系统管理学派 218
8.5 数量管理科学学派 229

第九章 现代管理理论主要流派和思潮(下) 237
9.1 权变理论学派 239
9.2 经验主义学派 249
9.3 经理角色学派 259
9.4 计算机管理学派 266

第五篇 当代管理思想的新发展 275

第十章 当代管理思想的历史背景 277
10.1 世界经济的结构性变化 279
10.2 20世纪80年代以后的世界格局 281

第十一章 当代管理思想的新发展 285
11.1 托马斯•彼得斯的管理思想 287
11.2 迈克尔•波特的竞争战略学说 291
11.3 约翰•科特的领导学说 296
11.4 彼得•圣吉的学习型组织理论 300
11.5 戴明与朱兰——质量管理理论双子星座 305
11.6 企业战略和核心能力学说 310
11.7 企业文化理论的形成与发展 323
11.8 企业再造理论的探索与实践 331
11.9 六西格玛理论 337

第六篇 东西方管理思想的互动与融合 347

第十二章 东西方管理思想的内在精神 349
12.1 西方管理思想的内在精神 351
12.2 东方管理思想的渊源(一) 353
12.3 东方管理思想的渊源(二) 360
12.4 东方管理思想对管理理论的影响 375

第十三章 东西方管理思想在日本的实践 383
13.1 日本文化的特质 385
13.2 日本企业管理体系的三大支柱 387
13.3 日本企业的市场战略分析 391
13.4 日本企业管理的技巧和方法 393
13.5 日本企业管理遇到的新难题 397

第七篇 管理思想演变的总趋势 401

第十四章 管理思想演变的总趋势 403
14.1 世界管理发展的新趋势 405
14.2 近年中国管理理论研究综述 409

主要人物索引 412
主要参考文献 416
出版后记 421

序言
第四版序

对管理学基本命题和管理学研究的思考
美丽的爱琴海中,有一个小岛名字叫萨摩斯岛,充满智慧的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就出生于此。与被誉为西方文明“第一个哲学家”称号的泰勒斯(Thales)将世界万物归于水的命题不同的是:毕达哥拉斯认为数的原则就是万物的原则。由此形成了一水之隔的米利都学派和毕达哥拉斯学派。此后的世界文明由此沿着外在的统一和内在的统一两条道路一直走到了今天。这也成了科学研究无法回避的两个基本的也是最高的命题。
经济学研究的出发点是经济人假设。但是,今天的经济人假设使经济学因其研究主体的极度贪婪和无尽欲壑走到尽头。要想解决这一难题,经济学家、管理学家和社会学家们都在做着前所未有的努力,不甘寂寞的政客们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人们普遍认为,在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中,可以通过管理行为达到目标。但是,管理行为是有成本的,于是人的欲望的满足就要受到局限,这样就不得不重新思考和修正人的欲望。这个过程实质上隐含着或者修正人性假设或者修正社会公认的道德准则的两种选择。管理学的基本命题也由此产生。
在管理学的一系列基本命题中,最基本的命题莫过于:管理学的起点是什么?管理学的终点是什么?管理学或者管理学研究的起点又可以分为管理学的历史起点、逻辑起点、理论起点、方法论起点等命题。管理学的终点命题又由“管理有无最优境界”、“管理的最优境界是什么”等命题组成。所有命题又无外乎三大命题的延伸,即管理学的自然哲学命题、经济哲学命题和社会哲学命题。
管理学的自然哲学命题:管理学的人性假设是什么?这是管理学最基本的命题。人性研究古而有之,但是至今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究其因,是源于人性植于人的内心世界中,同时又与人们的行为密不可分。人的内心世界的丰富多彩不亚于自然界,人们可以通过科学工具和仪器窥探自然界的奥妙,然而人的内心世界是很难甚至是无法观测的。这样在研究中就出现了一系列的设想或假设,有些是有科学道理的,有些则完全是一种猜想。在人性假设研究中,性格是有着先天的成分,而善恶则完全是后天社会的杰作。这些因素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就显得复杂而多变,所以,人性假设就成为管理学研究的自然哲学命题。
管理学的经济哲学命题:个人、组织、社会三者的关系是什么?这是一个中间层面的命题,由于其离现实社会最近,于是就成了目前管理学研究的主战场。个人、组织、社会三者之间的关系也是经济学研究的主要领域。生产方式、劳动关系、经济结构和组织方式的变化和演进成为管理学的经济哲学命题的内涵。
管理学的社会哲学命题:管理的道德基础是什么?解决管理困境的方案除了深刻认识人性和充分协调优化个人、组织与社会三者之间的关系,以使其达到和谐之外,还要重建管理的道德基础。管理的道德基础是降低管理成本最有效的途径之一。
我的研究领域跟上述命题紧密相连。其中,第一个领域是西方管理思想史,延伸出来的一个方向是中外管理思想比较研究。在管理思想史和中外管理思想比较研究的基础上,我进入了第二个研究领域:理论管理学。理论管理学是从管理学的公理系统、假设系统和定理体系出发,通过构建管理学的理论框架,形成的管理理论体系,这部分研究成果集中体现在我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和悉尼科技大学留学期间的博士论文《理论管理学:关于管理最优境界的研究与探索》中。人性假设理论应该是理论管理学的核心理论也是前沿理论,我在保加利亚索菲亚大学攻读第三个博士的论文就是《多维博弈人性假设:理论管理学前沿课题研究》。新的人性假设的提出不仅丰富了管理学研究的视野,也丰富了我从人性层面上对整个社会发展变化规律的认识。第三个研究领域是一般管理模式研究,在这个研究领域我形成了近20部著作的研究成果。在此基础上,我将研究延伸到“企业管理模式”和“政府管理模式”中。在企业管理模式研究中,我着重于通过打造企业的自我管理平台来实现企业快速、稳健、持久的发展。这部分是我在美国得克萨斯大学读MBA期间的主要研究领域。在政府管理模式研究中,我致力于政府管理模式比较研究和政府行为经济学研究。政府管理模式比较研究是通过“2+10”的研究计划完成的。“2”主要指以中国与美国政府管理模式比较为主线,以“10”个国家——新加坡、日本、菲律宾、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巴西、埃及的政府管理模式为参照系,通过同源政体比较、非同源政体比较和交叉比较,形成政府管理模式完整的理论体系。这部分工作是我在保加利亚索菲亚大学中国经济与政治研究中心和华中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中心工作的主要研究方向。第四个研究领域是未来的管理模式。在这个研究领域中,我全面分析和论证了影响管理模式演进的未来要素,以及未来的社会形态和生产、生活方式发生变化后管理模式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再造。第五个研究领域是未来社会构想。通过对后资本主义、后社会主义、后马克思主义以及后现代社会形态的研究和探索,试图勾勒出未来社会的图景。这一研究领域与未来的管理模式研究呼应相连,互动融合,是我目前在哈佛大学、牛津大学、索菲亚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菲律宾国立大学等从事研究工作的主要方向。
《西方管理思想史》一书,自1999年9月初版以来,历时20年,仍畅销不衰,现已出至第四版。其间,我在欧美澳的学习、研究与工作经历丰富和完善了我初期对管理思想形成和发展轨迹与理论点演进的认识,对管理思想产生的历史轴线和实践轴线有了更加清晰和深刻的感受。作为《西方管理思想史》的研究学者,除了对基本的管理学命题进行思考之外,还要对该领域的研究对象进行分析。我将管理工作者划分为六种类型:管理学大师、管理学家、管理实践家、管理理论研究与教学工作者、管理培训师、管理理论与实践参与者。在这个金字塔形的结构中,每一名与管理相关的工作者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研究西方管理思想史要有一些较为严格的定义和划分,我们这里所说的“管理学大师”是严格意义上的、在管理学思想历史上有所突破、建立其完整理论体系的思想大师,这与一般意义上自称或者自封的所谓“大师”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从管理思想史的角度,到目前为止,真正能称得起管理学大师的在世界范围内一般不会超过20位。而“管理学家”也是严格意义上在管理学思想和理论上独树一帜、自成体系,普遍为理论和实践所公认的卓越理论家和思想家。同样,从管理思想史的角度,到目前为止,真正能称得起管理学家的一般不会超过200位。而管理实践家,则是在管理实践中,不断探索、创新,形成有独特思想体系和管理模式的实践家。管理思想史研究的特定范畴决定了我们的研究对象是前面三个层次的思想家和实践家。对目前纷繁的理论和实践,我们只能予以关注,只有等待浮躁渐渐远去,历史和智慧的曙光重新普照知识的圣殿,并且荡涤掉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幼稚后,真正沉淀下来的有价值的思想才能进入管理思想史的殿堂。只有睿智的管理思想大师在管理历史长河中形成的一座座思想灯塔,才是人类管理进步的航标,才是人类精神家园的宝贵财富。
是为序。


郭咸纲
2009年2月8日识于保加利亚索菲亚大学

后记
出版后记
管理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始于“科学管理之父”泰勒创立的科学管理理论,算来不过短短百年,而管理作为实践则自有人类社会以来就未曾停歇。随着现代社会、经济与文化的发展和进步,管理理论也逐渐枝繁叶茂,形成流派纷呈的热闹景象。
然而无论外在环境如何变化,管理理论家和实践家们都是在不断地回答“管理的本质是什么”这个问题,回溯管理理论的发展长河,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不尽相同。古典管理理论追求的是效率,泰勒认为管理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提高效率。行为科学理论重视人的需求和行为的研究,他们认为人是管理中关键的关键。现代管理理论中,管理过程学派的信条是管理是一个过程;西蒙的名言“管理就是决策”则道出了决策理论学派的理解;权变学派将管理视为环境变数引发管理变数的一种动态函数关系;以德鲁克为代表的经验主义学派则说,“归根到底,管理是一种实践”。再往后发展,当代管理思想极大丰富了对管理的理解,管理中的战略、价值、文化、变革等内容逐渐成为人们思考的核心。从经济学的角度,管理正是如何获取有限资源、实现合理分配的重要手段。如果我们从我国古代先贤的典籍中去寻找答案,也能得到一些启发。如老子“治大国如烹小鲜”这样一个关于国家管理的十分形象的提法,而孔子在《国语·晋语》中曾经说:“义以生利,利以丰民。”这可以说是管理的目的,而管理的手段在“修己以安人”(《论语·宪问》)中得以充分体现。
虽则管理理念在处于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竞争环境下的人们心目中各有不同,然而我们切莫把它们看成支离破碎的个体。目前学校中对于管理知识的教学,更多的是研习方法——组织行为理论、战略竞争、成本控制、供应链管理,等等,使得学生更多注重于理论与方法本身,而缺少对理论建立背后逻辑的思考。鉴于此,“大学堂”编辑部在两本经管类通识教材——被誉为“经济学教材的革命”的《经济学的思维方式》和“商业第一课”的《认识商业》之后,推出了这本抱以“对管理终极目标不懈追求”宗旨的《西方管理思想史》。这本书将古往今来的管理思想融会贯通,把管理置于经济史、社会史、心理学、政治学以及人类文化之中对其演变进行了讨论。无论是研习管理的教育界人士,还是拥有多年实践经验的企业管理人员,都有必要洞察管理的本质,才能或在理论上推陈出新,或在运用中游刃有余,从而在推动管理这项人类的重要活动中有所作为。
本书作者郭咸纲教授多年从事西方管理思想史的学术研究,在管理学前沿理论方面亦颇有建树。本书不仅是一部致力于系统描述西方管理理论发展演变历程的书,也是作者近20年来研究西方管理思想演变的总结。作者以其深厚的理论功底和扎实的文风,从管理思想最初的萌发到工业革命后兴起的古典管理理论,再到由著名的“霍桑实验”发端而展开对人性的探索的行为科学,进而到在二战后涌现的精彩纷呈百家争鸣的现代管理理论丛林,乃至当代尚指引我们日常管理的前沿理论,如五种竞争力、六西格玛,企业再造,等等,为读者娓娓道来;中国、日本各具特色与传统西方思想迥异的东方管理思想渊源,东西方管理思想的碰撞与交流也被一一呈现。在清晰流畅的结构脉络与通俗易懂的遣词造句中,为读者勾勒了一幅管理思想发展的长卷,管理大师们的智慧处处闪现。
本书自1999年初版以来,深受广大读者青睐,是国内最早研究管理思想史的一本力作,之后作为管理学课程教材和管理类研究生本科生必读书籍两次再版。此次插图第4版为作者全新修订,对全书内容进行了重新梳理,为每一章撰写了章前提要,并在原有知识脉络的基础上,将管理思想史上的重要人物与事件制作为专题栏目放入正文。其中“管理思想家”栏目介绍了管理学领域内公认的大师级人物的经历和主要贡献,可以作为故事阅读;“管理实践”描述了管理思想在实际应用中的成功案例。为提升读者的阅读兴趣,本书采用全新版式,精心挑选百余张图片,涵盖著名学者、公司实务、历史事件等广泛主题,与正文内容紧密结合,相得益彰。另将“思考题”和“阅读互动”放入正文边栏,与每一章节内容相关的参考书目作为“延伸阅读”置于章尾,并提供了内容提要。原书第3版正文中的综述性质图表以及附录里的部分内容,整理后将作为教辅资料,以方便读者学习使用。
管理思想从未脱离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大师们的真知灼见也并非只是灵光乍现,希望通过对本书的阅读,可以使读者察今知古,举一反三,在承接前人宝贵遗产的同时,发展适合今天、适合我们自己国情的管理新理念。
我们将继续编辑出版一系列经济管理类书籍,敬请关注并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欢迎采用本书做教材的老师与本编辑部联系,以便得到我们为您提供的教学资料和相关服务。

服务热线: 133-6631-2326 188-1142-1266
服务信箱:reader@hinabook.com

后浪出版咨询(北京)有限责任公司
2013年9月

文摘
第一章 管理思想的出现

有了人,我们就开始了历史。
——恩格斯

管理,是人类走向文明的伴生物,管理实践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一样悠久。因为没有文字记载,要了解太古时代的人类活动是困难的。研究古代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主要依赖考古学和人类学的研究成果。另外,还可以借助各个民族的发展历史和古代神话传说,追溯久远而又扑朔迷离的人类早期社会的概貌。
人类历史上任何一项重大成就,都凝结着人类智慧的光辉,正是她照耀着人类历史前进,也正是她使人类从粗放式的野蛮社会发展到有组织的文明社会。从人类的产生到有意识的管理行为的出现,应该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次质的飞跃,我们可以把这次飞跃看做是人类战胜自我的过程中的一次直立行走。翻开历史长卷,人类管理思想的演进记录了从远古走过来的脚步。每一步,又仿佛把我们带回到人类初期,为了求得生存而产生的自觉意识。这种自觉意识经过历史的锤炼,经过无数次成功与失败的考验,最终成为指引人类社会前进的灯塔。西方管理理论发展的历史轴线,向我们展示了人类自觉意识发展的过程。
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也反映了生产力发展的历史。人类管理思想的演进始终与人对自然的认识水平、工具的使用水平,以及生产方式的组织水平结合在一起,这三个方面中任何一个方面的巨大进步,都会使管理思想得到重大发展。同时,管理思想的每一次发展,又会极大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使之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之一。

1.1 早期社会的管理思想
人类社会形成以后,在其各种活动中产生了“群体”的概念。这个群体为了共同应付自然界的各种威胁,并考虑到自身生存的挑战,在内部就需要有一位“召集人”,以便共同决定群体中的各项事务。
其中,群体的含义是非常广泛的,它可以理解为后来的家庭、组织、工厂,乃至国家等。它的基本特征是:(1)由个人组成的;(2)有共同的基本目标;(3)内部是有组织的,并且这个组织是为了达到群体目标而客观存在的。
从群体产生到国家的形成,在漫长的人类社会发展历程中,群体作为一种组织形态,解决了一个基本范畴问题,即由一个小的群体的疆界——部落,扩展到极大的疆界——国家。从群体内部的组织结构来看,群体内部的领袖由召集人演变成具有决定权的首领。这种演变我们也可以视为管理职能的一种演化过程。“随着集体联合的规模从家庭演变为国家,组织中的权力就成为一个要解决的问题。”(雷恩:《管理思想的演变》。)

古代埃及的管理思想
埃及人是首先意识到“管理跨度”的实践者。人们从考古中发现,在法老的陪葬品中,奴仆的雕像特别令人感兴趣:“每一个监督者大约管理10名奴仆。”(Flinders Petrie,Social Life in Ancient Egypt,London:Constable,1923,p.21-22.)所以,后来的希伯来人在《圣经》里提出的以10为限的管理思想即源于此。

古巴比伦王国的管理思想
巴比伦重新统一两河流域以后,建立了古巴比伦王国。 国王汉谟拉比建立起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任命各种官吏,管辖着各城市和地区的行政、税收和水利灌溉。国王总揽国家全部司法、行政和军事权力,官吏是贯彻国王政令的工具。为了巩固其统治,汉谟拉比编制了《法典》,作为国家行为的准绳。法典共分为三部分,即引言、法典本文和结语。法典本文共282条,内容涉及财产、借贷、租赁、转让、抵押、遗产、奴隶等各个方面,对各种职业、各个层面上的人员的责、权、利关系给予了明确的规定。

古希腊的管理思想
可以说从古希腊的部落管理体制中,我们看到了“议会制”的某些端倪。“虽然古希腊的记载并没有留下多少关于管理原理方面的见解,但雅典城邦及其议会、人民法庭、执政官的存在本身就表明那时已意识到了管理职能。”(孔茨等:《管理学》,黄洁纲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古希腊的改革家、思想家,最先产生在那些工商业最发达,自由民内部斗争最激烈,而且又是最易接触其他先进文化影响的地方。这些地方生产力开始有了发展,人们为了发展工商业开始一些有组织的生产,从而促进了对自然的进一步认识。其中最出色的有:苏格拉底(Socrates)、色诺芬(Xenophon)、柏拉图(Plato)、亚里士多德(Aristotle)。这些人的思想,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讲,对后人的影响都很大。

古罗马的管理思想
正如詹姆斯·穆尼(James Mooney)所说:“罗马人伟大的真正秘密是他们的组织天才。”他们利用等级原理和委派、授权办法,把罗马城扩展为一个前所未有的、组织效率极高的帝国。

1.2 专制主义和中世纪的管理思想
5世纪末,古罗马帝国在奴隶、贫民和各族被压迫人民的不断起义,以及日耳曼“蛮族”入侵的联合打击下灭亡了。欧洲的社会发展从此进入了封建主义的新时代。它延续了约一千年,历史上通常称这一时期为“中世纪”。由于受封建制度的束缚,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创造的巨大生产力相比,这段时期的经济发展相对来说是比较缓慢的,因此,意大利学者彼特拉克(Francesco Petrarca)称其为“黑暗时代”。但是,历史的发展是不会停止的,这段时期生产力还是有了一些发展,生产工具也有一些改进,人们对自然的认识尽管受到中世纪教会思想的禁锢,但对自然的观察却越来越精确。所以,这段时期管理思想的发展也绝不是“历史真空”。诚然,中世纪在管理思想史长河中,没有多少书面材料可以借鉴,然而,城市的兴起、贸易的发展和威尼斯造船厂的管理实践都极大地丰富了古典管理思想,也涌现了一大批像阿奎那(Thomas Aquinas)、马基雅维利(Niccolò Machiavilli)和莫尔(Thomas More)为代表的管理思想家。从管理思想的继承性来看,它既有自己在这一时期对管理的理解和认识,又有自己丰富的管理实践。

1.3 文艺复兴对管理思想发展的影响
文艺复兴运动的一个伟大成果是哥白尼发表了《天体运行论》(De Revolutionibus Orbium Coelestium),它标志着近代科学的诞生。哥白尼不仅推翻了中世纪流行的托勒密的地球中心说,开创了太阳中心说的天文学时代,而且在方法论上对唯心主义的经院哲学进行了强有力的批判。经院哲学反对人们研究自然,鼓吹盲目的信仰和顺从推论与论证,抹杀实践和经验的作用。而哥白尼提出要睁开眼睛,面对现实,概念要符合实体,要透过现象把握事物本质的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内容。哥白尼的“日心说”为近代科学打开了大门,后来经过布鲁诺、开普勒、伽利略,最后到牛顿,终于建立了近代科学理论体系,从而使科学技术成为推动历史前进的发动机。哥白尼的学说所代表的近代科学革命对管理思想发展的影响,是与科学本身的发展对管理思想发展的影响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类的发展历史已经证明,推动经济发展有两个轮子:一是科技,二是管理,而且这两个轮子是相互依存、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管理思想的发展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同时也是和生产关系的进步紧密相连的。纵观管理思想的发展,我们发现管理思想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和当时人类对自然的认识水平、当时的生产工具(科技)的先进程度、当时生产的组织方式以及当时的文化背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或者说是由这些要素决定着那个时代的管理思想水平。文艺复兴这一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对上面这些要素的进一步发展与完善起着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它对资本主义精神的建立,对资产阶级革命以及工业革命的爆发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所以说文艺复兴运动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转折点。



第二章 古典管理理论的历史背景和准备

工业革命的实质是用竞争取代以前控制和决定着财富的生产和分配的中世纪的规则。因此,它不仅是英国历史最重要的事实之一,而且,欧洲两大思想体系——经济科学以及与之相对应的社会主义——的产生和发展也都归功于它。
——阿诺德·汤因比(Arnold Toynbee)

迄今为止,整个人类的管理思想发展史,可以划分为三大阶段,即早期管理思想阶段、古典管理思想阶段和现代管理思想阶段。早期管理思想阶段,基本上是以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为主的管理思想,是辅佐君王以获取个人政治上的统治地位,并以此取得统治者恩宠为主要目的的一种管理思想。当然,其中也包含实现个人政治抱负的期望。而古典管理思想,是以工业化大生产为主要背景,以市场经济中组织协调发展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管理思想。它的主要特征是,使企业在市场的时空中获得生存和发展,最终以组织为整体,以企业的利润最大化作为管理的最基本的指导思想。早期管理思想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关系的转变,逐步退为次要地位,而古典管理思想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市场经济主体地位的逐步建立,不断迸发出丰富多彩的思想火花,有力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推动经济不断走向新的境界。
到了文艺复兴时期,由于社会的变革和资产阶级的兴起,西方社会逐渐从封建社会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追求利润是资产阶级的天性,为了探询西方管理思想的渊源,我们应该从资本主义精神和资产阶级革命开始,而这两个方面都来源于文艺复兴。更具体地说,资本主义精神来源于文艺复兴宝贵的精神财富,资产阶级革命的思想武器来源于文艺复兴宝贵的思想财富。可以说,文艺复兴是古典管理思想的源头。

2.1 资产阶级革命——思想准备
封建社会的生产关系已经无法适应资本主义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需要,在这种矛盾的冲突中,资产阶级必须拿起自己的思想武器,找到向封建势力进攻的突破口,进而建立资产阶级政权。这个思想武器的来源就是资本主义精神的建立。

资本主义精神的建立
资本主义精神产生的先决条件是:人,必须要从奴性走向自由。最先强调人文主义,反对中世纪的禁欲主义和宗教观,歌颂世俗,标榜理性以取代神祇时代是文艺复兴时期。文艺复兴运动推动了科学、文学和艺术的普遍发展。由于当时欧洲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产生,在思想文化上也必然开始反映新兴资产阶级的要求:即摆脱教会对人们思想的束缚,提倡个性解放,反对神权,提倡人权,争取政治和经济的自由。同时,在自然科学上,哥白尼的日心说、哥伦布和麦哲伦在地理上的伟大发现、伽利略在数学物理上的发现和发明,使人们对宇宙有了新的认识。这一系列的发明和发现成为牛顿经典力学体系建立的基础,为工业革命后的科技发展提供了条件。特别是“这一时期,由于新航线的开辟,商业革命的兴起,因而使正在崩溃的封建主义社会内部的革命因素迅速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编译,24页,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这一发展直接促成了作为资本主义精神来源的三大伦理的产生。

新教伦理
由德国的马丁·路德发起的宗教改革运动,实际上是一场思想解放运动,震撼了全世界。他提出了“天职”的概念,即每个人在世上完成了他所处地位的任务,他就尽了天职。其后加尔文在瑞士又对宗教进行改革,他比路德更激进,提出了“上帝选民”的概念,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新的宗教伦理,认为上帝把人分为“弃民”和“选民”,“弃民”注定要被上帝抛弃,而“选民”注定要得到上帝的拯救。人在现实的世上生活,每个人都在履行上帝所分配的“天职”,在生活中的成功和失败,就是“选民”和“弃民”的标志。人并不知道自己是弃民还是选民,因而每个人都应相信自己是上帝的选民,要有勇气面对自己的苦难,努力争取自己的成功,以证明自己是上帝的选民而不是弃民。这样就把上帝和尘世间的活动联系起来了,使人们在现实生活和奋斗中找到了精神支柱。这种新教认为上帝将救助自助者,他们提倡积极的人生观,只有积极地工作才是善良的人生目标,“自助者天助”。这在实际生活中形成了许多必然推论:(1)浪费时间是万恶之源,因为浪费掉的时光都是你为上帝争光效力的机会;(2)乐于从事工作,不劳者不得食;(3)劳动分工和专业化,是神的意志,因为这样做使技术得到更高的发展,使生产质量和数量都能提高,因而符合所有人的利益;(4)消费超过基本的需求就是浪费,因而是有罪的。人们应该自我引导、自我克制的生活,从而使他们的内心世界不断的恢复平静。上帝渴望人们获得利润,这是神的恩典的表示,而浪费和减少利润,或者放弃一项有利可图的事业都是违背上帝的意志的,只要人们不追求奢侈的生活,就会在劳动中创造出剩余,即利润。创造的财富除了满足人们的基本需要外,剩余部分或投资到新的事业中去,或用来改造现有的生产。这就是马克斯·韦伯称之为由“新教伦理”而开创的资本主义精神。(韦伯:《韦伯作品集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康乐、简惠美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个人自由伦理
人的个性解放,是资本主义精神的首要条件。中世纪即文艺复兴之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反映出的是奴性和个性,不论从理论上还是在现实中,都要求少数人统治多数人,讲究的是服从,不服从就会被镇压。其中最典型的是马基雅维利在1513年写的《君主论》一书,他提出“不管什么人,只要他渴望创造一个国家并为他制定法律,他首先必须设想所有的人都是坏人,而且一有机会,他们就要表现出其罪恶的本性。”因此,“统治者必须是一只能识别陷阱的狐狸,同时又必须是一头能使豺狼惊骇的狮子。”(马基雅维利:《君主论》,97页。)在这种状态下人们只有服从。而在需要获取成就和对个人世俗努力应给予报偿的前提下,其现实政治制度必须有助于实现个人的自由,这就出现了无法回避的矛盾。
工业革命的爆发是人们在三种伦理观的综合作用下获得精神方面的突破后,进而在科技上不断获得突破的结果。概括起来说,资本主义工业文明新时代的到来,是由于新教伦理对教会中央集权的挑战,要求获得精神上的解放;个人自由伦理在反对铁板一样的政府形式的斗争中获得政治上的解放;市场伦理在反对重商主义思潮中获得经济上的解放,再加上科技这个加速器的助跑,使四种力量相互作用、相互配合,从而促进了生产力的大发展和生产关系的大进步。可以说,如果没有人的精神上的解放、政治上的宽松、经济上的自由和科技上的进步,就不会有工业文明新时代的到来,也就不会有现代管理思想的出现。

资产阶级革命为社会变迁做准备
资本主义的建立,首先,解决了封建生产关系和先进生产力之间的矛盾问题,为生产力的发展铺平了道路,这主要反映在工业革命的爆发上。其次,解决了由封建专制向民主制度过渡的问题。在资产阶级革命的过程中,法国的启蒙运动对资产阶级革命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其中最为著名的人物有伏尔泰(Voltaire)、孟德斯鸠(Charles de Montesquieu)、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和狄德罗(Denis Diderot)。

2.2 英国工业革命——产业准备
进入18世纪后,由于重商主义的推动,商业贸易成为英国的主要经济活动,国家与民众的主要经济收入亦来自商业贸易。工业进步和贸易发展彼此联系在一起,它们相互影响、相互促进。工业的发展迫使人们不得不去寻找新的市场,从而促进了商业贸易的发展,有时则由于商业市场的扩大促进了工业企业的产生。18世纪的英国,推动工业革命的真正动力是商业贸易。由于技术进步的缓慢和交通的困难,生产必然受到已有市场需要的限制,工业如果不能顺应当时商业活动的潮流,其进步就几乎没有可能,也就不会发生工业革命,现代的管理思想也就不可能出现。

商业贸易为工业革命做准备 
近代大工业产生于18世纪60年代的英国,其发展迅速和产生的影响之深远,是人们始料不及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一场政治革命还要彻底。

工业革命的产生
工业革命的产生是与纺织业的发展、圈地运动和蒸汽机的发明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工业革命促进了生产力的大发展,引起了社会的巨大变革,使资本主义最终战胜了封建主义,并最终在全世界占据统治地位。
管理思想的发展是和当时人们对自然的认识水平、生产工具的先进程度、生产的组织方式,以及当时的文化背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资产阶级革命成功地建立了资产阶级政权,使资本家在政治上得到了保证,商业贸易的发达给资本家开辟了更广阔的市场空间,工业革命的爆发使资本家获得了充足的动力,文艺复兴和思想启蒙运动,为资本家提供了强大的精神支柱。可以说,18世纪后半叶,在工业革命爆发的时代,无论是社会发展的外部环境还是人们自身的认识水平这一内在因素,都为资本主义的高速发展提供了物质的、精神的、理论的条件。接下来的工作是:人们如何在市场中通过努力获得高效率和最大利润?因此,古典管理思想的萌芽应运而生了。


2.3 工厂制度的产生——实践准备

工厂制度对管理所提出的客观要求
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说过:对于摧毁旧英国,建立一个新英国,并促使全世界走向工业化起过最大作用的,有两个人:一个是亚当·斯密,另一个是詹姆斯·瓦特。亚当·斯密促使了经济思想的革命,詹姆斯·瓦特促使了蒸汽机的革命。
当今世界基本承认这样一个观点: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两个轮子,一个是科技,另一个是管理。瓦特技术革命的成功,与当时的科学发展是分不开的,由于牛顿力学的建立和热力学第一和第二定律的发现,使工业革命具有比较坚实的科学技术基础。而对于推动经济发展的管理这个轮子来说,客观现实对管理提出了许多新的要求,为促进管理思想的发展提供了土壤。当时,经济、工业的飞速发展对社会产生了巨大的震荡,管理理论和实践势必要面对社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诸多困难所引发的新问题,并试图加以解决。

内容简介
西方管理思想史(插图修订第4版):
致力于系统描述西方管理理论发展历程,是作者近20年西方管理思想演变的总结。全书涵盖早期的管理思想、科学管理理论的诞生及其发展历史、古典组织管理思想的出现、现代行为科学的产生及其发展、现代管理理论的丛林、当代管理理论的新视角等内容,并将东方管理思想对西方管理理论的影响作为专题进行了论述,最后概括性描述了管理理论发展的总趋势。
本书有三条主线:一是时间线,以时间为轴体现思想发展的历史性;二是理论线,以理论的历史演进过程为轴,充分反映其发展性;三是人性线,以思想发展进程中人性理论的深化为轴,蕴含着对管理最优境界的追求,充分反映其突破性。
历经三次修订,本书一直作为经济管理类学生考试指定教材、研究生必读书籍而广受好评。此次插图修订第4版以全新版式与读者见面,围绕全书组织构架,穿插精心挑选的图片,辅以阅读互动与延伸阅读等栏目,帮助读者在轻松获取知识的同时深入思考管理思想的内涵。本书适合管理学界、经济界、企业界、教育界和想了解西方管理学说史的所有读者。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