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影像.pdf

民间影像.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民间影像(第3辑)》似乎是一个更为影像化的文本。专题“祖父的相簿”,以中国早期著名建筑师童寯留下的相簿为线索,牵出那一代学人的坎坷人生。“追寻遥远的土山湾音乐”,则以110年前创建的土山湾军乐队和出版的《方言西乐问答》为线索,介绍了土山湾的音乐活动。“童年忆往”以一组旧时影像和回忆,呈现昔日姑苏城里的生活。“看一支芦苇:怀念父亲辛笛”以女儿的视角,展现诗人王辛笛不平凡的人生经历……本书由民间影像编委会编写。

目录
特稿
祖父的相簿
1952,赴朝慰问
1963,南京路拆除有轨电车
它们
万寿宫:清代广州最宏大的礼制建筑
追寻遥远的土山湾音乐
1933宰牲场
清溪村纪事
我们
童年忆往
金陵往事
一个小孩的下放经历
难忘的附中岁月
他们
看一支芦苇:怀念父亲辛笛
抗日英雄孙明瑾
之江大学最后一批赴美留学老师
庄学本,从黄浦江畔走出的摄影大师
戏剧人生
现场
东北大学奠基仪式
海珠大桥开通仪式
1935,张元济等的陕西之行
影像笔记
川军旧部的一次西湖之行
还记得吗,那些曲山艺海中的名家
十年前后,两张照片

序言
这一辑似乎是一个更为影像化的文本。
专题“祖父的相簿”,以中国早期著名建筑师童寯留下的相簿为线索,牵出那一代学人的坎坷人生。“1952,赴朝慰问”通过作家靳以当年的日记和影像,使我们重返现场。在朝鲜战争停战60年后重新回顾这场战争,值得后人深思。“1963,南京路拆除有轨电车”则把我们带入50年前的上海,南京路,重返这一重要城市事件的现场。
“追寻遥远的土山湾音乐”,则以110年前创建的土山湾军乐队和出版的《方言西乐问答》为线索,介绍了土山湾的音乐活动。“1933宰牲场”以大量珍贵影像,介绍了80年前落成的上海租界内工部局宰牲场。“清溪村纪事”以亲历者的回忆和当年的历史影像,介绍南京后宰门地区清溪村的变迁。
“童年忆往”以一组旧时影像和回忆,呈现昔日姑苏城里的生活。“金陵往事”以一个学生的回忆呈现当年大学生活的场景。“一个小孩的下放经历”则通过一个独特的视角,呈现特殊年代里苏北农村的社会生活。“难忘的附中岁月”则以一个当年“接班人”的视角,回忆了多年前一段特殊的学校生活。
“看一支芦苇:怀念父亲辛笛”以女儿的视角,展现诗人王辛笛不平凡的人生经历。“之江大学最后一批留美教师”则以三个人的不同命运,折射出大时代的波澜。“抗日英雄孙明瑾”介绍了70年前常德会战为国捐躯的民族英雄孙明瑾将军。
“东北大学奠基仪式”、“海珠大桥开通仪式”、“1935,张元济等的陕西之行”,使我们回到历史现场,见证历史时刻。“川军旧部的一次西湖之行”透过当年的现场影像,回顾大半个世纪前一批失意军人的西湖行脚。
由于篇幅所限,更多精彩内容,只能留待下一辑与读者分享了。

文摘
他们,一群中国孩子,手拿西洋乐器,奏着西方音乐。即使时光流逝了几十载,但说起那些乐器,首先跃入他们脑海的却是流利的法语名称。他们并未受过专业音乐训练,最高学历不过初中;其老师也只是教会里普通的神父和修士,其职业也与音乐并无关系。但就是这些人组成的乐队却频频受邀,到上海各学校和机构演出;每有贵宾到访徐家汇,负责奏乐迎宾的也总是这支乐队。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土山湾乐队。
西方音乐走进土山湾,最早可追溯到太平天国战争期间。当时很多外国雇佣军开进上海,法国人和中法联队的军队则驻扎在徐家汇一带。当时,法籍耶稣会会士兰廷玉神父(Franciscus Ravary,1823~1891,1856年来华)在徐家汇组建了管弦乐队,这是上海第一支西乐乐队。他从法国运来西方乐器,训练孩子们演奏。乐队包括徐汇公学学生和土山湾孤儿。一次演出前,兰廷玉神父拿出一块银元,让两个最大的孩子去买些糕饼,结果他们买了近十斤馒头。这些小乐师们不到半小时就把馒头全吃光了,一个半小时后却又饿了。据此猜测:这些小乐师们很可能来自贫寒家庭或孤儿院。这支乐队最早的演出是1864年11月22日,圣女则济利亚瞻礼时在洋泾浜天主堂表演《晨曲》和《弥撒曲》。结果大获成功,法国驻沪总领事葛笃对乐队大加赞赏,并附赠三十元银洋以奖励青年演奏者。此后,每逢天主教四大瞻礼日,洋泾浜教堂总要请他们参加演奏。而在一些特殊场合,也g经常会看到其身影,如在蔡家湾育婴堂收满孤儿逾三百人时,兰廷玉神父就率乐队前往“奏乐唱经,以志庆幸”。
1871年,奥地利驻沪领事于布内(Hubner)参观土山湾孤儿工艺院,陪同的谷振声会长盛情邀请他聆听乐队演奏。乐声响起,这位领事惊讶地发现,他们演奏的竟是海顿的交响乐曲。于布内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眼前分明是四个中国人在演奏,连指挥也是“架着奇怪眼镜”的中国神父。回国后,他不无激动地写道:“海顿的作品在中国演出,而且由中国人演奏!有什么理由能让我们不深深陶醉其中?”
管弦乐队成立较早,人数不多,对外活动也很少;真正让土山湾音乐扬名海上的是土山湾军乐队。说起土山湾军乐队,有一群人不能不提,那就是1900年义和团运动期间负责保护上海法租界的法国部队。这些法国海军士兵曾利用周日中午休息时间,来土山湾和孤儿们“交流”,和孤儿们游戏,对孩子们进行军事训练等;同时,还利用闲暇时间教孩子们吹奏军乐。虽然这些法国士兵并未在土山湾组织起一支军乐队,却把西方最流行的音乐和最易学的乐器带给了土山湾的孩子们。从此,西方音乐在土山湾开始普及。
1903年,葡萄牙籍耶稣会士叶肇昌(Francesco Xavier Diniz,1869~1943,字树藩),创办了土山湾军乐队。1869年叶肇昌生于上海,早年就读于虹口圣方济学校,后从英籍建筑师多德尔学习建筑工程。1896年进耶稣会,被派往徐家汇,是当时几个著名的读书相公之一。1905年晋升神父,旋被派往安徽水东传教,一年后回上海,专务教区建筑,并被上海震旦大学聘任为工程系建筑学教授,负责设计监造了徐家汇大教堂(1910)、余山山顶教堂(1935)及震旦大学、徐汇公学校舍等。此外,叶肇昌还精通乐理,能演奏多种乐器。他在土山湾组建这支乐队,是为了让孤儿院的孩子们多学一些本领,拥有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乃朝后散起心来,可以作作乐,快活快活,免脱多化厌气咤啥。”(译文:从今往后散心的时候,可以作作乐,快活快活,打发许多无聊时间)其实他很清楚,这些孩子最终都会成为普通工人,但他希望能用艺术弥补他们童年心灵的创伤,同时陶冶其情操,让他们在艺术阳光下乐观开朗起来。乐队奉圣若瑟为主保,故叶肇昌将乐队命名为圣若瑟音乐班;又因乐队使用的都是铜管乐器,对外一般又叫圣若瑟军乐队,简称土山湾乐队。协助他训练孩子的是土山湾木工间主任、德籍修士葛承亮和五金间主任、葡籍修士笪光华(Joseph Damazio),他们也都擅长音乐,会演奏圆号、小号等管乐器,能够胜任这一工作。从此开始,音乐正式成了土山湾孤儿们课余生活的重要部分。P29-31

内容简介
《民间影像(第3辑)》以第一手的历史影像为线索,来呈现一个个历史片段,强调细节、强调过程,关注日常生活。建筑、人物、事件,工作、学习、生活、家庭、师友,点点滴滴,呈现鲜活的民间生活场景。这些记忆既是个人和家族的,也是民族和国家的。《民间影像(第3辑)》是一个更为影像化的文本。由民间影像编委会编写。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